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租房因地震開始漏水 該怎麼辦?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六, 17 三月 2018 12:47

撰文:吳明益律師(吳明益律師聯合事務所)

整理:記者江思婷.阮文彬

小明向包租婆承租一樓及車位,作為營業場所及辦公室之用,又花了一大筆錢裝潢房屋,採購大批營業所需之辦公桌椅、沙發、會議桌及地毯、壁紙等物設置於辦公室內。不料,2月6日發生大地震後,每碰到下雨的天氣就會有異常滲漏淹水的情況,小明辦公室的全新裝潢、天花板、大批沙發、桌椅、地毯、壁紙等皆因嚴重滲漏淹水而損壞,根本無法用以營業,小明打電話通知包租婆漏水及淹損小明之裝潢、財物等問題,包租婆卻置之不理,小明一氣之下就不付房租了。請大家想想,小明可以這樣做嗎?

先來看看法律上的規定:出租人應以合於所約定使用、收益之租賃物交付承租人,並應於租賃關係存續中保持其合於約定使用、收益之狀態,民法第423條定有明文。是出租人以合於所約定使用收益之租賃物交付承租人後,不僅須消極的不妨礙承租人使用收益,且須積極的在租賃關係存續中,保持其合於約定使用收益之狀態,此觀民法第423條規定自明。

故租賃物在租賃關係存續中,受有妨害,致無法為圓滿之使用收益者,不問其妨害係因可歸責於出租人之事由或由於第三人之行為而生,出租人均負有除去之義務,以保持租賃物合於約定使用收益之狀態。

倘出租人怠於履行此項義務,致承租人受有損害,自應負債務不履行之損害賠償責任。也就是,出租婆有義務要使她的辦公室符合小明營業使用的目的,小明的辦公室既然因為淹水而不能使用,包租婆有義務要解決淹水的問題;如果因為包租婆的偷懶、不處理而導致小明的裝潢、家俱損壞,包租婆就得賠錢了。

包租婆的辦公室因地震而有漏水問題,並造成小明的裝潢等因潮溼受損,包租婆為出租人,自負有修繕義務,如因而造成小明受有損害,依前揭最高法院判決,小明自得依債務不履行規定請求損害賠償。小明的裝潢、各式辦公設備等因辦公室漏水而遭淹水損壞,淹損之裝潢部分計支出修復費用605,000元;淹損之辦公桌椅、沙發、會議桌等復舊費用計支出480,000元,合計1,085,000元,小明對於包租婆未盡維持義務所生上開損害,可以請求損害賠償,所以小明可以在租金給付義務相同金額範圍內為抵銷。

 
訴訟主觀、客觀合併的類型要不要限制?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二, 13 三月 2018 08:14

撰文/湯文章(花蓮地方法院民庭庭長)

整理/記者阮文彬.江思婷

一、案例:

甲對乙提起確認通行權訴訟,請求確認A方案有通行權存在,嗣於訴訟中追加丙、丁、戊等三人為被告,並提出B、C、D三種方案,且追加第一備位之訴,請求確認A方案有通行權存在,第二備位之訴,請求確認B、C、D等三方案中擇一勝訴判決有通行權存在。這種訴訟是否合法?

二、解析:

傳統的訴訟類型分為主觀訴之合併,與客觀訴之合併。前者為人的合併,後者為訴訟標的合併。前者有爭議的是要不要承認主觀預備合併,目前實務見解肯定說、否定說都有。但大部分都採肯定見解。

後者一般分為單純的客觀合併、有牽連關係的客觀合併、選擇合併、重疊合併(競合合併)、預備合併。司法實務早期見解認為,不符合這些合併的類型,合併訴訟即不合法。

但隨著民事訴訟理論的演變,且民事訴訟法並未規定訴訟合併的類型,而係司法實務運作才衍變出這些訴訟類型,不應該以這些技術性的規定,來限制人民的訴訟權,因此,近期的發展,訴訟合併的類型已經不限於上述類型。

以上述案例的訴訟類型而言,既是主觀合併又是客觀合併,既是預備合併又是選擇合併。依實務見解,法院僅得就當事人之聲明為判決,當事人為預備合併者,法院應就先位聲明判決,若先位聲明無理由時,方得就備位聲明為判決,不得僅就備位聲明為判決,而置先位聲明於不論(最高法院98年度台上字第1486號判例)。

