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社長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恪遵發行人李有成先生的指示: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政府採購契約付廠商的不當利益應予扣除 PDF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二, 17 一月 2017 00:00

撰文/湯文章(花蓮地院民庭庭長)

整理/記者阮文彬

案例:

某機關辦理採購,廠商為了得標乃宴請主辦採購人員喝花酒,共支付20萬元費用,希望辦採購人員將招標底價定為500萬元,最後該廠商以490萬元順利得標。經調查結果該工程底價500萬元符合市價,但該主辦人員嗣後被檢調單位查獲上情,移送偵辦,遭法院判刑確定。該機關乃起訴請求該廠商返還20萬元,有無理由?

解析:

按機關以選擇性招標或限制性招標辦理採購者,採購契約之價款不得高於廠商於同樣市場條件之相同工程、財物或勞務之最低價格。廠商亦不得以支付他人佣金、比例金、仲介費、後謝金或其他利益為條件,促成採購契約之簽訂。違反前2項規定者,機關得終止或解除契約或將溢價及利益自契約價款中扣除,政府採購法第59條第1至3項定有明文。

而政府採購法第59條第2項之規定,係以廠商願支付他人佣金等不當利益,促成契約之簽訂,衡情必將其所支付之不當利益計入成本估價,致契約價格溢出一般合理價格,或其因契約所獲得之利益超過正常之利益,基於維護公共利益及公平合理之採購原則,並確保採購品質(同法第1條、第6條第1項),同條第3項因而規定機關得將利益自契約價款中扣除。

所謂不當利益,除同法施行細則第82條所稱「因正當商業行為所為之給付」外,凡有違反公平採購之原則者,不問其名目為何,均有上開規定之適用(最高法院98年度台上字第1192號、103年度台上字第87號、103年度台上字第1199號判決意旨參照)。

又依政府採購法主管機關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所為函釋,政府採購法第59條第3項規定之「溢價」,係指同條第1項採購契約之價款高於廠商於同樣市場條件之相同工程、財物或勞務之最低價格之差額;「利益」則係指同條第2 項廠商支付他人之佣金、比例金、仲介費、後謝金或其他利益。

另政府採購法施行細則第82條所稱「因正當商業行為所為之給付」,係指廠商間因正當商業往來而需支付價金者,例如推廣費用(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101年1月20日工程企字第10000487350 號、(88)工程企字第8807444 號函釋參照)。

由於賠錢的生意沒人會做,廠商為取得決標利益,所支付的金額(賄款或其他不正當利益),衡諸常情,必會將已經支付的賄款或不當利益計入契約價格,即計入成本估價,致其因契約所獲得之利益超過正常之利益,且其獲得之利益必定超過或至少等同於行賄金額,所以應該將之扣除始能回歸較為合理之契約價格。

且依前揭說明,政府採購法第59條第3項所定「利益」,係指同條文第2項所定支付他人之佣金、比例金、仲介費、後謝金或其他不正利益,與「溢價」之概念並不相同,應非以採購價格高於合理市價為要件,否則,廠商如係以支付佣金、後謝金或其他利益予機關辦理招標人員之方式,使其制訂有利於廠商之規格或底價,致該廠商得標,其得標金額表面上觀之,縱未高於同樣市場條件之合理價格,惟仍可能排除其他廠商之競爭,致使機關喪失以更有利之價格、條件取得財物或勞務之機會,同屬嚴重違反公平採購原則之行為,卻無法適用上開規定扣除不正利益,當非立法本意。因此,廠商支出之20萬元,應該扣除,不管底價500萬元是否符合合理市價。

 
緊抓著不幸的手,如何能抓住幸福呢? PDF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一, 16 一月 2017 12:08

撰文:洪珮瑜律師 整理:記者阮文彬

在個人所承辦過的訴訟案件中,覺得最難的莫過於是家事案件了。其難處不在於法律見解或事實的複雜性,舉離婚案件而言,爭執者不外乎是否願意離婚?小孩監護權歸誰?夫妻間的財產怎麼分?等的問題。但這幾個問題看似簡單,卻往往是夫妻兩人或是兩個家族之間糾纏幾年或是數十年難解的人生課題。

