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陪伴父母的子女 先得利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02 四月 2018 08:25

撰文:曾泰源律師

整理:記者阮文彬.江思婷

根據O時電子報報導,婦人甲與丈夫接連生下7名女兒(以下簡稱乙),年紀最小的兒子(丙)備受疼愛,兒女成年後,7名女兒雖已嫁為人妻,也都會定期回家探視雙親,但在母親過世後,身為獨子的丙卻表示,母親晚年生病時姊姊們都漠不關心,甚至恐嚇看護不要照顧母親,因此母親立下遺囑說「女兒們都沒有來看我,我的財產不給女兒們繼承。」

乙非常不滿,認為2007年爸爸過世時就將所有土地都給弟弟,如今媽媽過世又將遺產獨留弟弟,因此決定打官司爭取繼承分配遺產。

為了爭取父母遺產,導致兄弟姊妹失和,對簿公堂的案件,於今的法院實務,屢見不鮮。把累積數十年的手足情誼,為遺產繼承,毀於一旦,真是情何以堪。

猶記得多年前曾經接辦一件父親中頭彩,3子之1丁得知,旋即辭職回故鄉照顧陪伴老父。其他兄弟心想,老父有人照料,放心在外地工作。嗣後老父往生,渠等回來辦理後事後,對父親所遺留的祖產房屋要辦理登記,另以為父親必留有許多現金,要來分得之際,卻發現均為弟弟登記,老父的存摺已空。

俗謂「近水樓台,先得月」,與父母同住一起,較亦取得老人家的歡心,更容易接觸父母的財產,是為人情之常。我告訴委託人,如果沒有違法的證據,要爭遺產有其難度。

該案幸被我從其父親的病歷找出,其老父往生前已生病住院,而有意識不清的證據。是時丁趁機盜領父親存簿內的錢,因此提告丁偽造文書及詐欺罪。最後委託人才獲得數百萬元的和解金。看倌們!本件為何老父的財產全為與父同住的兄弟所取得,應不難猜解吧!

言歸正傳,本件子丙在母親甲晚年生活最需要照顧時,至少願意親自與母親同住照料(是否真心難以得知),衡諸老人家心裡,當然感受最深,進一步覺得丙最孝順。倘若老母親丙又有嫁出去的女兒 ,如潑出去的水之舊思維,或重男輕女的觀念,難保老人家不會有私心的將遺產悉數留給兒子丙啊!

此外,丙若有私心,亦不無可能慫恿老母甲將其財產留給他,而老人家「耳朵輕」,經不起甜言蜜語、慫恿下,極可能依據兒子丙的話,將全部財產留給丙。此實為無法留下來照顧母親的女兒們乙,所無法防範的,乙與甲不同住一起,可謂處於頗為劣勢的情境。此時遇到有心的丙,焉會不發生遺產的爭議呢?

本件相信丙會與甲協商寫下遺囑,謂「女兒們都沒有來看我,我的財產不給女兒們繼承。」這一句話,勢必有人指點,而該人應該不是高人。

諒丙應已先請教他人,如果母親生前贈與不動產的話,會課以高額贈與稅,又為了想獨得遺產。因而,出此下策,求助高人指點,然該高人一知半解法律的規定,誤以為讓甲寫下上開遺囑,即可排除女兒們出來繼承分取母親甲的遺產。

殊不知,母親認為女兒沒來探望她,依諸常理與客觀事實,實難認為成立民法第1145條第1項第5款所規定的「對繼承人重大虐待或侮辱事件,經被繼承人表示其不得繼承者。」,而符合法定喪失繼承權之原因。

從而,本件母親甲所立遺囑已侵犯姊姊們的遺產特留分,因此,姊姊們可以對丙提起侵害特留分的訴訟,請求法律上可得繼承的遺產,丙無法單獨取得母親之遺產。

 

遺產常常是親人生前辛苦作為而得。對於繼承人而言,實是不勞而獲,自天上掉下來的禮物,能繼承得到的是多得的,何須貪得無厭,全收歸於己呢?為了遺產,卻壞了手足之情。然而反過來說,子女在父母年邁時,真心加以陪伴,使其走完一生,得到最後孝心的,多一點遺產利益,似不為過。然而,最讓人痛恨的是虛情假意,為霸佔父母親全部遺產,不依據法律規定的違法繼承人,當然其他繼承人應據理力爭,不惜與之對簿公堂,世上才有公理。

