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別老拿寶貴性命換教訓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六, 05 五月 2018 13:11

蕭福松

金錢有價,生命無價,一旦生命沒了,再多的補償或表彰都無濟於事,只有珍惜生命,才能讓生命更有意義。

桃園敬騰電路板廠嚴重火警,5名年輕消防員為了救人,冒險深入火場,卻不幸罹難,確實令人痛心惋惜。當類似不幸意外一再重演,事實已不是「究責」或「記取教訓」所能彌補遺憾,諸多過往經驗顯示,通常只在事發當下,社會輿論及政府高層會表現關注,相關單位也鄭重宣示改革決心。等事件告一段落,一切恢復正常,又彷彿甚麼事都沒發生過,總得等下回悲劇再重演時,才會喚起大家的記憶,難怪基層警消感嘆「今天公祭,明天忘記」。

台灣是個健忘的社會,今天的新聞,很快變成明天的歷史。然民眾可以健忘,政府卻不可以健忘,否則不幸事件一再重複,只會讓人民付出更多、更大的代價,不智也不值得,只凸顯政府在保障人民生命財產安全方面做得不夠。

人民生命固然可貴,但保家衛國、維護治安、防火救災的軍警消人身安全亦不容輕忽,政府在裝備上,尤應提供最高規格、最佳品質的器材。不過看各縣市警消裝備品質不一,似乎空有經費預算,卻受制「採購法」,只能買到便宜貨、次級品,豈不荒謬?從歷次重大警消殉職事件中,不難發現無論是器材裝備、現場部署指揮或臨場應變能力,顯然都有加強空間。

消防單位經常到各營業處所、公共場所進行安檢,但對有安全顧慮的大型工廠、百貨公司、公共場所,包括在搜救範圍內的山岳海域河流,是否掌握完整資訊?實務上可要求業者配合並加以彙整,以備救災之需,是重要的基本資料,但有完備嗎?警消人員徒有熱忱、勇氣是不夠的,必須搭配完善的器材裝備、熟練的SOP操作,以及隨機應變的能力,方能在執勤或救災時發揮功能並減少傷亡。

除政府重視公安、強化公安外,民眾本身也應有「危機意識」。台灣意外事故不少,尤以車禍最多,但可歸責於路況不佳、設計不良或機械故障的少,反而「人禍」的成分居大,又以駕駛人疏忽、分心、疲勞駕駛、酒駕、搶快、不當超車最為常見。駕駛人往往在肇事後才驚覺事態嚴重,然再多的悔恨道歉,都挽回不了已鑄下的大錯,無端傷亡的人更是無辜。究其原因,實國人普遍缺乏「自我覺察」的危機意識所致,沒能警覺「危機四伏」的嚴重性。

很多交通意外事故,其實是可避免的,但因為國人輕率隨便慣了,沒有安全駕駛觀念,加上心存僥倖,以為不會那麼倒楣,結果害人害己。常見的「馬路三寶」,就是典型的自我覺察不足,都得等被撞或撞人了,才說抱歉、不是故意的。

「千金難買早知道」,不想拿性命換教訓,也不想莫名付出慘痛代價,就得時時有危機感,處處小心謹慎為要。

 
花蓮境內公共運輸亟待改善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五, 04 五月 2018 07:59

方圓

長年以來無解的交通困境可以說是花蓮人的痛,但如果交通果真是建設之母,那麼花蓮縣僅著重在對外交通,卻忽視縣轄內的公共運輸,總是說不通的。

首先,我們不否認花蓮對外的交通很重要,有待政府更積極加強建設改善,無論是鐵路的票務系統改善,或是臺鐵增購列車,乃至目前暫時停滯的北迴三軌化,我們都樂見其成。當然,對於蘇花改瓶頸路段的改善計畫也是如此看待,甚至航空、海運,也都希望中央政府重視。但與此同時,花蓮境內的交通問題也到了地方政府需要面對處理的時候了。

國防大學心理及社會工作學系副教授郭盛哲,去(2017)年投書媒體〈台灣好行太魯閣線完全是落後國家水準〉,文中有些問題容或有些許改善,但大部分問題在經過1年後,仍然存在,值得我們省思。

例如,郭盛哲指出,「遊覽車不是為站位而設計的,因此所能站的位置就只有中間走道」,「沒有多久,座位很快就坐滿了,因為這可是1小時1班的車輛,後來的旅客說什麼也得擠上來,中間狹長的走道很快就擠滿了人」,「由於嚴重誤判旅客人數,因此除了起站的時間是正確之外,它發的小冊子上的各站時間都是錯誤的,各站抵達的時間都是嚴重的誤點。最可怕的是由於旅客眾多,最後的班次仍是1小時1班,並未增加班次。因此往花蓮市的班次班班爆滿,我就帶著小孩擠在擁擠不堪的中間走道上。原本按照表訂回到花蓮車站的時間離我要搭的普悠瑪還有1個小時的時間,但由於台灣好行嚴重誤點,時間壓縮到只剩不到半小時,令人膽顫心驚。」

