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仲介公司的錯就是雇主的錯 (下) PDF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二, 26 九月 2017 08:08

撰文/湯文章(花蓮地院民庭庭長)

整理/記者阮文彬

(接續)

惟行政罰法施行後(包括行政罰法施行前違反行政法上義務行為於施行後始裁處之情形),同法第7條第2項:「法人、設有代表人或管理人之非法人團體、中央或地方機關或其他組織違反行政法上義務者,其代表人、管理人、其他有代表權之人或實際行為之職員、受僱人或從業人員之故意、過失,推定為該等組織之故意、過失。」法人等組織就其機關(代表人、管理人、其他有代表權之人)之故意、過失,僅負推定故意、過失責任,人民就其使用人或代理人之故意、過失所負之責任,已不應超過推定故意、過失責任,否則有失均衡。

再法人等組織就其內部實際行為之職員、受僱人或從業人員之故意、過失,係負推定故意、過失責任。此等組織實際行為之職員、受僱人或從業人員,為法人等組織參與行政程序,係以法人等組織之使用人或代理人之地位為之。此際,法人等組織就彼等之故意、過失,係負推定故意、過失責任,則除行政罰法第7條第2項情形外,人民以第三人為使用人或委任其為代理人參與行政程序,具有類似性,應類推適用行政罰法第7條第2項規定,即人民就該使用人或代理人之故意、過失負推定故意、過失責任。」(最高行政法院100年度8月份第2次庭長法官聯席會議決議)。

是以,人民因其使用人或委任代理人參與行政程序,擴大其活動領域,享受運用使用人或代理人之利益,亦應負擔其不利益,而與該違反行政法上義務行為之使用人或代理人負同一故意或過失責任。惟於行政罰法施行後,因類推適用行政罰法第7條第2項規定結果,使人民就其使用人或代理人之故意、過失係負推定故意、過失責任。

又因係「推定」而得舉反證推翻,則本人與其使用人或代理人既應負同一故意或過失責任,自須該使用人或代理人對該違反行政法上義務之行為有故意或過失,始生本人因推定具有故意或過失,而負違反行政法上義務之責任,或因舉證推翻「推定之故意、過失」,而不負違反行政法上義務之責任(最高行政法院103年判字第76號判決參照)。

因此,聘請外勞仲介公司的錯,就是僱用人的錯,僱用人仍應自行注意,不能把責任全部推給仲介公司。

 
惡老闆凌虐員工,構成何罪? PDF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25 九月 2017 08:28

撰文:李殷財律師(劍無鋒律師事務所)整理:記者/阮文彬

【案例】阿祥開了一家粉圓工廠,請了很多員工,其中有位員工小張因為智能障礙,老闆阿祥看他好欺負,而且因為住在工廠的宿舍,家裡也管不到,經常以各種理由修理小張。後來,甚至說小張偷店內的物品、破壞機器,於是開始禁止小張外出,除了上班的時間外,只要一下班就用鐵鍊綁住小張腰部,再用機車大鎖鎖住小張頸部,並不時用拳頭、木板來毆打小張,用熱水燙小張下體,抽菸時直接把小張的身體當作人體菸灰缸,將菸蒂直接燙在小張身上,造成小張左眼幾近失明、牙齒斷裂…。
小張的父親看兒子一直沒有回家,也斷了音訊,到工廠去探視兒子,阿祥說:你兒子在店內偷竊,要賠償60萬元,不然就不讓你帶回兒子。阿祥最後甚至拿槍到小張家,恐嚇強索10萬元後,要求再支付尾款50萬元。小張家人實在忍無可忍,只好報警偵辦。阿祥會構成什麼罪?
【解析】老闆花錢僱用員工,員工雖然必須替老闆做事,但只限於服勞務,並不是賣斷身體或自由,所以,老闆不能以任何理由,控制員工的自由,更不能毆打員工。
老闆說小張涉嫌偷竊、毀損店內物品,有可能只是推卸責任的藉口。就算真的有偷竊、毀損的行為,老闆最多也只是報警偵辦,或請求損害賠償,法律上絕對不允許老闆動用私刑。
老闆的行為構成何罪?
一、 用鐵鍊綁住小張腰部、用大鎖鎖住頸部,不讓小張外出:涉嫌私行拘禁罪。
二、 用拳頭、木板來毆打小張、熱水燙下體,將菸蒂直接燙在小張身上,造成小張左眼幾近失明、牙齒斷裂…:構成傷害罪。如果左眼真的失明,或者已經嚴重減損視覺的話,會構成重傷害罪。
三、 要求小張父親賠償60萬元,否則不讓小張回家:恐嚇取財罪。
四、 持槍恐嚇要求付60萬元:持有槍砲罪、恐嚇取財罪。
五、 因為阿祥的上面行為,情節非常嚴重,幾乎是把小張當奴隸凌虐,所以,有可能還會構成「使人為奴隸罪」,這是1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的重罪。不論是身心健全或是身心有障礙的人,在法律上都是受到同樣的保障,不會因為身心障礙的人士,就應該受到不平等的對待。只要有受到不法的傷害,最好的方式就是直接報警偵辦,這樣才能保護自己的權益,以免受到不法的侵害。
 
