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持慢箋老人應享有免除藥品部分負擔優惠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五, 22 十二月 2017 08:12

蔡永雄

健保署長李伯璋12月1日表示,健保署提案取消健保慢性病連續處方箋免藥品部分負擔,這項新制將在廣徵各界意見並提報健保會討論,再報衛福部核定,最快於明年3月實施,預估將有590萬人受到影響,每年可為健保減少42.5億的藥費支出。

他說,目前一般民眾看診,藥費在100元以下不收取藥品部分負擔,藥費超過100元病患需負20%的藥品部分負擔,但上限為200元,慢箋則免藥品部分負擔;未來慢箋免部分負擔取消後,病患每月領藥最多將支出200元的藥費;慢箋取消免藥品部分負擔,將排除重大傷病患、3歲以下兒童及低收入戶,以保障弱勢。

老人不在排除之列,筆者建議老人應在排除之列,因為老人也是弱勢族群,且老人容易生病,持有慢性病處方箋的老人很多。

依據健保署規定,目前可以領取慢性病連續處方箋的疾病有100種,包括糖尿病、高血壓、痛風、慢性阻塞性肺疾、高血脂病、精神病、癲癇、心臟病、腦血管疾病、哮喘、慢性腎炎、關節炎、結核病、攝護腺肥大等。

常見的10種老人病是,老人癡呆症、良性前列腺增生症(攝護腺肥大)、白內障、糖尿病、退化性關節炎、心臟病、高血壓、骨質疏鬆症、柏金森症和中風。

對於病情穩定的病人,若只為拿藥而必須每月回診,不但耗時也不經濟,所以可視疾病的穩定情況,由醫師開立慢性病連續處方箋,在未來3個月不需掛號就可領藥。但是,病患仍需每3個月回診1次,由醫師評估病情,調整藥物,再決定是否續用慢箋。慢箋最長有效期間是90天,一般是分3次領藥,每次可拿28到30天份的藥。第1次領藥是在看診後在醫院領藥,第2、3次領藥是在前次服藥完畢算起的前10日內領藥,可到醫院或健保特約藥局領藥。持慢性病連續處方箋每次給藥28天以上者,可免除藥品部分負擔。

健保藥費支出不斷成長,到去年已達1680多億元,其中慢性病連續處方箋的藥費就占了600多億元;健保署今年委請醫院協助收集病患回收藥品,一年粗估有193公噸的藥被丟棄,其中又以高血壓、高血脂及高血糖等「三高」的慢性病用藥最多。

生病,就必須到醫院看病,對於經濟弱勢族群,看診掛號費加上藥品部分負擔,的確是沉重的壓力。有開業醫師指出,世界各國都採取優惠措施,免除弱勢族群負擔醫藥費,例如,法國,16歲以下全免部分負擔,領養老津貼的人,有部分負擔優惠;德國,18歲以下、低收入族群、慢性病患可減免部分負擔;日本,7歲以下小孩、70歲以上老人減免藥品部分負擔;英國,半數人口可減免藥品部分負擔,如16歲以下、16到19歲全職學生、孕婦、生產後12個月、60歲以上老人、癌症與特定慢性病患、低收入戶等。

只要到醫院看看,看診的病人中,以看「三高」、泌尿科、骨科、腫瘤科的老人居多,在國家資源有限中,如能給予持有慢性病連續處方箋的老人免除藥品部分負擔的優惠,對老人和對他們的家庭來說,都是功德無量的大事。

 
反同氣候已成?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四, 21 十二月 2017 07:59

宋瑞文

喧騰一時的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罷免案,對手安定力量開出近5萬張的同意罷免票,儘管雙方在投入時間、財力等懸殊(據說時代力量只用了91萬),而且未過罷免門檻,但就絕對票數而言,確實是對時代力量的一次打擊,各方檢討文章頻出,其中最被討論的題目,莫過於組織大小的差異。

