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沒有監視器 就沒有證據嗎?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07 十月 2018 13:16

資料提供:李殷財律師(劍無鋒律師事務所)

整理:記者江思婷

【案例】

報載:去年一名5個月大的男嬰,被家長從托嬰中心接回後,發現全身多處骨折、腦震盪,家長只好提告,托嬰中心人員在檢察官偵訊時,一直辯稱「我們不清楚,我們沒有監視錄影畫面」、「沒有發現小孩身體或情緒上不適」,最後檢察官認為沒有證據,便做了不起訴處分,沒有監視器畫面,就不能起訴嗎?

【解析】

如果沒有監視器,就一定沒有辦法起訴的話,那就是檢察官告訴全國民眾:「如果你們要虐童的話,或是擔心家長對你們提告的話,只要不要裝監視器,我們就沒有辦法了」。法律絕對不是如此,想想看,幾十年前,幾乎沒有監視器,還是有很多虐童、傷童案被起訴判刑。那時候的司法人員怎麼辦案的?其實,證據有人證及物證,物證就是監視器、診斷證明書、兇器…之類;人證就是目擊的證人、被害人…。

這個案件的物證,從診斷證明書上可以證明嬰兒已經受傷了,我們也可以從證人來調查到底當天發生什麼事?但是當天在場的人是托嬰中心的人員,以及保姆,他們本身就會涉及到刑事責任,或者有民事賠償的問題,恐怕很難期待他們會據實陳述。如果是在學校受傷的案例,我們還可以詢問其他同學,還是可以知道案情。但這個案件,其他「同學」都是「嬰兒」,也沒有辦法作證。

不過,不要忘了,除了托兒所的人員以外,嬰兒的家長也是證人,只要家長能夠證明或找到證人來證明:嬰兒送去托兒所之前,完全沒有任何傷痕,當天接走嬰兒後,就發現嬰兒骨折、腦震盪的情形,這時候,我們就可以依經驗法則來推論:一個5歲的嬰兒,應該不可能會自己「跑跳」到全身多處骨折、腦震盪,除非有人「故意」去打他,或者有人在照顧他時「不小心」(過失),讓他從高處跌落受傷,不論是「故意」或「過失」,都是有刑事責任的,會構成「傷害罪」或「業務過失致傷罪」。

報載:家長說園方告訴家長:「中午時有發現小孩手有異狀」卻對檢察官謊稱:「沒有發現嬰兒有身體或情緒上的異常」,,而且當天聯絡簿在「情緒反應」那欄有塗改痕跡,還註明「早上入園後情緒很不穩」。這些也都是屬於證人的證詞,而且這些證詞也確實對托兒所的人員不利,所以,本案並不是完全沒有任何證據來起訴托兒所人員,就算沒有辦法證明托兒所人員「故意」虐童,至少也會構成「業務過失致傷(致重傷)罪」。

但因為網路上沒有查到不起訴處分書的全文,因此,不知道檢方除了沒有監視器畫面外,是否還有其他有利被告的證據,就不得而知,否則,光憑沒有監視器畫面就直接作不起訴處分,恐怕很難讓人心服口服。

 
小心您收到的支付命令(中)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六, 06 十月 2018 09:52

撰文:李巧雯律師(吳明益律師聯合事務所) 整理:記者江思婷

回憶上週的故事:小張收到一張法院送來的支付命令,上面寫著小張在高雄向大眾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大眾銀行)申請大眾much現金卡,並要求小張要還60多萬元給黑道顧問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黑道公司)。小張和家人一頭霧水,因為小張曾發生重大車禍,四肢癱瘓,而且小張車禍後不久就搬回桃園,不可能跑去高雄辦現金卡。

延續上週小張的故事,我們繼續說說支付命令的二三事。這星期就從「債務人收到支付命令時該怎麼辦」來說起吧。

民眾收到支付命令後一定要詳閱內容,如果對債務內容有爭議,也就是你覺得「我沒有欠錢啊」,或「我沒欠這麼多錢啊」,務必要在20天內聲明異議。因此,收到法院文書時,要立刻打開,仔細閱讀內容。不住在戶籍地的人,也要隨時注意自已的戶籍地是否有收到法院文書。如果代替親友、同住的人或僱主收到法院文書,要儘快通知本人處理。

