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缺乏同理心──才是民怨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日, 08 五月 2011 03:15

 陳海天

花蓮縣政府行政暨研考處長陳淑美於4日向花蓮縣議會提出工作報告時,公布花蓮縣的「十大民怨」,其中以「道路不平」最受詬病。
 陳處長根據99年度縣長電子民意信箱的民意反映統計發現,在1115件反映案件中,有350人向縣府抱怨路況不佳;其次是流浪狗到處奔竄留下的狗糞問題,占105件;第三則是工廠噪音擾人,有102件;其他依序為活動相關批評95件;交通違規93件;一般違規90件;買不到火車票80件;花蓮客運不按時間開車及司機服務態度不佳79件;環境髒亂66件;污水下水道工程相關問題55件等。
 這些數據不過是「冰山之一角」而已,因為花蓮的鄉親多是純樸善良的老百姓,通常遇有委屈都是忍氣吞聲,不太會向官衙反映,何況會打電腦透過電子信箱向縣長投訴的人更是有限。所以這次公布出來的民怨,其背後所代表的意義,相關主管單位不宜等閒視之。
 民怨之所以會產生,其原因固然很多,但最根本的問題應該是出在公務人員缺乏「同理心」所致,雖然不宜以偏概全,但仍不乏日食俸祿卻也無所事事的公務人員,本著「凡事請示、有事推事、最好沒事」的消極心態,在公務部門打混,以致對與人民息息相關的事,不會設身處地為民眾著想,相沿成習而造成服務態度欠佳、行政效率低落,此乃公務部門普遍存在之現象。
 就以居於十大民怨排行榜之首的「路況不佳」為例吧,上個月20日左右,吉安鄉中央路3段與建國路交岔路口因為消防用水管破裂,路面先是積水,第2天出現路面凹陷,第4天後才見圍起三角錐,第5天進行「搶修工程」,搞了兩天,施工完成後,人員機具撤走了,但或許是基於保固上的需要,三角錐卻仍留在現場路面上好幾天,影響交通甚鉅。
 這條當年稱為「吉安一號計畫道路」後來被稱為「30米路」的中央路,是大約20多年前為了減少經由省道台9線進入路面狹窄的花蓮市區車流量而闢建的道路,通車以來的確發揮了紓解交通流量的功能,除了深夜,平日已經車水馬龍,春節或連續假期更見其車流量之大,重要性自不待言,但是如此重要的交岔路口,從發生水管破裂、發現路面積水、凹陷、民眾電話報修、公文層層簽報、級級核示、再經設計、招標、發包、搶修、回填、完工、驗收、保固…到恢復正常,一件極小的搶修工程竟要8至10天之久,實在不可思議。這與我們在電視上看到日本311發生芮氏規模9.0劇震時,造成常磐道地區路面嚴重斷裂、下陷的畫面,工程單位僅花4天時間就鋪平,8天就完成搶修恢復通車的效率,兩相對照下簡直不可相提並論。
 自古以來我們就是個喜歡蓋章的民族,蓋章除了可以讓自己「留名」之外,也是權利與義務的表徵,然而在官場上卻未必真能負起責任,像當年金盾開發案(即今之理想大地度假村)跟遠雄海洋公園及悅來大飯店投資案,無不蓋上800至1000個章,其中大多只蓋章不負責,卻讓「勇於負責」的一位縣長身陷囹圄!
 因此,要消除民怨,當務之急莫過於如何激發起公務員以民為本的同理心,這也是考驗各單位主管發揮智慧與手腕運用的契機。

 
孩子,教育部要你快快長大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六, 07 五月 2011 10:19

