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失智症的法律風險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03 九月 2018 07:44

撰文:曾泰源律師

整理:記者江思婷

根據統計65歲以上有8%失智,而且,趨勢有越來越升高的情事,你我都可能是這樣的病患。我們現在要培養國人,重視失智症者人權,我們應該要「看見那個人,而非失智症」,大家有這個觀念,我們以後才不會變成失智症的被害、被遺棄的老人。

失智症既是造成老人失能需依賴他人的主要原因之一,所以減緩失智症發展是減少失能的重要作為,有賴醫學的繼續研究與突破。當然理解與包容的社區,創造友善的環境,更是當務之急。

失智症大家的認知好像是失去了對事務的判斷能力,在法律上,是否不具有意思能力,而失去行為能力,所為的法律行為應該是無效呢?

依據個人承辦案件的經驗,似乎未必然是這樣,據瞭解失智症患者在法律上未必然是被判斷成無意識能力的人,除非已達中重度的程度,且還需要醫生判定,否則,實務上不盡然會被認定其所為法律行為無效。

我曾經辦過一件失智症的母親生前為小兒子將土地全部過戶自己名下,其他兄弟不知,在母親往生後,要辦理遺產繼承時,才發現土地已在母親生前全數移轉小弟名下。

震驚之餘提出偽造文書告訴,然醫院卻不敢依據病歷判定無意識能力。於是檢察官給予小弟不起訴處分。

民事請求小弟應將不動產返還全體共有人時,才被我自病歷上記載的資料發現,在辦理贈與過戶前,醫生病歷上已載明無法認清誰是誰,試問病患還能意識清楚的知道受贈人是她的小兒子,更遑論可以為正確的贈與意思表示呢?當然最後我方勝訴。

因此,失智症患者的財產管理是非常重要的。要避免貪心的子女利用父母失智判斷能力薄弱,「耳孔輕」的當下,霸佔全部財產,只有時時關心父母,注意財產的異動才是。

最後提供一則網路流行的笑話,略以:「老先生有嚴重的聽力問題,醫生給了他一個助聽器, 使他的聽力恢復到了100%。老先生在1個月後回去複診,醫生問他說,“你的家人一定很高興 您的聽力完全恢復了。老先生回答說:噢,我沒有告訴我的家人,我只是坐在那裡 聽他們交談,這個月我已經改變了我的遺囑內容3次了!」

 

但願為人子女在父母生前盡孝道,而不是處心積慮要不法圖謀父母親的財產,讓兄弟姊妹多年情誼破壞,羞愧於祖先。

 
運豬車逼車,觸犯何罪?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02 九月 2018 14:13

資料提供:李殷財律師(劍無鋒律師事務所)

整理:記者江思婷

【案例】

小陳開車載朋友出去玩,在內線車道正要左轉上交流道時,右方有一部運豬車,原本小陳以為他要直行,沒想到對方沒有打方向燈就直接加速左轉斜切進來,小陳為了閃躲對方車輛,就按喇叭並加速往左切超越運豬車,上了高速公路,沒想到這樣就惹火了運豬車司機阿莽,阿莽先加速超越小陳,並拿礦泉水砸小陳的車,之後就放慢速度,打開車窗要小陳「下車講」,小陳不想發生衝突,就加速想要逃離現場,沒想到,阿莽還是不死心,也加速追趕,小陳已經開到時速140公里,阿莽還是跟著旁邊緊追不放,還是一直靠近逼車,甚至再度丟水瓶,小陳最好只好先開上快速道路,再到省道上沿路找警察,最後開了20幾公里才順利將對方甩開。阿莽會構成犯罪嗎?

