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信賴利益、履行利益與固有利益的差別?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二, 21 八月 2018 07:34

撰文/湯文章(律師 花蓮地院民庭退休庭長)

整理/記者江思婷

一、案例:

甲男酒後與乙女發衝突。甲男拿玻璃酒杯重擊乙女左手致小指肌腱、神經血管斷裂。乙女從事鋼琴教學及表演,歷經五次手術及復健,目前未完全恢復。乙女認為小指對彈奏鋼琴非常重要,手傷造成勞動能力減少,恐喪失50%彈鋼琴能力,因此向法院訴請工作損失,即每月教學收入6萬元,鋼琴演奏每月20萬元,受傷後停止工作損失500萬元,以及精神慰撫金100萬元。有無理由?

二、解析:

民法第216條第1項規定,損害賠償係賠償債權人所受損害及所失利益。包含財產的積極減少(積極損害)與財產的消極不增加(所失利益)。而利益包括:履行利益、信賴利益與固有利益。

(一)履行利益

履行利益係法律行為有效成立後,債務人履行完畢時,債權人所能獲得之利益。履行利益被侵害時,債務人賠償債權人之損害可能包含所受損害及損失利益。前者如雙方訂立一個買賣汽車之契約,債務人因可歸責而給付遲延未給付價金及受領該車,債權人因保管、維護車輛所花費之金錢;後者如賣方未於約定日交付該車,導致買方無法再將該車以高價轉賣他人而受有財產不增加之轉受利益。

(二)信賴利益

信賴利益係當事人因信賴法律行為能有效成立而受之所害,常見於締約上過失之情形。因此當事人於信賴法律行為能有效成立,但最後卻未能有效成立時,當事人可能受到之損害亦包含所受損害及損失利益。前者如契約當事人磋商締約時所支出締約成本之損害;後者則如當事人因磋商該契約,而喪失與他人締約所能獲取更多利益的機會成本。

(三)固有利益

固有利益即被害人原所享有之人身、財產利益,原則上民法侵權行為所被侵害之權利或利益,即屬固有利益。加害人填補被害人固有利益所受之損害,同樣包含所受損害及所失利益。前者如被害人因車禍事故,雙腳受傷身體健康權被侵害時所需支出之醫藥費;後者如被害人因雙腳受傷,於就職保全期間喪失勞動力無法繼續工作而收入減少。

 

就侵權行為損害賠償範圍而論,損害賠償所欲填補之範圍,係指固有利益受到損害,原則上包含所受損害及所失利益。但由所受損害及所失利益之定義可以得知,其係指對於財產上損害的賠償。但被害人之權利或利益被侵害時,除了發生財產上損害外,亦有發生非財產上損害之可能(民法第192條至195條)。另就債務不履行損害賠償範圍而論,則可區分係履行利益受侵害,或信賴利益受侵害。學者認為民法第247條契約因標的不能而無效;民法第91條錯誤意思表示之撤銷;民法第165條懸賞廣告之撤銷;民法第113條法律行為無效之損害賠償;民法第110條無代理權人於代理時不知無理權時等,均僅負信賴利益之賠償。

