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勞工職災救濟方式(上)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六, 22 十二月 2018 10:13

資料提供:吳明益律師聯合事務所

整理:記者江思婷

案例:

老王受僱於小馬哥廣告公司擔任技術人員,從事廣告招牌安裝作業,於102年10月14日上午9時許,在花蓮市中美路上利用天車設置廣告招牌時,遭天車勾子擊中額頭,造成頭部外傷併前額粉碎性、凹陷性骨折及左側硬腦膜下血腫、全身多處擦傷及挫傷、嗅覺功能異常等傷害,經勞工保險局核定後發給老王540日職業傷害失能給付,然老王實際所領之薪資為日薪1,500元,小馬哥廣告公司為老王投保之日薪卻僅1,000元,導致老王領得之勞保失能給付減少270,000元。試問:在我國現行職業災害補償制度下,老王得如何主張權益?

說明:

一、 關於我國勞工職業災害的救濟方式,目前可以區分為職業災害賠償與職業災害補償二大體系,其中有關職業災害補償的部分,又可以區分為勞工保險條例之職業災害給付、勞動基準法之職業災害補償、職業災害勞工保護法之津貼補助等三個部分,另有諸多勞動安全衛生法規及勞動檢查法規,目的均在保障勞工生命、身體、健康安全。

二、 雖然我國勞工法令規範尚屬完備,但是職業災害件數仍然居高不下,依行政院勞工委員會統計資料所示,民國101年勞工保險職業災害數逾60,000人次,其中死亡616人,失能3,839人,傷病57,173人(參考自行政院勞委會官方網站資料),此勞工職業災害之發生,可能肇因於雇主提供之勞動環境不佳、主管機關勞動檢查不足、職災通報系統不完備導致無法及時糾正、勞雇雙方對於職業災害警覺心不夠等因素,惟無論如何,職業災害不僅直接對受害勞工本身造成身體及心理傷害,更可能影響勞工之家庭生活與經濟,確實不容忽視。

三、 在請求職業災害補償之前,須先確認是否屬於「職業災害」,依職業安全衛生法規定,職業災害是指因勞動場所之建築物、機械、設備、原料、材料、化學品、氣體、蒸氣、粉塵等或作業活動及其他職業上原因引起之工作者疾病、傷害、失能或死亡而言。而實務上有以「業務執行性」及「業務起因性」作為判斷標準,亦即在認定是否屬於職災時,須先判斷勞工的行為是否屬業務執行範圍,若在勞工業務範圍內,再判斷該行為與傷害之間是否具有因果關係,於二者兼具時,即屬職業災害。(未完待續)

 
吸毒人持有大量毒品的罪責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17 十二月 2018 07:47

撰文:曾泰源律師

整理:記者江思婷

想當年擔任檢察官,被指派專辦海洛英專股,才驚覺當時花蓮毒品的氾濫,在自己努力與警調的配合查緝,許多施用、販賣毒品的被告,被起訴判刑,因而被吸毒的被告取名為「四號檢察官」。雖然當年因而海洛英的施用、販賣案件漸漸減少,然而安非他命後來的取而代之,造成花蓮毒品案件並未降低,於今各式各樣的新興毒品的出現,更是令人擔憂。
毒品犯罪讓監獄人滿為患,家庭破碎,社會不安,固然查緝嚴懲,是司法人員的重任。但是,面對一再發生的累犯,使得司法官們疲於奔命,可是,司法人員承辦毒品案件仍應本於嚴格證據法則斷案,不足以個別的直覺來對待被告,與予論罪科刑。
在我多年承辦毒品的經驗裡,不乏吸毒者或毒販被查獲時,持有大量毒品,這個時候的被告,可能涉犯什麼樣的毒品罪責呢?
按最高法院107年台上2668號判決意旨略以:「證據證明力之判斷及事實之認定,雖屬於事實審法院得自由裁量判斷之職權,但此項職權之行使,仍受經驗法則與論理法則之支配,有其客觀性,觀諸刑事訴訟法第155 條第1 項規定即明。又販賣毒品罪,行為人或基於販賣營利之目的,將毒品販入再行賣出,或以意圖販賣營利以外之原因而持有毒品,其後始起意營利販賣,其犯罪態樣不一而足。故在行為人持有毒品並未賣出即遭查獲情形,其所持有毒品是否基於販賣營利之意思而販入,或何時產生販賣營利意圖,與其究應成立單純持有毒品、意圖販賣而持有毒品,或販賣毒品未遂罪責攸關。且因上述犯罪行為所表徵之持有毒品外觀大致相同,事實審法院對於此項主觀意圖之有無及究竟起於何時,自應以嚴格之證據予以證明,並於事實欄內詳為記載,然後於理由內說明其憑以認定之證據,始足資為論罪科刑之依據。再持有毒品之原因不僅一端,或基於非營利之目的而取得毒品並持有(例如他人轉讓或受託寄藏而持有,或供自行施用、幫助他人施用而購入持有等),或基於販賣營利之目的販入毒品而持有,如無積極證據,自不得單憑行為人持有毒品之數量多寡,施用毒品前科有無,或有查獲相關工具等情,遽行推定其有販賣之營利意圖。」
本件最高法院的判決法理楬櫫,被告縱令持有大量毒品,其可能構成犯罪的主客觀態樣與判斷之依據,非僅以被告持有大量毒品,就應該構成意圖販賣而持有毒品,或販賣毒品未遂罪責,此在院、檢、辯實務上辦理類似案件,頗值參考。
我在多年前亦曾接受委任為因持有數量不少的海洛英的被告,為檢方依意圖販賣持有一級毒品罪起訴,然因檢方偵辦過程中,查無被告有販賣意圖的通聯或證人的舉證被告有何販賣海洛英之意圖,最後法院基於「罪疑惟無」的無罪推定原則,判決被告無罪確定。
惟另亦曾為一件於監察通訊被警方監聽得販賣二級毒品與他人,嗣後多日在被追捕時,又查到持有為數不少的二級毒品的被告辯護。該案檢察官最後以販賣罪及意圖販賣而持有毒品兩罪起訴。最後法院支持檢察官的起訴,判決被告均有罪,當然本案因被告前有販賣毒品的證據,嗣後多時再持有大量毒品趴趴Go,法官怎會採信被告所辯,是供自己施用,或是前此販賣案件所剩餘的毒品呢?判決兩罪同時成立。
賣毒品或意圖販賣而持有毒品罪責甚重,刑度差異很大,因此,法官的一念之間,影響被告刑期非常,希望藥癮者戒之,趕快脫離毒害,免得終身以監所為家。
 
