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扶持書房保住觀光生意的久長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07 十月 2018 12:45

宋瑞文

大凡有點特色、山水的地方,多半希望拚點觀光,鄉親能因此掙點銀兩。然而,觀光拚過頭,把旅客當凱子,無視於經濟不景氣,與國外旅遊因廉價航空的成本急降,任意地坐地起價,以致於趕跑旅客,從觀光熱點落得門口羅雀,這樣的慘例有目共睹。

又,許多地方政府為拚觀光拚經濟,把力氣拿來拼貼國外知名事物,橫生生地抄襲過來。原本有特色的地方景致,變得四不像,旅客不來,批評不斷,不叫好也不叫座。像這樣的例子從九份的彩色欄杆,到集集的哈利波特,悲劇一再重演,卻不見足夠省思。

有別於上述的錯誤做法。基隆的見書店,便是一個值得參考的例子。位於精華地段的它,因為書店一般經營不易的關係,在地方政府的支持下,獲得免租金的優遇。由於它的周圍都是餐飲服飾等可收高額租金的商業店面,地方政府此舉可說是捨利求義,值得讚賞。

當然,公家資源不能隨便加之於私人營利,因此見書店有很高的公益性。由何得知呢?從它的名字便有深意。跟全台各地一樣,因為書店不易經營的緣故,基隆的書店也所剩無幾,為避免大家看不「見」書店,所以取名為見書店,為的就是讓你看見書店。

除了保留書店之外,見書店和在地文史有很深的結合。店內收藏書籍多為在地文史,特別是一般巷弄與鬧區裡的文史,近身性高,親切感夠。比起許多地方的官方宣傳,具體而有意思得多。

現在許多對於地方的宣傳影片,看似風情獨特,多看幾個例子便會發現手法類似。例如某個傳統小吃店裡的老闆娘正撈起一碗溫熱,某老宅牆邊的老人家看似愜意風涼;以小老百姓的日常為基調,無形中卻模糊了臉孔:稍微有點歷史的城鎮,誰無那樣風光,剪輯與取景的巧思,不代表就是特色。

反之,踏入見書店,舉目所見的書本、繪本,幾乎都是在地文史介紹,而書籍文字能說的太多,因此,從著名古蹟到街頭家宅,無不座落在在地的脈絡之中,老宅不但是老宅,也是某家人的老宅,基隆在地某產業興旺時的場所,擁有過某個時代的記憶,以及人去樓空,從紀錄中才能回想的消失了的人事景物。

台灣許多地方,一旦興起觀光,店家成本便會變本加厲,從吃食到住宿,價格居高臨下。結果,像書店這類能夠慢慢地介紹在地風景的場所,不是消失,就是遠離交通要津。剛下車站的旅客,初見面恐怕還是星巴克,這類全省都有的店面。因此,像見書店這樣,透過公家資源去扶持的場所,很值得觀光縣市效法,讓旅客不再走馬看花,除了吃吃喝喝,除了肚子,還能有別的東西留下。

 
出國考察看熱鬧看門道?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六, 06 十月 2018 09:33

蕭福松

官員民代出國考察事件,最近再引起話題,民眾最大好奇,他們出去都看些甚麼?最大疑問,看了半天有沒有看出名堂?有無增進國內政治、經濟、環保、建設、科技、教育、文化、藝術、人文的進步?如果只是走馬看花,或假考察之名行觀光旅遊之實,則所謂「師夷之長,學夷長技」的出國考察,有必要年年辦嗎?

