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改身分證瞞婚交女友 構成犯罪嗎?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22 十月 2017 12:25

【案例】

阿強早就已婚了,曾經因為通姦罪被法院判刑,沒想到阿強還是一直上網找新的「獵物」,阿強後來在網路上認識年輕貌美的小如,兩人相談甚歡。

阿強為了騙小如他還是單身未婚,就用電腦軟體修改身分證上面的配偶欄變成空白,而且也修改出生年月日,順便讓自己年輕了10歲。後來兩人相約到一家咖啡店吃飯時,小如詢問阿強的家庭及感情狀況時,阿強就將竄改過的身分證照片拿給小如,以取信小如。

小如信以為真,開始跟阿強交往。

小如跟阿強交往期間,小如懷孕,要求阿強要娶她,給小孩一個家,阿強也答應了,不過,阿強跟小如說:要先向她借25萬元的籌備婚禮的相關費用,後來又陸續跟小如借款34萬,總共59萬元。

後來小如不幸流產後,阿強為了安撫小如,還是假裝籌備婚事,甚至也找了飯店辦了訂婚宴宴客。但之後,阿強就開始找各種藉口拖延婚事,小如開始起疑,於是到阿強的住處附近查訪,打聽之下,從鄰居口中得知阿強早就結婚多年了。

小如質問阿強,阿強見東窗事後,除了退還訂婚戒指外,還將自己名下的500萬元房屋過戶給小如。

小如到地檢署控告阿強涉嫌「詐術性交」、「詐術結婚」、「詐欺取財」罪,是否會成罪?

【解析】

首先,我們要先確定小如會不會有事:因為阿強已婚了,小如跟他發生性行為,有可能會構成通姦罪中的相姦罪,不過,相姦罪的前提是一定要知道對方已婚,在本案的情形下,阿強變造身分證的配偶欄為空白來欺騙小如,小如確實是不知情的,所以,小如不會構成相姦罪。

再來看小如告阿強的罪名:

(一)詐術性交:本罪必須是小如被騙,誤以為自己是阿強的太太,所以,聽從阿強而為性交,但小如並沒有被騙到誤以為自己是阿強的太太,所以,不會構成本罪。

(二)詐術結婚:必須要已經結婚,但這個婚姻是無效或可以撤銷的婚姻,因為雙方只有訂婚,也沒有結婚登記,所以,也不會構成詐術結婚。

(三)詐欺取財:小如所交付的59萬元,其中25萬元確實拿來支付婚宴、婚紗、購買手錶…等,另34萬則是借款,應該沒有詐欺的意圖,而且事後阿強又過戶500萬元的房屋,遠高於59萬元,所以,構成詐欺的可能性也不高。

(四)但阿強用電腦竄改身分證之後,再列印下來,雖然不是直接在身分證上竄改,只是列印在白紙上,還是會構成偽造文書罪。

(五)民事賠償:阿強以這種不法的方式,欺騙小如的感情,造成小如身心受創,還是可以提告民事訴訟,要求損害賠償。

李殷財律師簡介:

台大法律系、司法官特考律師高考及格、前苗栗、花蓮地檢署檢察官。

服務項目:法律諮詢服務,提供訴訟、行政訴訟、訴願、代書、土地代書、民事訴訟、刑事、訴狀狀紙、民事訴訟、刑事訴訟、行政訴訟、官司書狀、告人被告、車禍傷害詐欺、合夥土地房屋

劍無鋒律師事務所:

臺北所 臺北市大安區和平東路2段49之1號7樓臺北所02-27029580

花蓮所 花蓮市府前路122號  花蓮所03-8230202

劍無鋒律師事務所  李殷財律師

記者阮文彬、江思婷/整理

 
勇敢向家庭暴力說不!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六, 21 十月 2017 13:15

