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社長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恪遵發行人李有成先生的指示: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因無理由被駁回 有無中斷消滅時效之效力? PDF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二, 20 六月 2017 07:08

撰文/湯文章(花蓮地院民庭庭長)

整理/記者阮文彬

案例:

某甲為公家機關的司機,100年2月5日駕駛公務車肇事致乙受傷,乙先以該公家機關為乙的僱用人,依民法第188條第1項受僱人執行職務侵害他人權利,僱用人應與受僱人連帶負損害賠償責任為由,向法院起訴請求損害賠償,經法院於103年2月5日判決確定認定,乙為公務員,甲僅能依國家賠償法規定,請求該公家機關賠償,故乙依民法僱用人與受僱人侵權行為連帶負損害賠償責任規定請求,並無理由,而駁回乙之訴訟。乙於接獲判決書後,旋即於103年2月16日提起國家賠償訴訟,該公家機關以乙所提起之訴訟已逾2年國家賠償請求權時效作為抗辯,有無理由?

解析:

按公務員因故意違背對於第三人應執行之職務,致第三人之權利受損害者,負賠償責任,其因過失者,以被害人不能依他項方法受賠償時為限,負其責任。固為民法第186條第1項所明定,惟本條所定公務員執行之職務,既為公法上之行為,其任用機關自無民法第188條第1項或第28條規定之適用(最高法院67年台上字第1196號判例可資參照)。所以,如依法令從事於公務之人員,於執行職務行使公權力時,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人民自由或權利者,被害人即應循國家賠償法所規定之程序請求國家賠償,如依民法第188條之規定請求國家負侵權行為之連帶賠償責任,即屬與法有違。

至於2年消滅時效的起算點,應該依侵權行為發生日(100年2月5日)?還是判決確定日(103年2月5日)?若依前者,則消滅時效已完成,乙即不得再為請求。最高法院77年度台上字第436號判決指出:「民法第131條規定:時效因起訴而中斷者,若撤回其訴或因不合法而受駁回之裁判,其裁判確定,視為不中斷。就中雖未規定債權人之起訴,因無理由而受駁回之判決者,其判決確定,亦在視為不中斷之列,惟法院如認債權人之請求權不存在,而以判決駁回其訴確定,即不生時效中斷之效力。」

換言之,無理由被駁回,時效不中斷,經過2年期間而完。但民法有關消滅時效制度之所由設,主要是為避免時間過久發生舉證上之困難,是一旦有與為時效基礎不相容之事實發生,即應予以中斷其時效之進行,是民法於第129條明定請求、承認、起訴為時效中斷之事由。

而所謂之起訴,係指提起民事訴訟而言,不論是給付之訴、確認之訴、形成之訴,亦不論為本訴、反訴、附帶民事訴訟,均包括在內,蓋原告起訴主張被告應負賠償責任之行為本身,即屬「與為時效基礎不相容之事實」,與其主張之法律關係(訴訟標的)是否正確無誤(與法院之見解相同)無涉。

因此,原告先依民法僱用人與受僱人侵權行為連帶負損害賠償責任規定請求損害賠償,只因法院之見解不同,致被法院駁回其請求,其起訴行為自應發生中斷時效之效力,故原告於前案判決敗訴確定後,依據前案確定判決之法律見解而提出國家賠償之請求,自不得以其時效已完成而剝奪其請求損害賠償之權利。因此,上述最高法院判決的見解,在適用上應該有限制,方為合理。

 
未成年人被害的侵權行為時效起算點 PDF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一, 19 六月 2017 07:14

撰文:曾泰源律師

整理:記者阮文彬

記得多年以前曾承辦一件性侵的案件,被害人為未滿20歲的未成年人,性侵案件常常只有兩人知道,告訴人的片面之詞,因此,兩造在開庭的攻防陳述上,頗為激烈,使得承辦檢察官多次開庭,於時間上一直延宕,檢察官也遲疑未結。

告訴人當時也有委請律師出庭,就在雙方訴訟上各執一詞,不知不覺時間悄悄的快過了2年。或因如此,被害人律師也未注意時間,卻仍執著於嗣檢察官將被告提起公訴以後,才向法院提出附帶民訴賠償,因此,便沒在偵查中,為被害人提出民事損害賠償。