債務人如果沒有在收到支付命令20天內提出異議,那張支付命令將會在20天屆滿時起確定。也就是說,債權人可以拿著那張已經確定的支付命令,向法院聲請對債務人的財產進行強制執行。這樣一來,法院將查封並拍賣債務人的財產,用賣得的價金來償還欠債權人的錢,再把剩下的錢還給債務人。

如果不幸地沒有在20天內異議,支付命令因此確定了,債務人可以向法院提起「確認債權不存在之訴」,並聲請提供擔保來停止強制執行,但這時候債務人要先繳納裁判費用及擔保金等費用。如果債務人最終獲得勝訴判決,就不需要償還先前因已確定的支付命令所負擔的債務。但這樣一來,程序繁雜,曠日費時,所以還是建議債務人,如果對於支付命令有爭議,要立刻向法院提出異議,才是最簡單又迅速解決問題的方法。

另外,萬一沒錢提供擔保怎麼辦呢?如果符合法律扶助門檻,依法律扶助法第65條規定,可以聲請由法律扶助基金會提供保證書,來代替需要繳納的擔保金。如果不符合法律扶助門檻,可以在聲請停止執行時向法院聲請酌減擔保金。

 
先沒收再發還?還是先發還再沒收?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二, 02 十月 2018 07:39

撰文/湯文章(東大國際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

整理/記者江思婷

◎案例

小蘭被詐騙集團詐騙,匯款500萬元到詐騙集團提供的帳戶,嗣因該集團被破獲,該帳戶內的資金全部被凍結,起訴後小蘭請求法院發還帳戶內的500萬元存款,但遭法院拒絕。究竟該筆凍結的存款,何時才能發還?

◎解析

刑法第38-1條1項:「犯罪所得,屬於犯罪行為人者,沒收之。但有特別規定者,依其規定。」刑法第38-3條規定:「第三十八條之物及第三十八條之一之犯罪所得之所有權或其他權利,於沒收裁判確定時移轉為國家所有。」可知刑法係採宣告沒收主義,即先宣告沒收再由權利人向法院聲請發還 。但金融八法中的銀行法第136-1條規定:「犯本法之罪,犯罪所得屬犯罪行為人或其以外之自然人、法人或非法人團體因刑法第38條之1第2項所列情形取得者,除應發還被害人或得請求損害賠償之人外,沒收之。」明顯係採取先發還再由檢察官就應沒收部分,向法院聲請沒收。問題在於105年7月1日刑法修正後,沒收已非從刑,不一定需要在裁判時同時宣告。因此,引發裁判時如未同時宣告沒收,可否於日後再補行聲請宣告沒收?

臺灣台北地方法院105年度金重訴字第13號刑事判決認為,適用銀行法有關沒收規定,並未在主文欄中沒收犯罪所得,而是在理由欄表示犯罪所得都已經算好,等發還與被害人或得請求損害賠償之人後,如果還有剩餘,應再由檢察官向法院聲請沒收。然而,現行法除違禁物得單獨宣告沒收外,只有刑法第40條第3項規定得單獨宣告沒收,但該條項是在「因事實上或法律上原因未能追訴犯罪行為人之犯罪或判決有罪」時,才有適用,所以,在現行法律上,該種情形並無法找到聲請沒收的依據。

