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未休例假之薪資,可否請求雇主發給?(上)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三, 07 九月 2011 01:01

  案例:
 原告為被告公司之勞工,被告公司預告自97年11月30日起終止勞動契約,並於同年11月1日辦理交接,經被告公司之人事部核算,原告自97年1月1日起至同年10月30日止,累計未休假日數為51日,加上工作滿1年之特休假7日,合計共58日,尚未申請補休,被告公司以原薪資額度給付予原告20日之預告工資新臺幣61,111元及7日之未休假獎金21,389元,另以年資1年8個月計算之資遣費76,389元。原告主張其未休假日數應為58日,被告仍有31日之應休未休例假薪資94,705元(計算式:158日-20日-7日〉×3,055元=94,705元尚未給付予原告。而勞基法雖無明文規定「例假」未休應算薪資發給,然參酌勞基法第39條及同法施行緗則第24條第3款之規定與精神,發生不可歸責於勞工之原因而導致勞工無法休完例假峙,雇主亦應將其未休完之例假折算薪資後發給。爰類推適用勞基法第39條及同法施行細則第4條第3款規定,請求給付未休例假之薪資。有無理由?
 解析:
 實務上關於該問題有不同看法:否定說認為:「按特別休假因年度終結或終止契約而未休者,其應休未休之日數,雇主應發給工資,勞基法施行細則第24條第3款 定有明文。即勞工之特別休假應在勞動契約有效期間為之,惟勞動契約之終止,如係可歸貴於雇主之原因時,雇主應發給未休完特別休假日數之工資。此乃因特別休假之目的主要係在鼓勵勞工休假、尊重勞工人格及提升勞工生活品質,而非在於領取報酬,尤應認為上開細則規定雇主應發給未休特別休假工資僅係補償勞工未能享受特別休假所給與之代償金,為保障勞工特別休假權益之特別規定。且上開施行細則之規定係針對勞基法第38條所規定之特別休假,並不包括勞基法第36條之例假及第37條之休假,若勞動契約無特別約定,例假及休假自不適用上開施行細則之規定,亦無類推適用之餘地,自不待言。」(臺灣台東地方法院台東簡易庭98年東勞小字第3號判決)。
 肯定說認為:「按勞基法第39條規定:「第36條所定之例假、第37條所定之休假及第38條所定之特別休假,工資應由雇主照給。雇主經徵得勞工同意於休假日工作者,工資應加倍發給。因季節性關係有趕工必要,經勞工或工會同意照常工作者,亦同。」又勞工每日正常工作時間不得超過8小時,每二週工作總時數不得超過84小時。勞工每7日中至少應有1日之休息,作為例假。勞基法第30條第1項、第36條所明定。

文/湯文章(花蓮地院民事庭庭長)
整理/記者祝務耕 

 
幫共犯履行刑罰上追繳義務 可否向共犯請求返還應負擔的金額?(下)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三, 31 八月 2011 23:26

  案例:
 甲、乙、丙、丁等四人因為貪污案件,經法院判處有期徒刑確定,判決書認為甲所有之房產,為其運用犯罪所得1,000萬元所購得,因此於判決主文諭知「甲、乙、丙、丁應連帶追繳犯罪所得新台幣1,000萬元,如全部或一部無法追繳時,以其財產抵償之。」判決確定(貪污治罪條例第10條)。甲為避免房產被執行拍賣,乃向檢察官繳納該1,000萬元,嗣後甲主張四人為共犯,應各分擔250萬元,乃起訴向乙、丙、丁要求返還彼等各應分擔的250萬元,有無理由?
  解析:
  (三)公法上之連帶債務性質為何?連帶債務人之間應如何分擔?法律並未明文規定,是否可視為法律漏洞而可類推適用民法連帶債務有關規定?按類推適用應以常態事實為準,民法以可分之債為常態,以連帶之債為變態;在公法就連帶債務無明文規定之情形下,自無從類推適用非常態之民法有關連帶債務之規定。故甲主張其自得適用或類推適用民法第 281條連帶債務人之求償權,主張請求乙、丙、丁等償還各自負擔之部分,亦屬無據,難認為有理由。
  (四)甲若依民法第312條利害關係第三人之清償後之求償權,及民法第176 條適法無因管理人之費用償還請求權來請求,則因甲係在執行自己本身之刑罰,所以不是替他人清償債務,也不是管理他人之事務,因此不能主張該二項請求權。若甲依民法第179條不當得利返還請求權之規定來請求,則因為甲係在履行自己法律上之義務,並非代替乙、丙、丁履行彼等之義務,乙、丙、丁沒有受到利益,所以也不能主張該項請求權。

