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抵押權是否因清算免責就不能再行使? (下) PDF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二, 08 八月 2017 07:44

撰文/湯文章(地院民庭庭長)

整理/記者阮文彬

(接續)

然而就其他無擔保債權之債權人立場而言,若有擔保債權之債權人,就債務人特定財產主張別除權,該財產將拍賣或變賣後即優先清償該具有別除權之債權,而排除其他債權人就同一財產按債權比例分配受償之權利,是以有擔保債權人於清算程序中行使別除權,直接影響之利益為其他無別除權債權之債權人。

亦即,別除權不改變債權實質內容,僅涉及債權之行使,為排除其他債權人對債務人特定財產之分配受償序位,關乎債權人於清算程序中行使其債權之方式,係對特定財產(債務人當初供擔保之財產)主張之權利,影響者為其他債權人之受清償之利益。別除權既不涉及債權實質內容,債務人對於債權原本之抗辯、或債權之法定障礙、消滅事由,均不因別除權而變動。別除權之作用,只在清算程序進行中,影響各債權間之受償分配結果(全體債權之全部受償金額,不因其中債權人主張別除權而受影響,別除權僅影響各債權人間之受償分配)。

換言之,別除權規定於消債條例關於「清算債權及債權人會議」章節內,係處理債務人之財產在不足以全數清償所有債權之情形下,如何分配對各債權人清償之爭議,消債條例並以債權是否前有擔保權利而異其受償利益,因此,消債條例第112、113條所規定之別除權只是清算程序中,關於如何將債務人財產分配各債權人之規定,無關清算程序之結束;且經上開分析,與別除權利益衝突而受別除權影響者,乃其他不具有別除權債權之債權人(其等按債權比例分配受償之權利受影響),不直接影響債務人對債權人之關係(不論該財產拍賣或變價後對何債權人清償,債務人終將喪失該財產,以彌補無法清償之債務),是以,法院後續就債務人免責、復權之判斷(同屬涉及債務人與債權人之關係),也不受別除權影響。

綜上所述,系爭債權為抵押權所擔保之債權,曾經在清算程序免責前聲請拍賣不動產強制執行,但未拍定,經法院核發債權憑證結案。由於別除權之作用,只在清算程序進行中,影響各債權間之受償分配結果,並不涉及債權實質內容,債務人對於債權原本之抗辯、或債權之法定障礙、消滅事由,均不因別除權而變動。系爭債權既在法院裁定免責確定前已經存在,小強嗣後經清算程序裁定免責確定,則系爭債權憑證所示之債權亦因免責裁定之確定而免除。

 
房客吸毒猝死 算不算凶宅? PDF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日, 06 八月 2017 09:28

【案例】

阿狗是條毒蟲,有一天阿狗到女友小芬的租屋處吸毒,沒想到吸毒過量而猝死。房東看到阿狗死在屋內,相當傻眼,因為原本他的房子市價至少1000萬元以上,現在竟然變成凶宅了,就算打9折或8折來賣,恐怕也沒有人敢接手,房子一下就貶值了1、200萬元。房東要求小芬及阿狗的家屬要賠償這一筆錢,小芬及阿狗的家屬都拒絕賠償,房東後來只好到地方法院告小芬及阿狗的家屬,要求他們連帶賠償100萬元。

法官後來判決房東敗訴,理由有3點:

(一)房東沒有辦法證明阿狗是「故意」吸毒死的。

(二)房東也沒有辦法證明阿狗是「過失」(不小心)吸過量致死的。

(三)就算人在裡面吸毒死了,這間房屋也不算凶宅。

【解析】

這個判決到底合不合理?這恐怕見仁見智,不過因為法律畢竟不是數學,數學可以1+1=2,不論在花蓮或台北,答案都是2;不論是甲法官或乙法官,答案也一定是2。可是在認定事實,適用法律上,其實法官的裁量空間其實非常大。所以,這個判決雖然判房東敗訴了,但我個人對這個判決有幾點不同意見:

