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合夥人可以隨時要求退還資金嗎?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六, 02 六月 2018 13:29

撰文:吳明益律師(吳明益律師聯合事務所)

整理:記者江思婷.阮文彬

小明和小張是好朋友,94年2月間小明邀小張投資餐飲外燴行業「同祥食品行」(下稱同祥食品),兩人乃於94年3月1日簽立合作契約書(下稱合夥契約),約定每人各出資2,800,000元,各占系爭合夥事業比例之一半,小明並保證小張日後如不願投資,得隨時退出。小張先後支出逾1,600,000元,小張嗣於94年5月中旬向小明表示終止合夥關係,但因負責合夥事業經營及營運帳款收付的小明一直不願說明支用合夥資金及合夥事業損益之情形,所以小張就一狀告向法院,希望透過法官的審理,要求小明把帳冊等證據交出來,也就是小張想把法院的審理當成合夥事業的結算程序,之後再叫小明還錢。各位讀者覺得小張可以如願以償嗎?

大家先想想小張可以在合夥成立3個月後就說要退夥嗎?

退夥為單獨行為,固無待他合夥人之承諾,然必須向他合夥人確實表示其意思,方能發生效力,且合夥未定有存續期間者,各合夥人得聲明退夥,但應於兩個月前通知他合夥人,民法第686條第1項定有明文。也就是,未定有存續期間之合夥,合夥人雖得隨時聲明退夥,但須向他合夥人全體以意思表示為之,且應於退夥兩個月前通知他合夥人,否則不生退夥之效力。本件小明與小張的合夥並未定有存續期間,小張主張其於94年5月間口頭向被告表示退夥等情,應於該退夥意思表示時起二個月後發生退夥之效力。

接下來的問題是小張可以把法院的審理當成合夥事業的結算程序嗎?

合夥人於合夥清算前,不得請求合夥財產之分析,民法第682條第1項定有明文,而所謂「清算前」,應係「清算完結前」之意,是上開法條規定之清算,非僅踐行清算程序即可,仍須至清算完結,始足當之。又合夥清算程序,應由清算人了結現務、收取債權、清償債務、返還出資及分配賸餘財產;而合夥人退夥時其出資之返還,就民法第689條之規定觀之,自須就退夥時合夥財產狀況結算,於未受虧損之情形,始得為全部返還之請求。

 

小明和小張的合夥事業尚未清算,且未統計盈虧狀況,小張雖然想以法院審理程序之訴訟過程為結算,但兩人對合夥事業帳目及債權債務之爭議事項,既未交代清楚或踐行清算程序,就不能上法院要錢,否則合夥人豈不是可以藉此規避合夥清算程序,而使民事審判程序成為合夥人之清算程序,本件小明與小張的合夥既未經清算完結,小張自不得請求小明還錢。

 
商號統一編號錯誤 還能實施假扣押嗎?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二, 29 五月 2018 07:57

撰文/湯文章(花蓮地方法院民庭庭長)

整理/記者江思婷.阮文彬

一、案例:

甲因興房屋與乙土木包工業(統一編號:2559988)因興建房屋有工程款糾紛,甲向法院聲請願供擔保對乙土木包工業實施假扣押,法院准許假扣押。嗣甲提供擔保後向法院執行處聲請對乙土木包工業,在A銀行的帳戶實施假扣押,因法執行處人員的疏失,將乙土木包工業的統一編號打成2559989,但帳號記載仍為乙土木包工業。A銀行於100年9月5日上午收受法院的執行命令後,發現錯誤,即於上午11時通知法院。法院執行處亦在電話中,要求A銀行更正錯誤,但法院遲至9月6日上午才發函通知A銀行更正錯誤,A銀行於9月6日下午2時才收受執行法院的更正通知。惟乙土木包工業於9月6日上午到A銀行提款,A銀行以商號統一編號錯誤,無法認定假扣押有效為由,並未加以阻止而讓乙土木包工業將帳戶內的存款提領一空。嗣甲因執行無著,乃狀告A銀行,認為A銀行未遵守假扣押命令訴請損害賠償,有無理由?

