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集體升官有助改善治安嗎?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六, 11 十二月 2010 10:39

蕭福松

   五都升格,所牽動的警政人事大搬風,頗受各界矚目,一場「卡位爭奪戰」各方正角力中。五都升格,千名警官就地升官,原本「兩線四」的分局長立刻變成「三線一」,官是升了,但能否把治安做好,恐怕更是大家關心的重點。
 台北縣某夜市長期遭黑道把持,按月向攤商收取兩萬元的保護費,拒繳或敢對抗者,不是暴力相向,就是以堵物、鬧場方式,讓攤商生意做不成。面對黑道勢力的暴力威脅,攤商敢怒不敢言,只能花錢消災。「誰來教我們求生?」成了夜市人生悲慘、無奈的呼聲,此刻,警察在哪裡?
 南迴公路上,一輛滿載荖葉的卡車被歹徒攔下,歹徒要貨主二選一,要繳100萬元的過路費?還是損失價值400萬元的荖葉?貨主迫於合約及時間,又懾於歹徒的威嚇,只有乖乖地繳出「過路費」。但簡直不敢置信,原以為只有章回小說中才有的「攔路虎」,竟會出現在被國外媒體讚嘆有活力、有秩序、治安好又乾淨的台灣?
 治安好壞,不是內政部長說了算,也不是媒體報導就是真,老百姓的切身感受,才是最真實。很多人都有家裡遭竊、汽機車被偷的痛苦經驗,水溝蓋被偷、電纜線被剪,更嚴重影響民眾生活及公共安全。此外,時不時出現的莽漢、醉漢、流氓、飆仔,都教善良百姓出門提心吊膽。很多人共同的疑問──「警察都到哪裡去了?」、「為何治安那麼差?」
 某雜誌經常做「城市競爭力大調查」,動輒「友善城市」、「幸福之都」的封號大方送,自訂的「星評」,更像是給縣市長的政績錦上添花。可是實際上,小老百姓有感受到友善、幸福、安全嗎?最基本的「治安」有做好嗎?
 夜市攤商、特種行業被迫繳兩種稅,就像扒兩層皮,更如同「國中有國」,一個是中華民國政府管轄,一個是黑幫角頭勢力,豈不諷刺?五都升格,給千名警官帶來「意外」升官良機,但重點應不在升官,而在集體升官之後,能否拿出具體有效的策略改善治安,讓夜市攤商放心做生意,小老百姓居家出遊能安心自在。
 不否認,在親民、便民服務上,警察的熱心和愛心,很獲得肯定,但相較於現時治安的敗壞,敢英勇痛擊歹徒、打擊犯罪的「捍衛戰警」,應遠比會修腳踏車、開安親班的「人民保母」更受到期待。搭五都升格便車升官的警官,是否應更有擔當、決心、魄力、勇氣和策略,好好整頓治安,給人民真正的安全、幸福,而不只是胸前多幾條線幾顆星而已。

 
要讓全民了解二代健保 祥秀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五, 10 十二月 2010 11:02

祥秀

   俗稱二代健保的全民健康保險法修正草案,立法院院會7日未完成三讀,今(10)日將再審查,是否能完成三讀,各界都不看好。
 攸關全民健康福利的二代健保,幾乎沒有多少人知道它的好處在哪裡,只知道一旦實施後,要繳的健保費增加了。有選票壓力的立委們,絕對不敢通過會增加民眾保費的法案,否則,他們就不必再選了。
 針對二代健保未完成三讀,行政院將整合各界意見,提新修正內容供立法院審查,爭取立委支持。行政院原來提請立院審查的二代健保,沒有明確地告訴立委二代健保的好處有哪些,立委無法告訴他們的選民二代健保的好處,所以才不敢完成三讀。行政院提出的新修正二代健保,一定要明確地告訴立委二代健保有哪些好處,才會獲得立委支持,否則,還是一樣無法完成三讀。
 今年5月,立法院社會福利及衛生環境委員會初審通過二代健保法草案,迄今已過了半年,修法方向始終不明確,費率、費基、保費負擔也不明,沒有人可以明確地告訴國人到底「你要繳多少健保費」,這不是很奇怪的事嗎?難怪有立委會說「這是我審過最扯的法案」。
 民眾最關心的是,沒有收入的民眾到底要繳多少健保費?希望行政院提出的新修正二代健保能明確地列出基本保險費,不要再以「依投保國民年金虛擬設算1萬7280元的收入為費基計算標準」。將國民年金保險月給付1萬7280元的「虛擬所得」列入家戶總所得,家庭主婦和無業人士也被視為「有所得」,像這樣的計費標準,當然會引起軒然大波,朝野立委當然都不買帳。
 健保法是良法,多少人因有健保法才有機會有能力看病手術而獲得(恢復)健康,現行健保法既然有缺失,尤其是在財務架構上有缺失,就需要修正,這是行政院提出二代健保的主要原因。只要愈修愈好,全民一定支持。因為支持好的健保法,就是保護自己的健康。有健康的國民,才能提升國家的競爭力,才有強盛的國家。
 人人都要知道實施二代健保後「自己要繳多少健保費?二代健保有哪些好處?」行政院應該給民眾一個明確的答案。有了肯定答案,代表民意的立委才有可能支持,讓二代健保完成三讀。

