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侯友宜惡房東問題需整體檢討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三, 20 六月 2018 07:40

宋瑞文

新北市長參選人侯友宜遭爆料,實質上在文化大學附近當惡房東,分租房間狹小且收費昂貴,以他要競選的市長高度而言,缺乏政治上應有的道德水準,這樣的人若真的選上,在教育資源的分配上會如何設想,令人不敢想像。

學生租屋問題,由來已久,相信像侯友宜這樣剝削窮學生的房東,也非絕無僅有。近日,高等教育產業工會青年行動委員會公佈全國大專校院宿舍不足的排行榜。經調查發現,宿舍不足是全國大專校院的普遍問題,近5成的學生有住宿需求卻無宿舍可住。

問題最嚴重的學校,更有高達91%的學生住不到宿舍,只能被迫在校外找房子。對於一名在台北市就讀的私校學生來說,如果抽不到宿舍,就算分租便宜的雅房也得每月額外打工31小時來負擔房租費用!

學子青春有限,額外打工勢必擠壓課業,好不容易考上大學,若因種種問題而無法安心就讀,豈不是功虧一簣,也糟蹋國家給予的珍貴補助與資源。

不僅如此,青年行動委員會更指出,就算住到了宿舍,由於教育部對於各大學的宿舍費用缺乏管制,使學校得以任意對宿舍漲價、傾向讓新建宿舍豪華昂貴化(一學期費用最高可達3萬6000元!),或是透過B.O.T.或協議契約把提供宿舍的義務外包給市場,使「宿舍」原本提供學生平價、可負擔住宿的庇護傘功能喪失。

之所以有侯友宜這樣賺盡學子辛苦打工錢的惡房東,歸根究底是政府、教育部、各大學,對於提供學生良好學習環境缺乏自覺與責任感;儘管侯友宜因為此事不適合擔任首長,但現任教育首長、政治首長也是責無旁貸,兩方表現絕非善惡分明,而應該各自感到愧疚。

青年行動委員會強調,住宿費用是學生因求學而必須負擔的教育支出,因此學生的居住權應是保障受教權的一環。教育部不該將宿舍存量與宿費管制的公共性置身事外,讓學生只能在校外找房子而背負高昂房租,或是放任各大學校方把宿舍蓋得愈來愈像是高額的租屋商品。

確實,侯友宜固然應該受到譴責,但許多政治人物也沒有資格站上道德高位,從中攫取政治利益。反之,有良知的政治工作者,應該積極解決沉痾,透過國家機器解決問題;而民眾也不要因為政治立場就流於幫腔,忽略問題的整體視野,否則最後受苦的,仍是許多家長的心頭肉,或是身邊的年輕朋友,還有教育的未來,政治口水說得再爽,終究是親痛仇快罷了。

 
核食要防 輻污觀光地也要防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二, 19 六月 2018 07:52

宋瑞文

福島核災後,相關新聞從未停過。例如,近日高雄市長參選人吳益政和綠色消費者基金會祕書長方儉,共同針對日本福島核災現況與核食管制問題召開記者會,向高雄巿府提出建議。可見福島核災對日本與台灣的影響。

只是,在注意核食之餘,一般人卻似乎很少注意到在日本核污染區觀光的問題。台灣人或許普遍缺乏意識,但日本人倒是不乏有志之士。據報載,今年3月底,福島縣郡山市的輻射監測團體「行健除染」,發表了在著名賞櫻地點、福島市花見山公園的測量結果,不少地點都超過國家標準。例如公園內步道的某個點,在1公尺高是0.326微西弗/小時,超過國家標準、0.23微西弗/小時。

木厉木縣民間監測團體、「那須希望之砦」測量了當地賞櫻名勝、芦野御殿山公園的地表,其山腹與山頂的數值(2017年4月測),分別為0.23~0.43微西弗/小時,與0.25~0.54微西弗/小時,超過國家標準。

「行健除染」進一步說明,核災前,福島縣內的空間線量(離地1公尺測量)為0.04~0.06微西弗/小時;按照日本法令,在扣除自然放射線與醫療用放射線造成的被曝之後,1年間的(人工輻射/artificial irradiation)追加被曝劑量,標準為1毫西弗,等於1年1000微西弗,但這個標準並不保證安全。

關於一年1毫西弗的標準,核廢專家卓鴻年曾投書說明,「是從已知的在地核子設施來的」、「沒有證據可以證明再怎麼低的輻射量都不會引發某些癌症」,簡單地說,這輻射防護標準,不是為了核食,也不是為了核污染區,是為了在地的核電廠等核能設施訂定的,額度是留給本地核電廠可能有的污染,而非他國的核污染。

不單是日本民間會注意福島核災帶來的污染問題,其實日本官方外務省,也把車諾比核災污染區的白俄羅斯,列為觀光警示區,建議民眾不要滯留。因此,台灣外交部、觀光部,都應該仔細瞭解福島核災的真相,傳遞正確的資訊,提醒民眾注意才是。