「他山之石,可以攻錯」,這應是出國考察最初目的,台灣經濟發展初期,藉著官員出國考察,確實發揮了「取人之長,補己之短」的效果,也引進很多新的觀念和知識,對政治革新、經濟改革、科技醫療、生態環保、交通建設…,都起到很大激化及創新的作用。

往後隨著台灣的經濟發展,出國考察名目變多,內容也不再侷限於特定議題,而擴及各種層面的城市外交、觀光宣傳、農特產品行銷、體育交流、藝術交流等,名目不一,內容也更多元化,並且也不再只是官員學者出國考察,負責監督政府的民代,更理所當然的也要出國考察。在彼此互利情況下,民意機關從鄉鎮市民代表會、縣市議會到立法院,都名正言順地編列出國考察預算,既形成慣例,也成了變相福利。

官員民代若能認真看、用心看,看熱鬧也看門道,把在國外考察所得,轉化成促進國內進步的動力,則出國考察是值得肯定,也值得鼓勵。但假使年年編列預算,卻是到處遊山玩水、吃香喝辣,到底看了甚麼?學了別人甚麼長處?一問三不知,或考察報告心得僅寥寥數語,則出國考察的功能性和正當性,必受到質疑。固然也有考察報告洋洋灑灑厚厚一大本,只是最終還是送檔案室存檔,考察的理想自也跟著束諸高閣。

有新竹縣議員到南歐考察13天,心得報告竟只有短短42個字,不但內容空泛,還有不少錯字;也有苗栗縣議員到澳洲考察6天,考察報告只寫一行字,被譏諷連小學生作文還不如。此外,北農董監事預定11月要到歐洲考察12天,行程包含荷蘭紅燈區、羅浮宮、拉法葉百貨、遊船與Outlet等,都引起很大爭議。

官員民代出國考察看些甚麼?考察些甚麼?民眾實難瞭解也無從置喙,現在終於明白民脂民膏是如何理所當然地被花用。

被指名的議員辯稱,他們不是作家,也不是寫作文比賽,考察報告「言簡意賅」,意思到了即可。話是沒錯,但如果連最起碼的觀感心得都說不出來、寫不出來,如何表達民意、反映民意、監督政府?

北農是農產經銷單位,考察與農業培育、改良、產銷有關的對象沒問題,去遊船考察紅燈區、博物館、百貨公司,就顯得離譜了,擺明不就是「摸蛤兼洗褲」、變相旅遊?對得起辛苦種植的農民嗎?

政府及民意機關年年編列預算讓官員民代出國考察,最終都變成慰勞犒賞、集體觀光旅遊,花得高興也玩得爽。但可想過,花的都是人民的納稅錢,敢說問心無愧?

 
身陷牢獄政治犯 往事歷歷成畫展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五, 05 十月 2018 13:09

宋瑞文

已逝前立委、台灣文學家王拓,他因為黨外運動入獄而和家人分離的故事,日前透過畫展、模擬實物展的方式,在基隆文化中心展出,題為《爸爸什麼時候才能回家?》。畫作由基隆在地畫家王傑所繪,場景則為基隆八斗子漁村,展覽集在地風情、政治意義與親情等元素於一體,發人深省又令人動容,吸引無數民眾參觀。

展覽的主角、王紘久(1944~2016),筆名王拓,是一位出生於臺灣基隆八斗子的臺灣鄉土文學作家及政治人物。著有曾被電視劇翻拍的《金水嬸》等。基隆海科館收藏了他講述漁村的影像。1980年,王拓因參與美麗島事件被捕,判處有期徒刑6年。1984年假釋出獄。展覽的主要內容,便是這段時間,王拓與家人的通信,以及家人在當時的處境、感想。

既然展覽名為《爸爸什麼時候才能回家?》,王拓無疑地是題目中的爸爸,那麼另一位主角就是他的兒子,輔仁大學講師、基隆暖暖左下角工作室負責人王醒之。據報導,他去年因舉發暖暖區翠湖遭違法濫墾,遭人砸工作室,人也被打傷。基隆警方已循線逮捕凶嫌,移送法辦。

而將王拓、王醒之父子在那段時期的書信互動,化為紙上世界的畫家王傑,是巴塞隆納大學美術博士,畫家、作家、插畫家。他用特殊風格的水彩畫記錄故鄉基隆的一景一物,之後足跡更遍及台灣與世界各地。外地遊客若來基隆市政府斜對面的星巴克,在2樓往3樓的樓梯轉角處,有他在牆上親繪的基隆港區全景圖。

