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吉安圳微水力發電可發展為新旅遊景點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二, 13 十一月 2018 07:54

蔡永雄

利用吉安鄉吉安圳豐沛水量轉動葉片發展微水力發電實驗,發電量已經足夠提供農民農路與網室夜間照明,未來將朝普及化發展。這是花蓮縣第1個利用灌溉水圳引水的小型水力發電設施,很新奇,筆者認為,可發展為新旅遊景點。

花蓮縣吉安鄉初英山文化產業交流協會與干城社區發展協會,長期研究農村水圳的發電與應用模式,經過5年的實驗,以水圳發展出的微水力,可以製作蔬果汁、烘焙蛋糕,還可用於農路與網室夜間照明,協助耕作採果等。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副主委李退之日前到吉安圳參觀,先了解水輪機在水圳中運轉狀況,再到簡易實驗室參觀,實驗室裝有簡易機電設備、烤箱、果汁機等。吉安鄉農會有機班人員在現場示範製作馬芬蛋糕,以田間採收的檸檬加上蜂蜜打出好喝的果汁。微水力發電也運用在有機網室中,裝設了照明設備,用於夜間農耕採收。李退之看了大為驚訝與讚賞。

小型水力發電是一種專門為小型社區,或是私人工業所發展的水力發電業務。小型水力發電通常可以再細分為100 到 1000KW(千瓦)的小型水力發電,以及55 到 100KW的微型水力發電。微型水力發電,適合裝置在較小的社區、家庭或是小型企業。

主持這項實驗的洪健龍表示,大型水利設施是透過水位落差產生動能,但農村水圳是平流式,必須有水輪機透過水流轉動葉片產生動能,工程師陳仁性研發的水輪機獲得政府專利,在吉安圳支流經過長達5年實驗與不斷改良,終於可以穩定轉動發電。

當地農民說,雖是微水力,但足夠農民所需,目前已使用於農路與網室夜間照明,未來也計畫利用微水力,發展綠能生態與食農教育課程與休憩活動,只要來到水圳邊就能以在地食材烘焙料理或打果汁,甚至都市民眾騎乘電動腳踏車到農村旅遊,手機或電動腳踏車沒電時也可充電,運用方式非常多元。

農委會水土保持局花蓮分局表示,除了吉安鄉干城村、南華村外,花蓮南區也同步進行相關實驗研究,這種農村自發性的研究精神,正是農村再生精神的展現,期待普及到各地農村。

吉安圳,是吉安鄉最重要的農業灌溉水源,於1913年12月底興建完工,1945年台灣光復,繼續辦理擴建計畫,引台電初英發電廠尾水入圳,擴大灌溉面積。

吉安圳四周不但有美麗的阡陌景色,政府又在吉安圳旁興建吉安水圳生態步道、初英線自行車步道、親山線自行車步道、五十甲步道、干城一街社區綠色廊道,串聯既有道路及自行車步道,如今再加上新奇的吉安圳微水力發電設施,相信會是眾人喜愛的旅遊休憩場所。

 
反毒應從建立拒毒觀念開始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12 十一月 2018 07:27

蕭福松

台灣的詐騙技術和毒品輸出享譽國際,堪稱另類「台灣之光」,只是一點都不光彩。檢警調雖然費力查緝偵辦,但司法的鬆懈,根本起不了震懾作用,詐騙繼續發揚光大,毒品繼續危害社會,事實已不是治安或國安的問題,而是嚴重影響下一代的健康成長及未來競爭力。

行政院反毒行動列車首站從花蓮起跑,將深入校園、社區及偏鄉進行宣導,同時鼓勵全民踴躍參與反毒工作。反毒行動列車最大特色,是讓學生及民眾可直接觀看毒品模型及偽裝態樣,並體驗安非他命、K他命、大麻等3種毒品氣味,增強對毒品的辨識能力,是反毒宣導很大的突破。

政府宣示反毒的決心值得肯定,但根本還是應從強化全民對反毒的認識著手,特別是青少年。除培養辨識毒品能力外,更要建立正確人生觀及價值觀,知道甚麼事可以做,甚麼事不能做,甚麼東西可以碰,甚麼東西不能碰,具自主意識,便能拒絕誘惑,冷靜面對激將或慫恿。「心若不動,風又奈何」,能讓成長中的青少年認識毒品的危害進而拒絕毒品,反毒工作基本已成功一半。

台灣毒品的氾濫遠超乎想像,過去被視為物稀價貴的「限制級」毒品,現在幾乎已成垂手可得的「普遍級」食品,只要想吸食,隨時都可透過Line、網路、損友、夜店買得到。安非他命、搖頭丸、一粒眠、FM2應有盡有,外觀更偽裝成糖果、巧克力、咖啡包,讓很多年輕學子出於好奇心或禁不住同儕慫恿,輕易嘗試,這一試便註定終身將與毒為伍。

