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拍賣後不足清償的費用 是否仍應執行? PDF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二, 18 七月 2017 07:40

撰文/湯文章(花蓮地方法院民庭庭長)

整理/記者阮文彬

一、案例:

小強酒駕為花蓮縣警察局警察臨檢查獲,並查扣自用小客車一輛,移送保管廠保管。經警方通知小強前來保管廠繳清罰鍰及保管費後取回車輛,小強均置之不理。警方經法定程序公告後將該查扣車輛拍賣,經以賣得價金抵繳罰鍰及保管費後,尚不足10萬元,該10萬元是否仍應予移送行政執行?

二、 解析:

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5條之3第3項規定:「第一項移置保管或扣留之車輛,經通知車輛所有人限期領回;屆期未領回或無法查明車輛所有人,經公告三個月,仍無人認領者,由移置保管機關拍賣之,拍賣所得價款應扣除違反本條例規定應行繳納之罰鍰、移置費、保管費及其他必要費用後,依法提存。」並未規定不足清償罰鍰、保管費等費用該怎麼處理。交通部97年7月21日交路字第0970039363號認為「該條例第85條之3車輛之移置或扣留行為,與行政執行法第28條、第29條規定之直接強制、間接強制或代履行性質相近,與規費法所述為特定對象之權益辦理事項定義有別,車輛移置及保管所生之費用,應不屬行政規費之性質範圍。」但依「花蓮縣政府暨所屬各機關行政罰、規費及其他公法上金錢給付案件行政執行標準作業程序」規定:其他公法上金錢給付指中央及本縣自治法令得予徵收之代金等「各種公課」,需強制執行。因此,爭議的重點在於不足清償的罰鍰、保管費等費用的法律性質是什麼?行政機關認為不是規費,應該是正確的看法,因為規費是使用的對價,罰鍰、保管費等費用,根本不是使用的對價,遑論是「稅」,因為租稅法定主義,該等費用當然不可能是稅。進一步要探討的,是不是「特別公課」?依據大法官釋字第426號解釋,特別公課不是為了滿足一般公共任務的財政需要,而對於一般國民所課徵的普通分擔,而是「為了滿足特定任務或特定目的財政需要,對於特定群體的國民所課徵的特定分擔」。罰鍰、保管費等費用怎麼看,都不像是特別公課。如果依據交通部的解釋,把車輛移置及保管所生之費用解釋為與行政執行法第28條、第29條之直接強制、間接強制或代履行性質,則此等費用屬於公法上金錢義務,依同法第27條規定須先進行告誡,即必須先告知應於指定時間內履行義務,以及不履行義務之後果。

個人認為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5-3條第3項規定,或許可以把它解釋為就是代履行程序,代履行是行政執行法第三章所規定之行為或不行為義務之執行,並非第二章公法上金錢給付義務之執行,代履行完畢不足清償之移置費或保管費,法律並未規定可以再追償,而且也沒有執行名義(因為原本的執行名義,已經用完了),所以個人認為不可以再向車輛所有人追償。如果要追償,這些未清償的費用,不是公課也不是規費,最多認為是公法上的一般債務,就算行政機關計算出數額通知車輛所有人繳納,車輛所有人屆期不繳,這個通知函恐怕也不能作為嗣後移送行政執行處執行的執行名義。換言之,可能要另行起訴取得執行名義才能行政執行。

 
淺談種植、製造大麻的法律責任(上) PDF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一, 17 七月 2017 07:46

撰文:曾泰源律師 整理:記者阮文彬

多年前報載,Under Lover團員睿兒施用大麻即一般所稱的「呼麻」而被查獲,90度鞠躬向社會道歉;另一台灣知名藝人柯震東亦因在北京捲入大麻案,遭到行政拘留15天獲釋後,在父母和經紀公司老闆柴智屏的陪同下召開記者會,向觀眾道歉。似乎台灣使用大麻之人,有日漸增多的趨勢。

有需求就會有供應者,因為國內查緝毒品走私甚為重視,希望阻絕於國門。因此,走私不易,又不能進口,有需求者,只好鋌而走險,找溫室或偏僻隱密的處所,就地栽種,方便取用。

因而,近幾年被查獲種植大麻,或販賣大麻菸的案件,屢見不鮮,令人質疑,是否台灣施用大麻的人口,有漸漸增多的情事,值得政府重視。

依據現行法律,大麻仍是我國毒品危害防制條例所規定的第2級毒品,立法在未修正前不管是施用、種植或買賣,都是違反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的規定,亦即是,我國大麻並未合法化。

