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最難勸的是自白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18 六月 2018 12:47

撰文:曾泰源律師(維德律師事務所)

整理:記者江思婷

律師接受委託辦案最難辦的事是,當發現被告罪證確鑿,實在無能為力去辯護無罪,而被告有某些因素,不能被判有罪的時候,真的不知道向委託人啟齒說明,這個案件必然會判決有罪。
在這種情況下,律師是要向當事人說真相或假話呢?實在是兩難。
猶記得曾接受委任一件違反選罷法的案件,被告被證人給咬死了,尤其是,指證歷歷,且被告亦不否認前去拜訪。
案件進行中,曾暗示這樣的情形,被判有罪的機會很高,如果願意自白認罪,還有判決緩刑的機會。但是,他告訴我,還想再繼續從政,一定要拚無罪,我也只能告訴他,盡力就是。
政治就是一條不歸路,走進來,沒有回頭路。政治人在上台掌聲,人群的簇擁,很難接受下台的孤寂,不知如何放下,以為只有向前爬,才是人生。個人以為,那實在是何等甘苦的事啊!
話說該案,被告仍就被起訴,受賄人一審固然最初翻供。但是禁不起檢座與法座的聯合攻擊,最後還是承認有收受被告的賄款。
被告即便再多聘請一位律師,依然是判決有罪,三審定讞,入監服刑。
會寫這篇文章,也是看到近日新聞報導,關於台北市議員秦女在2006年至2014年間擔任兩屆台北市議員,明知胞姊0涵芝、兄嫂吳0珠並無實際擔任議員助理工作,卻向議會陳報聘用兩人為公費助理,進而領取由議會編列預算支付公費議員助理的補助費,包含薪酬、年終獎金、春節慰勞金一共228萬3373元,觸犯《貪污治罪條例》利用職務詐取財物罪及《刑法》使公務員登載不實罪。
秦女於審理期間,不僅每次出庭都認罪,上月最後辯論時,還淚灑法庭說:「希望法官能給我自新機會,我不是想要貪污的人,我不懂法律,擔任議員期間實實在在做事,用心對待每位助理,我不會因為貪這些錢而致富,更不希望人生留下污點,曾2次顏面神經麻痺發作,身體狀況不好,希望法官能給我一個自新機會。」
最後法院判決指出,秦女出庭時雖坦承犯行並繳回全部犯罪所得228萬3373元,法官考量她自白犯罪並繳回犯罪所得,應已知所警惕、不會再犯,今判她合併應執行刑2年徒刑,緩刑5年。
秦議員所犯是7年以上的重罪,倘若不自白,最少刑度就是從7年論起,因為,犯罪所得巨大,更不可能判在7年最低度刑。幸好其能在偵查一開始就自白認罪,保有減刑的空間。至於,更因其繳回犯罪所得,在法庭聲淚俱下,博得慈悲法官的同情,再予適用刑法59條減輕其刑,而判處2年有期徒刑,獲得緩刑宣告,足以證明犯後自白與悛悔的態度,才是正確的選擇。
反觀花蓮民意代表的詐領助理費,有2件不承認的案件,均被法院判處8到10年的重刑,讓人有些感觸。心裡想著,如果他們委任我處理案件,我將如何去勸導他們,是否考慮自白認罪,才能獲得法院的輕判?恐怕也是一件不可能任務吧!
 
酒後騎鐵馬,是不是酒駕?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17 六月 2018 12:36

資料提供:李殷財律師(劍無鋒律師事務所) 整理:記者江思婷

『文山阿伯』因為常常喝酒,為了避免酒駕,特地買了一輛電動腳踏車,阿伯有一天喝酒後,就騎著電動腳踏車回家,沒想到,警方剛好在執行路檢勤務,發現阿伯騎電動腳踏車時,已經搖搖晃晃,滿臉通紅,而且身上有酒味,員警向前盤查後,阿伯也坦承有喝酒,不過,阿伯就問員警:「啊我也不是騎阿都拜,騎這鐵馬,甘有犯法?」阿伯不是酒後開車或騎機車,會構成酒駕嗎?

