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未依破產程序申報債權 債務人是否免責?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二, 01 五月 2018 08:27

撰文/湯文章(花蓮地院民庭庭長)

整理/記者江思婷

一、案例:

小明欠多家銀行很多錢,因無力償還乃向法院申請破產,經法院調查結果確認小明已經支付不能,而裁定准予破產宣告。破產程序進行中,小明對於積欠銀行的債務,毫無隱瞞的都向破產管理人陳報,經過一段處理過程,將小明的財產依破產程序分配給申報的各債權人,但其中還有一家銀行未申報債權。後來破產程序經法院裁定終結,小明並經法院裁定免責。數年後該家銀行向法院起訴請求小明返還借款,小明抗辯:「該筆債權其已依法陳報,且其已依破產程序清償所負債務,應該免責。」有無理由?

二、解析:

對於破產人之債權,在破產宣告前成立者,為破產債權,但有別除權者,不在此限;破產債權,非依破產程序,不得行使,破產法第98、99條分別定有明文。另破產債權,非依破產程序,不得行使,係指經裁定宣告破產,而破產程序尚在進行中而言,若裁定破產已終結,已無破產程序可言,自無適用破產法第99條規定之餘地。又破產並非債權消滅之原因,破產人之債權人,不於規定期限內破產管理人申報其債權,依破產法第65條第1項第5款規定,僅不得就破產財團受清償而已,非謂於破產程序終結後,不得向債務人求償(最高法院89年度台上字第619號判決參照)。

 

再者,破產法第149條前段關於破產免責之規定。限於「依調協或破產程序已受清償」之破產債權人,始有其適用。故破產債擔人不論依調協條件或依破產財團分配而獲得部分清償,其未能受清償部分債權之請求權始告消滅,至受償成數多寡則非所問,倘其債權全未受清償,則其請求權即不因該條規定而歸消滅(最高法院104年度台上字第698號判決參照)。所謂破產免責制度,係指債務人在破產宣告後,得以在無條件或須於特定條件之限制下,於破產程序終結後,立即或於償還相當債務成數,又或於一定法定期問後,免除債務人於破產宣告前所負之全部或部分未清償的相關債務之清償義務。是必須兼顧保障債權人之利益,且適時善意地提供誠實但不幸的債務人,重新出發,得以返回正常經濟生活,而有東山再起機會之重要機制。我國破產法對於免責效力所及債權人之範圍,並未規定,依照上開實務見解,係認為僅對已申報破產債擔並依破產程序受清償之債權人發生免責之效力,對於未申報破產債權,或已申報破產債權但未獲得分毫清償之債權人,則不在此限。衡諸請求權消滅為特殊情形,應以經法律明文規定者為限,破產法第149條既僅明文規定限於「破產債權人依調協或破產程序已受清償者,其債權未能受清償之部分」,其請求權方視為消滅,則無明文規定之「未依破產程序申報受價之債權」,自不發生免責之效力。

 
當公務員戒之在貪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30 四月 2018 08:23

維德律師事務所負責人曾泰源律師/撰文 記者江思婷‧阮文彬/整理

不管大貪小貪,當公務員就是不能貪。

為甚麼呢?因為政府要澄清吏治,立

法制定貪污治罪條例,所訂立的罪責,遠遠

重於一般人民,相類罪名的刑度,用以嚴懲

公務員的貪污行為,確保廉能政風。

譬如說,人民涉犯詐欺罪,其刑度最高也

只有5年以下有其徒刑。現在詐騙集團的施

用以下詐騙手段

一、冒用政府機關或公務員名義犯之。

二、3人以上共同犯之。

三、以廣播電視、電子通訊、網際網路或

其他媒體等傳播工具,對公眾散布而犯之。

因而,觸犯刑法第 339-4 條第339條詐欺

罪,其刑度亦只是處以1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100萬元以下

罰金。遠低於貪污罪,動則以最低5年刑度起跳。

甫近報載一則新竹縣政府專員溜差報差旅費而涉犯貪污罪的案件。

話說該公務員為廉政署所盯上,根據車裝GPS系統,查出該專員在上

班時間多次開公務車去算命、看佛龕、訪友、拿藥卻謊報出差,請領

出差費,不法所得3252元。

拜現在科技之賜,只要我們使用了手機、車裝GPS的系統,經常是將

我們的行動縱跡留下證據。我曾經辦一件案件,調查員指出被告手機

的總總跡證,確認過往行動,讓被告無法辯駁其犯罪行為。除此而外

,調查單位擁有更多的現代精密搜證科學儀器,愈加讓犯罪無所遁形

該案在事證明確下,被告自始自白犯罪。最後法官認為,該公務員

利用上班時間開公務車外出辦私事,居然還貪小利,不實申領差旅費

,涉犯貪污治罪條例利用職務上之機會榨取財物罪,因他認罪且繳回

3252元的不法所得,依貪污等罪判刑2年,緩刑5年,褫奪公權1年,並

向公庫支付6萬元。

該被告是因為犯後態度良好偵審中自白,又主動繳回犯罪所得,且

不法所得在5萬元以下,可得多次減刑。否則,該罪最低刑度是7年以

上有期徒刑,被告怎會有判處緩刑的機會呢?

