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審判獨立不是拒絕專業鑑定的藉口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二, 08 一月 2019 07:35

撰文/湯文章(東大國際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

整理/記者李雨修

憲法第80條規定:「法官依據法律獨立審判,不受任何干涉。」,這是保障法官審判獨立的規定。所謂「不受任何干涉」,就外部而言,不但其他機關不得干涉,縱使法院內部亦不得干涉。換言之,法官審判只是依據自己對於事實認定以及法的確信來審判。

現任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史蒂芬·布雷耶(StephenBreyer)的名言「司法獨立的意義,就是根據法律和事實做決定。」  (Independencemeansyoudecideaccordingtothelawandthefacts.)。易言之,一個案件的處理,包括事實認定與法律適用,完全憑藉法官個人一己的自由心證來裁判,才是審判獨立。然而事實真是如此嗎?

就法的層面而言,自由心證並不是「法官想怎麼說,就怎麼說」,雖然在案件處理上,法官確實有自由判斷的空間,但並非恣意,而是要依據經驗法則、論理法則,在綜合所有證據的基礎下,來判斷事實的過程和真假,所以自由心證其實並不自由,只是排除外在干擾的情況下,「自主」作成對事實和證據的判斷而已。可是法官只是法律專家,對於事實真假的判斷,未必會比一般理性有經驗的人來得高明,每當事實涉及專業,例如:工程施作有無瑕疵、醫療行為有無過失等,經常需依賴鑑定來加以確定,法官那來的能耐可以獨立作主?縱使在法律適用上,因法條規範不清,學說見解紛歧,作為法律專家的法官,也未必得以自主決定,有時也必須委請法學教授做法律鑑定意見。這些鑑定結果對法官心證的形成有莫大的拘束力,形同「影子法官」,講得不客氣一點,其實可以左右判決結果,所以審判獨立並非法官一己獨斷的藉口,審判獨立其實也沒那麼獨立,而是到處受到掣肘。

尤其在現今專業分工、隔行如隔山的年代,除非法官的專業能力強到足以壓制專家的專業意見,否則難保不會被牽著鼻子走,但專業能力的養成並非一蹴可幾,非數十年不能竟其功,而司法現狀又呈現法官辦案數量過戶負荷的程度,法官那有多餘時間去學習專業,雖然法官學院努力舉辦研習,希望加強法官的專業能力,但每年參加幾場講習,也不過就法律問題炒炒冷飯而己,對專業能力的增長極為有限。就此而言,現今司法院推行的專業法庭以及法官專業證照,不過是形式意義大於實質意義。

因此,審判獨立的內部界限應該被重新定義,司法實務不應該再自欺欺人、掩耳盜鈴,仍採鑑定意見只供參考,不能拘束法官的看法,而應該確認鑑定意見的證明力,有拘束法官自由心證的效力。

 

所以,當務之急應在於專業鑑定機構的建立。目前台灣尚未有國家級的鑑識中心,僅有的鑑定機構散布在各機關內部,例如:法務部調查局鑑定毒品、法醫研究所鑑定死因、刑事警察局鑑定槍械有無殺傷力、行政院衛生福利部醫事審議小組鑑定有無醫療過失等。其餘的鑑定機構就屬學術機構、醫院、各公會等。每每一有糾紛,找鑑定人是訴訟當事人角力的重點,也是法官抉擇的難題。但這些鑑定機構良莠不齊,大都未受監督,訴訟實務上更常見當事人事先找好有利於己的鑑定人作好鑑定意見後,再據以起訴,先創造有利的戰場,他造如要推翻鑑定結果,勢必要另外花費時間、勞力、費用找尋其他的鑑定人,對於審判程序的進行造成延宕。縱使鑑定人出庭接受詰問,在法官及辯護人的專業知識遠不如己的情況下,詰問也只是隔靴搔癢,作作樣子而已。因此,惟有盡速統合建立國家級的鑑定中心,才能重振人民對於司法的信任。審判要獨立不要獨斷,只有依賴專業鑑定來輔助,審判獨立並不是拒絕專業鑑定的藉口。

 
母親酒駕,女兒頂替,構成何罪?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06 一月 2019 12:20