核災對農產與觀光的影響甚鉅,不管在日本或福島,甚至自己人都會抗拒,以觀光維生的地區,不可不謹記在心。同樣是輻射污染問題,觀光縣市理應比其他地方更要注意,花東地區也曾經是台灣核廢的考慮地點,而國外不乏核廢處置場外洩的例子。

對於靠觀光生活的地方來說,原本山明水秀、沒有污染,就是本地人民生活的命根子,不只是理想的環保理念,而是切切實實的生活根基,不只是希望周圍環境永保美麗,更是明天還有沒有一口飯吃的嚴重問題。

 
賄選1元也是賄選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18 六月 2018 12:48

蔡永雄

檢察總長江惠民5月8日上任時曾說,將重新檢討30元查賄標準。6月8日他在花蓮說,了解基層反應後,將暫不改變,30元標準是提供檢方辦案的參考,並非超過30元就涉賄選,未達30元就沒事。筆者認為,賄選1元或1片土司也是賄選,就是違法,沒有必要設定查賄認定標準,應取消才對。

2000年,陳水扁當選總統後,延攬陳定南出任法務部長,他全力推動反賄選,訂出號稱台灣最嚴苛的賄選認定標準新台幣30元。

法務部於2011年曾製作賄選犯行例舉,表列20多項賄選態樣,常見型態有發放走路工,發放茶水費,致贈有經濟價值日常用品如電鍋、熱水瓶、招待旅遊及進香活動,辦流水席,假借節慶名義餽贈獎品、獎金等等。法務部強調,是否違法,還是要由檢察官依職權認定。

筆者認為,既然反對賄選,卻又訂出賄選認定標準,不是很奇怪嗎?如果真的要反賄選,當年就不應該訂定賄選認定標準新台幣30元,應該強調沒有賄選標準,即使賄選1元或1片土司,就是賄選,就是違法,就要受到法律制裁,永遠喪失競選資格。

賄選是妨害選舉和妨害投票的行為,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和刑法都明文規定禁止,違反者依法嚴辦。例如,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7條規定,對於候選人或具有候選人資格者,行求期約或交付賄賂或其他不正利益,而約其放棄競選或為一定之競選活動者,處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併科新台幣200萬元以上2000萬元以下罰金;候選人或具有候選人資格者,要求期約或收受賄賂或其他不正利益,而許以放棄競選或為一定之競選活動者,亦同。第99條規定,對於有投票權之人,行求期約或交付賄賂或其他不正利益,而約其不行使投票權或為一定之行使者,處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台幣100萬元以上1000萬元以下罰金。

刑法第143條明定,有投票權之人,要求期約或收受賄賂或其他不正當利益,而許以不行使其投票權或為一定之行使者,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5000元以下罰金。第144條規定,對於有投票權之人,行求期約或交付賄賂或其他不正利益,而約其不行使投票權或為一定之行使者,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7000元以下罰金。

民主國家的選舉,是自由與公平的選舉,選舉過程是百分之百的公平、公開,這樣的選舉結果才是合法的。沒有賄選的選舉,才是公平、公開的選舉。中華民國是民主國家,希望今年11月24日舉行的9合1選舉,是沒有賄選、公平、公開的選舉。想要達到這樣的目標,就從取消賄選標準開始。

 
安置機構性侵問題需重視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17 六月 2018 12:17

方 圓

近日,花蓮某安置機構發生性侵案,在調查期間甚至扯出案外案,疑似捲入性侵疑雲的機構竟不只1家,令人遺憾。事實上,不只花蓮,台灣近幾年屢屢有校園或安置機構傳出性侵案,例如《報導者》向衛福部調出資料發現,全台121間兒少安置機構,2016年通報性侵案例就有142件,顯見其中必定有結構性的問題不容忽視,亟待政府「補破網」,以防類似情事再度發生。

這些年來發生在台灣安置機構的性侵案都呈現「周遭姑息縱容」及「真相遭到掩蓋」等問題,例如,自2005年起,南部某特教學校的集體性侵風波,在300多名學生中竟有高達164件生對生的性騷擾、性侵案,但學生、家長舉報後,卻遭校方與老師集體遮掩,調查報告充斥:「如果老師幫你,誰幫老師啊?」、「請媽媽高抬貴手」…等企圖「河蟹」掉整起事件的推託、諉過之詞。

這些發生性侵案(無論是生對生或師對生)的安置機構人員的反應都十分類似,在爆發前多是矢口否認,甚至說謊掩飾,乃至威脅恐嚇,爆發後則企圖大事化小、官官相護。以花蓮出面舉報的吳姓護理師為例,發生性侵案的院方主管不但指稱她「挾怨報復」,甚至到她新任職的門諾醫院「投訴」她,希望門諾解聘她(完全落實對她的恐嚇「社工界很小」),幸好門諾明辨是非,力挺吳姓護理師。

這些發生性侵案的機構主管之所以如此明目張膽,不但企圖一手遮天,還打算順手毀掉舉報者,就是因為我們目前對於知情不報及隱匿的罰則太輕,「性別平等法」只處以3萬元以上15萬元以下罰鍰,而「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更是只處以6000以上到3萬元以下。