乘友入監,硬上女友,犯什麼罪?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16 十二月 2018 13:04

資料提供:劍無鋒律師事務所 李殷財律師

整理:記者江思婷

【案例】

小陳犯案要入監服刑前,拜託好友小黃幫忙照顧女友,小黃說:「大哥你平常這麼挺我,你的女朋友就是我的嫂嫂,我平常就是稱呼嫂子『二嫂』,當然沒有問題,包在我身上。」沒想到,小黃有一天酒後,到了二嫂的住處,就說要去浴室洗澡,洗完澡後突然衝出來,身上只披了一條圍市,就跟女方說:「我兄弟在牢裡,我來安慰妳」,雖然女方一再喊不要,小黃不顧女方一直掙扎,還是硬將女方強壓在床上,強脫她衣褲性侵得逞,事後,並且要求女方去浴室清洗身體。事後女方憤而驗傷提告,警方並帶同女方去醫院採證,不過,因為已經洗過澡了,採不到相關的跡證。小黃在開庭時,又一直辯稱:我當時喝酒了,不記得發生什麼事了,只是有印象對方好像也有點願意。小黃會被定罪嗎?

【解析】

從案例事實來看,因為女方一再拒絕,而小黃不顧女方的意願,強壓女方並強脫衣物性侵得逞,這會構成強制性交罪。不過,這個案件的難度在於:被害人案發後,被小黃要求清洗身體,小黃所留下的精液或體液,都被清洗光了,根本採不到小黃的DNA。這樣的話,比較難證明有雙方有發生性行為。不過,本案發生時,被害女子乘機將小黃的精液留一些在自己的褲子上,因此,在被害人的褲子上的精液被驗出跟小黃的DNA型別相符,雖然精液不是在女方的身體採到,而是在褲子上,但這樣就可以佐證被害人的說法:我被要求清洗身體,乘機將精液抹在褲子上,這樣的說法是實在的。再加上,女方在第一時間就向保護專線求助及友人求助,而且從診斷證明書上看出女方有手腳掙扎傷痕、下體也有撕裂傷等傷害。這些證據都足以認定小黃確實有強制性交。至於小黃說他當時喝醉了,而且印象中對方好像有點願意,從小黃的說法來看,其實小黃就是知道有跟對方發生性行為,並且小黃辯稱對方是「半推半就」,但很明顯地,「半推半就」只是小黃的脫罪之詞,法官根本不會採信。這個案件很明顯絕對不是「半推半就」。而且依現行刑法,就算「半推半就」一樣有可能會構成強制性交罪。法官最後認定小黃以強暴手段性侵,依強制性交罪判他3年5個月徒刑。

 
言論自由(下)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六, 15 十二月 2018 10:08

資料提供:吳明益律師聯合事務所 整理:記者江思婷

四、承上週所述,人民對於事實之陳述,若陳述內容未涉及私德而與公共利益有關,且所憑之證據資料,有相當理由確信為真實,可推知其主觀上確信所指摘或傳述之事為真實者,應不構成誹謗罪。反之,若無相當理由確信為真實,或逕予杜撰、誇大、揣測或情緒化謾罵等,仍可能構成誹謗罪。