 
通緝犯攀車摔死 駕駛有刑責嗎?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01 四月 2018 13:31

撰文:李殷財律師(劍無鋒律師事務所)

整理:記者阮文彬‧江思婷

案例:

阿狗因為吸毒、盜採國有林木,被通緝,警方在圍捕他時,阿狗竟然衝上高速公路,因為當時有車流量較多,車速較慢,阿狗竟然就直接用手抓住一部休旅車的照後鏡,車主因為車上有老婆、小孩,很害怕,不敢停車,仍然繼續往前開了1、20公尺,阿狗抓不住照後鏡,就跌落路邊,又不幸剛好被休旅車的後輪輾過後,阿狗因為傷勢過重,送醫不治。休旅車的車主是否會有刑事責任?

解析:

『理論上』休旅車的車主,應該會預見到在高速公路上,阿狗抓住他的照後鏡,如果他不停車的話,萬一阿狗摔下去,很有可能被車輛輾斃或撞死,所以,表面上,看起來車主有可能會構成過失致死罪嫌。

不過,我們不能只看表象,我們也要同時站在車主的立場想想看:阿狗抓住照後鏡的目的,絕對不是「抓好玩的」,阿狗被警方追緝,當然想要逃,逃的方法之一,就是上別人的車,甚至搶別人的車,如果可以趁機抓住車上的1、2個人質,來威脅警方,讓警方不敢輕舉妄動,當然更好了。如果我們是車主,你要冒險停車,讓阿狗有機會打開你的車門,抓住你或你的妻兒嗎?或許讀者會想:可是車子行進中,不是會自動上鎖嗎?第一,不是所有的車輛都會自動上鎖;第二,就算會自動上鎖好了,停車後,萬一阿狗拿出兇器砸破車窗的話,不就可以開門了嗎,阿狗對我的妻兒還是有生命、身體上的危險,我怎麼敢冒這種風險?在這樣的情況下,其實車主應該可以主張正當防衛,因為阿狗抓住我的車門,想要搶我的車,我跟妻兒的生命、身體可能遭受到不法的侵害,所以,我才不敢停車。

但本案到底會不會構成「正當防衛」?答案其實見仁見智,有些法官(檢察官)可能會採取比較嚴格的標準:只要你知道阿狗有可能摔死,就應該先停車,你停車以後,阿狗又不一定會搶車子,也不一定會砸車窗,萬一他真的要搶車或砸車窗時,你再開車逃跑就好了,所以,你還是構成過失致死罪。

 

不過,如果依我個人的看法,正當防衛的標準,不應該那麼嚴苛,只要想想看,如果坐在車上的是你跟你的家人,你敢停車嗎?當然我們可以事後諸葛說:等他要搶、要砸的時候,再逃就好了,可是萬一來不及呢?誰來確保我跟妻兒的生命、身體安全呢?

 
送修機器還有瑕疵 該不該付錢?(二)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六, 31 三月 2018 08:21

撰文:吳明益律師(吳明益律師聯合事務所)

整理:記者江思婷.阮文彬

小明請小張幫他修一台機器,本來約定2月20日交還機器,但小明認為還有點瑕疵,遲遲不願取回送修的機器,還寄存證信函警告小張要好好保管機器,壞了的話就要小張賠。豈料造化弄人,地震真得把機器震壞了…。

我們這星期再想第二個問題,小明的機器因為地震而損壞,小張需要賠償嗎?

來看看下列條文:「因不可歸責於債務人之事由,致未為給付者,債務人不負遲延責任」,「債權人對於已提出之給付,拒絕受領或不能受領者,自提出時起,負遲延責任」,民法第230條、第234條分別定有明文。此外,債務人之給付兼需債權人之行為始能完成者,倘債權人拒為此協力,即應負受領遲延之責,債務人於此受領遲延狀態終了前,未能完成給付,係因不可歸責於自己之事由所致,依民法第230條之規定,自不負給付遲延責任。