毒品的危害,不僅會腐蝕心靈、摧殘身體,更大的禍害是破碎家庭,製造更多的社會犯罪。有人形容吸毒就像感染愛滋一樣,活得沒有尊嚴,死得很難看,但除非痛改前非,下定決心戒除,否則,絕大多數的吸毒者,雖明知吸毒最終必導致家破人亡,內心也愧對家人,可是早已身不由己,只能任由毒癮慢慢摧殘自己也毀掉家庭。

可怕的是,有越來越多的年輕人把吸毒當作時尚,不拉K、不抽大麻就不夠潮,轟趴、生日趴沒有毒品助興就不夠high,多少年輕生命就這樣莫名被收走。但依然還是有很多年輕人拿自己的健康和生命開玩笑,且不僅吸毒,甚至還參與製毒、販毒、運毒。他們對毒品禍害的不在意,對國外判死的無知,都凸顯幼稚心態及法律常識的貧乏。

幹壞事有理由,吸毒同樣有藉口,都為了要提神、紓壓、找靈感,在已查獲的吸食者當中,不乏藝人、文化人也涵蓋各行各業,普遍都自認會理性、節制地吸食,輕忽毒品的成癮性。一旦上癮,接下來就是與魔鬼交易,最終不是出賣靈魂就是出賣肉體,到了這個地步,就如行屍走肉、生不如死了。

反毒宣導有助全民認識毒品,但最重要的是建立正確觀念及心態,惟強化道德觀及自我意識,才能勇敢對毒品說「不」。

 
假留學真打工問題要正視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11 十一月 2018 09:25

方圓

來台就讀康寧大學的斯里蘭卡學生傳出遭仲介安排至屠宰場打工,引發爭議。教育部長葉俊榮雖然強調會在3個月內對學校進行完整清查,但仍有人質疑,如此國際仲介行為恐已涉及人口販運?

據媒體報導,「一位來自斯里蘭卡的大學生,剛到台灣還沒念書就被安排到屠宰場上班,當時因尚未領到工作證也只能當黑工,除了屠宰場也做過食品工廠,半年來他換了4份工作,且每個月也只領到6000元到8000元不等」,這部影片一傳出,讓各界震驚。

嚴格說起來,康寧大學「假留學、真打工」的爭議其實是從上個月即已經傳出的。當時教育部已經知道,康寧大學這批斯里蘭卡學生並「沒有上課」,儘管入學資格符合,可是這群學生的華文和英文能力很薄弱,連上課都有困難。當時外界即已質疑,這可能不是個案。

由於根據「私校轉型退場條例草案」,私立大學若全校學生未超過3000人,以及全校連續2年註冊率沒達到6成,會被列為將退場或轉型的專案輔導學校。但高教後段班的學校因招生有困難,所以去新南向國家招生的比比皆是,康寧恐非「特例」。康寧出面喊冤說他們是受害者,但根本沒有查證學生來源是事實,而且學生沒上課,大一時就直接由仲介安排至屠宰場打工也是事實,康寧喊冤並不合理。

教育部禁止大專透過「仲介」海外招生,但如今卻被全國私立學校產業工會爆料,私校為了逃過「生死線」,甚至將曾經涉及引入中國女子賣淫案的「國際人力仲介箇中老手」朱啟屏聘為教授兼校務顧問,顯示這裡的問題已經不容輕忽。

人口販運的指責乍看下很嚴重,但基本上,如果加害人主觀上具有剝削被害人之目的,客觀上具有不法手段及人流處置之行為,即構成人口販運罪。多年來,美國人權報告都將台灣列為優等生,僅部分指出「遠洋船隊台灣籍漁船以及台灣船東擁有的權宜船勞力剝削問題層出不窮」,及「家事勞工與看護仍然面臨高度風險」,但如今倘若教育部避重就輕,不肯正視實際的問題,來年未必還有好成績。

特別是立法委員柯志恩還提到,他手中還掌握了5間技職學校名單都有類似情形,學生來台後做的都是超時、基層工作,教育部應該盡快解決,不僅不該讓新南向教育變調,也不要讓台灣在人權紀錄上難看。

 
假使選舉是一場賭局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六, 10 十一月 2018 13:14

蕭福松

選舉如果是場賭局,相信沒有人可以是局外人,從政黨的政治版圖、候選人的政治前途、支持者的殷切期盼、人民的未來福祉,到地下賭盤的輸贏,幾乎都寄望在一場「不屬於我們,卻不得不參與」的遊戲。就因為至關重要,九合一選舉不再是地方選舉,而是傾全國之力的大車拚。

越接近投票日,選情越緊繃,氣氛越緊張,沒人敢保證穩當選,更沒人敢放心躺著選。選情的詭譎多變,選民的亟思改變,都增加選舉的複雜性,但換個角度看,也增添其趣味性。選舉的好玩之處,就在它充滿驚奇、充滿希望,如同押寶,是鯉躍龍門的翻身機遇,也是庶民挑戰政客的命運擂台。選贏的就可台上呼風喚雨,選輸的只能台下看戲,期待4年後再捲土重來。

因而選戰愈到最後,花樣步數就愈多,謊話謠言、抹黑抹紅、嘲諷詆毀、悲情哭戲,一樣樣端出來,管不管用,就看選舉專家是否還把選民當傻瓜?

