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淺談發存證信函之效力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23 四月 2018 08:20

維德律師事務所負責人曾泰源律師/撰文 記者江思婷‧阮文彬/整理

談發存證信函效力前,先介紹什麼是存證信函?實際上它是有固定格式,必須上郵局製作,當填上內容之後,再透過郵局掛號寄出,讓對方知悉、並希望照信內的意思處理。由郵局留一份之外,再依寄送對象的份數去填寫,收到就會有回執可以證明。就因為郵局有公信力,一般有糾紛的人大多採取這個方式辦理,看起來比較簡單、迅速。


在台灣社會上之通念,只要有什麼爭執時,動不動就要對有爭執的一方發存證信函,去通知對方,好像發了存證信函,就有什麼重大的法律效力一樣。

譬如說,就他人疑似誹謗的行為,發存證信函告知對方,該行為已構成妨害名譽,並且附上保留法律追訴權的文字云云,如此警告,保留法律追訴權的存證信函意義何在?

事實上,這般存證催告的效力,並不會因此發生得以保留下來告訴權的作用,誹謗罪告訴乃論6個月的期限依然進行;易言之,法律告訴權6個月的期間,不因此而停止進行。因此,告訴權人如果不在發生、知悉行為人誹謗事實之6個月期限內提出告訴,還是會喪失告訴權的。

換句話說,上開存證信函的意義只是在通知對方,對方的行為已經觸犯誹謗罪,在此警告,莫再為之,否則,將要採取告訴的法律行動,這是存證信函第一個警示作用的效果,不具法律上的意義。

發存證信函有時固有震攝對方,出來說明協調的作用。但於現今司法實務上,是否人人接到存證信函就會害怕,實又未必。反而會提醒對方,有人要去告他,應該要及早準備啊!

尤其是,即便接存證人心存餘悸,然立刻會想到為何不去諮詢律師或法律專業,請教如何應對呢?等於是在準備採取法律行動前事先打草驚蛇,預知債務人令其趁機脫產、躲債,逃之夭夭。或者,請律師教導他如何防禦,反讓自己未來訴訟更難打。

不過存證信函有時仍有其法律意義及作用。沒有法律常識的一般人,有時會認為存證信函沒有法律的效果,收到便不予理會。卻沒想到它是會發生法律效力,不理將因而後悔莫及。

譬如說,以存證信函通知不動產共有人行使優先購買權,他共有人在收到後的期限內,不加以主張行使,其優先購買權的效力當喪失。

另外,如買賣契約債權人的催告債務人10日內應履行給付價金,而債務人卻不以為意,拒絕履行,進而10日後收到債權人解除契約的存證信函,便因自己的懈怠而發生解除契約的效力。

上開存證信函的催告為意思表示、通知履行契約都是具有法律上意義的事情,如果收到後,不加處理,將發生一定的法律效果,誠不可等閒視之。

當然內行看門道,外行看熱鬧。有時存證信函具有更進一層的法律上的意義,譬如說甲借錢與乙,未寫借據,其為取得借錢的證明,故意發高於原借貸款項許多的存證信函給乙。乙在不解其目的之氣憤下,回覆只欠多少錢,沒存證信函所示那麼多,即讓甲取得證據了,即此之謂。

既然收到存證信函有時有不利於己的法律作用。然而,是否,知道是存證信函不與收受就會沒事呢?

實又未必,蓋故意退回信函,即有可能發生意想不到的後果,比如讓對方申請公示催告;打官司時被誤認為居所不明;在離婚官司中也被主張是惡意遺棄。

 

個人以為,人應面對問題,而不是逃避,否則是,越規避,不敢面對現實,將導致不可收拾的後果,看倌們,當接到他人存證信函,您最好是收受,加以認真面對處理,才是正辦。

 
餓死老母 構成何罪?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22 四月 2018 13:09

撰文:李殷財律師(劍無鋒律師事務所)

整理:記者阮文彬‧江思婷

案例:

父母年輕時辛辛苦苦地把二個兒子拉拔長大,父親過世後,母親年紀大了,罹患失智症及憂鬱症,一開始由哥哥負責照顧媽媽,後來,母親的病情加重,哥哥因為工作關係,實在無力照顧母親,就拜託弟弟幫忙照顧母親。