資料提供:劍無鋒律師事務所 李殷財律師

整理:記者李雨修

【案例】

媽媽在家吃完薑母鴨後,因為要外出買東西,就開車出門,沒想到從地下停車場要開上道路時,沒有注意到路上的機車,就直接右轉,有兩位機車騎士閃避不及,擦撞汽車,機車騎士人車倒地受傷。後來,路人報警,在等員警到場時,女兒也趕到現場,媽媽說:「我剛才有吃薑母鴨,不知道酒測會不會過?女兒擔心媽媽酒駕,就跟媽媽說:那待會說是我開車好了,這樣就不會酒駕了」,員警到場處理車禍時,詢問車子是誰開的?女兒就說:是我開車的,員警就對女兒進行酒測,酒測值為零,不過,機車騎士以及路人都告訴員警,開車的是媽媽,不是女兒,員警就調閱現場的監視錄影畫面,發現果然是媽媽開車,根本不是女兒,於是對媽媽進行酒測,酒測值果然超標,媽媽跟女兒會構成犯罪嗎?

【解析】

媽媽酒測值超標,顯然已經構成酒醉駕車的公共危險罪,而且開車又不慎撞傷路人,這部分也會構成過失傷害罪,這兩條罪都是刑事犯罪。女兒為了保護媽媽,讓媽媽不會接受刑事的追訴、處罰,出面謊稱自己是駕駛,並接受酒測、製作筆錄,這也會構成頂替罪。

所謂的「頂替罪」就是犯人犯罪了,應該接受法律的制裁,有人卻出面頂替真正犯人的身分,讓真正的犯人逍遙法外,這樣已經妨礙司法,所以,法律才要加以處罰。

媽媽所犯的1.過失傷害罪是告訴乃論之罪,後來因為跟騎士和解了,所以,騎士沒有提出告訴,這條罪就沒事了。但2.公共危險罪是非告訴乃論之罪,所以,就算跟機車騎士和解了,還是判刑2個月。至於女兒犯的頂替罪,也是非告訴乃論之罪,而且女兒跟母親是直系血親關係,女兒替母親頂替是可以減免其刑,法官後來考量到母女都認罪,也都沒有前科,就輕判女兒拘役20日。

 

 
屋租賃爭議(上)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六, 05 一月 2019 10:00

資料提供:吳明益律師聯合事務所

整理:記者李雨修

案例:

某日上午,老王在社區佈告欄張貼乙則招租廣告,表示在洲際棒球場附近有套房一間出租,租賃期間一年,每月租金一萬元。同日下午,小郭看見該則廣告,隨即向老王表示願意承租,並獲老王允諾。老王另要求小郭先給付二個月押租金,亦經小郭同意並給付完畢。小郭入住套房後,適逢元宵節當天有路人施放天燈不甚掉落引燃大火,造成套房部分設備燒毀、損壞,導致小郭無法繼續使用,試問小郭該如何主張權益?

說明:

一、首先說明者,所謂「租賃契約」,是指租賃物使用收益權限的有償授與約定,是一種典型的完全雙務契約,由出租人將租賃物的使用收益權限授與承租人,再由承租人依據租賃物之通常使用方法,在不變更租賃物性質的情形下,就租賃物加以使用收益,而承租人則須支付租金,作為使用租賃物的代價,此為租賃契約之特徵與內涵。案例事實中,老王同意將套房之使用收益權限授與小郭,小郭則同意按月支付租金,雙方因此成立一租賃契約關係。

二、租賃契約成立後,出租人為了履行租賃契約義務,必須將租賃物交付予承租人占有使用,因此造成租賃物所有權人與占有人分屬不同人的現象,也因此衍生租賃物保管、修繕、維護及費用負擔等問題。依民法規定,原則上由出租人負擔租賃物之「交付義務」、「保持義務」及「修繕義務」。所謂交付義務,是指出租人應將租賃物的使用收益權限授與承租人而言,一般是將租賃物交付給承租人占有,在租賃關係存續中,出租人必須保持租賃物合於雙方約定的使用狀態,此為出租人之保持義務,倘若租賃物在租賃期間有低於雙方約定使用狀態的情形出現時(例如損壞等),出租人即負有修繕義務,應將租賃物「恢復」為原來約定之堪用狀態。可知,無論是「交付義務」、「保持義務」或「修繕義務」,主要目的都是為了使出租人提供之租賃物可以收益使用,讓承租人在租賃期間得使用租賃物,以達到租賃契約本旨。