文/湯文章(花蓮地院民事庭庭長)
整理/記者祝務耕 

 
幫共犯履行刑罰上追繳義務 可否向共犯請求返還應負擔的金額?(中)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二, 30 八月 2011 23:13

  案例:
 甲、乙、丙、丁等四人因為貪污案件,經法院判處有期徒刑確定,判決書認為甲所有之房產,為其運用犯罪所得1,000萬元所購得,因此於判決主文諭知「甲、乙、丙、丁應連帶追繳犯罪所得新台幣1,000萬元,如全部或一部無法追繳時,以其財產抵償之。」判決確定(貪污治罪條例第10條)。甲為避免房產被執行拍賣,乃向檢察官繳納該1,000萬元,嗣後甲主張四人為共犯,應各分擔250萬元,乃起訴向乙、丙、丁要求返還彼等各應分擔的250萬元,有無理由?
  解析:
 (一)司法院院字第2024號解釋認為:「追繳贓款,以屬於公有者為限,私人被勒索之款,如已扣押者,應發還受害人,否則經受害人請求返還,不問其共犯 (包括教唆犯、正犯、從犯) 朋分數額之多寡,對於贓款之全部,均負連帶返還之責任,其有未經獲案者,得由到案之他共犯負擔。」
 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3745號判決認為:「沒收含有保安處分之性質,在剝奪犯罪者因犯罪而取得之財產上利益,以遏止犯罪,與罰金屬刑罰之性質有別,故對於共同正犯應採連帶沒收主義。」
 故沒收追繳乃國家刑罰權之行使,乃公法上之義務,與私法上之損害賠償責任,迥不相侔,不容混淆(最高行政法院60年判字第278號判例意旨參照)。
 另最高法院82年台上字第3960號刑事判決亦謂:「於共同正犯所共同收受之賄賂,沒收追徵均採共犯連帶說,乃實務上所持之見解,與民事法上共同債務與連帶債務之債務人所負返還義務之範圍無涉。」
  顯見沒收追徵,旨在避免行為人因犯罪而獲利,同時警惕行為人及社會大眾,並非行為人對國家負有民事債務,國家也不可能因為犯罪而對行為人取得民事債權。故連帶追繳乃國家刑罰權之行使,與民事法上共同債務或連帶債務之債務人所負返還義務之範圍無涉。甲認其代連帶債務人(即乙、丙、丁)即等清償後,承受債權人(即國家)之權利,故得請求乙、丙、丁等償還各自負擔之部分云云,與國家刑罰權之本質不符,不應淮許。

文/湯文章(花蓮地院民事庭庭長)
整理/記者祝務耕 
   

 

 
幫共犯履行刑罰上追繳義務 可否向共犯請求返還應負擔的金額?(上)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二, 30 八月 2011 08:17