曾經有人說,當公務員「能撈就撈、能混就混」,上開案例就是矇

混公務時間,撈取公務費用,明顯觸犯法律的典範。個人相信大多數

公務員是守法用心於公務之人,少數的害群之馬,因自己的貪念被法

辦,也是罪有應得。

然而,就新竹縣的公務員讓人惋惜的是,為區區小利,被判決貪污

罪外,其因而無法擔任公務員,可謂因小失大,得不償失。在此奉勸

 

公務員們,只要服公職的一天切記,戒之在貪。

 
為抓猴竊聽 會不會犯罪?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29 四月 2018 13:02

撰文:李殷財律師(劍無鋒律師事務所)

整理:記者阮文彬‧江思婷

案例:

小玉的老公最近一年來,跟公司的女秘書越走越近,而且老公對自己愈來愈冷淡,懷疑自己的老公跟秘書有婚外情,但一直找不到證據,小玉就透過徵信社「抓猴」,徵信社的員工阿彰為了蒐證,想要在秘書的家裡安裝竊聽器,來偷聽秘書有沒有通姦,阿彰在秘書家門口,確認秘書出門後,就找鎖匠來開門,告訴鎖匠自己早上出門忘了帶鑰匙,無法進到屋內,鎖匠也不疑有他,就幫阿彰開門,阿彰進到房間內,就在秘書的床下方安裝竊聽器,因為是闖入房間,時間緊迫,阿彰擔心秘書回家撞見,匆匆忙忙裝上竊聽器後,就趕快離開,隔了一星期後,女秘書回家後,發現床底下有露出一段線頭,請附近通訊行的人來看,員工說這有可能是竊聽器,於是秘書就報警,小玉跟阿彰是否會構成犯罪?

【解析】

首先,我們看阿彰為了安裝竊聽器而擅自進入女秘書的房間,這會不會構成侵入住宅罪(無故侵入他人住宅),阿彰可否辯稱:我不是「無故」侵入,而是為了蒐證,是有正當理由的。答案是:當然不行,因為所謂的「正當理由」,是指「有沒有法律上的正當原因」,例如:看到鄰居家失火了,為了衝進去救人,這就是「法律上的正當原因」,不會構成侵入住宅。「抓姦」並不是法律上的正當原因,所以,還是會構成侵入住宅罪。

至於阿彰進到房間內,再安裝竊聽器,而且也已經偷聽了女秘書一個星期,是否會構成刑法第315-1條的妨害祕密罪(無故利用工具或設備竊聽他人非公開的活動、言論、談話…)?阿彰可不可以主張:我是為了抓姦,所以,不是「無故」竊錄。這跟上面的說明是同樣的道理,抓姦也不是法律上的正當原因,因此,阿彰仍會構成妨害祕密罪。

至於小玉是否會構成侵入住宅罪、妨害祕密罪的教唆犯或共犯?這必須要看小玉是否知道阿彰要用這些非法的方式,如果小玉知情的話,也有可能構成教唆犯或共犯。

 
公職人員利益衝突迴避 (一)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六, 28 四月 2018 12:35

撰文:吳明益律師(吳明益律師聯合事務所)   整理:記者江思婷.阮文彬

馬英九前總統擔任臺北市市長時,其姊馬以南為某間大藥廠之副總經理。該間大藥廠於90年10月至93年12月間止,得標臺北市立仁愛醫院及臺北市立慢性病防治院藥品採購案,結算金額共計60,989,514元。

法務部因認該間大藥廠違反公職人員利益衝突迴避法(下稱利衝法)第9條規定,乃依利衝法第15條規定,以98年2月2日法利益罰字第0981100939號處分書(下稱第1次處分)處該間大藥廠罰鍰60,989,514元。

各位讀者覺得這件事罰得有道理嗎?