遠來的和尚會念經?(下) PDF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24 九月 2017 12:21

撰文:曾泰源律師  整理:記者阮文彬

在大約10年前承接一件台東公務員因工程驗收被判決偽造公文書的上訴二審案件,我是受主任秘書委任,承辦人是選任台北至為有名的大律師辯護,最初均被駁回,後來上訴三審都發回更審,在更一審中雖有減刑,但台北大律師的被告被判決緩刑,我的當事人則否。

因此,我方上訴,承辦人則因獲得緩刑,而未上訴。剩我單打獨鬥,再提上訴三審,並獲發回更審,再經二審法官深入卷證,被告詳與答辯,終查得最有利被告的證據,判決無罪。這也是我常說的話,被告的生死操之於法官,律師的辯護法官倘不採,再有理的陳述也枉然。再大牌律師也無奈。

話又說到,我去年承辦一件幫助運輸毒品一審有罪的案件,該案在一審中,我從證據上、法理論述上,所提出被告有利的理由,均不為法院採擷,被告仍遭重判。被告父親在判決後,親自到所,語意不滿,話中帶有責怪之意。但卻又說出,他有去打聽我是檢察官出身精於刑事案件,怎會沒辦法為他兒子辯護到無罪呢?

雖然我極力解釋,非戰之罪,是因法官不採有利的證據與我辯護的法理,上訴高分院仍有無罪的空間,但宜再加強其子不構成幫助犯的證據與理由。最後還是看到被告父親有點不滿意的心情離開事務所。

等到案件移送至高分院,第一次準備程序開庭時才發現,原來被告庭前都沒來研商案情,是已北上找了律師。雖然,心中有點鬱卒,但心想在原審未能獲得無罪判決,被告到外地找和尚來唸經,本屬正常心理,當時同理一下,心就放下了。

庭前被告不來協商,當然只能臨陣與遠來的律師商討辯護方向,我告知承審法官是勇於判決無罪的人,只要理由足夠,本件會有機會獲判無罪,他聽後深感放心。在互換辯護方向時,得知道長的主張,大概與我在上訴時,向被告父親解釋的內容相仿,因此,共同辯護並不衝突。

在開庭中,照既定程序與聲請傳訊證人的方向前進。承蒙法官恩准,傳訊一審未經訊問的證人。

最後在一番交互詰問與兩位律師的辯護後,我從另一個角度補充,為何被告應受無罪判決的論述,所陳述的內容或有打動被告父親的心,退庭時,他很高興的向我說到:「辯得很精采」。我冷冷地回以,雖然如此,無罪與否,並沒有把握。

很幸運地,最後法院撤銷有罪判決,改判被告無罪,接到判決書看了無罪理由,有者採了我一審的辯護意見,觀諸於理由論述,並不執著於法律條文的解釋,令人欽佩。而心中也非常為被告高興,至為感恩法院合議庭的慈悲。

該件無罪判決後,終於得到被告親自來電道謝,之前的不愉悅感覺全消。最後文末補充個人心中的感想──不必然是在地律師能力差,只有外來的和尚(律師)才會唸好經;官司輸贏固然操諸於法官。但是,最後判決結果,還是要看證據如何?與終審最高法院的最後認定才是,何須外求?(完)

 
非配偶之陪伴得樂享? PDF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六, 23 九月 2017 12:29

吳明益律師聯合事務所 吳明益律師撰 記者江思婷/整理

近期許多名人遭媒體記者跟拍,導致渠等不為人知之私事皆曝光於國人面前。其中,尤以男女關係最為民眾關心、討論。

今民眾甲男翻閱某知名雜誌,見刊載標題為「驚見已婚A男於配偶B女出國之際,不甘寂寞,樂享二女陪伴!」,附有「A男搭載『?』女吃火鍋,席間二人牽手十指交扣、親吻、貼臉自拍」、「A男於『?』女返家後,立即開車前往『熟』女住處,接『熟』女前往○路汽車旅館,二人進入該汽車旅館後一夜未出」等照片之辛辣報導後,詢問律師「上開報導無A男與『?』女、『熟』女之性愛畫面,A男、『?』女、『熟』女等三人若仍睜眼說瞎話,辯解渠等無男女私情,則 B女處境令人同情,B女應該如何救濟?」

律師則為民眾甲男做以下回答:

「一、按不法侵害他人之身體、健康、名譽、自由、信用、隱私、貞操,或不法侵害其他人格法益而情節重大者,被害人雖非財產上之損害,亦得請求賠償相當之金額,其名譽被侵害者,並得請求回復名譽之適當處分;此於不法侵害他人基於父、母、子女或配偶關係之身分法益而情節重大者準用之,民法第195 條第1項、第3項規定甚明。又非財產上之損害,係以人格權遭遇侵害,使精神上受有痛苦為必要,其核給之標準,可斟酌雙方身分資力與加害程度,及其他各種情形核定相當之數額。