或因美國有幾個州通過大麻合法化,而實際上,大麻亦有使用在醫藥治療上,另有以為它的成癮性可能比尼古丁、酒精來得還低。從而,就有人發起大麻合法化的提案。

曾經由一名網友在國發會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提案,「將2級毒品大麻調降至3級毒品與開放管制醫療研究」,共超過5000人附議,法務部和衛福部今做出決議,認為大麻確實有成癮性,對人體造成危害,決定「不予採納」。

法務部最後並指出,經過開會討論,委員認為「施用大麻確實會具有成癮性」,而且根據調查顯示,「大麻仍有濫用趨勢,並對人體有危害性」,因此,現場沒有委員認同該將大麻降為3級毒品。

此外,衛福部則拿聯合國今年3月召開的會議指出,「現階段無足夠文獻支持大麻能廣泛應用於醫療」,加上藥物濫用風險,不考慮開放任何醫藥用大麻或娛樂用大麻。

在事實上,大麻最大的問題在於可能產生的強烈的愉悅感,只要吸食達自身每公斤體重的10微克,吸食者會有心跳增加、血壓降低、記憶短期喪失、精神不集中與注意力減退、無法控制情緒等狀況,然而,大麻最可怕的,還是在於它會產生幻覺。

有研究指出,吸食大麻會造成視覺混淆,讓雙眼所見到的物品比平常大或小,錯視的紊亂感會引發迷亂,如果無意間吸食過量,可能會有脫離現實、縹緲、虛無的飄忽感,但當藥效退卻,突然拉回現實的衝擊、煩惱頓時湧上心中的惆悵,是超過一般人心理能承受的負荷。

由於,施用及種植大麻有日漸增加的趨勢,這一塊毒品犯罪的法律常識,民眾實有了解必要。(待續)

 
不在車禍現場 怎麼撞傷人? PDF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日, 16 七月 2017 09:03

【案例】

據報載:96年間有一位婦人穿越馬路時,遭一輛機車撞倒,騎士肇事逃逸,現場3位目擊者看到車號是「DNX-○○○」,警方傳喚車主到案,車主雖然辯稱:我當時人在市場擺攤,根本不可能出現在案發現場,怎麼撞傷人?但檢方還是將車主以過失傷害及肇事逃逸兩罪起訴,一審時,車主說她的機車是紅色,但目擊者說是白色或黃色,顏色明顯不對,車主並找來二位攤商幫她作證:當天她確實都在擺攤,法官以車主有不在場證明,而且當天目擊證人說的車子顏色也不符,判決車主無罪。

沒想到,上訴到二審、更一審以後,現場的目擊證人說:因為車牌就像人的身分證,所以當時他們只記車牌。法官認為:目擊證人不可能無緣無故陷害車主,而且當時目擊證人一邊要記車牌,一邊又要記顏色,在倉卒下可能會記錯顏色,所以,判決車主有罪確定。

車主無奈也只能繳清罰金,一邊提再審,一邊也提告當天的警方,並請求國家賠償。後來終於發現警方曾經調閱她的通聯紀錄,可以發現案發前一個小時,她曾經在市場擺攤位的地方打電話,這樣一來,應該可以證明她當天確實有擺攤,既然有擺攤,就不可能在車禍發生時,還騎著機車到現場,於是第7次聲請再審終於成功。法官開庭時,向警方調閱當年的報案紀錄,警方提出案發當天的報案紀錄,竟然寫:肇事逃逸機車的車牌號碼是DMX,根本就不是她的DNX機車,終於判決車主無罪定讞。

【解析】

這件烏龍案件,其實車主一開始就已經找來2位不在場證人了,而且目擊者指控的機車顏色也不符,為什麼法官還是判她有罪。主要的原因在於:因為當天有3位目擊證人,而且目擊證人在作證時,一定不記得車號了,所以,法官會依據卷內的錯誤車號DNX來詢問證人,證人一定會照卷內的錯誤車號DNX來作證,因此,等於目擊證人都一致指認就是車主的機車,這樣一來,機車的顏色就不是重點了。

再來,雖然有2位攤商當不在場證人,可是,台灣人通常不太願意上法官,更不用說出庭作證,而且這2位攤商一定跟車主認識,所以,法官直覺會認為:這就是妳找來的好朋友,他們一定是替妳說話,基本上就不相信這2位證人了。再加上,雖然法條規定「無罪推定原則」,但因為法官判決有罪的比例高達96%,長久下來,其實法官會比較傾向於「有罪推定」,因此,車主才會10年來,歷次的官司幾乎都被判有罪。

