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國道6號東延花蓮應優先於高鐵東延花東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06 八月 2018 07:53

蔡永雄

交通部長吳宏謀日前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台灣高鐵不能只考量延到屏東,應以整體國土規畫來看,若將來有機會,應考量延到花東。筆者認為,國道6號東延花蓮應優先於高鐵東延花東才對,因為高鐵東延花東,不知道何年何月才有可能實現,國道6號東延花蓮,只要政府決定要做,很快就可動工完成。

台灣高鐵營運路線北起南港站,南到左營站,南北2端都有延伸評估,北端規劃由南港延伸到宜蘭,目前尚未核定。南端自左營延伸到屏東,已納入前瞻基礎建設計畫中的軌道建設計畫,已進行路線與站址規劃評估作業。吳宏謀說高鐵應考量延到花東,但沒說是要從北延經宜蘭到花東?還是從南延經屏東到花東?可見吳宏謀只是提出他的構想而已,沒有具體可行完整的規劃興建內容,不是政策,想要實現,恐怕遙遙無期。

反觀國道6號東延花蓮,只要政府決定要做,很快就可動工完成,沒有技術性的問題。國道6號就是水沙連高速公路,從台中市經南投縣穿越中央山脈到花蓮縣,目前台中市霧峰到南投縣埔里段,已完工通車。埔里到花蓮縣吉安鄉段,仍在擱置中。

花蓮、南投2縣民眾一再建議政府早日將國道6號東延到花蓮。政府的態度,可從前交通部長賀陳旦去年10月27日在立法院的答詢看出。他說,國道6號延伸到花蓮,面臨地質與技術上的挑戰,以目前的工程能力真的做不到,因此沒有興建的時程。不過,行政院長賴清德說,雖然目前技術上有困難,但政府沒有放棄,會持續了解及觀察。筆者認為,政府不是要了解及觀察,是要下定決心推動,早日展開興建工作。

國道6號東延到花蓮,政府真的做不到嗎?筆者認為,那是推託之辭,不想做罷了。看看地理環境與台灣相似的中國大陸海南島,早已完成環島高速公路和環島高速鐵路網,台灣為什麼辦不到?穿越阿爾卑斯山、全長57多公里的瑞士聖哥達基線隧道,早已完工通車。而國道6號埔里到花蓮只有28公里,政府卻說以目前的工程能力真的做不到。筆者認為,這是推託之辭,因為現今科技發達,沒有什麼克服不了的困難,只要政府決定要做,國道6號一定可以東延到花蓮。

一旦國道6號埔里到花蓮的28公里長路段完工通車,全台交通將以台灣中心點南投縣為交通轉折點,可帶動西部與花東地區觀光等經濟產能,對花蓮產業、交通、觀光等,都是絕佳的利多,百利而無一弊。

另外,吳宏謀說,台鐵電氣化必須在2020年完成,花東雙軌化比率不到3成,將挑重要路段優先進行。目前正在進行的台鐵南迴鐵路台東潮州段電氣化工程建設計畫,是台灣環島鐵路電氣化的最後一哩,預計於2020年12月電氣化通車。筆者建議吳部長,台鐵環島鐵路電氣化在2020年完成後,應立刻進行花東鐵路全線雙軌化工程,不要僅挑重要路段優先進行。

 
花東高鐵 美麗的夢想?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六, 04 八月 2018 13:41

蕭福松

交通部長吳宏謀接受媒體專訪,談到高鐵南延屏東的可行性,一番「高鐵南延屏東,一定不只考量屏東,還要考量花東,才有意義。」的說詞,不僅讓花東民眾耳朵為之一豎,也讓宜蘭代理縣長陳金德氣得跳腳,不滿高鐵獨漏宜蘭,直嗆「是要宜蘭宣布獨立嗎」?