哥哥說:母親每個月可以領年金及身障補助5000元,自己也會再給6000元來補貼母親的生活費,應該可以維持母親的生活。

弟弟同意後,就接走母親。後來母親病情加重,長期臥床,大小便失禁,連食物都要拿到她的手中,才可以進食。

弟弟就跟哥哥說要把母親送安養院,要哥哥每個月給1萬元。

哥哥每個月就給弟弟1萬元。沒想到,弟弟也不協助母親洗澡,也不帶她就醫,母親骨瘦如柴,四肢瘦得像竹竿一樣,而且因為大小便失禁,房間發出惡臭,弟弟連送食物進去也嫌臭,弟弟就把二塊蛋糕,二杯紅茶放到老母房間內,就趕快離開,隔了6天,弟弟開門看一下老母,沒想到,母親早就倒臥地下,死亡多時,弟弟是否構成犯罪?

【解析】

小孩年紀小,沒有辦法照顧自己,所以,父母有扶養照顧子女的義務;同樣的,父母年紀大了,兒女一樣要扶養照顧父母。老母已經沒有自救的能力,還是把她丟著不管的話,就會構成遺棄罪。

弟弟辯稱:我工作繁忙,沒有時間照顧母親,所以,我不是故意遺棄的。

我們想想:就算工作繁忙,總可以把母親送安養院吧!

而且你不是跟哥哥每個月拿1萬元要送安養院嗎,怎麼不送?就算這些錢,再加上年金、補貼,還是不夠好了,你可以再找哥哥要,或是再申請其他補助,為什麼不這樣做,反而對母親不聞不問。最重要的:就算真的付不起安養院的費用,母親一個月能吃多少錢,每個月15000元,怎麼可能讓母親活活餓死?光憑這幾點,就會構成遺棄罪了。

檢察官相驗遺體後,發現母親瘦成皮包骨,過世的時候是冬天,身上只穿著單薄的上衣,死因是長期營養不良,導致多重器官衰竭死亡。

從遺體的狀況來判斷,弟弟不是只有讓母親餓6天而已,而是長期來以,就讓母親一直處於挨餓受凍的狀態,更加可以證明弟弟確實有遺棄母親,導致母親死亡。最後,檢察官以遺棄直系血親尊親屬致死罪起訴弟弟。

後語:

曾經看過一篇文章:父母很早離異,我是父親辛辛苦苦照顧我長大,我到台北念書後,每個月會回家一次,只要我打電話回家,父親就很高興,星期六就會到菜市場買大魚大肉,晚上期待著跟兒子一起吃飯,就算飯桌上,沒有說什麼話,父親還是很高興。

可是因為大學貪玩,只要有同學找我去聯誼、打球,我可能就臨時放父親鴿子,突然打電話告訴父親,我下週或下個月再回去,父親總是笑一笑說:沒有關係,你不要趕回來了,這樣太辛苦了。

星期六的晚上,父親就一個人坐在飯桌前,孤伶伶地吃著,沒吃完的,就隔天再吃。

一直到大三那一年,父親突然因病走了,我回到家,處理完父親的後事,晚上,我就一個人坐在飯桌前,我哭著祈求老天:可不可以再讓我跟父親吃一頓飯,拜託,只要一頓飯就好了!

 
合夥事業結束後該做的事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六, 21 四月 2018 12:43

撰文:吳明益律師(吳明益律師聯合事務所)   整理:記者江思婷.阮文彬

小張和小明集資1,000萬元合夥蓋房子,小張出資300萬元占3股,小明以建案土地折算股金700萬元占7股,雙方約定由小明執行合夥事務,於建案完工後結算,中途不得撤資退股。兩人合夥興建之房屋於數年前即已銷售完畢,小明迄今亦未提出結算報告分配盈餘,小張只好一狀告上法院。

小明聽到便開始喊冤,主張小張所提出之收據係於85年間所簽立,到現在才提出合夥清算之請求,早就超過民法第125條所規定之15年時效。

請問小張和小明誰說得有道理呢?