解析:

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們先看一下,什麼是酒駕?依照刑法第185條之3的規定,只要在駕駛『動力交通工具』時,被發現有酒精濃度超過標準值,或是服用毒品、藥物,已經不能安全駕駛時,就會成立本罪。

所以,酒駕的重點在於:你駕駛的交通工具有沒有「動力」?不管是汽油、柴油或電力,都是屬於「動力」。因此,阿伯如果只是騎著一般的鐵馬,沒有動力輔助系統,就不會構成本罪。但是,阿伯騎乘的是「電動」腳踏車,所以,已經是動力交通工具了,因此,阿伯應該已經構成酒駕了。

但酒精濃度超過標準值,立法者制定的這個標準值高低就很重要了,早期是0.55,後來因為酒駕的案件造成嚴重的傷亡,後來把標準值降低成0.25,這個標準恐怕太低了一些,因為,其實就算喝的酒不多,都有可能會超過0.25,但對駕駛的判斷幾乎沒有影響,可是還是要被判刑,這樣實在太過嚴苛。甚至酒測值還沒有到0.25,卻不幸發生車禍,如果全部都認定是酒駕(不能安全駕駛),也不合理。

例如:阿雄只喝了一瓶啤酒,阿雄開車回家時,特別小心,一路時速20公里,看到紅燈,前方的車子停車,也跟著停下來,等到綠燈了,前方的車輛都已經通過了,他也慢慢地開車前行,沒想到,左邊竟然有一個年輕人騎機車,以100公里的速度高速闖紅燈衝過來,直接撞上阿雄的汽車,不幸身亡。警方就移送阿雄酒駕造成被害人死亡。這樣公平嗎?試問:如果我們是阿雄,連一滴酒都沒有沾,你可以避開這位不要命的年輕人嗎?我想除非是神,不然沒有人避的開吧!從這個例子,應該可出:不是所有的酒駕都罪該萬死,還是要判斷:到底駕駛人是不是已經「不能安全駕駛」,比較合理。

『文山阿伯』會被警方查獲,實在很可憐!我們看一下:朱立倫提到『淡水阿嬤』、蘇貞昌的『蘆洲阿嬤』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文山阿伯』以後可能要出面支持一下政治人物,應該就抓不到了吧!

 
法定停車位是否要辦理強制登記?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二, 12 六月 2018 07:42

撰文/湯文章(花蓮地方法院民庭庭長)

整理/記者江思婷

一、案例:

小明買了一處公寓大廈地下室停車位,結果發現並沒有權利證明,小明害怕以後萬一有其他人出面主張權利,他買的車位權利會被其他人拿走。到庭停車位要不要辦理強制登記?

二、解析:

停車位依現制可分為法定停車空間、自行增設停車空間及獎勵增設停車空間等3種。本文僅論述法定停車位登記部分。

地政實務上對於法定停車空間解釋之變革,源自於內政部80年9月18日臺內營字第8071337號函「依建築法第102條之1規定,建築物依規定應附建防空避難設備或停車空間,按其性質應依土地登記規則第72條規定辦理所有權登記,但為考量社會實際發展需要,依左列規定辦理:(一)區分所有建築物內之法定防空避難設備或法定停車空間均不得與主建築物分離,應為該區分所有建築物全體所有榷人所共有或合意由部分該區分所有建築物區分所有權人所共有。(二)前項區分所有建築物內之法定防空避難設備或法定停車空間所有權登記,參照土地登記規則第72條(現為第81條)規定辦理。(三)區分所有建築物內之法定防空避難設備或法定停車空間,其移轉承受人應為該區分所有權人。」(地政實務上稱之為「九一八變革」),由上述可知法定停車位本上屬於共有部分,應以共有部分辦理登記。