宜蘭當然不會因為高鐵略過就宣布獨立,不過交通部長為花東發聲,聽在花東鄉親耳裡倒很窩心。這是中央部會首長首次有人主動提及花東,不管是真心誠意還是隨口說說,對長期被中央政府漠視的花東民眾來說,頗有受寵若驚之感。也許是個遙遠的夢,也許是個永不可能實現的夢想,但畢竟有夢最美,想像一下高鐵列車在花東縱谷飛馳的景象,晚上作夢都會笑呢!

台灣幅員不大,認真建設並非難事,如果早期政府有遠見,花東應不只是現在的樣貌而已,單憑壯麗海岸山脈及浩瀚太平洋自然風光,早就發展出足以媲美夏威夷的觀光勝地。可惜重西輕東政策,加上選票太少的政治考量,讓花東至今仍處於「半開發」狀態。交通部長的「宏觀遠謀」,帶給花東民眾一個從不敢奢望的「高鐵夢」,是顯得遙遠,卻也讓人充滿期待。

台灣專家學者不少,「學而優則仕」的更不乏其人,可惜這些俊彥之士,一旦進入政府部門之後,不是被功名利祿薰昏頭,便是被官僚體系給制約了,不但沒能擘劃出國家長遠的發展藍圖,反讓台灣陷於方向偏誤的泥淖中。

馬政府時代推動的「新國土規劃」,原著眼北中南的區域均衡發展,立意甚佳,卻因決策粗疏草率,一下子繃出6都來。小小台灣塞了6個直轄市,這在全世界是絕無僅有,且不說陡增多少公務人員及預算,失衡的財政劃分,不但讓6都資源愈形集中,也更拉大與B咖縣市的城鄉差距,交通建設尤然。現在新任交通部長好不容易為花東講了公道話,能否美夢成真,就看政府眼中的台灣,是一個整體的台灣?或只是半個台灣?

很多事情非不能為也,而是不想為、不願為。後山花東長期以來被忽視,造成交通不便、人口外流、工商不振都是事實,然有遠見、具宏觀視野的執政者,應是設法扭轉其劣勢、改變其局面。交通不便,就該設法讓它變得方便,交通便利了,人口自然流動增加、工商企業也會隨之發展,各種產業都將因此全面帶動。

交通部長的花東高鐵說,不管是為高鐵南延屏東說項,還是為未來的環島高鐵預作鋪陳,都是令人期待的,接下來就看中央是否有決心和魄力。經費應不是問題,離岸風電都可以做了,兼具東西均衡、便利交通、發展觀光與防衛東部的環島高鐵,是不是更值得投資?

不過,看看牛步化的南迴公路改善工程、未連貫的台26縣環島公路網,以及至今仍「一票難求」的台鐵東幹線,是否先解決眼前這些迫切問題較實在?

 
遊覽車司機應珍惜休息時間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五, 03 八月 2018 07:30

陳海天

去(2017)年2月蝶戀花旅行社主辦武陵農場1日遊賞櫻團所搭友力通運公司的1輛遊覽車,在國道5號進入國道3號南下路段發生翻車意外,造成33人不幸死亡、11人輕重傷事件後,曾引發各界對遊覽車的管理與司機的工時等問題之關注,除了交通部勒令蝶戀花旅行社無限期停業,撤銷友力通運的營業執照外,勞動部也針對遊覽車司機的工作時間進行檢討。

據了解,遊覽車司機的工作非常辛苦,除了必須隨時照顧好車子,保持車廂內外的整潔外,凡所有攸關乘客安全的地方,包括轉向、煞車、冷卻與空調系統等都不能馬虎,例如輪胎(胎紋及胎壓)、三油(燃油、機油、剎車油)、三水(水箱冷卻水、電瓶水、雨刷水)、滅火器、車窗擊破器、車廂中或後段左、右及車頂之逃生門、各座位上之安全帶…等,除了在旅遊團出發前就要完成檢查外   ,到各個景點或休息站停靠時,也須隨時注意是否有異狀,並應及時設法排除。

