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犯罪所得如何認定?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六, 18 十一月 2017 13:23

吳明益律師聯合事務所 黃馨瑩律師撰    記者阮文彬.江思婷/整理

依司法院院字第2140號解釋,所謂「犯罪所得」係指「因犯罪直接取得者而言,變賣盜賊所得之價金,並非因犯罪直接所得之物…」。然上開實務見解因認定犯罪所得之範圍過狹,無法確實剝奪犯罪行為人之不法利益,故我國刑法於104年12月17日經立法院三讀通過,修正刑法「沒收」專章,並於105年7月1日施行修正後之刑法第38條之1第4項,將「犯罪所得」認定擴大包含違法行為所得、其變得之物或財產上利益及其孳息。

然應否計算犯罪行為之成本,並自「犯罪所得」中扣除之?依105年7月1日修正施行之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立法說明五、(三)「…基於澈底剝奪犯罪所得,以根絕犯罪誘因之意旨,不論成本、利潤均應沒收。」等語可知,立法者乃採取「總額原則」,即「犯罪所得」無須扣除犯罪行為之成本。

且依我國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770號判決要旨,「犯罪所得」之沒收類似不當得利之衡平措施,非屬刑罰。故法院計算犯罪行為人之「犯罪所得」,並非計帳須分毫不差,如有該案卷存事證資料可憑,並於判決理由內就法院認定「犯罪所得」結果之依據為相當論述、說明時,犯罪行為人即不能遽指法院計算之「犯罪所得」有誤而違法。

至105年7月1日修正施行新增刑法第38條之2第2項「宣告前二條之沒收或追徵,有過苛之虞、欠缺刑法上之重要性、犯罪所得價值低微,或為維持受宣告人生活條件之必要者,得不宣告或酌減之。」規定,乃所謂之「過苛調節條款」。此條款固可用於調節「犯罪所得」採「總額原則」未扣除犯罪行為成本,致「犯罪所得」認定對犯罪行為人過於嚴苛之情況,惟是否適用實屬法院得依職權自由裁量之事項,縱法院未依此條款予以調節,亦難指法院有何違法之處。

而我國為落實犯罪所得之剝奪,防止債務人進行脫產,105年7月1日修正施行後之刑法「沒收」專章已然將「沒收」獨立於從刑之外,且「犯罪所得」之沒收,僅須得自「違法行為」即可,不以犯罪行為人之犯罪行為經定罪為必要,故犯罪行為人已不若以往得輕易保有「犯罪所得」。

 
手術、麻醉同意書 是否限於書面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二, 14 十一月 2017 08:14

撰文/湯文章(花蓮地方法院民庭庭長)

整理/記者阮文彬、江思婷

小蘭罹患胃食道逆流,極為嚴重,醫師建議施行胃摺疊術手術,但因小蘭另罹患胰臟腫瘤,為良性腫瘤,醫師建議一併切除,以絕後患,經醫師多方勸說,表示不會有後遺症,小蘭勉強表示同意。手術當日,護士拿給小蘭簽的「手術同意書」上僅記載「胃食道逆流、胃賁門摺疊成形術」,麻醉同意書亦僅記載「腹腔鏡胃摺疊術」,並未記載要施行胰臟腫瘤部分切除術。

但手術後,小蘭因發生嚴重腸沾連的後遺症,心生不滿,乃起訴主張醫師未經取得其同意擅自將其良性胰臟腫瘤切除,向醫師及醫院請求損害賠償。有無理由?

解析:

本案所討論的問題是,醫師的告知義務是否要以「手術同意書」及「麻醉同意書」為之?若無該等文書如何證明已經盡了告知義務?

按醫療法第63條第1項規定:醫療機構實施手術,應向病人或其法定代理人、配偶、親屬或關係人說明手術原因、手術成功率或可能發生之併發症及危險,並經其同意,簽具手術同意書及麻醉同意書,始得為之。但情況緊急者,不在此限。

另醫療法第81條規定:醫療機構診治病人時,應向病人或其法定代理人、配偶、親屬或關係人告知其病情、治療方針、處置、用藥、預後情形及可能之不良反應。再醫師法第12之1條規定:醫師診治病人時,應向病人或其家屬告知其病情、治療方針、處置、用藥、預後情形及可能之不良反應。

由上開規定可知,除醫院實施「手術」,須以書面徵得同意方式為之,關於告知義務之履行,解釋上以口頭或書面為之均無不可。換言之,「手術同意書」及「麻醉同意書」這類文書記載,只是一種證據的表現方式,雖然這類書面沒有記載,還是可以拿其他證據來證明醫師於手術前曾進行告知義務。

