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尊貴的皇后貞操?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三, 15 九月 2010 05:52

蕭福松

前司法院長林洋港有句名言──「皇后的貞操不容懷疑。」意指司法獨立審判的精神應予尊重,不應懷疑。若純就尊卑隸屬關係來說,皇后的貞操自不容懷疑,但前提必須是皇后的德行,確值得讓人尊敬,她的貞操才不容懷疑。否則,胡搞瞎搞,教人怎相信?
 自古以來,法官給人的印象就是威嚴、不茍言笑,雖然不是神,但因掌握審判大權,就如同神明的分身,專責判辨是非、懲奸除惡。就因法官地位的崇高性、權威性,以往鮮少有人會懷疑法官的私德、敢挑戰法官的威信,甚或質疑法官的見解和審判能力。可是隨著高院法官涉及外遇、收賄醜聞,以及接連幾個令人傻眼、莫名的女童遭性侵被告卻獲輕判案例,大家對法官的品德、操守、法律見解,以至裁判品質,都打著很大的問號。
 花蓮一名智商40、心智年齡僅6歲的智障少女,先後被7個惡人性侵。法官竟以被害人未達「不能或不知抗拒」程度,判處這7人無罪,更引起社會一片嘩然。
 性侵案之所以受到關注,是因為受害者多為無辜、無知、無助的弱女子,她們何辜?不幸淪為性侵犯逞行獸慾的犧牲品?性侵犯又憑什麼可隨機獵物?
 法律嚴懲性侵犯,是要其為自己的不法行為付出代價、承擔後果,既還受害人公道,也藉此設定行為規範,以端正人心,整飭淫穢、充滿情色的不良社風。當然也得相信,承審法官必然很用心地蒐集證據,旁徵博引地尋找適用法條,可是這當中是否也犯了「專業偏執」的老毛病?只講求證據、量刑,卻疏忽犯罪者的動機和行為,或因過度強調「適法性」,而掩蓋了犯罪的意圖與事實。
 最令人錯愕的是,對性侵犯輕判或判決無罪者,幾都是年輕未婚女法官,不敢說她們毫無社會經驗,但同為女人,應不難體會無辜弱女被無端性侵的巨大身心創痛。就算是依法論處,也應合乎公平正義原則,而不是老在「七歲界限」、「意願表達」、「有否抗拒」等枝節計較。假使連法律都不能保障年幼女孩免於被性侵的危害,就莫怪全國27萬的網民,要求淘汰不適任的「恐龍法官」。
 人民遭受不法侵害,就因無力反擊,才會尋求國家公權力的救助,期待的,正是法律的公正、嚴明審判。但如果法官只是身穿法袍,手捧六法全書,高高在上,卻不能將心比心,也罔顧體察社會實況,更無法主持公道正義,就莫怪大家要搶著掀開皇后的假面具了。法官自許的尊榮感,大概也只能關起門來孤芳自賞了。

 
工程人員除了專業還要有同理心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二, 14 九月 2010 05:18

藍天

交通部公路總局第四區養護工程處正在花蓮縣壽豐鄉境內辦理的花東公路拓寬工程,為當地居民帶來很多不便,民怨不斷。為什麼會這樣呢?答案只有一個,工程人員沒有同理心,心裡沒有民眾,只有工程,是典型的「孤立」工程人員。
 花東公路第三期拓寬改善工程分為222公里400公尺到228公里900公尺處路段即壽豐到溪口段、228公里900公尺到235公里550公尺處路段即林榮段、243公里600公尺到246公里650公尺處路段即長橋段施工,都將拓寬為30公尺寬的4線道公路,且都有自行車專用道,壽豐到溪口段正在施工中,預定於今年12月底完工;林榮段預計於民國101年3月完工;長橋段工程正積極作業中。
 壽豐到溪口段工程,為當地居民帶來很多不便,民怨不斷,他們一再向壽豐鄉公所、壽豐鄉民代表會和縣議員葉鯤璟服務處陳情,希望施工單位能夠改善。壽豐鄉長張懷文、縣議員葉鯤璟,日前會同公路總局第四區養護工程處花蓮工務段工程人員到溪口段實地會勘。
 張懷文和葉鯤璟說,民眾陳情的問題包括路面與民房之間的高低落差過大、巷弄道路及農田與公路之間的交叉口高低不一、分隔島缺口太少、自行車道設置可能影響公路兩旁店面生意等。
 葉鯤璟進一步指出,溪口段路面比住家高,平均高低落差達15到30公分,民眾憂慮路面積水可能會順勢流入民宅,民眾出入自家門口,還得抬高腳像跨過門檻一樣才能上到公路,民眾的自用車也因為這個高度落差不能夠順利駛入車庫。
 針對分隔島缺口太少的問題,溪口村隔鄰的樹湖村村長彭榮華說,樹湖村地形狹長,如果只有一個缺口設置,實在不敷使用,如果依照現有設計,樹湖村民得多開1公里左右,才能經由分隔島缺口迴轉到對向車道,他希望能在226.2公里處加開分隔島缺口,方便樹湖村與溪口村民眾通行和載運農產品。
 公路總局花蓮工務段說,溪口段部分路面高過民宅的問題,事前已經過專業評估,民宅前都有排水溝設施,下雨時路面的水流到邊溝就會被攔截,研判不會對住戶造成影響。
 壽豐到溪口段拓寬工程施工已1年多,給當地民眾帶來的疑慮和不便很多,可見工務段在施工前和施工中,都沒有和當地居民溝通說明工程設計情形,也沒有徵詢當地居民的意見,這完全是專業的高傲,心中完全沒有人民,是典型的「孤立」工程人員。
 針對法官輕判性侵女童案,馬英九總統說,司法應該獨立,但不應該孤立,必須貼近庶民的感受。同樣的,工程人員應該有專業,但不應該孤立,與社會脫節,一切設計和施工,必須貼近庶民的感受,必須符合民眾的需求,必須方便用路人。

