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路雖平 心難平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四, 08 十一月 2018 07:23

陳海天

花蓮市和吉安鄉有好幾條道路近來紛紛刨除路面,重新鋪設並加封5公分厚瀝青混凝土及劃設標線,乍看之下覺得道路「光潔平整」、「煥然一新」,不禁對政府如此重視市容整潔及「行」的安全而肅然起敬。

然而,一般道路上的「孔蓋」(包括救火栓、制水閥…等正方形、長方形或圓形等之人孔蓋與手孔蓋),不是設在慢車道就是在機車專用道上,這些孔蓋有如在馬路上的凹洞或窟窿,其與路面間的高低落差並不一致,非凹即凸,當人們騎機車或腳踏車經過時,縱然速度不快,仍會飽受震盪與顛簸之苦,腰椎很容易受傷,有時為了避免撞到前方違規暫停及占用車道併排停放的車輛,甚或擔心遭左後方同方向前進的車輛撞上,只好左閃右躲的避開這些雖不起眼卻有可能要命的孔蓋,以致險象環生。

孔蓋會設在慢車道或是在機車專用車道上,可能是相關單位不得不的做法,且大多跟都市建設與社區發展過程有關。早年農村社會時期路幅較窄且根本就沒有「公共管線」的概念,只好遷就地下既有管路,幾乎都是各搞各的,而進入商業社會後像是自來水、制水閥、消防用水栓、中油、電力或電信電纜、有線電視光纖網路…等,基於實際需要各公用事業單位或民營公司,通常也只要提出申請經過主管機關同意就各自開挖施工了。

道路及管線工程承包商大多會在施工前、後,依合約規定將現場照相存證,據以向相關發包單位請領款項,但在一些小巷弄裡的新設或搶修工程,包商在施工後的回填作業多未落實,表面上看是OK的,但實際上並未好好夯實、壓緊,致密度膨鬆,驗收單位限於人力等因素也不可能一一查驗,於是常見完工未久,施工地點或其周邊便出現凹陷、龜裂、變形…等異常現象,路面跟孔蓋間的高低落差又漸變大,可見驗收作業常失之草率。

現行「花蓮縣道路挖掘管理辦法」第4條規定,除有緊急特殊情事經主管機關核准外,道路有下列各款情形之一者,不得申請挖掘:

「1、新建或拓寬完成日起3年內。2、翻修或改善完成日起2年內。3、已(或預定)實施多種管線同時埋設。4、其他經主管機關公告禁止期間。

家戶因水電、電信通訊等民生需求或因配合重大公共建設經由主管機關認定者,管理機關得隨時受理,不受前項之限制。」

另在第11條也要求「人(手)孔等孔蓋除經主管機關核准者外,完成面應低於路面高程20公分以上,並依原路面鋪設材料及高程予以平整復原」。

儘管「辦法」尚臻完備,但徒法不足以自行,還需要主管及督導機關在執行面加以落實,摒棄以往只要「差不多」或「還可以」的模糊觀念及陋習。

近程可為的做法是加強道路及孔蓋工程的從嚴驗收,據了解,花蓮市林森路路面刨除及新鋪工程就曾因驗收不合格,有被市公所要求「打掉重做」的先例;至於遠程,則須全面檢討道路設計與孔蓋設置,同時為機車與腳踏車族群的安全再多費點心。

 
同婚公投辯論 反同方論述荒謬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三, 07 十一月 2018 07:32

宋瑞文

同婚公投進入辯論階段,正反兩方終於在全國觀眾面前交鋒。原本國民期待的是一場論道理的君子之爭,卻意外地看到反同方低品質的荒謬發言,實為公投之不幸。

據報導,堅持一男一女婚姻的政大商學院助理教授許牧彥,在辯論會中表示陰道無菌,而肛交和口交則不健康,還以看板輔助說明。這番離譜的發言一出,不說醫生出面駁斥,一般有念過健康教育的民眾,同樣感到荒誕不經。

在反對同性婚姻的一方,像這樣的荒謬發言,甚至抹黑謠傳,並不罕見。近日連在台法國代表處都公開駁斥反同團體的錯誤報導,丟臉丟到國外。顯然,在道理上,同性婚姻的合理性,沒有反同方憂慮的問題。

而在支持同性婚姻的這方,時常強調婚權對於伴侶終養的必要性。就想婚且能夠結婚的同志而言,這至少在某些層面是沒有錯的,只是,就整體同志族群的生活而言,婚姻或同性婚姻,仍是脆弱的支持罷了。

就跟異性戀所遭遇的一樣,婚姻家庭的機能日暮途窮。每天育兒崩潰、長照崩潰的新聞不絕於耳,對照婚姻的願景,諸如親子相依、相守到老等等,其實破綻越來越大,作為對一個族群的解答,即便不考慮可能的負面作用,也是遠遠不足的。