一般短程旅遊團通常都在上午7:30-8:00出發,而司機約在6:00-6:30就得起床發動車子引擎,進行各項檢查及準備,並於7:10-7:20前抵達旅遊團集合地點,讓乘客登車,但如果是跨縣市的旅遊行程因路途較長,有些旅遊團會提早在清晨5:30就出發,司機就必須更提早1個小時起床,除了工作時間拉長,且全神貫注路況並維護行車安全更是司機的天職,畢竟全車乘客的生命都掌握在司機的手中,其責任之重大自不待言。

因此,交通部公路總局規定,司機開車4小時就要休息半個小時,開車不得超過8小時,而所謂開車不得超過8小時,並不包括待命工時和工作工時(這與現況尚有落差),駕駛在景點等待乘客遊憩時段,只要有乘客留在車上、或駕駛仍要待命,仍屬「工時」。

不過,在空汙防制方面,依《機動車輛停車怠速管理辦法》規定,遊覽車得於「乘客上車前15分鐘啟動引擎,乘客下車停妥後,須關閉引擎」。但有些景點旅行社安排有1.5小時的步道行程,司機便會要求乘客離車,俾配合節能減碳「依法」熄火,也讓引擎休息,只是乘客中有部分行動不便或年長者,不想在攝氏30幾度的高溫下頂著烈日走步道,希能留在車上休息,而司機此舉等於是變相的「逐客令」,乘客們也只好乖乖下車,找樹蔭下或其他地方冒著高溫避暑。

然而,有些由同一家公司出車組成4輛以上的車隊,司機們因都是自己同事較為熟悉,便會利用這段時間聚集小賭一把,或許他們將賭博視為紓解工作壓力的一種「消遣」,唯不管輸贏金額大小,贏的人固然高興,輸的人心裡卻難免會有疙瘩,情緒也可能會受到影響,這對行車安全而言,難免隱伏著危機。

法令上已趨向讓司機「工時」更人性化的規定,但司機大哥們自己也該珍惜,不要浪費可休息的時間不休息還要聚賭為樂,過去許多血淋淋的教訓應該作為自我警惕,別等意外發生後才追悔莫及!

 
爭取勞權需靠選民自救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四, 02 八月 2018 07:33

宋瑞文

在勞工抗爭的過程裡,資方透過對工會幹部的打壓,達成抑制抗爭能量的效果,已不是新鮮事。儘管參與抗爭的工會幹部,或許見怪不怪,但對其他尚未加入工會的員工,或者還沒有採取進一步抗爭高度的會員來說,資方如此打壓,仍有相當的威嚇作用。

以社會大眾矚目的華航罷工案為例,事後資方不但沒有妥善處理,更處處打壓工會。據《報導者》專文指出,在桃空職工內,華航員工會員代表有27人(身兼理監事者有12人),在他們拿下華航企業工會之前,沒有被公司約談過。然而,2017年張書元等人成功拿下企業工會主導權後,公司即針對桃空職工幹部在網路上的言論及工會活動的發言,採取約談懲處的動作。

儘管這樣的後續,早已司空見慣,但台灣社會若要進步,斷然不能容忍事態如此發展。還記得,蔡英文總統的勞工政見強調:「要實現公平進步的臺灣,必須強化對等的勞資關係,增加工會的涵蓋率。我們要支持勞工的團結權,保護工會組織與發展的自由,建構以團體協商為中心的勞資對等法制,在鬆綁不當爭議行為的行政管制的同時,提高有關不當勞動行為的懲罰制度的功能」。話雖如此,遺憾的是,資方的步步進逼,卻沒有收歛的跡象。

原本政府應該要出面扭轉這種現象,但政府身為資方的時候,打壓工會幹部的事例也不少見,不乏出名的例子。像是高雄市消防局消防員徐國堯,在針對工時過長發起遊行抗爭之後,疑似惹怒上級,被調職到偏遠地區,考績會又在短短3個月內,記了他42支申誡。

另一件有名案例,是事隔10年以上仍未受到平反的蕭曉玲惡性解聘案。2007年她在狀告市長郝龍斌約莫1個月後,學校在1天之內(12月13日)展開各種大動作。先是校內流傳一份家長陳情書,指摘蕭曉玲有不當行為。中午隨即召開教評會,下午2點結束。

