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佈施功德的法律效力(下) PDF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21 八月 2017 07:46

撰文:曾泰源律師 整理:記者阮文彬

接續
對於,酒駕公共危險罪在法院實務上,鮮少看到法官如此判決的。酒駕總是害人又害己,誠不值得同情。酒駕的刑罰,實施偌久以還,幾乎未曾看過被起訴後,法院會判處免刑的。尤其,被告有犯罪前科,更會將之罪加一等的重判。
本件黃男竟能獲得二審法院免刑的判決,實在是,「前世有燒香」,遇到菩薩心腸的法官。實為一般法官所不敢如此判決的。本件黃某因為犯案前不定期的公益捐款被法官作為量刑適用法律的審酌,改判免刑,進而,使得他的無期徒刑殘刑因此而免於再執行。可認為,係因往昔所種福田,今日獲得無上福報的結果。
不過,依據個人推敲,黃案法官會如此改判的理由,事實上,應該是他遇到慈悲心的法官,不捨已然回歸社會正常工作,有愛心,但又必須扶養家庭的黃某,因一次未肇事的酒駕行為,讓他的家庭破碎,再服十餘年的殘刑。
此情境,換在一般酒駕公共危險的民眾,絕對不可能有如此幸運的事。本文是為鼓勵讀者平素即應多佈施、行善,不為自己,也可能功及家庭,亦可為後世子孫造福田。
在看到這則新聞的同時,讓我憶起多年前所承辦的一件違反槍炮彈藥刀械管制條例案件,被告一審被判決幫助買賣槍枝的刑責,雖然,我從證據上分析,為被告辯護,應該是成立幫助持有槍械罪,卻為一審法官所不採憑。
當上訴二審時,很幸運遇到修習佛法多年,已然退休,過著田園生活的何方興庭長。猶記得開庭審理中,他看到被告及其父親多年的捐款公益弱勢團體,並且捐棺與貧困家庭的單據及感謝狀,當庭微笑的說了一句話,「佈施的人有福了」。
合議庭最後終於採信我的辯護內容,在證據與辯護內容明確下,改判決被告幫助他人持有改造土製手槍罪責,並以被告尚屬年輕,無前科,犯後態度良好,且因被告平素熱心公益捐助弱勢,認被告無再犯之疑,給予緩刑之宣告。
據個人了解,被告於今認真工作,表現良好,是其父親事業的好幫手,真的很為其慶幸,遇上慈悲的何庭長。我的當事人或因平時的善心,幸運遇上何庭長,雖然,法律上沒有規範作功德的利益,與法律上效力。但是,相信,我們如果默默的佈施行善,上天自然會為你記上一筆,某一天派上用場時,就像我多年以前的被告,遇上慈悲為懷的何庭長,在犯錯的路途中,獲得重生的機會。
 
不小心騎錯別人機車之刑事責任探討 PDF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六, 19 八月 2017 08:47

撰文:大日法律事務所 吳明益律師

整理:記者阮文彬

據報載,日前一名男子借用朋友機車,騎至便利超商購物,結束後誤認他名婦人所有同款同色之機車為借來之機車,插入鑰匙後亦順利發動,隨即騎乘離去。後婦人發覺機車不見,即向警方報案,警方也開立三聯單。警方調閱監視器發現係男子誤認騎錯機車,且男子發現自己騎錯機車後,也立刻將機車返還,但仍遭警方以竊盜罪移送地檢署偵辦。

首先,本案雖警方仍將該男子移送地檢署偵辦,但不代表該男子於本案例事實中所為,已構成竊盜罪。警方仍須將男子移送地檢署之理由在於,警方接受婦人報案後,已開立三聯單,而警方並無權限認定行為人所為是否構成犯罪,僅能由地檢署為偵查後決定是否起訴,所以,雖然警方也認為男子是誤騎婦人之機車,但仍要將他移送地檢署偵辦。

再者,本案該名男子所為,之所以不成立竊盜罪,是因為男子僅係誤認他人所有之機車為自己所借用之機車,而發動騎走。竊盜罪依刑法第320條第1項係規定「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而竊取他人之動產者,為竊盜罪,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500元以下罰金」,構成要件上,必須行為人有「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始能成立。

換言之,行為人必須認識到是他人之物,且有將他人所有之物,據為己有之意思。如果有認識到是他人之物,但基於「暫時之使用」而取得,用後即行歸還,僅屬「使用竊盜」,而不成立竊盜罪。又如果,連認識到是他人之物都不具備,如本案情形,則行為人當不可能有將他人之物據為己有之意,更不可能成立竊盜罪。