就好像政府不可能對一個族群說,婚姻就是你們生活的一種答案一般;一個族群爭取基本權益,平等及其象徵意義為要,實質效益如何是其次。

以結婚率日漸下降的狀況看,同性婚姻,是少數同志人生需要的答案。同志的安身立命,還有許多特殊問題跟解方。

舉例來說,有的跨性別因避免被性別欄性別二分,捨棄了保險等生活需要的服務,為同志貧窮現狀之一。從同志貧窮的角度看,友善的同志市政,例如由勞動局杜絕職場對同志、對HIV感染者的歧視等,恐怕是比婚姻平權更迫切的生存議題。

綜合以上,反對同性婚姻的一方,儘管試圖用專法維持異性戀在婚姻權的專利,但從其論述品質來看,應該也沒有打算要研究,就安身立命來說,同志族群所需要處理的問題與對策。

倘若反對同性婚姻的一方,真心想要維持他們定義的神聖婚姻,需要的是拿出誠意,仔細研究同志特別需要面對的生活問題,設計足以吸引同志倒戈的專法。

如此,才對得起他們所擁有的資源與地位,而非搬弄一些讓人馬上看破手腳的荒謬說法,如此草率可笑的作戰方式,是真心想要守護現行的婚姻樣態嗎?或只是把婚姻當成兒戲,隨便守護了事呢?

 
太陽能板存放水塘無污染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二, 06 十一月 2018 07:31

宋瑞文

據報導,在以核養綠的公投辯論中,正方代表出示多張桃園埤塘照片,表示發展綠能必須抽乾池塘的水,破壤生態導致生物死亡;若在水庫上面建設太陽能板,但太陽能板上面的塗料有毒,「請問這是所謂的綠色能源嗎?」如此呈現,謬誤甚多,國民須知正見,避免國家被誤導到錯誤的發展方向。

太陽能板會不會污染水池呢?聽聽專業見解吧。國立交通大學精密與自動化工程學程碩士論文〈太陽能電池的材料回收處理與再利用研究〉說得非常清楚:「太陽電池裸晶到模組製造流程,須使用許多化學物質,如蝕刻液,抗反射膜,有機溶劑等。單獨存在時對環境有影響,與其他物質結合在電池上,則是穩定無害。」

關於太陽能板污染的流言,早前已被台電澄清。據報導,台電再生能源處表示,外界指稱設置水面型太陽光電會汙染水庫,甚至會喝到「毒水」,是沒有科學根據的荒謬說法,國際上日本等國已有設置經驗,國內多個水庫或埤塘也有太陽光電,呼籲勿刻意炒作。遺憾的是,部份標榜科學的擁核人士,一再枉顧專業見解,戕害國家發展。

在國內爭論之餘,也可以看看他山之石。有專文指出,據日本能源媒體報導,日本農用型太陽能板申請事業數,在收穫量不能因此減少2成的前提下,從2013年的97件,一路攀升到2017年末的1269件,且全國從南到北只有一個縣沒有申請,應用廣泛。若太陽能板污染無法解決,拿來與土地與水庫相依,未免得不償失。

公投辯論,原本的用意是讓真理越辯越明,讓民眾透過雙方的意見陳述,認識爭議的不同面向。然而事態發展至此,與會者非但不能誠懇陳述自己的主張,還搬弄不實的說法,混淆視聽,未免可惜,也傷害了公投制度的美意。

再生能源在台灣,發展算是緩慢,跟不上先進國家速度,而如此許多國際企業都要求使用綠電、拒絕核電。台灣綠電發展再不加快腳步,影響到國外投資,傷害國家經濟,對於受困於不景氣的小老百姓們來說,不是大家所樂見的景象。

雖然謠言止於智者,但有心人一再言之鑿鑿地中傷太陽能板、中傷再生能源,部份民眾難免受到影響,間接地傷害國家經濟的未來,也讓一些可以透過太陽能板能源自立的偏鄉,透過太陽能板賺取收入的農家,受到莫須有的負面影響。

還望有心人士早日懸崖勒馬,看見國計民生的需要,為福國利民著想才好。

 
負面選戰愈演愈烈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05 十一月 2018 07:41

宋瑞文

選戰進入尾聲,各方人馬競爭更加深刻,批評攻擊加劇,戰場也從口水延伸到了造勢現場,拼互罵拼人場。遺憾的是,政見的比拼卻是每況越下,譁眾取寵的誇張發言,比比皆是。

儘管如此,在各種海口誇言之間,仍有具體可行的政見,得到選民的讚賞與回應。基隆市暖暖區候選人王醒之,基於歸權於民的理念,向選民宣布,若他當選,身為議員要面對的第一件事,議長票投給誰,將回到在地開座談,與民共議。

雖然,這只是議員職涯的一個小動作,但對於從未分享過民意代表權力的一般小市民來說,甚至對台灣政治來說,卻是破天荒的創舉。議長如何選出,向來是只有議員知道的祕密,市民也從不知道候選者政見的好壞,被黑箱決定也無從察覺,王醒之此舉,等於一線光明貫入黑域。