 
律師也可以很公益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20 八月 2018 07:37

撰文:曾泰源律師

整理:記者江思婷


在我服役退伍後,偶然間看到一本書-「了凡四訓」,書中紀錄著明朝袁了凡的一生,因著佈施改變了他的命運、官位、壽命與後代受其福蔭的子孫。閱後讓我感動萬分,堅定我未來服務助人的信念。
佈施種福田雖是一種功德,可是在佈施中,如果是為求得善人的名號,希望他人回報,或從中牟得利益,這樣有所求的助人,即可說是為己利益,有所求而為,非真佈施的功德。
所以有人說:「有所求的佈施是福德, 是可以去價量的, 可以算出有多少的福報;無所求的佈施已經放下, 沒有所謂的功德福德, 是真正的功德。」
佛曰人生有八苦︰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愛別離苦﹐怨憎苦﹐求不得苦﹐五蘊盛苦。事實上,助人離苦得樂,就是一種佈施,不管它是財怖施、法佈施或無畏施。
有謂人生有二苦,那就是「貧、病」苦。可是就個人職業所見,打官司之苦,不下於病苦。官司提起,不外乎財產、人身自由的訴訟,都是切身利害關係,打官司的人在訴訟沒有終結前,幾乎都是心有罣礙,煩惱不已。倘若律師能為當事人把官司處理得圓滿,讓當事人安心,放下煩惱,何嘗不是一種佈施,也是種福田。
曾經有同道問我,你當律師這麼久了,難道不會有倦怠感嗎?事實上,不是不會。但是,在處理案件的過程中,若能助人度過難關,使人官司圓滿,看到當事人離官司之苦,恢復無事一身輕的快樂,這就是當律師的成就感,也是一種助益他人的佈施,倦怠自然不會上身。
助人又可以成為生活的工具,可是一舉兩得,何樂不為?當然收取律師報酬是執業所應得。可是,君子愛財 取之有道,當律師無需汲汲營利,若遇上經濟有困難,或其他困境,報酬的收取,則存乎個人一心。
我執業過程也是偶會遇到和解只差幾萬元談不攏的情況下,主動返還酬金充當和解金,讓雙方訟訴平和落幕,如此也可視為一種做公益的行為。
20幾年來,秉持著律師可以很公益的精神,因此,我長期義務為原住民法律服務,投入反毒主愛之家的行列,參加公益社團,為貧窮家庭,義務打官司,參與法律知識的宣導,終於在103年獲得律師全聯會該年度唯二全國優秀公益律師。
寫本文的靈感,則在於上星期接待中興法商學長,也是準備榮調的花蓮高分院陳朱貴院長,趁其離職前參觀我收藏玫瑰石時,請我轉知林國泰律師,很感謝他協助一件車禍肇事逃逸案件,最後促成行為人及被害人的和解,讓案件圓滿落幕,免除被告一場可能的訟累與入監的窘境。
後來深入瞭解,原來是一件行為人是否明知自己為肇事者,車禍的發生原因有爭議,但是,行為人卻未下車查看被害人傷勢,且未停留現場處理,亦未通知醫護人員到場救護的過失傷害及肇事逃逸案件。
起訴後委任林國泰大律師為其辯護,林律師細閱全卷發現事發當時檢方並未採證比對兩車留下擦痕的痕跡,是否為肇事車輛,一審未及鑑定,即判決被告有罪。在上訴高分院時,恰分到院長親自辦理。林律師據理力爭,請求採證送院,雖然如此,法院仍然勸諭和解,諭知可能的心證。然而,即令和解被告有緩刑機會,惟最後的和解,仍舊卡在和解金的差距,剛好是林律師的律師費數額,而無法成立。
律師固然要盡力為當事人利益辯護,可是,也應評估訴訟風險,委託人千萬不要一定相信律師給你的掛保證,穩贏的或一定無罪的承諾。我常說「不是律師說的是,而是,法官判的算。」林律師看到該案法院的心證,且又暗示和解的方向,尤其重要,被告尚需照顧近重度視障的配偶,乃主動告知被告願意退回律師酬金,讓委託人湊足和解數目。林律師同時詳予向被告說明,和解後法院會在他認罪自白下,給予緩刑的宣告。
委託人在聽完林律師的解說後,心安的與被害人達成和解,出庭自白認罪,當庭向告訴人鞠躬道歉,表示對不起,並為告訴人當庭接受其道歉,法院本於修復式正義精神,雙方和解填補被害人損失,尤其是,被告仍須照顧視障的妻子下,給予緩刑之宣告。
林律師接受委任兩審,後來退還費用,事實上,他有一審級稅金的損失。但是,他為被告在經濟困難時,訴訟的利益,無私的返還原來應得的報酬,難道不是一種財怖施、法佈施嗎?目的是不忍見其訟累,甚至於,有入獄讓近於失明配偶乏人照料的風險,個人認為也是一種公益精神的體現。
據聞全聯會今年評選通過林大律師為全國優秀公益律師二人之一,僅以本文同賀,他獲得全國優秀公益律師,絕對是實至名歸,我們恭喜他!
 
路樹落果害人摔死,應否國賠?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19 八月 2018 12:57

資料提供:李殷財律師(劍無鋒律師事務所)  整理:記者江思婷

【案例】

高雄某道路兩旁種了很多小葉欖仁樹,到了開花結果的季節,馬路上經常掉落大量果實,也沒有人清理,長期累積下來,有一大段的馬路上都鋪滿了果實,而且小葉欖仁樹的果實又大顆又硬,經常造成機車騎士騎車時,壓到果實而滑倒。前幾天又有一位騎士騎車行經該路段時,因為壓到果實而摔倒,整個人往前滑行,不幸撞到安全島而死亡。死者家屬可以請求國家賠償嗎?

