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外遇所生子,有無繼承權?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22 七月 2018 12:47

資料提供:李殷財律師(劍無鋒律師事務所)   整理:記者江思婷

【案例】

富商8年前跟情婦外遇生下女兒,富商不敢讓老婆知道,所以,女兒生下來後,就跟著情婦的姓,不過,富商還是經常去看私生女,而且也持續拿錢扶養私生女,富商後來因病死亡了,留下上億元的遺產,富商老婆跟5個小孩都不認這個同父異母的「小妹妹」,5個小孩為了防堵「小妹妹」分產,不只拒絕她認祖歸宗,也不把她列在繼承系統表內,三陳的情婦出面爭產,陳的拒絕認親,打繼承權不存在官司,情婦也打親子關係存在官司,雙方法庭互相攻防。富商都已經死了,死無對證,怎麼證明小女孩是富商的小孩?

【解析】

情婦生下小孩,因為小孩是從媽媽肚子裡生出來的,所以,不需要生母認領,母親跟小孩之間,就有法律上的血緣關係。但是,這個小孩的父親是誰呢?因為情婦跟富商並沒有婚姻關係,情婦所生的小孩是「非婚生子女」,這時候富商可以「認領」,這時候,「小妹妹」在法律上就是富商的第6個小孩,當然就有繼承權了。至於「認領」,除了富商直接認領以外,富商如果有扶養小孩的事實,也會被視為有認領的效果。

這個案件,法院在審理時,富商的老婆說:「老公從來沒提過,全家人也都不知道有這個女兒,而且老公身體不好,不可能偷情生女」。5名小孩也說:「我們一直和父親共同生活,和父親無話不談,父親沒說過私生女的事,且父親很少外出,不大可能偷情生女,所以,我們不承認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小妹妹』,當然她也沒有繼承權。」情婦提出富商生前多次匯款扶養女兒的證明,而且也提供富商抱女兒、和女兒親密互動、一起出遊等照片,主張女兒確實是富商的小孩。其實光憑這些匯款證明、相片,雖然可以讓人懷疑雙方之間『可能』有血緣關係,但實際上恐怕還不足以『確認』雙方的血緣關係,所以,這時候最好再驗DNA,比較能夠確認雙方到底有沒有血緣關係。

接著法官請雙方驗DNA比對血緣,情婦立即答應,並帶女兒抽血,等候比對,但富商的5個小孩都以「不可能有這個妹妹、沒名分」拒絕驗血緣。這時候,法官是不是就沒輒了?不是的,最後法官還是以富商之前確實有匯款、照片等證據,認定富商生前扶養過女兒,而且5個小孩拒驗血緣,可以推論5個小孩怕驗出的結果對他們不利,所以,最後法官認定富商外遇生女,判私生女和富商的親子關係存在、繼承權存在,可以分遺產。

或許有人會覺得:既然情婦是發生婚外情,才生下小孩的,這是通姦,怎麼還可以分遺產,這樣實在不公平!不過,我們想一件事:偷情的是富商跟情婦,關小孩什麼事,小孩也是無辜的,而且同樣都是富商的小孩,如果只有前面5個兄弟姊妹可以分父親留下來的遺產,最後生下的小孩,卻不能分,反而是不公平的。

 
監護宣告的二三事 (下)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六, 21 七月 2018 13:16

撰文:吳明益律師(吳明益律師聯合事務所)

整理:記者江思婷

已過世的我國大企業家王永慶的遺孀王月蘭,因為失智症病情嚴重,需為她設置監護人,來監管她名下龐大的財產,共有三路人馬向法院聲請裁定,爭取自己的一方成為王月蘭的監護人。

談完聲請監護宣告的條件後,就來看看法院如何決定誰適合當監護人。

法院選定監護人時,會優先考量受監護宣告之人之意見,審酌一切情狀,並注意受監護宣告之人之身心狀態與生活及財產狀況、受監護宣告之人與其配偶、子女或其他共同生活之人間之情感狀況、監護人之職業、經歷、意見及其與受監護宣告之人之利害關係等事項。