所謂合夥,就是二人以上互約出資以經營共同事業之契約。合夥非要式行為,除當事人間有以作成書據為成立要件之約定外,苟二人以上已為互相出資以經營共同事業之約定,雖未訂立書據,其合夥亦屬成立;也就是,合夥並不一定要簽訂書面契約,合夥關係之存在與否,要看當事人有沒有互約出資經營共同事業的客觀事實。在本件中,雖然小張只提出收據證明,但兩人的確有一起蓋房子出售的事實,因此法院認定二人的確是合夥關係。

依民法第682條第1項、第692條第3款、第694條第1項規定,合夥解散後,應先經清算程序。且合夥財產,依同法第697條第1項、第697條第2項、第699條規定,應先清償合夥債務,或劃出必要之數額後尚有賸餘,始應返還各合夥人之出資,必清償合夥債務及返還各合夥人出資後,尚有賸餘者,始應按各合夥人應受分配利益之成數,分配於各合夥人。小張小明一起蓋的房子已全部出售,他們的合夥事業因目的事業已完成而解散,又合夥解散後,兩人並未依法選任清算人進行清算程序,清算合夥對外、對內之債權債務關係,則兩人於賣完房子、合夥事業解散後,自應依民法第694條第1項規定踐行清算程序,且因兩人並未選任清算人,即應以兩人為合夥清算人,所以小張請求小明一起清算合夥事業,於法有據。

此外,清算乃屬消滅合夥(公同共有)關係之必要程序,合夥人於解散後得隨時請求合夥進行清算程序以消滅合夥關係,是以法律上並沒有限制合夥人請求清算期間,而使合夥關係陷於不確定狀態之必要。所以本件小張請求清算合夥財產之權利,沒有民法第125條消滅時效的適用,小張仍得在20年後請求小明清算合夥財產。

 
不動產占有 有無公示效力─類推適用買賣不破租賃原則?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二, 17 四月 2018 09:08

撰文/湯文章(花蓮地院民庭庭長)

整理/記者阮文彬.江思婷

一、案例:

甲將一棟房屋賣給乙,乙已經交付買賣價金,甲並已經將房屋交付給乙使用,但甲在辦理所有權移轉登記前,有丙出更高的價錢向甲買該房屋,甲又將該屋出賣給丙,並辦理有權移轉登記。

乙主張其已經占有系爭房屋,丙明明知道乙已經占有系爭房屋,還故意向甲買賣,是惡意,不應該取得系爭房屋。

乙的主張有無理由?

二、解釋:

由於我國不動產物權因登記發生效力,故未辦理登記之第一買受人僅具有債權移轉登記請求權之效力,不得對抗已經登記之第二買受人。惟此種一屋二賣的糾紛,對於第一買受人並不公平,因此,學說及外國立法例上有許多保護第一買受人之措施,有從法律經濟學觀點主張效率違約;有引用德國法之規定主張期待權;有引用美國法主張買受人優先權;亦有主張第一買受人占有不動產,已具備公示效果,第二買受人即負有調查義務查,若未進行調查而為交易即認為有惡意,排除善意取得制度之適用。更有主張第一買受人可主張類推適用買賣不破租賃原則,認為占有關係對於第二買受人繼續存在。本文擬僅就該部分論述。

肯定者認為我國民法並未規定須經公證或登記才有買賣不破租賃規則的適用,與法國和日本等國的規定不同,因此買受人無論是否知悉租賃事實,租賃契約均對其繼續存在。既然法律可以規定買賣不破租賃,因而承租人基於租賃權而享有占有使用涉案房屋的利益得到法律的保護。那麼,相對於基於債權關係產生的租賃權而言,基於所有權基礎關係的占有使用關係比以債權為基礎的占有使用關係,更具有原發性、堅固性和持久性,更應該獲得法律的保護。

否定說者認為事物本質相同者才能類推適用,在出賣租賃物的情形,發生衝突的是第三人的所有權和承租人的租賃權,二者雖然屬於不同性質的權利,但在法律上具有相融的可能性。而二重買賣,發生衝突的是第一買受人和第二買受人的所有權,二者屬於性質相同的權利,在法律上不具有相融的可能性。又買賣不破租賃之立法目的在於保護相對經濟弱勢的承租人,二重買賣中的第一買受人未必是經濟上弱勢者。此外,適用買賣不破租賃之結果,係新所有權人繼受原租賃關係,因此,承租人在所有權變動之後還可以繼續占有使用租賃標的物,直到租賃關係消滅。若可類推適用,則第一買受人與第二買受人間,係成立有償的租賃關係,亦或無償繼續占有?均有疑問。

 

