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代理縣長不宜推行新政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16 九月 2018 09:40

蔡永雄

花蓮縣長傅崐萁被控於立委任內涉嫌炒作合機股票,更二審遭判刑8月,最高法院12日駁回傅崐萁的上訴,全案確定,傅崐萁將入獄。經行政院核定,花蓮縣代理縣長由現任法務部政務次長蔡碧仲接任,將於明天(9月17日)正式上任。

傅崐萁的任期到12月25日止,因此,代理的花蓮縣長任期也僅到12月25日止。11月24日新選出的下屆花蓮縣長將於12月25日宣誓就職,代理的花蓮縣長將卸下代理縣長職務。從9月12日到12月25日,只有103天,在這樣短的時間內,代理縣長只要能全力做好5合1選舉選務工作和讓既有縣政工作能持續順利推動完成,就是大功1件,就是對花蓮縣有貢獻。因此,代理縣長不宜推行新政,維持現狀,才是良策。

筆者認為,如果行政院是從縣府內指派代理花蓮縣長人選,則因為這樣的人選,熟悉既有縣政運作情形,縣政可持續推動下去,不會延誤既有作業和工程進度。但如今是從縣府外指派代理花蓮縣長人選,他必須先聽取縣府各局處首長的業務報告,才有可能較熟悉縣務。但代理時間只有103天,不允許他有時間摸索縣政,更不允許他推行新政,因為1件新政的成立到推動,至少要經過研究、規劃、評估、編預算、經縣議會審查通過,才能執行。短短103天能完成這些流程和作業嗎?

花蓮縣議會第18屆第8次定期大會,將於11月23日到12月22日召開。這是第18屆議會召開的最後1次定期大會,也是代理的花蓮縣長唯一1次到花蓮縣議會報告施政和接受縣議員質詢,如果代理花蓮縣長不熟悉花蓮縣政業務,不知道他將如何報告施政,更不知道他如何正確答覆縣議員的質詢。

就花蓮縣來說,11月24日將舉行的5合1選舉和全國公民投票,是當今最重要的縣政工作之一,全花蓮縣民都寄望將就任的花蓮縣代理縣長,能秉持公正、公開、公平的態度推動業務,不可發生偏頗不公的情形。更寄望花蓮縣議會能加強監督代理花蓮縣長施政。

 
道德教育不足才是性侵溫床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六, 15 九月 2018 09:25

蕭福松

今年5月,桃園一名國中女生在超商買飲料時,被一名穿背心的男子伸鹹豬手撫摸下腹,家長得知後調閱監視器錄影提告,檢察官以證據不足不起訴。少女家長氣得將影片PO上網討公道,不少網友看了,認為背心男明明就是故意的,檢察官怎會說「證據不足」,狠酸「肉搜比司法還有用」。

性騷擾、性侵害不易被定罪,也很少被判重罪,理由是舉證困難,認為被害人往往無法具體、鉅細靡遺地陳述被性騷擾、性侵過程,包括下體、下面的描述。

法律如此認定,是基於「無罪推定」及「罪疑惟輕」原則,站在法的立場固然沒有錯,不過,若只為強調證據確鑿、犯行明確,而要受害婦女重複「痛苦不堪的回憶」,再遭二次傷害,恐怕很多受害婦女寧可選擇沉默、暗自飲恨啜泣,也不願面對可能還她公道的司法審判。

媒體報導一名少女疑遭繼父性侵上百次,一、二審都判惡狼繼父有期徒刑28年,更一審卻改判無罪,無罪的理由是「女孩供詞前後不一」。要一個隨母親改嫁,在經濟生活上必須仰靠繼父,復懾於繼父淫威的少女,完整陳述被性侵過程,甚至不容有任何疏漏或言詞表達模稜情況,無異強人所難,更是極殘忍嚴苛的要求。有檢察官因此說「性教育不足,是製造性侵的溫床。」

