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律師專欄] 在賣場滑倒受傷,可否求償?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01 七月 2018 10:01

資料提供:李殷財律師(劍無鋒律師事務所)

整理:記者江思婷

【案例】

報載:有婦人到大賣場購物時,在賣場裡面,因為地板上有水灘,而且也有散落葡萄果皮,婦人不慎滑倒,造成她右髖骨骨折受傷,於是婦人就向法院提告,主張大賣場是公眾頻繁進出場所,應注意環境整潔及安全,因此求償400多萬元,大賣場是否應該負賠償責任?如果要賠償的話,應該賠償多少才合理?

【解析】

大賣場是供民眾購買商品,是人來人往的消費場所,大賣場靠顧客消費來賺取利潤,因此,應該提供一個安全的場所,如果大賣場沒有把環境維護好,例如:地板濕滑、有尖銳或危險物品…因而傷害到進去裡面的顧客,就算顧客還沒有買任何商品,大賣場都應該依民法、消費者保護法的規定,要負損害賠償責任。

回到這個案件來看,我們首先要判斷:到底地上是不是真的有水灘、果皮,如果有的話,是不是真的很容易造成滑倒?不過,在這種案件,大部分法官都會判賠,除非大賣場能夠舉證:當時賣場內根本沒有水漬,也沒有果皮,婦人會跌倒,是因為她的膝蓋(或腳…之前早就受過傷了),但這樣舉證恐怕很困難。

不過,就算判賠了,那我們還要再思考一個問題:既然人來人往,為什麼大家都沒有跌倒,只有婦人跌倒?這可能就要看婦人有沒有邊走邊打電話、滑手機?高速奔跑?或者是否有其他疏失的地方?如果有的話,那麼婦人就跌倒的發生,應該也是有過失的(與有過失),這時大賣場可以主張減輕賠償金額。

至於婦人要求賠償400多萬元,是否過高?這可能要看婦人受傷的狀況、對生活的影響、日後是否能夠復原…才能正確判斷。最後,一審法官判決大賣場應賠償20萬元、二審則判賠32萬元。

附帶一提:報載婦人聲稱滑倒長達4公尺遠。我們想想看:如果是從樓梯往下滑4公尺,或是從斜坡往下滑4公尺,應該還可以想像。但本案是發生在2樓裡面的貨架之間(也就是平地),我查了一下:立地跳遠的世界紀錄,最長都不超過4公尺。我很好奇:婦人怎麼有辦法滑4公尺遠?除非她快跑助衝,否則,恐怕很難吧!如果沒有快跑助衝,「不小心」就可以滑4公尺遠,那去參加立定跳遠比賽,「故意」用力一跳的話,應該就會破世界紀錄了。而且如果真的有快跑助衝的話,那就是最典型的「與有過失」了。不過,這個只是報載,目前我還是調不到一、二審判決,所以,到底婦人有沒有聲稱:「滑行4公尺遠」,這可能要看婦人書狀的內容了。

 

所以提醒讀者:當事人在法庭上陳述時,應該還是要「講實話」比較好,有時為了「博取同情」而故意「誇大其詞」時,恐怕也會被法官看穿,這時候,法官可能會懷疑:你在這裡說謊,其他地方是不是也有說謊的情形,這樣恐怕得不償失!

 
樓下住著老菸槍 (二)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六, 30 六月 2018 12:44

撰文:吳明益律師(吳明益律師聯合事務所)    整理:記者江思婷

小明前於102年購買一新北市房屋(以下簡稱系爭房屋),出租予小張一家,不料小張一家人都是老菸槍,常於系爭房屋廁所、後陽台、室內及電梯內抽菸,二手菸經由室內廁所公共管道及樓地板往上到處侵入,致樓上住戶飽受危害。住樓上的小李多次釋出善意協調,均不見小張一定改善及收斂,小李不得已於102年底及103年初二次報警處理,轄區員警也下樓勸導,小張一家卻極力主張自家抽菸權益,強調沒有違反菸害防制法,一意孤行,完全罔顧鄰居感受。小李不得已下只好把小明、小張一起告上法院。

這個案件今天要說明的部分是小李可以請求小明、小張賠償嗎?