至於當事人之聲明為預備合併或選擇合併,為尊重原告基於處分權主義及當事人主義之程序選擇,若原告已經排定審理順序,而在實質上、經濟上具有同一性,並得因任一方案勝訴而達訴訟之目的,或在無礙於對造防禦而生訴訟不安定或在對造甘受此「攻防對象擴散」之不利益情形時,為求訴訟之經濟、防止裁判矛盾、發見真實、擴大解決紛爭、避免訴訟延滯及程序法上之紛爭一次解決,自應尊重當事人之處分權,依當事人之聲明定之。

當事人為預備合併者,法院自不得依選擇合併之法理,僅選擇一項聲明為判決,否則即屬訴訟程序違背規定。

被告有二人以上,於同一訴訟程序被訴,原告考慮其於先位被告之訴為無理由時,始請求對備位被告之訴為裁判,此即為複數被告之主觀的預備訴之合併。此種主觀的預備訴之合併,縱其先、備位之訴之訴訟標的容或不同,然二者在訴訟上所據之基礎事實如屬同一,且攻擊防禦方法相牽連即得互為利用,而不致遲滯訴訟程序之進行。

苟於備位訴訟之當事人未加責問之情形下,既符民事訴訟法所採辯論主義之立法精神,並可避免裁判兩歧,兼收訴訟經濟之效,應為法之所許(最高法院98年度台抗字第45號裁定)。

 

故以前述案例來看,應先就甲對乙所提起之A方案來審查有無理由。若認為甲對乙提起之A方案無理由,始可就第一備位之訴、第二備位之訴依順來審查有無理由,這是尊重當事人處分權的結果。但也會使得訴訟主觀、客觀合併的類型限制模糊化,增加訴訟類型的繁雜度,結果當然會導致訴訟審理期間會延長許多。

 
離婚贍養費的迷思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12 三月 2018 07:24

撰文:曾泰源律師

整理:記者阮文彬.江思婷

猶記得應該已經是在十幾年前為一位人妻甲打離婚官司的事了,當時她很在意要爭取未成年子女的監護權,可是,她原來沒工作,全心照顧子女家庭,今為爭取子女監護權,我告訴她,恐怕妳要證明有經濟能力,得以負起扶養子女的義務,否則,難以獲得法院判給監護權。

甲聽我這樣解釋後,猶豫了一下,接著問,那我跟他這麼多年,沒工作專心照顧孩子,他卻對我施加精神暴力,我可不可以同時要求他賠償我離婚的贍養費。

一聽到甲這樣問,我知道她也是從新聞媒體得到的常識,那就是外國演藝人員或大亨富豪離婚總要給另一半幾億又幾億的贍養費,她問這問題,立刻讓我意會、聯想到。

於是我只能據實以告回應她,我們國家對於離婚贍養費的請求,與他國制度未必相同。依據我國民法規定要提起訴訟請求贍養費,必須要具備3個要件:第1,自己對於離婚的原因沒有過失責任。第2,法院要判決妳准許離婚。第3、提起贍養費請求的一方要因為判決離婚而生活陷於困難。

也就是,依據我國民法規定,甲女要在離婚後陷於生活困難,甚至於,證明無謀生能力,法院才會判決對造給付離婚的贍養費。倘若甲真的生活陷於困境,準此反推,試想甲將如何扶養孩子,給予好的環境進而取得監護權呢?

雖然,甲女聽我如此解釋。但是,她還是想要試試看,於是,兩者皆同時請求,向法院提出離婚起訴。毫不意外地,在審理中,承審法官即在向甲調查事實證據時提及,妳若要請求贍養費要證明生活陷於困境,然而,既然生活有困難,又如何照顧未成年子女?請妳考慮考慮。

真是,魚與熊掌不可兼得,法官的說法,不出我所料,當場我只有勸甲女放棄贍養費的請求,選擇對未成年子女的監護權,經徵得甲女之同意,最後法院判決准予離婚,我方獲得未成年子女的監護權及對方應負擔的扶養費。

實際上,相信不是甲女有如此誤會贍養費請求的問題,甫近在臉書上,看到某律師道長分享接案與當事人談到贍養費的經驗,當事人說到:「律師,他(先生)賺那麼多,我應該可以向他請求贍養費吧?」

他(律師)反問,「妳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是問過什麼法律界人士嗎?」。

他的當事人回以,「報紙跟電視不是常常在講,哪個好萊塢明星或是職業球員跟太太離婚,不是都要支付太太好幾億贍養費嗎?那個男人年收入就算沒有上億,應該也有個幾千萬。我稍微要個贍養費二千萬,應該不為過吧?」她理所當然地說著。

這位道長只能苦笑回以:「妳的狀況是,婚前有專業性頗高的工作,婚後也偶有從事,要說妳離婚後生活會陷於困難,恐怕在法律上主張並不容易。基本上,在台灣,有手、有腳

有基本學歷,誰都不容易啦!除非臥病在床、無法自理,法院才確定會判贍養費吧!」

試想這位要離婚的妻子,聽了律師的解釋有多失望呢?但是又何奈,我們的法律確係如此立法的。法官也要遵守,不能超越法條,多判一點給原告啊!