蕭福松

期待孩子平安、健康長大,是所有父母的心願,只是在孩子成長的同時,也不希望孩子太早熟、太早吃禁果,成了「小爸爸」、「小媽媽」。如何教導孩子正確性觀念,滿足其對性的好奇心,進而能保護自己也尊重別人,是親子溝通也是性別平等教育很重要的一環。
 但這種只能意會、不能言傳的「性事」,對保守的國人來說,畢竟很難啟口,由老師從健康體育、生理衛生、兩性教育等課程進行教學,是較適當可行的途徑,但也應考量年齡層及必要性。要滿臉稚氣、童心未泯的國小學生,早早就學會使用保險套、指套、製作口交膜,恐怕不是家長願意樂見並能接受的。
 從小教育孩子認識多元性別關係,能尊重、接納各種不同性向的人,是成熟社會的表現,可是教育部在給國小教師「我們可以這樣教性別」的教師手冊中,卻加入「如何指導學生使用保險套、指套、製造口交膜」,就很令人傻眼了。
 要未婚或沒有性經驗的女老師,對著底下一群乳臭未乾的小毛頭講述如何做愛?如何避孕?是何等尷尬的事,擺在講桌上當教具的保險套、指套、口交膜,和展示的情趣用品有何兩樣?更大的疑問,要國中小學生小小年紀學這些做什麼?備而不用,增強孩子的防範意識、免疫能力?還是鼓勵他們仿傚、學以致用?
 有立委在質詢時質問:「這屋裡有九成九的人都不知道什麼是指套、口交膜,有必要教國中小的孩子使用嗎?台灣的社會已走到這個地步了?」立委的質疑,反映了很多家長的困惑。
 很多家長擔心孩子網交受騙或太早有性經驗,會影響孩子的身心發展及未來人生走向,特別是在網路發達、色情資訊氾濫的時代裡。教育部希望透過課程,讓國中小學生及早建立對多元性別及性行為的認知,方向是對的,可是方式卻不妥,並且顯然只是在配合課綱的編寫,而非考慮學生事實有無此需要。
 青少年在國中小階段都屬「性別探索期」,尚無明顯的性別認同傾向,假使過度強調同志戀情,在好奇心驅使下,反可能會誤導孩子正常的性向發展。同時,在孩子仍清純、可愛的成長時期,有必要當他們是「準大人」提早「成人化」嗎?
 「性別平等」是文明社會成熟的表現,是建立在理性、尊重、健康的基礎上,從小灌輸孩子正確性觀念、性行為,尊重多元性別都屬必要,但應視年齡循序漸進。「越殂代庖」或「揠苗助長」,只會製造更多網交、援交、墮胎、未成年懷孕、年輕小媽媽…等社會問題來。

 
處理太魯閣步道落石的另類思考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五, 06 五月 2011 08:43

劉嘉泰

阿里山森林鐵路日前因枯樹傾倒造成嚴重死傷意外,引發風景區觀光安全的爭議,也引爆長期來保育和觀光衝突的問題,而太魯閣國家公園步道落石造成遊客死傷的問題也再度浮上檯面,掀起落石處理和因應措施是否得宜的爭論。
 太魯閣國家公園是依據《國家公園法》的規定成立,國家公園法第一條開宗明義就規定,為保護國家特有之自然風景、野生動物及史蹟,並供「國民之育樂」及研究,特制定本法;第八條第七款中也有「遊憩區」的規定字眼。但事實上國家公園還是以保育為主,休閒遊憩則是屬於附加功能。
 太魯閣國家公園其實是較側重自然保育工作,但是在民眾休閒遊憩需求快速提升的現實下,較常被使用的步道資源,已經成為遊客休閒遊憩的重要焦點。尤其是在大陸觀光客大量到太魯閣遊覽的情形下,步道使用頻率密集,無形中落石砸中遊客的機會相對升高。
 在地質上,太魯閣步道落石是難以避免的結果,今天進行山壁浮石清理後,明天還是會有落石掉落,只要岩壁持續風化,落石就會不斷掉落。如果太魯閣國家公園是以休閒遊憩為主要營運目標,站在維護遊客安全的立場考量上,徹底解決步道落石的問題自然應該列為首要工作。
 如果太魯閣國家公園是以保育為主要任務,落石處理問題似應轉為進行地質現象觀察方向發展,而非不斷投入資源,進行治標而無法治本的刷坡工程。
 就觀光旅遊的立場來考量,太魯閣國家公園的步道景觀是極具吸引力的旅遊資源,當然希望以保育為主要任務的國家公園,也能善加維護和提供步道設施,做為觀光旅遊的賣點。而這項觀光旅遊的期待和國家公園的營運目標,正如前述出現明顯的衝突。
 現實的狀況是,遊客已大量進入太魯閣國家公園步道,但落石傷及遊客的問題並無法徹底有效的解決。在無法避免遊客進入步道的現況下,保育和觀光不論是否有衝突,現正共存在同一個時點,已經沒有誰優先的問題。
 太魯閣國家公園可供休閒遊憩的自然資源其實很豐富,只是這些地點可能位於中高海拔山區,在時間上對於目前的大陸團遊客可能並不適合,但對於未來「自由行」的陸客,應該深具吸引力,太魯閣國家公園和旅遊業者似乎應朝深度保育觀光旅遊的方向推廣,讓遊客轉向以減輕觀光步道的負荷。
 至於現有容易落石的觀光型步道,雖然知名度非常高,遊客也幾乎都指名前往遊覽,但只要落石問題一天沒有解決,遊客遭落石砸中的風險就無法排除。如果觀光型步道能轉型為地質觀察型步道,在步道中較為安全的定點,設置具有防護設施的觀景平台,讓遊客集中而不分散在步道任意漫步,應能大幅降低落石危險,或許是另一個思考的方向。

 
1999縣民熱線很管用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四, 05 五月 2011 08:35