小孩性教育不足,就活該被性騷擾、性侵?為何不問大人「你是大人,為何欺負小孩?」「你是人,為何要做出禽獸行為?」把小孩被性侵,歸責於性教育不足,就像穿短裙被偷拍、穿低胸衣被襲胸一樣,是否也質問:「誰叫你穿那麼短?那麼少?」

讓小孩及早接受性教育,或許能幫助小孩認識生理構造,了解性自主及自我保護觀念。但另方面,也可能因為太早接觸性知識,而好奇提前嘗試禁果,甚至養成不當的性開放觀念,反衍生濫交、未婚懷孕、未婚生子等青少年問題及社會問題。

近年偷拍、襲胸、摸臀、性騷擾事件頻傳,色狼被逮時,都聲稱精神壓力大,一時思覺失調,但如果沒被逮,是否繼續危害其他婦女小孩?其實根本就是心理有病、心存僥倖、對女性的極不尊重。

法官、檢察官若是為保護小孩,理當從加強社會道德教育、建立男女平權觀念著手,甚至嚴懲性騷擾、性侵惡狼,唯其如此,才能產生教化及嚇阻作用。把小孩被性侵歸責於性教育不足,既顯得邏輯錯亂,也忘了司法角色,為何不說「大人的道德教育不足,才是製造性侵的溫床」?

性侵是僅次於殺人,最天地不容、罪不可逭的惡行,法官、檢察官實應多點同理心、慈悲心,設身處地想想被害婦女及小孩的「脆弱處境」,不是空泛的高調就能防止犯罪,更不要老在細微枝節處打轉,反忽略加害人的行為事實與犯罪動機。需知法律追求的是「大是大非」的公正價值,不是雞蛋裡挑骨頭的「吹毛求疵」。

 
引導社會走向光明的一面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五, 14 九月 2018 07:35

陳海天

臺灣到底是怎麼了?近幾個月來發生多件凶殺案,尤其是駭人聽聞的分屍命案接連發生,整個社會好像充滿了凶殘、暴戾之氣,有些犯罪心理學專家認為犯罪事件應與氣候異常,氣溫連續飆高有關,而社會研究學者則多認為個人情緒在主客觀環境下都可能影響人際關係,導致容易發生衝突,才會產生傷害他人的暴力行為。

這兩天,各媒體的社會新聞幾乎聚焦在高雄市發生一名丁姓男子繼承4000多萬家產後,揮霍無度,平日對妻子、兒女又常以言語或暴力傷害,結果引來長子僱凶殺身之禍,已被藏屍冰櫃3個月之久,案情隨著檢警偵辦進度有如高潮迭起的連續劇,常有令人驚嘆的發展,不但記者報導內容巨細靡遺不斷更新,新聞編輯也爭相以聳動標題吸引閱聽大眾的注意,固然善盡媒體挖掘真相、迎合人們「知」的權利及滿足「窺私」的欲求,卻也將社會人心導向惶惑不安之境。

然而,有些溫馨的小故事,並不太受人注意,像日前北、北、基、宜、花等地區遭強降雨猛「炸」之際,很多地方都發生淹水現象,基隆市復興路212巷在兩天內5度淹水,一名年近7旬的獨居婦人,深夜涉水到住家附近的超商購物,結帳時因為所給的千元鈔票既濕又髒,才19歲的黃姓店員問起是否有較乾的錢可付?婦人才語帶無奈的道出原委,由於家中淹水無人幫忙,所有的錢與家具都已浸泡到髒水;這名超商店員翌日清晨7點一下班,就依婦人描述的地點找到這位僅一面之緣的婦人住處,當時路上的水又淹了上來,他除了趕緊幫忙把水閘門關閉,還將淹進屋子裡的水推掃出去,一直到上午10點,把屋裡的水都清完才離去。

此外,前幾天傍晚正逢下班、放學交通尖峰時間,花蓮市中山路與林森路口一位顯已年逾7旬的長者正在斑馬線上踽僂而行,舉步維艱,由於綠燈剛變為紅燈,身穿橘色上衣正在路口指揮交通的中年義交,立刻上前阻擋綠燈右轉方向的來車,並且陪護著這位長者過馬路,看似一個小小的動作,卻代表了這位義交勇於行使公權力、維護交通安全的責任感,而且也展露出他對年老長者保護有加的仁愛之心。

而今社會已在若干媒體無情、誇大、渲染、嗜血成風下,日漸沉淪敗壞,人們應該思考何以致之?是否繼續餵養這類媒體,任其反噬人性的善良與破壞傳統的社會道德?