然而,身為一名專業律師,卻必須在承接案件後的短暫時間內為當事人提出合情、合法的法律意見,而法官更要為這些剪不斷、理還亂的關係下一個結論,而法官、律師都只是法律專家,不是人生導師,也不是諮商專家,要圓滿解決這些情感糾葛,確實為難。

依據我國關於離婚的規定,是規定在民法的第1052條,該條有2項,第1項是列舉的規定,立法者制定10款列出只要符合這些情況要件時,夫妻的婚姻即沒有再繼續維持的可能與必要,諸如與配偶以外之人合意性交、因故意犯罪,經判處有期徒刑逾6個月確定、夫妻之一方對他方為不堪同居之虐待等等,以上開要件起訴,法官無不判決離婚的理由。

至於,同法第2項則是規定離婚的概括條款,認為如果夫妻間有重大事由,難以維持婚姻者,夫妻之一方得請求離婚,則是一個非常抽象的規定,大部分是由法官就每個個案認定,有時類似的事由,卻因不同法官承辦,而有不同之結果。且亦規定其離婚事由若應由夫妻之一方負責者,僅他方得請求離婚。

另外,我國對於離婚案件有調解先行的規定,但是常常兩造試行調解時,均係彼此數落對方的不是,導致兩人婚姻裂痕愈來愈深。個人承辦過的離婚案件中,有為了個性不合離婚的、有為了對方有了外遇而離婚的,理由不一而足。

其實,若夫妻的婚姻已生破綻,不論原因為何,縱然是另一方外遇,亦代表其已然背離婚姻,該婚姻似已無存在之意義,其實,身為離婚無過失的一方,也許是囿於社會、家族觀感面子問題,也許基於數十年的青春歲月奉獻而心有不甘,或許是為了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庭,而不願輕易妥協,於是堅持不願離婚,離婚官司一打數年,所在多有。

但仔細想想,婚姻登記不過就是讓相愛的兩個人在法律能互相保障對方權利的要件,其主要保障的內容大抵就是剩餘財產分配權,還有在一些關鍵事情,能夠為對方簽立一些重要文件的身分(例如手術同意書等等)。婚姻固然神聖,但其仍應建構在相愛的雙方才有意義,並不會因為你仍然是他配偶欄的夫妻,他就會深愛著你;也不會因為你配偶欄裡的他消失了,他就不是孩子的父親,夫妻之名,都只是形式的,也是一種明相而已,生活中彼此仍是一個獨立個體。

當然不諱言的,在台灣目前的社會,對於失婚族群,仍存在各種歧視,但這是社會大眾應學習的課題,而不應為了這些社會、傳統的框架,為了符合誰誰誰的期待,就讓自己忍辱負重的待在這個不快樂的婚姻裡,畢竟真正在這個婚姻生活的不是那個誰啊!其實是自己。

有些被背叛婚姻的人,就是不離婚,想用一輩子折磨對方。試問,折磨的只是對方嗎?難道不也折磨自己?或許是因為律師是局外人,無法深刻的體會那種痛、那種恨。但也正是因為我是局外人,才能夠不受其他聲音的干擾,而給予一個當事人中肯的建議,不是嗎?

奉勸有婚姻危機的朋友,個人以為,失去愛情的婚姻,只剩不幸,而強抓著不幸的手,如果仍然堅持緊緊握著這些不幸,不願放開,不僅手仍然會被這些不幸持續傷害,在人生的旅程中,也就更沒有其他的力量或空間,再去抓住真正的幸福了

 
意外死亡?還是保險詐欺? PDF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日, 15 一月 2017 13:28

