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社長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恪遵發行人李有成先生的指示: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告詐欺來逼賠償,一定有用嗎? PDF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日, 30 四月 2017 08:41

撰文:李殷財律師(劍無鋒律師事務所) 整理:記者阮文彬

◎案例:

小陳是經銷國內外各種酒類的酒商,經過朋友介紹認識法國人阿朗,阿朗告訴小陳說:「我有法國知名紅酒品牌在中國大陸、台灣地區的代理權,我可以把代理權賣給你,只是這個品牌的紅酒,我現在還有一批貨在上海,你要先幫我賣掉」小陳說:「當然沒有問題,只是你要給我原廠的授權證明,不然的話,人家也會懷疑這是不是假酒,不好賣。或者會說這是『水貨』,價格也不高」。

阿朗一再拍胸保證沒有問題,雙方就達成協議,小陳接收了這批紅酒以後,就委託上海的朋友幫他找了一個倉庫,因為紅酒要放在恆溫恆濕的環境,倉儲費用較高,小陳一直發email催促阿朗趕快提出原廠授權證明,他想要盡快賣掉這批酒,沒想到,阿朗還是拿不出原廠證明。

經過了幾年,累積的倉儲費用已經快要接近這批酒的價值了,阿朗還是拿不出原廠的授權,小陳最後只好發信告訴阿朗:「簽約到現在已經4年了,你都沒有給我原廠授權,而且也沒有支付倉儲費,如果一週內,你還是沒有付倉儲費的話,我只能把這批酒直接交給倉儲業者來抵債了。」

阿朗還是沒有回應,小陳就將紅酒直接拿來抵債,隔了2年,阿朗回到台灣找小陳:你要給我這批紅酒的錢,否則的話,我就告你詐欺。小陳不願意屈服,阿朗果真對他提告詐欺,小陳應該怎麼辦?

◎解析:

依刑法第339條第1項的規定,詐欺罪之構成要件必須具備:1、被告施用詐術;2、被害人因其詐術而陷於錯誤;3、被害人因而交付財物;4、被害人因此受到損害;5、被告具有故意;6、被告有不法所有之意圖。講白話一點:就是被告為了貪圖不法的利益,去騙人,被害人因此被騙,而交付財物,造成被害人的損害。

回頭來看本案:本案確實是阿朗一直拿不出原廠的授權證明,才沒有辦法去賣這批紅酒。後來小陳直接跟法國的原廠聯繫,才發現阿朗根本沒有這家紅酒的代理權,竟然騙他有取得代理權,阿朗才會拿不出授權證明,在拖延那麼多年以後,造成倉租成本增加很多,這批酒的價值早就被倉租費用抵掉,小陳根本也沒有拿到任何好處。小陳並沒有施用詐術,阿朗也沒有因而陷於錯誤,小陳更沒有詐欺的故意,也沒有不法所有之意圖。

這個案件應該只是單純的民事糾紛,阿朗故意告刑事的方式,來逼迫小陳賠錢,所以,並不會構成詐欺,最後,檢察官也採信小陳所提出來雙方的email紀錄,以及支付倉儲費用的證明,而對小陳做不起訴處分。

 
我只是要辦個貸款耶 PDF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六, 29 四月 2017 12:27

撰文:吳明益律師(大日法律事務所) 整理:記者阮文彬

據報載,一名婦人接獲自稱某銀行貸款部門專員來電,告知正在舉行貸款優惠活動,婦人為張羅開學季所帶來之龐大註冊費壓力,遂依對方指示交出名下銀行帳戶存摺、提款卡及身份證影本,本以為小孩學費有了著落,豈料,卻落入詐騙集團之圈套,險淪為詐欺犯之共犯。

在實務判決上,不少本意只為辦理貸款之人,亦遭法院認定為幫助詐欺,而受刑事有罪判決。關鍵就在於,行為人在交出存摺或提款卡等文件時,是否曾經意識到交付存摺或提款卡,會被利用作為詐欺之工具。

刑法第30條規定「幫助他人實行犯罪行為者,為幫助犯」,而最高法院88年度台上字第5848號判決認為「刑法上幫助犯之成立,須行為人基於幫助正犯犯罪之意思,予正犯以精神上或物質上之助力而參與犯罪構成要件以外之行為,以助成正犯犯罪之實施為要件。如果,雖在外形上,可認為幫助,但對正犯之犯罪,無違法之認識,而欠缺幫助犯罪之故意,係基於其他原因,即難論以幫助犯」。

