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車禍鑑定報告一定正確嗎?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30 十二月 2018 13:00

資料提供:劍無鋒律師事務所 李殷財律師

整理:記者李雨修

【案例】

阿河開車經過一處交岔路口時,路邊竟然停放一輛大型聯結車,幾乎占滿整個車道,阿河根本無法前進,只好按喇叭提醒司機移車,沒想到,更誇張的是:聯結車司機竟然不在裡面,阿河不得已只好將車子往左偏,想要超越路旁的聯結車,沒想到,阿河一往左邊偏跨越雙黃線時,左邊的岔路剛好出來一輛計程車,兩車就發生碰撞。

阿河報警處理,員警到達現場後,發現現場道路已經很狹窄,聯結車又寬又大,竟然直接停在十字路口,而且也聯絡不上駕駛,看來駕駛應該已經停放多時了,因為發生車禍的關係,現場已經造成車輛回堵,於是員警趕緊繪製現場圖,員警量了一下道路的寬度,也量了一下聯結車的寬度及長度,並特別標示在現場圖上,在初判意見提到肇事原因:(一)聯結車霸占路面,已經妨礙其他車輛的通行,造成其他車輛必須要跨越雙黃線才能通行,顯然有過失;(二)阿河違規跨越雙黃線,而且在交岔路口未減速看清左右來車後再通過;(三)計程車在交岔路口同樣沒有減速並看清來車再通過。

隔了不久,就召開車禍鑑定會,當事人跟員警都到場陳述車禍發生經過,等了很久總算開會了,沒想到,鑑定委員超級沒有耐心,每個人都講不到幾句話,就被委員打斷了,員警擔心委員對現場圖不了解,於是拿出現場圖、現場相片提醒委員:現場的聯結車占住路面,應該也有過失。

沒想到,委員一點興趣也沒有,行禮如儀,員警也沒有辦法多加說明,委員就說會議結束了,整個會議前後大概不到5分鐘,接著鑑定結果出來了:阿河要負肇事主因;計程車是肇事次因。那麼「聯結車」呢?很抱歉!委員恐怕不知道現場還有聯結車違規停放的事吧!

【解析】

這是真實的案例改編的,但因為當時發生碰撞的是一部「軍車」及「民車」,而我就是當時去處理的「憲兵」(也就是軍事警察)。所以,我印象深刻,這件事也讓我知道原來車禍鑑定委員這麼厲害,不用看現場圖,也不用看現場相片,更不需要聽當事人或員警怎麼講,5分鐘就可以隔空抓藥,也不知道他們抓出來的是「仙丹」?還是身上的「仙」(身上的污垢)?

不過,很可惜的是:很多法官(檢察官)對鑑定委員提出來的鑑定結果(仙丹?)會照單全收,因為這樣有鑑定報告可以抄,比較好結案。

那我們要怎樣救濟?很簡單,當然我們可以再聲請覆議啊!可是覆議也「很簡單」,因為大部分也會照抄原來的鑑定結果。

除此之外,還有沒有其他救濟管道?有,其實還有一些學術單位或機構(可以上網查),也會受理鑑定,畢竟他們的鑑定會比較專業,不過,費用會較高,而且重點是:法官(檢察官)未必會同意送給這些單位鑑定。所以,還是老話一句:最好裝行車記錄器。否則,就只能拜拜求好運,希望能遇到好的鑑定委員、員警、檢察官、法官了。

 
勞工職災救濟方式(下)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六, 29 十二月 2018 13:10

資料提供:吳明益律師聯合事務所

整理:記者江思婷

案例事實:

老王受僱於小馬哥廣告公司擔任技術人員,從事廣告招牌安裝作業,於102年10月14日上午9時許,在花蓮市中美路上利用天車設置廣告招牌時,遭天車勾子擊中額頭,造成頭部外傷併前額粉碎性、凹陷性骨折及左側硬腦膜下血腫、全身多處擦傷及挫傷、嗅覺功能異常等傷害,經勞工保險局核定後發給老王540日職業傷害失能給付,然老王實際所領之薪資為日薪1,500元,小馬哥廣告公司為老王投保之日薪卻僅1,000元,導致老王領得之勞保失能給付減少270,000元。試問:在我國現行職業災害補償制度下,老王得如何主張權益?