此次王傑的畫作,比起他平時對基隆在地文史的畫作,手法格外不同。平時,由於王傑所畫的是基隆的一景一物,自然是寫實生動,用色清朗繽紛;但這次他要詮釋的是,政治犯父子骨肉分離的故事,是內心的風景,他用了超現實的構圖,表現出照片、影像等寫實紀錄所無法達到的力道。

舉例來說,其中一幅是,家長是政治犯的孩子們,在一座小島上遊玩。實際上當然是不存在著這樣的島嶼的,畫家想表達的應該是,政治犯的孩子們,在被外界孤立懷疑的眼光之中,於是,這群同樣處境的、天真活潑的孩子們,有如處在孤島上的樂園一般。

對於王傑的詮釋,王醒之說:「雖然文字能精準傳達我的思緒, 但當王傑老師的畫作在我的眼前展開,過往一幕幕又生動地在我面前巍然而立。5副碗筷,4個人。 在除夕夜缺席4年的父親,在冰冷寂寥的獄中4年,仍舊以熱情開朗的家書,鼓勵『被關在外面』的妹妹和我。」

對台灣政治史、家庭故事,與轉型正義有興趣的讀者,不妨撥空前往。

 
臺鐵花蓮站改建的新氣象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四, 04 十月 2018 07:27

陳海天

交通部斥資8.55億元的臺鐵花蓮站第一階段車站主體改建工程,上(9)月底經花蓮縣政府核發使用執照後,於昨(3)日啟用。花蓮車站的前站從此改稱「東站」,原來大家慣稱的後站則改稱「西站」。

花蓮車站的改建雖算不上重大新聞,卻是東部地區的大喜事,畢竟從1979年配合北迴鐵路興建工程花蓮─和平段通車,花蓮車站從舊站(現為花蓮市第6期重劃區)遷建至現址營運以來,已使用將近40年之久,而由於北迴鐵路的全線完工通車,更成為東部對外交通的主要命脈,對促進觀光產業、民生經濟…等都起了很大的作用。

據臺鐵統計,花蓮車站平日進出旅客就達到3萬多人次,每逢春節假期或連續3天以上假日時,更達5萬多人次,其營業額僅次於臺北車站,因此前幾年獲得升等而與臺北、臺中、高雄同列為臺鐵4大「特等站」之一,扮演著東部陸路運輸重要樞紐的角色。交通部遂將花蓮車站的改建列入「花東鐵路整體服務效能提升計畫」中,自2014年6月起,展開第一階段車站主體改建工程,期間歷經多次颱風及今年2月6日深夜發生芮氏規模6.26、花蓮震度高達7級的強烈地震等嚴峻考驗。

臺鐵局長鹿潔身昨天在花蓮車站新站體改建啟用典禮中指出,花蓮新站啟用後,候車空間可擴增為現有的6.5倍,升降式電梯新設6座、電扶梯由6座增至13座,應可滿足每日5萬人次的旅運需求。

花蓮車站還新建了跨軌道連接東、西站的「自由通道」,可供旅客俯瞰股道上的列車進出,且因正好在花蓮機場南端航道的下方,也可觀賞凌空而過的各式飛機起降。車站售票窗口已經移設到3樓大廳,並且以進出站「分流」的方式提供服務,旅客須從3樓剪票口進站,到站的旅客則走地下道出站,除了可藉此紓解花蓮站的人潮,亦可提供更完善的服務,但原在「後站」的售票窗口取消(關閉),新站3樓自動售票機卻只有5座是否足夠?能否在其他地方增設以便利旅客購票值得臺鐵評估;另,免費WiFi據點似未建置,為符時代資訊潮流,臺鐵也宜與時俱進積極建置。

此外,花蓮車站南側附近的平交道,多年來雖已逐步改為立體式交叉,包括花蓮市博愛街及中原路、吉安鄉干城(南華)村等最早改為涵洞式,花蓮市中山路改為地下道,和平路則興建高架化的永吉陸橋…等,但仍有建國路、中華路(田浦)、吉安鄉中山路(宜昌國小附近─吉安車站北端)、南昌村…等平交道尚未立體化。