【解析】

這個案件家屬是不是能夠請求國家賠償,可以從3個方向來判斷:(1)小葉欖仁樹的種子容易害騎士滑倒,當初在種植小葉欖仁樹的決定是否有疏失?(2)如果事先修剪樹枝,不要讓它結果,或者在落果前先清除,騎士應該就不會滑倒了;(3)沒有事先修剪樹枝,如果可以將掉在地上的果實,清理乾淨,應該就可以防止摔車了。

從這3個方向來看:高雄市政府(養工處)恐怕都有疏失,一開始選擇種植小葉欖仁樹的決策就有問題了,又沒有定期修剪樹枝,甚至在掉落這麼多果實以後,還是沒有即時清除乾淨,顯然有疏失了。只是這樣的疏失,到底會不會導致騎士摔死?恐怕雙方還是會有爭執。這時家屬就要證明騎士是因為這些果實而摔死的,而不是自己騎車技術不佳或分心。從媒體訪問當地的里長、里民,他們都說已經看到很多人在這個路段壓到果實而摔車,而且跟養工處反映很多次都沒有用。這時候,家屬就可以聲請傳喚這些里長、里民作證:已經有多人摔車,多次反映無效,應該就足以證明機車騎士確實是因為這些果實而摔車身亡,而且公務員也確實怠於執行職務,顯然也有過失。從以上的說明可知,這個案件構成國家賠償可能性很高。

 
遺產該怎麼分?(下)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六, 18 八月 2018 10:11

撰文:李巧雯律師(吳明益律師聯合事務所)

整理:記者江思婷

長榮集團創辦人張榮發辭世時留下遺囑,指定二房獨子張國煒接班,全部遺產都留給他,引發大房張國華等三兄弟不滿,聯合女婿鄭深池、大掌櫃柯麗卿拔除張國煒長榮航空董事長職務,張國煒的母親李玉美隨即反撲提告要求對家族海外大金庫巴拿馬長榮國際公司查帳,106年10月勝訴確定,法官指定鄭宏輝會計師擔任檢查人進行相關查帳作業,張國煒也另創星宇航空公司與長榮競爭。可見有錢的上一代留給下一代的除了懷念之外,很可能還有滿腔的怨恨和綿延不絕的訴訟。

關於遺產的事,我們已經談了訴訟和應繼分的問題,這星期談遺囑該怎麼寫。依照我國法律規定,遺囑分成「自書遺囑」、「公證遺囑」、「密封遺囑」、「代筆遺囑」、「口授遺囑」5種。

先說說「口授遺囑」。遺囑人因生命危急或其他特殊情形,不能用其他方式辦理遺囑時,才會辦理口授遺囑。遺囑人很可能是躺在病床上,口頭說明遺囑內容,但須指定二名以上的見證人,其中一名見證人把遺囑內容寫下來,記明日期後與其他見證人同行簽名。如果不想用寫的,錄音方式也可以;由遺囑人指定二人以上的見證人,並口述遺囑內容及年、月、日,再由見證人全體口述遺囑為真正以及見證人姓名,最後並將錄音帶當場密封,並記明年、月、日,然後由見證人全體在封縫處同行簽名。

所謂「自書遺囑」就是由遺囑人從頭到尾親自寫下全文,再加上簽名和日期。重點是一定要親自書寫全文加上簽名,不能用打字等方式代替喔!以前曾發生過一名刑警過世前以電腦打字立下自書遺囑並簽名,寫明死後財產不分給兩個女兒,但該名刑警過世後,兩個女兒質疑遺囑真偽及效力,高等法院雖然認定遺囑是真的,但自書遺囑依民法規定須用筆書寫才算數,電腦打字不符法定要件,所以判決該名刑警那份用打字的遺囑無效。