據天下雜誌文章介紹,安定力量最後一個月動員總人次有4000人,週間每天約50個志工出動,分別有2-3個行程掃街,假日造勢最高可達1500人,而最初蒐集到約3萬5000筆連署電話有50個志工在打,也有支持者贊助市區電話語音催票。

有10多台宣傳車每天巡迴,滿街的宮燈旗、公車廣告、戶外看板,和突破進到社區的傳單,甚至還能自動發送簡訊給進入這7區的手機號,已超越選舉規格。北市的真理堂、信義會、行道會都在強力動員,教會有領導者在組織志工排班參與罷昌行動。

這麼龐大的組織能量,若是正面積極地在促進對公共議題的討論,可謂是台灣之福,然而非常遺憾的是,許多宣傳都圍繞在反對同志,主事者也明言,要一個一個針對支持婚姻平權(同志平權)的立法委員,換言之,這是台灣一次大規模的針對弱勢族群的歧視霸凌。

特別是在罷免宣傳過程中,有太多不擇手段的作為,令人遺憾地認為,這些組織對於公共議題的涉入,或許缺乏足夠的討論,為避免台灣再次發生以欺壓弱勢族群為主題的組織動員,我們有必要思考與推薦好的社區組織模式。

在台灣,已經有許多社區大學,積極引進公共議題,甚至成為改變社會的前鋒,也有其他社區組織,積極發掘居民與老人的動能,跳脫一般鄉里只是吃吃喝喝的團聚形式,為公共議題的討論注入新血,也給自己脫胎換骨的機會。

像是在基隆暖暖的左下角工作室,除了辦過環保、反核、基改等議題的演講,更發展出「換工互助」,重新活化退休後的人力,像是退休的聯結車駕駛,一腳踩進水電補習班,擠在20幾歲的小夥子中間按圖配線、頭痛考證照;教會旁90出頭歲的老伯伯,也因為換工,準備重新整理自稱無派別的太極拳套路,要傳授其他人下盤運動「養肌防跌」。

於是,在不斷的自我學習中,汰換舊的界限,發展新的潛力,對世界的認識也好,對自己的認識也好,都因為不斷地拓展,只有像這樣的社區組織愈來愈多,我們才能確信,當民眾被組織起來的時候,不是被謊言與抹黑所欺騙,而是真真實實地,步上自主自動的道路。

 
是否過於天真?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三, 20 十二月 2017 08:17

陳海天

蔡英文總統本月11日接見美國在臺協會(AIT)主席莫健時說:「臺灣將在區域穩定上,持續扮演重要的角色,我方會與美國合作,穩定朝鮮半島情勢」;蔡總統還表示,臺灣是「印度─太平洋區域」的自由民主國家,自然是「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戰略中的相關者,「我們不只願意保衛自由、開放的共同成果、更願意守護以法規為基礎的國際秩序」。

蔡以此自詡,不僅顯得相當牽強也令人感到十分錯愕,至於有多少能力促進朝鮮半島情勢的穩定,其實老美早就心知肚明,並未逼迫我們,我們除了持續加以關心並預作因應外,又何需急於公開表態?究竟能產生多少實質影響力?我們都應該先掂掂自己有多少斤兩?

記得早在10年前,阿扁執政時,國防部就曾提出向美國軍購空中加油機,說是萬一臺灣機場跑道被炸毀,有了空中加油機便可以增加戰機滯空作戰時間,或延長續航力轉降鄰邦的機場…云云,但美國政府並未同意,且即使有了空中加油機,臺灣海峽空域甚狹,如臺灣新竹─福建平潭間,這段空域僅70浬寬(129.64公里),戰機滯空作戰時間非常有限,若臺灣東部及與臺灣較近的日本石垣島一帶之西太平洋空域雖較廣闊,也難免受到美、日兩國之諸多牽制,且空中加油機因機體較大反更容易遭敵方雷達鎖定,而其速度較慢,也極易成為飛彈攻擊目標。

