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人肉鹹鹹談詐欺 (上)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30 十月 2017 08:27

撰文:曾泰源律師

整理:記者阮文彬.江思婷

「曾律師你真的很oo、能力也很o!能讓法院重判A!曾律師!真的很感謝!這樣的判決!雖然無法拿到錢、但A負責人被判ㄨ年ㄨ個月……也算是還我們一個公道。」這是一個被詐欺案件當事人甲的太太在該案件判決後,讓人看了有些許感傷的「賴」訊息。
當事人甲是常年以捕捉花蓮特有的曼波魚(前叫翻車魚)為生的走船人。曼波魚是他當年出海捕捉的大宗魚貨,該種魚因全魚皆可食用,且口味有別於一般魚肉,因此,成為花蓮海鮮的一大特色。而被告A因另開發出以魚骨做出具膠原蛋白的飲品,聞名業界,生意興隆。
人生無常,就因A飲食營業蒸蒸日上,高朋滿座,覺得有擴大營業的必要,思考找片大一點的土地成為田園式餐廳。不意竟是一個無法預料的投資,後來資金未入,在因為貸款金額龐大,利息支付造成他的資金周轉失靈,然為維持營運的狀況,及掩飾無法支應利息清償,並不曾告知甲上情,對於到期的魚貨債務,不與清償,卻開了遠期支票支應,讓甲信以為真,A有清償能力,再繼續出魚貨給A。
在商場上,做生意的人不免遇到資金困難,而有挖東牆補西牆的情形,固然如此,大都不敢面對現實,總想支撐下去,希望能夠有挽回事業的一天。於是,到處找藉口向他人借貸,以維持業務的現金轉付其他債權人,等向他人借貸的清場期到時,又編一套故事,再向其他債權人借錢。唉!不知到最後倒霉的人將變成最後的被害人,甲應該就是。
話說甲不知道A的財務已出現大破洞,雖然在後來訂貨中A曾於其後支付一、二筆貨款。但A在數月支票跳票之際,仍不願對外宣布其已無支付能力,仍隱瞞事實,向甲叫魚貨,甲在不知情的情事下,陷於錯誤,仍傻傻的出貨予A,一直到先前出具的支票無法兌現,甲方知悉A的財務危機,已達無法清償的程度,才開始追討債務。
沒錢是一個事實,也是一種現實,沒錢人人怕你,如果一傳開來,再怎麼樣都將借不到錢,人情冷暖,此時是最真實的呈現。
討海人與海浪搏鬥,風吹日曬,如何的苦,都要撐下去,就為了生活,養家活口。甲的努力與辛勞的捕魚,從其妻來委任我尋求法律訴訟,言談中我了解,更明白他們心中百般的不甘心,如此辛苦工作的所得付之一炬。我深入案情後,認為A與其子明知已陷於無資力,屆時將無法清償債務,仍不積極告知甲,隱匿實情,使甲持續交付魚貨,應有成立詐欺罪嫌之可能。於是撰狀對兩人提出詐欺罪的告訴。
詐欺罪在我擔任檢察官時,比較容易成立的罪責。然在講離開檢方前,接到法務部的函文,指示應從嚴審核,不要讓地檢署成為討債公司,要詳予認定是否為使用詐術的行為,還是僅為民事糾葛。自此分野,可以說只要有一點可能是民事的糾紛,通常檢座會先問有無提出民事訴訟,或先行調解,每每不太願意將被告提起詐欺罪的公訴。(待續)
 
伴遊摩鐵3P,是否構成犯罪?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29 十月 2017 12:53

撰文:李殷財律師(劍無鋒律師事務所) 整理:記者阮文彬‧江思婷

◎案例

小薛透過手機交友APP搭訕17歲少年小真,並跟小真談好1天1萬元伴遊,小薛並找來好友小秦,帶著小真上汽車旅館,在房間內一起拉K,並一起3P,小真後來要離開時,開口要拿1萬元時,小薛竟然說:「沒那麼多的錢,今天就當大家一起出來玩吧!」。隔幾天後,小真愈想愈不甘心,就傳Line給小薛要他還這1萬元,但小薛還是已讀不回,小真後來就到地檢署告小薛、小秦二人讓她拉k,趁她意識不清時,對她強制性交,檢察官傳喚小薛、小秦到案後,他們兩人都承認有跟小真發生性行為,但辯稱:「這是雙方你情我願的,在整個過程中,小真的意識都很清楚。只是後來沒有給她1萬元,她不爽才會提告。」小薛、小秦是否會構成犯罪?