吳明益律師聯合事務所 黃馨瑩律師撰

記者阮文彬.江思婷/整理

近日新聞報導雲林地區狠心父母殺害3名親生子女之血案,除令國人震撼外,更多是對無辜孩子未能順利長大的遺憾!因報導內容指出痛下毒手者為孩子父親,而母親則因懼怕孩子父親的壓力,未阻止憾事發生,並進而幫忙孩子父親棄屍,始肇致 3名親生子女接連遭殺害,再次突顯兒童、婦女常為家庭暴力受害者之常態。
社政單位等網絡雖應積極聯繫、查訪以防患未然,然家庭暴力防治法的持續宣導也有助於受害者即時主張、保護自我。故今日於本文試就家庭暴力防治法之適用對象、情形淺為說明如下:
依家庭暴力防治法第2條第1款、第2款規定可知,「家庭暴力」指「家庭成員」間實施身體、精神或經濟上之騷擾、控制、脅迫或其他不法侵害之行為;「家庭暴力罪」則指「家庭成員」間故意實施家庭暴力行為而成立其他法律所規定之犯罪。而「家庭成員」之定義,依家庭暴力防治法第3條之規定,凡「配偶或前配偶」、「現有或曾有同居關係、家長家屬或家屬間關係者」、「現為或曾為直系血親或直系姻親」、「現為或曾為4親等以內之旁系血親或旁系姻親」等四類及該4類之未成年子女皆屬之。
故家庭成員間若具實施身體、精神或經濟上之騷擾、控制、脅迫或其他不法侵害之行為,例如虐待、傷害、殺害、妨害自由、性侵害、違反性自主權、恐嚇、脅迫、侮辱、騷擾、跟蹤、強迫借貸、不當經濟控制、毀損器物、精神虐待等情形,即屬家庭暴力甚或成立家庭暴力罪,皆有家庭暴力防治法之適用。
而「被害人得向法院聲請通常保護令、暫時保護令;被害人為未成年人、身心障礙者或因故難以委任代理人者,其法定代理人、三親等以內之血親或姻親,得為其向法院聲請之。檢察官、警察機關或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得向法院聲請保護令。」家庭暴力防治法第10條第1項、第2項復規定甚明。
故若以受害者為未成年子女,且其父母親即法定代理人係加害人為例,尚得由未成年子女三親等以內血親或姻親、檢察官、警察機關或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向法院聲請保護令,以即時阻止其父母繼續實施加害行為,保護該未成年子女。
雖家庭暴力防治法業已訂定多年,且政府機關防治家庭暴力亦具一定成效。然觀諸家庭遭遇變故、陷入經濟困境、負擔家計者重病、婚姻關係不穩定或家中成員經常衝突、患有精神疾病、酒藥癮進而產生虐待未成年子女、殺害未成年子女甚或攜未成年子女自殺釀悲劇者,仍時有聞之。若於各機關、單位之努力外,眾人皆能關心周遭並及時伸出援手,避免如此憾事發生,孩子們將擁有一個更安全、健康成長的環境。
 
礦業法第47條第2項 可否作為占用他人土地的基礎?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二, 17 十月 2017 08:07

撰文/湯文章(花蓮地方法院民庭庭長)

整理/記者阮文彬.江思婷

一、 案例:

大發公司在國家公園原住民保留地內有一處礦場,租期至105年12月31日屆滿。期滿後地主不願繼續出租,請求大發公司返還租賃之土地,大發公司拒絕返還,辯以:依礦業法第47條第2項規定,地主有義務續行出租,因地主拒絕協調,已將該付的租金向法院辦理提存等語,有無理由?

二、 解析:

無權利人占用他人之土地,所有權人得行使所有物返還請求權。大發公司於租賃契約期滿,本即負有返還租賃土地義務,惟大發公司認為其承租土地為礦場用地,應適用礦業法第47條第2項規定有權繼續使用。

礦業權者取得礦業權核准後,須取得礦業用地核定與土地使用權,方能進行探、採礦之相關開發行為。但所使用之土地若為私人所有之土地,依礦業用地審核注意事項規定,應先徵詢土地所有權人之意見,但礦業法與礦業用地審核注意事項僅規範非經國家公園主管機關、公有地之土地管理機關或會勘單位同意者,經濟部不得為礦業用地之核准,卻未明定土地所有人不同意時之效力為何。另依礦業法第47條規定,礦業權人將需用地申請主管機關核定為礦業用地後,須由礦業權人與土地所有人或關係人協商土地使用,協商不成,礦業權人應向主管機關申請調處,土地所有人或關係人不接受調處時,礦業權人得提存地價、租金或補償,申請主管機關備查,先行使用土地,而土地所有權人或關係人則得提起民事訴訟。該條規定誠然於「霸王條款」、「先上車後補票條款」。依礦業法第47條規定之歷史解釋及目的解釋,乃因礦業權人已經取得礦業用地中大部分之土地使用權,為避免少部分私有地所有人故意阻撓而設,規定雙方應先經協議後調處,不接受調處時礦業權者方得以先行提存地價之方式使用土地,但土地所有權人或關係權人亦得提起民事訴訟以排除