(一) 吸毒不只是一件違法的事,而且也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實務上也經常看到吸毒過量而暴斃的事情發生。所以,阿狗在吸毒的時候,就應該會知道吸毒致死的可能性,阿狗明知道還去吸毒,恐怕已經有「未必故意」(就算死了,也無所謂);就算認為阿狗絕對不可能「故意」要害死自己,但是吸毒這種高風險的行為,阿狗還是去做了,顯然已經有「重大過失」了,這一點常識,應該不需要房東再去找證據來證明了。法官怎麼還會要求房東要證明。所以,基本上,阿狗對吸毒而暴斃這件事,至少應該有「過失」或「重大過失」。

(二) 阿狗吸毒死在房間內,這是吸毒暴斃,並不是自然死亡。法官認為:這不是凶宅。不過,請大家設身處地想一下:如果這是我們的房子,你要不要讓阿狗在你房間內吸毒死亡?阿狗死在房內後,你住起來會不會毛毛的?以後要賣掉房子的時候,價值會不會減損?思考完這幾個問題後,答案應該很明顯。這房子對一般正常人來說,應該都已經算是凶宅了。

(三) 換另一個角度來看:如果今天阿狗在屋內吸毒死亡,房東急於脫手,隱瞞阿狗暴斃的事,直接賣給新的屋主,後來新屋主發現阿狗暴斃的事,這時候,新屋主直接去告房東,主張房屋有瑕疵(凶宅),所以,要求解約或減少價金,在這種情況下,法官比較容易去接受這間房屋是凶宅,為什麼?因為新的屋主確實很無辜,比較值得同情。那為什麼本件的案例,法官卻認為「不是凶宅」?理由是:因為阿狗死了,他的家屬跟女朋友有點無辜,值得同情,而且依通常的經濟情形來看,名下有房屋的人,總比租屋的人有錢吧!

法律畢竟不是數學,有時候是價值判斷的問題。如果你是法官,你又會怎麼判呢?

 
設置觀光賭場 行不行?好不好? (下) PDF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六, 05 八月 2017 13:08

撰文:大日法律事務所 林政雄律師

整理:記者阮文彬

一般而言,設置觀光賭場所生之「弊」,可分成「有礙善良風俗」、「個人道德淪喪」、「破壞社會秩序」及「影響生態環境與生活」四個層面。

從我國刑法賭博罪處罰專章及社會秩序維護法處以罰鍰,甚至依民法第72條善良風俗之規定,賭博所生之債務亦因悖於善良風俗,而與一般法定債務不同,僅為自然債務等各種法律規定可知,我國認為賭博行為有違善良風俗,始以上開相關法律規定予以禁止,如開放設置觀光賭場,形同與維護善良風俗之目的相違背;而傳說自夏桀臣子烏巢(曹)發明賭博遊戲「六博」起,賭博在中國已有3500多年的歷史,故人人皆有可能沾染賭博惡習,設置觀光賭場,無疑使人生活於沾染賭博惡習之環境中,致道德淪喪;又賭博之人,心懷僥倖、追求刺激或其他目的,不乏為求賭資不惜借貸、偷竊或其他犯罪,更破壞社會原有秩序,致治安惡化;再者,大興土木建設觀光賭場後,大批觀光賭客湧入,除製造髒亂外,亦生交通壅塞、房價高漲等問題,皆影響生態環境與生活,以上皆屬設置觀光賭場所生之「弊」。

而設置觀光賭場所生之「利」,則係「帶動地方經濟發展」、「增加政府收入」、「抑制非法賭博活動」及「從事慈善活動」。

現行賭博已從單純的遊戲方式,演變結合觀光、休閒、購物、遊樂場、賭場等成為高收益產業,依現行我國「離島建設條例」第10條之2第2項規定可知,觀光賭場應附設於國際觀光度假區內,而國際觀光度假區之設施尚應包含國際觀光旅館、觀光旅遊設施、國際會議展覽設施、購物商場及其他發展觀光有關之服務設施,故設置觀光賭場勢必帶動地方經濟發展,此龐大經濟效益亦是當地居民希望設置觀光賭場之主要原因;而依我國「離島建設條例」第16第1項「為加速離島建設,中央主管機關應設置離島建設基金,基金總額不得低於新臺幣300億元,基金來源如下:一、中央政府分10年編列預算或指定財源撥入。二、縣(市)主管機關編列預算撥入。三、基金孳息。四、人民或團體之捐助。五、觀光博弈業特許費。六、其他收入。」之規定可知,離島地區設置觀光賭場後,其觀光博弈業特許費,將成為離島建設基金來源之一,增加政府收入;另開放設置觀光賭場,將使民眾前往合法之觀光賭場進行賭博行為,因此非法存在之賭博場所將因此遭淘汰漸行消逝;又設置觀光賭場後之高收益所得,可部分從事慈善活動,上開所述則屬設置觀光賭場所生之「利」。

