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社長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恪遵發行人李有成先生的指示: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仲裁判斷經撤銷確定 有無中斷時效之效力?(下) PDF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二, 14 二月 2017 00:00

撰文/湯文章(花蓮地方法院民庭庭長)

整理/記者阮文彬

(接續)

然學者認為「仲裁判斷作成後經判決撤銷確定」(撤銷仲裁判斷之訴)之對象為已具有既判力之實體判斷;「仲裁不能達成判斷」係指提付仲裁違反兩造仲裁前置程序之約定,或仲裁庭之組成不合法致仲裁不能進入實體仲裁判斷而言,並未進入實體判斷,二者不應混為一談並不具有類推適用所必須之類似性。

且民法第133條之立法理由,立法者認為視為不中斷之事由,僅止於未曾進入對實體請求予以審查之前階段程序而言,難認民法第133條有漏未規定之「仲裁判斷作成後經判決撤銷確定」規範漏洞的情形存在。

否則若將「仲裁判斷作成後經判決撤銷確定」解釋為不中斷,由於撤銷仲裁判斷之訴往往進行時間甚長,如仲裁判斷經撤銷後時效視為不中斷,極可能當事人之請求權因此罹於時效,當事人將來不及再訴請救濟(吳從周,撤銷仲裁判斷與時效視為不中斷-簡評最高法院96年台上字第1412號判決,頁235-242,台灣法學雜誌第132期)。

但亦有學者認為仲裁聲請不合法,經仲裁庭作成程序仲裁判斷予以駁回時,固視為時效不中斷;惟仲裁庭對違法仲裁聲請,應從程序上駁回卻未予駁回,反而誤下實體仲裁判斷,經提起撤銷仲裁判斷之訴予以撤銷確定時,因仲裁判斷經法院判決撤銷確定,即溯及失其效力,亦屬民法第133條規定仲裁無法達成判斷之一種型態。

因上開二者均未確定仲裁聲請人之實體權利存否及其範圍(陳鵬光,簡評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1412號判決-以仲裁判斷經撤銷確定是否視為時效不中斷為中心,頁37-38,萬國法律雜誌第168期,2009年12月)。

由於當事人係依其程序選擇權,選擇仲裁程序解決雙方之民事糾紛,並經仲裁人作成仲裁判斷後,嗣後該仲裁判斷仍因無可歸責於因該仲裁判斷受不利益當事人之情形下,而經法院撤銷該仲裁判斷。請求權人本來以為提付仲裁即可中斷時效,沒想到因為仲裁人的錯誤讓應該中斷的時效變成不中斷,對請求權人而言,顯然不公平。

換言之,錯不在當事人而是在仲裁人,卻要請求權人承擔時效完成的不利益,有違公平法理。所以,論者建議法理上或可類推適用仲裁法第21條第4項或第32條第5項之規定,甚或以法律上之障礙,適用民法第139條之法理,自該仲裁判斷經法院判決撤銷確定之日起,1個月內,其時效不完成,賦予請求權人有於相當期間內起訴以維持時效中斷之機會。

 
小潘潘的天空 (下) PDF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一, 13 二月 2017 00:00

撰文:曾泰源律師

整理:記者阮文彬

(接續)

職執業律師多年,鮮見法官不考慮辦案的期限,為一件小小的監護權、探視權及探視方式,浪費那麼多時間,一再的開庭,還苦口婆心的希望這對父母,同心協力的多花時間與小孩相處。嗣後想來,接辦這個案件,計算報酬與成本,可是虧大了。

法官怎麼安排,律師聽命行事,當事人更不待言。甲乙就依據庭長的諭示,經常攜同A出遊,與A共同生活。逐漸的發現A在父母陪同合作下,分離焦慮症已得到緩解,小孩回復了以前的笑容。

光陰飛逝,日月如梭,一晃眼快兩年的時日,眼看著庭長還不趕快下裁定孩子的監護權誰屬,仍在協調探視方式,不自覺的暗自叫苦。

所謂人生無常,世事難料,正在等待開庭的期間,甲來事務所找我說她與乙這段期間的相處,因為乙所信仰的宗教,讓他感到失望,因了解而離開。況且,他們陪伴孩子改善成長過程,感情已然復合,準備要再結婚。

真的是,好事多磨,甲乙因小事誤會,各不相讓,賠上了婚姻;反因在爭奪小孩監護權的過程上,法官為先改善孩子的身心利益,遲不裁定孩子監護權,卻陰錯陽差的促成離婚夫妻變成合作的父母,感情卻意外復合。同時讓小孩子恢復往日的笑容。

據了解,甲乙雙方後來再度結婚,婚姻生活美滿,家庭亦和樂幸福。承辦本案的經驗告訴我自己,離婚案件除非真有重大難以維持的事由,否則,切勿因為彼此一時的衝動,而勸導離婚,或許他們在生活上有些結尚未解開,倘經過心理諮商,或相互理解,冷靜思考,不無復合的空間。