 
基本工資應調漲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一, 13 九月 2010 01:14

蔡永雄

   基本工資應否調整,勞資不同調,行政院勞工委員會將於今(13)日召開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請勞資雙方代表和專家學者一起坐下來談,研討出勞資雙方都可以接受的可行辦法。基本工資問題如能合理解決,對勞資雙方都有利,對國家的競爭力也有利,因此,期盼這項會議有圓滿的結論。
 勞動者的基本工資,是根據勞動合同約定或國家及企業規章制度規定的工資標準計算的工資。在一般情況下,基本工資是職工勞動報酬的主要部分。勞動者的全額工資,是指勞動者每月收入的基本工資和輔助工資(津貼、獎金)的總和,這是實得的工資。但輔助工資經常有變動,不見得每人每月都有,基本工資比較穩定。
 學者指出,確定基本工資的主要條件是,社會和企業的經濟水準,企業的勞動條件狀況,生產、工作崗位勞動的繁重程度和複雜程度等;基本工資的最低數額,應當保證勞工本人及其平均贍養人口的基本生活需要。
 在一定時期內,如果社會和企業生產經濟條件,或者勞工個人業務技術水準和所擔負的職責沒有發生大的變化,基本工資不動。這樣,企業的工資支付和勞工個人工資收入都比較穩定,有利於企業生產和勞工家庭生活。但是,不變動的基本工資,不能及時準確地反映勞工實際勞動和貢獻上的具體差別,也無法及時地反映當時的社會經濟實況。因此,基本工資有適時調整的必要。
 目前的基本工資是17,280元,資方呼籲政府不要調整,勞方則主張應調到22,115元,勞資雙方的意見明顯相左毫無交集。
 資方認為景氣復甦不明顯,主張暫緩討論調整基本工資,或是調漲幅度不能過大。
 勞方表示,依據政府公布的最低生活費標準,台灣省平均每人每月9,829元,台北市14,558元,高雄市11,309元;民國97年統計,勞工每人平均扶養人數為1.25人,以台灣省的每人每月最低生活費標準9,829元計算,勞工要養活自己及受扶養的親屬,每月最少要22,115元。
 總統馬英九曾於日前公開表示,今年經濟成長率預估可達8.24%,比民國91年的5.26%增加許多,從各種數據來看,今年的貧富差距會比去年好。
 從馬總統談話中可以看出,經濟是向上成長了,社會貧富差距會縮小,這些都是勞資雙方共同努力打拚的成果,成果應該勞資雙方彼此共同分享才對。
 勞方說,22,115元只是維持勞工有尊嚴生活的最低標準,且大部分勞工實質收入都多於22,115元,因此,基本工資不應低於這個標準;基本工資是勞動人權而非經濟發展議題,資方實在不需要將經濟發展重責放在126萬名只領基本工資的勞工肩上。
 資方應體認目前物價高漲、經濟已向上成長、貧富差距仍過大的實際情形,支持政府調整基本工資,讓勞資雙方和國家同蒙其利。

 
花蓮陸空交通面面觀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日, 12 九月 2010 07:25

