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車禍去祭改 可請求賠償嗎?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04 十一月 2018 10:04

資料提供:李殷財律師(劍無鋒律師事務所)

整理:記者江思婷

【案例】

阿仁開車時,看到前方有一名女騎士,邊騎車邊滑手機,阿仁想:怎麼這麼離譜?沒想到,女騎士小玉突然看到前方右側路口有一部車要開出來,小玉就緊急往左偏滑,阿仁閃避不及,就撞上小玉了。兩人發生車禍後,在洽談和解時,小玉要求賠償25萬元,阿仁覺得不合理,因為這件車禍是小玉自己邊騎邊滑手機,明明是她不小心,而雙方只有擦撞,小玉的傷勢也不嚴重,怎麼會要求高達25萬元的賠償?就要求小玉提出損害的明細,小玉列了一張清單:安全帽2600、上衣500、褲子1800、背包1500、鞋子2400、皮夾3000、手機20000、眼鏡4200…、民俗療法30600元,甚至還包括了「本身有宗教信仰,車禍後收驚、算命、祭改等儀式8萬元」,這樣的請求項目及金額到底合不合理?

【解析】

發生車禍後,在民事上通常會涉及到損害賠償,這時候,我們就要先釐清3個問題:(1)誰的錯(誰有過失)?責任多少?(2)哪些項目可以求償?(3)求償金額是否合理?

我們回來看一下這件車禍:

(1)小玉不專心騎車,還一邊滑手機,才會沒有看到前方的車輛導致本件車禍,所以,她應該要負起主要的過失責任,至於阿仁是否也有過失?我們也不能直接扣他一頂大帽子「未注意車前狀況及兩車並行之間隔,並隨時採取必要之安全措施」,就直接認定他有過失,必須要看當時機車離他的前後距離、左右間距,如果阿仁已經在前後左右都保持適當的距離,而是騎士突然失控往他的方向衝過來,阿仁未必會有過失。只是實務上,車禍鑑定委員會的鑑定,通常都會各打五十大板,大部分會認定雙方都有過失。如果阿仁沒有任何過失的話,當然就不用賠償。如果有過失的話,再看雙方的過失比例來分擔賠償金額。

(2)所謂的賠償,應該是針對這次的車禍所造成的損害,但不是所有的支出項目都可以請求賠償,例如:民俗療法、收驚、算命、改名、祭改…等,這些都無法請求賠償。如果小玉說:「我因為宗教關係,這些儀式都很重要,所以,這8萬元是必要費用」,這樣都可以請求賠償的話,以後我發生車禍時,我不就可以說:「我因為車禍身心受創甚鉅,所以,要上酒店慰撫心靈,要10萬元」、「也要去歐洲旅遊20萬元」、「順便因為家裡風水不好,要買新房1000萬元」…所以,這是不行的。

(3)衣服、眼鏡、手機等費用,必須要確實是因為車禍而損害,才能請求賠償。不能夠因為車禍,就把全身的行頭全部換新,這也是不合理的。而且,這些物品也都要「折舊」,不能以「新品」的價格求償。

所以,並不是發生車禍,小玉就可以當作中頭彩,拿來敲詐對方。

 
房客不繳租金又鬧失蹤 該怎麼辦(二)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六, 03 十一月 2018 10:30

撰文:李巧雯律師(吳明益律師聯合事務所) 整理:記者江思婷

先來複習上星期的故事:筆者的好朋友小花貴婦去年把房子租給一個剛滿20歲的小妹妹,正常繳租幾個月後,就開始遲繳、不繳,到後來甚至在屋裡自殺,幸好她的友人及時發現,才沒死在屋裡。小花心軟,順口答應她繼續承租房子。豈料,過沒幾個月,小妹妹又消失了,小花怕她死在屋裡,趕緊找鎖匠開門。進屋後,映入眼簾的是餓死在床上的貓、在洗衣機裡發臭的衣服和滿地的垃圾,身為貴婦的小花一氣之下換了鎖,順便把小妹妹滿屋的東西都丟了。1個月後,警察通知小花「你被告了!」。

延續上星期的內容,但這次我們再講更仔細一些:怎麼催促房客繳租金。

房客是房東的衣食父母,建議先用口頭或電話的方式提醒,房客可能只是一時太忙或手頭不方便,不需要讓房客難堪;但如果房東口頭催了一兩次後,房客還是不繳,可以考慮直接寄發存證信函,催告房客限期繳房租(例如要求房客收到存證信函後7日內繳房租)。寄存證信函有3個目的,第1個是用書面方式要求房客付租金,由郵局存檔來當證據。第2個是證明房東要求付租金的時間點。第3個則是要鄭重提醒對方:我會告你喔!