拚人氣、拚氣勢的造勢活動是一定要的,側翼助攻的民調、耳語、網路傳播也不可少,尤其民調更扮演帶動風向的角色。不說可信度如何,單洋洋灑灑、說得跟真的一樣的數據,就足以長自己志氣,滅對手威風。

然民調有它的侷限性,想以有限的樣本,解釋特定事件的整體現象,恐就像「以管窺豹」,不但難窺全貌更極易失真。選舉期間,包括電子媒體、平面媒體、學術單位、各種基金會,頻頻發布他們所做的民調,宣稱某候選人領先XX幾趴,再拿此次民調和上次民調做比較,如此一來,自衍生更多話題,更可天馬行空的臆測、解讀。

最妙的是,現在民調除支持度外,又加上看好度,於是就出現甲「支持度」贏過乙,乙「看好度」領先甲的有趣現象,到底誰當選機率高,不只選民看不懂,民調單位也講不清。所以除做民調者煞有介事的電訪、分析,主持人召開記者會說明外,很少人會把它當一回事,候選人更是「參考就好,不能當真」。

但民調和地下賭盤一樣,雖無法準確預測某人一定當選或贏對手多少票,可是釋放的訊息,卻會左右選民的抉擇。換句話說,民調只是個幌子,真正目的是在為特定候選人營造「情勢大好」或「大勢已去」的氛圍,進而製造「棄保」或「西瓜偎大邊」效應。

九合一選舉打到現在,陷入「大混戰」局面,特別是北高兩市。有隔空打虎、張飛打岳飛的;有一天到晚要找人辯論的、有莫名其妙為別人叫屈掉淚的,總之,都在製造話題,想方設法醜化打擊對手。

距投票日僅剩14天,其實變數仍多,大家擔心的還是各種奧步。顯然選賢與能、君子之爭只是理想,打敗對手、贏得勝選才是硬道理,為達目的不擇手段,自然也是選戰策略之一。選民若不想被政客戲弄或只當投票工具,就要腦袋保持清醒、把眼睛放亮。

 
昇華心性的社區種植活動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五, 09 十一月 2018 07:31

宋瑞文

大部份人會有印象的自然景物,多半是名滿天下的名勝風景,這也是人們假日時會往觀光地親眼目睹的原因,然而,其實我們身邊的小草小綠,甚至是荒地雜草,件件樣樣都是有用的寶物,不需尋幽訪勝,只要有充分的知識,便能將周圍化為寶地。

經營地方有成的基隆暖暖左下角工作室,近日邀請李照陽老師帶領左鄰右舍,認識位於路邊荒地的「大藥房」,他說:「俗話說『見綠如見藥』,草都有藥性或毒性,只是看你懂不懂得運用。」

從社區的荒地隨手一拔,李照陽老師拔出許多寶來,有的顧肝顧腎,有的被研發為糖尿病用藥;李老師說:「魚腥草是藥草之王,日本人除草不會除它,因為功效眾多,又稱『十藥』,在西藥房都能買到。」

2003年媒體報導,「國防大學醫學院實驗研究發現,具清熱解毒功能的中草藥、魚腥草的萃取物,能百分之百殺死SARS病毒。」消息出來後,賣到缺貨,但它或許就在路邊枝繁葉茂。

隨地可見、常被當成雜草的路邊小綠,卻可能有很多功能,例如像「咸豐草」、「到手香」這些藥草,也是放在百貨專櫃裡要價2~300元的手工皂的原料。

除了跟人體有關,實用的藥效之外,這些隨處生長的綠群,還會因為發現與應用的時機,和人文歷史發生關係。如昭和菜,「別名饑荒草、 神仙菜、飛機草等,據傳是2次大戰期間,日軍為了戰爭做為食物,特地以飛機在台灣上空撒播其種子 …」就是超市有賣的山茼蒿。

散落在社區荒地,隨處可見的草草綠綠,缺乏出色的外形,許多人撇過頭去,嚮往著日本櫻花之類,美麗但不易在本地繁茂的植物,最後不免邯鄲學步,還是得用更高的代價,出國跑去看它。

工作人員表示:「這個活動是為在地居民舉辦的,從住家周邊,把各具功用的藥草整理出來,人們才有感情並持續照顧。」或許,在重新認識生活周遭的尋常綠意,也是可用可貴的之後,人們對於他方的奇花異草,便不興起強行移植回家的慾望。

同時,在了解自己的價值之後,對於他方的價值,也多了一份尊重,不需要在仰慕之中感到自卑,不必在欣羨之餘一較高低,自然也就有了更多的愛惜,而不滋養負面的貪慾與比較心。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7 頁, 共 537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