在王月蘭的案子裡,臺北市政府社會局進行訪視調查後,認為在支持系統方面,王月蘭本姓郭,16歲嫁入王家,因無法生育,在王家地位低落,自民國36年起與二房楊嬌及其5名子女同住,彼此相依相持,在心理認知上視二房及其子女為其至親,尤其疼愛信任二房長子王文洋,王永慶生前便由王文洋主責處理王月蘭照顧事宜。在家庭動力方面,王月蘭個性傳統守舊,固執且謹守分寸,從未過問王永慶之事業,深居簡出,甚少對外露面,重男輕女,堅持年夜飯與王文洋一家同過,王、郭二家族亦認同照顧王月蘭為王文洋之責任。依王月蘭娘家親友郭文通及周俊雄描述,王月蘭具傳統「出嫁從夫、夫死從子」之觀念,曾計畫將財產留給王家子孫,並希望是由王家人提供照顧。王文洋雖非相對人所親生,但與王月蘭感情深厚,並具撫養照顧事實。最後臺北市政府社會局並建議,王月蘭年事已高,身體狀況每況愈下,不宜過度變動,後續照顧首重親情慰藉與醫療照護,監護人需協助進行重要醫療照顧決策,建議監護人之選任應以維護王月蘭照護品質為優先考量。

本案法官依調查結果並參酌上述臺北市政府社會局的報告,認為財團法人王詹樣基金會其事業種類及內容,並非具社會福利機構資格,從無照護或管理財產實際經驗,其成員或董事與相對人間並無特別之情感連結或信任關係,又無責任保險或有效監督機制,並不適宜擔任王月蘭之監護人。而王文洋雖非王月蘭親生,然與王月蘭感情連結至為親密,自幼喚王月蘭「大媽」,長年負責王月蘭之生活照顧及財產管理,倍受王月蘭疼愛與信賴,對於王月蘭之照護安排採最小變動性為原則,仍維持現狀於長庚護理之家照顧,對於親屬友人之探視也保持開放態度,所以由王文洋擔任王月蘭之監護人,應符合王月蘭之最佳利益。

 
房子占到別人的地,一定要拆嗎?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二, 17 七月 2018 07:41

撰文/湯文章(花蓮地方法院民庭庭長)

整理/記者江思婷

一、 案例:

小明買了一塊地,想要蓋房子,乃請地政機關測量,確定界址後開始興建房屋。房子蓋好後,隔壁土地所有權人小華跳出來說:「小明的房子占到他的地」。後來再次測量結果,確認小明有占到小華的地2坪。但這2坪上的建物都是房子的主要樑柱。小華堅持要小明拆除,小明則希望小明把地賣給他。小明在訴訟中,要怎麼主張,才有可能不會被小華把自己房子占有土地部分拆除?

二、解析:

地政機關測量結果,有時會發生錯誤,如因而造成人民財產權受到損害,則應負損害賠償責任。但這是受損害人與國家機關間的法律關係。至於占用者與被占有者間之關係,還是要解決。在訴訟策略上,目前可能有幾種主張:

(一)被占用人知悉越界建築之事實

民法第796條第1項前段規定「土地所有人建築房屋非因故意或重大過失逾越地界者,鄰地所有人如知其越界而不即提出異議,不得請求移去或變更其房屋。」換言之,除非被告建築系爭房屋有故意或重大過失情節而逾越界址,不然原告知情而不為反對之意思表示者,即應容忍被告之越界建築。該條立法意旨乃為促使鄰地所有人於建築之初,如知有越界情事,應即提出異議,阻止動工興建,以免建物完成後,請求移去或變更,致令土地所有人損失過鉅,對社會經濟產生重大影響。是以所謂「知其越界」,應從寬解釋,以鄰地所有人『可能認知』為已足,苟鄰地所有人非因不在或有可恕之理由而不知,尚不能謂為不知。」(最高法院55年度台上字第3236號、71年度台上字第164號判決參照)。所以,土地所有權人可以主張鄰地所有權人早已知悉其建築越界情事。但這要負舉證責任,可能有點難度,除非鄰地所有權人有參與鑑界,否則很難被法院認為鄰地所有權人知情。