本件實際占有使用系爭房屋,及在住處抽菸致二手菸飄散至小李住處之人為小張,小明雖為系爭房屋的所有權人,然未居住於系爭房屋內,亦未抽菸損害小李的健康;如果小明在小李反映後,確實要求小張少抽點菸,或裝設逆止閥等機器以防止菸害,即屬已盡力協助處理,小明是否應事前篩選房客、事後調解時是否坦護房客等等,都和小李所受健康損害無關,所以小李不能請求小明賠償。

但小張於承租之系爭房屋內抽菸,而二手菸飄散至小李住處,長期對小李之健康造成侵害,小李為降低二手菸所造成之健康損害,而購買空氣清淨機2台,並分別放置於客廳及房間,以過濾入侵之菸味,屬因小張侵害小李之健康,致增加生活上需要之支出,小李可以依民法第193條第1項之規定請求小張賠償。

此外,小張連續在住處抽菸,致二手菸味飄進小李住家,甚至於半夜凌晨時段抽菸,已嚴重影響小李之健康及居住安寧,且考量小張抽菸之時間、頻率、二手菸對人體健康之危害等因素,小張侵害小李權利已達情節重大之程度,所以小李可以依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第195條第1項前段之規定,請求小張賠償其所受非財產上損害(也就是慰撫金)。

 
姓名權被侵害 怎麼請求損害賠償?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二, 26 六月 2018 07:41

撰文/湯文章(花蓮地方法院民庭庭長)

整理/記者江思婷

一、案例:

甲、乙、丙、丁4兄弟人共同繼承其父所有之土地,其中丁對於繼承比例有意見,遲遲不願協同辦理繼承登記。甲、乙、丙3人急著要將土地脫現,未經丁的同意,擅自偽造丁之名義,辦理繼承登記。並於登記後,隨即將該筆土地出售,且將丁應得部分交予丁。丁甚感不滿,乃以甲、乙、丙三人侵害其姓名權為由,請求非財產上損害賠償100萬元。有無理由?

二、解析:

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規定「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負損害賠償責任。」此處所指之「權利」,一般通說見解認為包括人格權。同條項所稱「損害」,包括財產上與非財產上損害。因此,凡是人格權受到侵害,而使被害人受有財產上或非財產上損害,被害人均得依第184條第1項前段規定請求損害賠償。

但民法上的人格權,可區分為一般人格權及特別人格權。特別人格權是一般人格權中,一項隨時空推進,認為需要特別彰顯名稱予以保護之非財產權。換言之,在民法上有特別具名的人格權,即是特別人格權,未具名者,即是一般人格權。所以,民法第195條第1項規定「不法侵害他人之身體、健康、名譽、自由、信用、隱私、貞操…」的這些人格權,即是特別人格權。至於未特別指稱者,如民法第18條第1項規定「人格權受侵害時,得請求法院除去其侵害;有受侵害之虞時,得請求防止之。」即是指一般人格權。因此,姓名權屬於一般人格權。

民法第18條規定「人格權受侵害時,得請求法院除去其侵害;有受侵害之虞時,得請求防止之。 前項情形,以法律有特別規定者為限,得請求損害賠償或慰撫金。」民法第195條第1項 「不法侵害他人之身體、健康、名譽、自由、信用、隱私、貞操,或不法侵害其他人格法益而情節重大者,被害人雖非財產上之損害,亦得請求賠償相當之金額。其名譽被侵害者,並得請求回復名譽之適當處分。」依民法第18條第2項規定必須「法律有特別規定」始得請求慰撫金(非財產上損害),而此處法律的特別規定係指民法第194、195條等規定。因此,在特別人格權中,生命、身體、健康、名譽、自由、信用、隱私、貞操權等,均得適用民法第194、195條規定,就非財產上損害請求以金錢賠償之。亦即,區別一般人格權與特別人格權之重點在於,損害情節程度不同,進而影響能否請求慰撫金,換言之,特別人格權只要受到侵害,就可以請求慰撫金。但一般人格權,必須是侵害情節重大時,才能請求賠償慰撫金。

但另有論者認為,民法第19條規定「姓名權受侵害者,得請求法院除去其侵害,並得請求損害賠償。」姓名權既屬於人格權,且該條規定亦屬於同法第18條第2項所稱之「法律有特別規定」,而第19條只規定可以請求「損害賠償」,並未規定可以請求「慰撫金」,所以姓名權被侵害,完全不能請求慰撫金。

 

司法實務上二種見解皆有之。個人贊成前者,因民法第195條第1項後半段「或不法侵害其他人格法益而情節重大者」,係88年修法後增訂,而民法第19條規定早已有之,姓名權既屬於一般人格權,故修法後自應納入民法第195條第1項後半段規定來加以解釋適用。是以題示情形,應視丁姓名權被冒用,有無情節重大。茲丁業已分得出售土地價款,恐怕難以認為侵害情節重大。

 
在網路上散佈謠言 犯法嗎?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24 六月 2018 12:58

資料提供:李殷財律師(劍無鋒律師事務所)

整理:記者江思婷

【案例】

小鄭在line的群組上看到有朋友傳訊息說:台北的捷運車廂內,有出現一名年輕男子持刀揮舞,請大家要小心,於是,小鄭就將這則訊息,轉貼到批踢踢(PTT)八卦版上「台北捷運車廂內發生男子持刀揮舞事件,請民眾注意自身的安全」,有民眾向警方檢舉,警方清查後發現根本沒有這件事,只有在2年前曾經發生男子持刀在捷運車廂內揮舞事件,於是警方傳喚小鄭到案說明,小鄭說:我是看了line的訊息,我根本不知道持刀揮舞是真是假,只是好意提醒其他人要小心一點,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散佈謠言的。小鄭的行為會犯法嗎?