陸仁賈

   報載,花蓮人關心的蘇花改議題,隨著環評作業因素作梗,即使本月8日馬英九總統在花蓮向立委王廷升承諾,「年底環評通過後,政府對於工程的發包一定會有明確的作為」云云,然交通部官員稱,動工時間恐怕還要延宕到明年1、2月,且徵地問題尚待與原鄉居民協調。
 好事多磨,管見以為,當蘇花改完成部分路段(隧道)後,不必等到全線通車,主管機關便可以逐段驗收、放行,藉以疏解旅遊、返鄉、通勤等車流量,加速改善南北交通。此舉,對於交通部而言,不啻是一項德政,同時也能改善花蓮人對於中央施政品質的信心,讓競選支票兌現。
 花蓮對外之公路交通獲得實質改善,那鐵路呢?不諱言,國營交通事業的公務員心態及包袱等,絕非一朝一夕可全盤改善。老字號的臺灣鐵路管理局除了要審慎評估,制定策略,調整腳步,以面對來自全省海陸空運輸的客源、貨源競爭外,對於花蓮到宜蘭段,應該持續調撥車輛,擺脫逢年過節一票難求的刻板印象。
 事實上,臺鐵自推出太魯閣號加入營運以來,民眾普遍搭乘意願高,北迴線炙手可熱榮景不輟。但台北到花蓮這一區段,難道僅有太魯閣號可供選擇?有無異業結盟的機會?在票價競爭上,不少民眾於花蓮至宜蘭這一區段,若不趕時間,為了撙節支出,寧願選擇搭乘票價較便宜的阿福號(區間)電聯車到宜蘭火車站,再從宜蘭火車站後站步行約10分鐘,轉搭公路客運經由雪隧至台北,總票價約莫為臺鐵花蓮站至台北站的一半。
 臺鐵不必擔心北迴線部分路段的客源被公路客運業搶走,相反的,因深度旅遊各鄉鎮(如:泡蘇澳冷泉、啖南澳海鮮)已成為國內外旅客之旅遊趨勢,若是加開阿福號班次,例如每半個小時在宜蘭和花蓮間對開電聯車,沿途「集客」,把餅做大,觀光、通勤等客源通吃,經濟效益或將更大,臺鐵何樂不為?
 此外,航空交通也值得憂心。若蘇花改竣工後,加上來自臺鐵的競爭,花蓮機場的載客效益恐將大打折扣!隨著公路旅程時間縮短及荷包考量,民眾自行開車或搭客運往返台北、花蓮間從事洽公或旅遊等,定將更活絡。屆時,花蓮航空站的國內營運,鐵定雪上加霜,該如何因應這可預見的未來呢?
 主政者如能加速將花蓮航站轉型,打造成為一流的國際機場,以因應兩岸大三通,便利鄉親出國遊覽,該是解套的不二法門!

 
未蒙其利 先受其害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六, 11 九月 2010 02:58

蕭福松

   政府鋪橋造路,基本上,都可認定是為促進地方繁榮,增加人民的便利性和幸福感。可是在規劃、設計乃至施作上,若不能從民眾的立場思考,設身處地,將心比心,只知依法行政,照進度執行,則「蠻幹」結果,很可能招致民怨,政府的良善美意也變成擾民惡政。
 全長6公里的台九線壽豐至溪口路段拓寬工程即將完工,完工後對縱谷的交通、觀光、旅遊,將帶來極大的便利性,也必然帶動周遭區域發展。照理說,居民應是樂觀期待的,但很意外的,自拓寬工程以來,居民竟是抱怨連連,質疑聲不斷。
 居民反映,溪口段的路面平均比住家高出15至30公分,如遇下雨,路面積水勢必會流入民宅,又因高低落差太大,不僅出入得抬高腳,連汽機車也無法停放,且道路兩旁商家生意也嚴重受影響。居民也抱怨,被挖損的接連路面至今仍未填補,巷弄道路、農田與台九線之間的銜接處高低不一,分隔島缺口太少,居民要過馬路極不方便。
 這些問題早在工程進行時,居民就多次向施工單位反映,但都未受重視,當然也沒改善。直到前日,壽豐鄉長張懷文偕同縣議員葉鯤璟及花蓮工務段副段長林文雄等人實地會勘,施工單位才允諾改善。但民眾質疑的是,當初規劃設計時,為何不周延考量?在居民反映時,為何不即時處理?都快完工了,才發現缺失不少,是不是又得大費周章善後?
 不諱言,好些工程單位皆以專業自居,認定只負責工程,認為溝通協調,應是地方政府的事情,並不理會居民的反映,完全忽略因設計不當、施作不良,對居民生活的影響。往往必須等到民眾忍無可忍,開始準備舉白布條圍路抗議時,才警覺事態嚴重,忙賠不是,急急改善,何苦呢?
 假使一開始,就能聽取並尊重當地居民反映的意見,做必要的修正改善,怎會招致民怨?簡單說,就是怕變更設計、怕追加減預算的麻煩。可是小問題不解決,等變成大問題,就更難處理了。
 類似情況不乏其例,曾有鄉鎮公所好心要為村里做排水溝,居民久住當地,了解地勢、水流情形,向施工單位反映。但規劃單位自認專業,堅持設計沒問題,照常施工。排水溝做好之後遇下雨,沒有排水溝之前不會淹水,有了排水溝之後反而淹水,居民罵翻了,批評簡直玩兒戲、幫倒忙。
 壽豐至溪口路段拓寬工程問題,居民早有反映,工務段卻不予理會,一定得等鄉長、民代出面才願改善,是否也太大小眼?

 
<< 最先 < 前一個 471 472 473 474 475 下一個 > 最後 >>

第 473 頁, 共 475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