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家庭溫馨通路驚傳員工猝死 PDF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二, 15 八月 2017 07:32

宋瑞文

88父親佳節,原本是闔家慶祝,一同出遊吃喝的好日子,但近日卻發生一樁天倫夢碎的悲劇,一名父親,痛失疑似過勞死的女兒,未能和全台灣的爸爸一樣,在今年度過一個普通又幸福的節日。

據媒體報導,「台中1名全聯福利中心羅姓的女員工,今年5月在店內暈倒,送醫1週後不治。員工家屬質疑羅女過勞,今天到羅女服務店家舉辦追思會,要求全聯提供監視器畫面與出勤紀錄,釐清真相。台中市勞工局查出店家未詳實記載羅姓員工出勤情形,將依法裁處。」

既然店家未詳實記載員工出缺情形,顯然理虧。這件事也告訴我們,確實記載員工出勤情形的重要,它也是許多勞資爭議的爭點之一,在台灣,因此備受批評的爭議資方不知凡幾。勞方若遭遇這種狀況,最好盡量透過其他紀錄(如工作上的簡訊、電子郵件),證明自己的工時,未來協調打官司時,才有取勝的利基。

羅文指出,其女在死亡之前,被調任實際工時更長的單位,反映未果。律師柯劭臻表示:「依勞工健康保護規則明列不適合從事低溫作業的疾病包括高血壓,店經理卻要求有高血壓的員工進入冷凍庫盤點理貨,致員工於工作職場因腦溢血而因公殉職,先後2次勞資協調,全聯都說依照班表並無超時工作...」。

綜合以上資訊,店家顯然難辭其咎。更可惡的是,此事爆開之後,還傳出媒體遭到將新聞下架的壓力。「抵制血汗全聯」在臉書表示,東森新聞的專題報導播出後,隔天因不明原因遭到下架移除,遭質疑是否因壓力而「河蟹」這則報導。網路時代,媒體也無法完全控制輿論,此事一傳,網民更加氣憤。

全聯是台灣無人不知的大型通路,甚至是你我每天出入、為家裡添購食品的日常生活空間,和其他通路一樣,總是強調溫馨形象,吸引闔家大小光臨。然而,就像之前高層的失言風波一般,臉書粉絲團的小編,再怎麼聰慧可愛,也無法為老闆塗脂抹粉,這次驚傳員工疑似過勞死事件,加上勞工局確認疏失,對全聯形象的打擊與傷害,不言可喻。

台灣人向來很忌諱凶宅,哪間屋子傳出人命,房價必然受創,屋主住著也會不安,同樣的,全家大小都要出入的店家,扶老攜幼進進出出的生活空間,卻傳出老闆不當對待員工以致於過勞死的社會新聞,總是不祥,逛著也覺得背後有著什麼血腥,還望全聯資方善加處理此事,痛改前非,挽回消費者所注重的臉面。

 
蘇花公路大清水到崇德段應優先改善 PDF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一, 14 八月 2017 07:31

蔡永雄

花蓮縣議會建設小組日前到蘇花公路大清水到崇德段考察,認為這段道路是危險瓶頸路段,有必要優先納入蘇花改二期工程改善,否則蘇花改通車後,此路段將極度危險。筆者認為,這段路不必等到蘇花改二期工程時才改善,應將蘇花改和中到大清水段工程延伸到崇德,就可以同時改善大清水到崇德段的路況。

建設小組召集人施金樹議員表示,蘇花公路大清水到崇德間,長度約6.3公里,道路彎曲,並有匯德、景文兩座寬度僅8公尺的老舊隧道;明年起,蘇花改陸續通車後,必定有大量南北車流行經蘇花公路,來到大清水至崇德間,路幅突然由4線道縮小為2線道,更因為匯德、景文隧道只有8公尺,目前車流已相當擁擠,到時候,如果有車輛在隧道拋錨故障,將會是極度危險的瓶頸路段,應不分地方、中央及藍綠,不管是蘇花改工程處或是公路總局,都應該優先將此段路納入蘇花改二期工程,早日完成改善。

蘇花改工程分蘇澳到東澳段、南澳到和平段、和中到大清水段同時施工,其中,蘇澳到東澳段,預定於今年底完工,明年初通車;南澳到和平段,預定於明年底完工;和中到大清水段,預定於108年底完工。如果將和中到大清水段工程延伸到崇德,是否能於108年底完工,實際上沒多大關係,但可以一舉拓寬改善大清水到崇德間的路況,和中到大清水到崇德間,即使晚一點完工通車,也值得。

蘇花公路112.6公里宜蘭縣蘇澳鎮九宮里處,今年端午節連續假期期間,因雨坍方,全線交通中斷多日,交通部採取海運措施,紓解滯留在花蓮的人車。當時,花蓮縣政府建請交通部早日進行蘇花改二期工程,徹底改善蘇花公路路況。