本案最後翻盤的關鍵:是在當年目擊者的報案紀錄,可是十年下來,竟然都沒有法官想要去調閱這份紀錄。其實,我們可以思考一件事:為什麼被告一直辯稱:證人有可能記錯車號。那既然法官認為目擊證人一邊記車號、一邊記顏色,有可能記錯顏色。為什麼法官從頭到尾都沒有懷疑過目擊證人也有可能記錯「車號」?這難道不是「有罪推定」嗎(也就是目擊證人跟妳無冤無仇,一定不可能陷害妳,妳是被告,臉上就寫著「說謊」,所以,不在場證人一定也是妳找來好友要替妳脫罪的,因此,目擊證人一定比妳可靠)?司法官絕對不是神,因此,如果能夠設身處地,站在告訴人、被告不同的角度去思考事情,或許就可以避免一個冤獄的發生,或許就能避免下一個纏訟10年的無辜者。

撰文:李殷財律師(劍無鋒律師事務所)

整理:記者阮文彬

 
行駛路肩滑倒 可否請求國家賠償? PDF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二, 11 七月 2017 07:57

撰文/湯文章(花蓮地方法院民庭庭長)

整理/記者阮文彬

一、 案例:

小強騎乘機車行經台九線某路段,因該路段之道路雖有鋪設完整的柏油設施,但道路外的綠帶只鋪碎石,且碎石路面與柏油路面有10-12公分的高低落差,前後又未設置警告標誌。小強先由騎乘機車從柏油路面進入碎石路面,後又折返回柏油路面,因操作不當滑倒受傷,送醫後不治死亡。小強的遺屬請求國家賠償,有無理由?

二、解析:

道路是公有公共設施,設置或管理不當,國家應負賠償責任,國家賠償法第3條第1項定有明文。問題是:發生車禍的地點,根本不是道路,國家還要負擔賠償責任嗎?

所謂「公共設施之設置有欠缺」,係指公共設施建造之初,即存有瑕疵而言;管理有欠缺者,係指公共設施建造後未妥善保管,怠為修護致該物發生瑕疵而言(最高法院95年度台上字第923號判決)。又所謂「欠缺」,依客觀基準,公有公共設施不具備通常應有之狀況與設備之意,亦即欠缺客觀上之安全性之謂。判斷公有公共設施設置或管理是否具有欠缺,應就各個公有公共設施之目的、構造、用法、時間、地點、環境周圍及其利用狀況等諸般事宜,綜合考量後個別為之,始能竟其功。是判斷公有公共設施設置或管理是否欠缺時,應注意:(一)關聯性,即該設施之通常用法與周邊環境是。如以道路為例:所稱通常應具備之安全性,指按道路之等級及形狀,須具備平穩安全,能堪一般人、車使用之程度之謂。因而,道路之構造,應依該道路所在之處之地形、地質、氣象或其他情事以及交通狀況,對於通常之衝擊仍保有安全性,同時足以確保交通之順暢,非謂所有道路均要求同一安全性標準。(二)時間性,即公有公共設施通常所具有之安全性,必須隨科學技術與社會環境而隨時調整,即該設置或管理公有公共設施時,雖須依當時之工程科學技術而為之,惟嗣因社會環境變遷,或因科學技術之進步,致該設施之設置或管理已不符原應具備之安全標準時,國家應為適時之調整,使之無欠缺。從而,公有公共設施是否已具備通常應有之安全性,應以發生事故當時之狀況為判斷基準。(三)整體性,指公有公共設施是否具有通常應具備之安全性,應就與該設施之安全性有影響關係之客觀情事一併整體斟酌判斷。故如道路管理機關針對有落石之虞之道路,未設置防護設備、或未採取禁止通行或除去有落石之虞之岩石等措施,致落石傷人,故於判斷該道路管理是否具有欠缺之際,不應祇著重於該道路路面本身,尚應斟酌及與該道路本身有影響關係之岩石,是否針對該落石之處,而設置相關防護設備。(四)不受法規限制性,即法規雖明定設置或管理機關對公有公共設施應為如何之設置或管理,僅係判斷設施是否具有欠缺之大體上方針,不得作為絕對基準,否則將使國家藉口已履行法規所定之設置或管理行為而要求免責,致國家賠償法第3條第1項之立法精神落空,故對道路之經常巡迴視察,不得作為判斷道路是否已具備安全性之唯一依據,仍須視有無因應道路特殊性之相關設施以為斷(葉百修,國家賠償法之理論與實務,元照公司出版,增訂二版第227至229頁)。

