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社長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恪遵發行人李有成先生的指示: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租耕地沒有耕作 可不可主張優先承買權? PDF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二, 25 七月 2017 07:41

撰文/湯文章(地院民庭庭長)

整理/記者阮文彬

一、案例:

小強向小華租了一塊地,土地登記簿謄本上使用分區記載為山坡地保育區、使用地類別記載為農牧用地但小強查上訴卻拿來作為木材加工廠使用,並在土地上搭建辦公室、住宅、鐵皮涼棚,還堆置有大量木材。後來小華將該地賣給小明,小強卻向法院提起訴訟主張他有優先承買權,有無理由?

二、解析:

按耕地指依區域計畫法劃定為特定農業區、一般農業區、山坡地保育區及森林區之農牧用地;以自任耕作為目的,約定支付地租,使用他人之農地者,為耕地租用;前項所稱耕作,包括漁牧,農業發展條例第3條第11款、土地法第106條第1項、第2項定有明文。次按出租人出賣或出典耕地時,承租人有依同樣條件優先承買或承典之權,土地法第107條第1項固有明文,而依條文規定之順序可知,限於第106條所指之耕地承租人始有優先承買權。又按所謂耕地租賃,係以支付地租而耕作他人之農地為要件,所稱之耕作,其目的應在於定期(按季、按年)收穫,以施人工於他人之土地上栽培農作物而言。土地法第104條第1項及第107條第1項,關於基地或耕地承租人之優先承買權,即為承租人對於出租人之買賣契約訂立請求權,須以其基地或耕地有租賃關係存在為其成立之前提要件,故提起此項訴訟之原告,應先證明其基地或耕地之租賃關係存在,而始有買賣契約訂立請求權之可言(最高法院44年台上字第700號判例)。而土地法第107條規定耕地承租人之優先承買權,係為扶植自耕農而設,故承租人優先承買權之行使,應以其確有租佃關係存在,且該承租土地係屬耕地,俾承租人優先承買耕地後,能成為自耕農者,始符上開法條賦予承租人優先承買權之立法意旨,是以耕地出賣時,承租人有依同樣條件優先承買之權,應以承租人承租耕地,從事種植農作物或為放養漁牧等耕作,始得主張之,若承租人承租耕地非為耕作之目的,或根本未實際從事耕作者,即無主張土地法第107條之優先承買權。甚且,農業發展條例第3條第14款、第20條第1項規定「農業用地租賃指土地所有權人將其自有農業用地之部分或全部出租與他人經營農業使用者」、「本條例中華民國89年1月4日修正施行後所訂立之農業用地租賃契約,應依本條例之規定,不適用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之規定;本條例未規定者,適用土地法、民法及其他有關法律之規定」。所以,農業發展條例之「農業用地租賃」限於「經營農業使用」,所以沒有實際從事農業之耕作,就與土地法第107條扶植自耕農之立法目的不符。

至於可否可以類推適用土地法第107條?「類推適用」係用以填補「法律漏洞」,而「法律漏洞」係指法律依其內在目的及計畫規範,應有所規定而立法者漏未規定之情形,並應與「立法政策考量」嚴格區分,是若立法者基於政策考量而未設規定,即非法律漏洞(見王澤鑑著《民法總則》,第68頁至第69頁,2008年3月增訂版,自版),亦非司法機關超越立法者之權限從事法之續造,依「類推適用」或「目的性之擴張」所得補充,以維法治國家權力分立之體制,並免造成法秩序之紊亂(最高法院103年度台上字第586號判決)。土地法第107條係為扶植自耕農所設,立者者並於土地法第106條將耕地租用嚴格限制為「自任耕作、漁牧」,有意排除未自任耕作者之優先承買權,此乃係立法政策之考量而非法律漏洞,並無類推適用土地法第107條之餘地。

 
淺談種植、製造大麻的法律責任(下) PDF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一, 24 七月 2017 07:44