本案中小張已維修好機器,並約好2月20日交還機器,但遲遲不願取回送修的機器,沒有小明的配合,小張無法交還機器給小明,依上開說明,小明應負受領遲延之責。

這時讀者可能會想:小明認為機器還有瑕疵啊,所以他才遲遲不願取回送修的機器。

這個問題可以用上星期的文章解答。如果小張確實已修復該機器原先的故障,即使有些許小瑕疵,小明仍然應該給付小張維修機器的費用。就瑕疵的部分,小明可以請小張修補瑕疵,如果小張拒絕,小明可以要求減少價金。因此,小明應和小張商討修繕瑕疵的問題,而非置之不理,倘小張願為小明修補瑕疵,機器仍留存於小張的營業場所,小張自當承擔風險。倘小張不願再幫小張維修,兩人應商討減少價金的金額,並由小明取回機器。

工作毀損、滅失之危險,於定作人受領前,由承攬人負擔,如定作人受領遲延者,其危險由定作人負擔。民法第508條第1項定有明文。民法第508條之規範基礎,是在解決承攬契約關係中,於工作物受領前,所發生不可歸責於雙方當事人之事由,致工作物毀損滅失時,應如何公平分擔雙方所承受之危險之制度,而本件事實,即係該條之規範基礎所指。

 

小明遲遲不願取回送修的機器,倘小張確已修復該機器,小明卻拒絕受領,自小張提出時起,小明負遲延責任。依民法第508條第1項規定,定作人小明受領遲延,該機器毀損、滅失之危險,應由定作人小明負擔。

 
屋簷、雨遮應否辦理登記?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二, 27 三月 2018 07:56

撰文/湯文章(花蓮地方法院民庭庭長)

整理/記者阮文彬.江思婷

一、案例:

甲向乙買受一棟公寓,總坪數為40坪,每坪售價20萬元,總價800萬元。但甲看建物登記簿謄本,發現室內坪數只有32坪,其餘8坪為共有部分,該8坪的使用用途,為樓梯間、電梯間、電器設備等空間。但室內坪數32坪竟然包括「陽臺」、「屋簷」及「雨遮」。扣掉這些空間,室內空間竟只有29坪。甲認為「陽臺」至少還可以使用。「屋簷」及「雨遮」根本是給鳥築巢用的,根本無法使用,竟要算入坪數計價,非常不合理。甲的質疑,是否合理?

二、解析:

區分所有建物之測量登記,可區分為主建物、附屬建物及共有部分,依地籍測量實施規則第273條第3款

規定「前二款之建物,除實施建築管理前建造者外,其竣工平面圖載有陽臺、屋簷或雨遮等突出部分者,以其外緣為界,並以附屬建物辦理測量。」可知所謂「附屬建物」係指附著於建物牆面外之突出部分,如陽台、雨遮或屋簷等。惟在此定義下之「附屬建物」,並不以在利用上有從屬關係為必要。

由於陽臺、屋簷、雨遮等沒有實際效益,灌入買賣坪數,售價甚至與室內建物的價格相同,引發許多交

易糾紛。2009年,監察院認為內政部在「建物虛坪灌水」問題上放任不管,怠惰修法,增加消費者負擔,因此對內政部提出糾正。內政部原擬打算全面取消雨遮登記內政部原擬打算全面取消雨遮登記,但後來僅修法「可登記坪數、但不得計價」,但因只適用於預售屋,與成屋的計價方式不同,容易產生混淆,甚至造成投資客在預售時買入,等成屋後再行賣出,便可將雨遮計價出售,賺取數坪差價,造成市場投機亂象,衍生交易糾紛。

民法2009年1月23日修正第799條第1項規定「稱區分所有建築物者,謂數人區分一建築物而各專有其一部,就專有部分有單獨所有權,並就該建築物及其附屬物之共同部分共有之建築物。」明定就「專有部分」有單獨所有權,且就該建築物及其「附屬物」之共同部分為共有關係。同條第2項規定「專有部分,指區分所有建築物在構造上及使用上可獨立,且得單獨為所有權之標的者。共有部分,指區分所有建築物專有部分以外之其他部分及不屬於專有部分之附屬物。」因此,區分所有建物,僅區分為「專有部分」與「共有部分」二種,其中得為區分所有權客體之專有部分者,除須具有使用之獨立性外,並以具有構造上之獨立性為必要,所謂「獨立性」,依學者見解須具備:(1)構造上之獨立性:即建築物經區分之特定部分,係以牆壁、樓板等建造物,與建築物之其他部分隔離(學說上稱為「遮斷性」或「外部阻隔性」),客觀上足以明確劃分其範圍,達適合為所有權支配客體獨立物之程度者。(2)使用上之獨立性:即建築物經區分後,該部分必須可作為一建築物單獨使用,與一般之建築物相同,有獨立之經濟效用。(3)須以所有權客體之型態表現於外部:即必須該建物作為區分所有權客體(即完成登記)現實化、具體化表現於外部,始足當之。更有論者提出須另具備「交易性」即完成登記後,可供獨立交易之客體。如展示用的建物,例如銷售房屋的樣品屋,即不得登記。

