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營養午餐吃得好比免費更重要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二, 02 十月 2018 07:33

方圓

監察委員劉德勳、江綺雯費時年餘,針對台灣中小學營養午餐所面臨的城鄉差距、午餐合理化定價機制、偏鄉小校「4章1Q」推動困境,以及食農教育推動落差和營養午餐專業人力等問題進行調查,指出我國營養午餐普遍有費用低、品質低落等問題,監察院乃於日前促請行政院及相關部會檢討改進。

其中,劉德勳又特別提到,教育部雖有訂定「學校午餐改善計畫」及「學校午餐食物內容及營養標準」,但實務上,仍擺脫不了因為費用過低,導致午餐品質低落的問題,建議教育部應建立午餐餐費調整機制,以確保食材品質。

台灣的校園營養午餐,除了普遍有城鄉差距問題外,「吃得夠不夠營養」、「午餐能不能更好吃」也是家長很關心的問題。花蓮因為全面實施免費營養午餐政策,因此雖不至於發生「吃不到」的問題,但多年來卻一直有「吃得不夠好」的問題存在,如何提升學校營養午餐的品質?自然值得大家關注。畢竟,除了特殊境遇家庭,現在大家的生活水準都一般,學童也多半挑嘴,太難吃的食物等於只是變相製造廚餘,浪費食物而已。

然而,營養午餐的品質能提高到什麼程度,其實不免與政府、家長願意投入多少經費息息相關。農委會雖針對符合「4章1Q」的午餐提供3.5元的補助,但真要吃得好、吃得有品質,仍是杯水車薪,以坊間自助餐、便當店為例,60至70元只能吃到最簡單的招牌便當,要吃到雞腿便當,幾乎要近百元,可是目前的營養午餐經費卻不可能這麼高,台北市60元、65元就已經算是前段班了。

特別,許多縣市不管財政是否困窘,紛紛推出免費營養午餐政策,其結果不僅是排擠其他教育經費、或拖垮財政,更大的問題是「政策買票」下的「低價困境」。

天天在喊窮的地方政府,營養午餐又要全面實施免費,成本本來就很難有調漲的空間,而一旦校園午餐政策被低價綁架,要改善學生的營養午餐品質,就難上加難了。因為即便有家長願意多支出5元、10元來改善午餐品質,但是在「免費政策」下,校方不能自行向家長收費,於是學生只能繼續吃低成本、低品質的食材。更別提,還有許多家長寧願孩子吃得差,也不願意多付錢。

根據媒體報導,教育部「推動學校午餐專案辦公室」主持人、中興大學教授盛中德指出,即使弱勢、清寒學生吃午餐都免費,請學生多付5元、10元,都會有反對的聲音。即便連6都新北市的調查結果,都有近8成家長選擇不要漲價,寧願菜色由「4菜1湯」縮減為「3菜1湯」,或放棄「學生選餐」權利。

校園營養午餐「低價、低品質」的困境就此形成。學生、家長普遍認為營養午餐不好吃,但或者不願意多支付5元、10元來讓自己的孩子吃得好一點,或者願意支付,但是在「全面免費」的政策下無法如願。而礙於選票,也沒人敢開第一槍宣布取消。但問題是,當食材、物價皆漲,營養午餐還堅持「凍漲」,要「全面白吃」,午餐「不營養」就是必然的事了。

國教署署長邱乾國日前指出,國教署正在研擬「午餐自治條例」,透過中央立法保障國中小午餐的「營養」品質。希望該條例能早日通過,徹底改善我國營養午餐品質低落的問題。

 
從台鐵便當談副業經營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01 十月 2018 07:31

宋瑞文

據媒體報導,依據台鐵局統計,台鐵便當銷量攀升,從2008年、2009年年銷量不到400萬個,2010年逼近500萬個,2012年逼近800萬個,到了2015年逼近千萬個,2016年首度破千萬,全年銷量1049萬個,進帳逾7億元。一個小小的便當,竟成為大大台鐵的亮麗副業。

這番卓越成績,台鐵便當本身出眾的性價比,自是當然的成功因素,而便當和火車的交集,也是不可忽略的加分因素。許多人都有過邊坐火車、看車窗風景,邊吃便當的好回憶,像這樣的產品利基,是別人學也學不來的。

無獨有偶的是,日本的東急電鐵,也利用了自身的優勢,開創龐大的副業。據低碳生活部落格報導,東急電鐵在日本政府宣布零售電力自由化後,設立了東急電力,當年便斬獲8萬戶客戶,次年業績倍增為30萬戶,長期目標是希望拿下電車沿線客戶的2成。在非能源背景出身的新設電力公司裡,表現出色。

東急電氣的成功條件,來自原有客戶基礎、也就是東急電鐵沿線的客戶群,且集團旗下種種服務(從百貨公司、飯店、不動產、到第四台)原本就和客戶有往來關係,自然容易受到老顧客青睞。例如,學生是電車通勤的主要使用者,只要趁機宣傳,他們住的宿舍就可能變成客戶。