礦業權人之占用。換言之,礦業法第47條僅為暫時使用之利益,核其性質應係定法律關係暫時之狀態,尚難認礦業法第47條第2項但書規定本身即得作為礦業權者得占用他人土地之合法本權。否則無異使土地所有權或其他使用權須向礦業權退讓,若僅提存價金後即得取得對土地之使用並排除所有權人或關係人使用土地之權利,則礦業法第47條所稱協議使用土地、調處、土地所有人或關係人得提起民事訴訟等,將形同具文,且過分侵害土地所有權人之財產權。而民事訴訟法院受理該類糾紛,亦應審酌土地所有權人或關係人拒絕礦業權人使用土地有無權利濫用情事,非謂一定要准許,才符合憲法保障私有財產權之性質。

總而言之,礦業法第47條第2項純係經濟發展思維下之產物,不符合憲法保障私有財產權之性質,因亞泥礦權核准延長事件,現已有修法之議,宜儘早修改,俾杜絕爭端。

 
已作的證詞如覆水般難收(上)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16 十月 2017 08:23

撰文:曾泰源律師 整理:記者阮文彬

生活中如果瞞著他方搞小三、小王,是對婚姻的欺騙與不忠;明知已無能力還錢,屆時亦無返還之意,還設詞向他人借錢,就是詐欺。相信不管欺騙別人,或欺騙自己,都會是害人害己的行為,為世人所厭惡。

在各行業的運作上,誠信是取得信賴的最佳途徑,正所謂人無信不立。因此,相信不容許說謊,應該是普世的價值,雖然現實生活中,充滿吹噓、誇大不實的言論,處處可見。但在為人處事中,誠實乃為上策。

不過,有時候善意的欺騙,白色的謊言,有助於爭執事件的緩和,衝突的降低,畢竟是另一種處理事務的方式,要無害於他人才好,這不是鼓勵大家說謊,實非得已。

即令我們說說謊是不道德。然而,這世上還是有一種容許向他人說謊的情形,那就是犯罪被告在訴訟中,有抗辯、胡說八道的權利,他可以不需證明自己是無罪的人,可以胡謅答辯,如果要認定他的罪行,也不能因為他的辯解不足成立而定罪。訴訟上檢察官需要提出積極證據,來證明被告的罪嫌,否則,罪證不足,還是要判決被告無罪。

因而,我們經常會聽到被告在法庭陳述啼笑皆非的答辯,即使在法庭上謊話連篇,法院也莫可奈何。至多,僅得以在判決時,認定被告毫無悔意,飾詞狡辯,從重量刑,以之懲儆而已。

話雖如此,在訴訟上,有時並非被告想說什麼就可以說什麼,倘若是有共同被告涉嫌參與犯罪,或自己的犯罪行為與他人有關連,檢察官或法官將被告轉為證人身分,諭知具結義務與偽證的罰則,嗣後被告以證人身分作證,苟若被告故意在案件的重要事項,也就是影響判決的重要事證上,作出虛偽不實的陳述,此際的被告,恐怕就有成立偽證罪的風險。

實務上,這種在他人犯罪被以證人傳喚作證的案件,以施用毒品的被告最多。蓋檢、警查獲吸毒的人後,必然要追出毒品來源為何,因此,經常將被告轉為證人,令其具結作證向誰購買毒品。

依據個人多年的辦案經驗,施用毒品的人,在最初檢察官諭知具結作證的時候,一方面畏懼檢察官的權威,希望能手下留情;他方面,則因當時尚未受到販毒之人的人情壓力,或沒想到將來被報復,通常都會據實向檢察官陳述,他的毒品是在何時地,向何人所購買。

等到涉嫌販毒的人被查獲,最後為檢察官起訴到法院時,除非是,販毒的被告,在偵查中自知難脫免於罪,為取得偵審自白犯罪的減輕刑度適用,而自白犯罪在前,否則,勢必要在法院審理中,傳喚已經在檢察官訊問時具結作證的買毒人。