三、案例事實中,該套房因路人施放天燈不甚掉落引燃大火,造成套房部分設備損壞,導致承租人小郭無法繼續使用,原則上應由出租人老王負責修繕損壞之設備,並保持該套房設備合於雙方約定之堪用狀態,因此小郭得定相當期限催告老王修繕,如老王於期限內不為修繕時,小郭得終止租賃契約,或自行修繕設備而請求老王償還修繕費用或於租金中扣除之。

 
法庭之友還是法庭之友嗎?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二, 01 一月 2019 12:27

撰文/湯文章(東大國際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

整理/記者李雨修

擴大人民參與審判以避免法官審判的專斷、錯誤,是多年來司法改革的目標,其中的方法有採人民參審、陪審,或現在研擬的國民法官等制度。近日立法院三讀通過《憲法訴訟法》,其中第19條第1項規定「憲法法庭審理案件認有必要時,得依職權或依聲請,通知當事人或關係人到庭說明、陳述意見,並得指定專家、學者、機關或團體就相關問題提供專業意見或資料。」、第20條第1項規定「利害關係人亦在得法庭許可後,提出專業意見,並揭露其與當事人之關聯。」明確引進「法庭之友」(amicuscuriae)制度。

在有明確立法之前,我國智慧財產法院就曾有多起訴訟案件,使用法庭之友制度,另在RCA(美國無線電公司RadioCompanyofAmerica)勞工職災訴訟,「美國全國製造商協會」(NationalAssociationofManufacturers,NAM)與「美國全國對外貿易理事會」(NationalForeignTradeCouncil,NFTC)也向給最高法院提出「法院之友意見書」。

「法庭之友」制度最早源自於古羅馬法,是針對法院可能不易理解的議題,提供建議,特別是在面對社會矚目案件或重大法律議題時,容許兩造以外的人,表達意見,敦促法院進一步思考案件的影響力,從程序正義的角度,也可以增進司法的公信力。換言之,這是對法官審判合法的公開關說,但僅止於法律意見不包括事實認定。雖然其所提供的法律意見未必會拘束法官,但事實上還是會產生一些實質的影響力。這要看「法庭之友」是中立的還是利害關係的、是政府的還是民間的、是主動的還是被動的,亦或是法院依職權找來的。通常中立的法庭之友也是主動的,都是學者專家、民間公益團體、政府機關,與訴訟結果並無利害關係,但基於公益的目的提供專業意見予法院,或為政策、立法目的辯護,希望藉由其所提供之法律意見,將訴訟結果導引助於公益或與政策、立法目的相符,這類法庭之友的意見被法院採納的可能性較高。利害關係的法庭之友也是主動的,大都是訴訟當事人基於勝訴的考量,聘請學者專家撰擬專業意見予法院,冀望影響訴訟之結果,這類法庭之友的意見被法院採納的可能性最低。另外法院依職權找來的法庭之友,自然是法院審理特定事件時,認為法律適用有重大爭議專業不足,而主動尋求專家協助,這類法庭之友的意見被法院採納的可能性當然最高。

話雖如此,但訴訟當事人有可能藉由「法庭之友」的包裝來影響法院的訴訟結果,因此在程序上就有必要對於「法庭之友」的產生作若干規範。美國SupremeCourtRules第37.6條規定,若意見書是由私部門的當事人所提出,則必須揭露該意見書的作者有哪些人,又有哪些人有出資贊助,這是為了避免出現當事人偽裝成法院之友,撰寫意見書支持己方陣營的情況。剛通過的《憲法訴訟法》第19條第3項也有類以規定。

然而,有論者指出美國現代的法庭之友制度的目的已從「避免法官犯錯」演變成「遊說法官採取特定的見解」。這是因為在目前的數位科技下,大數據及人工智慧的功能已經可以輔助法官避免專斷,足以取代法庭之友的意見,縱使有欠妥適的意見亦可在公開的機制下被過濾,法官獨斷的可能性微乎其乎!但人們發現,法院判決的影響力遠遠超越當事人的特定個案,因此有必要提供一個途徑,使當事人以外的社會中其他聲音能夠進入法院。換言之,法庭之友制度已變成特定團體公開關說法院採取特定見解,來影響社會的價值取向,變成法官裁判的背書工具。因此,法庭之友還是法庭之友嗎?