交通部政務次長王國材說,蘇花改工程是改善蘇花公路中最容易坍方的3個路段,蘇花公路中非蘇花改的路段,就是花蓮縣政府建請施工的蘇花改二期工程,但蘇花改從未有二期計畫,花蓮縣政府認為蘇花改計畫外的東澳到南澳段、和平到和中段、大清水到崇德段等,交通部除盡可能進行邊坡改善外,後續也應做工程評估。

這樣看來,交通部根本沒有蘇花改二期工程計畫,因此,蘇花公路大清水到崇德段的改善工程,不可能寄望在蘇花改二期工程進行,如果將和中到大清水段工程延伸到崇德,大清水到崇德段的改善工程,才有可能在近期內施工。

前瞻基礎建設計畫中雖有軌道建設,但沒有公路改善計畫。其實,東部民眾都希望政府在推動前瞻基礎建設計畫時,能同時改善東部地區的鐵公路設施和路況。

既然前瞻基礎建設計畫沒有公路改善計畫,筆者希望花蓮縣的立法委員能聯合起來,同聲促請交通部公路總局將蘇花改和中到大清水段工程延伸到崇德,讓非蘇花改路段的大清水到崇德段,較非蘇花改路段的東澳到南澳段、和平到和中段優先拓寬改善,這是全花蓮縣民及經常來往於蘇花公路的其他縣市民眾的共同期待。

 
還不認老的社會 PDF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日, 13 八月 2017 09:07

宋瑞文

邁向高齡化社會,我們的日常生活除了偶爾聽聞的長照議題,偶爾出現在社會版面的長照悲劇,或者街上的老人似乎越來越多,似乎沒有其他的風景變化,仍然做為一個普通典型的社會運轉著。

與此同時,在經濟方面,除了長照產業,就是一般認知的照顧機構的營業問題之外,社會似乎還沒有準備好「轉向老年」,比如一般房產、公共建設的無障礙與友善設計還不普及,又或者高端的、可作為看護的機器人,在台灣也不成為話題。

撇開經濟大局不看,日常娛樂也沒有相應的變化,戲劇仍是以青春愛情為主,主角依然妙齡貌美,說的是轟轟烈烈的故事,不是夕陽西下的處境。

相反的,日本電視臺最近推出針對銀髮族的戲劇《安寧之鄉》,找來老人們年輕時熟悉的,現下跟觀眾一樣老了的巨星演出,時段也選在老人活動時的白天中午,而非早醒早睡時遇不到的晚上。

這部戲的內容,儘管也有失智、遺產、死亡等老年生活的常見題材,但老人們的主體性明確,對自我實現的執著,和一般人際關係中的異同,對於逝者與來生的哲思,甚至老少戀情的可能,和一般老年議題大於老人主角的戲劇有著根本的不同。

對台灣社會來說,從國家大計、硬體設備、娛樂文化等層面來看,似乎還沒有真正的「老化」,讓人感受到主角的存在與需要,以及「晚景淒涼」的可能性。

尤其,對婚家的依戀與錯誤的想像,亦即「白首偕老」、「養兒防老」等迷思仍是主流,亦即結婚仍有相當機率要孤老過活的社會現實仍被忽視,於是,相對、相應的生活型態或制度改革,得不到足夠的討論與注意,社會有如一艘迷航的船隻,航向不確定而有風險的未來。

相對的,日本有大學社團倡導學生和老人生活交流,媒合時強調興趣相投與經驗交換,其中真心真意,恐怕還比含飴弄孫的想望,更能撫慰長輩,或以後也會變老的每一個人。

歸根究底,認真思考老年生活,在高工時等生活各種餘裕日漸減少的現代,恐怕是無力想像的事情吧,也或許是成見裡令人缺乏期待的老年生活,教人沒有興趣開展開發吧。

如果老了,能去哪裡?能做什麼?有什麼地方等待著自己?有什麼地方歡迎自己?這些問題有些明確的答案,或者不同的可能性,不是只有照顧孫子,不是只能在養老院等待慰問,可以不要發呆,可以有點話題…。如果我們可以從這些問題開始尋找答案的話,未來,應該比較讓人安心,甚至讓人有點期待起來了吧。

 
是誰製造「行政大逃亡」? PDF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六, 12 八月 2017 09:07

國中小新卸任校長甫交接完畢,新任校長不乏喜中帶憂者,老師不願兼任行政工作如何是好?續任校長也不遑多讓,行政沒人要接,拜託不成,只好抽籤,抽到的算倒楣,搞得老師不爽,校長也很沒尊嚴。

一位兼任兩所國小的校長,期末主持另所國小的校務會議,會中教導主任及學務組長,都表明不再兼任的意願,他們說,快要被無謂的評鑑訪視搞瘋了。這位校長倒很幽默,他說,行政用人權是新任校長的權責,他不便越殂代庖,自己的學校也自顧不暇,所以呢?爾等就自求多福吧!