「代筆遺囑」則須由遺囑人指定三人以上之見證人,並由遺囑人口述遺囑意旨,由見證人中之一人筆記、宣讀、講解,經遺囑人認可後,記明年、月、日及代筆人之姓名,再由見證人全體及遺囑人同行簽名,遺囑人不能簽名者,用按指印方式代替。「公證遺囑」是由公證人親自書寫,遺囑人則指定兩名見證人,並由遺囑人口頭表達遺囑內容,由公證人筆記、宣讀、講解,經遺囑人認可後,記明年、月、日及代筆人之姓名,再由公證人、見證人及遺囑人同行簽名,遺囑人不能簽名者,用按指印方式代替。

 
承攬人給付遲延時 定作人得否任意解除契約?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二, 14 八月 2018 07:55

撰文/湯文章(律師法學博士 花蓮地院民庭退休庭長)

整理/記者江思婷

一、案例:

甲向乙承攬一批音響,預計在107年5月5日辦理音樂會使用,乙於107年4月30日將該批音響交給甲,甲發覺音響品質極差,因距離舉辦音樂會的時間僅剩數日,甲乃另向丙訂購音響,同時向乙表示解除契約。嗣後,乙向甲要求貨款,甲表示已經解除契約拒絕付款,乙抗辯「契約僅有約定給付期限,甲不得解除契約,且若甲可解除契約,亦未經催告,解除契約不合法。」乙之抗辯有無理由?

二、解析:

本問題涉及二大爭點。民法第502條第2項「以工作於特定期限完成或交付為契約之要素者」之效力?以及若非民法第502條第2項之期限要素,定作人可否依民法第254條催告解除契約(亦即民法502條第2項與民法254條)之關係為何?

民法第502條第2項規定,因可歸責於承攬人之事由,致工作不能於約定期限完成,如有以工作於特定期限完成或交付為契約之要素者,定作人得解除契約。所謂以工作於特定期限完成或交付為契約之要素,係指依契約之性質或當事之意思表示,非於一定期限為給付,不能達契約之目的者而言(87年台上字第893號)。此項規定乃係因為定作人依一般債務遲延之法則解除契約,則承攬人已耗費勞力、時間與鉅額資金,無法求償,對承攬人而言,並不公平所為之規定。承攬契約,在工作未完成前,依民法第511條之規定,定作人固得隨時終止契約,但除有民法第494條、第502條第2項、第503條所定情形或契約另有特別訂定外,倘許定作人依一般債務遲延之法則解除契約,則承攬人已耗費勞力、時間與鉅額資金,無法求償,對承攬人甚為不利,且非衡平之道。而關於可歸責於承攬人之事由,致工作不能於約定期限完成者,除以工作於特定期限完成或交付為契約之要素者外,依民法第502條第2項之反面解釋,定作人不得解除契約。一般情形,期限本非契約要素,故定作人得解除契約者,限於客觀性質上為期限利益行為,且經當事人約定承攬人須於特定期限完成或交付者,始有適用(98年台上字第1256號)。

 

就給付遲延之法律效力,民法債編總則第231至233條以及第254至255條設有一般性之規定。而關於承攬契約,民法債編各論另於第502條第1、2項設有規定,因此民法第254條之規定是否因第502條之規定而被排除適用?實務見解向來民法502條第1項係第254條之特別規定(77年台上字第1961號、82年台上字第 2603號、84年台上字第2755號、87年台上字第1779號、89年台上字第2506號判決)。學者認為「民法502條2項之立法意旨,在於保護定作人,使其於逾期後即得解除契約,若認為契約未以工作於特定期限完成或交付作為契約之要素,定作人無從依民法第254條之規定,定相當期限催告承攬人履行,則承攬人無異得以有恃無恐,任意決定履行或不履行時,定作人只能坐待承攬人之履行,反而危害定作人。」、「如認為502條及503條相當於民法255條之規定,屬於對254條有排斥作用之特別規定,等於認為只有在承攬人與定作人間,就承攬工作之完成定有絕對期限之情形,定作人始得以承攬人限於給付遲延為理由解除契約。苟於未約定絕對期限時,倘承攬人一再遲延給付而屢催無效,定作人將因不能解除契約而可能束手無策。」由於民法第502條第2項具有維護定作人及承攬人雙方利益之目的,不應過於限制定作人解除權之行使,而應解為非屬「特定期限完成或交付」為契約之要素者之定期承攬,定作人仍得依民法第254條規定解除契約。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6 頁, 共 212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