但房客接到存證信函還是不繳租金,該怎麼辦?再寄第2次存證信函,告知房客他已經連續兩期沒有交租金,房東不要再把房子租給他了(也就是告訴房客,房東要終止租約)。但如果房東有收押金,依土地法的規定,必須先扣除,舉例來說:如果出租房子時已收了2個月押金,房客必須欠租4個月(扣掉押金的2個月,另外又欠租金2個月,總共4個月),房東才可以要求收回房子。

再來想第2個問題,小花直接找鎖匠開門,還把小妹妹的東西丟了,這些行為可以嗎?當然不行。這些行為可能有以下幾個問題:首先是侵入民宅罪責,房子是房東的,但租給房客後,法律上就變成他的私人空間(房客可以在房子裡生活、光屁股走路),一旦房東拿鑰匙開門或找鎖匠進去,房客就可以告房東私闖民宅。再來是竊盜罪跟毀損罪,小花把小妹妹東西丟掉,可能成立毀損罪,如果小妹妹事後說房子裡放了1000萬,小花不就麻煩大了。所以建議處理這種事要透過訴訟,拿到勝訴判決之後聲請強制執行,讓法院派警察來幫忙將對方物品清空。但最好的方式還是上周講的:簽訂租約時要經公證,並且註明租約到期房客返還房屋為逕行強制執行之事項。

 
公務員擁雙重國籍 表對國家不忠誠?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二, 30 十月 2018 07:30

撰文/湯文章(東大國際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

整理/記者江思婷

世界各國關於國籍的取得約有兩種方式,一種是屬人主義(爸媽是該國公民,小孩就會是該國公民,又稱「血統主」義),另一種是屬地主義(在該國領土出生的小孩就會是該國公民,又稱「出生地主義」)。台灣採取屬人主義,但國籍法同時允許「雙重國籍」,換言之,一個人可以同時持有中華民國國籍之外的外國國籍,不過,若要擔任公務員,依照公務人員任用法、國籍法等規定,公務人員和政務人員都不能有雙重國籍,如果就任前具外國國籍,應在就職前放棄他國國籍並具結,就職日起一年緩衝期內完成喪失外國國籍並取得證明,若公務人員任用後被發現有雙重國籍,應撤銷任用,已領的俸給及其他給付都要追還。但學術研究機構與國立大學因應延攬國際人才,得例外允許兼具外國籍。

有人認為,國籍為「忠誠」之產物,國籍與忠誠具有不可分離的關係,雙重國籍人士,往往令人對其忠誠對象有所疑慮,為避免執行公務時發生偏差,因此限制其擔任公職。但以美國為例,其並未限制雙重國籍人士擔任公職,只是政府得以「國家安全及忠貞」之理由,要求當事人放棄原國籍。尤其,若雙重國籍係因出生事實所致,更與政治上之忠誠並無關係。何況,我國憲法第18條規定,人民有應考試服公職之權利,現行法卻對我國國民兼具外國國籍者服公職權利加以限制,但如地方政府基層行政人員,一般不會涉及國家機密,如此嚴格限制,已妨礙人民服公職之權利,是否符合憲法第23條比例原則之檢驗,實有探討餘地。此外,一個人擁有外國國籍,跟一個人的國家認同,從來沒有直接的關係,國家認同是屬於「情感上的認同」,跟國籍的取得根本扯不上關係,認同那個國家的制度,並不是持有該國國籍的必要條件,不認同某個國家的制度,也不當然就會喪失這個國家的國籍。所以,國籍的取得跟愛不愛國、對於國家是不是忠誠,更是完全沒有關係。