 
有時,律師費不能省!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31 十二月 2018 12:36

撰文:曾泰源律師

整理:記者李雨修

俗話說「省小錢,花大錢」。
在我執業律師多年的經驗中看到,有的當事人為了害怕支付太高的律師費,或者是不願付出法律諮詢費用,在遇到法律案件與問題時,不是不敢委請律師出庭為自己打官司,不然就是不敢向律師諮詢。
生病時,諱疾忌醫,恐會造成小病變大病,更加難以治癒;法律問題則會因為未能理解法律應有的主張與請求權時效的規定,進而延誤權利的提出,讓權利睡著,等到自己發現有疑義,委請律師出庭訴訟時,已然不及,受到敗訴判決,無法補救。
甫近我打了一件共有土地,共有人出賣其共有部分的土地略為,甲與乙均為被繼承人A之繼承人,A死亡後遺有花蓮縣之土地(下稱系爭土地),但未辦理繼承登記,而甲就系爭土地公同共有潛在應有部分。迄103年初被告丙為代理人,代理丁金主買受甲這房以外的應有部分。丙由乙以繼承人之名義辦理土地繼承登記,所有權移轉等程序後,再由丁為買受人出面向各別之繼承人包括乙以低價買受系爭土地之應有部分。俟丁取得全部土地,於105年間再以土地法第34條之1規定,高價出售包括原告應有部分之系爭土地全部所有權與訴外外人己,獲取高額之價差,惟在最初卻漏未依法通知甲及其他繼承人行使優先購買其他應有部分的權利。丙辦理分別共有之繼承登記時,明知甲這房欲保持公同共有關係,竟行使偽造私文書於103年3月19日向地政事務所申請所有權移轉登記,冒名將甲及他繼承人繼承系爭土地,登記為分別共有應有部分各1/84(事實上應為1/105),且在辦理過程中因過失未將同為繼承人之戊申請辦理,致戊之權利受損而提出刑事告訴,經丙自白法院刑事庭判決丙有罪確定。
在丙冒著偽造文書辦理分別共有登記後,在103年間即為甲與戊發現,丙代表金主丁談和解,卻因條件未攏而作罷,嗣後丙委請我函知被害人洽談和解,異未成立,因而丙即如上述被告偽造文書成立犯罪,刑案過程中戊對丙提起侵害姓名權的精神損害賠償。
上開事實,乙丙丁依法因丙偽造文書、最初漏未通知甲這房可以行使優先購買其他共有人應有部分,對甲著實有利。嗣後丁登記取得全部土地後,出賣與己,通知甲這房行使優先購買權,然而甲等誤以為乙丙丁三人相關之繼承、買賣程序有明顯違法應予撤銷,而未在第一時間提出優先購買權。
然共有之優先承購權僅有債權效力,非如承租土地建築房屋之人,對於出租人出賣其土地時之優先購買權,具有相對的物權之效力(最高法院68年臺上字第3141號民事判例參照),倘共有人違反法律規定將應有部分賣與他人時,他共有人不得主張該買賣為無效而塗銷登記(最高法院65年臺上字第853號民事判例參照),他共有人僅得請求損害賠償(最高法院76年度台上字第2350號判決)。
惟甲或誤以為既對丙提出偽造文書訴訟,丁且將系爭土地全部出賣移轉予己時,曾向地院及地政事務所就丁之提存程序提出異議,撤銷所有權買賣程序後,即可合法阻擋最後丁己之買賣移轉登記,經承審法官之闡明,始知無法請求撤銷,僅得就所受損失提出損害賠償。
此際,方知悉原來過去所提出對乙丙丁的要求與向法院、地政的異議,均無法律效果,始驚覺而前去委任律師,在107年間對乙丙丁起訴請求漏未通知行使優先購買權的損害賠償。
當我接到乙丙丁的委託後,閱過全部資料文件,發現最初甲這房對乙丙丁所做的私底下文書,與損害賠償的請求,剛好完全暴露出,其向法院請求優先購買權被侵害的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請求,已然超過二年的時效規定。至於,甲這房本得於乙己105年的買賣行使優先購買權,亦未主張,最後甲的訴訟全軍覆沒,除損失二百餘萬元可得請求的賠償,同時白花律師費與裁判費。
準上結論可見,法律是一門專業學問,未深入了解的人,若不事先找律師諮詢,或委請律師處理,不無可能在自己一知半解下,為錯誤的主張,最後竟遲誤訟訴上的權利。果爾,再委請多大牌的律師打官司,恐亦無法挽救自己的權益。
新年到來,新希望。在此,筆者敬祝看倌們,新年行好運,無病無災無訟訴,身心健康快樂,發大財。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2 頁, 共 221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