例如,在病歷上有作記載,或醫院「開刀房排程系統」之歷史排程電腦有過紀錄,都可以拿來證明有進行過告知。但這些資料都是屬於醫院內部的資料,發生糾紛時病人難免會爭執這些資料的真實性。次按當事人主張有利於己之事實者,就其事實有舉證之責任。民事訴訟法第277條前段定有明文。由於醫療關係,病患與醫院、醫師之資訊地位不平等,病患醫療知識絕對不如醫師,且病歷掌握在醫院及醫師手上,有嚴重的「證據偏在」一方的情形。

因此,司法實務上對於醫療事件侵權行為的舉證責任,無論是醫療過失或者違反告知義務,經常會採取舉證責任轉換的理論,要求醫師或醫院就其無過失負舉證責任,而非病患對於醫師或醫院的侵權行為成立要件負舉證責任。

所以,為避免不必要之困擾,最妥當的證明方法還是「手術同意書」及「麻醉同意書」這類文書。因此,醫院(包括醫師、護士或其他人員)在交付該類文書給病患或家屬簽名,務必要多加注意。

 
辦案不能憑直覺(上)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13 十一月 2017 08:10

撰文:曾泰源律師 整理:記者阮文彬‧江思婷

筆者2、30年辦案過程中,歷經的院檢司法人員已不知凡幾。總感慨雖屬同一個司法官訓練所結訓出來的檢座、法座。但是,法律思維與應用,辦案的能力,卻有不同的差異。

有些能力強,辦案用心的司法人員,所寫出來的書類,論理環環相扣,符合法理情的邏輯思考,難以挑剔。尤其是,在調查證據發現真實上,更是鉅細靡遺,不放過任何有疑問的環節,令人十分敬佩。

記得曾受任一件公然侮辱案件,檢察官起訴的證據是,告訴人在警偵的指訴歷歷,並有4位證人在警詢筆錄的證詞為憑,從證據的評斷,可說人證齊全,被告焉得免責。

我接案時,看了起訴書證據欄,竟是告訴人指證歷歷與4位證人證述綦詳。我告訴委託人這樣的證據很難辯解無罪,是否要自白犯罪,求得法官輕判。沒想到委託人竟堅決否認犯罪,不知道告訴人等為什麼會亂說話。

我告以司法人員的證據經驗法則,通常認定告訴人不會誣告,證人不會作偽證,除非你與他們有仇。委託人則說,雖有爭執,但是沒什麼深仇大恨,實在是不知道他們為何會來誣指他!

果真一開庭法官就告知我,4位證人齊聲指證歷歷,「曾大律師,這還需要辯嗎?」我回答以,證人警訊筆錄雖同時指認被告有出口侮辱告訴人。但是,依據我當檢察官的經驗,不可能4人的供述竟是一模一樣的內容,違反經驗法則的筆錄,必有隱情,我相信被告所告訴我的,他沒出言侮辱告訴人。

幸而,法官未再憑直覺判斷,認為我的辯護有道理,而傳訊4位證人到庭,縝密的調查證據,果不其然,4位證人皆說未看筆錄,是警員製作好內容,要渠等簽名,並表示根本未目擊被告有何侮辱告訴人之行為。這樣的起訴,問題容係出在檢察官直覺上,太相信警察不會製作不實筆錄。

(待續)

 
綑綁店員搶劫 犯什麼罪?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12 十一月 2017 12:57

劍無鋒律師事務所  李殷財律師    記者阮文彬、江思婷/整理

【案例】

阿和沈迷線上遊戲,已經失業好幾個月了,因為缺錢花用,看到附近的超商,晚上只有一個店員,而且來往的人車也很少,竟然想要搶劫超商。於是阿和凌晨時就帶著菜刀、膠帶外出,先將機車車牌拔下,戴上口罩及安全帽後,就騎機車到超商,到了門口,阿和下車後,馬上拿出菜刀,架住店員的脖子,叫店員到店內的廁所內,隨即拿出預藏的膠帶,用膠帶綑綁店員,阿和馬上將收銀機內的現金全部拿走後,立刻騎車逃逸。店員等阿和離開後,先撞開廁所的門,再用跳的方式跳到店外,向路人求助,並報警。

警方到場後,先調閱附近的監視器,並過濾可疑的機車,終於循線逮捕阿和,並在阿和同意下搜索阿和住處,查獲阿和犯案當時所用的菜刀、安全帽、機車等犯案工具,以及案發當時阿和所穿著的衣服、褲子。

阿和構成什麼犯罪?