新聞媒體本應盡「忠於事實,平衡報導」之責,雖不該只報喜不報憂,也未必都要「隱惡」,但至少應不吝於「揚善」,不以善小而不為。此外,記者除了要避免偏聽片面之詞造成對新聞事件當事人的傷害,也要給當事對方陳述或澄清事實的相同機會,以防因查證不周而誤導閱聽大眾情事發生。

至於媒體負責人更要有「使命感」,不應以一己之私擁媒體當「武器」,須認知媒體乃社會輿論之公器,而應以正當之作為讓媒體發揮移風易俗之力,也要多鼓勵記者本於新聞職業道德與社會良知,加強力道對社會底層光明面的報導。

 
受刑人勞作金計價基準確有調整必要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三, 12 九月 2018 07:28

方圓

受刑人張錫銘昨天請友人代為公布公開信,信中指出受刑人勞作金計價基準已經20年未調整,有人因此被迫停繳國民年金,甚至得仰賴外面親友接濟,呼籲政府替受刑人加薪。果不其然引起網友熱議,看法兩極。

不以人廢言,應是談論公共議題最基本的態度。

首先,「免錢的勞飯」對也不對,監獄裡仍然會有基本開支需求(生活必需品並不是免費的)。網路媒體《報橘》曾有一篇談論監獄受刑人生活的文:〈【監獄裡的一天】受刑人過很爽?連擦大便用的衛生紙都買不起,你要不要待看看?〉,文中即指出,監獄裡每樣生活用品,無論是衛生紙、內褲、牙刷…等等,都是要用錢買的,如果受刑人沒有親友接濟或親友沒有能力支應,單單靠微薄的獄中勞作收入,幾乎無法生活,甚至得替較有錢的獄友提供勞務換取金錢。

2015年2月發生的高雄大寮監獄挾持人質事件震驚社會,最後以6名受刑人飲彈自盡收場。事後,矯正署向社會大眾轉述受刑人5點訴求,其中之一即為監所勞作金不足以應付生活所需的困境。

目前受刑人大概是透過監所承攬加工或自營作業賺取作業勞作金,據公庫報導,「監所關注小組成員羅浩瑋指出,台北監獄承攬髮夾代工工作,受刑人每月平均所得為99元;台中監獄中所得較高的受刑人作烘焙,所得較低者則是作金屬加工,每月工資不到500元;屏東監獄所得最高者是製作醬油,所得最低者是摺紙蓮花,後者每月所得為250元。」(見:〈受刑人工作報酬不足基本開銷〉)

每個月250到500元的工資所得並不足以讓受刑人支應基本開銷,這並不是受刑人在要求什麼優惠待遇,而是一個事實。更別提,受刑人實際能拿到的金額,還要再根據《行刑累進處遇條例》去分級處遇,作業勞作金也會依據所屬級別再予以折扣,以5分之1到2分之1來說,最慘每月只能拿到50到100元,連衛生紙都買不起。

其次,認為受刑人要求提高勞作金所得不合理,應先賠償被害人,這是對勞作金的誤解。因為依法,勞作金本來就會按比例提撥給被害人,剩下的才會給受刑人。

監獄作業勞作金分配的法源依據是《監獄行刑法》第32條規定(勞作金之給予),而在第33條則詳細規定了作業收入之分配比例,法條如下:「Ⅰ.作業收入扣除作業支出後,提50%充勞作金;勞作金總額,提25%充犯罪被害人補償費用。Ⅱ.前項作業賸餘提30%補助受刑人飲食費用;5%充受刑人獎勵費用;5%充作業管理人員獎勵費用;年度賸餘應循預算程序以30%充作改善受刑人生活設施之用,其餘70%撥充作業基金;其獎勵辦法,由法務部定之。」