二、解析:

本問題的關鍵在於A銀行收受執行法院核發的假扣押執行命令是否有效?這又涉及到:一、商號統一編號錯誤,但帳戶名稱仍然正確,假扣押執行命令,是否無效?二、執行法院經A銀行通知錯誤後,在電話中

要求A銀行更正錯誤,是否會使無效的假扣押變成有效?等二個問題。

首先,獨資商號僅為商業名稱,並無當事人能力,實務上均列「乙即00土木包工業」為當事人,但商號名稱並不能排除有相同之情形,與自然人有同名同姓之情形相似;而營利事業統一編號為政府機關用以商業行政管理、課稅之用,其統一編號不易發生相同之情形,與自然人之國民身分證統一編號具有獨特性較不易發生編號相同之情形類似,因此執行命令不僅提供債務人商號名稱,復註記統一編號,就可知道債務人為營利事業時,佐以統一編號方可確保辨視無誤、不易發生錯誤扣押他人財產之審慎作法。故倘若債務人統一編號之記載已發生明顯錯誤,客觀上極易使第三人對應予扣押之債務人為何人產生疑慮。所以,執行命令所載債務人名稱固可認為無誤,然其統一編號既有上述之錯誤,如要求銀行另行依債務人名稱查詢後再行判斷統一編號應係如何、是否為同一當事人等情而加重第三人之義務及責任,理應由債權人或執行法院更進一步提供債務人相關之資料以供第三人核對確認,收受假扣押執行命令之第三人銀行,應無自行主動查詢之義務。因此,A銀行以商號統一編號錯誤,無法認定執行法院核發之假扣押執行命令的對象即為A銀行內之戶,而不予扣押,致並未加以阻止而讓乙土木包工業將帳戶內存款提領一空,並無違誤。

 

其次,「就債務人對於第三人之金錢債權為執行時,執行法院應發扣押命令禁止債務人收取或為其他處分,並禁止第三人向債務人清償」、「第165條、第116條、第116條之1及前條之命令,應送達於債務人及第三人,已為送達後,應通知債權人。前項命令,送達於第三人時發生效力,無第三人者,送達於債務人時發生效力。但送達前已為扣押登記者,於登記時發生效力。」強制執行法第115條第1項、第118條分別定有明文。所以,以扣押命令應以書面為之,且應明確表明債務人為何人,以便第三人能迅速自扣押命令書面之記載辨明債務人為何人。A銀行於100年9月5日上午收受法院的執行命令後,發現錯誤,即於上午11時通知法院。雖然法院執行處亦在電話中,要求A銀行更正錯誤,但此口頭要求並無拘束力。嗣法院遲至9月6日上午才發函通知A銀行更正錯誤,A銀行於9月6日下午2時才收受執行法院的更正通知,該假扣押執行命令應該到此時才發生效力。所以,乙土木包工業於9月6日上午到A銀行提款,並無不法。

 
酒駕代價大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28 五月 2018 07:54

撰文:曾泰源律師 整理:記者江思婷‧阮文彬

聽說警界某一派出所所長下令,臨檢遇到自己人酒駕不要開單。事實上,恐怕不是開單的簡單問題,酒測值超標,酒駕人應該要移送地檢署法辦,同時影響自身的工作,更糟糕的是上級長官還應接受連坐的處分吧!
試想一般公務員酒駕代價如此之大,甚至會牽連長官,又要負連帶責任。倘若因為酒駕致人於死,看倌們可聯想到其責任必是非同小可。尤其酒駕致人於死,因害怕被發現而肇事逃逸,恐怕付出的代價,自不待言矣!
筆者去年接辦的3件酒駕肇事致人於死的案件,在我與被告協商,及被害者家屬、調解委員與對造律師共同努力下,均ㄧㄧ的達成了和解,可是和解的金額,卻均遠高於正常打官司的賠償數目。
話說這幾位酒駕致人於死卻肇事逃逸的客戶,當事故發生酒醒時分,都非常的懊悔,請我盡力幫忙,是否能不被關。
試想,酒駕致人於死已為社會大眾所痛恨,更遑論還肇事逃逸,我雖接下這些案件,還是很坦白的告訴客戶,要有被關的心理準備,而且,將會有一筆很高的賠償等著。
為何是這樣?蓋酒駕肇事致死及肇事逃逸兩罪刑責都很重。前者,如果沒有任何減刑事由,最低刑度就是3年以上有期徒刑,判下來毫無緩刑空間(判2年以下有期徒刑才可以判緩刑)。試想,酒駕致死沒有自首,又有何減刑的理由呢?只剩唯一以刑法第59條情堪憫恕作為減刑之條件,然而酒駕肇事致死,法官要為你適用該法條減刑,幾乎比登天還難。
眾所周知交通事故致人於死傷,法院實務上,倘若不和解,是很難獲得法院從輕量刑,同時給予緩刑的判決,更遑論酒駕肇事致死,有時即令和解賠了鉅款,法官也未必會給予緩刑的判決諭知。
酒駕致死和解的努力,只是為求得法院的輕判,緩刑的獲得,恐怕是一種奢望。可是,在和解過程中,因為它是重刑,酒駕肇事加害者有時不知如何發生,死者更是死得莫名,家屬益加不能接受這樣的事實,哀傷程度不在話下。
談判時,死者家屬不免責罵被告,認為酒駕惡性重大,不必談誰的過失責任重大,即使死者家屬明知己方過失責任較重,法院根本不可能判到自己所要求的金額,依然是緊抓不放,無退讓空間。更何況3件同時還肇事逃逸,給我的談判空間,更是矮了一截。
話說在談和解的過程,我雖一再代被告道歉,採低姿態解釋,告以所要求金額,在當今花蓮民事判決賠償不可能如此之高額,又因為已經先賠償200萬元,若再根據交通事故鑑定意見,有可能判決駁回原告的請求,被害人家屬,亦不為所動。還給你撂下一句話,大不了不和解,沒拿到錢,他們會請求法院重判。
如此這般條件與僵局,可難倒我這個律師了,心想不和解,被告必被重判。但是,要和解,條件又屬過苛,不知如何是好。也只能把法院未來的發展,據實的告訴委託人,由他們自己做選擇。真的,酒駕肇事,代價是如此的大啊!
幸好,最後3件委託人,都願以被害人開出的條件和解,付出遠高於一般車禍的賠償金額。其中一件非常幸運的當事人,慈悲的法官,因認為其酒測值才0.25,而被害人過失責任亦不輕的情事下,願意適用刑法第59條情堪憫恕減輕其刑,判處2年有期徒刑,並給予緩刑之宣告,不用入監服刑,挽救了家庭與工作;然另件則無如此幸運,賠了金錢,仍須入監服刑。
走筆至此,仍要再呼籲,酒後不開車,以免傷人又害己。酒後開車代價大,賠了夫人又折兵,請牢記心上,免肇事後悔莫及。
 