說明:

四、 承上週所述,職業災害補償之救濟內容,包括勞工保險條例之職災給付、勞動基準法之職災補償、職業災害勞工保護法之津貼補助等三部分,其中本案例涉及之職業災害保險給付,即是社會安全制度的一環,起因於多數勞工發生職業災害時無法應付財務上壓力,因此國家必須採取適當措施,確保勞工遇到職業災害時能獲得適當救濟,而勞工保險條例就是順應社會所需之「保險型」補償制度,遇有勞動災害發生時,勞工保險機關適時給予相關給付,藉此減少職災發生對勞工生活品質之影響,使勞工日常經濟獲得保障。

五、 本案例情形,依勞工保險條例規定,被保險之勞工遭遇職業傷害,經治療後,症狀固定,再行治療仍不能期待其治療效果,經勞工保險局自設或特約醫院診斷為永久失能,並符合失能給付標準規定者,得按其平均月投保薪資,依規定之給付標準,增給百分之五十,請領失能補償費。倘若雇主違反勞工保險條例規定,將投保薪資金額以多報少者,勞工因此所受損失,應由投保之雇主賠償。

六、 據此,老王所受傷害既認定屬於「職業災害」,且經勞工保險局核定後發給老王540日職業傷害失能給付,依實領日薪1,500元計算,老王本應領得失能補助費810,000元,然而因為雇主小馬哥廣告公司為老王投保之日薪僅為1,000元,導致老王少領得失能補助費270,000元,依前開勞工保險條例規定,老王因此所受之損害,應由小馬哥廣告公司負責賠償,故老王得向小馬哥廣告公司請求給付270,000元。

 
被架空的繼承回復請求權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二, 25 十二月 2018 07:38

撰文/湯文章(東大國際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

整理/記者李雨修

近日大法官作成釋字第771號解釋,內容是繼承回復請求權與個別物上請求權係屬真正繼承人分別獨立而併存之權利。繼承回復請求權於時效完成後,真正繼承人不因此喪失其已合法取得之繼承權;其繼承財產如受侵害,真正繼承人仍得依民法相關規定排除侵害並請求返還。然為兼顧法安定性,真正繼承人依民法第767條規定行使物上請求權時,仍應有民法第125條等有關時效規定之適用。

繼承回復請求權與所有物返還請求權二者間,究竟是什麼關係?學界多年來爭執不休,有認為繼承回復請求權是一種集合的權利,是一種個別所有物返還請求權的特別規定,因此,雖然繼承的財產受到侵害,也只能依據繼承回復請求權規定來行使權利,不能再主張個別的所有物返還請求權。但另一派的見解則認為,二者是併存的權利,可以個別行使,其中一種權利行使或消滅,對於他種權利不會有什麼影響。

這二種見解各有利弊,第一種的看法好處是主張被侵害的繼承人,不用去證明個別財產被侵害的事實,只要證明自己是合法的繼承人,以及被侵害的財產是被繼承人的財產,壞處是可以主張的時間,最長只有10年。第二種的看法是可以主張的時間,長達15年。壞處是主張的人除要證明自己已經因繼承合法取得個別財產的有權外,還要去證明個別的財產遭受到侵害。

法律見解因為著眼間不同,本來就會有不同結論,一種見解的好處通常會是另一種見解的壞處,反之亦然,這原本就是極為輕鬆平常的事。法條是死的,法律重視規範的安定性,但社會環境隨時在改變,舊的法條規定,有時候並不能符合外在的社會環境變化,或者法條的規定,原本就存在著模糊的空間,並且法律錯綜複雜,不同法律間有位階高低的問題,有特別法普通法的問題,也有中央法規與地方法規衝突的問題。因此,要賦給法條生命,就要靠解釋。解釋法律有很多種方法,在台灣最有權力和最有權威的解釋機關就是大法官。所以大法官說的就算,其他法官和學者說的就算了!因此,這個幾十年來的爭議,算是一槌定案。按下來能做的,講好聽的話是去批評大法官看法的良窳,講難聽的話就是去罵大法官的見解。就我來看,二者的目的都是一樣,都在期待大法官能夠再施加關愛的眼神,那天能夠再改變見解或者最少再做個補充解釋。