事實上,同樣的事情今年的清明連假也再度發生。今年清明連假有許多遊客湧入花蓮替花蓮加油打氣,他們很多人不是自行開車前來的,也不像立委蕭美琴最近受訪時所說的,搭臺鐵後再去租車遊玩有利於在地的租車業者,更不是團客。而是搭乘臺鐵抵達花蓮後,再藉由花蓮的公共運輸工具前去各景點遊覽。而在今年清明連假,就發生有上百名海線的遊客因為擠不上車,而延宕了之後的遊程,甚至被迫更改旅遊計畫,因為海線的客運班次並不密集,每班公車再怎麼努力擠也擠不了多少人,可是多年來都沒有相關單位對此進行改善,例如在連續假期針對熱門旅遊景點規劃加開班車,或縮短尖峰的班次時間。

交通問題對於以觀光為主的花蓮縣而言當然很重要。但是,改善交通問題不是只有興建道路一途,有時候就很簡單的只是相關的配套措施,例如上述所說的,針對熱門景點在連續假期加開客運班車,或者如「好好享想花蓮」論壇所呼籲的,境內各公共運輸工具彼此間的到、發車時間要能夠銜接。

影響觀光客來花蓮玩的意願,在「行」問題上,不是只有從外縣市抵達花蓮的問題而已,來到花蓮後,要去各個景點玩是否便利,也會影響觀光客的意願,希望花蓮縣政府能重視、改善花蓮縣境內交通困難的困境。

 
不要養癰為患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四, 03 五月 2018 08:13

陳海天

花蓮市最熱鬧的中華、中山和中正路騎樓地,常常被店家占用擺放商品甚至出租營業,不但影響市容觀瞻,也有違交通安全,行人不得不繞道而行,因此花蓮市公所與花蓮分局每隔幾年就會來個打通騎樓地的「交通大整頓」動作。

近半年來花蓮市建國路2段路旁一處長寬約60×20米的私人空地,也有不少攤販聚集做起生意,從最初的僅1、2攤搭棚賣玉米、水果,到現在已有燒烤、臭豆腐、串燒、牛排、麵類…等,約已增加到10來攤,由於價格親民,路過的機車、小汽車駕駛人很「自然」會「就地停車」消費,生意似乎不錯,而商人眼光銳利,鼻子也特別靈敏,發現此處客潮漸增,很快就嗅到商機,也看好發展潛力,所以未久便有人吊來舊貨櫃,一個接著一個,如今約有7、8個利用舊貨櫃改裝的攤販營業了,儼然已漸發展成一個新的小市集,彷如當年吉安「自強夜市」壯大前的雛形。

這在當前景氣普遍低迷下,民眾願意開展「微型事業」來「餬口飯吃」,也讓自己增加一點收入,無論對地方繁榮與促進經濟發展,也算是小有貢獻,值得鼓勵;不過,有些攤棚的前門及活動招牌、旗幟、燈箱…等,竟然往前推搭到人行道上或慢車道邊,加上常有些車子就地停放,駕駛人及車上乘客都下車消費,使得其他原行駛於慢車道上的機、慢車駕駛人一見前方突有障礙,不得不緊急靠左駛入快車道,險象環生,這在該路段單向約僅6米寬的路幅,在黃昏下班放學時刻更顯危機重重。

此外,有的流動攤販三不五時就在交岔路口旁的人行道上擺攤「占用道路營業」,卻很少見警察取締、而在熱鬧市區(尤其是便利超商及中小型賣場前)「任意停車」、「並排停車」一直都是國人駕車的壞習慣,行為人總是說「只停一下下而已」,「買個東西,馬上就回來」,全然僅圖自己的方便,卻不顧是否會因此造成眾人的不便,甚至還影響到公共交通安全。

任意臨時停車及併排停車或任意打開車門…等,這些自私的違規行為在「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中雖然都訂有罰則,但並不太重,罰鍰從300元以上到2400元以下,只是目前交通警力大多偏重於闖紅燈、未依號誌指示轉彎、機車未依規定兩段式左轉…的取締上,對前述違規占用道路營業及任意停車等「小事」,即使有警車巡邏經過,通常也視若無睹。

攤販為了生活做點小本生意無可厚非,但應知所收斂自我約制,搭棚別再得寸進尺,顧客也應配合,對違規占用道路營業者都要主動抵制,警方也別再視而不見,而應嚴格執法以免養癰為患,讓違規業者就地坐大,而機車駕駛人則得與前車保持安全距離,特別要防範前面那些行進中突然靠右停車或突開車門的危險動作,以維護自身安全。

 
在地之光的構成與實現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三, 02 五月 2018 09:44

宋瑞文

不管是地方政府,或是參選的候選人,都常強調地方的重要性或特殊性,但就像重要或特殊在字面上的意思,要能表現出重要性或特殊性,原本就是不容易的事情,因此也常有地方強調了某些特點,但無法讓人驚喜驚豔的案例。

有一部談如何拯救偏鄉的日劇〈拿破崙之村〉,主角是一位能讓偏鄉起死回生的超級公務員,在他造訪目標村落之前,當地的地方政府當然也努力嘗試過各種振興的方法,像是觀光農場、吉祥物、生態旅遊等等,其實一般人也想得出來的觀光事業。