 

觀諸亞洲固已有許多國家如新加坡、韓國、馬來西亞等開放設置觀光賭場,惟仍有其他國家如日本、泰國尚未開放設置觀光賭場。而鄰近我國,素有東方蒙地卡羅美名之「澳門」固於2006年博弈產業總收入超過美國拉斯維加斯,成為世界第一大賭城,然其博弈產業之快速發展,是否將導致經濟結構單一化,成為未來經濟發展之阻礙,亦是問題所在,因此是否可借取其他國家就設置觀光賭場之「利」、「弊」衡量經驗以逕行移植臺灣,不無疑問。故臺灣目前雖開放離島地區得設置觀光賭場,仍難以評斷設置觀光賭場究竟「好」或「不好」。

 
抵押權是否因清算免責就不能再行使? (上) PDF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二, 01 八月 2017 08:07

撰文/湯文章(地院民庭庭長)

整理/記者阮文彬

案例:

小強曾依消費者債務清理條例向法院聲請清算程序,清算程序進行中,小明主張系爭債權為抵押權所擔保之債權,聲請拍賣不動產強制執行,但未拍定,經法院核發債權憑證結案。小強嗣後經法院裁定免責確定,則系爭債權憑證所示之債權是否因免責裁定之確定而免除?

解析:

「在法院裁定開始清算程序前,對於債務人之財產有質權、抵押權、留置權或其他擔保物權者,就其財產有別除權。有別除權之債權人得不依清算程序行使其權利。但管理人於必要時,得將別除權之標的物拍賣或變賣,就其賣得價金扣除費用後清償之,並得聲請法院囑託該管登記機關塗銷其權利之登記。」「有別除權之債權人,得以行使別除權後未能受清償之債權,為清算債權而行使其權利。但未依清算程序申報債權者,不在此限。」(消債條例第112、113條)。亦即別除權是針對「對於債務人之『財產』有質權、抵押權、留置權或其他擔保物權者」之債權所設定之清算程序中之特別行使權利之方式,其效果為「就其『財產』有別除權,對於債務人之特定財產主張拍賣或變賣以優先清償該財產所擔保之債權。有別除權之債權人得不依清算程序行使其權利。」當債務人以特定財產為擔保,而負有債務時,債務人開始清算程序後,債權人受擔保之債權仍得在消債條例上開規定下,不受清算程序影響,就債務人供擔保之財產受償。

換言之,消債條例區分就擔保之債權與一般無擔保之債權,設不同規範。有擔保債權之債權人,於清算程序中,當就債務人當初供擔保之財產,先於其他債權人受償(就該債務人財產「不依清算程序行使其權利」);無擔保債權之債權人,僅能按債權比例就債務人之清算財團之財產,為整體、統一之分配受償。就債務人立場而言,該供擔保之財產同樣列屬清算財團之財產,不論係對擔保債權之債權人個別清償,或係作為清算財團之財產,對所有債權人為整體、統一之按債權比例分配清償。

由於債務人皆已喪失該財產之管理及處分權(消債條例第94條),該財產對何債權人清償、或依何程序清償,只要不影響債務人後續聲請免責、復權之裁定,債務人之權利即未受影響。                                            (待續)

 
閒談賭債的法律效果 PDF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日, 30 七月 2017 12:52