儘管有龐大人流的優勢,台鐵經營副業也曾有過失敗的例子。台北車站在微風廣場入駐之前,2樓商場的經營,零零落落,店面時開時關,在微風之後,才創造了亮麗的營收。

可見,若沒有專業的經營知識,先天出色也無法保證成功。這番事業起落的道理,其實很普遍,許多學校餐廳之所以經營得破敗零落,只是因為樓管沒有規劃,讓同類型的店家進駐太多,形成惡性競爭,無一能活,或者沒有特色、品質低落所致。

台鐵副業賺錢,固然是經營有成。只是商業化太過,難免捨本逐末。例如現在的一樓大廳,在諸多店家分食空間之後,再加商業性大型活動,遮蔽指示路標,干擾旅客動線;在此之前,原本售票處椅座頗多,乘客買票可以安坐等待叫號,如今已成往事,這些,都是因利害公的例子。

副業亮麗之餘,對於公眾利益的幫助如何,也是營收之外,民眾好奇之處。以台北捷運來說,副業支持了本業的營收,讓本業維持低票價,備受肯定。而台鐵副業賺錢之餘,不知是用來彌補虧損,減少國庫虧空呢?還是添購新車,改善乘坐品質呢?若民眾在被減少動線空間之後,能有進一步的理解,相信就台鐵的滿意度而言,應是有增無減。

 
公投與9合1選舉合併舉行好處多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30 九月 2018 09:54

蔡永雄

針對苗栗縣政府提議公投應與9合1選舉脫鉤,中選會9月27日舉行公聽會,聽取各界意見。與會的地方政府中有人說,公投綁大選,選務人員招募不易,請中央協助。中選會表示,目前都朝向公投綁大選的方向規劃相關選務工作。

中選會說,公投綁大選,預計動員逾27萬名以上的選務人員,公投案件數多,將增加選務人員工作費用,補假也調為2天,已報請行政院核定中。

中彰投苗區域治理平台首長會議,9月22日通過苗栗縣政府提案,建議1124日舉行的9合1地方選舉應避免合併辦理公民投票。

苗栗縣政府在提案中指出,公投應避免與年底9合1選舉合辦的原因是,票匭數量過多,投開票所面臨空間不足與動線安排問題;候選人票數差距通常有限,競爭十分激烈,投開票所工作人員工作負擔頗大;公民投票權年齡與選舉權年齡不同,增加名冊查對與選票發送困難度。

公民投票法規定,全國性公民投票之主管機關為中央選舉委員會,地方性公民投票之主管機關為直轄市政府、縣市政府;各級選舉委員會於辦理公民投票期間,得調用各級政府機關職員及公立學校教職員辦理事務;受調用之政府機關、公立學校及受遴派之政府機關職員、學校教職員,無正當理由均不得拒絕。

此外,公民投票法也規定,主管機關應於公民投票案公告成立後1個月起至6個月內舉行公民投票,該期間內有全國性選舉時,應與該選舉同日舉行。

年底選舉,是地方公職人員選舉,不是全國性選舉,中選會已受理的公投案中,例如反核食、反空汙、反深澳電廠、婚姻定義、適齡性平教育、婚姻以外形式保障同性二人權益、東京奧運台灣正名等,都是全國性的議題,不是地方選舉所涉及的地方治理事務,是否適宜與地方選舉同時舉行,值得探討。不過,9合1選舉,同時在全國22個選區進行,也算是全國性的選舉,如果中選會已受理的公投案,都能成立,應可和9合1選舉同時舉行投開票。

年底公投併大選的投票方式,中選會決定採取「選舉領、投,公投領、投」2階段方式進行,先完成9合1的開票,再開公投票。

各級選務機關只要依公投法規定調用各級政府機關職員及公立學校教職員辦理事務,且法律明定受調用之政府機關、公立學校及受遴派之政府機關職員、學校教職員,無正當理由均不得拒絕。因此,應該不會有選務人力不足、投開票所工作人員工作負擔太大的問題。筆者認為,為了節省經費和人力,公投應可和今年9合1選舉合併舉行。

 
要向誰道歉?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六, 29 九月 2018 12:55

蕭福松

歌手江明學持毒被警方查獲,因為無人出面辦保,檢方只好限制居住請回。江在步出台北地檢署時,被大批媒體記者包圍,突自說自話:「都沒有人想要叫我向社會大眾道歉嗎?」、「我要向誰道歉?」、「我已經不是公眾人物了。」、「每次開演唱會都不會有記者來,但每次出事記者比什麼還多。」

江明學這番話讓在場記者很錯愕,原要採訪的對象,反被對方先搶白了。他的發言固顯突兀,但也不無道理,開演唱會不來捧場,看人家出事就急著爆料,唯恐天下不亂的心態的確可議。江明學說這些話,反諷意味頗濃,也像在幫記者上採訪課,令人莞爾。

在台灣,政治人物和演藝人員都是媒體寵兒,言行自然受到關注,甚至放大檢視,有人因而生活檢點、愛惜羽毛,有的則恃寵而驕、恣意妄為。不過,人究竟是凡人,有七情六慾,更有現代文明病─壓力,稍一失控或突槌便爆醜聞,媒體見獵心喜又豈會放過?不管是涉貪、外遇、劈腿,還是性騷、吸毒、酒駕,都可大做文章,劈頭第一句話,幾無例外的,都是「你要跟社會大眾道歉嗎?」

江明學反問記者:「都沒有人想要叫我向社會大眾道歉嗎?」擺明就是看透記者伎倆,來個先發制人,好教記者閉嘴。他的言外之意,是希望記者別在他身上浪費時間,多去採訪有價值、有營養的新聞吧!

