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良心檢驗場──良心商店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六, 14 十月 2017 13:30

蕭福松

「良心」不具象也非指心臟,卻事實存在每個人的腦海及意念裡。它是信仰的道德覺察,也是品性行為的無形指引。具體地說,良心是一個人用以衡量是非對錯、衡酌事情可為不可為的判定基準。良心俱足的人,會潔身自愛、不欺暗室、會替人設想;良心匱乏的人,則隨心所欲、任所欲為甚至無惡不作。行善或為惡,關鍵就在內心是否擁有一把可以正確引導行為的尺─良心。

老一輩的人常勸人要行善,做事要憑「良心」,足見良心上應天理、下對人倫,是決定人好壞行為一個很重要的依據。所謂「捫心自問」,指的就是是否無愧天地鬼神?是否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可是在一切講求速成、功利、競爭的現實社會,「良心」一詞,相對顯得迂腐落伍可笑。提及「良心」最嘲諷的說法,一個已往生,一個還沒出生。

台東鹿鳴酒店去年7月起在飯店入口,也就是台9線旁,設置約4坪大的「良心商店」,以每包50元的銅板價,提供純手工的8吋蛋糕和泡芙等甜點,讓民眾自由拿取,銅板則自行投入投幣箱。如此主客兩便的做法,沒想到立即遭遇「良心」的考驗。飯店表示,開店1年多來,每月平均會有2成客人只拿東西不投錢,今年9月開始,未投錢比率增加到3成。最教飯店人員氣結,也深感失望無奈的是,近日竟發現投幣箱鎖頭被破壞,錢箱內約4000元的銅板全不見了。

國內不少「有心人」基於人性本善及誠實信任理念,開設「良心商店」或「誠實小舖」,未雇人看店,也沒裝設監視器,希望能帶動社會良好道德風氣。奈何現在的人不老實,也不知良心、廉恥為何物?拿東西卻不給錢,很多店不堪虧損,只好草草收場。原因就在貪婪本性及貪小便宜心態所致,根本不把人格、良心當一回事。

台灣以「詐騙王國」享譽國際,國人對詐騙犯行恨之入骨,弔詭的是,卻容許自己到「良心商店」拿東西不付錢,豈非矛盾?不也是詐騙、偷竊行為嗎?國人受教育程度高,但高教育並沒有轉換成好品德,狂妄自大、我行我素、自以為是的人比比皆是。堪憂的是,投機取巧、偏邪狡詐、便宜行事心態,似也蔚然成風,凡事都視為理所當然。不偷不搶已是良民了,順手牽羊、拿東西不付錢算甚麼呢?

「讀聖賢書,所學何事?」學的是如何正當做人、光明做事;「四知堂」揭示的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也是期勉「明人不做暗事」。良心商店不請人看管,未裝設監視器,是尊重每個上門顧客的人格,期望人人能表現真實人性之美。無奈「不吃白不吃、不拿白不拿」的貪小心理,將「良心商店」的美意及對人的信任徹底摧毀,豈不悲哀?更悲哀的是,「東西有價,良心無價」,只為貪圖一點小便宜,卻賠上自己的良心和人格,值得嗎?

 
過勞死與服務密度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五, 13 十月 2017 08:17

宋瑞文

近來日本發生一樁引人矚目的過勞案例,是全球最大廣告公司電通旗下的員工,因常態加班導致自殺身亡,日前法院判決違反勞動法規,罰50萬日圓。電通社長表示,會嚴肅地接受判決結果。「將努力改革公司制度、遵循法律以杜絕過勞狀況。也對過世職員感到非常抱歉,並於經過對方母親坐著的旁聽席時,彎腰對她深深一鞠躬。」

在台灣,過勞導致的悲慘案例,也不是一天兩天的新聞,只是勞工無力,換不得相應的賠償,又,對比日本電通社長,也換不到老闆像樣的道歉。日前一樁司機肇事的追蹤報導,便在傷亡慘重的背後,揭露了司機平時因經濟壓力導致的過勞狀況,以及因此衍生的車禍悲劇。可見過勞問題,不只是勞工本身的權益,也影響社會的運作和人民的身家安全。

據風傳媒調查,勞保局統計2011年到2015年台灣共有163人被認定為過勞死,平均每11天就有1人死亡,而因為過勞導致職業傷害的黑數更是難以想像。可見過勞不是偶然發生的生命慘劇,而是刻正威脅著你我生活的現代危機。

相反的,稍微接觸歐州勞工議題的人都知道,在國外有不少正常生活的勞工,放假天數超乎台灣人的想像,擁有相對完整的正常家庭生活。正常家庭生活是許多議題經營的根本,沒有充分餘裕,何來公民參與,何來親子教育,何來社區經營,可以說,過勞是台灣發展民主社會根基的毒瘤,務必除之而後快。

與過勞一體兩面的議題,是方便的、服務充斥的台灣社會。歐美國家勞權相對健全,但國民獲得的服務,就沒有台灣便利。於是,也有檢討台灣消費習慣的倡議,認為國民若不放棄招之即來的各種服務,勞工也沒有獲得喘息的一日。