 

大法官釋字第771號解釋,等同架空繼承回復請求權,反正不用在10年內請求,還有5年的時期。但繼承回復請求權的消滅時效期間,是從知悉繼承權被侵害的時候開始起算,個別的所有物返還請求權也是如此,可是大法官又說「然為兼顧法安定性,真正繼承人依民法第767條規定行使物上請求權時,仍應有民法第125條等有關時效規定之適用。於此範圍內,本院釋字第107號及第164號解釋,應予補充。」釋字第107號及第164號解釋,原來是指已登記的不動產所有物返還請求權,無消滅時效之適用,所以無論經過多久時間,都可以要求占用人返還,占用人不能援用已經占用15年作為時效抗辯拒絕返還,但釋字第771號解釋剛好顛倒,已經辦理繼承登記及所有權登記的繼承人,在15年之內仍可能受到真正繼承人行使返還請求權,這等同剝奪不動產所有權登記名義人的抗辯權。這句話可是顛覆傳統民法消滅時效的見解,到底這是偉大的法學創見還是標新立異,就看大家各自解讀了。

 
淺談刑事簡易判決實務操作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24 十二月 2018 07:45

撰文:曾泰源律師

整理:記者江思婷

法界前輩,也是現今監察委員高鳳仙近日在其臉書貼出,其提出調查報告,建請司法院針對刑事簡易程序研議修法。
委員提到,銓盛律師事務所向她陳情,經過深入調查後,發現司法院居然為了減輕法官的負擔,讓1年約12萬個案件,沒有經過通常程序審判,大多數被告沒有看過法官,有些人連檢察官也沒有看過,就被用簡易程序判刑,可能嚴重侵害被告的訴訟權,有違憲之虞。
刑事訴訟第449條第1項規定第一審法院依被告在偵查中之自白或其他現存之證據,已足認定其犯罪者,得因檢察官之聲請,不經通常審判程序,逕以簡易判決處刑。但有必要時,應於處刑前訊問被告。前項案件檢察官依通常程序起訴,經被告自白犯罪,法院認為宜以簡易判決處刑者,得不經通常審判程序,逕以簡易判決處刑。
其實,法律如此規定確實有訴訟經濟,降低案件數量的作用,讓院檢在案件的負擔上鬆一口氣。尤其是在判決書的制作上,更可以簡化,速度快又省時。如此對於苦於訴訟冗長,憂心訴訟結果不知會如何的人,也是一大福音。
可是,檢察官之聲請簡易處刑判決問題出在哪兒?早期發現被告在卷內根本沒自白,檢察官的聲請簡易處刑書,竟會登載不實,擅自替被告自白。有的被告收到這樣的聲請書,氣噗噗的來事務所問怎麼辦?
當然我們會告訴他,趕快遞狀聲請依普通程序辦理。然而,偶有快槍手法官等不及被告的聲請狀,就以其他現存證據直接做出簡易判決,被告不得已只能依據簡易程序提起上訴,平白無故被剝奪掉一個審級的利益。
果爾,倘若遇到一位駁回法官,或不好意思不支持同事,而不具正義感的審判長,被告的冤屈恐無處救濟。尤其在台灣當今要提非常上訴或再審比登天還難的情形下,冤獄是很容易發生的。
高鳳仙監委研究有關刑事訴訟法簡易程序之規定與司法實務之運作,認為嚴重違反憲法訴訟權保障、正當法律程序及刑事訴訟法上聽審請求權,肇致人民司法救濟權受損,陳請本院依法聲請釋憲,以保障人民權利。
她進一步的研究現行刑事訴訟法簡易程序,因係採書面審理,然未經開庭程序即為裁判,是否剝奪被告享有接受法院公開審判、言詞辯論、與證人對質及交互詰問等之訴訟權利?有無違反憲法第8條及第16條規定?檢察官未取得被告同意即逕行向法院聲請簡易判決處刑,是否有濫用簡易程序之疑慮?且在未取得被告同意下,被告不服判決結果必然提起上訴,則簡易程序是否能達到訴訟經濟之目的?均有深入調查之必要等情。
個人至為贊同高委員的看法,其實就簡易訴訟程序的進行,應在檢察官偵訊時,由被告表達願意依照簡易訴訟,並記載於筆錄中。對於被告否認犯罪的抗辯時,不應聲請簡易判決。而法院更不應以片面主觀的其他現存之證據,已足認定其犯罪者作為簡易判決的要件,遽加判決。
法院不宜以一己之方便結案,而犧牲人民訴訟上的權益,倘若不加修法,亦請院檢在執法過程採取嚴格的被告是真的自白,倘若被告有抗辯,法院仍宜轉為普通程序辦理,方為保障人民訴訟權益的方式。
對於被告而言,苟若收到與己陳述內容不同的聲請簡易判決處刑書,請於第一時間盡速找律師幫忙撰寫聲請改以普通程序的書狀,載明理由,以防法官的快速簡易處刑,方能確保自己權益。
最後援引高委員的意見,祈請司法院宜研議修正相關法規,使法官逕行轉換簡易程序,以「審判中」自白犯罪為要件,且須得被告及檢察官同意,並踐行訊問被告程序,以維護憲法所保障之人民訴訟基本權利。
 