 

至於要如何登記?依照建築法及建築技術規則建築設計施工編等相關規定,及參照現行內政部函示說明,登記方式如下:1.在區分所有建物共同使用部分標示部備考欄加註「停車空間共計0位」,並另於現行區分所有建物共同使用部分附表增列「車位編號」欄,並於該欄位登載車位編號,其權利範圍則於上開附表備考欄記載「含停車空間利範圍000分之00」,及於建築改良物所有權狀主任署名欄上方空白處分叫登載「車位編號0號」。2.區分所有建物同時擁有二位以上屬共同使用部分之停車空問者,其備考欄則記載為,含停車空間利範圍0號000分之00、0號000分之00。4.因擁有停車空間而增加之共同使用部分之應有部分,則於建物標示部及所有權狀共同使用部分之「權利範圍」欄內加註。5.為利登記實務作業,建物測量成果圖應按竣工圖轉繪所劃設之停車空間、編號,及於「位置圖」欄加註停車空間之數量(內政部85年9月7日(85)壹內地字第8580947號函)。因法定停車空間之登記,本質上雖屬於共有部分,而應以共有部分辦理登記。參照上述內政部85年9月7日(85)臺內地字節8580947號函示說明「有關停車空間以共同使用部分登記者,其產權登記方式,『得由』」申請人於申辦登記時…」,以及內政部97年4月9日內授中辦地字第0970044237號函「為利停亞空間之管埋使用,旨揭建物,如經區分所有建物全體共有人及他項權利人同意,並檢附分管協議書、印鑑證明及他項權利人同意書等文件,『得』比照…申辦註記登記。」可知行目前地政登記實務上採任意登記方式,停車空間之使明權人可選擇是否向地政機關理登記。由於停車位以專用編號方式登記,並非賦予一車位一獨立之所有權,而係參考土地登記規則共有部分規定蛻變而成之變例,其性質上仍屬於分別共有,但已將約定專用之債權關係透過登過登記制度予以物權化,若採取當事人可以自行選擇是否登載編號之政策雖與約定用權(法定停車空間)或分管契約(非法定停車空間)自行協議之契約精神相符合,但此種做法與一般登記才會發生公示效果的情形不同,對利害關係人的保護恐有未盡周全之處。

 
政府應重視民間戒毒中心的事工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11 六月 2018 08:08

撰文:曾泰源律師 整理:記者江思婷‧阮文彬

基隆地檢署檢察長陳宏達投書媒體指出,他長期觀察,在毒品戒治上,透過宗教力量的效果非常好,再犯率非常低,像是基督教晨曦會、亞杜蘭關懷協會在這方面的成效都相當不錯,甚至比透過醫療戒癮的方式還要好。
陳宏達指出,基督教晨曦會、亞杜蘭關懷協會,都是透過一群與藥癮者有相同經驗的「過來人」來帶領,尤其,亞杜蘭幫助學員戒毒時,不只侷限於幫學員在戒毒村戒癮,還提供藥癮者工作地方,比較合乎學員們的實際需求。
「學員在戒癮後,能繼續就業,至少不是放牛吃草」,陳宏達認為,如此能讓學員受輔導的生命得以延續下去,亞杜蘭廚房就是很成功的例子。
其實,毒品最難戒除的是吸毒人的心癮。除了毒品改變神經中樞的神經元外,尚有因外在環境挫折(不被家人諒解、外在歧視眼光及工作的不容易等)時,為紓解壓力,極可能走回老路,再以毒品來解壓。
此外,進入監所反而認識更多吸毒藥癮的朋友,再加深造。或者有些人未因而真正戒除,一再犯錯,甚至,再去誘引監所出來的同學,導致意志不堅的人,受不了引誘,重回毒海。
吸毒人的戒毒路,是一條漫長的過程,沒有堅定的意志,社會的關懷,及家人的陪伴,極不容易戒除。我們發現宗教信仰,是堅強藥癮者意志的一種最好的方法。我們發現今日司法工作,不斷把吸毒犯判刑送入監所,這些人出獄後再犯,法院再把他們判刑關起來,試問這樣的司法作用何在?值得政府在防治毒品,幫助吸毒人重回人生道路上加以探討的。
陳宏達檢察長於投書中再提到,去年12月他親自跑去戒毒村看後,就決定把基隆地檢署戒治中心「向上學苑」交給他們來管理。從而,花蓮監所收容的勒戒這塊工作,亦可以借助相同戒毒方式的主愛之家來管理,或許有更好的成效。
主愛之家非但給予戒毒人宗教上,心靈意志的堅備,到中心勒戒的人,更培養他們的一技之長,同時,並加以輔導讓他們實際從事工中,作為未來適應再回歸社會的預備。
個人多年觀察這些弟兄姊妹,在機構中的表現令人放心,值得政府機構在毒品防制的重視。期望政府與民間戒毒中心共同合作,積極幫助藥癮吸毒人士,戒除毒癮,重返美麗的人生。
 