此外,刑事訴訟法第473條第1項前段規定:「沒收物、追徵財產,於『裁判』確定後1年內,由權利人聲請發還者,或因犯罪而得行使債權請求權之人已取得執行名義者聲請給付,除應破毀或廢棄者外,檢察官應發還或給付之。」立法意旨揭示,依新刑法第38條之3第1、2項規定,經判決諭知沒收之財產,雖於裁判確定時移轉為國家所有,但第三人對沒收標的之權利不受響,故得向檢察官請求發還。但此處所指之「裁判」顯然係指刑事有罪判決而非沒收裁判,所以,要求被害人必須在判決確定後「1年內」,持與民事確定判決有相同效力之執行名義聲請發還犯罪所得,但由於這類案件通常十分繁雜,民事案件很難在一年之內確定,所以金管會才會對於金融八法有關沒收的規定提出修正案。由上所述,可知金融八法中有關沒收「除應發還被害人或得請求損害賠償之人外,沒收之」的規定和刑法就犯罪所得沒收的規定有所不同,是立法者有意做出區隔。

 

綜上所述,涉及金融犯罪,就犯罪所得應先由權利人聲請發還再由檢察官就其餘部分聲請沒收,但目前尚無單獨聲請宣告沒收之法律依據。至於其他犯罪則回歸刑法總規定,先沒收再由權利人聲請發還。

 
問神打官司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01 十月 2018 07:38

撰文:曾泰源律師

整理:記者江思婷

臉書好友勇公道長貼出:「裡面的同學(指的是在押被告)聽我的話誦藥師經,不少都偵查中提早交保了,接到他們出來後感謝的電話,感到欣慰。」
我相信道長貼這則訊息是希望放犯錯之人能持經念佛真心悔改,或冥冥中獲得活菩薩保佑,提早脫困,並藉由宗教力量,讓他們從新向之好意。
究竟有無神的存在,見仁見智,子不語怪力亂神,或要人不要迷信,因神而迷失。是否沒有神明的存在,也無人可證明。所謂寧可信其有,我們也不必太鐵齒。
就人間世事,人類而言,有時而窮。個人以為,當人力無法作為時,多一個神來加被,幫助人有何不可。很多人在絕望無助時,求神來幫忙,又何須排斥。所謂「人的盡頭就是神的起頭」,要求神必拯救,多一種讓我們放心、安心的方法,何樂而不為?
20幾年經手辦案的經驗心得,就是官司輸贏的不確定性,不同法官,不同見解,自然輸贏就不同。為何如此?固然,我們都說辦案是講究科學,但是,當科學辦案所收集來的證據,最後仍然落入人(即法官)判斷,最後的分歧見解,左右官司勝敗。
我常向打官司的當事人說,畢竟法官不是神,也常有判斷錯誤的時候,律師更不是掌握訴訟權柄的人,判決是法官說的是。在不可預知未來判決結果下,說真的,要人(律師的努力)也要神(神的庇佑),我常會請委託人去向他的神禱告官司順利。
記得20多年前,有台東客戶委任一件刑事上訴案件,辯護結果雖有減輕其刑,但未能讓其免於牢獄之災。突然在5、6年後的某日早上8點多,他進來我的辦公室,我才想要問他是不是誰,他自動表示,我是某某,於是我詢明來意。
他先告訴我現在又有一件官司困擾他,一直在出庭。昨天中午他在睡夢中,突然出現一位老人告訴他,你這個官司應該去找住在花蓮四樓上的那位律師,他立刻想到我,所以今天一大早就開車來找我。
最後他出示了對方律師的狀子,原來他是出賣人,出賣土地與原告,已收取買賣價金,土地尚未辦理移轉過戶登記與買方,不幸政府徵收土地,將補償地價的費用,給付給所有人,他獲取政府徵收土地給與出賣人之補償地價,而無法給付土地給買方,買方來要回價金,他不願返還,因此被買方提告不當得利。
我看了起訴書後,立刻想到類似案例,在大學首頁與王澤鑑教授時,他曾經提到出賣人並無不當得利之情事,而是應該由買受人主張得類推適用民法第225條第2項之規定,請求出賣人讓與此項補償地價給付請求權,亦即是,該地價補償的金額應該交付與買受人。
蓋出賣人於斯時所負債務已陷於給付不能發生之一種代替利益。此項補償地價給付請求權,買受人即得類推適用民法第225條第2項之規定,請求出賣人讓與之,系爭補償費之性質即屬買人不能為所有權給付之替代利益,自得類推適用民法第225條第2項之規定,請求出賣人讓與系爭土地補償費給付。這個見解也是實務多年所持的理論。
我心中有數,於是撰了狀,把對造律師請求的法律依據錯在何處,復不同意追加或變更載明於書狀上,開庭時陳明,終於讓懸而未決出庭多次的案件,一次讓對造撤回。
我在對造撤回後,告知委託人,對造律師回去研究我的書狀後,必定轉依據其他理由請求,法律上你獲得的徵收補償費是站不住腳的。當然第2次再委任我出庭,就是幫當事人與對造和解。
想起來也不是我有多厲害,一定能夠打贏官司。不過很感謝那位夢中的老人幫我推薦案件。然而,我亦曾經經辦一件案件,我實在覺得無能為力,告訴他去求神吧?結果一審我打輸官司,接到判決書後,他告訴我去問了神明,說二審要換由那位律師才有機會,然而,據了解後來官司還是敗訴。
因此,打官司的人請求神明指示找什麼樣的律師,或在訴訟中,向他的神禱告,或許願者多有。然而是否,神明指引的一定會成功呢?依據個人微少的經驗來看,又未必然。無論如何,看倌們奉勸大家「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免受官非之類,或許真正要打官司時,被慈悲、同理心的法官承辦,官司才能順利過關。
 