監獄的勞動條件當然無法跟外面的市場條件相提並論,但如果受刑人在監所提供的勞務,連衛生紙、牙膏都買不起,那還要談什麼矯正或教化?難道要再發生一次監獄挾持人質事件,政府才要改善嗎?

 
用多元觀光吸引遊客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二, 11 九月 2018 07:42

方圓

最近許多人在談花蓮觀光該如何突圍?筆者以為,花蓮因為本身的人文、地理因素,很適合發展生態觀光、文化觀光,乃至海洋觀光。這些以往較為小眾、分眾市場的特色觀光,可以試著包裝、套裝或分拆再組合成適合(小)團體旅遊的商品,如此或可將以往做自由行旅客的市場商品擴大到部分團客去。

首先,花蓮很適合發展深度的文化觀光。除了日治時期遺留下來的3大移民村及相關日式建築、或目前的城市導覽可加以行銷、規劃外,花蓮縣境內共有阿美族、噶瑪蘭族、撒奇萊雅族、布農族、太魯閣族、賽德克族等6族原住民族,原民傳統文化多元,除了在每年7、8月的豐年祭外,平常也應該可以規劃原民文化導覽、體驗遊程,讓一般民眾平時也可以親近、認識原民文化。

其次,生態體驗觀光也是花蓮可以嘗試推廣、開發的遊程。花蓮因未過度開發,許多地方都還保留著野趣,及豐富的生態景觀。例如交通部在2017年策劃的生態旅遊年,就規劃了42條生態體驗行程,如探索台南四草綠色隧道、高雄茂林紫蝶幽谷、嘉義鰲鼓濕地、南投杉林溪、小琉球綠蠵龜等驚奇生態風貌遊覽,其中針對花蓮,規劃了「慢遊馬里勿—鳳林」。當然,以花蓮得天獨厚的優勢,絕對可以規劃出不只一條的生態體驗遊程。

此外,花蓮緊鄰太平洋,除了目前眾所周知的出海賞鯨豚外,實應好好利用海洋資源,發展海洋觀光活動。例如石梯坪,原本就是台11線東海岸的著名景點,近幾年更是成為新興的浮潛、野餐、露營勝地,許多遊客去浮潛、潛水,觀察海裡豐富的珊瑚礁群和熱帶魚群。還有很多人會去清水斷崖外海划獨木舟,甚至有飯店業者推出海上游泳池,都是近幾年新興的玩法,很受年輕人歡迎。這些豐沛的海上遊樂資源很值得加以盤點後好好地規劃推廣。

旅遊點的資源面大致可分為人文與自然,行程規劃則大可以融合人文與自然特色,相互輝映。當然,花蓮也可以針對喜愛挑戰的民眾,加強宣傳較動態的冒險活動。

例如,筆者的姪子女如果跟父母回來探訪外祖父母,多半就是住理想大地,去七星潭、東大門、光復糖廠、海洋公園…這類景點,玩個2、3年、一去再去後紛紛抱怨花蓮好難玩。於是,有一年我就帶他們去溯溪、騎沙灘車、泛舟、樹冠層探險,現在他們回來花蓮都知道可以去找更好玩、更刺激的。這些活動不是風景名勝那種大景點或大型活動,但是對年輕人卻很有吸引力。

最後,觀光當然需要有行銷配合。以台東為例,為了推廣台東的觀光,台東縣政府租下香港銅鑼灣、灣仔、天后區等地的叮叮車車廂廣告,行銷三仙台日出及繽紛熱氣球活動,建議可以仿效。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7 頁, 共 526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