保留法律追訴權,有沒有效?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10 六月 2018 12:43

資料提供:李殷財律師(劍無鋒律師事務所) 整理:記者江思婷

有些政治人物或藝人,因為發生一些「社會矚目事件」,吸引媒體關注,記者採訪他們時,經常聽到他們用手指著鏡頭,很生氣地說:「我要保留對他的法律追訴權」。這樣保留法律追訴權,到底有沒有效?

每次在電視上看到這樣的畫面,我就想到同樣的另一個畫面──每瓶鮮奶都有保鮮期,大約2個星期,時間到了,鮮奶就是會壞掉。所以,有一天,我買了一瓶鮮奶回家,要放進冰箱之前,我就很生氣地,指著鮮奶說:「我要保留對你的法律上飲用權,你敢給我壞掉試試看!」,放進冰箱3個月後,再把「鮮奶」拿出來喝。請問,鮮奶會不會壞掉?當然會壞掉。因為鮮奶的保鮮期就是2個星期,你沒有在保鮮期內喝完,它就是會壞掉。

同樣的,法律上的權利,一樣有「保鮮期」,時間到,權利一樣會壞掉(有的權利是消滅,有的是對方可以拒絕給付)。至於所謂的「法律追訴權」,只是一個社會用語,不是精準的法律名詞。因為所謂的「追訴權」,應該是指檢察官代表國家去追訴犯罪。一般民眾真的想告對方的話,有二種方式:

(一)提起刑事告訴或自訴:這可以讓對方被判刑。

(二)提起民事訴訟:可以請求對方賠償你的損害。

那到底這些權利的保鮮期是多久?

其實,每個法律上的權利,有長有短,所以,很難用一個具體的時間,就可以全部適用。我們舉最簡單的車禍為例:有人闖紅燈撞傷我了,我可以在刑事上告對方過失傷害,這必須要在6個月內提出告訴,只要超過6個月,就已經超過告訴期間了,檢察官可以直接做不起訴處分。至於我要告對方民事訴訟,請求侵權行為的損害賠償的時效,則是2年,超過2年再提起,對方就可以主張你已經超過時效了,拒絕賠償。

不過,千萬記得:法律上的時效,並不是所有的時效都是6個月或2年,有的長,有的短,還是要特別注意,以免喪失自己的權利。

既然權利都有保鮮期,那這些名人,怎麼還會在電視上揚言:我要保留法律追訴權。其實,這些名人只是為了在電視上「宣示」自己沒有理虧,你敢亂講,我就敢告你,只是不甘示弱而已。

不過,名人真的去提告,經過檢警調查的話,有時名人會自打嘴巴,甚至會讓自己身陷誣告的風險之中,反正,先聲奪人,時間久了,到底名人有沒有提告,媒體也不見得會再關注了。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7 頁, 共 207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