母女闖馬路被撞 誰對誰錯?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30 九月 2018 10:02

資料提供:李殷財律師(劍無鋒律師事務所) 整理:記者江思婷

【案例】

前幾天有一對母女,為了貪圖方便,不走斑馬線,就直接跑步橫越馬路,剛好有一位女騎士騎車經過,來不及煞車,就直接撞上母女,母女被撞倒地,後來母女倆自行爬起後,2人就先到路邊的店家休息,騎士倒在地上爬不起來,路人見狀上去攙扶,騎士才爬起來,後來騎士看不到母女2人,就騎車走了。隨後,救護車到了,母女上了救護車到醫院就醫,後來母女就控告騎士肇事逃逸。影片公布後,引發兩派網友論戰:有的同情女騎士,認為母女直接橫越馬路,騎士根本來不及閃,而且母女被撞後,兩人還可以起身相擁,騎士連爬都爬不起來,傷勢更嚴重;有的則認為騎士緊急煞車的話就不會撞上了,而且肇事後為什麼要離開現場?

【解析】

光從這兩派的論戰來看,其實各有道理,不過,從法律的角度來看,我們可以分成兩個階段來分析,應該會更清楚誰對誰錯:

(1)發生車禍,誰的錯?母女不走斑馬線,直接穿越馬路,騎士來不及反應,所以,母女恐怕要負比較大的責任。至於網友質疑:為什麼不緊急煞車?其實我們要看一下現場的狀況,有時候我們騎車急煞時,是會摔車的,更何況,當天雨勢很大,天雨路滑,想想看:如果我們在這樣的情況下,你敢緊急煞車嗎?所以,母女的過失應該比較大,不過,如果送車禍鑑定的話,鑑定委員有可能會各打五十大板,會認定騎士未注意車前狀況,採取必要的安全措施,所以,也有疏失。但其實應該要看現場的狀況來判斷,如果母女闖馬路時離騎士很近,除非騎士是神,否則,就算騎士有注意到車前狀況,還是會撞上。我們當然不能強求騎士要跟天神一樣厲害,這時騎士應該就沒有過失了。

(2)離開現場,誰的錯?騎士辯稱:她起身後,就沒有看到母女,因為趕著上班,才會先騎車離開。事實上,因為是直接撞上母女,幾乎可以確定一定會受傷,而肇事逃逸的案件,並不管輕傷或重傷,都會構成。而肇事逃逸罪的立法用意在於:希望車禍發生後,你會留在現場協助病患就醫,並確保日後你會負起相關法律責任。所以,騎士說她趕著上班才會離開,恐怕還是構成肇事逃逸罪。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2 頁, 共 212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