此參酌實務上見解,民法第1057條之贍養費之請求權,固係於判決離婚而陷於生活困難者,始得依該條規定為請求,惟上開贍養費,乃為填補婚姻上生活保持請求權之喪失而設(參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269號、第1573號判決意旨),足以證明其設立只為填補婚姻生活上生活保持請求權之喪失而設,非為賠償無過失一方,受到精神或肉體痛苦而訂立的離婚懲罰與賠償。若是後者,依據民法規定可以另請求精神慰撫金的損害賠償的,併此敘明。

當然,於兩願離婚時,基於契約自由原則,非不得經由離婚雙方協議就贍養費之給付為約定。既然承諾給予贍養費,乃屬有拘束他方效力之約定,此時,就另當別論了。

 
被告沒有請律師 可以取得卷宗證物嗎?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11 三月 2018 09:58

案例:

阿忠被檢察官起訴傷害罪,阿忠在法院審理時,沒有請律師,為了在法庭上替自己辯護,所以,向法官聲請交付跟這個案件有關的全部卷宗證物影印本,卻被法官裁定駁回。阿忠不請律師的話,有沒有辦法取得全部的卷宗證物影本?

解析:

阿忠被起訴傷害罪,檢察官起訴時,會把本案相關的筆錄、扣案證物、相片…等證據,一併移送法院。這些證物跟阿中到底會不會構成犯罪,當然會有直接的影響。舉例來說:告訴人在筆錄中指控阿忠在3月9日拿刀砍殺他,造成他右手手指割傷,而且也提出3月10日的診斷證明書,上面確實有記載:右手食指切割傷4公分。

這樣看起來似乎已經罪證確鑿,不過,其實仔細看卷內的另一張3月8日的診斷證明書,卻可以看得出來,阿忠是在3月9日到告訴人家中的,但告訴人卻在3月8日在工廠因為操作機器不慎,右手食指就已經有4公分的切割傷了,難道被告可以在3月9日持刀砍殺造成時空逆轉,所以,被害人在3月8日提前受傷嗎?

這對被告會不會構成犯罪,當然有重大的影響。所以,一定要取得這些卷證的影印本(但也不可能交付證物的原本,不然,萬一被告湮滅證物,怎麼辦?),否則,怎麼在法庭上答辯?

只是現行的刑事訴訟法第33條規定:律師在法院審判中,可以檢閱卷宗、證物,並且可以抄錄或攝影。但是沒有請律師的被告,只能夠請求法院給筆錄的影印本,不能取得全部的卷宗證物。

但其實要請律師的費用很高(雖然也有法扶可以幫忙請免費的律師,不過,也不是每個被告都能夠符合資格),那請不起律師的人怎麼辦?難道這條法律只保障有錢人,沒錢的被告只好自認倒楣嗎?雖然「法律之前人人一律平等」,可是刑事訴訟法的這個條文明顯就已經重富輕貧了。

阿忠向法官聲請閱覽卷宗證物一直被駁回,後來阿忠不得已只好向大法官聲請釋憲,終於大法官會議作成釋字第762號解釋宣告刑事訴訟法第33條第2項違憲,理由是:憲法第16條規定人民有訴訟權,就是為了確保人民有受公平審判的權利,依正當法律程序之要求,刑事被告應享有充分的防禦權,這當然包括知道全部的卷宗證物,才能受到公平的審判。

所以,在刑事案件審判中,原則上應該讓被告可以用適當方式適時知道卷宗及證物的全部內容。而刑事訴訟法這個條文,剝奪了沒有請律師的被告直接獲知卷證資訊的權利,已經妨害被告行使防禦權,違反憲法第16條保障訴訟權的正當法律程序原則,必須要在1年內修正,逾期不修正的話,以後只要被告聲請,並且預付費用後,法院就必須要給全部卷宗及證物的影印本。

法院實務上,已經這樣運轉了數十年:只要被告沒有請律師,就只能聲請到筆錄的影印本,沒有辦法印證物(診斷書、相片…),這樣對被告很不公平,而且這是一個很淺易懂的道理(為什麼有錢人可以,窮人就不行,法律顯然不公平!),但司法就像一灘死水,只要法律這樣規定,從來沒有任何人會去懷疑這條法律有沒有問題?或者就算懷疑了,也不會主動替被告聲請釋憲,數十年來不知有多少人在此「遇害」?希望這樣的事件,不會再重演!