撰文:曾泰源律師

整理:記者阮文彬

按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2條單純栽種大麻之規定,略以意圖供製造毒品之用,而栽種大麻者(即令在甫種植僅止於幼苗階段),亦應處5年以上有期徒刑,並得併科新台幣 500萬元以下罰金。而所謂「栽種」係指所謂「栽種」係指播種、插苗、移栽、施肥、灌溉、除草、收穫等一系列具體行為之總稱,只要行為人參與其中一種活動,即屬栽種罪之成立。
至於,栽種行為之既、未遂,應以栽種毒品有無出苗而定,換言之,只要有行為人主觀上有製造毒品之用之意圖,著手於大麻栽種而有「出苗之行為」,即屬既遂。縱然大麻成長尚未至可收成之程度,仍可成立本罪既遂。
又關於大麻菸的製造成立,在法院實務上的解釋,實有讓看倌們了解的必要。我國法院認為製造大麻係指長成之大麻植株之花、葉、嫩莖,經乾燥後適用於施用之製品而言。因此,對大麻植株之花、葉、嫩莖,以人工方式予以摘取、蒐集、清理後,再利用人為、天然力或機器設備等方法,以風乾、陰乾、曝曬或烘乾等方式,使之乾燥,亦即以人為方式加工施以助力,使之達於易於施用之程度,自屬製造大麻毒品之行為,應論本法第4條第2項製造第二級毒品罪。
因此,如果是自然掉落、枯萎之大麻花、葉,因其本身即含有大麻成分,於自然枯乾後固可作為毒品施用,惟如在其自然脫落、枯乾之過程中,並未以任何人為方式予以助力,應認無製造毒品行為,而只論以本法第12條第2項栽種大麻罪。
由上以推,大麻成株及大麻死亡幼苗僅係可供製造為大麻毒品之原物,而非大麻毒品,附此敘明。
我國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條第2項製造第二級毒品罪,就行為人製造、運輸、販賣第二級毒品者,處無期徒刑或7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1000萬元以下罰金。比較同法栽種大麻罪,刑度亦有極大差異,實應注意。而兩罪最大的區別,全然在於「大麻有無被行為人加工之意」。
大麻合法化與否,是立法問題,在尚未修正前,種植、製造、買賣及運輸均嚴重違反法律,刑度從5年最輕有期徒刑量起。而什麼情況是製造罪的成立,更值得注意。總之既未合法化,人民就莫以身試法,以免後悔莫及。
(完)
 
肇事逃逸 抓得到人嗎? PDF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日, 23 七月 2017 13:17

撰文:李殷財律師(劍無鋒律師事務所)   整理:記者阮文彬

【案例】

多年前中秋節晚上,阿源到鄰居家烤肉喝酒,喝完酒,要穿越馬路時,被一輛急駛而來的汽車撞上,阿源騰空翻了一圈後,跌落在地,肇車的汽車稍停了一下,立即離開現場,後面來車,看到躺在路上的阿源後,馬上停車並報警。警方到場後,發現阿源早已氣絕多時,警方就在現場蒐證,但現場沒有任何目擊證人,連監視器也沒有,唯一的證據,只有肇事車輛留下來的方向燈及車燈碎片,檢察官到場相驗,並開立死亡證明書後,就發函給警方,請警方認真查緝肇事逃逸車輛。隔了3個月後,檢察官再發函給警方,問到底查得怎麼樣?警方再回覆:我們已經很認真追查,但還是查不到。於是檢察官就依據警方的回函,寫了簽呈:因為警方已經認真追查過了,還是找不到肇事者,所以只能將這個案件暫時簽結,等到日後抓到肇事者再來簽分偵辦。

【解析】

這裡有個疑問?日後真的抓得到肇事者嗎?以我在地檢署看到的大部分案例,很遺憾!通常都是抓不到肇事者的。

為什麼警方抓不到肇事者?其實在花東地區的監視器並不多,就算有監視器,要沿路調閱監視器,而且要剛好拍到車牌,又要看得清楚車號,警方可能要耗費很多人力、時間,而且監視器又是一直重複錄影,只要拖個幾天,之前的影像恐怕都已經被洗掉了,況且,這種案件績效又不高,除非遇上認真的員警,否則,何必吃力不討好去偵辦這種案件。