不過,需注意者,行為人是否認識到是他人之物,或者有據為己有之意思,均屬其內心狀況,外人無法得知,僅能由其表現在外的客觀狀態或物本身之性質加以綜合判斷,諸如使用時間之久暫、使用地點與該物原所在地距離之遠近,甚而在一般相同之客觀情狀下,所有人或權利人有無可能同意行為人之使用行為等,予以綜合判斷。

所以,平時仍需謹慎小心,對於是否屬於自己所有或管領範圍之財產多加注意,避免一時疏忽,而遭人誤會涉犯竊盜罪嫌。雖如上述,此種情形多不會構成刑法竊盜罪,但接受調查仍需要花費時間或金錢成本,更擔負莫名壓力,遂不可不慎。

 
稅籍登記的推定力? PDF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二, 15 八月 2017 07:37

撰文/湯文章(花蓮地方法院民庭庭長)

整理/記者王紫藍

案例:

小強、小明為叔姪,小明從小與父親小王居住在一棟未辦保存登記之建物(違建物)裡,該違建物納稅義務人登記為小強,小王過逝後,小明仍續住在該屋內。小強年輕時因外出工作從未居住在該屋,小強退休後想回到鄉下該屋居住,但小明不允許,小強說:該屋是他在外賺錢拿回來給長輩蓋的,所以房子的納稅義務人才會登記給他。小明說該屋是他父親小王蓋的,所以小王和他才一直住在這裡。小強乃向法院提起訴訟,有無理由?

解析:

按不動產物權經登記者,推定登記權利人適法有此權利,民法第759條之1定有明文。因此,系爭房地買賣時即登記為被告所有,依民法第759條之1第1項規定,足認所有權登記名義人即被告通常即為實際所有權人,此乃常態事實,則原告主張其為系爭房地所有權人,僅借名登記於被告名下等情,自應就此登記情形與實際所有權歸屬不符之變態事實負舉證之責(臺灣花蓮地方法院102年度重訴字第38號)。

又如抵押權設定登記,主張已經清償聲請塗銷抵押權登記,又拿不出清償的證據,則推定抵押權登記仍然有效存在。又換言之,不動產登記有推定為真正之效力,有相反主張就要負舉證責任,若無法舉證就要受敗訴判決。但未辦理保存登記建物因為無法辦理登記,所以無此項規之適用。

一般而言,未辦理保存登記建物之所有權,係歸屬於建物完成時之起造人,起造人係指出資興建違建物之人,而違建物之移轉,因無法辦理所有權移轉登記,實務上認為是讓與事實上處分權。

但起造人如何認定?有證人或許可依證人所述來證明,但證人所言各異或無證人時,認定上即存在許多困擾。一般是從稅籍、繳納電費憑證、繳納水費憑證、戶籍設定等(土地登記規則第79條第3項參照)資料,來綜合研判。但亦有判決認為「…上開房屋於26年1月間由呂0枝設稅籍,嗣於87年4月因買賣申報變更納稅義務人為呂0達迄今,雖稅籍登記僅為供政府財政稅收之目的所設,未必皆與房屋產權之歸屬一致,然民間就未能辦理保存登記之建物,亦多以變更稅籍之方式來讓與其事實上處分權,且依常理倘非建物產權之擁有者亦無憑空負擔其稅賦之必要,故於無相反之事證足以推翻稅籍登記之真實性時,則以此稅籍登記之間接事實來推論其產權之歸屬,應合乎事理常情。」(臺灣花蓮地方法院104年度花簡字第358號判決)。

易言之,該判決亦承認稅籍登記有推定稅籍登記名義人即為違建物所有權人之功能,也就是把稅籍登記的效力當作有不動產登記之效力。惟要特別強調,實務上仍是從各種資料作綜合判斷,該該判決之見解,仍值得注意。

 
佈施功德的法律效力(上) PDF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一, 14 八月 2017 07:38

撰文:泰源律師

整理:記者阮文彬

「佈施」在整個大乘佛法裡,是菩薩修行最重要的一條。其實在日常生活中,念念為別人,不為自己,就是佈施、就是供養。佈施不是專供菩薩修的。

淨空法師提到,「財佈施」得財富;「法佈施」得聰明智慧;「無畏佈施」得健康長壽。因此,想得財富、聰明智慧、健康長壽這三種果報,一定要修財施、法施、無畏施這三種因。

其實,佛法的佈施本不該是想要因此獲得什麼,希望眾生如何佈施將獲得什麼樣的福報,只是便宜弘法利生的一種作為。《金剛經》云:「菩薩應如是布施,不住於相。何以故?若菩薩不住相布施,其福德不可思量。」亦即是不求福報,不著相而做的善行,就是無相布施;只有無相布施,不求回報的善念,才有無限的福報與功德!