◎解析

一般的強制性交案件,通常都只有2個人在場:1個人說是強制性交,另1個則是說自願的。本案卻有3個人在場,1個人(小真)說是強制性交,另2個人(小薛、小秦)說是自願的。檢察官辦案時,當然不是用多數決,2票比1票,所以,小真說的不可採,如果是這樣的話,在輪姦罪的情形下,被害人只有1個,不論她怎麼說,都比不上被告們的說法。

事實上,還是要參考案發前、案發時、案發後雙方的反應,以及現場的跡證,再來判斷。本案的情形,其實從一開始雙方在約伴遊的對話內容、約的金額是1天1萬元、地點又是在汽車旅館,所以,小真應該很清楚就是去性交易。小真在性行為的過程中,又很配合,也沒有任何抵抗的情形(雖然沒有抵抗的情形,有一種可能就是因為吸毒過量,導致意識不清,才沒有辦法抵抗,這時候,還是可以隔離3人,從3個人對性交過程的說明來判斷小真是否意識清楚),而且事發後,小真傳Line的內容,只是一再催促還1萬元,也沒有任何質疑對方乘機對她性交的內容,因此,在這種情形下,應該會認為不構成強制性交。

只不過,小薛及小秦是用1萬元的代價約小真出來伴遊,事實上,他們就是約小真出來「性交易」,這有可能會觸犯兒童及少年性剝削防制條例第31條第2項的18歲以上的人,跟未滿18歲的人為性交易罪。至於小薛二人提供K他命給小真吸食,要看具體的情形,也有可能會構成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的引誘施用毒品、或轉讓毒品罪。

 
以低劣原料魚目混珠出售商品 成立詐欺取財罪?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六, 28 十月 2017 13:17

吳明益律師聯合事務所 吳明益律師撰

記者阮文彬.江思婷/整理

邇來,食安問題頻傳,對廣大消費者而言,購買食品時,除端詳保存期限、包裝外,內容添加物之標示也是選擇購買之考量標準。然而,若不肖業者未實際表彰該食品之內容物或添加物,反而添加其他不明或危害人體健康之物質,則食品業者是否成立刑法之詐欺罪,仍有討論之空間。

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之「攙偽假冒罪」,雖於民國102年6月19日修正公布,刪除舊法「致危害人體健康」之犯罪構成要件,然立法者此舉實係為避免食品案件之舉證困難。故食品業者如具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15條第1項第7款、10款等對民眾食品衛生安全及消費者權益影響甚鉅之惡性重大行為時,解釋上,即成立本罪,應予遏止。意即,不論食品業者之行為是否具致生危害人體健康之危險存在,祇要其在食品中攙偽或假冒或添加未經中央主管機關許可之添加物,即成立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之「攙偽假冒罪」。

而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之「攙偽假冒罪」與刑法之「詐欺取財罪」,固均含有欺騙他人之性質,然刑法之「詐欺取財罪」,僅行為人意圖為自己不法所有,施用詐術,使人陷於錯誤,因此交付財物即足該當。但成立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之「攙偽假冒罪」是否亦同時構成刑法之「詐欺取財罪」,則須視直接交易相對人(即選購食品之消費者)有無陷於錯誤而定。

因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之「攙偽假冒罪」係為禁止食品業者之攙偽、假冒行為,其立法目的在於食品之成分標示須與實體內容物一致,俾利維護國民健康及建立食品消費秩序;然刑法之「詐欺取財罪」則側重於被害人財產法益之保護,故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之「攙偽假冒罪」與刑法之「詐欺取財罪」二者間構成要件及保護法益尚難謂同一。

從而,食品業者雖以低劣原料魚目混珠出售商品,致食品之成分標示與實體內容物並不一致,但食品業者是否成立刑法之「詐欺取財罪」,仍須視選購食品之消費者於購買食品當下,是否陷於錯誤而異。

 
欠稅管收 有什麼條件?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二, 24 十月 2017 08:27

撰文/湯文章(花蓮地方法院民庭庭長)

整理/記者阮文彬.江思婷

一、案例:

甲公司負責人為小明,該公司因未繳納營業稅數百萬元,經稅捐機關移送行政執行處行政執行,行政執行處多次通知小明到場說明,小明收受通知後均拒絕到場,經行政執行官向法院聲請核發拘票後,將小明拘提到場。嗣經行政執行官訊問後,小明避重就輕,拒絕繳納稅款。行政執行官乃向法院聲請管收小明,有無理由?

二、解析:

人民有納稅的義務,不繳納稅捐機關就會將納稅義務人移送行政執行處行政執行。行政執行官為了追稅,法律賦予其得通知納稅義務人到場訊問說明。但行政執行官訊問義務人後,認有下列各款情形之一,而有管收必要者,行政執行處應自拘提時起24小時內,聲請法院裁定管收之:一、顯有履行義務之可能,故不履行。二、就應供強制執行之財產有隱匿或處分之情事。(行政執行法第17條第6項第1、3款)。

至於公司為納稅義務人時,也可以對公司或其他法人之負責人執行拘提管收行(政執行法第24條第1項第4款)。由於強制執行法對於拘提管收有詳細的規定,且強制執行法立法多年,實務運作經驗豐富,因此,行政執行有關拘提管收準用強制執行法之規定(行政執行法第26條)。