【解析】

小陳的時速已經到140公里了,而阿莽的運豬車也跟隨在旁邊,時速至少也要140公里,才能追上,顯然已經超速了(小陳的行車紀錄器不可能拍到對方的車速,只是如果有拍到自己的車速,應該可以證明對方超速),而且當時阿莽還開車高速追逐並逼車,顯然已經是危險駕駛,而且也有逼車迫使對方讓道的情況,這已經違反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43條的規定,是可以處罰6000元到24000元的。

至於刑事責任方面:阿莽除了違反交通法規的罰鍰外,另外,還是有可能構成刑事責任。阿莽高速追逐小陳的車,目的是要小陳下車理論,但小陳根本沒有必要停車、下車,阿莽用追車的方式逼小陳停車、下車,恐怕會構成強制罪(以強暴、脅迫使人行無義務事)。而且,阿莽又駕運豬車以時速140公里以上的速度高速追逐,會造成道路的用路人發生往來的危險,也會構成公共危險罪。

 
大陸籍配偶的繼承權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六, 01 九月 2018 10:44

撰文:李巧雯律師(吳明益律師聯合事務所)

整理:記者江思婷

小花是大陸地區人民,於民國91年與小張結婚,婚後沒有工作,專心幫小張打理家務,並於99年取得台灣身分證。小張於101年年底因膽囊惡性腫瘤開刀,持續進行化療,惟最後仍因病情惡化,於102年死亡。小花與小張的女兒都是小張的法定繼承人,應繼分均為2分之1。然而,小花是大陸地區人民,要繼承小張遺產時,有無要特別注意的地方呢?

家中親人過世時,如果繼承人是大陸人士,依臺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之規定,該大陸籍繼承人應該在死者死亡時起3年內,向死者死亡時的臺灣戶籍所在地地方法院表達繼承的意願;如果超過3年未向法院表達有意繼承,就會被當作是拋棄繼承的權利,之後便不能再要求繼承。因此,小花一定要記得以書面向小張住所地的法院表示要繼承的意願。

另外,配偶的權利除了繼承遺產外,還有民法第1030條之1所規定的「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簡單來說,當夫妻離婚或其中一方死亡時,夫或妻現存的婚後財產,扣除婚姻關係中所負債務後,雙方剩餘財產的差額,應該平均分配。不過有權請求剩餘財產分配的配偶(也就是財產比較少的那一方),必須在知道有剩餘財產的差額時起2年內(最晚也必須在離婚或配偶死亡時起5年內)提出要求。

本件案例中,假設小花和小張都沒有負債,小花婚後既然沒有收入,則小張在婚姻存續期間的收入應該要先分一半給小花。接下來,小花再和小張的女兒一起平分婚後收入剩下的一半和小張婚前的財產。

 

 
律師的生財有道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27 八月 2018 07:41

撰文:曾泰源律師

整理:記者江思婷

香港富賈李嘉誠曾說到,他對財富的理念是:君子愛財,取之有道,亦用之有道。

所謂生財有道,原指生財有個大原則,到後來演變成為搞錢很有辦法。

個人解讀律師的生財有道,除了有方法、大原則之外,應該具有另一含義,那就是生財要有「道義」,不是作為生財之「道路」。

換言之,能夠打的官司,才來接;打起來5分5分的案件,也需說清楚,講明白。如果真的在法律上,根本無法成立的案件,譬如提告本就不構成犯罪,或提出起訴,沒有證據,也無勝訴空間,是否,應該奉勸委託人不要提出呢?而不是盤算、鼓勵訴訟,收取律師費。

猶記得1、2年前受北部當事人甲委託在花蓮地院辯護刑事案件,委託人被告故意傷害罪。但是他認為當時狀況,本就無傷害故意,而是情況混亂下,告訴人才受傷,他沒有傷人故意。

同時告訴人在北部對甲提起他件民事訴訟。

甲在當地找了律師出庭。不意兩案件均在進行中,當地律師竟慫恿甲另提出對告訴人傷害案的誣告罪,甲在提告後才將訴狀請我參考,律師的理由是,為了制衡本件傷害罪。

我看了以後,心想這是律師在製造案件,生財之道,於是我告訴他,「小心如果本案被判傷害罪成立,對方反過來告你誣告的誣告罪。」我並向他說明法院對該罪的見解,「以意圖他人受刑事處罰(所以提告民事訴訟不算)虛構事實而向該管公務員(檢察官、警察)申告為其要件,故提告的事實,雖不能證明確實是真實的,但如果也沒有證據證明其確實是故意虛構,仍不能成立誣告罪,也就是必須以告訴人所訴被訴人之事實必須完全出於虛構為要件。」