 
笨蛋!問題在經濟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四, 09 十二月 2010 09:57

劉嘉泰

   監察院長王建煊日前失言說出,「大學生打工,笨死了!」,結果引發各界痛批,不過王建煊事後解釋,自己以過來人的經驗,覺得當年在大學打工是賤賣時間,所以才提醒年輕人,不要把黃金時間當成石頭賤賣。王建煊可說真的是用心良苦,只不過真的與現實社會嚴重脫節了。
 大學生打工是賤賣時間?或許有部分學生是為了物質慾望而打工,但大部分學生打工,卻多是迫於家庭生計難以負荷高昂的學雜費。這種情形對於花蓮的學子來說,應該體會更深。
 翻開花蓮統計要覽的數據資料可以發現,民國98年的花蓮家庭每戶每年的平均可支配所得,已創下89年至今的新低紀錄,只有65萬5千多元,如以行政院主計處公布的94年全國平均可支配所得相較,落差約24萬元,而當年花蓮的家庭可支配所得也只有66萬2千多元。
 從主計單位的統計資料顯示,花蓮地區家庭的經常性收入和可支配所得在台灣各縣市中的排名是屬於「後段班」,在經常性消費幾乎無法減少的情形下,且學費高漲的壓迫下,花蓮家庭要供養小孩念大學、研究所的負擔可說相當沉重。
 相信絕大多數的學生都希望無憂無慮、沒有生活負擔的在學校專心唸書,不過家庭的家計問題,讓大多數學生必須屈服現實,尋找打工機會。任何還有良心、知道孝順的學生,應該都會選擇邊唸書邊打工,以賺取生活費減輕家庭的負擔。
 花蓮家扶中心有許多扶助單親媽媽脫貧的個案,筆者在採訪的過程中,發現這些個案家庭的小孩,幾乎毫無例外都是邊唸書邊打工,不僅在校勤奮向學,打工也是敬業精神十足,獲得雇主的高度肯定。有一位學生甚至在大學畢業服完兵役後,投入保險業工作,在短短2年間,就因表現優異晉升主管。
 大學生打工「笨死了」?台灣社會笨死的人大概屈指可數,不過餓死的卻大有人在!大學生打工不會笨死,不過大學生不打工,卻很可能餓死。
 民國60年代起,台灣經濟起飛,各行各業亟需高級知識人才,當時只要是大學畢業就等於是菁英分子,可以在社會占到一席之地出人頭地,所以那個年代貧困學子苦讀,可以樂觀預期出社會後,能獲得不錯的就業機會回饋,但是現在的情形已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前幾年有1則新聞,可能有不少民眾印象還很深刻。有1名從美國拿到博士學位返國的年輕女博士,四處找工作都碰壁,最後終於找到工作,結果是在一間公司擔任總機小姐。這個實例很殘酷的凸顯出一個問題:現在的大學生即使苦讀,並無法樂觀期待未來能找到待遇好、職位佳的工作,甚至還可能要失業很長一段間。
 比爾柯林頓與老布希競選美國總統時,喊出“ It’s the economy, stupid! ”(笨蛋!問題在經濟)這個傳誦一時的口號,最終獲得勝選入主白宮。這句口號拿來為王建煊的失言風波做註解,應該相當貼切!

