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最高限額抵押權讓與之類型 (3)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四, 12 五月 2011 08:00

◎文/湯文章(花蓮地院民事庭庭長)
◎整理/記者祝務耕 

(二)效力
 分割讓與僅使讓與人之最高限額抵押權的最高額產生量的減少,讓與人之最高抵押權人地位不受影響,抵押權之內容亦不至變更。經分割讓與之部分既已獨立存在,讓與人對之已不得主張任何權利,僅得就未讓與而留存之最高限額主張原債權受其擔保。如果不能受全部清償時,縱令已讓與之最高限額抵押權分配額仍有餘額,亦不能以之受擔保清償。與共有式之讓與係共同利用最高限額抵押權之最高額有所不同。至於受讓人則依其受讓之最高限額抵押權,約定應擔保之債權範圍及債務人。受讓人亦可於受讓後,變更應擔保債權範圍或債務人,與全部讓與之情形同。
 另外,因分割而讓與之最高限額抵押權,其受償次序與未讓與而留存之部分相同,亦即原來之最高限額抵押權,在同一次序成為二或多數最高限額抵押權存在之狀態。
三、共有式讓與
 指最高限額抵押權人,在不變更其抵押權人身分下,使他人加入成為最高限額抵押權之共有人,同享最高限額抵押權擔保優先受償之利益。由於受讓人僅單純加入成為最高限額抵押權之準共有人,最高限額抵押權並不因此而分割為二或多數,與前述分割讓與,已將最高限額抵押權一分為二或多數有所不同。惟應注意的是,共有式的讓與除單純加入之外,亦得以受讓應有部分之方式成為共有人,此時即涉及共有最高限額抵押權應有部分之概念。
 按民法第881條之9第1項明定,最高限額抵押權為數人共有者,各共有人間係依債權額之比例,分配其得優先受償之價金,性質上此即屬最高限額抵押權之應有部分。惟此部分受最高限額抵押權確定時,各共有人所具有擔保債權金額多寡影響,呈現變動狀態,與一般分別共有之應有部分係固定者有異,如許各共有人自由處分,勢必影響其他共有人之權益,故非經共有人全體同意,不得讓與。但同條項「但書」規定,共有人得以約定方式,使最高限額抵押權之應有部分固定,故如共有人已約定應有部分,則應有部分既屬固定,依第831條準用819條規定,各共有人自得自由讓與之。

 
最高限額抵押權讓與之類型 (4—2)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三, 11 五月 2011 08:06

文/湯文章(花蓮地院民事庭庭長)
整理/記者祝務耕 


前言
抵押權為擔保物權,擔保物權之讓與基於其從屬性,僅得與所擔保債權一併為之(民法第870條),而最高限額抵押權雖亦具有從屬性,惟係緩和之從屬性,因此其是否和普通抵押權為相同之處理即產生問題,實務上向來係認為最高限額抵押權係從屬於基礎法律關係,因此如欲讓與最高限額抵權,需與該基礎法律關係一併為之方可。我國物權編新法增訂第881條之8規定:「原債權確定前,抵押權人經抵押人之同意,得將最高限額抵押權之全部或分割其一部讓與他人。原債權確定前,抵押權人經抵押人之同意,得使他人成為最高限額抵押權之共有人。」有關最高限額抵押權之讓與,分為全部讓與、分割一部讓與及共有式讓與,且同法第881條之17明文不準用第870條,因此最高限額抵押權之讓與不受從屬性之拘束。又最高限額抵押權之讓與為物權行為,應經登記始生效力(民法第758條)。以下即就最高限額抵押權三種讓與類型之意義、要件及讓與後的效力加以說明。
(二)效力
 讓與契約經登記後,最高限額抵押權即生絕對之效力,此時讓與人完全脫離最高限額抵押權之關係,而由受讓人取代其抵押權人之地位。讓與人之債權無論發生在讓與前、後,於最高限額抵押權讓與後,均不在擔保之列。受讓人其已發生之債權倘屬約定應擔保範圍內,即在擔保之列。受讓人如欲使原約定應擔保債權範圍以外之債權或非其約定債務人之債權,受該最高限額抵押權擔保時,應於受讓後與抵押人約定變更應擔保債權範圍或債務人。
 二、分割一部讓與
 指最高限額抵押權人將最高限額抵押權分割為多數,將其一或多數以絕對效力移轉於第三人。而最高限額抵押權人將其分割之部分各別移轉於不同之人,則此時究否仍屬分割讓與,學說有不同見解。有以為此種情形仍屬分割讓與者;有以為最高限額抵押權人最後未保留其中一部分,而將各部分予以讓出者,仍應論以全部讓與最高限額抵押權。
 最高限額抵押權經分割讓與之後,實際上即成為二或多數單獨之最高限額抵押權,讓與人與受讓人亦各別有其由一定法律關係所生之債權以之為擔保,與第881第2項使他人成為最高限額抵押權之共有人(即共有式讓與)有所不同,後者最高限額抵押權仍然係一個,受讓人加入之後與讓與人形成最高限額抵押權之準共有關係。
 (一)要件
 基本上與全部讓與相同,應於原債權確定前由讓與人與受讓人,訂立書面契約,經抵押人同意後,辦理登記。惟有學者認為,分割讓與難謂對後次序抵押權人之利益不生影響,故應參酌日本民法規定,除經抵押人同意之外,仍應得利害關係人之同意。又因為只是一部分讓與,故應於契約中約定其為分割讓與之最高限額抵押權之額度,登記時亦同。