幸好,阿源被撞死的案件,遇到的不是前面這個「中規中矩」的檢察官,而是還算正常的檢察官,檢察官到場後,叫員警載他到肇事路口前方幾公里開始慢慢開,看看沿途有沒有任何監視器?有沒有交通標誌、號誌…?檢察官看了看車燈跟方向燈碎片,告訴警方:我對車子不懂,可以麻煩你們去找車廠老闆問一問是什麼車型嗎?因為花東地區是封閉型,肇事車輛很有可能就是設籍在花東地區,再把花東地區所有這個車型的車輛一一過濾,每一輛都要親自看過。肇事逃逸的案件,其實是急件,一定要在幾天內破案,否則,時間拖的越久,錄影畫面早就沒有了,就算找到可疑的肇事車輛,恐怕也都已經修理好了,你們日後要抓人,恐怕就很困難了。我當然知道你們也很忙,這種案件績效也不高,不過,只要你們能抓到肇事者,我會報請檢察長用調度司法警察條例給你們記功。於是警方很認真的追查,先查到肇事車輛的車燈碎片是屬於較冷門的「速霸陸」,但就算是冷門車好了,這型的車在花東地區還是有將近600輛,但因為可以記功,所以,警方還是一輛一輛清查,終於在一個星期內逮到肇事者。檢察官也遵守承諾請檢察長發函警局記功。

註:要用調度司法警察條例記功,是屬於檢察長的權限,但我通常都會先報告檢察長,多年來,大部分檢察長都會准,因為人命關天,只有一位檢察長告訴我:抓人本來就是警方的份內工作,憑什麼記功嘉獎?我只能告訴他:那警方如果不認真追查,只用公文敷衍了事「查無此人」,我們也只能說這是他份內的事。只是誰來還死者跟家屬一個公道?

很遺憾!在擔任檢察官的任內,還是有多件肇事逃逸案件,無法破案,在經過這些車禍地點時,我只能告訴他們:對不起!

就算檢警真的想查,都未必能夠抓得到人了,更何況,只想敷衍了事!

 
退休金不金!? PDF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六, 22 七月 2017 08:37

撰文:大日法律事務所 籃健銘律師

整理:記者阮文彬

甘胤樺(化名)受雇於某24小時營業之工廠,因此每月皆有輪排大夜班的情形,工廠老闆郝曉器(化名)體恤員工輪值大夜班需要付出比較多的體力,而設立大夜班員工之「夜點費」制度,然在甘先生退休時,此「夜點費」部分並未計入平均工資,雖依94年6月14日修正前之勞基法施行細則第10條第9款將「差旅費、差旅津貼、交際費、夜點費及誤餐費等」認定非屬「經常性給與」而非屬「工資」,但是甘先生仍覺得自己退休金有短少情形,而生爭議。

在實務上公司常為激勵、補助員工等原因,會有與員工有約定除薪資外之獎金或津貼等,然此一獎金或津貼是否屬於勞基法第2條第3款所稱之「工資」,而應作為計算勞工退休金之標準即有爭議。而勞基法第2條第3款所稱之「工資」,指勞工因工作而獲得之報酬;包括工資、薪金及按計時、計日、計月、計件以現金或實物等方式給付之獎金、津貼及其他任何名義之經常性給與;因此重點即在此一報酬是否具有「勞務對價性」和「經常性給與」二個要件。如在制度上通常屬勞工提供勞務,並在時間上可經常性取得之對價(報酬),即具工資之性質而應納入平均工資之計算基礎,此與勞基法法第29條規定之獎金或紅利,係事業單位於營業年度終了結算有盈餘,於繳納稅捐、彌補虧損及提列股息、公積金後,對勞工所為之給與,該項給與既非必然發放,且無確定標準,僅具恩惠性、勉勵性給與非雇主經常性支出之勞動成本,而非工資之情形未盡相同,亦與同法施行細則第10條所指不具經常性給與且非勞務對價之年終獎金性質迥然有別(最高法院105年度台上第2274號、100年度台上第801號判決參考)。