其實,法律設計侵權行為的被害人可以在檢察官對被告提起公訴後,讓被害人提出附帶民事賠償,無庸繳納裁判費,是一種對於被害人的恩典,降低訴訟費用的負擔,因此,所有律師無不循此模式進行。

然而,按民法197條規定,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請求權,自請求權人知賠償義務人時起,2年內不行使,或侵權行為時起經過10年而消滅。 雖然律師均熟稔法條規定,但有時案件牽延,或承辦檢察官也擺著不結,甚或因全案送鑑定而無法進行,當事人日久疏於注意。惟時間是不等人,律師不無可能疏忽未注意及此,而當事人或因案件交付律師,即令律師最初告知,快到2年之時,莫忘提醒律師,卻有可能自己也忘記,因而,讓民事賠償請求罹於2年時效,最後為被告在訴訟中提出時效抗辯,而喪失請求權利。

於今記得,該案件最後仍然為檢察官所起訴,被告看我無法辯護使其為檢方不起訴,起訴後即另找高明,類此情況律師界彼彼皆是,我並不以為意。但是,我接到起訴書時,該案已辦超過2年了。

在起訴後,我偶然間遇到被害人委任律師,我反關心、疑問地問告訴人的律師,你有無提起民事訴訟,他告訴我,這不是可以提附帶民事賠償嗎?我告以起訴時已經超過2年請求權時效,沒想到他反問我,不是從收到起訴書時才開始起算請求權時效嗎?我告訴他,應該是從被侵害知悉時就要計算時效的。

至於,倘若被害人為未成年人,其被害時不敢告知法定代理人(父母),經過幾年後才被發現當年受害,此時,2年時效是否以父母親知悉未成年子女受害開始起算,實又不然。

按性侵案件依法請求權人為侵權行為之被害人,故未成年人為有權利請求賠償之人,其父母就其被害則為法定代理人,僅代其行使權利而已,因此知悉時間之起算,依法條文義,應以被害人知有侵權時起,2年間不為之而消滅,或事實發生逾10年亦同。

此外,父母親對於未成年人的被性侵依據民法第195條如不法侵害他人之身體、健康、名譽、自由、信用、隱私、貞操,或不法侵害其他人格法益而情節重大者,被害人雖非財產上之損害,亦得請求賠償 相當之金額。其名譽被侵害者,並得請求回復名譽之適當處分。 前項請求權,不得讓與或繼承。但以金額賠償之請求權已依契約承諾,或 已起訴者,不在此限。 前2項規定,於不法侵害他人基於父、母、子、女或配偶關係之身分法益 而情節重大者,準用之。是侵害身分法益情節重大時,父母親才能請求損害賠償,併此敘明。

 
員工殺人,為何媽媽嘴老闆要賠償? PDF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日, 18 六月 2017 13:12

撰文:李殷財律師(劍無鋒律師事務所)整理:記者阮文彬

想想看二個問題:

其一:去知名連鎖餐廳用餐,廚師手上有傷口,上完廁所又沒洗手,也沒有戴手套,就直接做生菜沙拉,顧客吃完後,因為肉毒桿菌中毒,造成呼吸困難、肌肉無力、嘔吐,陷入昏迷,經急救後,撿回一命,但還是住院3個星期,損失將近50萬元,要廚師賠償時,廚師已離職,而且也沒有任何財產,這時候,可以要老闆賠嗎?

其二:家人因為車禍受傷變成植物人,請知名律師打官司,律師拿到1000萬元賠償費後,律師助理竟然捲款潛逃,老闆(律師)要賠償嗎?

老闆說:這是員工個人的行為,跟公司沒有關係,我們店裡總共有500個員工,我沒有辦法監督到每一個員工,難道連他們殺人放火,都要我負責嗎?

所以,顧客只好自認倒楣嗎?

再想下一個問題:(一)老闆在挑選廚師的時候,怎麼沒有篩選,找一個注重衛生的廚師?怎麼沒有建立衛生規範,仔細監督員工徹底執行呢?(二)律師怎麼沒有找一個品行良好的助理?怎麼沒有管好助理?對於1000萬元的款項怎麼沒有任何防範的機制?