蕭福松

另位50出頭就退休的國小校長感慨說,退休主要原因,是覺得當校長不再有尊榮感,老師不願擔任行政工作,則是壓垮他的最後一根稻草。他說,好不容易找到願意擔任行政職的老師,沒多久就被一大堆繁瑣,又對學生學習無實質效益的行政工作,搞得身心俱疲,他懷疑自己是否就是造成老師喪失教育熱忱的幫凶。

校長當然不是幫兇,他只是政策的執行者,關鍵在究竟是哪些聰明高人設計、製造出那麼多「有孔無榫」的教育新花樣來整老師?搞得學校像超商,無所不賣、無所不服務,老師只好以「行政大逃亡」,來表達對繁瑣行政的不滿和抗議。

老師兼辦行政工作,一來分擔學校行政業務,二來作為將來擔任校長很重要的行政歷練,老師不但樂意接受指派,也以擔任行政職為榮。只是教改以後,教育花樣變多了,老師教學要有創意,學校辦學要有特色,例行工作外,還有各種的績效評比,都讓兼辦行政的老師窮於應付,視行政為畏途。

行政若有助於學生學習,老師自甘願付出,偏現在的行政特別強調績效指標,甚麼都要KPI,辦學要有績效,比賽要有成績,學校怎麼辦?各縣市又為了應付教育部的統合視導,任何活動都要達到百分之百,學校只好跟著瞎忙。一向喜歡送縣市長星星的某雜誌,時不時來個「教育競爭力大調查」,攸關縣市長面子問題,教育局處不敢怠慢,想辦法美化數字,結果都成了「造假比賽」。重點是台灣教育有變好嗎?學生的競爭力有提升嗎?

另一端,專家學者更以優位指導角色,堂而皇之進入國小,倡議實驗教育、公辦民營、輔導策略,都嚴重干擾教學,徒增行政負擔。此外,學校還要承辦各種研習、觀摩、競賽活動,所有與學童安全、衛生有關的宣導,包括防火、防溺、反毒、反詐騙、家暴、性平等,一個都不能少。至於視導、評鑑、考核,更是年度重頭戲,不累死老師才怪。

學校本應以學生為主,以教學為重,如今反成了績效評比的競技場,各種學術理論的實驗場,都錯亂教育本質,也消磨老師的熱情。每天有寫不完的報告、做不完的評鑑,老師不願兼任行政工作的原因顯而易見,豈教育部多給幾百元加給就能解決?

 
日本核食通路標準各異 民眾須知理據   PDF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五, 11 八月 2017 07:31

宋瑞文

福島核災以來,核食爭議從未停歇,其中正反資訊倒也熙熙攘攘了6年多,直到近日都還有媒體關心,只是部份介紹或許限於篇幅未能深入,殊為可惜,茲將舉出幾點,做為閱聽大眾的參考。

有媒體介紹,日本核食通路,對於核食、輻射容許標準見解歧異,標準各自不等,話說沒錯,但如果沒有述明各自理由,有說等於沒說,甚至被解讀為只是主觀不同,而非科學理據上的不同,多少枉費其中的努力。

以日本大通路商永旺AEON來說,設定50貝克/公斤,是他們認為可以保持在國際放射線防護委員會建議的一般公眾輻射容忍值、1年1毫西弗之下——儘管中央政府的核食標準100貝克/公斤,也認為可以控制在這個數值之下,事理繁複,簡單地說,後者有所前提,學者未必同意。

有不少單位設定的比50貝克/公斤還低,比方長野縣松本市是最早在災後把學校營養午餐標準設定為40貝克/公斤,和車諾比同標準。該市市長菅谷昭曾在車諾比核災後,捨棄大學教職,前往白俄羅斯為病童服務。

不過,雖然設立這個標準,不表示標準以下就是安全,菅谷昭在演講中表示,基於車諾比經驗,哪怕測到微量,實務上不使用;受邀到日本解釋的白俄羅斯官員也說,即便在核食標準之下生活,災區兒童還是需要定期移居來幫助代謝,像這樣的重要意義,在介紹核食標準時,應該要完整呈現。

否則,若是單單只說某個標準比中央政府標準低得多,台灣民眾可能會解讀為嚴上加嚴,甚至認為安全無風險,如此一來,片面介紹會比沒有介紹的結果更糟,不如不要介紹,說要幫助台灣民眾認識風險,卻變成模糊風險,出於善意卻導致糟糕的結果,相信花了力氣去介紹的團體,也不願意如此。

事實上,日本就有食材宅配評論網站表示,依照國際放射線防護委員會(ICRP)公報,每天吃10貝克都會慢慢累積(至1400貝克以上),因此即便是比中央政府標準低得多的10貝克/公斤標準,也是極危險的事情。日本民間團體(内部被ばくを考える市民研究会),依據前白俄羅斯醫學院院長的研究指出,體重5公斤的小孩,每天持續攝取0.32貝克,就會提高心律不整的機率了。

輻射內部被曝專家、琉球大學名譽教授矢崎克馬更說:「311後,國立重症情報中心的資料顯示,患者數加速增加,對身體弱的人出現影響。訂定一個標準,把標準以下的值一律當作沒問題,完全是割捨性命的行為。」

綜上所述,可知對於核食的標準各異,民眾在選擇時宜更加小心。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8 頁, 共 450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