媒體面對出包的公眾人物,要怎麼採訪如何報導各憑本事,但常見一大群記者圍著當事人,卻只會問:「你要跟社會大眾道歉嗎?」就顯得詞窮老哏。

所謂「社會大眾」指的是誰?在場記者、麥克風、攝影機?或是一個空洞名詞?而透過記者威逼式的要求道歉,會是真心道歉?或只是做樣表態、虛應故事?

記者以為當事人只要面對攝影機鞠躬,說聲「對不起,我錯了」或「對不起,我做了最不好的示範」就算對社會大眾、對電視機前的觀眾、對上頭有交待了。如果記者只會拿麥克風追著當事人要道歉,只凸顯記者的專業不足,也把公眾人物的道德形象做小了。

無論是政治人物或演藝人員,都享有媒體光環及伴之而來的高知名度、特別禮遇,媒體也常以「瑕不掩瑜」包容這些人的犯錯,卻很少從道德層面、社會典範的角度,去要求這些人做正面良好的示範。相反的,在他們出包時,只會要求向社會大眾道歉,難道道了歉就表示真心悔過,就可既往不究?

政治人物和演藝人員一樣,都擅長表演,也都心口不一,常言不由衷,媒體實有責任拆穿他們美麗包裝下的謊言和假相,讓脫軌的不當言行回到道德常軌。同時,公眾人物既知自己是媒體焦點,理應更潔身自愛、謹言慎行,媒體亦應檢視這些人值不值得鎂光燈的青睞,不要輕易浪費社會資源。

如果真要道歉,也不僅是社會大眾或受害一方,更應是他們的父母家人及自己的良心良知。

 

本論壇開放讀者投稿   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一場選舉一場空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五, 28 九月 2018 07:52

宋瑞文

選賢與能,原本是選民投票時的當然期望,但如今理想尚未出現,荒唐的政見倒是屢見不鮮。例如媒體報導:「國民黨高雄市長參選人韓國瑜,稱當選要在愛河打造愛情摩天輪,一上去就1小時,在高空也看不到,不會眾目睽睽。要創造『愛情』產業鏈,用『愛情』這2個字來賺錢。」叫人感到啼笑皆非。

離譜的政見,自然不值一哂。但貌似正經的政見,也不見得就是貨真價實。有些看似年輕理想的候選人,以端正美觀的平面設計,推出種種的雄圖大略,但看在每天跟生活搏鬥的小民眼裡,卻可能是眼高手低、好大喜功的誇辭,經不起簡單的檢視。

如同經營企畫書必有預算規劃,但許多候選人說要帶給地方的諾大夢想,卻不見財源與預算安排。特別是地方議員候選人,未來若能跟地方政府爭取到區域的建設預算,已算是辦事厲害,但論及整個地方的大建設,多半得跟中央配合。這不是不可為,只是也看不到候選人有相關的歷練。

跟預算相關的另一個問題,則是政見藍圖讓人感覺有點難以高攀。有些政見口號像是「把世界帶進XX」,似乎企圖讓某地聞名於世,同屬不是不可能,只是很不容易辦到的事情。若問如何聞名於世,似乎只要讓地方發展特色風情,便可成為世界觀光市場裡相當具有競爭力的景點。或許是選民夢想有限,畢竟政見連完整的經營企劃書都不是,看了難以產生強烈的信心。

也有很多進步的軟硬體建設,成為候選人的政見。像是性別平等教育、生命教育、增加體育時數等等,這些主張並無不妥,做了也是功德。只是候選人若說是地方上的最大共識,又說是與選民集思廣益而成,多少讓人有點不可置信。

就學習主科而言,向來台灣家長重視的是英數理化。至於性別,家長恐怕只要學生專心讀書別談戀愛,甚少視為重點科目。但或許該區選民確實氣質不同,為孩子追求非主流的生活目標。也不失為婚平遊行50萬人後的民意展現,以及國人深感體育積弱後的急起直追。

大體而言,一般選民追問的生活需要項目,不出交通與經濟,但此兩者難度不小,因此也少有候選人著墨於此,但,生活飯碗不說,大至聯外交通,小至路口壅塞,每天每時地影響著人們的生活,若是用心請教學者前往診斷,斷無無法改進之理,只是年年候選人政見挑簡單的做,民之所欲該往何處委託,卻也是一場選舉一場空了。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10 頁, 共 532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