假交友真詐財,構成何罪?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23 十二月 2018 13:34

資料提供:劍無鋒律師事務所 李殷財律師

整理:記者江思婷

【案例】

小林在網路交友平台假冒「金陳五」名義交友,專挑一些失婚或喪偶的婦人,並向對方謊稱:因為老婆剛過世,想要認識新朋友,後來認識王姓女子後,他告訴對方:每月可以幫她付5萬元生活費,讓王女誤以為找到真愛,之後,兩個人並互換定情物,而且也拜見雙方父母,小林陸續騙王女一些現金及金飾,共20多萬元,之後,就避不見面。小林食髓知味,又在交友平台改名「張協友」,謊稱他是多家公司負責人,又騙到另一名蔣姓女子,騙蔣女刷卡買10多萬元金飾給他。接著,小林又換個假名,自稱是香奈兒經銷商,又騙黃姓女子交往,並叫她投資,先後騙了40多萬元。這些被害人後來就對小林提出刑事告訴,小林會構成犯罪嗎?

【解析】

所謂詐欺案件,通常都是騙子為了詐騙別人的財物或利益,向被害人虛構一些情境(例如:自己財力雄厚,因為資金都卡在房地產,所以,要先借錢;或者邀對方投資…等,但事實上,根本沒有這些狀況),讓被害人信以為真,才借錢或進行投資。講白話一點:就是騙錢。

一般的詐欺案件,只要經過法官調查,事實上,你跟被害人所講的情形,幾乎都是捏造出來,很容易被認定是詐欺罪。不過,有一種情形:就是男女雙方曾經交往,甚至已經結婚的情形,在這種情況下,有時候「愛到卡慘死」,明明知道對方經濟狀況已經陷於困境了,可是還是不斷拿錢給對方,在這種情況下,不見得會構成詐欺罪。理由是:雙方當時是密切交往,而且感情很好,「被害人」明明知道對方財務吃緊,還是願意拿錢出來資助對方,在這種情況下,被告並沒有詐騙的行為,而且「被害人」也沒有被騙,所以,不一定構成詐欺罪。

但本案的情形不一樣,因為小林在網路上連騙三個女子,而且全部都是用假名,他宣稱:「每個月付5萬元、結婚要買金飾、多家公司負責人、香奈兒經銷商、要進行投資…」,全部都是假的,而且也被法官查出小林還有太太,顯然只是假交友真騙財,在這樣的情形下,很容易被法官看破手腳,最後,法官認定小林構成3個詐欺罪,並判刑1年8個月。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3 頁, 共 221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