然軍方近又重提此議,可能認為生意人出身的美國總統川普宣稱一切都要「美國優先」、要讓「美國再次偉大」,但不再免費為盟邦提供保護,亦即所有需要美國協助的國家,都必須付出「保護費」,基於此,在向美軍購上便又萌生舊案重提之意,無非想先試試風向,探探口風,再進一步向老美投懷送抱。

其實川普本月12日簽署了《2018年財政年度國防授權法》,法案中就包括邀請臺灣參與「紅旗軍演」及考慮重啟美、臺海軍軍艦相互訪問停靠的可行性與可能性。不過,川普此舉意在向美國國會突顯,無論外交、國防都屬總統職權,所以他都是「老大」而已;而不少美國涉臺專家(包括AIT卜睿哲和包道格兩位前主席在內)咸認以現況觀察,川普應不會執行美、臺軍艦互訪停靠,否則將使臺海兩岸問題及朝鮮半島情勢更形複雜化,這些都是各方所不樂見的。

此外,由於蔡總統執政以來,迄今仍不承認「九二共識 一中各表」,卻又宣稱要「維持現狀」,但事實上許多作為不僅「偏離現狀」甚至逐步朝向「改變現狀」推移,使得臺海兩岸關係日趨緊繃,此時此刻,還需要在朝鮮半島及軍購議題上添油加醋嗎?蔡政府一廂情願的想法與作為,是否過於天真了?

想「穩定朝鮮半島」應先穩住兩岸關係,而欲穩住兩岸關係則應避免軍備競賽與軍事對立,彼此都應放下意識形態互釋善意,共謀兩岸和平發展,雙方才能避免兵戎相見,盼蔡政府能及時調整兩岸政策,千萬別把2300多萬臺灣人民的命運推向不可逆的險境!

 
詩人余光中逝世 歷史定位多議論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二, 19 十二月 2017 08:07

宋瑞文

據各家報導,中山大學榮譽退休教授余光中,日前身體不適送急診,因急性腦中風、心肺惡化又有嗆咳等病狀轉神經內科加護病房,家屬簽署不施行心肺復甦術同意書,最終病逝,家人隨侍病榻,平靜地離開了這個世界,享壽90。

余光中生於1928年的南京,籍貫福建,來臺灣後,曾任國立中山大學外國語文學系、國立高雄第一科技大學應用英語系講座教授等教職,為華人文學界巨擘,早年為臺灣新詩流派中藍星詩社成員,多篇作品選入兩岸三地教科書,可說是家喻戶曉。

這麼一位聲望卓著的詩人逝世,照理說各方應會哀慟不已,惋惜非常,但余死後,不少批判文章接龍出現,原因在於他生前在威權時代的一篇文章,有助紂為虐,幫助政府打壓異議的嫌疑,因此受人唾棄;另一方面,在他死後,也有不少人撰文紀念,其中難得的是,還有跟他立場相反的人為他說情。

詩人向陽寫道:「余光中〈狼來了〉一文,指控當時的鄉土文學是『工農兵文藝』,這個指控對他往後的文學令譽造成了相當巨大的傷害。他在晚年曾表示:『當時情緒失控,不但措辭粗糙,而且語氣凌厲,不像一個自由主義作家應有的修養。政治上的比附影射也引申過當,令人反感,也難怪授人以柄,懷疑是呼應國民黨的什麼整肅運動』。想來也是悔不當初的,只可惜已然難以挽回。」

儘管如此,疑似遭余檢舉而入獄的受害者陳映真,卻是不以為然,他寫道:「我從別人引述陳漱渝先生、從鍾玲教授和余先生的來信中,知道余先生是有悔意的,我因此為余先生高興。沒有料到的是,余先生最終以略帶嘲諷的標題《向歷史自首?》的問號中,拒絕了自己為自己過去的不是、錯誤憂傷『道歉』的,內心美善的呼喚,緊抓著有沒有直接向王昇『告密』的細節『反撥』。這使我讀《向歷史自首?》後感到寂寞、悵然和惋惜,久久不能釋懷,反省是否我堵塞了余先生自我反省的動念?」