撰文:李殷財律師(劍無鋒律師事務所) 整理:記者阮文彬

案例
阿狗開著貨車,行經蘇花公路時,貨車就突然衝撞山壁,貨車一下就爆炸起火燃燒,消防隊到場搶救時,阿狗已不幸身亡。阿狗死亡後,家屬分別向三家保險公司申請意外險的理賠,保險公司認為阿狗短時間內分別向三家保險公司投保,而且每一家投保的金額又高達一千萬元,懷疑有保險詐欺,因此,拒絕理賠。到底本案是阿狗意外死亡?還是故意詐保?法院如何認定?
解析
所謂意外保險,就是保障萬一遇到外在事故(意外事故)而造成傷害或死亡時,由保險公司理賠一定的保險金,以保障後續的醫療費用或其他損失。本案如果阿狗是意外死亡,那麼,就符合意外保險的要件,保險公司當然應該理賠。如果不是意外死亡,而是阿狗故意自殺,以便向保險公司申請理賠的話,那麼就是保險詐欺,保險公司當然不用理賠。
那本案如何判斷是「意外死亡」或「保險詐欺」?阿狗都已經死了,難道就無從查起嗎?那也未必!本案經過查證:阿狗生前積欠大筆債務,也向地下錢莊借錢,一直被逼債,阿狗的經濟狀況很不好,卻在案發前一個月,向三家保險公司各投保了一千萬元的意外險,這樣看起來,似乎有犯罪的動機,但不能單憑這樣的動機就直接推論:這一定是保險詐欺。後來,經過消防隊的採證及鑑定發現:阿狗所開的貨車,起火點的位置是在駕駛座,在駕駛座下方發現大量的汽油燃燒過的痕跡,而且在座位底下也發現打火機,但是阿狗的貨車是柴油車,柴油車的駕駛座上怎麼會放置大量的汽油,這顯然就有問題了。
另外,檢警雖然找不到阿狗有寫任何的遺書(阿狗如果是要詐領保險金,當然不可能留下遺書,否則,就是自殺,保險公司就不用理賠,阿狗一定領不到保險金),可是,阿狗在案發前一天發給地下錢莊的簡訊:「所有的事,你們針對我就好,不要再找我家人的麻煩,這一筆錢我死後一定會還給你們,只是要給我一點時間處理!」
從這些事證,應該足以判斷阿狗的案件顯然是自殺,而不是意外死亡。因此,在民事上,保險公司不需理賠保險金。
至於刑事部分:因為阿狗已經死亡,檢察官就算簽分出來,也只能做不起訴處分。而阿狗的家屬去申請保險理賠,是不是會構成詐欺罪?那要看家屬是不是知道阿狗故意自殺詐保,知道的話,要去申請理賠,當然構成詐欺罪。如果不知道的話,也不會構成犯罪。
 
爸媽離婚 還是要扶養小孩 PDF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六, 14 一月 2017 09:20

撰文:何俊賢律師(大日法律事務所)

整理:記者阮文彬

案例事實:

春嬌與志明三年前因為一起參加朋友的聚會而結識,春嬌喜歡志明的瀟灑豪爽,志明欣賞春嬌的溫柔體貼,兩人因此迅速發展戀情,很快的就步入婚姻的漩渦裡,兩人也有了一個愛的結晶小智,但春嬌沒想到志明對外看似瀟灑豪爽,但對於婚姻卻有異常的占有慾,不但不容許春嬌與其他異性接觸,春嬌甚至在街上也不能任意觀看其他異性,若春嬌被志明發現有與異性往來,當天晚上除了會被志明毒打一頓以外,還會被志明痛罵三字經一頓,而且志明在對春嬌毆打、辱罵的同時,時常一併連帶波及到小智,志明常常脫口謾罵小智是春嬌與外面的男人生的。

春嬌與小智時常遭受志明這些身體上及精神上的家庭暴力虐待行為,讓春嬌萌生與志明離婚的念頭,於是,春嬌與律師諮詢離婚與小孩的親權歸屬事宜後,決定與向志明提起離婚,並爭取單獨對小智的親權行使權利,結束這段可怕的婚姻及家庭生活,豈料,志明依舊不知檢討,對春嬌破口大罵,並在藉機把春嬌痛打一頓,然後兇狠的對春嬌說:「如果你要跟我離婚,又要單獨取得對小智的親權行使,那我就可以不用扶養小智了,妳跟小智別想跟我要小智的扶養費。」

春嬌是一名家庭主婦,沒有在外工作,一聽到志明這樣說,心裡一陣驚恐,再次前往律師事務所詢問志明所述是否屬實,春嬌到底是不是能夠順利離婚?志明是不是在兩人離婚,並且由春嬌單獨取得小智的親權行使時,就可以拍拍屁股,不用給付小智的扶養費的呢?