二、婚姻係以夫妻之共同生活為其目的,配偶應互相協力保持其共同生活之圓滿安全及幸福,而夫妻互守忠誠,係為確保其共同生活之圓滿安全及幸福之必要條件,應解為配偶因婚姻契約而互負誠實之義務,故配偶之一方違反誠實義務,破壞共同生活之圓滿安全及幸福,即係侵害他方配偶之權利。

三、而侵害配偶權之行為,不以夫妻之一方與他人通姦為限,倘一方與他人間有逾越一般社交舉止分際之不正當往來關係,其行為非社會通念所能容忍,已破壞婚姻共同生活之圓滿安全及幸福之程度者,即足當之。

四、故A男與『?』女、『熟』女間如具侵害B女配偶權之行為,則可依民法第195條第3項準用第1項規定,請求A男與『?』女、『熟』女分別連帶給付慰撫金。」

 

民眾甲男聽律師如上解釋後終於明白,與他人締結婚姻關係本應審慎,彼此均應協力保持共同生活圓滿安全幸福,而A男與『?』女、『熟』女間,依雜誌照片可知已逾越一般男女正常交往分際之親密行為;且A男與『熟』女又共同前往汽車旅館,顯非社會通念所得容忍配偶與異性得前往之場所。故A男未盡其於與配偶B女婚姻間應負之感情忠誠義務,並分別與『?』女、『熟』女共同破壞其配偶B女婚姻圓滿幸福之狀態,已確實侵害B女之配偶權,故B女得請求A男與『?』女、『熟』女分別連帶給付慰撫金。


 
仲介公司的錯就是雇主的錯 (上) PDF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二, 19 九月 2017 08:12

撰文/湯文章(花蓮地方法院民庭庭長)

整理/記者王紫藍

案例:

小青因家人看護需要,經仲介公司介紹外籍看護工,簽約時小青已要求仲介公司、外籍看護工共同簽

署三方契約書,並提供合格之診斷證明書等相關文件,嗣經人檢舉才知道該外勞是他人申請聘僱之外勞,因而被主管機關裁罰。小青不服起訴主張:全權委託仲介公司處理,仲介公司是專業的,錯在仲介公司,憑什麼處罰他?

解析:

就業服務法第42條規定:「為保障國民工作權,聘僱外國人工作,不得妨礙本國人之就業機會、勞動條件、國民經濟發展及社會安定。」同法第43條規定:「除本法另有規定外,外國人未經雇主申請許可,不得在中華民國境內工作。」同法第57條第1款規定:「雇主聘僱外國人不得有下列情事:一、聘僱未經許可、許可失效或他人所申請聘僱之外國人。…。」同法第63條第1項規定:「違反…第57條第1款…規定者,處新臺幣15萬元以上75萬元以下罰鍰。…。」

另行為時外國人受聘僱從事就業服務法第46條第1項第8款至第11款規定工作之轉換雇主或工作程序準則第1條規定:「本準則依就業服務法(以下簡稱本法)第59條第2項規定訂定之。」第16條第1項第7款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者,申請人得直接向中央主管機關申請接續聘僱外國人,不適用第2條至第13條規定:…七、外國人、原雇主及符合第7條第1項第1款或第2款申請資格之雇主簽署三方合意接續聘僱證明文件者(以下簡稱三方合意接續聘僱)。」同準則第17條第1項第2款規定:「前條第1項各款所定情形之申請期間如下:…二、第6款及第7款:應於雙方或三方合意接續聘僱之翌日起15日內提出。」

行政罰法第8條規定:「不得因不知法規而免除行政處罰責任。但按其情節,得減輕或免除其處罰。」同法第18條第3項規定:「依本法規定減輕處罰時,裁處之罰鍰不得逾法定罰鍰最高額之2分之1,亦不得低於法定罰鍰最低額之2分之1;同時有免除處罰之規定者,不得逾法定罰鍰最高額之3分之1,亦不得低於法定罰鍰最低額之3分之1。但法律或自治條例另有規定者,不在此限。」

又「民法第224條本文規定:「債務人之代理人或使用人,關於債之履行有故意或過失者,債務人應與自己之故意或過失,負同一責任。」乃民法自己行為責任原則之例外規定。債務人使用代理人或使用人,擴大其活動領域,享受使用代理人或使用人之利益,亦應負擔代理人或使用人在為其履行債務過程所致之不利益,對債務人之代理人或使用人,關於債之履行之故意或過失,負同一故意或過失之責任。

人民參與行政程序,就行政法上義務之履行,類於私法上債務關係之履行。人民由其使用人或委任代理人參與行政程序,擴大其活動領域,享受使用人或代理人之利益,亦應負擔使用人或代理人之參與行政程序行為所致之不利益。是以行政罰法施行前違反行政法上義務之人,如係由其使用人或委任代理人參與行政程序,因使用人或代理人之故意或過失致違反行政法上義務,於行政罰法施行前裁處者,應類推適用民法第224條本文規定,該違反行政法上義務之人應負同一故意或過失責任。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1 頁, 共 175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