 
最高限額抵押權讓與之類型 (一)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二, 10 五月 2011 08:15

文/湯文章(花蓮地院民事庭庭長)
整理/記者祝務耕 

一、前言
抵押權為擔保物權,擔保物權之讓與基於其從屬性,僅得與所擔保債權一併為之(民法第870條),而最高限額抵押權雖亦具有從屬性,惟係緩和之從屬性,因此其是否和普通抵押權為相同之處理即產生問題,實務上向來係認為最高限額抵押權係從屬於基礎法律關係,因此如欲讓與最高限額抵權,需與該基礎法律關係一併為之方可。我國物權編新法增訂第881條之8規定:「原債權確定前,抵押權人經抵押人之同意,得將最高限額抵押權之全部或分割其一部讓與他人。原債權確定前,抵押權人經抵押人之同意,得使他人成為最高限額抵押權之共有人。」有關最高限額抵押權之讓與,分為全部讓與、分割一部讓與及共有式讓與,且同法第881條之17明文不準用第870條,因此最高限額抵押權之讓與不受從屬性之拘束。又最高限額抵押權之讓與為物權行為,應經登記始生效力(民法第758條)。以下即就最高限額抵押權三種讓與類型之意義、要件及讓與後的效力加以說明。
 二、全部讓與
 所謂全部讓與,係指最高限額抵押權人經抵押人之同意,於確定前將最高限額抵押權與其所擔保尚未確定之不特定債權分離,全部移轉於受讓人。最高限額抵押權讓與後,讓與人之債權即不受其擔保,受讓人則得利用該最高限額抵押權擔保。
 (一)要件
 最高限額抵押權讓與契約,性質上屬於物權契約,應於原債權確定前由讓與人與受讓人訂立書面契約,經抵押人同意,並辦理登記之後始生效力。倘未經抵押人同意,其讓與契約即不生物權效力,縱令已為登記,除善意第三人受信賴登記之保護外,讓與人與受讓人均不受拘束。
 1、須於原債權確定前為之
 因為原債權一旦確定,將使最高限額抵押權所擔保之債權,由不特定債權變為特定債權(僅就確定時存在之債權、利息、遲延利息、違約金及其後所生之利息、遲延利息、違約金於最高限額內優先受償),此時最高限額抵押權之性質即與普通抵押權相同,須受到從屬性的限制。故僅能與其所擔保之債權一併讓與,而不能將最高限額抵押權獨立讓與。
 2、須得抵押人同意
 最高限額抵押權讓與之後,讓與人之債權即脫離最高限額抵押權之擔保,此時最高限額抵押權乃轉而就受讓人已發生且屬於約定應擔保債權範圍內之債權為擔保。抵押人即因而居於類似債務承擔人之地位,為保護抵押人之利益,自應經抵押人之同意始可。
 3、須為最高限額抵押權讓與之登記
 此項要件雖未於第881條之8中所明定,但最高限額抵押權之讓與,既已涉及到物權之變動,依現行民法第758條規定非經登記不生效力。