案例解析:

首先,我們先從春嬌想要與志明離婚的部分來看,春嬌在婚後經常被志明以莫名的理由毆打、辱罵,春嬌才會無法忍受志明這樣的暴力相向,希望能與志明結束這樣的婚姻關係,而志明這樣的行為會被認為構成家庭暴力防制法所認定的家庭暴力行為,依據我國民法第1049條規定:「夫妻兩願離婚者,得自行離婚。」以及民法第1052條第1項第3款規定:「夫妻之一方,有下列情形之一者,他方得向法院請求離婚:夫妻之一方對他方為不堪同居之虐待。」等規定可知。

春嬌想要與志明離婚時,可以採取的方式有兩種,第一種是跟志明兩個人以共同協議的方式離婚,第二種就是以志明有對春嬌為家庭暴力行為的事由,向法院提出志明有不堪同居虐待的情事而訴請離婚。

其次,春嬌與志明在婚姻關係存續的期間,是小智的爸爸媽媽,依據我國民法第1114條第1款的規定:「左列親屬,互負扶養之義務:一、直系血親相互間。」可知,春嬌與志明都有扶養小智的義務,一般民眾就這個部分比較不會有疑義。但是在春嬌與志明離婚之後,兩個人間因為沒有婚姻關係存在,而如果這個時候小智的親權,也就是一般民間所稱的監護權,由春嬌單獨行使的話,志明到底有沒有扶養小智的義務,常常就會聽到一般民眾有不同的意見存在,然而春嬌與志明離婚後,兩個人依舊還是小智的爸爸媽媽,這個事實並沒有改變。

依據我國民法第1116-2條規定:「父母對於未成年子女之扶養義務,不因結婚經撤銷或離婚而受影響。」可知,夫妻縱使離婚以後,對於小孩的扶養義務,不會因為離婚而受到任何影響,因此,志明在與春嬌離婚以後,如果小智的親權歸由春嬌單獨為之,志明仍然對小智有扶養的義務,不能主張因為小智的親權由春嬌單獨取得,就無須對小智為扶養的責任。

 
仲介業者經常使用的違法手法 (下) PDF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二, 10 一月 2017 08:27

撰文/湯文章(花蓮地方法院民庭庭長)

整理/記者阮文彬

(接續)

仲介業者以不實資訊告知買方或賣方而獲取利益,屬於以詐術令他人陷於錯誤,使自己獲取原本不應獲取之利益,已構成詐欺罪(臺灣高等法院98年度上易字第2983號、104年度上訴字第2979號刑事判決)。

而在民事責任上,按居間者,謂當事人約定,一方為他方報告訂約之機會或為訂約之媒介,他方給付報酬之契約;居間人關於訂約事項,應就其所知,據實報告於各當事人,民法第565條、第567條分別定有明文。又受任人處理委任事務,應依委任人之指示,並與處理自己事務為同一之注意,其受有報酬者,應以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為之,民法第529條、第535條亦有明文。

另按故意以背於善良風俗之方法,加損害於他人者,負損害賠償責任,民法第184條第1項後段定有明文,所謂善良風俗指國民之一般道德觀念。仲介業者於居間契約委託期間內,明知有他人願以高價買受係爭不動產,卻隱匿此事實,致委託人喪失以高價出售之機會,已違反國民之一般道德觀念及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自係以背於善良風俗之方法,加損害委託人,應負民法第184條第1項後段之侵權行為責任(最高法院82年度台上字第1156號判決意旨參照)(臺灣高等法院103年度消上易字第12號民事判決)。

另未揭露或不實陳述屋況產權瑕疵等重大交易資訊,屬於施用詐術,構成詐欺罪(臺灣高等法院95年度上易字第630號、102年度上易字第1470號判決)。而在民事責任上,應負民法第184條第1項後段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責任,與違反民法第535條善良管理人注意義務。題示情形屬於「三角簽」,仲介業者構成詐欺罪,並應負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責任。

該類手法通常有將「不動產依買受人指示登記予第三人名下」的約款,委託人及受託人避免受騙的方法,即雙方見面親自簽約。至於前述(5)、(6)、(7)等3種手法,是否屬於施用詐術而構成詐欺罪,可能還有疑義。但仲介業者違反善良管理人注意義務(仲介業者除注意義務外,一般認為還有:給予契約審閱期間的義務、說明義務、調查義務、誠信義務)至為明顯,仍應負損害賠償責任。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1 頁, 共 150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