利衝法立法目的係在促進廉能政治、端正政治風氣,建立公職人員利益衝突迴避之規範,有效遏阻貪污腐化暨不當利益輸送,其立法精神即在避免瓜田李下,為道德規範極強之防貪性質法律,利衝法第9條之立法背景,係考量我國公職人員或渠等親屬與政府機關交易之情況嚴重,為防範公職人員或其親屬憑恃公職人員在政府機關位居要職所擁有之職權、職務或影響力,一方面因為資訊的不對等或特殊身分關係,取得較一般人更優越的締約機會與條件。

另一方面則期待或利用此種特殊之身分關係在與政府機關交易的締約、履約等各階段獲取一般人無法獲得之通融,甚至因而影響干擾政府機關承辦人員正常公務的處理與判斷,故立法禁止該法之公職人員或其關係人,與公職人員服務之機關或受其監督之機關為買賣等交易行為,以期破除民眾與公部門交易時喜於利用「門神」之徇私文化,確立官商分流,杜絕不當勾結致生利益輸送之可能。

「公職人員或其關係人,不得與公職人員服務之機關或受其監督之機關為買賣、租賃、承攬等交易行為。」利衝法第9條定有明文。利衝法第9條之立法背景,係考量公職人員之親屬承攬公共工程及與政府機關交易之情況普遍,導致在締約與履約等階段因公職人員或其親屬憑恃公職人員之職權而有利益輸送之虞,故禁止公職人員或其關係人,與公職人員服務之機關或受其監督之機關為買賣等交易行為,因此只要有上開交易行為即為利衝法所不許,非必以公職人員利用職務之便,或執行職務時直接或間接使關係人獲得利益為前提要件。

 
現行土地登記規費有什麼缺失?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二, 24 四月 2018 07:51

撰文/湯文章(花蓮地方法院民庭庭長)

整理/記者江思婷

一、案例:

小明買賣土地後,到地政事務所辦理過戶登記,領取土地有權狀,並將土地設定抵押權擔保向乙之借款新台幣500萬元。結果,地政事務所說要收取登記費、書狀費、工本費。小明覺得就只是一件事,要收取那麼多費用,很不公平。

二、解析:

現行土登記規則規定,登記規費分為登記費、書狀費、工本費及閱覽費等四種費用。各種費用的收取,主管關都訂有明確的收費標準。其中登記費,係採「利益報償原則」(土地登記規則第45條、規費法第10條第2項)。書狀費、工本費、閱覽費則採「費用填補原則」(又稱行政成本填補原則)(土地法第67、77、79之2條、規費法第10條第1項)。所謂「費用填補原則」要求行政收入不得超過行政花費,而獲取成本以外之利潤。「利益報償原則」則認為使用者付費,允許超收成本以外之利潤。就現行土地法規定,土地總登記時,係由權利人按申報地價或土地他項權利價值千分之二繳納登記費(土地法第65條)。土地權利變更登記時,則由權利人按申報地價或權利價值千分之一繳納登記費(土地法第76條)。其他因土地重劃之變更登記、更正登記、消滅登記、塗銷登記、更名登記、住址變更登記、標示變更登記、限制登記等免納登記費(土地法第78條)。但這種規定是不是妥當,備受爭議。

首先,土地法第78條列舉八種登記型態免納登記費,有違使用者付費原則,且與規費法第10條第1項所揭示之「費用填補原則」有悖。其次,士地所有權變更登記係按申報地價核算登記費,抵押權設定登記則按擔保債權額核計登記費,但申報地價偏低,難以反應實際價值,同一筆土地之擔保債權額往往高於申報地價,致設定抵押權時所應繳納之登記費高於所有權移轉登記。但土地所有權之移轉,為高度行為,抵押權之設定係低度行為,理論上,登記費之繳納,前者應比後者低,始為合理,但實際情形卻相反,有違公平原則。因此,制定中的不動產登記法草案內容規定,土地登記,除依法應繳交登記費之案件或登記係因可歸責於登記機關之原因所致者外,申請人一律應繳納固定數額之登記費費(草案第28條),此採費用填補原則,考量登記機關處理登記案件需要成本,為填補登記機關所花成本費用而設。另第一次登記及權利變更登記應按權利價值之一定比例繳納登記費。土地所有權或建築物所有權第一次登記者,按權利價值(土地以申報地價為準;建築物以使用執照所列工程造價或當地稅務局所核定之房屋現值為準)千分之二計算。申請土地所有權變更登記者,按登記時之公告土地現值萬分之五計算。申請他項權利登記者,按權利價值(抵押權、典權以所擔保之債權或與典價為準;抵押權、典權以外之他項權利,以土地或建築物權利價值百分之四為一年之權利價值,並按存續之年期計算;未定期限者,則以七年計算之)千分之一計算(草案第29條)。此係採利益報價原則。因第一次登記與權利變更登記涉及權利得喪變更,登記機關一經審查並登記完畢,即具有推定力及公信力,權利人之財產權因之而獲得保障,為能真正反應權利人因登記所享之利益而採取之收費方式。

 

由於登記規費之收取攸關人民的權利,不宜僅以行政規則方式訂之,有提高為法位階之必要,只可惜不動產登記法草案,迄今尚未完成立法,因此,有關登記規費的爭議,短期內可能仍難解決。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6 頁, 共 201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