五、有關言論內容,進一步可區分為「事實陳述」與「意見表達」。事實有真實與否的分別,意見則為陳述人主觀之價值判斷,原則上無真實與否之問題。在我國民主多元社會中,對於每一個人所表達的各種意見,應有最大限度之包容與尊重,凡限制他人對事物之價值判斷,或是運用公權力禁止人民表達意見,皆與憲法保障言論自由之本旨相違背。

六、人民陳述意見之價值,應該只能交由社會大眾評斷,藉由言論市場之自由機制,以公開討論的方式交換意見,在相異中尋求最大共識,故對於可受公評之事項,尤其是政府之施政措施,涉及人民生活福祉,縱然是以較為嚴厲、苛刻之文字、言語予以批評,惟在理性意見表達範圍內,應受憲法基本權之保障;況且維護言論自由得促進民主政治及社會健全發展,此與個人名譽可能遭受之些微損害,兩相權衡之下,前者顯然具有較高之價值。

七、從而,我國刑法第311條規定:「以善意發表言論,而有左列情形之一者,不罰:一、因自衛、自辯或保護合法之利益者。二、公務員因職務而報告者。三、對於可受公評之事,而為適當之評論者。四、對於中央及地方之會議或法院或公眾集會之記事,而為適當之載述者。」即考量言論自由為人民之基本權利,國家本應給予最大限度之維護,俾使人民藉由言論實現自我、溝通意見、追求真理及監督各種政治或社會活動之功能得以確實發揮,維護憲法保障言論自由之旨趣。

 
賄選為什麼不能根除?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二, 11 十二月 2018 07:41

撰文/湯文章(東大國際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

整理/記者江思婷

民主政治,給人民自己做頭家的機會,當然希望人民要好好捍衛這個權利!選出真正想做事的人、有道德操守、有能力的人來為人民效力。賄選是違法行為,應該是連3歲小孩都懂的事情,為什麼每到選舉,賄選行為總是接踵而來?賄選刑罰不輕,動輒3年以上有期徒刑,且判刑確定後終生不得參選,為什麼還是有那麼多參選人甘冒重刑之大不韙,前撲後繼,視刑罰為無物?

台灣選舉的樣態非常多種,幾乎各類型的選舉都有賄選,但小規模的選舉,例如基層的民意代表、村里長選舉賄選狀況尤為嚴重,由於賄選的買賣票雙方當事人通常係熟識之人,這種小規模的選舉極易得逞。因這些基層的民意代表、村里長,與民眾生活接觸最為密切,又大都是基層社區發展協會、各種社團組織的負責人,在基層組織裡往往人脈廣闊,組織和動員能力又強,造勢現場,動輒成千上萬的民眾,也需要仰賴村里長來組織動員。因此,大大小小選舉中都是各陣營最重要的樁腳。進而導致較大規模的選舉,例如:議員、縣市長、立法委員等,候選人往往都是透過村里長買票、發送走路工。一旦當選多少會有回饋,利益輸送手段越來越多樣、越來越隱秘、越來越難查難辦。這種魚幫水、水幫魚互蒙其利的型態,形朔成一種賄選文化,根深蒂固,才是台灣賄選無法根除的主因。

早些年參選人為求勝選,經常有黑道、暴力介入選舉,近幾年已較少見,反而轉變為地下賭盤。候選人利用賭金影響選民投票意向,操控選舉,形如同變相買票。而且,大多由六合彩、職棒簽賭投注站兼營,選舉賭盤查緝不易,就算被查到也大多以賭博論罪,難以認定足以影響選情,可以逃過賄選重罪,也助長賄選猖獗。

賄選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屬於無被害人的犯罪,此類犯罪為必要共犯結構,俗諺說「選舉無師傅,用錢買就有」,候選人仍然相信金錢是萬能,選舉人依舊覺得拿人錢財與人消災,拿了別人給的錢,不投票給他,道義上會過意不去,二者相加相乘,賄選自然無法去除。而且,這類犯罪具有高度隱密性,警檢調不易從外部得知其賄選不法事證,大多仰賴檢舉人舉發,且多係在選舉敏感時刻,執行查察賄選,有時會被候選人抨擊係打壓特定候選人或特定政黨派系,或遭候選人運用造勢以激化選情。導致查賄有時礙手礙腳,犯罪黑數高、破案率低,自然會讓想買票的人放手一搏。

 

所以,警檢調積極查賄,不過是讓賄選更細緻化、隱密化,無法斷絕賄選的根源,賄選的根本問題在於共謀私利,因此,不把私利的來源設法弭平,賄選永遠是台灣選舉文化中的痛,也是選舉過程中醫不好的病。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4 頁, 共 221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