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律師專欄] 空姐約炮,反告性侵,構成犯罪嗎?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20 五月 2018 10:19

撰文:李殷財律師(劍無鋒律師事務所)

整理:記者江思婷‧阮文彬

◎案例:

空姐小玉已經有一個交往多年的男友,兩人也已經論及婚嫁,只是因為小玉覺得兩人的生活,沒有激情,所以,想要尋求刺激,就透過網路交友約炮,與一名陸軍的肌肉猛男搞一夜情。

後來男友察覺小玉有異狀,於是偷偷查看她的手機和出勤資料,懷疑女友出軌了,就追問小玉,小玉為了撇清自保,就跟男友哭訴自己在夜店被撿屍性侵,小玉為了取信男友,並到警局提告取得報案三聯單給男友看。

警方受理這個案件後,傳喚肌肉男到案說明,雖然肌肉男一直辯稱:我們是在交友網站認識的,而且就是「約炮」,我們不只做過那一次,已經約炮了好幾次,而且我的手機裡也有我們曖昧的簡訊,警方還是說:我們也只能移送給檢察官來認定,肌肉男會不會構成犯罪?

◎解析:

到底會不會構成強制性交罪,主要的判斷標準在於:肌肉男在性交時有沒有違反女方的意願?其實從這個案件來看,確實是男女雙方你情我願的,根本不會構成性侵。

只是每個人都有他(她)的「動機」,在法庭上,未必會講真話。以這個案件來說,女方只是為了給男朋友一個交代,就誣賴肌肉男性侵。這時候如果只傳喚男女雙方,未必能夠查清楚真相,因為各說各話。

只能憑客觀的跡證來檢驗雙方的說法是否屬實。檢察官傳喚肌肉男後,肌肉男提出兩人的對話紀錄,內容都是曖昧的鹹濕字眼,其中還有「喜歡硬硬ㄉˇ」。而且,肌肉男也說:兩人在2週內已經約炮4次,不知道女方為什麼要告他。

檢察官依據警方所調閱的汽車旅館的監視器畫面,發現確實跟肌肉男所說的一樣,兩人已經多次進出汽車旅館,而且兩人都是有說有笑。綜合兩人的鹹濕簡訊、錄影畫面,可以知道一件事:如果真的第一次到汽車旅館被性侵的話,應該就不會再赴約了,怎麼可能還去第2、3、4次,顯然本案確實是「約炮」,而不是強制性侵。

因此,檢察官不起訴肌肉男的機會很大。反而,女方明知兩人是約炮,卻誣賴男方性侵而且還提出刑事告訴,已經構成誣告罪了。就算兩人事後和解了,恐怕女方也很難脫免誣告的刑責。

 
[律師專欄] 商標權之移轉和繼承 (二)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六, 19 五月 2018 10:34

撰文:吳明益律師(吳明益律師聯合事務所)

整理:記者江思婷.阮文彬

百年老店玉珍齋餅舖第4代傳人黃森榮在1999年間過世,2013年最高法院認定他的75歲妻子黃盧清秀擁有「玉珍齋」等商標權確定;2014年5月黃盧清秀將商標權移轉給3子黃一彬,隔月黃一彬發函給2哥黃一栩,要求他停止使用「玉珍齋」等商標,黃一栩向智慧財產法院提出「確認授權使用關係」告訴。黃一栩主張父親生前已授權他使用「玉珍齋」商標,3弟也應容許他繼續使用「2哥的玉珍齋」招牌。但智財法院認為,黃森榮過去安排次子黃一栩開設「玉珍齋分店」,可見當時確有授權使用該商標;但黃森榮過世後,黃一栩不再向本店進貨,還對母親黃盧清秀提出偽造文書、商標權移轉登記等訴訟,既然黃一栩不再向玉珍齋進貨,代表雙方已合意終止授權經銷,黃一栩不得再使用商標;而「2哥的玉珍齋」跟「玉珍齋」確實高度近似,極易讓消費者混淆,判絕黃一栩也不得繼續使用作為招牌。