然後督學丁文玲帶著會長簡忠雄、副會長林月華,另有4名家長代表以及教務主任、訓導主任及其他老師進教室內走動。然後提報蕭曉玲為不適任教師。即便同年1月,她才因為教學活潑,接受電視採訪;3月獲行政院服務獎章證書;7月獲聘書預定聘至民國100年;8月學校聘為課程發展會委員、藝術與人文領域召集人。抗爭之後,卻落得天差地遠的評價。

台北市教師會副會長楊益風回顧蕭案時說:「蕭曉玲被解聘…,她一個學校教師會理事長,教學狀況一定會被拿放大鏡,甚至是顯微鏡來看待。」只能遺憾地說,蕭曉玲之後還有徐國堯,還有更多更多悲慘的打壓案例。

政府公信不彰,唯有選民把自己眼睛擦亮。年底選舉將至,如何選賢與能,選出守護勞工的政黨與候選人,端賴你我手上神聖的一票。

 
蘭嶼核廢議題不容流言扭曲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三, 01 八月 2018 07:24

宋瑞文

面對能源轉型的此刻,各種關於能源的討論,或流言,在各大平台如雨後春筍地出現,這一方面代表能源轉型受到國人的重視,一方面也是新舊能源比比看的競賽場。但無論如何,錯誤的流言是絕對應該避免的,特別是欺壓到弱勢,甚至關係台東鄉親的流言,更值得花東地區的朋友睜大眼睛觀察。

由於能源議題少不了關於核電與核廢料的內容,支持核電的網友,對後者高枕無憂,若說到蘭嶼核廢,則片面陳述當地電費減免云云,絲毫不提在儲存上的錯失,甚至,還說錯失是反核團體蠱惑民眾反對檢整所致,實在含血噴人。

2012年,各大媒體接獲爆料照片,蘭嶼核廢料桶鏽蝕不堪,讓人觸目驚心,尤有甚者,工人在毫無防護的狀況下,檢整核廢料桶,一旁透空開放,不無輻射外洩之虞。蘭嶼的希婻‧瑪飛洑曾投書寫道:「蘭嶼貯存場從2007底到2011年10月,進行核廢料桶檢整工程,發現破損桶數高達6萬1000多桶。其中2000桶以上嚴重爆裂、水泥都已經粉碎。」

不意,早在當年已被證實為台電錯失的事實,到了2018年的今天,卻被謠傳成是反核團體阻撓檢整,以致於核廢料桶損壞,實在混淆視聽。當年媒體追問台電蘭嶼核廢儲存問題時,台電代表並沒有說是反核團體阻止他們檢整,而且很多問題是工安問題,若有人阻止,台電頂多無法做,跟它本來就做錯,如何扯得上關係?

至於工安問題更是不容狡辯的事實。查原能會網頁明載:「有關台電公司未依規定在負壓的室內進行檢整作業,原能會研判報載之照片時間可能於97年時,在取出單元作業之情形。有關貯存壕溝與車道間之非密閉問題,原能會在97年安全檢查時即已發現,當時立即開出注意改進事項要求台電公司完成改善。」當時媒體也有報導。「台電公司總工程師兼發言人李鴻洲表示,對原能會調查報告內容,台電虛心接受,會依原能會要求提出相關檢討報告。」

討論能源原本是重視國家發展的好事,但岔題到攸關偏鄉權益的片面陳述,實有打壓弱勢之嫌,蘭嶼鄉親是台東縣的一部份,和花東地區其他勝景一樣,被視為花東觀光資源的重鎮之一。有網紅為抬高核電地位,片面陳述當地因核廢而電價減免,實在不公,當地用電量少,不像本島都市,承受廢料並非他們該有的原罪。還望名人自重,謹言慎行,周全地了解事實後再做公共評論,切莫傷害弱勢鄉親。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10 頁, 共 521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