【解析】

媒體經常用歹徒持刀「搶劫」,到底「搶劫」是搶奪罪?還是強盜罪呢?其實「搶劫」只是社會上的通稱,法律上並沒有這樣的用語。法律上的用語應該是「搶奪罪」或是「強盜罪」。

先說「搶奪罪」:搶奪就是趁人不備搶走別人的財物,也就是趁人家來不及防備的時候,搶走他的東西。例如:歹徒騎機車,從後面搶走婦人的皮包,婦人根本不知道歹徒從後面追上來,也不知道歹徒會搶她的皮包。這就是最典型的「搶奪罪」,可以判6個月以上到5年的刑度。

「強盜罪」則是歹徒強行用暴力、或用脅迫、或者是下藥迷昏的方式,讓被害人沒有辦法抵抗,再拿走被害人的財物。所以,強盜罪的惡性比較重大,可以判處5年以上的刑度。

回到本案:因為阿和拿出菜刀架住店員的脖子,這已經是使用暴力的方式,並用膠帶將店員綑綁,店員已經無法抵抗,阿和再搜刮收銀機內的現金。所以,阿和已經構成強盜罪了,而不是只有搶奪罪。

另外,阿和又是拿菜刀來犯案,菜刀對人體足以產生危險性,算是凶器,因此,阿和是攜帶凶器犯下強盜罪,在這種情形下,很容易造成被害人的傷亡,因此,阿和會構成加重強盜罪(攜帶凶器強盜財物),這條罪更是7年以上有期徒刑的重罪,也就是阿和的最低刑度就是7年起跳。

 
親人負債過世 要怎麼辦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六, 11 十一月 2017 12:55

小張的爸爸因癌症去世,留下大筆債務(很有可能與地下錢莊、簽本票、跟討債集團或黑道有債務)初步估計超過千萬元,小張三兄弟都無法也無力償還.....。上述問題是不少民眾遇到的難題,處理不慎甚至可能禍留子孫,以下就來介紹繼承法上的相關重要知識。

現行繼承制度可分為「概括繼承」、「限定責任」及「拋棄繼承」。概括繼承、限定責任係指繼承人僅須以因繼承所得遺產為限,償還被繼承人之債務,如果不夠還也不必用繼承人自己財產償還(參民法第1148條第2項)。拋棄繼承則指繼承人放棄被繼承人的財產及債務,即繼承人不管遺產償還被繼承人的債務後,是否還有剩下的資產,繼承人都不繼承(參民法第1174條第1項)。

鑑於社會上常有繼承人因不懂法律,未於法定期間內辦理限定繼承或拋棄繼承,而背負龐大繼承債務,故民法繼承編將原定之概括繼承原則,修正為概括繼承、限定責任,也就是對於被繼承人的債務,僅須以因繼承所得遺產為限,負清償責任。

是以,依現行規定,有上述問題的民眾似乎已無須再向法院辦理限定繼承。然而為釐清被繼承人的債權債務關係,現行民法第1156條亦賦予繼承人清算義務,有上述問題的民眾必須於知悉得繼承的時點起3個月內,開具遺產清冊並陳報法院。此外,未辦理拋棄繼承之繼承人中,若有一位於知悉其得繼承之時起3個月內,開具遺產清冊陳報法院,其他繼承人即視同已陳報。

欲辦理拋棄繼承的民眾,則應於知悉得繼承時起3個月內,以書面向被繼承人死亡時住所地之法院提出聲請(參民法第1174條第2項)。

拋棄繼承後,應以書面通知因本身拋棄繼承而應為繼承之人,但不能通知者不在此限,此時可於給法院的書面上載明「被繼承人雖有其他應為繼承之人,但因不知其住所而不能通知」。至於辦理拋棄繼承應備妥下列文件:一、拋棄繼承聲請書(載明聲請人聯絡電話);二、被繼承人除戶戶籍謄本(如戶籍尚無死亡記載,應同時提出死亡證明書);三、拋棄人戶籍謄本、印鑑證明及印鑑章;四、繼承系統表;五、拋棄通知書收據(已通知因其拋棄應為繼承之人之證明)。

本件小張三兄弟可粗略估計其父親之財務狀況,若資產仍可能大於負債,建議依民法第1156條開具遺產清冊並陳報法院;倘負債遠大於資產,則建議依法辦理放棄繼承。

吳明益律師簡介:

學歷:

國立臺灣大學法律學系、政治系(雙學位)

國立臺灣大學法律研究所公法組碩士

國立東華大學國民教育研究所博士

專業資格:

律師高考及格

公務員高考一級法制科第一名

專利代理人

辦理文書認證事務之公證人

執業經歷:

曾任萬國法律事務所、永平國際法律事務所律師

全國律師聯合會人權保護委員

全國優秀公益律師代表

花蓮縣醫師、中醫師、教師會及校長協會法律顧問

吳明益律師聯合事務所

地址:花蓮市中美路111-6號

電話:03-8222801, 8222650

傳真:03-8232645


吳明益律師聯合事務所 吳明益律師撰

記者阮文彬.江思婷/整理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1 頁, 共 180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