因此甘先生請求公司給付應發退休金納入「夜點費」之後之退休金差額之實務案例中,法院裁判有採肯定見解者,其理由係以如甘先生此種每月固定輪值夜班,按月領取夜點費,並非偶一為之之情形者,即屬經常性所得報酬,且夜點費領取之條件即為夜間工作,與日班員工相較顯已具備特殊差異之工作條件,核屬經常性提供勞務所得報酬等理由,而認應由公司給付因此部分所生退休金差額給員工之情形。因此雇主在計算勞工退休金時,即須注意有無納入員工薪資外具「勞務對價性與經常性給與」之其他獎金等給付,否則將有可能會被勞工提起訴訟更生爭議!

 
拍賣後不足清償的費用 是否仍應執行? PDF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二, 18 七月 2017 07:40

撰文/湯文章(花蓮地方法院民庭庭長)

整理/記者阮文彬

一、案例:

小強酒駕為花蓮縣警察局警察臨檢查獲,並查扣自用小客車一輛,移送保管廠保管。經警方通知小強前來保管廠繳清罰鍰及保管費後取回車輛,小強均置之不理。警方經法定程序公告後將該查扣車輛拍賣,經以賣得價金抵繳罰鍰及保管費後,尚不足10萬元,該10萬元是否仍應予移送行政執行?

二、 解析:

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5條之3第3項規定:「第一項移置保管或扣留之車輛,經通知車輛所有人限期領回;屆期未領回或無法查明車輛所有人,經公告三個月,仍無人認領者,由移置保管機關拍賣之,拍賣所得價款應扣除違反本條例規定應行繳納之罰鍰、移置費、保管費及其他必要費用後,依法提存。」並未規定不足清償罰鍰、保管費等費用該怎麼處理。交通部97年7月21日交路字第0970039363號認為「該條例第85條之3車輛之移置或扣留行為,與行政執行法第28條、第29條規定之直接強制、間接強制或代履行性質相近,與規費法所述為特定對象之權益辦理事項定義有別,車輛移置及保管所生之費用,應不屬行政規費之性質範圍。」但依「花蓮縣政府暨所屬各機關行政罰、規費及其他公法上金錢給付案件行政執行標準作業程序」規定:其他公法上金錢給付指中央及本縣自治法令得予徵收之代金等「各種公課」,需強制執行。因此,爭議的重點在於不足清償的罰鍰、保管費等費用的法律性質是什麼?行政機關認為不是規費,應該是正確的看法,因為規費是使用的對價,罰鍰、保管費等費用,根本不是使用的對價,遑論是「稅」,因為租稅法定主義,該等費用當然不可能是稅。進一步要探討的,是不是「特別公課」?依據大法官釋字第426號解釋,特別公課不是為了滿足一般公共任務的財政需要,而對於一般國民所課徵的普通分擔,而是「為了滿足特定任務或特定目的財政需要,對於特定群體的國民所課徵的特定分擔」。罰鍰、保管費等費用怎麼看,都不像是特別公課。如果依據交通部的解釋,把車輛移置及保管所生之費用解釋為與行政執行法第28條、第29條之直接強制、間接強制或代履行性質,則此等費用屬於公法上金錢義務,依同法第27條規定須先進行告誡,即必須先告知應於指定時間內履行義務,以及不履行義務之後果。

個人認為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5-3條第3項規定,或許可以把它解釋為就是代履行程序,代履行是行政執行法第三章所規定之行為或不行為義務之執行,並非第二章公法上金錢給付義務之執行,代履行完畢不足清償之移置費或保管費,法律並未規定可以再追償,而且也沒有執行名義(因為原本的執行名義,已經用完了),所以個人認為不可以再向車輛所有人追償。如果要追償,這些未清償的費用,不是公課也不是規費,最多認為是公法上的一般債務,就算行政機關計算出數額通知車輛所有人繳納,車輛所有人屆期不繳,這個通知函恐怕也不能作為嗣後移送行政執行處執行的執行名義。換言之,可能要另行起訴取得執行名義才能行政執行。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1 頁, 共 169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