由以上實務見解可知,如果行為人在交付存摺或提款卡的時候,「曾經」腦海中有「一絲念頭」想到可能會被拿去作為詐欺之用,還把存摺或提款卡交出,此時,就會該當刑法上「不確定故意」之主觀要件,而遭法院認為有幫助之故意,而得成立詐欺犯之幫助犯。

又法院要怎麼認定行為人「『曾經』腦海中有『一絲念頭』想到可能會被拿去作為詐欺之用」呢?畢竟這是行為人的主觀意思,如果沒有行為人自己承認,法院要如何認定呢?在「辦理貸款」的案件中,如果行為人非第一次辦理貸款,法院就可能認定行為人應該知道銀行辦理貸款之流程或所需文件資料,輕易將存摺正本等資料交出,就有很高的機會被認定為是知悉存摺或提款卡是要作為詐欺之用。而在行為人個人行為特質上,如果有正當工作、固定薪水等,法院較容易認定沒有幫助詐欺的動機。

所以,在預防淪為詐欺罪之幫助犯上,應該謹慎小心求證、深思熟慮,對於個人之重要文件,更應妥善保管,以免一時疏忽而身陷囹圄。

 
地籍清理土地優先購買權的條件 可不可補正?(下) PDF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二, 25 四月 2017 12:56

撰文/湯文章(地院民庭庭長)   整理/記者阮文彬

接續

占有期間以現占有人之占有期間計;其為繼承或繼受占有者,占有之期間得合併計算;第1項第1款占有土地四鄰之證明人於占有人占有之始至標售時,需繼續為該占有地附近土地之使用人、所有人或房屋居住者,且於占有人占有之始已具有行為能力為限;優先購買權人依第10條規定主張優先購買標售土地,經直轄市或縣(市)主管機關審查應補正者,應於接到直轄市或縣(市)主管機關通知之翌日起10日內補正,地籍清理未能釐清權屬土地代為標售辦法第10條第1、2、3、6款,第11條第1、2、3項、第12條第1項亦著有規定。

依上開規定可知,地籍清理條例施行前已占有代為標售土地達10年以上,且至標售時仍繼續為該土地之占有人者,即具有優先承買權,而得於決標後10日內,預繳相當於保證金之價款,並檢附身分證明文件及占有土地四鄰之證明或其他足資證明於上開條例施行前已占有達10年以上,至標售時仍繼續占有事實之文件,向主管機關為承買之意思表示。

而依地籍清理條例第13條第2項規定,主張優先購買權人於決標後10日以書面為承買之意思表示,即屬已於法定時限內行使優先購買權,至於主張優先購買權人若有其他文件欠缺,並非不能補正,地籍清理未能釐清權屬土地代為標售辦法第12條第1項規定亦明定主張優先購買權人相關文件補正期間及方法。

此與執行法院為拍賣程序,程序瑕疵不容許事後補正的情形不同(最高法院85年度台抗字第553號裁定),因為法院拍賣程序之執行程序事項具有立即性,有即斷即決之必要,以期程序明確,故拍賣行為之瑕疵方不容許事後補正,惟優先購買權人依地籍清理條例提出優先購買權之申請,本即於決標後行使,且尚須經主管機關審核,並非如法院拍賣程序之執行程序事項有即斷即決之立即性,自難比附援引。

本件土地標售時間是105年12月10日,小華應該於同年12月21日前主張優先買。而小華確實於同年12月18日行使優先購買權,即為合法,不因欠缺證明文件而影響其效力。

 
將犯人定罪才是正義? (上) PDF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一, 24 四月 2017 13:18

也許是初老現象,週日的早上5點就自動醒來,睡不著覺,滑一下臉書,打發早晨的時光。

看到了台大法律系李茂生教授在臉書上的貼文略以,一位想就讀大學法律系的面試的考生,在PTT貼文:

我(指考生):「我的興趣是唱歌還有看法律新聞,像是我的手機瀏覽器的首頁就是法律新聞的網站...」

李教授:「可以問一下是什麼網站嗎?」

我:「法源」

「00同學妳未來想要做律師、檢察官、法官還是要做一個法律學者呢?」

答:「我想要做一個檢察官,檢察官發現不公不義的事情可以主動追查(犯罪嫌疑人)並提起公訴,透過和犯人律師答辯後勝利,成功將犯人定罪才是我心目中的正義。」

李教授對於上開參加面試考生於PTT上的貼文自述,所給的評語竟是,「這位到某校法律系面試的高中同學,應該是GG了。」

我看了這則貼文,不覺心頭一震,「好家裡在」,當年就讀中興法商學院是經由轉系,且在法律系系主任城仲模教授的召見,簡單詢問我為何要轉法律系,我回答以,當檢察官是我國中時的志願,能轉系成功一定好好珍惜,與當今考生想要就讀法律系,為透過教授的面試,面試前要受到對法律理解的訓練,本次口試看起來該考生應有準備到,進而很有自信的向教授報告「---透過和犯人律師答辯後勝利,成功將犯人定罪才是我心目中的正義。」先行的準備,對考生而言,實在是好辛苦啊!