 
債權物權化的發展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四, 05 五月 2011 07:56

文/湯文章(花蓮地院民事庭庭長)         
整理/記者祝務耕

前言:
 債者,係指特定當事人間得請求一定給付的法律關係。此種特定債權人得向特定債務人請求給付的法律關係,學說上稱為債權的相對性,與物權所具得對抗一般不特定人的絕對性不同,換言之,債權契約之效力並不能及於契約當事人以外之第三人,物權則具有對抗第三人之效力。債權固具有相對性,但法律有時為維持法律秩序的安全與安定,並保護債權人之利益,亦設有特別規定,使相對性之債權具有若干程度之物權絕對性,以對抗第三人,學說上稱為「債權的物權化」。
(四)區分所有權規約之債權物權化
 區分所有權規約因區分所有權人合意而簽訂,性質上屬於債權契約,原則上僅於當事人發生效力,但修正前公寓大廈管理條例第24條規定:「區分所有權之繼受人應繼受原區分所有權人依本條例或規約所定之一切權利義務。」
 因此產生公寓大廈之前手區分所有權人積欠之管理費,如規約已規定應由後手繼受時,後手是否應受該規約之拘束?從該條文義來看,並無法得出只有繼受後的管理費繼受人才有繳納的義務,因此認為繼受人不必繼受前手積欠管理費的見解,顯然是基於保護繼受人的考量,因為繼受人如必須繳納前手所積欠的管理費顯然對繼受人不利,將可能造成繼受人不測之損害。
 但學說見解有認為,該條文義已明定一切權利義務均由繼受人繼受,對後手當然發生拘束力,亦有認為住戶規約,除限制區分所有權人相互間之物權效力外,尚含有對人規範之債權法秩序即「成員權」之性質,而此種成員權之行使結果,並已造成以合意形成物權內容之結果,形成債權物權化之效果,使非區分所有權人之受讓第三人也應為該債權物權化效力所及。
 實務見解則採「否定說」。公寓大廈管理條例於92年12月31日修正後經總統公布,93年1月2日起生效,該條例第24條第1項修正為:「區分所有權之繼受人,『應於』繼受前向管理負責人或管理委員會請求閱覽或影印第35條所定文件,並應於繼受後『遵守』原區分所有權人依本條例或規約所定之一切權利義務事項。」條文中所指第35條文件即包括「規約」、「欠繳公共基金與應分擔或其他應負擔費用情形等紀錄」在內,此修正內容,顯係參考釋字第349號解釋所揭示之「明知或可得而知」之原則,有意昭示後手區分所有權人於繼受前查明規約內容並前手有無欠費情形之義務。
 故於本條例修正後繼受者,依上開規定,後手除能證明請求閱覽上開文件遭拒絕之事實,否則應認其「可得而知」前手積欠管理費及依規約應繼受前手積欠管理費等情事,而應遵守規約規定繳納欠費。修正民法799之1第4項規定:「區分所有人間依規約所生之權利義務,繼受人應受拘束;其依其他約定所生之權利義務,特定繼受人對於約定之內容明知或可得而知者,亦同。」惟規約並無公示,故解釋上亦應參酌修正公寓大廈管理條例第24條第1項之規定,於繼受人明知或可得而知有規約之存在,該規約始能對其發生物權化之效力。    (下)

 
債權物權化的發展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三, 04 五月 2011 09:24

文/湯文章(花蓮地院民事庭庭長)        
  整理/記者祝務耕

 一、前言:
 債者,係指特定當事人間得請求一定給付的法律關係。此種特定債權人得向特定債務人請求給付的法律關係,學說上稱為債權的相對性,與物權所具得對抗一般不特定人的絕對性不同,換言之,債權契約之效力並不能及於契約當事人以外之第三人,物權則具有對抗第三人之效力。債權固具有相對性,但法律有時為維持法律秩序的安全與安定,並保護債權人之利益,亦設有特別規定,使相對性之債權具有若干程度之物權絕對性,以對抗第三人,學說上稱為「債權的物權化」。
 (三)分管契約之債權物權化共有人對共有物之管理,通常以訂立分管契約之方式為之,分管契約性質上係為提高共有物之利用效率,以利共有物之使用,並充分發揮其經濟效益,惟契約係因當事人間意思表示合致所成立,原則上僅於當事人發生效力,此為債權效力相對性原則,但最高法院48年台上字第1065 號判例揭示:「按共有人於與其他共有人訂定共有物分割或分管之特約後,縱將其應有部分讓與第三人,其分割或分管契約,對於受讓人仍繼續存在。」認為分管契約具有物權化之效力。
 嗣大法官釋字第349號解釋理由書認為:「民法上之法律行為,有債權行為與物權行為,除法律有特別規定外,前者於特定人間發生法律上之效力,後者於以公示方法使第三人得知悉之狀態下,對任何第三人均發生法律上之效力。故動產以交付為公示方法,不動產以登記為公示方法,而以之作為權利取得喪失、變更之要件,以保護善意第三人。如其事實為第三人明知或可得而知,縱為債權契約,其契約內容仍非不得對第三人發生法律上之效力。」
 限縮前揭判例僅在「第三人明知或可得而知」分管契約存在之情形下,才具有物權效力。修正後之民法物權篇第826條之1第1項規定:「不動產共有人間關於共有物使用、管理、分割或禁止分割之約定或依第820條第1項規定所為之決定,於登記後,對於應有部分之受讓人或取得物權之人,具有效力。其由法院裁定所定之管理,經登記後,亦同。」則係藉「登記」作為公示方法後,於登記後具有物權化之效力。
 換言之,因登記產生公示性,第三人即無主張非明知或可得知之餘地。第826條之1第2項規定:「動產共有人間就共有物為前項之約定、決定或法院所為之裁定,對於應有部分之受讓人或取得物權之人,以受讓或取得時知悉其情事或可得而知者為限,亦具有效力。」則係採取釋字第349號所創設之原則,惟動產分管契約之公示方法,應以占有為之較為妥適。(中)

 
<< 最先 < 前一個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201 頁, 共 212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