據了解,臺鐵花蓮站至吉安站間距離僅6公里,沿線卻有7處平交道,5處涵洞式地下車道,都衍生平面道路交通壅塞及安全問題,地方早有將花蓮至吉安兩站間鐵路高架化的呼聲,以消除這些平交道,保障用路人安全,並讓地方城鄉發展趨於正常化。

而昨天應邀到典禮現場致詞的交通部長吳宏謀,有異於前任賀陳旦部長高唱「不必要的建設不要做」的消極之論,吳宏謀除了強調陸上交通的改善應更貼近民眾需求,也將兼顧到東部海運與航空發展的需要,這也正是地方民眾企盼政府能夠「快點做、好好做」的想望,不是嗎?

 
當人民窮到發慌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三, 03 十月 2018 07:30

方圓

最近,有一首改編歌曲意外爆紅,特別又獲得許多年輕人的認同,議題發酵之下,民進黨市議員高嘉瑜甚至在節目中指出,恐會影響選情。

這隻近期瘋傳的影片是《窮到發慌》,是由「老天鵝娛樂」改編自《漂向北方》的改編曲。《漂向北方》的歌詞是指為了賺錢,必須遠離家鄉到人生地不熟的外地打拚的無奈心情;改編後的《窮到發慌》則是形容台灣的政經情勢,藍綠政客都只會玩弄政治權力,私毫不在意人民,小老百姓只能咬緊牙關苦撐。

不少聽過的朋友都說,歌詞一開頭就讓人心有戚戚焉:「窮到發慌,薪水都沒漲,每到月底的3餐,只剩下土壤」。簡單地說,《窮到發慌》歌詞指出現在的年輕人處在薪水都不漲、工時卻一直拉長的情況,平均薪資5萬簡直是平行宇宙的事,房租高到佔了一半的薪水,但房間放一張床就滿了,吃飯不敢點湯,但每個月到月底還是只能吃土…。並且藍綠不分地痛批,「對政治失望,藍綠都是一樣,選上不管哪個黨,都貪得很爽」,完全唱出了人民的心情。

誠如高嘉瑜所指出的,這隻影片之所以瘋傳是因為引起了共鳴,而由此也可以看出目前經濟、政局帶給年輕人的相對剝奪感。

當然,民進黨政府可能會覺得奇怪,畢竟,相對於馬政府時期,如今各項經濟數據都很漂亮,為何偏偏人民還是無感?台股上萬點維持年餘,經濟成長率也穩步向上,看起來整體都不錯,但民間實際感受卻意外完全相反。許多人指出問題有部分出在企業主不願意將獲利與勞工分享,若是如此,政府或許可以考慮用各種稅賦機制或政策,改善貧富不均的問題,另外實質負利率的問題也是可以用政策工具來微調的。

至於將「年輕人產生相對剝奪感」的目標指向北農總經理吳音寧,真是大可不必。吳音寧畢業自東吳大學法律系(台灣3大法律系之一),曾在2007年出版《江湖在哪裡?——台灣農業觀察》,記錄台灣農業的發展與困境,2010年在溪州鄉當主秘,期間協助成立「溪州尚水農產股份有限公司」,幫忙當地農民友善耕作及產銷。她並不是靠爸族,也不是一張白紙。農陣成員大舉入閣當官的問題比較是在社運與政治交媾的魔鬼交易。

台灣的發展或許遇到困局,但不是沒有希望,很多北漂青年也都希望有機會可以回自己的家鄉台灣打拚。但現實很殘酷,例如筆者姪女、姪子都留美,最後只能選擇留在美國、或計畫轉往中國工作,因為台灣給的薪水低到讓年輕人無以為繼,北漂與西漂的背後和留在台灣高唱「窮到發慌」的年輕人是一樣的,政府再不積極解決這個問題,台灣只會有更多人才出走。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9 頁, 共 532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