上星期談商標的移轉,這星期來看看商標的繼承。

申請屬於家族企業的商標是必要的,至於商標權可歸屬個人,或以企業為所有權人。以個人為商標權人的問題在於繼承時的財產分配,會造成第2代成員共有商標權,因為商標法第46條規定,共有商標權在權利行使上仰賴共有人的共識,故降低商標權利用的彈性。

然而,無論商標權歸屬個人或企業組織,決定讓第2代接手經營時,第1代應妥善規劃商標授權事宜,簽訂書面的商標授權契約是必要的,以具體化第2代成員的商標使用權,並規範家族企業經營的準則。商標法第39條第1項規定,商標權人得就其註冊商標指定使用商品或服務之全部或一部指定地區為專屬或非專屬授權。另依同法第39條第6項規定,商標權受侵害時,於專屬授權範圍內,專屬被授權人得以自己名義行使權利。所謂「專屬授權」,係指商標被授權人於專屬被授權範圍內,取得完整的專用及排他權,專屬被授權人在被授權範圍內,排除商標權人及第3人使用註冊商標,因此商標權人亦不得使用該商標,商標權受侵害時,原則上於專屬授權範圍內,專屬被授權人得以自己名義行使權利,且應經登記始生對抗第3人之效力(商標法第39條對於專屬授權之定義參照)。「非專屬授權」相對於專屬授權,指被授權人僅取得授權範圍的使用權,商標權人仍得繼續使用該商標,也可以再授權給其他人使用。

另外,當第2代脫離本店而開設分店時,相關授權條件則需調整,以控制商標使用狀態,避免因商業組織經營者的易位而減損家族企業的整體商譽。

 
勞工未請假是否就是無正當理由不上班?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二, 15 五月 2018 07:53

撰文/湯文章(花蓮地方法院民庭庭長)

整理/記者王紫藍

一、案例:

小明因生病連續5日無法到公司上班,公司乃將小明解僱。小明不服提起訴訟, 於訴訟中提出診斷證明書,證明因生病而無法工作繼續達5日,但無法舉證證明曾經通知雇主。雇主說小明有連續5日未上班的情形,依勞基法規定,得不經預告終止契約。則雇主不經預告終止契約,是否合法?

二、解析:

實務上對於該問題有2種看法。否定說者認為,勞工無正當理由繼續曠工3日者,雇主得不經預告終止契約,勞動基準法第12條第1項第6款定有明文。據此規定可知,雇主得不經預告終止契約者,必須具備: (一) 勞工無正當理由曠工, (二) 繼續曠工3日之法定要件,若僅符合其中之一者,尚不構成終止契約之事由。

因此,勞工雖繼續曠工3日,但其曠工有正當理由者,雇主即不得據以終止契約(最高法院84年度台上字第1275號民事裁判參照)。

從而, 從法律規定觀之,勞動基準法第12條第1項第6款,既明定須無正當理由之構成要件要素,則所謂「未工作=曠工」之單一要素,即不能滿足該款所定懲戒解僱要件,因此,直接將「未依雇主規定請假」等同於「無正當理由」,似有違法解釋之疑慮。

況且, 不論勞動基準法本文,亦或經授權訂定之勞工請假規則,均無有關雇主所定請假程式與規定之任何效力明文,則逕賦予如此強大之拘束力,非但不符勞動基準法做為保障勞工最低基準之意旨,亦有違反法治國原則之問題。

當然,勞工未依雇主所定請假程式而請假,對於生產秩序亦可能有一定程度之影響,非絕無施以一定程度懲戒之可能。

肯定說者認為,勞工因婚、喪、疾病或其他正當事由得請假。勞工無正當理由繼續曠工3日,或1個月內曠工達6日者,雇主得不經預告終止契約。勞工因有事故,必須親自處理者,得請事假。

勞工請假時,應於事前親自以口頭或書面敘明請假事由及日數。

但遇有疾病或緊急事故,得委託他人代辦請假手續。勞動基準法第43條前段、第12條第1項第6款,勞工請假規則第7條、第10條分別定有明文。

準此,勞工於有事故,必須親自處理之正當理由時,固得請假,然法律既同時課以勞工應依法定程序辦理請假手續之義務。

則勞工倘未依該程序辦理請假手續,縱有請假之正當理由,仍應認構成曠職,得由雇主依法終止雙方間之勞動契約,始能兼顧勞、資雙方之權益(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13號民事裁判參照)。