思考完這些問題以後:應該大部分的人會認同:老闆應該要負責賠償顧客的損失吧!其實這就是民法第188條第1項的規定,老闆對於員工在「執行職務」的時候,不法侵害到別人的權利時,是要負連帶賠償責任的。

為什麼要這樣規定?主要理由有三點:

一、老闆應該找可靠的員工,更可以指揮監督員工,老闆指揮監督不周,造成損害,要老闆負責,這樣才能督促老闆盡到篩選、監督義務。

二、老闆使用員工,當作老闆的手腳來替老闆賺錢,老闆享受利益,當然要承擔手腳(員工)所造成的危險。

三、如果老闆不用賠償的話,員工根本沒有錢,或已經潛逃,那麼顧客就必須自己承擔100萬、1000萬元的損失,對顧客來說,很不公平。老闆(尤其是大型企業)可以透過投保的機制,將員工的風險分散給保險公司。

在媽媽嘴命案,老闆雖然辯稱:謝依涵不是在店內殺人,根本不是「職務行為」,純粹是她私下的行為,我怎麼可能管得到?沒有錯,咖啡店長的「職務行為」應該是沖咖啡,當然不包括殺人。可是員工藉用「職務上的機會」來犯罪,老闆同樣也會構成連帶損害賠償。就像前面律師助理的「職務行為」當然不包括捲款潛逃,可是利用職務上的機會侵吞公款,老闆還是要負責。

謝依涵是在「咖啡店內」下藥迷昏陳姓夫妻兩人,兩夫婦『在店內』就已經昏迷了,店內員工竟然都沒有任何反應,之後,才被謝依涵將兩個人扶出店外殺害,一個咖啡店長扶了兩個昏迷的老人家出去外面,竟然店內沒有任何一個人去過問,難道都沒有任何責任嗎?

至於網友同情老闆而批評恐龍法官,是的,我們不敢否認,確實有恐龍法官的存在。但這個案件是矚目案件,法官一定也知道這樣判,會引起網友的圍剿。如果配合民意,判決老闆不用負責,可能還會獲得好評,頂多只有死者家屬不滿。如果依法裁判的話,反而會遭受批評,可是,法律就是如此規定,法官只是依法裁判。這樣的法官應該受到苛責嗎?再思考一下:如果我們是那個顧客?是陳姓夫婦的家屬呢?

 
多一分小心 少一分擔心! PDF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六, 17 六月 2017 13:14

撰文:林其鴻律師(大日法律事務所)

整理:記者阮文彬

梅雨季節到來,全台豪雨成災,報載賓士汽車北投交車中心因大雨驟降,排水不及,積水過深,造成部分車輛恐因泡水而受損。
買賣汽車,最怕就是遇到泡水車,以下將就買到泡水車時,法律上可能之救濟途徑作分析,但也希望各位是備而不用囉。
首先,汽車的引擎及底盤都是由相當精密零件組成,一旦泡到水,很容易生鏽或造成毀損,影響到使用效能及安全。普遍來說,一般人民都不願意買到泡水車,則泡水車應屬於有「重大瑕疵」之車輛,也是折損汽車價格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因此行政院公布之「中古汽車買賣定型化契約範本」,即將「是否為泡水車」與「曾否發生重大事故」並列,認為車商應就是否為泡水車有所說明,倘故意隱瞞,將有以下之法律效果:
刑事責任上,刑法第339條規定「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以詐術使人將本人或第三人之物交付者,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50萬元以下罰金」,其要件乃車商施用詐術,故意隱瞞買賣車輛為泡水車,使買家誤會買到未過泡水、無瑕疵之車輛,致受有損害,所以車商隱瞞為泡水車而出售,恐構成詐欺罪嫌。
民事責任上,民法第92條規定「因被詐欺或被脅迫而為意思表示者,表意人得撤銷其意思表示」,車商隱瞞為泡水車而出售,已構成民事上「詐欺」,買家可於民法第93條規定之期限內,撤銷買賣契約,再依民法第179條以下不當得利之規定,請求車商返還當初給付之價金。再者,於契約責任上,依民法第359條規定「買賣因物有瑕疵,而出賣人依前5條之規定,應負擔保之責者,買受人得解除其契約或請求減少其價金」,買家可向車商表示解除契約,返還當初所給付之價金,或請求減少買車價款。
又依民法第360條規定「買賣之物,缺少出賣人所保證之品質者,買受人得不解除契約或請求減少價金,而請求不履行之損害賠償;出賣人故意不告知物之瑕疵者亦同」,買家更得請求不履行之損害賠償。
最後,民事還有侵權行為責任,民法第184條規定「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負損害賠償責任。故意以背於善良風俗之方法,加損害於他人者亦同」,車商施用詐術,使買家陷於錯誤,屬侵害買家之意思自由,亦構成侵權行為,而得請求損害賠償。
所以,買賣汽車,千萬要小心檢查,必要時配合第三公正單位協同,否則受騙買到泡水車,雖有以上諸多權利可以主張,但仍是勞民傷財啊!
 
