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作證說錯話 一定會成立偽證罪嗎?(下)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05 三月 2018 08:38

撰文:曾泰源律師

整理:記者阮文彬.江思婷

(接續)
個人曾承辦一件證人甲被檢察官當庭認定證詞不實在,而被要求當庭認罪自白偽證的案件。甲當然不承認自己故意做偽證,而辯稱是在認知上錯誤,才說「不知道被客戶借的車,後來客戶將之送到何家車行修理」云云。事實上他是有接到通知,被借的車在車行修繕中。但檢察官認為甲就該不知情車於何車行修理的陳證,甲係構成偽證罪的。
甲退離偵查庭後,緊張的跑來事務所求助。我在詳予了解案情之後,告訴他偽證罪的成立所需的重要理由與法律構成要件,似乎該句話無關乎告人侵占罪成立與否。因此心想只要幫甲把法理說清楚後,甲應沒事,而未加接案,只為其撰狀。相信檢座看到答辯狀之說明,甲應該就不會被起訴。
不意多時後,甲竟接到地檢署的起訴書,仍維持最初的認定甲構成偽證罪。我不得已接受甲的委任,出庭辯護。
不意卻在閱完卷後,發現承辦法官在審理單諭知書記官,去詢問被出借車公司所告的被害人乙女(即最初被告侵占的人),詢問她本件偽證罪願不願意與被告甲和解?
我看了承辦法官如此諭知,有點傻眼,蓋偽證罪侵害國家法益,乙豈是本案的被害人?況且,還沒審判,法官怎會直接認定乙是被害人,而需詢問她要不要與被告甲和解?OMG。
出庭前先具辯護狀陳明,甲之行為不應成立偽證罪,且乙非偽證罪的被害人。後來,該承辦法官因請調離開花蓮,換來新的法官,在我出庭為甲辯護,經由法院詳以調查下,花蓮地院判決甲無罪,就以上開最高法院對於偽證罪構成要件的法理為無罪諭知。
甲接獲判決書本來心情放鬆前來事務所感恩,詎料卻在幾日後接到檢察官的上訴書,煩惱心油然而生,打電話問我,檢察官為何會這樣,他被上訴後會不會有事。我也只能回應以,盡力為其辯護,不敢保證你一定沒事啊!雖然我認為無罪的證據確鑿。
本案最後實際獲得高分院判決,駁回檢察官的上訴,勾稽甲無罪的理由更加詳盡,而最重要的理由結論仍以:「○○公司早在105年6月7日對乙女提起侵占告訴,則本案被告甲於106年4月12日在花蓮地檢署偵訊時所述,該時間點無論是陳述「知道該機車目前在何車行」或「不知道上開機車目前在何車行」,均不影響乙女上開所為是否構成刑法上侵占罪之認定,換言之,被告甲於106年4月12日證述之內容,對於前案被告乙女是否成立侵占罪,並非於案情有重要關係之事項,尚不足以影響該案裁判之結果及正確性,揆諸上揭說明,應認與刑法第168條所定偽證罪之構成要件不符,尚難以該罪相繩。」
由上述案例可得而知,出庭作證即使說錯話,未必會成立偽證罪,除非你是故意在於「案情有重要關係之事項,為不實證詞,亦即該故意為不實事項之有無,是足以影響於裁判之結果者」,才有可能成立偽證罪。
換言之,出庭作證之人,只要將自己記得之事實,陳述於法院,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不要知而不言,隱匿真實,或故意陳證不實重要事項,準此,則不會犯上偽證罪責,並無需害怕上法院作證。
 
快取寶吸金188億 構成何罪?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04 三月 2018 13:10

撰文:李殷財律師(劍無鋒律師事務所)

整理:記者阮文彬‧江思婷

案例

快取寶的負責人孫岳澤夫妻,從96年起,就對外宣稱取得迪士尼公司授權製作公仔,公司有大量公仔的訂單,有鉅額的資金需要,並且向投資人保證獲利,保證投資人每月至少可以取得月利2%以上,為了取得投資人的信任,甚至也偽造合約書、訂單,以這些方式來吸引社會大眾投資,因為孫姓夫妻住豪宅、開名車,很多人都相信他們夫妻的資力,所以都會掏錢投資。

之後,因為投資的人愈來愈多,孫姓夫妻更以「集團的子公司有鉅額海外訂單」、「投資快取寶智能櫃」、「取得上海迪士尼樂園的店鋪資格」、「認購股票」…等名目,向投資人宣稱有高額獲利並保證投資月利2%至7%,對外募款,因此,吸引投資大眾,其中甚至也有民代、政商名流、警察、家庭主婦…等多人被騙。

直到孫姓夫妻擔心東窗事發,2人落跑後,投資人才提出告訴,經檢察官調查後,發現本案的吸金金額高達188億元,孫姓夫妻會構成何罪?