至於,這種不著相佈施,又與法律上有什麼樣的關連呢?犯了罪的被告,被起訴,難道就可因為曾經佈施,而脫免法律上的懲罰與制裁嗎?

事實上,法律從未規定,做好事,就可犯罪免罰。畢竟犯了罪,終究要受到法律的審判與制裁,即令總統也不例外啊!

然而,甫近看到一則新聞報導,有一名52歲的黃姓男子,因案被判無期徒刑,2011年5月裁定假釋出獄並保護管束,但他卻在去年5月,酒駕被逮,遭地院判刑2月有期徒刑,他不服上訴後,台南高分院考量,他假釋後認真工作,為妻女的經濟支柱,又不定期作公益捐款,沒有再犯其他案件,顯然已經回歸融入社會,因此,最後判決免刑確定。

其實,依據刑法規定,被判無期徒刑因假釋中再受「有期徒刑」以上刑的宣告者,在判決確定後,要在6個月內撤銷假釋,服完剩下的刑期,黃姓男子如果因本件公共危險罪被判刑確定,恐得再服完10年殘刑。因而,提出上訴,除了指一審判刑太重外,如果再入監10年,前妻和女兒會失去經濟支柱,希望法官開恩,最終因他出獄後的佈施功德,免受十餘年的牢獄之災。法院實務上,就法律適用,量刑的輕重,全然繫於承審法官的個人主觀心證與慈悲心,酒駕超標絕對是涉犯公共危險罪責,一般而言,若無其他減刑事由,或特殊情況,行為人被判決有罪、有期徒刑,誠無意外。                  (待續)

 
車禍後說沒事 離開卻變肇事逃逸 PDF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日, 13 八月 2017 08:47

撰文:李殷財律師(劍無鋒律師事務所)

整理:記者阮文彬

 

案例:

網路上流傳一件新的詐騙手法:林小姐騎車途中,突然有路人從路邊衝出來,林小姐閃避不及,而擦撞到路人,林小姐趕緊停車察看,並詢問路人有沒有受傷?路人說:沒事、沒事!林小姐再三確認後,路人說:真的沒事!路人就離開了,林小姐也跟著離開現場。

沒想到,幾天後,林小姐就接到警方通知她到派出所製作筆錄,警方告訴她:對方指控她騎車撞傷人以後,只有回頭看了一眼,就立刻加速逃逸,對方只好記下車號,並去醫院驗傷提告。林小姐一再喊冤,表明當天她真的有下車詢問路人有沒有受傷,路人也說沒事,但林小姐完全拿不出任何證據。路人要求賠償30萬元,林小姐為了息事寧人,只好跟路人討價還價後,以10萬元和解。

解析:

不管這是不是網路上的謠言,這樣的事實真的有可能發生在你我的身上。所以,我們想一下:如果我們是林小姐的話,「正常」應該怎麼處理?

我們在車禍發生以後,就應該立刻報警,等警方處理完再離開。接下來不論對方是否會告刑事或民事,責任通常不會太嚴重:

刑事部分:這時候可以主張:我們對於車禍的發生並沒有任何過失。更何況,對方從路邊突然衝出來,不論任何人在這樣的情形下,都無法閃避,因此,應該不構成過失傷害罪。就算最後法官認定有罪,也只是過失傷害罪(這是告訴乃論之罪,在一審判決前還是可以和解),判的刑度不高。

民事部分:同樣也是主張:對於車禍的發生沒有過失,也沒有相當的因果關係。就算有,對方突然從路邊衝出來,他的過失恐怕有8成。而且,就算要賠償,對方的傷勢很輕,開30萬元,顯然過高。而對方能夠拿出來的證據,只有5萬元的單據,這時候,我們要賠償的金額應該是2成,也就是1萬元(至於另外的8成,也就是4萬元損失,要由對方自己承擔)。

以上所說的是「正常的」處理方式,我們所面臨的訴訟上風險,可以看出來:風險並不高。但是因為林小姐沒有報警,反而被誣陷「肇事逃逸」,這時候,就算她賠償對方10萬元,即使「過失傷害罪」可以和解,可是「肇事逃逸(公共危險)」罪是非告訴乃論的罪,沒有辦法和解,除非林小姐能夠找到證人或是物證(例如:行車記錄器、或錄音),來證明當天她確實有下車察看,而且已經問過路人是否有受傷,這時候,才有可能獲判無罪,否則,恐怕還是會被判肇事逃逸。

而且這是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的重罪,如果沒有宣告緩刑的話,就要入監服刑。所以,不要輕忽一件車禍,最好還是依照正常的程序的處理,以免對方「故意」陷害你,或是對方回家後,經過高人指點,想要敲詐你較多的賠償金時,我們才有辦法自保!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4 頁, 共 174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