不過這案件的最大功臣與推手,當推陳庭長的用心及耐性,如果沒有她的不厭其煩地為子女利益著想的安排,而迅速裁定A監護權誰屬。也許渠夫妻猶陷入孩子的如何探視才公平,甚至於一方故意刁難孩子探視問題的泥淖中。

該案是庭長承辦許多離婚監護與探視案件之一,不知她是否還記得。

幾年後,我在某一講習課程遇到陳庭長,我告知她,這個家庭過著快樂幸福的日子,只見陳庭長她露出微微笑容,似乎還記得當年承辦的過程,我知道這是她當法官最大的成就感,而小潘潘A在父母陪同長大的天空快樂翱翔,是否記得陳庭長的用心,已不重要。

 
天上掉下來的繼承債務 (下) PDF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六, 11 二月 2017 12:34

撰文:許嚴中律師(大日法律事務所)

整理:記者阮文彬

接續

Case 2:A君數月前接獲消息,多年前拋家棄子跑路的父親已於民國97年去世,由於跟父親數十年來不相聞問,A君對此事並不以為意,不料幾個月過後,A君突然收到銀行的催收信件,表示A君的父親留下數百萬元的債務,應由A君繼承,此時已超過辦理拋棄繼承的期限了,A君該如何是好?

上週提到,我國的繼承制度在民國98年5月22日起,已改為全面的「限定繼承」,不需要再向法院提出書面聲請。所謂「限定繼承」,指的是繼承人對於繼承債務,只需要以繼承人所得遺產為限,負清償責任。也就是說,看繼承人得到多少遺產,就只要在繼承人得到遺產的範圍內,來清償債務就好,如果繼承債務比遺產還要多,超過的部分,繼承人是不用負擔的。那麼現在問題來了,倘若被繼承人是在98年5月22日「之前」去世,繼承人還能不能主張「限定繼承」呢?

法律原則上是不能溯及既往的,但對於前面這個問題,為了保護繼承人,並兼顧債權人的權益,繼承編施行法規定了幾個例外,在這些例外的情況下,就算是98年5月22日「之前」開始繼承,而繼承人當時沒有聲請「拋棄繼承」或「限定繼承」,繼承人現在仍然可以主張「限定繼承」。這些例外的情況包括:

一、保證契約債務。例如被繼承人生前曾擔任保證人,因此而生的保證債務。

二、被繼承人去世時,繼承人是無行為能力人或是限制行為能力人,例如父母死亡,小孩是未成年人。

三、因不可歸責於己之事由或未同居共財,於繼承開始時無法知悉繼承債務之存在。例如繼承人長年沒有跟被繼承人聯絡,不知道被繼承人的債務狀況。

四、代位繼承。

如果符合上述幾種例外的情況,就算是98年5月22日「之前」開始繼承,而繼承人當時沒有聲請「拋棄繼承」或「限定繼承」,繼承人現在仍然可以主張「限定繼承」,只需要以繼承人所得遺產為限,負清償責任。

回到case2的問題,雖然A君的父親是在97年的舊法時期去世,但因為A君跟父親已數十年不相聞問,A君無從知悉父親的財產狀況,符合「因不可歸責於己之事由或未同居共財,於繼承開始時無法知悉繼承債務之存在」的例外情況,所以就算A君已來不及辦理拋棄繼承,仍然可以向銀行主張「限定繼承」,只需要以所得遺產為限,負清償責任即可,如果A君的父親沒有留下任何遺產,A君也就不需要對數百萬元的繼承債務負責囉!

 
仲裁判斷經撤銷確定 有無中斷時效之效力?(上) PDF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二, 07 二月 2017 00:00

撰文/湯文章(花蓮地方法院民庭庭長)

整理/記者王紫藍

案例:

丙、丁間因工程發生糾紛,丁對於丙的承攬報酬請求權將於103年12月13日屆滿。丁乃於同年12月1日將爭議提付仲裁,並經仲裁庭作成仲裁判斷,嗣後丙發現仲裁庭組織不合法,乃提起撤銷仲裁判斷之訴,於105年6月7日獲得勝訴判決。後來丁又起訴請求丙給付工程款,丙抗辯已罹工程款給付請求權之2年時效,丁則主張之前提付仲裁時即已發生中斷時效之效力,有無理由?

解析:

本件的爭點在於仲裁判斷做成後,經法院認仲裁庭之組成及仲裁程序違反兩造仲裁協議之程序瑕疵理由判決撤銷確定,是否與民法第131條「因不合法而受駁回之裁判」或民法第133條「仲裁不能達成判斷」之情形類似,應視為時效不中斷,不能重行起算時效?