舉個例子,台灣某市的公車,假日行駛密度,只有平日的一半,顯然服務品質下降,但司機或許有比較多的休假,至少市民也習慣了這樣的編制,並無要求加強服務的呼聲,服務減少,等於自己也有休息的機會。像這樣的消費態度與服務提供,是台灣少見又難得的例子。

近日有一公家單位的遊樂活動,受到熱烈的歡迎,報名者眾,但因為活動時間在半夜,也引來一些關於活動員工勞動權益的疑慮,不管如何,即便是眾人歡樂的場合,仍有人能提出反思,是國民在過勞議題上的、難得的一步。也希望不管任何活動,都能兼顧勞工權益,讓參與者玩得安心,玩得不尷尬,也不至於留下幾家歡樂幾家愁的陰影。

 
國旗何處尋?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四, 12 十月 2017 08:26

陳海天

以往在日曆和月曆上每逢元旦、329青年節、10月10日雙十節、10月25日臺灣光復節、10月31日先總統蔣公誕辰、11月12日國父誕辰及12月25日行憲紀念日,都印有提醒國人「今日應懸掛國旗」字句,但2000年阿扁當選中華民國第10任總統後,由於政黨輪替,在有心人刻意的操弄下,國人對國家的認同日趨錯亂,對中華民國的感情漸遭撕裂,2001年起的月曆和日曆也就不再印有此一提醒語句了!

這些年來,由於部分民眾對政治的狂熱造成意識形態更為對立,有些人心中顯然已沒有了自己的「國家」,更遑論立法院長蘇嘉全說的「要把國旗存放在心裡」。

一般家戶或店家懸掛用的(64*96/cm)5號國旗,近年因為政治環境的變遷而失去商機也就沒有了市場;例如筆者多年來在家門前所插的國旗,每年都會更新,但前(2015)年底準備再換新國旗時,卻苦尋多處店家均未能如願,最後才在花蓮市中山路的某文具社買到,而且還是老闆娘從櫃子底層找出連透明包裝都已顯陳舊的唯一一面6號國旗(96*144/cm,比一般家戶使用的5號為大)。

而去年底想再換新國旗,在花蓮市與吉安鄉跑了近10家包括書城、文具店、體育用品社、樂器行、旗品社…等,有的店員說「我們只有萬國旗和手搖小國旗」,有的老闆則會明白表示「我們不賣國旗」。可見政治因素已反映到市場供需上,除非預先向廠商訂購,否則零星購買恐怕快買不到了!

今年5月中旬,內人隨團旅遊至桃園慈湖時,在一處紀念品展售櫃中見有國旗,當下就買了兩面回來,其中一面在國慶日前夕換上,而換下來的舊國旗則改掛於客廳,另一面則妥予保存,擬於明年國慶時再接著更新。

猶憶當年的國定假日,除了各級公務機關、公私立學校、大型醫院、各車站、機場、圖書館…等都一如平日升上國旗外,民眾其實也不待「提醒」,幾乎一大早家家戶戶就會自動在門窗前或外牆插上國旗,無論眷村或榮民之家,不管大街或小巷…,放眼看去都是一片隨風飄揚的「旗海」;白天如果天氣不錯,陽光撒在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上,至為漂亮,到了晚上各市鄉鎮甚至還會舉辦盛大的「提燈遊行」活動,各機關、駐軍部隊、各級學校、各種民間社團的隊伍跟琳瑯滿目、聲光奪人的花車…,有的舉著火把、有的提著燈籠,一邊行進一邊唱著愛國歌曲、高呼口號…還有那種充滿普天同慶、四海歡騰、團結一心的氛圍與愛國熱潮,如今都已不復見,看得到的盡是政治人物爭權奪利與政黨惡性互鬥。

我們真的要珍惜先人流了多少血汗、犧牲了多少人的生命才換得今天享有的自由、民主制度,愛自己的國家、愛自己的國旗絕非什麼滔天大罪,更不是甚麼丟人現眼的事,幹嘛要遮遮掩掩只把國旗「存在心中」?請大家都把中華民國國旗都舉出來、勇敢地掛起來吧!

 
強調在地飲食 不如規矩作食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三, 11 十月 2017 08:53

宋瑞文

在全臺各縣市都在拚觀光,特別是拚在地美食觀光的同時,卻也存在各地「觀光夜市」有大同小異的現象,甚至黯然收攤;另一方面,車站站體與附近商圈,多半是大型連鎖餐飲進駐,人聲鼎盛,大有強龍壓境地頭蛇之勢。

此消彼長之際,若干觀光飲食聚落,即便生意不惡,卻也時常受到在地人的批判,或者價格偏高,或者烹飪隨便,俗稱為「騙觀光客的」,如此觀光缺點,也該是觀光競爭中被檢視的一部份。

不分跨縣在地,不分大店小店,經營的基本功才是消費者看重的一部分,有無準時營業、供應能力的穩定性、接待客人的親切度,才是觀光競爭裡需要不斷加強的地方。

有的知名在地小吃,因為生意鼎沸,不免有怠慢之處,於是在菜單上先打預防針,表示若有招呼不周之處,還請顧客海涵;不因生意好而疏忽客人,即便力有未逮也力求在態度上保持良好。