 

撰文:李殷財律師(劍無鋒律師事務所)

整理:記者阮文彬‧江思婷

 
付款中間人(Escrow)制度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二, 06 三月 2018 07:41

撰文/湯文章(花蓮地方法院民庭庭長)

整理/記者阮文彬.江思婷

一、案例:

甲先把房子賣給乙,未辦理過戶前,又把房子賣給丙,並辦理過戶給丙。依台灣目前的法律度,丙取得所有權,乙只能向甲請求違約賠償,或是在丙惡意時行使撤銷甲、丙間的買賣契約。但在法律制度上,有無其他方法,防止甲一物二賣?

二、解析:

買賣契約成立後,有時出賣人移轉產權後,卻拿不到買賣價,有時買受人支付價金後,卻拿不到產權,為了確保在不動產交易中,買賣雙方都能履行其權利義務,當不動產權利移轉登記予買受人後,出賣人能夠取得價金,故有設置公正獨立(independent)第三人,在不動產買賣中為買受人保管價金、為出賣人保管其產權之相關文件、契據及單據,在買賣雙方之契約條件達成時,交付託管的價金及相關產權文件給交易雙方的必要,這個第三人在英美法上叫作Escrow制度,台灣大多譯為「付款中間人」制度。

Escrow制度的運作,實際上是契書(deed)的轉交付,轉交付的成立,首先須由出賣人簽署了所有權轉讓契書,其次,出賣人須將契書交付給負有轉交義務的第三人(即轉交人,通常由銀行充任),此為契書的第一次交付。嗣一定事件發生或一定條件成就時(通常是買受人向轉交人交付應當支付的全部價款,或者履行其他義務),轉交人依出賣人之指示,將契約書交付給買受人,此為契約書的第二次交付,不動產物權變動過程才完成。

契書第一次交付的法律效力,包括:(一)出賣人在契書交付後,除非有買受人拒絕支付價金或價金支付不能等情形,不得任意將契書撤回。所以,只要買受人完成給付價金的義務或完成其他合約約定的義務,買受人必然取得所有權。(二)契書交付後,買賣標的物的所有權並不發生轉移,仍然為出賣人所持有。一旦買受人未履行義務或未成就條件,出賣人將重新回復對所有權契書的控制。至於契書第二次交付的法律效力

,是所有權的轉移。轉交人一旦完成契書第二次交付,出賣人即喪失所有權。

惟在下列另外情形雖未完成第二次交付,仍可認定所有權已經發生轉移。(一)買受人已向轉交人支付價金或成就其它條件已經,儘管轉交人尚未將契書轉交給買受人,只要有事實能夠證明出賣人有將契書交付給買受人的主觀目的,也不影響所有權的轉移。買受人實際占有契書對其享有標的物所有權具有證據效力,而且只有借助占有的契書才可以向登記機關進行所有權登記。(二)契書的第一次交付後,又發生中間處分行為,只要有損於買受人的利益的行為,所有權轉移的效力溯及契書第一次交付之時,以保全買受人所有權的順位。(三)在買受人支付全部價金之前,轉交人錯誤地將契書轉交給買受人,買受人即便在登記機關進行所有權登記,所有權仍不發生轉移。即便買受人已經將土地出賣給善意的次買受人,出賣人仍然可以契書轉交付無效對抗善意的次買受人,依據登記法主張權利的善意次買受人不受法律保護。

Escrow制度對不動產一物二賣有防範及救濟的功能。目前台灣沒有這種制度,僅有銀行辦理的「不動產買賣價金信託」制度,及建築經理公司為買賣雙方進行的「成屋履約保證」制度。前者係不動產買賣雙方與銀行共通簽訂信託契約,由銀行擔任受託人,而買賣雙方約定在買賣交易完成前,買受人依約將應交付之價金

 

存入以銀行為受託人名義開立的信託專戶,在信託存續期間,銀行依買賣雙方簽訂的信託契約內容或共同出具的指示書處理信託事務,並於產權過戶至買受人名下時,買賣雙方再共同指示受託人將信託專戶內之買賣價金支付予出賣人,以保障買賣雙方交易安全。後者係指保證人依據保證契約的內容對買賣雙方提供保證,目前國內的成屋履約保證僅能保障買賣房屋的價金安全,並不能保障房屋產權的完整。二者性質不同,目前實際運作上「不動產買賣價金信託」制度比較盛行。但畢竟跟Escrow制度還有差別,所以,有必要考慮引進Escrow制度之必要。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5 頁, 共 195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