面對轉型正義,許多人的歷史定位成為各方爭辯的議題,也讓人對於善惡之間的辨別,無法一刀兩斷,面對人情事理的複雜,與環境背景的錯綜,我們應該做到,在論斷個人之餘,不忘大環境的影響,反過來說,在延伸至大環境的探討時,不含混帶過個人舉措的是非,讓歷史漸漸水落石出、塵埃落定。

最重要的,莫過於尚在進行的轉型正義,必須盡快平反,否則不但受害者一生帶冤,加害者去世之後,也會遭遇如余先生一般的窘境,無法死者為大、入土為安;因此不管是威權時代受害者的轉型正義、凱道上原住民的轉型正義,還是柯文哲應給予蕭曉玲的轉型正義,都不只是受害者的事情,而是加害者或主事者一生歷史定位的問題。

 
從罷免立委黃國昌談區域立委問政內容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18 十二月 2017 08:13

蔡永雄

立法委員黃國昌罷免案,16日投開票,沒有通過罷免門檻6萬3888票,罷免案未通過。中央選舉委員會將於19日正式公告罷免結果。專業認真的黃國昌之所以會被罷免,是因為有人說他錯以為自己是全國不分區立委,不是區域立委,因此要罷免他。

立法院的113名立委,73人是區域立委,6人是原住民立委,34人是全國不分區立委。73名區域立委,從73個選區選舉產生,每個選區各選1人。34名全國不分區立委,依政黨名單投票選舉,由獲得5%以上政黨選舉票之政黨依得票比率選出。區域立委是從選區中產生,代表的是地區的利益,著重區域民意。全國不分區立委是代表全國性的利益,著重黨意。

113名立委雖然由不同選區選舉產生,但擁有的職權都一樣。立委的職權有11種,1、立法權,2、修憲及領土變更提案權,3、預算案及決算案審查權,4、法律案、解嚴案、大赦案(含全國性減刑案)、宣戰案、媾和案、條約案及其他重要決議案的審查權,5、人事同意權,6、戒嚴及緊急命令追認權,7、對行政院的質詢權,8、對行政院院長的不信任權,9、副總統缺位時的選舉權,10、對總統、副總統彈劾案、罷免案的提出權,11、對行政院覆議案的決議權。

立委的職權都一樣,區域立委和全國不分區立委的問政方式可以不一樣,也可以一樣,但要獲得選區民意認同。

黃國昌是由新北市第12選區選出的區域立委,第12選區包括金山區、萬里區、汐止區、平溪區、瑞芳區、雙溪區、貢寮區,除了汐止區是都會區,其他地區選民大多是農漁民。

罷免案領銜人「北北基安定力量聯盟」主席孫繼正在立委黃國昌罷免案公辦電視說明會上說,黃國昌的12項幸福政見幾乎全面跳票,只有1項貢寮鄉老人專用升降機兌現,但這卻是其他立委爭取的建設,在他推動罷免的過程中,許多在地議員都感嘆,爭取經費還需靠其他選區的立委,而黃國昌卻在立法院內大推沒有社會共識的同性婚姻法案。

黃國昌說,他當選立委後,每天都在履行立委的職責與選舉政見,不管是國會的質詢、公聽會討論、預算等提出,在地方建設上,都是兢兢業業處理每件案件,他連2次被公民監督國會聯盟選為財政委員會優良立委。可惜他的問政內容未獲得選區選民認同,才會被人提議罷免。

區域立委應全力反映選區民意,爭取選區建設,還有餘力及時間再推動全國性的議題,這樣,才可獲得選區民眾繼續支持。在罷免案未過後,黃國昌說,他會虛心檢討自己的不足,未來繼續接受大家監督。筆者相信黃國昌今後會調整他的問政內容。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7 頁, 共 475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