其實就個人的觀感來看,這位考生看起來是相當有正義感的,如果未來錄取法律學系,考上司法官,必然是一位充滿正義感的檢座。但是,為何李教授會說她面試完蛋了呢?嚴格以言,教授恐是為防止一位心中充滿「忌惡如仇」正義感的檢察官,卻不懂得人情世故,涉案同理心,斷案慈悲心,願意以發現真實為中心,具公平正義檢察官的誕生。

一位堅持把被告定罪為職志的檢座或法座,絕對是李教授心目中的「酷吏」,這種心態的司法人員,我也不敢苟同。但是,觀察這位考生口試報告的本意,是否未來會成為一位忌惡如仇的酷吏,實又未必然。其實在這麼年輕的年紀及欠缺社會經驗,又那麼純真的心靈下,所談及自己將來的抱負,經過法學4年的教育下,未必無法改變她的觀念。況且,她面試時,還是有提到「要透過和犯人律師答辯後勝利」,絕非是在查不清楚事證下,一定要將被告繩之於法,顯然她有極大的改造空間。                                           (待續)

撰文:曾泰源律師

整理:記者阮文彬

 
買到漏水的房屋 怎麼辦? PDF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日, 23 四月 2017 12:59

撰文:李殷財律師(劍無鋒律師事務所) 整理:記者阮文彬

案例:
阿祥經營機車行,一輩子省吃儉用,總算存到買房子的錢,看了一些房屋,總算在過年前,向阿豪買了一間房屋,阿祥在交屋後,搬進新屋居住,一開始住的時候,也沒有發現房屋有漏水的狀況,沒想到颱風來了,因為豪大雨,發現屋頂嚴重漏水,屋外下大雨,屋內就下小雨,於是阿祥就打電話通知阿豪房屋有漏水,阿豪說:可是我都已經交屋了,而且當時買賣契約書上也有註記「現況交屋」,所以,這不關我的事。到底房屋漏水應該由誰負責?阿祥能夠主張什麼權利?
解析:
不管買賣房屋或其他物品,依民法的規定,出售的物品都不能有瑕疵,例如:房屋應該可以居住使用,不能有漏水,或是輻射屋、海砂屋…等瑕疵;智慧型手機的話,也要可以正常撥打使用、拍照、上網,如果只能打電話,不能上網、也不能拍照,那麼就是有瑕疵。也就是出售房屋、手機的人,要保證房屋(手機)在價值、效用、品質上都沒有瑕疵,這就是民法所規定的出賣人的「瑕疵擔保責任」,如果有瑕疵的話,就應該由賣方來負責。
因此,買方買到房屋後,應該在交屋後,就要盡速檢查,如果發現有任何瑕疵的話,應該要趕快通知出賣人。這時候,買方可以主張下列的權利:
(一)請求減少價金:因為房屋的漏水,而造成房屋的價值減損,因此,可以請求減少一部分的價金,大概的金額就是修理漏水的費用。
(二)解除契約:但是因為房屋的價值很高,除非很嚴重的漏水狀況,否則,依最高法院的見解,要直接解除契約,恐怕有困難。因此,漏水情況不是嚴重的話,應該只能減少價金,就不能解除契約。
至於阿豪雖然註明「現況交屋」,但這只是表達屋主以房屋的現況交給新屋主,並不能對房屋的漏水免責。除非,阿豪在買賣契約特別告訴買主:我的房屋在那幾處地方有漏水的狀況,所以我折價100萬元讓你自己修繕。在這種情況下,賣方已經明確告知漏水的情況,就不用負擔保責任。
還有,最後一定要注意時效:不管阿祥要請求減少價金或請求解除契約,除了在發現有瑕疵時,要先通知(用存證信函通知)賣方,必須要在通知後6個月內或是交屋後5年內行使權利。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1 頁, 共 159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