他聽了才瞭解,果不其然,沒多久,甲就接到該誣告案的不起訴處分。至於,後來一審的傷害罪,我也替他辯護無罪,當然不會要甲反告。

另者,我還曾聽某律師說到,在他處受僱時老闆的作風,只要是當事人持票據來委任民事訴訟,所長就會鼓勵委託人再打一件詐欺罪的告訴,理由當然是用刑事逼迫債務人還錢。可是,往往不會成立,最後受益的是所長-得到報酬。

欠錢提告詐欺,無可厚非。但是,難道不問清楚事實經過,以及可能成立詐欺罪的要件嗎?實務上,詐欺罪的成立,是很難證明的。檢察官常以民事糾葛將被告不起訴,理由是,檢察機關不是討債公司。

我曾經辦一件認為應成立詐欺的案件,先被不起訴處分,經再議發回續查,終於起訴。在一審中,又被法官判決無罪,在砌而不捨,撰寫理由後,才說服二審合議庭改判負責人詐欺罪成立。當事人最後雖然得不到賠償,然而,至少,詐欺人判決一年二月有期徒刑,應入監服刑,得到法院的公平正義。

 

其實,律師實宜仔細的為當事人分析訴訟的利弊得失,總是要幫助當事人以和為貴,盡力為當事人息訟。君子愛財取之有道德,律師的報酬,往往是建立在委託人訴訟的痛苦上。於今經濟環境富庶不在,更宜基於委託人的立場思考,才是律師正確的生財之道。

 
跌落排水溝溺斃,是否可請求國賠?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26 八月 2018 13:13

資料提供:李殷財律師(劍無鋒律師事務所)  整理:記者江思婷

【案例】

老先生在凌晨5點多騎電動腳踏車外出,在快要到一座橋的前方時,因為道路比橋寬,原本在道路兩旁雖然有防護水泥體,但是到了上橋的地方,剛好有一個缺口,沒有任何防護的設施,加上這一段道路也沒有任何路燈、反光條或警示標誌等防護措施,老先生沒有注意到缺口,竟然人車就從缺口直接掉入排水溝而溺斃,事後死者家屬認為這一段的道路、橋樑、排水溝等設施的設置及管理顯然有問題,因此向縣政府、市公所請求國家賠償,縣政府、市公所是否要負起國家賠償責任?

【解析】這個案件的主要關鍵在於:(1)到底道路、橋樑、排水溝這些設施的管理機關是誰?(2)這些設施或管理是否有欠缺(疏失)?

(1)這個案件,法官認為道路及橋樑的主管機關是縣政府,管理機關則是市公所,因此,2個單位都要負責。

(2)至於這些設施或管理,到底有沒有疏失?

判斷的標準在於:其實國家賠償法的立法目的,是為了督促政府對於一些公共設施,要維護通常安全狀態,所以,如果設置或管理機關,沒有做一些積極有效的作為來防止危險或損害的發生,恐怕就會被認為設置管理有欠缺。回到本案來看:這個缺口很大,可以讓行人或騎士掉落排水溝,在做水泥護攔時,竟然漏掉這一個缺口,顯然會對人車造成危險,而且現場又沒有路燈、反光條等警告標誌,因此,法官認為縣政府及市公所應該要連帶賠償家屬的損失。

不過,因為這個缺口是在老先生車行方向的左邊,推測老先生應該是逆向行駛才會從這個缺口掉落路邊排水溝,所以,最後法官也認為老先生騎車沒有靠右行駛,本身也有過失,老先生應該要負擔2成的過失,縣政府及市公所要賠償家屬損失的8成。

附帶說明:在這個案件雖然法官認為構成國賠,不過,每個案件的情形都不同,是否會構成國家賠償,可能還看具體的案例來判斷。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5 頁, 共 212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