法官專欄

文/湯文章(花蓮地院民事庭庭長) 整理/記者祝務耕

案例:
 甲、乙、丙、丁等四人因為貪污案件,經法院判處有期徒刑確定,判決書認為甲所有之房產,為其運用犯罪所得1,000萬元所購得,因此於判決主文諭知「甲、乙、丙、丁應連帶追繳犯罪所得新台幣1,000萬元,如全部或一部無法追繳時,以其財產抵償之。」判決確定(貪污治罪條例第10條)。甲為避免房產被執行拍賣,乃向檢察官繳納該1,000萬元,嗣後甲主張四人為共犯,應各分擔250萬元,乃起訴向乙、丙、丁要求返還彼等各應分擔的250萬元,有無理由?
 解析:
 本件的關鍵在於甲向乙、丙、丁要求返還金額的請求權基礎為何?法院實務見解認為:
 (一) 依司法院大法官會議第 109號解釋其理由書有謂:「共同正犯,係共同實施犯罪行為之人,在共同意思範圍內,各自分擔犯罪行為之一部,相互利用他人之行為,以達其犯罪之目的,其成立不以全體均行參與實施犯罪構成要件之行為要件;參與犯罪構成要件之行為者,固為共同正犯;以自己共同犯罪之意思,參與犯罪構成要件以外之行為,或以自己共同犯罪之意思,事前同謀,而由其中一部分人實行犯罪之行為者,亦均應認為共同正犯,使之對於全部行為所發生之結果,負其責任。」
 顯然認為共同正犯,因對犯罪均具支配力,乃屬共同歸責。亦即每個共同正犯均應於共同犯意範圍內就彼此部犯行共同負擔正犯之責,對於全部行為所發生之結果,負其責任。
 一般學者見解亦認共同正犯即為一責任共同體,而應就共同實施的全部結果,共同負擔全部的刑事責任,而非僅就自己之行為各自負擔部分之刑事責任(林山田,刑法通論,下冊,2002年12月,增訂8版,第106頁)。
 最高法院86年台上字第6278號判決認為:「共同正
犯因相互間利用,他方之行為,以遂行其犯意之實現,本於責任共同之原則,有關從刑之沒收部分,雖他共同正犯所有供犯罪所用之物,亦應於其本身所處主刑之後,併為沒收之諭知。」
 因此,共同正犯基於責任共同之原則,其所受之罪刑宣告,無論是主刑、從刑,皆係其本身應受之刑罰,難認有為他人承擔之部分,是無論於檢察官指揮執行時,擇由共同正犯之一人或數人開始執行,皆為執行該被告本身之主、從刑,而與他人無涉。亦即,各被告皆係執行犯罪行為人本身之刑罰,無所謂為他人承擔的部分。

 
工作規則之不利益變更(下)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四, 25 八月 2011 00:37

◎文/湯文章(花蓮地院民事庭庭長)
◎整理/記者祝務耕 

 案例:
 小明任職於某家公司,任職時雙方在工作規則約定,小明的薪水每月3萬元,後因經濟不景氣,公司營運續效衰退,公司為防止財務赤字及營運不佳之狀況持續擴大,復為免大量裁員而造成之社會問題,乃於98年起至99年止,實施系爭減薪,休假獎金也一併予以減半,致小明每月少領8千元。小明不服,認為公司未經其同意就減薪,請求公司回復原薪遭拒,乃向法院起訴請求給付這段時間少領的薪水,有無理由?
 解析:
 另有些判決則以「是否與勞工團體進行協議」作為輔助基準。例如,臺灣新竹地院91年度重勞訴字第3號判決認為:「減薪方案…,並非針對個別勞工,性質上應屬於工作規則,首先須審查該減薪方案有無違反強制或禁止規定及團體協約,若無違反,因其內容涉及對原有勞動條件之不利益變更,直接減少勞工提供勞務所取得之對價,尚須審查是否具有必要性、對勞工不利益之程度,及有無與勞工團體協商等情事,以判定該變更是否具有合理性」。
 另有判決對於工資、退休金等之不利益變更,提出「高度之必要性」概念進行判斷。
 例如,臺灣高等法院89年度勞上字第17號判決為:「…對於工資、退休金等之不利益變更,更須具備高度之必要性,於具體事件中,應考慮企業經營經營狀況之低迷、經營環境是否惡化至改革薪資制度有其必要性、變更後對勞工經濟上不利益之程度、相關其他待遇之改善以及是否與勞工團體進行協議等一切情狀」。
 系爭薪資準則固為兩造勞動契約內容之一部分,惟勞基法第21條第1項前段規定:「工資由勞雇雙方議定之」,同法施行細則第7條第3款亦規定:勞動契約應約定工資之議定、調整、計算、結算及給付之日期與方法有關事項。
 所以,公司要舉證證明其公司營運惡化至須以減薪方式因應,始能維持繼續經營與競爭力之程度,否則片面變相減薪,非但不具合理性,且損及勞工之權益,自不能拘束反對之勞工。

 
<< 最先 < 前一個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201 頁, 共 221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