畢竟,跨縣甚至跨國餐飲大店,有一定的素質,營業時間絕無遲到早退,餐飲品質穩定,態度經過訓練品管,許多觀光客即便來自遠方,為避免地雷店打壞心情,在遠地仍然選擇有基本水準保證的連鎖餐飲。

許多縣市為了拚觀光,常辦美食比賽,但或許評比不受信任,公信力欠缺,得獎者也未必因此加分;又或者聲名遠播的店家不需借此宣傳,寧可自絕於此,比賽缺乏強手參與,熱鬧半天可能也只是同溫層,加上各式美食推薦浮濫,有無冠軍加持,消費者也不盡買帳。

相反的,地方政府與其辦些評比標準不盡為人熟知的美食比賽,不如做好本分,以主管機關的身份加強稽核,確保食材用料的安全,餐飲環境的衛生無虞等等,更能贏取人心,獲得消費者的青睞。

特別在食安問題頻傳的現在,消費者對於外食已有成見,據報導,確實也影響了外食的人數,問題在哪?如何對症下藥?絕非美食比賽能醫治於一二。

生意競爭,許多店家開開關關,而其中傲然挺立的老店,多是手工費時,用料獨到之輩,他們成功的秘訣,昭然若揭,而地方政府招徠觀光的必勝路徑,應該也不離於此。

一件事情的成功,需要方方面面俱到,一趟觀光旅程的滿意,可能是景點、交通、美食等方面面面俱到的結果,而每一個層面,就像美食牽涉食材烹飪服務等等,又可能是相關配套相輔相成的結果。

如此層層疊疊地努力,才能抓出各式各樣不同要求的旅客,讓遠地成為他們返家之後懷念的另一個原鄉。因此,地方政府想以在地美食拚觀光拚經濟,穩扎穩打的功夫才是該努力追求的方向。

 
應闢建休閒娛樂型北區客家文化園區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二, 10 十月 2017 12:31

花蓮縣議員黃振富於花蓮縣議會第18屆第17次臨時會提案,建請花蓮縣政府研議將花蓮縣客家民俗會館演藝堂、南埔公園、萬善廟、花蓮縣客家文化會館,一同規劃為北區客家文化園區。新聞報導沒有指出黃議員要縣府規劃為何種類型的文化園區,筆者認為,北區客家文化園區應闢建為休閒娛樂型文化園區。

依學者分析,按園區性質,文化園區可劃分為產業型、混合型、藝術型、休閒娛樂型、地方特色型等5種。其中,休閒娛樂型文化園區,主要是滿足當地居民及外來遊客的文化消費需求。

黃議員講的北區客家文化園區,在吉安鄉中正路二段南埔加油站後方,包括客家民俗會館演藝堂、南埔公園、萬善廟及花蓮縣客家文化會館。花蓮縣客家文化會館用文字和影音詳細說明客家文化和花蓮縣客家移民的情形,內容充實生動,凡是到北區客家文化園區的人,一定會到會館內觀賞。

花蓮縣客家文化會館內的義民堂,供奉有威靈顯赫的褒忠義民爺。義民堂供奉的義民爺,是從新竹縣褒忠義民廟分靈過來的。義民堂是客家文化最重要的信仰中心,義民爺是台灣客家人獨特的信仰神明。義民、褒忠,已成為客家人的象徵,客家人也常自稱是義民爺的子孫。

花蓮縣客家文化會館內展出的客家文物共200多件,都是地方人士捐贈的,有八角眠床、洗碗盆、衫櫃、藤編行李箱、油紙遮、籮鬲、搖籃、圓桌椅、梳妝鏡台、蕩耙、四角籠床、鍋圍、日式手搖計算機、禾簾籃、米蘿、魚筌、魚累仔、簑衣、銅製肚兜、繡荷包、水煙筒、犁、割耙、打穀機、篩穀機、老牛車、秧架、蒔田亢、飯甑飯桶、縫紉機、鐵耙、碌碡、風車等,都很珍貴。

花蓮縣的客家村莊,分散在北、中、南3區,到目前為止,都沒有完整的客家文化園區,都是各自獨立的客家村莊,各自保有各村莊的客家文化。只有北區因為有花蓮縣客家文化會館,才具有可闢建為客家文化園區的條件。期盼花蓮縣政府盡快規劃客家民俗會館演藝堂、南埔公園、萬善廟、花蓮縣客家文化會館為北區客家文化園區,且是休閒娛樂型的文化園區。

另外,縣政府也應在花蓮縣中區和南區各自闢建一處客家文化園區,這點,需要花蓮縣客家事務處大力向行政院客家委員會爭取經費,才有可能實現。在中、南區客家文化園區未興建前,縣府應充實鳳林客家文物館、玉里鎮客家生活館、富里鄉客家產業交流中心的軟體設施。

本論壇開放讀者投稿 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蔡永雄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9 頁, 共 463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