撰文:曾泰源律師

整理:記者阮文彬

俗謂「小賭怡情,大賭傷身」,意指不眠不休沉迷賭博會傷害身體健康 又有謂「小賭怡情,大賭移性」,小小的賭局,如100、50,200、100的麻將賭博,殺時間,又可以在牌桌上聯誼感情。至於如果賭到5千、1千的金額,一次輸贏可能會是幾十萬元,恐怕就不會是怡情養性,這樣的豪賭會讓人心性萎靡甚至心神散亂。如果輸到脫褲,更會讓人意志消沉或喪志。
非但如此,到後來為了錢財,要還人家,或者是想要翻本,就去大幹一票---強盜、搶奪,最後的結果是,身繫囹圄。
關於賭博的概念,小時候在鄉下,三五好友玩玩撲克牌遊戲,賭一賭誰輸誰請客,對於這樣的娛樂,覺得蠻有趣的。
等到稍微長大後,有壓歲錢,賭個小錢,警察也不會管這種小事,朋友鄰居大家熟識,輸錢欠一下,事後都會誠信的還錢,就這種小賭,並沒有犯罪感。
這是我就讀大學法律系以前對於賭博的法律常識就是,賭錢警察會抓,欠人家賭債還是要還的。
一直到開始學習到刑法分則賭博罪時,才了解在公開場合賭錢,可能涉犯賭博罪;在賭博時,如有抽頭,該抽頭的人,同樣犯法,始驚覺少年時的好玩,都可能已逾越入方案罪的範疇,而不是娛樂性質。
然而,最驚訝的卻是,讀到債總的時候,王澤鑑教授上課時卻說「賭債是自然債務,非債」,積欠他人賭債可以不用還,顛覆了我多年的概念。
於是我很認真的聽完王教授上課時所講解的為什麼賭債不是債務,可以不必還。他提到因賭博為法令所禁止之行為(或悖於善良風俗),賭博(契約)依照民法第71條(或第72條)為無效,並不因而發生債之關係,惟如當事人基於清償賭債之目的給付賭款,賭款之清償欠缺給付目的,合致民法第179條前段之規定,受領賭款者原負有返還義務,然而,賭款之清償同時合致民法第180條第4款本文所稱之「不法原因之給付」,故受領賭款者取得拒絕返還之抗辯權。
這時才恍然大悟,原來欠人家賭債可以不必還。但是,如果還了,就不能要回來。
最近報載一則新聞,桃園趙姓男子3年多前迷上簽六合彩,先是小賭,後來愈賭愈大,輸了更想翻本,一年多下來,輸了200多萬元,先後還了100多萬,剩下的債務被黃姓組頭要求簽30萬元本票,這筆錢沒還,黃姓組頭拿本票向桃園地院聲請本票裁定後,查封趙的房子準備強制執行。
趙姓男子擔心房子不保,以這筆錢都是賭債,打官司訴請本票債權不存在及對本票裁定聲明異議。
桃園地院審理時,黃姓組頭疑擔心吃上賭博罪官司,不敢出庭,也沒提出答辯。
趙姓男子提出雙方交涉還債的錄音,其中趙說:「就是還賭債嘛,我也還了不少,剩下的可不可以緩一下」、組頭:「你輸不用付錢喔」、「賭也是你心甘情願的,對不對」等。
法官根據對話錄音,認定本票的債務是因賭博而起,賭博是違法行為,且違背公共秩序和善良風俗,衍生的債務無請求權,判決本票債權不存在、不得強制執行。
幸好這位賭徒最後有去法律諮詢,才會向法院提出賭債非債的抗辯,本票是因非法簽賭積欠債務而簽發的本票,其本票債權不存在,而保住了自己的房子。
我也曾經在1、20年前打過一件高額本票賭債的官司,對造抗辯是借款,我方主張是賭債,法官要求對造舉證交付數百萬元金錢的證據未果,而判決我方因為是賭債,不是真正債務而免還
在此值得一提者,於我國認定違法的賭博行為,然而,如果你是去澳門、拉斯維加斯賭場賭博,在該等地區的賭博行為是合乎該國家法律,不認為違法,我國法院依法仍會對在該處積欠賭債的人,判決應返還賭場欠款。因此,若在上開賭場欠下賭債,簽下本票的人,是難逃我國法律的追討,國人不得不注意之。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5 頁, 共 174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