其次,相對來說並不直觀,有遠見但可能被民眾懷疑的政見值得珍惜。跟多山的花東一樣,大雨颱風,基隆也常遭到土石流等等的侵襲。而台灣上至治水工程,下至民眾對水患的思維,許多還停留在圍堵掩蓋,小溝大河一但暴漲發臭,能封的封、能埋的埋,為水土保持埋下隱患。

天道循環,跟大自然多要的,將來多半要還;許多都市只顧著要地、要大樓,綠樹砍得肆無忌憚,綠地少得支離破碎,不怕地下水層斷了補注,土壤因缺乏植被而留不住水,暴雨來時無法緩衝,最後水患為禍更烈。

在多山的基隆,因為人多地少,這種人類定要贏天的思維發展越烈,部分建案一做就去掉了整個山頭。遭遇水患又要圍堵,難怪淹起水來嚴重到登上全國新聞。原本像這樣近憂在即的狀況,個個候選人都應該列為重點政見,可惜只有安樂區候選人連淑慧等提及,於市民的身家安全而言,實在不是好事。

上述政見,多半得要選民特別去點候選人個人網頁才能得知,但也有候選人一心推廣救國理念,在宣傳標語上,勇於推出市民無法一望即知的口號。

高雄市議員候選人吳益政,宣傳口號定為循環城市,「為了因應氣候變遷所帶來的極端氣候,整個城市的規劃,包括建築、交通、產業選擇,都要朝向節能減碳及韌性城市的方向設計,才能讓這座城市氣血活絡、走出新的經濟發展方向。」

一般競選口號,多是勇敢、親切、服務等直接明瞭但又無甚差別的名詞;吳益政的口號不但特別,而且版面在掛布在衣服都比候選人名字來的大上許多,理念大於個人選票的企圖心十分明顯,而且拼經濟不嘴炮,委託在地創意廠商製作,為他平時產業加值的理想做出實際的示範。

選戰演變至此,負面批評遠遠大於正面建樹,真是可惜。

 
花蓮車站鐵路地下化是花蓮人的夢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04 十一月 2018 09:57

蔡永雄

有28年歷史的台鐵花蓮車站前站及後站出口,10月3日,隨著花蓮車站新設跨站式站房啟用走入歷史,花蓮車站邁入新的時代,花蓮市新市區也一起邁入東西一體的新時代。

現為特等站的花蓮站,本來叫做花蓮新站,是北迴線終點、花東線起點站,1982年7月1日改名花蓮車站。花蓮站後站於1990年10月10日啟用。從此,花蓮站出口就有前站出口和後站出口2處。筆者講的花蓮市新市區,指的是花蓮市商校街以西的市區,這一帶因為北迴線通車後形成的市區,包括北迴線東西兩側的市區。前站出口可通往東側市區和花蓮市舊市區,後站出口可通往西側市區和豐川等地。

花蓮市新市區被北迴線鐵路分割成2塊,無法連成一體。雖然花蓮車站前後站出口及月台間有地下道可通行,但僅供有車票的乘客通行,沒有車票的行人必須買月台票才能通行。如果不買月台票,從前站到後站,或從後站到前站,必須繞經國聯1路、中山路、富安路、福裕2街才能到達,要繞一大圈,很不方便。

花蓮車站新設跨站式站房10月3日啟用後,連接前後站的自由通廊同時啟用,民眾不用買月台票都可通行,方便民眾往返前後站再轉往其他地區,花蓮市新市區從此連成一體,這只是一小步。前後站出口也分別改稱為東出口和西出口,並標明東出口可通往國聯1路、花蓮市區,西出口可通往福裕2街、慈濟園區。

同為特等站的台北火車站,也曾有前後站,長長的鐵軌將台北市區分割成2塊,阻礙台北市區整體發展,於是政府推動台北車站鐵路地下化工程計畫。這項工程於1989年9月2日完工。這項計畫的效益有:騰空土地總共9萬9千平方公尺,提供台北市政府規劃車站特定區建設;消除原有鐵路地面設施對市區所產生的阻隔,促進都市均衡發展;貫通重慶南北路、公園路,拓寬延長鄭州路到中山北路,銜接忠孝西路,拓寬中華路,使台北車站附近地區交通便捷流暢。今天台北車站東、西、南、北面各有3個出入口,進出很方便。

花蓮車站雖然有連接前後站的自由通廊,但僅能讓行人通行,車輛無法通行,長長的軌道還是將花蓮市區分割成2塊,如果花蓮車站也能夠像台北車站一樣鐵路地下化,就能夠享受像台北車站鐵路地下化後的很多好處,花蓮市新市區就能全面貫通相連成一體,就能均衡發展繁榮,這才是一大步。花蓮車站鐵路地下化,是花蓮人的夢。這個夢何時能實現?有待政府的規劃和執行,更有待花蓮人的全力爭取,才有可能達成。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8 頁, 共 537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