路肩並非供汽機車行駛之路面。但依公路修建養護管理規則第33條:「公路養護業務之範圍如下:一、公路路權之維護。二、公路路基、路面、路肩、橋樑、隧道、景觀、排水設施、行車安全設施、交控及通信設施之養護。三、其他設置於公路用地範圍內各項公路有關設施之養護。」、第35條第1項:「公路主管機關應就所轄路線,劃分區段實施養護、巡查、檢測,認有損毀之虞者,應採取必要措施,維護交通安全。」等規定可知,公路局對於道路的養護,並不限於汽機車行駛之路面,還包含路基、路肩、橋梁、隧道、景觀、排水設施、行車安全設施、設置於公路用地範圍內之各個公路有關之設施等,公路局管理上自有義務使其具備通常之安全性。且按公有公共設施是否具有通常應具備之安全性,由前所述,應就與該設施之安全性有影響關係之客觀情事整體觀察,國家既設置道路供公眾通行使用,即應保持暢通無阻,無往來之危險,於判斷道路之設置及管理是否欠缺,不應只著重於該道路路面本身,尚應及於影響該道路通行安全之周邊,例如周邊是否有邊坡落石、樹穴、坑洞、障礙物、是否緊鄰大排水溝,或與路面交界處之高低落差足以影響行車或用路人之安全等各種情形綜合判斷。否則,設置或管理即有欠缺。

 
發生車禍了,怎麼處理? PDF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日, 09 七月 2017 08:51

撰文:李殷財律師(劍無鋒律師事務所)

整理:記者阮文彬

一般民眾在發生車禍時,往往不知道如何處理?以下分成四個部分來說明,讓讀者有個概念:

一、現場的處理:

(一)不管是輕微的、或是嚴重的車禍,一定要先注意四周的狀況,務必要確保自己及對方,還有其他人車的安全。如果是輕微的車禍,只是車子受損,沒有人員的傷亡,那麼,可以先用噴漆、粉筆、磚塊或硬物在地上將雙方的車子四個角、輪胎標示位置,並拍照後,再將車輛移置到安全的位置(這時候到底要不要移動車輛?可能會有爭議,有人認為應該等到警方到場蒐證後,再移動車輛,但筆者認為:小擦撞的損失,可能只有幾千元或幾萬元的損失,但為了蒐證,如果後方來車不小心直接撞上,萬一有人命的損失,恐怕就是幾百萬元的損失,以及過失致死的刑事責任了)並報警處理。

(二)至於有人員傷亡或是嚴重的車禍,應保留現場,應立即報警,讓警方能夠蒐證,為了確保交通安全,提醒後方來車注意,要先在車禍的後方擺設警告標誌,避免發生第二次的追撞。

(三)警方到場後,記得提醒警方扣行車紀錄器,並調閱現場的監視器,及酒測。同時,為了避免警方拍照不足,自己也要將車禍的遠、中、近,各種距離、各種角度,盡量拍照,最好也拍下現場的交通標誌、標線、號誌,以便車禍鑑定或訴訟之用。

(四)另外,在警方到場之前,除了因為受傷要送醫以外,最好留在現場,避免被質疑肇事逃逸。而且萬一有構成刑事責任,警方到場時,仍留在現場,並向警方承認是駕駛人,有可能可以構成自首。

二、肇事責任的判斷:

(一)車禍肇事責任的判斷,通常都會送道路交通事故鑑定委員會鑑定,當事人可以自己申請,也可以聲請檢察官、法官聲請送鑑定。如果當事人要自己申請的話,建議:先向處理的員警索取道路交通事故當事人登記聯單、現場圖、現場照片、道路交通事故初步分析研判表後,也可以提出自己所拍攝的行車紀錄影片,或是相片,再申請鑑定。

(二)因為車禍鑑定委員只是憑卷內的證據來判斷車禍責任,有時可能會失真,所以,提醒讀者:最好在車上都能夠裝設行車紀錄器,以保護自己。

三、刑事責任:

萬一車禍造成人員的傷亡,有可能會構成過失傷害罪或過失致死罪,如果對方是職業駕駛,就會構成業務過失致傷罪或業務過失致死罪。除了(業務)過失致死是非告訴乃論的罪,(業務)過失致傷罪是告訴乃論之罪,一定要在6個月內提出告訴。

四、民事責任:

發生事故以後,最好將所有的支出單據蒐集齊全(包括車損、醫療費用、看護費…等),因為在法院訴訟的時候,連請求1元的賠償,都要有支出1元的證據。告民事訴訟,同樣要注意時效:一定要在2年內提起民事訴訟。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7 頁, 共 174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