早前人本教育基金會、勵馨基金會及前立委田秋堇等人曾研擬「性別平等教育法增訂第36之1條文草案」,草案主張「教育人員明知發生校園性侵害事件,不為通報、虛偽或遲延通報,足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者,處1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以及「偽造、變造、湮滅或隱匿校園性侵害事件之證據,處2年以下有期徒刑,或併科新台幣100萬元以下罰金」。可惜草案未能完成立法。政府實應盡快連同「身心障礙福利機構疑似性侵害事件處理原則」及「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一併修法,加重懲處。因為,隱匿不報而懲罰又不痛不癢基本上就是校園、安置機構性侵案一再發生的幫凶。

持平而言,許多機構之所以發現有疑似性侵案件,卻不願意立刻通報,開啟性侵害防治的調查程序,原因多是擔心機構的聲譽,擔心會影響之後的募款及政府補助,導致營運困難,或者忌憚加害人的「背景」及官官相護的沆瀣一氣,擔憂舉報後反而讓自己失業…,這些人性反應雖然可以理解,卻終究無法正當化吃案的行為。

事實上,如果能守住保護弱勢收容者的安全底線,依法通報,並檢討自身的管理漏洞,相信儘管一時會有影響,但社會大眾反而還能相信這個機構基本是正派的;反之,想方設法去封口,甚至「追殺」舉報人,才會真正喪失公眾的信任。

長期的姑息與縱容、包庇,正是性侵案滋生的結構性溫床,政府除應該修法嚴懲這些保持沉默、袖手旁觀,甚至要求受害者噤聲、毀滅性侵證據、恐嚇威脅舉報者的教育及機構人員外,也應該建立機構的外部監督機制,別再讓弱勢者一再地遭到侵害。

 

本論壇開放讀者投稿 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愧為人師的「有教有類」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六, 16 六月 2018 10:51

蕭福松

當老師最感得意的,莫過於「得天下英才而教之」,英才意味聰明、勤學、好讀,學生有成就,老師自與有榮焉。

不過,不是每位老師都能幸運集英才而教之,一般而言學生資質都差不多,差別只在夠不夠用功努力。老師的責任,就是激發學生的學習興趣與熱忱,經由動機的引導,開發學生各種潛能,讓學生因受教育而開啟知識之門,甚至因老師的諄諄教悔、循循善誘,找到努力的目標,進而改變命運、翻轉人生。

老師的工作是「傳道、授業、解惑」,這是教育的天職,然面對不同個性、性向,以及不同家庭、社經背景的學生,老師是否仍能抱持平常心,對學生一視同仁,沒有差別心,尤為「育人」成功的關鍵。

「老師是學生的貴人」彰顯的是老師的愛心、耐心、用心教導,指引學生正確的人生方向。也許無法個個出類拔萃,但起碼在行為態度上,不會成為社會的負擔,不會丟老師的臉,其實已算是成功的教育。

老師對學生的期望,一如家長對子女的期許,都希望成龍成鳳,但必須考量孩子不同的資質個性、家庭環境和學習條件,事實是很難要求一致的學習成效。如果僅因為老師「求好心切」或「恨鐵不成鋼」,而對學生有了差別心,將學生按成績好壞分等級,不僅會斲損學生的自尊,連帶也影響其他學生對平等、同理心、尊重的認知,彷彿「種族制度」社會的重現,是極不恰當的教育方式。

台中市有國小老師按學生成績好壞,將學生分為3等,成績好的是上等人,普通的是中等人,不及格的則為下等人;下等人中又依「病情」嚴重程度,分為癌症1期、2期和末期,末期就表示沒救了。

老師或許想以此刺激學生更用功努力,卻疏忽學生的自尊心和心理感受,面對同儕「你是癌症第幾期?」的戲謔之詞,學生心理能不受傷嗎?有學生不堪老師公然在課堂上指稱「你是癌症末期」,氣得轉學,家長也憤而向媒體投訴。

老師給學生貼標籤,或依成績好壞界定優秀與否絕非特例,面對質疑,都辯稱是為學生好。若真的為學生好,應該是鼓勵輔導,而不是嘲諷羞辱,不僅傷害學生的自尊心,也違背「有教無類」的精神。小學生心智尚未成熟,一旦心理受創,可能封閉自己,也可能因此厭惡學習、放棄學習,身為教育工作者的老師豈能不慎?

不諱言,在部分老師觀念裡,認為只有教出優秀學生、表現亮眼成績,才能證明自己是好老師。成績差的學生正是阻擋自己成為好老師的絆腳石,忘了教育是培養小孩成為有知識、會思考、重實踐、能守法的重要冶煉工程,追求的是知識傳授、人文素養與品德修養的「全人教育」。如果只問成績不重德行,或只強調教學績效,卻不問學生個別專長能力,那只能說這類老師的教育學程是白修了。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2 頁, 共 504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