借名登記暨信託登記會不會構成偽造文書罪? PDF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二, 13 六月 2017 07:14

撰文/湯文章(花蓮地方法院民庭庭長)

整理/記者阮文彬

案例:

甲為乙的好友,乙向甲表示其名下有一塊價值1,000萬元的土地,因為與丙有債務糾紛,丙現在正要向法院聲請查封拍賣,想將這塊地先過戶到甲名下躲避強制執行。經甲同意後,乙乃將這塊土地以買賣為原因,辦理過戶給甲。嗣經丙發覺後,向檢察官提起告訴主張甲、乙間之土地過戶行為屬於虛偽通謀意思表示無效,涉及偽造文書罪,有無理由?

解析:

市場上房屋及土地等不動產買賣,將所購買不動產所有權,登記於買受人以外之第三人名下之方式,為社會上習見之交易模式,其法律關係可能是信託,也有可能是借名登記。

信託法第4條規定,以應登記之財產為信託者,非經信託登記,不得對抗第三人之規定,乃信託成立之後,信託財產具有獨立性,為保護交易安全之公示制度;而土地法第43條所謂登記有絕對效力,旨在保護善意之第三人,以維護交易安全而設。將登記事項賦予絕對真實之公信力,故善意第三人信賴登記而取得不動產所有權,即受該條規定之保護,真正權利人不得對之主張其權利(最高法院98年度台上字第32號民事判決參照)。

上述規定,對於信託登記內部、外部的法律關係起了衡平適用,不但可以規範真正權利人(委託人)與受託登記名義人(受託人)間之法律關係,亦不妨礙不動產買賣之公示作用,對於第三人信賴登記而取得不動產,亦有保護明文。

另稱「借名登記」者,謂當事人約定一方將自己之財產以他方名義登記,而仍由自己管理、使用、處分,他方允就該財產為出名登記之契約,其成立側重於借名者與出名者間之信任關係,及出名者與該登記有關之勞務給付,具有不屬於法律上所定其他契約種類之勞務給付契約性質,應與委任契約同視,倘其內容不違反強制、禁止規定或公序良俗者,當賦予無名契約之法律上效力,並依民法第529條規定,適用民法委任之相關規定(最高法院99年度台上字第1662號民事判決參照)。

信託登記與借名登記均為法律所允許,只是信託要依信託法及土地登記規則相關規定辦理信託登記,借名登記則沒有這樣的登記,所以借名人與出名人間縱使有借名登記契約存在,但因沒有公示作用(登記),所以對於為了保護交易安全,對於信賴登記之善意第三人應該給予保護。又刑法第214條之使公務員登載不實事項於公文書罪,係以明知為不實之事項,而使公務員登載於職務上所掌之公文書,為成立要件。

所謂「明知」,係指刑法第13條第1項之直接故意即確定故意而言。至同條第2項之間接故意即不確定故意,則不包括在內,自難論以上開使公務員登載不實罪(最高法院86年度台非字第362號刑事判決參照)。

所以,甲、乙間移轉系爭不動產的外部所顯示之法律關係固係因買賣之原因關係而移轉,然其等內部間法律關係則係基於二人間之信託契約或借名登記契約來加以規範,二人間確有移轉系爭土地而使該不動產物權發生變動之原因及真意,並非虛偽,不會構成通謀虛偽表示予以評價(至於有沒有損害債權、得否撤銷,不在本文論述範圍)。此與為了規避不法行為而將不動產假裝登記在他人名下,實際上並無欲移轉不動產物權之真意而辦理移轉登記之情形,並不相同,只是很難從外觀上判斷有無移轉的真意。

此外,甲、乙二人因信託契約或借名登記契約而為移轉登記,二人既有移轉系爭土地之原因及真意,也沒有所謂不實登記可言,所以也不會有妨害地政機關管理地籍之正確性之情形,而符合足以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之情形,因此也不會構成使公務員登載不實罪。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1 頁, 共 165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