【解析】

小鄭在網路上張貼文章,應該是屬於言論自由的權利,不過,言論自由並不是無限上綱,毫無限制的權利。例如:在人潮擁擠的電影院內高喊「失火了!失火了!」,有可能會造成民眾恐慌,大家一窩蜂往外衝,在推擠之下,有可能造成其他人生命、身體的損害,所以,言論自由還是會受到一些限制的。

回到小鄭張貼的文章來看:雖然小鄭不是故意造謠生事,不過,張貼這樣的文章,還是有可能會造成搭乘捷運民眾的恐慌,影響到公共的安寧,甚至不敢搭捷運,因此,社會秩序維護法第63條第1項,對「散佈謠言,足以影響公共之安寧者」,還是有處罰的規定(處3日以下的拘留或3萬以下的罰鍰)。

 

不過,這裡有個問題:小鄭又不是刻意造謠的,他也是一時疏忽,誤信line群組上的訊息,頂多就是「過失」,又不是故意的, 這樣可以處罰嗎?關於這一點,社會秩序維護法第7條也有規定,只要違反社維法的行為,不論是故意或過失,都要處罰,只是如果不是故意的話,就不能夠處拘留,只能處罰緩。而且可以減輕一些處罰的金額。所以,有時候社群網站經常有一些流言,看到這些訊息的話,不要未經查證,就隨便轉發,以免觸法。

 
「通謀虛偽」的事實,該由誰負舉證責任?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二, 19 六月 2018 07:59

撰文/湯文章(花蓮地方法院民庭庭長)

整理/記者江思婷

◎案例:

小明積欠銀行500萬元未還,銀行要查封小明的房子拍賣求償,但查封前發現小明在沒有正常還款後,竟然將名下唯一的一棟房子過戶給友人小華。銀行起訴主張小明與小華間的不動產買賣契約是通謀虛偽無效。小明則抗辯因為先前向小華借錢未還,經商得小華同意,乃以房子抵債。請問:「通謀虛偽」的事實,該由誰負舉證責任?

◎解析:

實務上對於該「通謀虛偽」的事實,該由誰負舉證責任?有主張由主張通謀虛偽的人負舉證責任。其理由為:所謂通謀虛偽意思表示,乃指表意人與相對人互相故意為非真意之表示而言,故相對人不僅須知表意人非真意,並須就表意人非真意之表示相與為非真意之合意,始為相當。且第三人主張表意人與相對人通謀而為虛偽意思表示者,該第三人應負舉證之責。次按第三人主張表意人與相對人通謀而為虛偽意思表示者,因通謀虛偽意思表示為權利障礙要件,且屬變態之事實,為免第三人無端或任意挑戰當事人間已存在之法律關係,應由第三人負舉證責任(最高法院27年上字第2622號、48年台上字第29號判例參照)。依前開說明,自應由主張基於通謀而為虛偽之意思表示,及雙方均無欲為其意思表示所拘束之意而相與為非真意之合意情形者(在本件即為銀行),負舉證之責(參最高法院105年度台上字第2117號判決、最高法院105年度台上字第1260號判決、最高法院105年度台上字第432號判決、最高法院103年度台上字第939號判決、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2223號裁定、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505號判決、最高法院99年度台上字第1169號判決)。另有主張應由被指通謀虛偽的他方負舉證責任非通謀虛偽。其理由為;當事人主張有利於己之事實者,就其事實有舉證之責任,但法律別有規定,或依其情形顯失公平者,不在此限,民事訴訟法第277條定有明文。此項規定,固已揭示舉證責任分配之方向,惟其規定,尚無具體標準,仍應視各別事件情形之不同而為具體之認定,使舉證責任公平合理分配於兩造負擔。此於確認法律關係不存在之訴,如被告主張其法律關係存在時,應由被告負舉證責任,始符上揭條文所定之趣旨(42年台上字第170號判例參照)。又上開消極確認之訴之舉證責任分配原則,並非僅適用於爭執之法律關係當事人間之訴訟,即使兩造所爭執者,為他人間法律關係之消極確認之訴,仍有該舉證責任分配原則之適用,而應由被告就其主張該法律關係存在之事實負舉證責任。是於主張有通謀而為虛偽意思表示之情形時,應由被指通謀虛偽的他方(本件即為小明)負舉證責任非通謀虛偽(最高法院105年度台上字第1942號判決、最高法院103年度台上字第1451號判決、最高法院96年度台簡抗字第25號裁定)。

 

「通謀虛偽」屬於消極事實,是不存在的事實,極難舉證,實務呈現不同看法,並無誰對誰錯的問題,仍有待形成共識。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6 頁, 共 207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