(二)民法796-1條規定「土地所有人建築房屋逾越地界,鄰地所有人請求移去或變更時,法院得斟酌公共利益及當事人利益,免為全部或一部之移去或變更。但土地所有人故意逾越地界者,不適用之。」該條之立法理由係「對於不符合第796條規定者,鄰地所有人得請求移去或變更逾越地界之房屋。然有時難免對社會經濟及當事人之利益造成重大損害。為示平允,宜賦予法院裁量權,爰參酌最高法院67年台上字第800號判例,由法院斟酌公共利益及當事人之利益,例如參酌都市計畫法第39條規定,考慮逾越地界與鄰地法定空地之比率、容積率等情形,免為全部或一部之移去或變更,以顧及社會整體經濟利益,並兼顧雙方當事人之權益。但土地所有人故意逾越地界者,不適用上開規定,始為公平,爰增訂第1項」。所以,只要土地所有權人拆除房子,會嚴重影響社會經濟價值判斷及造成房子所有權人的權益重大損害,就可以考慮土地所有權人無權占用,及鄰地所有權人正當權利行使之利害輕重,併兼顧整體社會經濟之發展,而免予拆除。

 

(三)民法第148條第1項規定「權利之行使,不得違反公共利益,或以損害他人為主要目的。」換言之,權利之行使是否構成權利濫用,須以權利人行使權利時,主觀上有無以損害他人為主要目的,且客觀上尚須綜合權利人因行使權利可得之利益與他人及國家社會因其行使權利所受之損失,比較衡量而定。假如權利人就其已經可以行使之權利,在相當期間內不為行使,並因其行為造成特殊情況,足以引起相對人正當信任,以為權利人不欲行使其權利,現在又突然出面行使權利,足以令相對人陷於窘境,有違事件之公平及個案之正義時,本於誠信原則發展而出之權利失效原則,即應認為此際權利人所行使之權利有違誠信原則,不能發生應有之效果。因此,如占用面積極小、占用時間已久,或工程施作需要耗費極大的金錢成本,對鄰地所有權人而言並無實益,則鄰地所有權人強求土地所有權人拆屋還地,即屬於損人不利及之行為,法院在斟酌各種情節後,即會不准鄰地所有權人拆除房屋。

 
淺談高處墜落的職災事故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16 七月 2018 07:48

撰文:曾泰源律師(維德律師事務所)

整理:記者江思婷

在臉書看到同道鄭律師發文,略以:「最近因為颱風天過了,很多工地開始在拆裝鷹架,你仔細看看,工人爬在鷹架上,有誰在做安全措施的?完全沒有好嘛!」

大律師或許當特偵組檢察官,大案辦多了,比較不注意一般建築工地工人工作的情形,及經常發生工人在2公尺以上工作頻平台墜落的情形(猜測),對於台灣一般在鷹架上施工的工人,未有防護措施者,在已發生工安或未發生者,比比皆是。

我在十幾年前曾於東ㄨ大學兼任講師時,發現廠商施對於施做該校行政大樓高處屋頂,竟然毫無任何防範措施,而工人貌似具備如飛簷走壁的功夫,走上走下,倘若自高處摔落,必死無疑,著實為其捏把冷汗。

另有次看到,老客戶承攬一寺廟的6層建築,一樣發現無防護網,至於,在其上施作的工人,卻不戴上安全帶或扣上安全鎖,藝高人膽大的爬上爬下,我見狀向老客戶說,要勸導他們注意安全扣上安全器具,豈料老客戶無奈的說,工人貪圖行動方便,繫上安全索,工作不方便,我告以方便會比生命重要嗎?

在2公尺平台施工,安全防護措施是非常重要的,因為自高處墜落,不死即傷,如果萬一受到重傷影響自由行動,苦了自己一生,更連累家人一輩子。至於,僱用者遇此情事,尚因為違反職業安全衛生法而構成侵權行為,依法應賠償勞工鉅額的金錢,可說老闆、工人兩敗俱傷。

按於高差2公尺以上之工作場所邊緣及開口部分,未設置符合規定之護欄、護蓋、安全網或配掛安全帶之防墜設施。或於高差2公尺以上之處所進行作業時,未使用高空工作車,或未以架設施工架等方法設置工作臺;設置工作臺有困難時,未採取張掛安全網或配掛安全帶之設施。均是違反現行法令,勞工一出事,雇主無法避免法律責任。