  蔡永雄

花蓮縣政府開辦1999縣民熱線服務業務已1年多,可能還有很多人不知道這條熱線很管用,可以解決很多問題。
 筆者最近使用了這條熱線,發現接電話的人語氣很親切,態度很誠懇,處理問題很負責。筆者願學「野人獻曝」那位老農,告訴花蓮縣民這條熱線很管用,大家可以多多利用,解決問題。
 花蓮縣政府於去年3月起開辦1999縣民熱線服務業務,全天候24小時都有專人接電話服務。花蓮縣長傅崐萁和他的太太徐榛蔚,曾多次在公開場合籲請民眾多多利用1999縣民熱線,向縣府反映各種疑難雜症,縣府都會全力協助解決。
 筆者住在大花蓮市的吉安鄉北昌村。4月16日起,北昌村一帶的自來水水壓明顯不足,3樓以上樓層沒有水;晚間2樓有時水量很少,無法點燃熱水器,有時完全沒有水,無法沖洗馬桶;1樓的水量也變得很小,有時無法點燃熱水器,民眾只好改用鍋子盛水燒熱來洗澡,很不方便。
 在這期間,筆者曾打電話向自來水公司反映,水公司接電話的人說,是因天旱的關係,水量才變小,水公司會盡量提供足夠的水量給民眾使用。
 筆者於4月25日晚間9點左右許打電話給縣府1999縣民熱線,向接電話的人說明北昌村自來水水量不足的問題。這位先生說,縣府會向水公司反映。縣府建設處水利科的人員於4月29日上午打電話問筆者水量的問題解決了沒有?筆者告訴他,問題還存在。他說,縣府會再向水公司反映。4月29日以後,筆者住家的自來水出水量就大了一點,1樓已經可以點燃熱水器。
 1999縣民熱線服務的內容,包括府內各單位電話轉交、縣市施政諮詢服務、申訴檢舉通報、公文申辦查詢、藝文活動詢問、交通網路諮詢服務、道路故障申報、旅遊導覽簡介、社會福利諮詢等。
 其他縣市的1999專線電話,已成為民眾向縣市政府反映問題的熱線,不知道花蓮縣的1999縣民熱線的使用率如何,如果偏低,縣府可以再加強宣導,鼓勵縣民多多利用。

 
別把教室變成補習班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三, 04 五月 2011 09:47

蕭福松

教育部著手修訂國中小成績評量準則,未來將針對國中小學生舉辦定期的國家型標準化測驗。教育部是希望藉標準化測驗了解學生的程度,及時進行補救教學,立意是很好。但在「升學第一」、「考試領導教學」的台灣社會,恐怕又是另一場教育災難的開始。
 台灣教育素質低落及品質失衡的情況十分嚴重,頗多大學生連最基本的國語文表達及作文能力都有問題,遑論學英文、國際化。大學怪高中沒教好,高中怪國中沒教好,國中怪國小沒教好,國小怪家長不配合、沒教好…。層層的推諉,並無法改變教育「雙峰」的現象。
 貧富懸殊、城鄉差距、教育資源匱乏、文化刺激不足、社經地位差異、家庭功能不彰…,都是原因之一,但絕不構成學生學習品質低落的理由。教育的價值,不正是要扭轉人生、改變命運嗎?搞到家境好,有錢補習、會考試、才藝俱佳的學生,成為學校菁英、媒體報導寵兒;而家境差,沒錢補習、學習落後的學生,註定成為社會的底層,豈是教育的目的?
 教改之後的國小教育,就如同囫圇吞棗,學者專家認為什麼重要,就塞給孩子。表面上課程多元、活潑,實際上,則是壓縮國語文、數學主科的學習,國數基本能力沒能建立,學生怎會有帶得走的能力?
 國中小學習領域明明不同,卻硬是要「貫」起來,貫不起再想辦法銜接。白天正式課程外,夜間又弄些「點燈」、「天使」的補救教學,連派出所、海防單位也軋一腳,紛紛辦起課後輔導班。面對那麼多「熱心」教育的公益團體、軍警單位,不知國小校長、老師該感激?還是汗顏?
 應檢討的是教育政策,何以辦教育像在「補破網」?只想一味仿傚國外做法,卻不深究人家為何能做成功?歐洲很多國家沒有固定教科書、沒有考試、沒有排名,舉辦標準化測驗有其客觀評量的需要。反觀國內「一綱多本」猶嫌不足,學生還得啃讀一大堆參考書補強,再上補習班加持,一旦推動國家型測驗,都將加重學生壓力及助長補習歪風。
 同時,任何測驗必然關係校際排名,為了拚「排行榜」,有校長敢堅持教育理想、理念,繼續正常教學,不理會「國測」?為了校譽,學校勢必卯勁,全力拚「國測」。方法很簡單,比照補習班教學方式,每堂課都模擬考,但這會是大家期待的教育嗎?
 國小教育是最重要的基礎階段,應尊重教師專業,給予更大自主空間,不要有太多干擾。學生教得好,就不勞「國測」,教不好,就究責校長、老師吧!

 
<< 最先 < 前一個 491 492 493 494 495 496 497 498 499 50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496 頁, 共 544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