依強制執行法第25條第1項第4款、第2項規定,債務人履行債務之義務,不因債務人或依本法得管收之人被管收而免除。關於債務人拘提、管收、限制住居、報告及其他應負義務之規定,於下列各款之人亦適用之:四、法人或非法人團體之負責人、獨資商號之經理人。前項各款之人,於喪失資格或解任前,具有報告及其他應負義務或拘提、管收、限制住居之原因者,在喪失資格或解任後,於執行必要範圍內,仍得命其履行義務或予拘提、管收、限制住居。

94年6月22日修正前之行政執行法,因規定拘提管收之條件過於寬鬆,經大法官釋字第588號解釋宣告違憲,嗣進行修法,現行第17條條文係依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588號解釋而為修正,旨在加強人身自由之保障,並符合比例原則,管收之要件較修正前更為嚴格。

其中修法前第17條第1項、第2項原規定「義務人有下列情形之一者,得命其提供相當擔保,限期履行,並得限制其住居」、「義務人逾前項限期仍不履行,亦不提供擔保者,行政執行處得聲請該管法院裁定拘提管收之」,明定行政執行機關聲請管收,以已命義務人提供相當擔保,限期履行,義務人逾限期仍不履行,亦不提供擔保為其要件。

現行條文對於拘提部分規定「命其提供相當擔保,限期履行,屆期不履行亦未提供相當擔保,…而有強制其到場之必要者,行政執行處得聲請法院裁定拘提之」,但對於管收部分僅在第7項關於義務人經通知或自行到場後予以管收,規定「義務人經通知或自行到場,經行政執行官訊問後,認有前項各款情形之一,而有聲請管收必要者,行政執行處得將義務人暫予留置;其訊問及暫予留置時間合計不得逾24小時」,並沒有如修法前「義務人逾前項限期仍不履行,亦不提供擔保者,行政執行處得聲請該管法院裁定…管收之」規定,因此引發管收前是否要履行命其提供擔保而不提供之程序的爭議?

實務見解認為管收處分既係強制執行之最後手段,則行政執行機關依現行規定聲請法院裁定管收,尤應先踐行非先命義務人提供擔保,限期履行,不得逕聲請法院裁定管收(最高法院103年度台抗字第1043號裁定意旨參照)。因此,本件行政執行官未踐行命小明提供擔保而不提供之程序,其直接聲請管收,於法有違。

 
已作的證詞如覆水般難收 (下)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23 十月 2017 08:20

撰文:曾泰源律師

整理:記者阮文彬.江思婷

(接續)
這種事情,在多年以前,警方尚未普遍以監聽作為偵查犯罪手段之時,因為,並無實際上的犯罪對話紀錄,法官又怕人為證詞難免有各種不同的原因存在,若是遇到挾怨以對,抑或故意報復,為不實證詞,造成誤判,恐是法官所最憂慮,而難以抉擇的。是被告、證人任意翻供,頗為常見,有時因為證人證詞的反覆不一,致法官質疑偵查中指證的可信性下,作出被告無罪的判決,並非鮮見。
嗣警方改進偵查方式,轉為大量施以監聽販毒的偵查作為後,買毒的人眼看自己的一舉一動都被警方查知掌控下,自知犯罪難逃,亦難以為賣方脫罪,無不據實陳述。當然進到法院審理時,即令受到人情所託,要翻供為販毒之人說話,幾乎難以為法官所採信。
在實務上,筆者往昔承辦毒品的買賣、施用案件經驗,經常會被詢問到可否想辦法讓證人翻供,或證人為幫助販毒之人,可否翻異偵查中的證詞。
對於,遇到這種情況,可說是律師的兩難,法官心證如何,常非律師可得預測,證人偵查中具結作證有向某人購買毒品,而後在法院改稱不是向該人買受,這種情形下,前後的證詞就是兩歧,一定有一次說謊而可以成立偽證罪,當律師又怎能教人作偽證呢?我也只能分析利害關係,讓當事人自己決定。
雖然,證據的評價是掌握在法官的職權上,販毒之人是否因為買方的證詞改變而判決無罪,還是得由法官依據全卷證資料,與調查證據及辯論結果而定。事實上,並不是證人在法官面前怎麼說,法官就會如何判。從而,證詞的前後陳述不一,作證的人有極高的風險被依偽證罪判處徒刑的,要翻異前詞,實應三思。
或有以為,如果販毒之人最後被判決無罪,豈不是證明證人在法院的證詞為真正嗎?可是即使如此,那麼證人在偵查中與法院的歧異證述,又將作何解釋呢?那不是偽證,什麼才叫做偽證。
事實上,任何人在法院的一詞一句,都可能是案件的重要關鍵,陳述的人有必要審慎為之。所謂「覆水難收」,律師無法變更已經呈現的筆錄內容,有如潑出去的水,律師何德何能可以再加以收回呢?猶記得20年前某庭長曾言,「一字進衙門,9條牛拉不動」。上法院的人,要確記,誠實說話為上策,免得被移送偽證罪時,後悔莫及。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3 頁, 共 180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