因此,依法令雇主對於高度在2公尺以上之工作場所邊緣及開口部分,勞工有遭受墜落危險之虞者,應設有適當強度之圍欄、握把、覆蓋等防護措施。雇主為前項措施顯有困難,或作業之需要臨時將圍欄等拆除,應採取使勞工使用安全帶等防止因墜落而致勞工遭受危險之措施。雇主如違反,疏於防範致勞工受到死傷,自應負起民刑責任。

話雖如此,若勞工本身在工作時,亦疏於注意,未依據應有的注意義務,疏忽大意不繫上安全帶,致生職業災害,此時,若負責人已盡到安全注意義務,純為勞工個人因素,老闆未必然會成立侵權行為或業務過失致死傷的責任。

尤有甚者,若勞工在工作中飲酒,更屬不該。我曾接辦一件法扶案件,法院最後判決,甲為水泥師傅,於施工前後飲酒,而影響身體穩定性,且木頭僅墊在鐵架上,支撐力必然不等於鐵架,其明知施作地點係高度2公尺以上之處所,且亦明知飲酒有可能影響身體穩定度,仍飲酒復踩踏於木頭上,致木頭斷裂而墜落,釀成本件職業災害,顯有過失,自屬明顯。

因而,法院審酌兩造對於事故應負之責任比例,認甲不顧己身安危,於飲酒後於高處作,復未踩踏於鐵架上,致發生本件職業災害,應負之責任,顯重於雇主乙,故兩造之責任負擔以甲應負70%責任,乙應負30%責任為適當。

 

事實上,確保工作場所的人身安全,並非老闆片面的責任,勞工亦應遵守安全守則,更應注意本身的行為,雙方共同為勞工本身安全而努力,共創良好的施工品質與無缺點的安全環境。

 
偷走警用電腦,犯何罪?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15 七月 2018 13:20

資料提供:李殷財律師(劍無鋒律師事務所)  整理:記者江思婷

【案例】

小郭騎車時,因為機車沒有裝設後照鏡,被員警攔查並開單告發,小郭很不爽,就把機車熄火後,留在現場觀看,後來看到員警把查詢車籍資料之手持電腦放在警用機車後座座墊上,小郭想機會來了,你敢整我,我也要惡整你一下,小郭就慢慢推著機車靠近警用機車,乘著員警不注意的時候,摸走警用電腦,之後就立刻騎車離開現場。員警到座墊上找手持電腦時,遍尋不著,後來查看密錄器時,發現警用電腦不見的這段時間,只有小郭一人靠近警用機車,於是通知小郭到案說明,小郭還是否認有偷警用電腦,小郭會被定罪嗎?

【解析】

偷走警用電腦,當然會構成竊盜罪,不過,因為這是警用電腦,算是警方所保管的公物,因此,同時還會構成隱匿公務員職務上保管物品罪。

不過,到底小郭會不會構成這些罪?主要還是要看證據來判斷。雖然密錄器沒有直接錄到小郭的行竊過程,不過,經過法官交叉比對在場2位員警的密錄器畫面後,可以看到員警把密錄器放到座墊上,之後,只有小郭推著機車靠近,而且也有看到小郭側身貼近警用機車,從警方放電腦到座墊上到小郭靠近的時間只有1分20秒,而且小郭一側靠警用機車後,3秒鐘就立刻騎車離開,之後,手持電腦就消失了。所以,從這些過程來看,雖然沒有直接錄到行竊過程,但已經可以鎖定在1分多鐘的時間內,只有小郭1人靠近警用機車,而且還側身傾向警用機車,之後,電腦就不見了。更何況,小郭無緣無故把機車推到警用機車旁邊也不合理,再加上,小郭待在現場那麼久都不急著走,為何一靠近警用機車後方,立刻在3秒鐘內走人?雖然小郭的律師辯稱:有可能掉到水溝內。不過,法官認為:電腦要掉也是掉在後座附近,水溝蓋是在警用機車的前方,怎麼可能掉那麼遠?除非有人故意把手持電腦往前丟。從這些證據來看,法官最後將小郭判處有期徒刑6月。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9 頁, 共 212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