 

換言之, 本問題的關鍵在於勞工沒有請假致使沒有工作,是不是就是無正當理由而構成曠職?實務見解採取肯定說,惟學說見解提出挑戰性看法,。為避免麻煩,請假還是要向雇主完成請假程序,才是妥當的作法。

 
婚姻的斷捨離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14 五月 2018 08:09

維德律師事務所 曾泰源律師/撰文

記者江思婷‧阮文彬/整理

我出生在一個黑手的勞工家庭,父親自幼即在台南興南客運公司擔任修車的師傅。

年少時生活清苦,但父母親並沒讓我們兄弟姊妹煩惱有無下一餐,即令無大魚大肉,然也能溫飽。

當然,經濟上不可能是讓子女予取予求。父母親生性節儉,子女耳濡目染,看在眼裏,自幼瞭解,愛惜物力,珍惜資源,因為賺錢不易,每件物品都是用辛苦錢買的,豈能不珍惜。

生活雖然是要惜福,可是,現代的社會環境已然大變,物質充沛,不斷的商業行銷,誘惑出我們的購買慾,僅見家家物滿為患;反而是,房價高漲,戶戶不再是擁有大的空間與儲藏室。

事實上,現今一般家庭為了生活方便,不斷的買入生活用品,卻也未必使用幾次,就成為鮮用之物,此時,那些物品就有如雞肋般,棄之可惜,食之無味,又捨不得丟棄。

在日積月累之下,造成屋滿為患,到處堆置,雖想丟,又覺得可惜;越捨不得丟,越是佔滿整個屋內空間。最後是物件充滿心中,鬱卒滿胸。

我就是過來人,幸而內人陳醫師體會到處理家中物件的斷、捨、離原則,認真將所用過的、鮮用的以及不再用的,分門別類,整理出來,該送的送,應回收的回收,騰出家裡的許多空間,使得屋內清爽許多,不再凌亂。

經過這樣幾次共同的清理,清出來了屋內妥適的空間,頓覺環境改變,更加舒適,才知道斷捨離原則,適用在居家生活的重要性,提供看倌們參考。

執業律師多年,也辦過了許多夫妻離婚案件。客戶總是三心兩意的,有時是剪不斷,理還亂。離不離,無法當機立斷。看到這樣的情形,讓我聯想到,夫妻共組家庭,生活在一起,就是同居住的一個空間中。多年生活下來,難免產生許多的問題,長久累積下來的小意見、小爭執,有如我們堆積室內雜物般,慢慢填滿心中,當溢出所能容忍的限度後,無處可宣洩,就感情與相處之不舒適感,逃避與埋怨恐怕不是一個根本解決、清空煩惱的好方法。

等到那一天夫妻雙方積怨難平,無法相互容忍,必須要走到離婚訴訟之際,常見法庭鐵公雞的演出,夫妻所無法清除彼此心中的怨恨,將又變成清官難以斷的家務事矣!到最後要嘛能夠改變另一半,否則,就是要改變自己,雖然它只存乎一心,然而,誰又能夠先放下呢?

實務上,夫妻走到離婚訴訟的途徑,通常是一方離,另方不肯散,無法坐下來好好談。經驗告訴我們,婚姻感情破裂,必然有一方有問題,但是,有責一方通常不會承認。

家庭生活本是共同經營與付出,如果一方背離,在無犯錯的一方,心必有未甘,錯不在我,憑什麼要與我離婚。有時想起,好不容易建立的家庭,離婚對孩子心靈、教育乃至自己的顏面,有不良的影響。我曾看過無責一方,斷不了,捨不得,離不開,祈求他方能夠回頭。

就這樣一次再一次的原諒,即便談了又談,仍盼望他改變,有變好的一天。然而,這樣的忍氣吞聲,他方的立誓,萬一得到的只有幾日的好光景,此時,還要忍耐嗎?