解析

孫姓夫妻不是銀行業者,又以投資、加入股東…等名義,並且承諾會付每月2%到7%的高額紅利,而大規模的對外吸收資金,已經違反銀行法第125條第1項的違法吸金罪,這是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的重罪,而且吸金的金額超過一億元的話,刑度更加重到7年以上有期徒刑。本案吸金金額高達188億,顯然已經是加重的違法吸金罪了。

孫姓夫妻兩人,向投資人謊稱:「子公司有鉅額海外訂單」、「取得上海迪士尼樂園的店鋪資格」、「認購股票」…等名義,事實上,根本沒有所謂的海外訂單,也沒有迪士尼的店鋪資格…等,這就是「騙錢」,也會構成刑法上的詐欺罪。另外,孫姓夫妻為了欺騙投資大眾,又偽造合約書、訂單給投資人看,這也會構成行使偽造文書罪。

 

至於投資大眾被騙的188億元,雖然可以另外再告民事訴訟的方式來求償,但實際上,因為這188億的錢,早就已經在這些共犯、投資人、金主…等人間重新分配過了,而且有些也被脫產了,投資人能夠拿回來的機會,恐怕微乎其微了。

 
絕對不能使用別人的註冊商標嗎?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六, 03 三月 2018 11:02

著名的「老夫子及圖LAOFUTZU」之商標名稱圖樣,於民國74年間即由羅樑向我國經濟部智慧財產局申請商標註冊登記,經核准取得指定使用於「小吃餐廳」之服務標章及「水餃、牛肉麵、酸辣麵、炸醬麵」等商品商標後,94年間羅樑又將該商標讓予住在台北的小李。而住在台南的小張也以「老夫子連鎖牛肉麵餐飲」的名稱,在臺南市安平區經營販售水餃、牛肉麵、酸辣麵等相同商品及服務,後來又以「老夫子牛肉麵」的名稱在台中市開了另一家店。

請大家想想:小張這樣的行為是否已侵害小李的商標權?

我們先來讀讀商標法第36條第1項第3款的規定:下列情形,不受他人商標權之效力所拘束:3、在他人商標註冊申請日前,善意使用相同或近似之商標於同一或類似之商品或服務者。但以原使用之商品或服務為限;商標權人並得要求其附加適當之區別標示。商標法對有善意先使用者之情形設有例外規定,係因商標先使用者不知道申請商標註冊的重要性,而嗣後遭他人持以申請註冊,此種情形下,若優先保護此種利用他人不知註冊而搶先註冊者之權利,而善意先使用者卻因此不得繼續發展其業務,將會不當限制人民工作權及生存權,也不符誠信原則。

接下來,我們把這個故事說得更清楚點:小張其實自68年起即使用「老夫子連鎖牛肉麵餐飲」名稱,而羅樑則係於74年間才向經濟部智慧財產局申請該商標之註冊登記,並於94年間將該商標轉讓予小李;也就是說小張在該商標被申請註冊前,即已先使用該商標,依商標法第36條第1項第3款規定,小張可以繼續使用該商標以販售水餃、牛肉麵、酸辣麵等相同商品及服務,就商品及服務內容而言,並未超出原使用商品或服務之範圍,而其開設分店之地理區域,雖已超出原台南縣市的地理區域,惟所謂「原商品或服務為限」之限制並不包含規模或地理區域之限制。小張之行為仍屬善意先使用之行為,不受小李商標權效力拘束,小張之行為並未侵害小李的商標權。

(改編自智慧財產法院98年度刑智上易字第40號刑事判決)

 

撰文:吳明益律師(吳明益律師聯合事務所) 整理:記者江思婷

 
作證說錯話 一定會成立偽證罪嗎? (下)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二, 27 二月 2018 08:32