找到遺失名錶,要得回來嗎?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27 五月 2018 12:52

撰文:李殷財律師(劍無鋒律師事務所) 整理:記者江思婷‧阮文彬

◎案例:

老廖花了200多萬元買了全球限量300支的世界名錶後,向阿涂炫耀,阿涂看了喜歡,就跟老廖說:「這錶真漂亮,剛好這幾天,我要參加同學會,可不可以先借我戴幾天,讓我撐撐場面」,老廖心裡雖然有一點捨不得,可是又不好意思拒絕,只好答應借阿涂一個星期。有一天,阿涂載著名錶出門後,因為要參加生存遊戲,怕把名錶刮花,於是把錶脫下放入隨身包包中,隔了幾天,阿涂突然想起包包中的名錶,就打開來看,沒想到錶早就不見了。阿涂翻遍家中每一個角落,也找過這段期間出入的地方,還是找不到名錶,阿涂也搞不清楚到底是被人偷的?還是自己不小心掉的?最後阿涂只好拜託朋友到網路上、錶店、當鋪幫忙找這支錶,一年後,終於在一家當鋪發現了這隻錶,阿涂就報警,警方到場後詢問當鋪老闆,老闆說這支錶是以180萬元向小郭買的,小郭則說:這支錶是跟小林以140萬元買的。最後,小林到案後,告訴警方:這支錶是他在計程車上撿到的。阿涂有辦法拿回這隻錶嗎?

◎解析:

阿涂的手錶有可能是被偷的;當然也有可能是自己不小心掉的。如果是被小林偷的,小林當然構成竊盜罪;如果是不小心掉的,被小林撿到,頂多構成侵占遺失物罪。因為阿涂自己也不清楚到底是被偷?或遺失?而且阿涂這段期間也確實有坐過計程車,依「罪疑唯有利被告原則」,應該做有利小林的認定,也就是應該認定這支錶是遺失後,被小林撿到的。

至於小郭跟當鋪老闆會不會構成故買贓物罪?這就要看他們知不知道這支錶是遺失物,如果不知情的話,也不會構成故買贓物罪。本案檢察官認定小郭跟當鋪老闆都是用100多萬元買到,並沒有明顯低於市價,所以,認為兩人都不構成故買贓物罪。

至於阿涂可以取回名錶嗎?原則上,阿涂可以在遺失手錶的2年內,向當鋪老闆取回。不過,如果當鋪老闆是在公開交易的場所(例如拍賣場)或是鐘錶店買到的話,阿涂就要償還當鋪老闆所付出去的180萬元才能拿回手錶了。

 
通姦罪之今非昔比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21 五月 2018 08:17

撰文:曾泰源律師 整理:記者江思婷‧阮文彬

水果日報在今年5月間報導一則新聞,略以:曾男去年6月間在妻子手機發現鹹溼對話,妻子傳訊「我們已經X了492次」、「我是不是你X過最多次的女人」等語,小王則回「跟你打炮超爽...」。妻子還傳露乳照給對方,小王回傳大雕特寫照。曾男一氣之下,翻拍手機內容,對妻子和小王提告通姦。