曾經有位客戶,來所詢問到,他的先生愛賭嗜嫖,脾氣壞,好吃懶做,可否請求離婚?我當然告以,如有證據證明所說的實在,法院一定會判決離婚。

經我解釋,該客戶雖然了解她的權益,可是又提到子女尚在求學中,怕影響孩子心裏及課業,於是我請她回去找先生攤牌,要離或改變。據聞後來已簽好離婚協議書,卻又又心軟,原諒先生,企盼先生回頭。

如此斷不了,捨不得,最後老公行為雖然修正改善一段時間,詎料後來還是故態復萌。客戶又來諮詢抱怨,看倌們!請問如果遇到這樣的情況,是否應該提起決心,勇敢的「斷」掉這份情,「捨」棄這個無良的人,「離」開這樣的婚姻呢?

 

就法言法,類似上開的案件,如果在夫妻生活中,可以證明對方有可歸咎的責任,造成婚姻生活的嚴重破綻,無法修復,而符合民法1052條第2項之規定,難以維持婚姻的重大事由,個人建議該斷、該捨時,請不要猶豫,直接提起離婚訴訟。若要冀望一個不悔改的另一半,個人認為,發揮斷捨離的精神來處理破碎的婚姻,及早清理心中的障礙物,幸福才是真正屬於自己。

 
自殺詐領保險金 構成何罪?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13 五月 2018 12:57

撰文:李殷財律師(劍無鋒律師事務所)  整理:記者阮文彬‧江思婷

案例:

阿萍因為積欠龐大債務無力償還,竟然異想天開,想要拿自己的生命來詐領保險金,心想自己死了後,不但可以清償家裡的債務,而且剩下的保險金,還可以讓自己的兒子生活無虞。阿萍前夫死亡後,阿萍又跟小王結婚,阿萍找小王共謀策畫一場「失足墜崖」劇碼,阿萍再跟兒子阿宏說明整個計畫,阿萍說:我年紀也大了,反正也活不久了,到時候你就出面當證人,證明我是不小心跌落山谷死的,這樣應該可以順利領到保險金了。三人商量後,就由小王開車載著阿萍、阿宏一起到山上,三人找了一個陡峭的邊坡,阿萍先自拍數張風景照後,當著小王跟阿宏的面,跳下邊坡身亡,小王向警方供稱:「阿萍當時因為暈車、身體不適,所以,我們才下車休息,她看到風景優美,坐在護欄自拍時不慎滑落邊坡才摔死的」,阿宏也說:當時母親是拍照時不慎滑落邊坡死亡的。原本檢警不疑有他,已經開立意外死亡證明書,小王跟阿宏接著又向保險公司申請保險理賠,檢警後來發現這個案件疑點重重,於是重啟調查。阿萍、小王、阿宏會構成犯罪嗎?

解析:

所謂的「意外險」,必須要是「意外死亡」才能理賠;「自殺」當然不在理賠的範圍內。否則的話,保險金額越高,不就鼓勵被保險人去自殺嗎?

所以,真正發生意外而死亡時,當然要理賠,這就沒有詐欺(詐騙)的問題了。如果不是「意外死亡」,而是自殺,卻又向保險公司詐騙是意外死亡,想要詐領保險金,這就會構成詐欺罪。

本案檢警調查後發現:阿萍積欠大筆債務,經濟狀況不佳,生前卻大量投保高額意外險,而且調閱附近的監視器後,發現三人在案發前已經多次前往現場勘查地形,他們三人卻說:第一次到案發現場遊玩,顯然說謊,於是檢警隔離訊問小王、阿宏二人,阿宏才供出三人想要詐領保險金的實情。

阿萍是自殺的,所以,小王跟阿宏不會構成殺人罪,只是他們二人開車載阿萍到案發地點,幫助阿萍自殺,還是會構成加工自殺罪。

至於他們三人想要詐領保險金的部分,則會構成詐欺罪,而且是三人以上共犯,因此,是加重詐欺罪,只是因為保險公司還沒有給付保險金,所以,構成加重詐欺未遂罪。

至於阿萍因為已經死亡了,檢察官也只能不起訴處分,因此,只起訴了小王、阿宏二人。三個人中,一個人死了,二個人要被判刑,錢呢?連半毛錢都沒有領到。真是偷雞不著蝕把米!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4 頁, 共 201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