國籍法於89年及90年修正時,即規定,公立大學校長、公立各級學校教師兼任行政主管人員與研究機關首長、副首長、研究人員及經各級主管教育行政或文化機關核准設立之社會教育或文化機構首長、副首長、聘任之專業人員,還有公營事業中對經營政策負有主要決策責任以外之人員與各機關專司技術研究設計工作而以契約定期聘用之非主管職務等,如具有專長或特殊技能而在我國不易覓得之人才且不涉及國家機密之職務者,可由雙重國籍人士擔任。為吸引國際人才為公部門所用,也應開放雙重國籍者擔任公職,只有在涉及國家機密之特定職務,始有依機關組織或人事法規加以限制之必要。

 

 
民事上訴的風險評估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29 十月 2018 07:36

撰文:曾泰源律師

整理:記者江思婷

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人生在世,上法院打官司,有時候是難以避免的。如果是你(原告)告他人(成為被告),雙方都必須要上法院應戰。然而這時候告人與被告當然都存在訴訟敗訴的風險,倘若不是法律的專業,不具備打官司的專門知識,依理都有必要考慮要不要請專業律師來幫你打官司,度過這個難關。

當然官司有輸有贏,倘若被告的人與告的人官司互有勝負,原告就勝訴的部分心裡覺得法院這樣判就好了,然而這個時候被告的一方對輸掉的部分卻不服氣提起上訴,那麼對於贏的部分是不是在上訴了以後,最輸也只是原來敗訴,輸掉的部分金錢而已,而不會有輸更多的風險呢?

依據我國民事訴訟法之規定,當事人之一方提起上訴時,被上訴人之一造於言詞辯論終結前所為請求廢棄、變更第一審判決之聲明,原來輸的部分,是可以附帶於上訴人之上訴程序將其聲明一併提至上級審加以審理,謂之附帶上訴之制度。

因為上訴人於提起上訴後,得自由擴張其不服聲明之範圍;為使當事人兩造獲得平等之保護,故法律允許被上訴人提起附帶上訴。

通常附帶上訴的提起須具有上訴利益,始得提起。依據如此的性質,僅有在一審一部勝訴,一部敗訴之情形下,才會有附帶上訴之可能。

當然附帶上訴的提起,必須由被上訴人對於上訴人提起。而且須要上訴程序合法存在,如果上訴經撤回或因不合法而被駁回者,因無合法上訴程序,附帶上訴自不能單獨存在,應當失其效力,一併失去附帶上訴的效果。

講這麼多讀者一定看了「霧傻傻」,舉個簡單的例子供大家參考。筆者前些時日前曾接獲一件當原告對肇事者提起車禍民事損害賠償的案件。一審我方請求被告500萬元的賠償,但是,後來地院民事庭判賠含強制險約略才320萬元,接到判決書,我方在經過分析後,委託人同意我的意見,結束訴訟,不再上訴。

但是,筆者告訴當事人,被告一方在訴訟的性格上,他是會上訴他敗訴的部分,至於,我方當事人在我的分析下,認為得再上訴請求的金額已不多,實在不想再打官司,憶起喪母之痛,因此,而不上訴。不意在上訴期間內接到對造的上訴狀,這點讓委託人不能諒解,問到該怎麼辦?有無可以反制的方法。

我不得已告知當事人,這是可以在被上訴的程序中,把一審敗訴的部分附帶提起請求,可是為考慮上訴訴訟費的金額,建議少提一點,當事人同意下,因而隨上訴程序提出附帶上訴。但考量如果以此制衡讓對造知難而退,撤回上訴,也可以結束全案不必多繳費給國家。從而,並未繳交附帶上訴費用。

果不其然,對方再提出一些刑事案件自白未加以抗辯的理由,然二審法官認為刑事已確定的事,再來民事庭爭執,實欠缺理由,而諭知是否考慮撤回,我方也可以免繳裁判費,以終結本案,我方當場表示同意。詎料最後對造仍堅持上訴,甫近裁判宣示結果,對造上訴駁回,我方還多贏了20萬元。

 

得知判決結果,委託人感謝筆者為渠等出庭,他們表示不知道法律可以提起附帶上訴,爭取更多的權益。就本案筆者要告知看倌們的事,打官司也要做訴訟的風險評估,見法官的態度、心證對己方不妙時,仍宜與律師討論,聽聽專業的意見,不要執著硬打下去,誠應以少輸為贏的心情,去處理與面對,免得一輸再輸,讓自己得到更糟的判決結果,賠了律師費,又折損銀子。

 
非原住民可否使用原住民保留地?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二, 23 十月 2018 07:49

撰文/湯文章(東大國際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

整理/記者江思婷

◎案例

阿華於100年間向原住民阿山承租一筆原住民保留地,本來說要耕作使用,後來卻拿來蓋房子,阿山可不可以終止租約要回土地?