當已經在檢察官偵查中具結做出證詞,確實有向某某購買毒品時,試問未來如何向法官說明他在檢察官面前作證所說的話是「不實在的謊言」,為虛偽的證詞呢?又其如何得以自圓其說,偵查中的證詞,是記憶錯誤,或是另有其人,當時指證有誤呢?待續

 
要提出告訴好呢?還是自訴?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15 十月 2017 13:12

劍無鋒律師事務所  李殷財律師

記者阮文彬、江思婷/整理

【案例】
立法委員柯建銘向全民電通公司借款1200萬元,一、二審都被依違反商業會計法、背信等罪判刑,沒想到,最高法院發回更審後,法官認定雖然有欠錢,但是全民電通公司還是有1200萬元債權存在,所以沒有受到損害(註:想想看,如果是你的話,你要1200萬元的現金,還是1200萬元的借據?)所以,判決柯建銘無罪。柯建銘被判決無罪後,打電話給立法院長王金平去關說,後來檢察官也沒有再上訴,柯建銘無罪確定。
特偵組監聽到這通關說電話,前檢察總長黃世銘向前總統馬英九報告,黃世銘被判洩密罪。
柯建銘認為前總統馬英九指示檢察總長洩密,於是向法院對馬英九提起自訴,一、二審判決認為:總統針對閣員操守、行政不法,聽取前檢察總長黃世銘報告,符合憲政審制,沒有證據是受到馬英九教唆,判決馬英九無罪確定。
到底提出告訴、提起自訴,哪一個比較好?
【解析】
我們因為別人的犯罪,而受到損害的話,可以告:
(一)民事訴訟:請求對方賠償我們的損害,這要到法院提起民事訴訟。
(二)刑事訴訟:這有2種方式:
1、公訴:也就是由檢察官替你把犯罪嫌疑人提起公訴:我們可以向警察局、地檢署提出刑事告訴,再由檢察官偵辦後,檢察官如果認為犯罪嫌疑重大的話,就可以替我們向法院提起公訴,到時候,也會有檢察官在法庭上幫我們蒞庭,替我們提出證據。公訴的優點是檢察官有公權力,他可以替我們傳喚證人、調閱相關證據、搜索、扣押、拘提、羈押被告…,而且檢察官比我們有經驗,比較容易讓被告定罪,有罪的比例高達96%。缺點是:上了法庭以後,只有檢察官、被告(及辯護人)是當事人,我們只是被害人(告訴人、告訴代理人),在法庭上不是當事人,只能透過檢察官發聲,我們無法以當事人的名義直接聲請調查證據,或直接詰問證人。
2、自訴:也就是我們自己來作為「當事人」,直接對犯罪嫌疑人向法院起訴,由法官來審判被告是不是有罪。自訴的優點是:在法庭上,我們就是當事人,可以直接提出證據、聲請調查證據、詰問證人;缺點就是:自訴一定要委任律師,而且我們自己沒有公權力,所有的證據調查,只能跟法官聲請,如果聲請調查的證據很多,法官有可能會不爽,不一定會准許我們的聲請。還有一個最大的缺點就是自訴的有罪率只有10%左右,明顯比公訴低很多。
所以,有的被害人詢問我到底要提出告訴,還是要提自訴?通常我會告訴他:你又沒有公權力可以調查證據,你要怎麼查?還有如果是檢察官提起公訴有96%的勝算,你去提自訴,只有10%的勝算,你要選擇哪一個,答案應該很明顯吧!那為什麼之前的律師叫我提自訴,說這樣可以自己掌控案件,可是我聽他的話提了自訴,為什麼現在被法官判無罪?
因為自訴一定要委任律師,你一定要付一筆律師費,不管你贏或輸,他的律師費早就拿到手了。
李殷財律師簡介:台大法律系、司法官特考律師高考及格、前苗栗、花蓮地檢署檢察官。
服務項目:法律諮詢服務,提供訴訟、行政訴訟、訴願、代書、土地代書、民事訴訟、刑事、訴狀狀紙、民事訴訟、刑事訴訟、行政訴訟、官司書狀、告人被告、車禍傷害詐欺、合夥土地房屋
劍無鋒律師事務所:
臺北所:臺北市大安區和平東路2段49之1號7樓臺北所02-27029580
花蓮所:花蓮市府前路122號  花蓮所03-8230202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4 頁, 共 180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