檢方在調查後,認為簡訊對話和裸照雖然挑逗,但無法證明兩人通姦,且也沒拍到臉孔和性器交合,曾妻和小王都說只是開玩笑,否認通姦,最後曾妻和小王獲不起訴。

不過,曾妻反告曾男偷看她手機,侵害隱私,涉妨害秘密罪,曾男翻拍妻子手機為證,反而罪證確鑿,因此承認偷看妻子手機,被檢察官提起公訴、吃上官司。

看到這則報導,讓我想起民國80幾年間,自己擔任檢察官承辦的妨害家庭案,及當律師時為被告辯護的通姦案件。

我曾起訴的一件夫自西部跟監妻子與情夫遠來花蓮住宿通姦的案件。夫於凌晨1、2時許,會同警方進入情夫的房間,只見情夫著內褲,旋夫衝入浴室內,把躲在浴室的妻子拉出,其妻全身赤祼,僅披了情夫的一件外衣。

就這樣兩人衣衫不整,三更半夜為警當場查獲,並有用過的衛生紙為憑。夫當場提出妨害家庭的告訴,移送地檢署偵辦。

我或因受到舊思維影響,未採嚴格性器接觸的看法,依據自由心證認為三更半夜,孤男寡女赤身裸體,共處一室,所為何事?並以其夫前偷錄的曖昧電話錄音,即將被告2人提起公訴。

未料,當時承辦法官竟以事後告訴人妻子提出到省立花蓮醫院的診斷證明書,載明陰道無精液反應,證明未曾性器接合,判決無罪,如此判決法理與我認知不合,因此,接獲判決書後,依法提出上訴。恰好遇到老庭長,一上去二話不說,很快就改判有罪定讞。

後來,我辭退檢察官工作,擔任律師執業時,亦為妨害家庭被告辯護,曾經辦一件,夫亦帶同警方前來抓姦,被告二人則將之拒於浴室門口,惟仍被蒐證兩人赤裸身體,無其餘證據佐證當場發生關係。

一審承辦法官經我以既然只是在浴室內共浴,被告辯稱是發生關係前的洗澡行為,因此,僅有一半機率是做愛後的洗澡可能,又未扣到其他佐證,證明兩人曾為性行為,基於嚴格證據顯示,「罪疑唯無」自不足推定兩人性器已曾接合。

法官最後採行我的辯護意旨,為無罪判決。當然,檢察官不服提起上訴。在我二審為被告辯護無罪之時,承審的受命法官卻當庭開玩笑的表示,辯護人你當檢察官時,這種案件會不起訴嗎?這一聽之下,看倌們!他們豈會駁回檢方上訴呢?

另有一案,更只是女方書信被扣到知悉男方私處有一顆痣,即進而推定必有赤裸相處,認定已然發生過關係,二審改判有罪的案例,雖然令人不服氣。但是,既不得上訴最高法院,徒乎奈何!

後來幾年承辦的妨害家庭的辯護,即發現檢察官思考層面已漸採嚴格證據,必須顯示性器有曾接合的證據,即令孤男寡女共度一夜,亦不再以自由心證推定必有發生過關係。

迄今司法實務,廢除妨害家庭的除罪化呼聲愈來愈大。社會上通姦的情事,每日新聞已非新奇,當社會大眾視為一種正常的現象時,恐就是除罪化的時候。

台灣花蓮地方法院,甫近更將妨害家庭案以聲請大法官釋憲為由,裁定暫時停止審理,已有除罪化的趨勢觀念。眼見通姦罪隨著時代觀念的改變,法院審判態度,已可見到實務操作就是希望通姦除罪化,司法期待人民以民事訴訟解決此問題。

通姦罪的今非昔比,迥不相牟。估不論法院的觀念是否會衝擊夫妻倫常。但至少,會影響刑事犯罪預防妨害家庭的思維。相信未來的除罪化,類此案件,必將層出不窮。看倌們!婚姻生活是必須要經營的,再也不能依靠著刑罰來維繫。

可是,如果夫妻生活為第三人不法介入,萬一遇到如花蓮地院法官停止審判,而您已提出附帶民事侵權損害賠償,請務必先撤回,另起爐灶,正式提出民事訴訟,除盡快取得民事判決賠償外,尚可避免除罪化同時,附帶民事賠償被駁回,屆時超過2年侵權行為時效,無法訴請民事賠償,讓權益受損。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3 頁, 共 201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