◎解析

依「原住民保留地開發管理辦法」規定,原住民取得原住民保留地的耕作權、地上權、承租權或無償使用權,…,不得轉讓或出租。所以原則上非原住民是不可能取得也不可以使用原住民保留地的。但為了促進原住民保留地內礦業、土石、觀光遊憩及工業資源的開發,在不妨礙國土保安、環境資源保育、原住民生計及原住民行政的原則下,如原住民經政府輔導而未開發土地時,非原住民才可以例外的承租開發利用。

(一)繼續承租耕地、林地─原住民保留地開發管理辦法第28條第1項規定「非原住民在本辦法施行前已租用原住民保留地繼續自耕或自用者,得繼續承租。」(二)承租自住房屋基地─原住民保留地開發管理辦法第28條第3項:「非原住民在轄有原住民保留地之鄉(鎮、市、區)內設有戶籍者,得租用該鄉(鎮、市、區)內依法得為建築使用之原住民保留地做為自住房屋基地,其面積每戶不得超過0.03公頃。」

臺灣光復後,政府接收日據時期官有林野地登記為國有,嗣因山地發展落後、生活艱困,為安定山地人民生活、促進山地經濟發展,乃承襲日據時期「準要存置林野」(又稱「蕃人所要地」、「高砂族保留地」),命名為「山地保留地」(於37年訂定「臺灣省各縣山地保留地管理辦法」,作為「山地保留地」開發、管理及利用之依據;並於79年改稱「山胞保留地」,嗣再配合修憲,改稱為「原住民保留地」),用以維護原住民族生計及推行山地行政。

查37年至47年間,並不允許非原住民租用「山地保留地」,惟因大批非原住民進駐,占用情形普遍,政府遂於47年至55年展開保留地調查測量工作,並訂定漢人占用保留地之清查辦法,開始有條件允許非原住民租用保留地。55年,臺灣省政府修正保留地管理辦法,針對原住民使用之保留地,符合耕作權登記後繼續耕作滿10年者,得無償取得土地所有權,於是出現非原住民可取得保留地承租權、原住民可取得保留地所有權之情況。

由於臺灣狹人稠,土地面積極為匱乏之,非原住民基於上述歷史因素占用原住民保留地,但不符規定而占用者所在多有,且要求就地合法者,亦不斷向政府施壓,但近年來原住民權益意識抬頭,還我土地爭取回復傳統領域聲音不絕於耳,因而重新檢討非原住民占用原住民保留地是否適法之聲,頻頻響起。主管機關原住民族委員會的態度,並不贊成非原住民非法占用原住民保留地,給予就地合法化。立法院第9屆第4會期內政委員會第17次全體委員會議議事錄,鄭天財立委等人更臨時提案第1案決議事項為「查原住民族委員會已於106年2月18日訂定『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範圍土地劃設辦法』,各部落正依前揭劃設辦法辦理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土地之劃設。次查原住民族委員會亦持續依據公有土地增劃編原住民保留地審查作業規範,辦增劃編原住民保留地。爰要求行政院督促原住民族委員會7日內函請國有財產署、行政院農業委員會、行政院國軍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等公產管理機關,對於非原住民族申請承租土地,涉及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劃設及申辦原住民保留地之公有土地,應停止受理及核准承租案。」可想而知之後非原住民想要承租原保地將愈來愈難。

 

綜上所述,非原住民基於歷史因素,現行法規仍允許其繼續承租原保地,但違法使用想被合法化,並不允許。且日後非原住民想要承租原保地將愈來愈難。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9 頁, 共 222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