而主角後來所以能拯救偏鄉,靠的當然不是平庸的構想,而是除了創意與打響名號之外,事前調查了村內,確實存在著優秀的特點。這裡所謂的特點,不見得是一個個分批包裝的商品,或許是不定量存在的文化價值,或是沒有固定價格的環境品質。

最近,在一場由林務局科長主講的環保演講裡,非常具體地說出基隆市暖暖區的生態價值,脈絡是這樣的,林務局現在把台灣分成幾大綠網,希望透過社區工作來有效保育,其中,基隆暖暖介於北部與東部綠網的交界,特別重要,而且,「因為動物喜歡去的地方,人類也喜歡去。這塊區域還複合(淡蘭)古道,別有人文價值。」

從世界的格局來看,台灣的生態特別豐富,以蕨類來說,北美有400種,小小台灣就有700種;台灣多高山,在冰河期與人類平原開發後,生物會往高山疏散,森林成為生態寶庫,好好保護台灣山林,等於保護積存下來的生態,台灣是世界上生態特別豐富的地方,而暖暖又是台灣北部特別重要的地方。「暖暖簡直是世界的諾亞方舟。」左下角工作室負責人王醒之聽了之後說。

像這樣真正找到在地特色的案例,豈止基隆暖暖有,花蓮更多。比方台義石材設計玩家曾熙凱認為,國外有都市是因為特別的大理石而興起,而花蓮的蛇紋岩也是全世界獨有,因此可以從蛇紋岩作為出發點推廣到全世界,達到一樣輝煌的成就。因為這個發想,引進石材廠商、設計師、工廠等相關專業人士來到花蓮共商大計。

而且除了相關的專業人士,一般媒體或在地通路、商家,多半在聽到類似的理想時,也會襄助一臂之力。曾熙凱的構想吸引了明日誌等媒體的報導,暖暖的生態重要性,吸引了公民新聞、在地刊物走讀暖暖的報導,後者又在小市場咖啡、威肯創意廚房等商家的書報攤看得到,吸引更多人去維護推廣,漸漸地,凝聚了各式各樣的市民力量,促成在地之光的實現。花蓮也可以仿效參考之。

 
怪獸家長問題多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二, 01 五月 2018 08:22

宋瑞文

事關子女成長、教育的問題向來是國人關注的熱門國政之一,一般多是討論教學、學校,受教品質,另一方面,所謂的怪獸家長,亦即對學校老師提出不合理的要求的家長,則教人不敢恭維。

坊間不少文章,都分析過怪獸家長的特質,像是過度重視成績,讓子女浮濫補習,過度保護子女、自我中心、要求特權等等,為教師、同學和校園帶來不少困擾。

反過來說,若要避免自己成為老師頭痛的怪獸家長,可以針對上述特點檢視自己,比方是否過度重視成績,學校科目之外的興趣與活動一概不理,孩子是否對學習科目有興趣,不是應付了事或唯分數是問,在在影響孩子的發展與人格。

怪獸家長,令老師聞風喪膽。有的家長,還曾經跟議員強行進入教室,干擾教學自主。

名聞全國的教育界惡性解聘案、蕭曉玲案,當初學校之所以能夠殘害忠良,若干家長也在背後推了一把,令人心寒。

當時,有一份指控蕭師的陳情學生簽名單,但監院比對後發現「29位簽名中,其中15位來自積欠測驗卷費用(經蕭曉玲協助揭發弊端)的班級,1學生簽名底下,出現kone好帥等字,該班家長林月華亦為家長會副會長兼教評會代表,因此學生陳情之『自發性』與問題意識,容有疑義。」

如同前段監察院所提及,和蕭曉玲有利益衝突的林月華,又兼教評會代表,握有蕭曉玲教職生涯之生殺大權,情況對蕭極不公平。

積欠測驗卷的金額,高達10多萬,金錢糾紛可謂,而身為利害關係人家長,既可以去視察揭弊教師教學,又兼教評會代表,決定後者去留;加上主管機關毫不懲處失職人員,殺雞儆猴之效,背後的意義不言可喻。

更可怕的是,儘管關於蕭曉玲的指控,已被監察院與廉政委員會近年的大規模調查一一澄清,但過去無中生有的惡質指控,仍然陰魂不散、擾亂視聽。

近日,國民黨議員王欣儀誣衊蕭曉玲一事,經檢察官查證,辨明是非後,已正式起訴,其中王欣儀所謂的家長陳情,竟然又是10年前的林月華,林在蕭案10年前當時所扮演的角色,經監察院查證,已是不當,豈知10年後仍然不知悔改,在背後搬弄是非。如此家長,未免太過可怕。

一般怪獸家長,尚且是片面的無理要求,對教師職業生命並無大權,已讓許多教師感到困擾,然而林月華藐視法紀、緊迫逼人的程度,怪獸家長兩字,恐不足以形容一二。有志關心教育者,應詳查其中是非,莫被奸人所騙,還給教師與校園一片執教的清淨天空。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10 頁, 共 503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