 
這樣有犯法嗎?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三, 08 十二月 2010 11:04

蕭福松

   彰化縣某高職女生懷疑好友和同居男友搞曖昧,找來一群少男、少女教訓情敵,不但甩耳光,抓頭撞牆,還強迫被害人自慰長達三個多小時。警方偵辦時,這群青少年表示,他們是學電影「艋舺」中的「講義氣就該這樣」,根本不曉得已觸犯《妨害性自主罪》,等知道要被移送,才開始緊張、後悔。
 17、8歲本該還是唸書的年齡,卻因對讀書沒興趣,又憧憬男女情愛,早早便同居了。懷疑好友橫刀奪愛,竟使弄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毛頭為其「兩肋插刀」。且學幫派慣用的恫嚇、凌虐手段,恐嚇被害人搬家、不准上學,打耳光打到流鼻血尚不罷休,還強迫被害人用空酒瓶套上保險套自慰,其他人則圍觀。兇殘、冷血的行徑,令人髮指。
 涉案9名青少年中,逾半數是來自單親家庭,並非單親家庭就是原罪,可是當家長只忙於工作賺錢,疏於對子女的陪伴及照顧時,外界的誘因就極易趁虛而入。單親家長是很辛苦,但應認知養小孩不是只供吃穿,將他養大而已,更應教導孩子學會堅強、自立,必須努力奮發,才能改變命運,闖出未來一片天。依循的是守法、守分、規矩做人、正當做事,而非投機取巧、為非作歹,學江湖兄弟講義氣,只是偏狹的逞兇鬥狠、恃強凌弱。
 這些道理,小孩不懂,大人沒教,學校也不可能教,就只能任由偏好羶、腥、色的劣質影視傳媒,污染、影響青少年的心智及行為了。
 彰化縣這起集體凌虐少女案,看到的是一群「不知自己做錯什麼?」的懵懂無知青少年;被錯誤濫用的「義氣」;不知三更半夜孩子在哪裡的「失責父母」;以及出了事才急著亡羊補牢的「失能教育」。
 幾乎每次發生青少年犯罪事件後,教育單位才煞有介事的要求學校加強法治教育、關懷高風險學生。問題是「九年一貫──六大議題」中的人權、兩性教育,學校有落實推動嗎?抑或只是形式上的表演、摸彩、有獎徵答?假使不能正視成長中的青少年身心發展,設法感動、啟發其同情心、同理心、正義感,如何灌輸他們正確的法治及人權觀念?
 「這樣有犯法嗎?」聽了,讓人覺得這群青少年無知又可憐,但能怪他們嗎?因為他們不懂。可是一旦移送,小羔羊可能被同化成惡狼,後續衍生的問題必然更多,大人們能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若只繼續關注A段班、考試拿高分的好學生,則這群被放棄的「後段班」又「講義氣」的放山羊,將來都可能變成更難以馴服的野牛、蠻牛。

 
應早日通過實施修正後的貧窮線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二, 07 十二月 2010 08:29

宇涵

   俗稱「貧窮線」的「最低生活費」,還沒有完成三讀立法程序,民進黨立法院黨團日前呼籲行政院長吳敦義信守承諾,於明(100)年1月1日實施修正通過後的「貧窮線」,擴大社會救助。這樣的要求,未免太急促了些,應早日通過修正後的「貧窮線」,再來督促政府付諸實施才對。
 〈社會救助法修正草案〉中的「貧窮線」是:5都方面,台北市14,614元,新北市11,832元,高雄市11,309元,台中市10,303元,台南市10,244元;台灣省15縣市10,244元。其中,除台北市修正後的「貧窮線」與現行「貧窮線」一樣外,其餘各縣市修正後的「貧窮線」都比現行「貧窮線」高。這樣的新「貧窮線」標準,不知道立法委員有沒有意見?進行二、三讀時,就知道了。
 立法院社會福利及衛生環境委員會,11月3日初審通過社會救助法修正草案,大幅調高「貧窮線」,救助對象並新增「中低收入戶」,同時放寬「家庭人口」定義,救助門檻因此大幅降低,估計新增近60萬人受惠,總受惠人數約85萬人。
 不過,有關工作收入計算、家庭不動產計算範圍、工作能力認定以及施行日期等條文,因朝野無共識再議。朝野於11月19日協商時,除施行日期未獲共識外,其餘條文均獲結論,本(12)月間將交付院會進行二、三讀。
 針對社會救助法修正草案,行政院長吳敦義本來說,年底前完成修法,可能於明年1月1日施行。所以民進黨立法院黨團才會呼籲吳敦義信守承諾,在民國100年1月1日實施修正通過後的貧窮線。
 已初審通過的社會救助法修正草案」,在進行二、三讀時,能順利完成法定程序嗎?仍是未知數。如果社會救助法修正草案無法於本月間完成二、三讀法定程序,目前就要吳敦義信守承諾於民國100年1月1日實施修正通過後的貧窮線,又有什麼意義,重要的是,希望本月間能順利完成二、三讀。
 社會救助法修正草案若完成二、三讀法定程序後,須由立法院咨請總統公布後,才能依據公布的施行日期發生效力,不是吳敦義說了算。
 立委除了要盡速完成社會救助法修正草案二、三讀外,更要督促政府落實執行修正後的「貧窮線」,確實做好社會救助工作,照顧扶助更多的貧窮家庭和個人。

 
<< 最先 < 前一個 471 472 473 474 475 476 477 478 479 48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479 頁, 共 498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