撰文:曾泰源律師

整理:記者阮文彬.江思婷

(接續)
個人曾承辦一件證人甲被檢察官當庭認定證詞不實在,而被要求當庭認罪自白偽證的案件。甲當然不承認自己故意做偽證,而辯稱是在認知上錯誤,才說「不知道被客戶借的車,後來客戶將之送到何家車行修理」云云。事實上他是有接到通知,被借的車在車行修繕中。但檢察官認為甲就該不知情車於何車行修理的陳證,甲係構成偽證罪的。
甲退離偵查庭後,緊張的跑來事務所求助。我在詳予了解案情之後,告訴他偽證罪的成立所需的重要理由與法律構成要件,似乎該句話無關乎告人侵占罪成立與否。因此心想只要幫甲把法理說清楚後,甲應沒事,而未加接案,只為其撰狀。相信檢座看到答辯狀之說明,甲應該就不會被起訴。
不意多時後,甲竟接到地檢署的起訴書,仍維持最初的認定甲構成偽證罪。我不得已接受甲的委任,出庭辯護。
不意卻在閱完卷後,發現承辦法官在審理單諭知書記官,去詢問被出借車公司所告的被害人乙女(即最初被告侵占的人),詢問她本件偽證罪願不願意與被告甲和解?
我看了承辦法官如此諭知,有點傻眼,蓋偽證罪侵害國家法益,乙豈是本案的被害人?況且,還沒審判,法官怎會直接認定乙是被害人,而需詢問她要不要與被告甲和解?OMG。
出庭前先具辯護狀陳明,甲之行為不應成立偽證罪,且乙非偽證罪的被害人。後來,該承辦法官因請調離開花蓮,換來新的法官,在我出庭為甲辯護,經由法院詳以調查下,花蓮地院判決甲無罪,就以上開最高法院對於偽證罪構成要件的法理為無罪諭知。
甲接獲判決書本來心情放鬆前來事務所感恩,詎料卻在幾日後接到檢察官的上訴書,煩惱心油然而生,打電話問我,檢察官為何會這樣,他被上訴後會不會有事。我也只能回應以,盡力為其辯護,不敢保證你一定沒事啊!雖然我認為無罪的證據確鑿。
本案最後實際獲得高分院判決,駁回檢察官的上訴,勾稽甲無罪的理由更加詳盡,而最重要的理由結論仍以:「○○公司早在105年6月7日對乙女提起侵占告訴,則本案被告甲於106年4月12日在花蓮地檢署偵訊時所述,該時間點無論是陳述「知道該機車目前在何車行」或「不知道上開機車目前在何車行」,均不影響乙女上開所為是否構成刑法上侵占罪之認定,換言之,被告甲於106年4月12日證述之內容,對於前案被告乙女是否成立侵占罪,並非於案情有重要關係之事項,尚不足以影響該案裁判之結果及正確性,揆諸上揭說明,應認與刑法第168條所定偽證罪之構成要件不符,尚難以該罪相繩。」
由上述案例可得而知,出庭作證即使說錯話,未必會成立偽證罪,除非你是故意在於「案情有重要關係之事項,為不實證詞,亦即該故意為不實事項之有無,是足以影響於裁判之結果者」,才有可能成立偽證罪。
換言之,出庭作證之人,只要將自己記得之事實,陳述於法院,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不要知而不言,隱匿真實,或故意陳證不實重要事項,準此,則不會犯上偽證罪責,並無需害怕上法院作證。
 
作證說錯話 一定會成立偽證罪嗎? (上)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26 二月 2018 08:05

撰文:曾泰源律師

整理:記者阮文彬.江思婷

作證在民事訴訟法第302條及刑事訴訟法第176條之1有相同的規定:除法律別有規定外,不問何人,於他人之訴訟,有為證人之義務。另外民事訴訟法第303條規定:證人受合法之通知,無正當理由而不到場者,法院得以裁定處新台幣3萬元以下罰鍰。證人已受前項裁定,經再次通知,仍不到場者,得再處新台幣6萬元以下罰鍰,並得拘提之。
刑事訴訟法第178條則亦有類似的規定:證人經合法傳喚,無正當理由而不到場者,得科以新臺幣3萬元以下之罰鍰,並得拘提之;再傳不到者,亦同。
不過如果證人有正當理由,傳訊當日未能親自到場,出庭作證;或到庭有拒絕證言的正當理由。證人也可以請求改期或拒絕證言,非必收到傳票當日一定要到庭或作出證詞。
話說回來,依據個人多年律師執業經驗,台灣人民是非常畏懼上法院,尤其是當證人作證。曾經某位證人出庭應訊時向法官陳稱,她接到作證傳票後,即緊張憂慮的吃不下飯,睡不著覺,直到出庭。
一般人怕到法院作證的原因有多樣,或許深怕講錯話,自己惹禍上身,從證人變成被告;抑或作證事項,訴訟雙方皆認識,而在作證說真話時將會左右為難。乃至於,被威脅、教唆作偽證,或對多時已忘記之事,被要求作證說明。
反正,就打官司雙方的事,惹到自己無端被扯入,應到法庭作證,好似要惹禍上身一般的令人擔心。實務上,不難碰到有人一接到作證傳票,就睡不好,吃不太下,終日惶惶不安,腦海中一直浮現,不知法官、檢察官會問些什麼?是否會很兇?甚者可能未來扯進人家的是非官司之中。
一般人認知做證人最重要的義務就是要就所知的事項具實陳述,若有虛偽不實之陳述,才會涉及偽證的刑責。
但是,是否故意或過失說錯話,或誤解執法人員問的內容,被查出與真正的事實或證據不合,即會構成偽證呢?
實又不然,依據刑法第168條規定證人依法作證時,必須對於案情有重要關係之事項,為虛偽之陳述,始負偽證罪之責,所謂於案情有重要關係之事項,係指該事項之有無,足以影響於裁判之結果者而言,蓋證人就此種事項為虛偽之陳述,則有使裁判陷於錯誤之危險,故以之為偽證罪,而科以刑罰,苟其事項之有無,與裁判之結果無關,僅因其陳述之虛偽,而即對之科刑未免失之過酷,是以上開法條加此特別構成要件,以限定虛偽陳述之範圍,與其他立法例對於證人虛偽陳述之結果不設何等區別者,其立法精神自有不同(最高法院104年度台上字第1481號判決要旨)。                          (待續)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6 頁, 共 195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