仲裁法第40條第1項第2、4款規定「仲裁協議不成立、無效,或於仲裁庭詢問終結時尚未生效或已失效者」、「仲裁庭之組成或仲裁程序,違反仲裁協議或法律規定者」,當事人得對於他方提起撤銷仲裁判斷之訴,而這2款有關撤銷仲裁判斷之規定,都是程序上瑕疵之事由並未涉及實體內容之審究,亦即係以不合法作為撤銷仲裁判斷之理由。

然而,民法就仲裁判斷部分,僅於第133條規定「仲裁之請求經撤回」及「仲裁不能達成判斷」2種情形,規定視為不中斷時效,並未如第131條規定「時效因不合法而受駁回之裁判,其裁判確定,視為不中斷」,所以才會產生以不合法作為撤銷仲裁判斷之理由,可否援引民法第131條之規定,時效視為不中斷?

最高法院民事96年度台上字第1412號判決認為「民法第133條雖僅規定,時效因提付仲裁而中斷者,若仲裁之請求經撤回、仲裁不能達成判斷時,視為不中斷。

惟仲裁判斷做成後,經法院認仲裁庭之組成與仲裁程序違反兩造仲裁協議之程序瑕疵理由判決撤銷確定,似與「仲裁不能達成判斷」之情形類似,果爾,上訴人援引民法第131條規定之法理,抗辯上開仲裁判斷經法院撤銷確定,應視為時效不中斷,更不能重行起算時效乙節,是否全無可採?」顯然迴避第131條規定,而將第133條仲裁程序不合法認為類似仲裁不能達成判斷。                                           (待續)

 
小潘潘的天空 (中) PDF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一, 06 二月 2017 00:00

撰文:曾泰源律師

整理:記者阮文彬

接續

上揭離婚的心理衝擊,存在父母雙方,於焉搶小孩的大戲即將產生。個人經驗,通常可看到從私下,到法院,再於生活中一再演出不交付子女,阻止妨害探視等報復心理爭議。唉!法庭在這種場面下的一番激戰,無情的攻訐,嚴格來說,離婚訴訟對父母子女真的是三輸。

我常想,實在是令人不解,強將小孩割裂父母之愛,是何其不幸,他是無辜,不懂事,而需要愛來澆溉與養成,若果,如此幼小心靈,就要讓他選邊站,放棄父愛與母疼,任何一方的照料,何其殘酷啊!更遑論,有的父母將剝奪他方給小孩的愛,做為報復之心理與手段,加深小孩人格成長之偏離,甚者,教導小孩恨ㄧ方,實在是一種要不得的心態。

本件訴訟,看起來既然甲、乙已無意維持婚姻,他們最重要的是,誰能取得A之監護權,而對於甲而言,其當務之急,是藉由向法院提起離婚訴訟,以法院公權利,命乙盡速把小孩帶回花蓮,使甲可看得到小孩,至少,也要可以探視,解相思之情。

謀定後動,民事起訴狀很快提出,乙接到法院開庭通知,依規定前來開庭,首先處理了,A之問題,法院要求其把A帶回花蓮,讓甲也可以監護小孩,以免小孩因失去母親多時,而焦慮不安。旋乙果不敢違抗法院的命令,很快的遵照辦理。

首先解決母親阿公阿嬤思念之心情。因為夫妻前已怨懟,又因子女監護問題更感不悅,在調解時彼此各執一詞,看來沒復合的意願與可能,還是先把婚姻關係處理好再說,於是當場簽下兩願離婚。至於,孩子的監護問題,移由法官裁定。

法庭為了調和孩子的監護與身心,與甲乙雙方協商,相互帶小孩探視的時間,先讓小孩適應與父母親分開教養的方式,再做決定。

於是,父母分開又合作共同關愛照顧A的責任開始。或許為人母的總是較具有耐心呵護孩子吧!A再度離開媽媽的第一次,竟是大哭大鬧,不願給爸爸帶走,但是,媽媽再捨不得也要遵照法官的諭示辦理。

詎料這樣的探視來回幾次,小孩子與母親的分開狀況並未改善,反而每下愈況,為此,甲帶著A求助醫師,經診斷A的行為舉止竟是患了分離焦慮症,這下子非同小可。

審理的陳庭長見此情狀,明白表示為了A的情緒及病症的改善,希望這對離了婚的夫妻,能夠當一個合作的父母,不要讓A感覺父母間的分離,甚至於,覺得有失去母親的焦慮。

庭長的用心良苦,這下可苦了兩位受任律師,每隔一段時日,就開庭一次,並且調整探視的方式。其實,在安撫孩子的心理壓力間,庭長更希望甲乙兩人共同花費時間陪伴孩子,稽其用意,似乎有拉近甲乙兩人的距離。(待續)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1 頁, 共 152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