 

由於雨遮、陽台等,只是牆壁外之部分並不具備構造上之獨立性,且事實上也不可能單獨為交易之客體,且「屋簷或雨遮屬突出於建築物(區分所有建築物)牆壁外側之部分,本質上僅為物(建築物或專有部分)之成分,並非從物(附屬建物),故自不屬於得以附屬建物測繪於建築物(或區分所有建築物專有部分)範圍內之標的」。因此,屋簷及雨遮根本不是建物登記之標的。過去登記實務一直將屋簷及雨遮作為「附屬建物」登記,與民法規定並不相符。內政部於2016年12月22日通過「地籍測量實施規則」部分條文修正草案,自2018年1月1日起「屋簷」、「雨遮」不再辦理登記,為正確之立法。

 
嗆總統:菜陰蚊下台 有罪嗎?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25 三月 2018 12:55

撰文:李殷財律師(劍無鋒律師事務所)  整理:記者阮文彬‧江思婷

【案例】

蔡英文總統在新竹上香時,有魏姓男子在總統車隊經過前,就在前面探頭探腦,警方吹哨子制止後,魏男突然衝到前面,並打開抗議布條嗆「菜陰蚊下台」,遭警方制止並拉回騎樓,事後,警方認為這樣的行為,已經違反社會秩序維護法第85條第1款規定:「於公務員依法執行職務者,以顯然不當之言詞或行動相加,尚未達強暴脅迫或侮辱之程度者」,這樣的行為可以處3日以下拘留或新台幣1萬2000元以下的罰鍰,警方就移送給地院裁罰,魏男會被處罰嗎?

【解析】

在老蔣統治台灣的年代,有人敢在老蔣面前嗆「蔣介石下台」的話,如果不是被抹黑成「匪諜」,就是被冠上「意圖顛覆政府」,再用個「懲治叛亂條例」來處罰,刑度多重呢?『唯一死刑』。所以,就算不死,大概也要去掉半條命了吧!

或許,讀者會想到一個問題:只講了一句話,有這麼嚴重嗎?是的,又不是殺人放火,我只講了一句話,政府就會跨台嗎?國家就會毀滅嗎?憑什麼一句話就可以判我死刑?這就是威權時代的可怕之處,試問:我們想要回到那個年代嗎?

今天是自由民主時代,每個人都可以表達自己的看法跟不同意見,不論你是用說的、用寫的、用布條抗議…,都不用事先經過政府同意,當然政府也不能事後算帳,這都是憲法所保障我們的言論自由。雖然,言論自由也不是毫無限制,例如:恐嚇、辱罵他人…,這時可能就會受到刑事的處罰,或者要負擔民事的賠償。但對於可受公評的事,尤其是政治人物或是政府的施政所做的批評,言論自由的範圍是很寬鬆的。

回到民眾嗆聲總統的案件來看,民眾拉布條抗議,基本上就是屬於言論自由的範圍。雖然布條寫「菜陰蚊下台」,內容當然是對總統蔡英文執政的不滿,訴求要她下台負責,因為總統是政治人物,這是屬於對政治人物,或政府施政的批評,所以,還是在言論自由保護的範疇,應該不能加以處罰。前大法官吳庚在大法官會議釋字第509號的協同意見書中,甚至認為:對於可受公評之事項,尤其對政府之施政措施,縱然以『不留餘地』或『尖酸刻薄』之語言文字予以批評,也應該受到憲法的保障。所以,在魏姓民眾的案件中,最後法官也認為符合言論自由,而沒有加以處罰。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9 頁, 共 201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