本文認為,出賣之房屋雖未登記,但已交付之情形,買受人雖得向出賣人請求移轉該屋之所有權,惟買受人係依據買賣契約而占有標的物,並非無權占有,因此,出賣人亦不得依民法第767條規定向買受人請求返還其物(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1472號判決、103年度台上字第867號裁定),是以在直接當事人,法院已經認為買受人基於取得所有權之意思而占有不動產並非無權占有。在二重買賣中,第一買受人亦係基於取得所有權意思而占有不動產,原本可以對抗出賣人,現因出賣人將系爭買賣標的物移轉登記予第三人,尤其在第三人惡意之情形,若因而使第一買受人得對抗之效力不能延伸至第三人,有欠公平。而第一買受人若已經占有系爭買賣的物,已有公示效力,第二買受人僅須花費極小的成本,即可得知其占有基礎,卻捨此不為,應不值得保護。

 
淺談緩起訴的效力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16 四月 2018 07:47

撰文:曾泰源律師

整理:記者阮文彬.江思婷

緩起訴的重要意義是,當被告同意接受檢察官緩起訴處分後,若該緩起訴處分在處分中所定的緩起訴期間(可能1年,也可能2、3年不等)內未被撤銷,則緩起訴時間一到,效力等同不起訴處分。
亦即當檢察官諭知被告符合緩起訴處分要件,而被告接受一定條件的緩起訴,嗣後被告依照條件履行,則檢察官將不會把被告起訴,被告也不會因此受到法院的科刑判決,留下判刑的前科紀錄,甚至於,若5年內再犯可能構成累犯加重後罪的刑度。
至於,緩起訴的案件必定是被告與犯罪事實都已被調查清楚,確認犯罪明確存在,只是暫時不予起訴而已。從而,如果證據上還有疑義,惟檢察官一再的逼認罪,這時如果不承認,允諾檢座的認罪緩起訴諭知,被起訴的風險甚大,當律師的又能如何?
我曾辦一件竊盜案件,極力為被告辯護,呈上聲請調查證據辯護狀,依據當時情境,被告誤認,對物件無不法所有意圖,卻不為檢座接受,一昧要求被告認罪,接受緩起訴,我在跟被告溝通後,被告為免起訴後的纏訟,勉強接受。
詎料數月後,被告再接到傳票,案件續查,原來高分檢檢察長亦覺得事有疑義,撤銷原緩起訴處分,發回續查。被告再來委任我,出庭辯護後,終獲不起訴處分。實在佩服二審檢察官,有擔當,細膩的辦案,是一位正義使者。
不過被告如果在緩起訴的期間以內,故意更犯有期徒刑以上的罪,或者緩起訴以前故意犯他罪,在緩起訴期間內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者,或者不履行應履行的條件或負擔,依我刑事訴訟法第253條之3第1項的規定,檢察官是可以依職權決定或者經告訴人的聲請,用處分書把原先的緩起訴處分撤銷,再恢復原來的偵查程序。
然而,在緩起訴期間更犯有期徒刑之罪被起訴,通常是檢察官起訴後罪下,緊接著會將原緩起訴撤銷,把前罪另行起訴。此時,被告兩罪在身,被判刑,而無法諭知緩刑的機會,恐會很高。
我曾經辦一件被緩起訴後,被告另案被起訴,因而,緩起訴案件,被撤銷提起公訴。幸運地,後訴被我辯護無罪確定,前案才被諭知緩刑宣告。則前緩起訴案,竟因無罪的後案牽累下,被提起公訴,殊屬無辜,話說到此,能否要能找後訴的檢察官咎責呢?
另有一種情形,亦即檢座當場諭知緩起訴的條件,被告亦同意,其緩起訴效力是否發生?
檢座可否不理睬自己的法庭行為?
檢察官諭知緩起訴,既經被告當庭同意,有該案檢察官訊問筆錄在卷足憑,是前開緩起訴處分,既已對外表示,自生其效力。檢察官並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55條第1項制作處分書,將處分書送於被告,以保障被告之權利(最高法院刑事判決98年度台非字第6號)。除非,檢察官就同一案件,於被告緩起訴期間內,發現新事實、新證據,認不宜緩起訴而逕行起訴或聲請簡易判決處刑,自應於起訴書或聲請簡易判決處刑書內記載該新事實、新證據,否則,仍難謂其起訴程序符合法律規定之要件。
我在民國80幾年間擔任檢察官,當年既沒有還起訴處分的規定,而且被判有期徒刑可以易科罰金的案件是限制在3年以下有期徒刑的案件。所以許多案件都要起訴,不似今日檢座有多元的原諒輕罪無前科被告的選擇。當今可以適用緩起訴的被告,可說是幸運的人。若檢座給予緩起訴處分,當遵守法律,不可再犯才是。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7 頁, 共 201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