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小公務員的悲哀!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09 四月 2018 15:52

撰文:曾泰源律師

整理:記者阮文彬.江思婷

甫近某鄉公所鄉長、職員貪瀆案件二審宣判,我為一位約僱人員辯護,幸運獲得慈悲胸懷法官的憫恕,從應該入獄的刑期,減為緩刑宣告,當事人深表感謝。
話說接案時,已是在起訴以後的事,看了起訴書,眉頭不禁一皺,基於多年辦案經驗發現,案情單純,被告無變更罪名的空間,亦即只能求情。
我向被告據實以告,這案件你有自白,最低刑度 2年8個月,除非遇上慈悲法官。而依據經驗,一審的法官不易適用刑法第59條情堪憫恕減輕其刑,你有無機會不要被關,還是向神祈禱吧!
被告聽我這麼誠懇的告知未來可能的判決結果,在年輕的稚嫩臉龐上,顯現出無奈與無辜的眼神。我也只能勸他,先放下心頭的壓力,畢竟在判決以前,日子還是要過,讓自己輕鬆一點。
不過在旁的母親聽聞,森七七的說,真後悔讓他這麼年輕進公部門,沒有經驗,又不知道如何抗拒外來的壓力,希望我能幫忙,讓她的孩子不要入監獄。唉!我嘆口氣,也只能勉強的承諾,請她不要煩惱,我會盡力就是了。其實,我明白,心中已經壓著一塊石頭了。
我閱完了全卷證資料以後,發現該工程最初設計就有一些問題,承包商無法如期完工,延誤工程,有其原因。但是,契約卻規定了工期,遲誤的違約罰款,包商無可卸責。
至於,被告的問題在於他年輕,且只是公所約僱人員,卻要臨時從協辦變成正式承辦人員,在經驗上絕對欠缺。當工程結案未能完工,已然逾期多時,依據合約應課以違約罰金。不意竟有民意代表施壓,上級長官亦來關說,年輕人實在不知所措,復礙於長官、民代壓力,而未依規定對承包商辦理罰款,終究這樣圖利廠商的事,還是被查獲。
因為被告未依規定,違背職務未課廠商罰金,依貪污治罪條例違背職務圖利他人的犯行,證據確鑿,因被告在偵查中即認罪,犯後態度良好,看他臉上顯現淡淡的哀傷,會讓人覺得很無辜,值得同情。我心想,如果我是法官,將會適用刑法第59條減輕他的刑度,給他緩刑自新的機會。
話說該案正式進入刑事調查後,我的辯護主軸還是以哀兵姿態,請求法院給予從輕,以被告自白,及犯行情堪憫恕酌減兩道刑期。其實,心中完全沒有把握能說服一審法官啊!
最後審理判決結果,果然未加適用刑法第59條,其理由略以,「性被告身為公務員,本應奉公守法、廉潔自守,善盡其職責,卻明知違法而以於其主官監督之工作上利用虛偽記載文書之方式,隱瞞公共工程未能完工之事實,包庇廠商逾期繼續施工,其所不當甚明,且影響公眾對公務員依法公平處理事務之觀感,是縱被告有坦白犯行、素行良好、未從中獲得任何利益等情狀,僅可為法定刑內從輕科刑之標準,不得據為酌量減刑之理由,故被告之辯護人為其主張其犯罪情狀顯堪憫恕,應依刑法第59條之規定酌減其刑,礙難允許」。
判決結果沒有出現奇蹟,被告有些許的失望,也只有安慰再安慰,要他不斷的向神禱告,祈求庇佑,二審能遇到慈悲的法官。於是,被告繼續提起上訴,我則硬著頭皮,迎接未來不易的辯護旅程。
這種貪污治罪條例的案件,有時候是出於公務員的無奈,情有可原,或小貪心,所得金額微少。然而,只要貪污犯罪,無不是重罪,在情輕法重的情事下,不予減輕其刑,將會被判決入獄,有的法官實在判不下去。因此,應用刑法第59條來減輕其刑,讓初犯又情節輕微,態度良好,復無前科的被告有自新機會,加以引用,尚非少見,亦符合人民的法感情。
本件最後在二審辯論時,我亦持相同的辯解,祈請法院給予年輕不懂事的被告一個緩刑的機會。
最後宣判,心中忐忑不安,沒想到宣判結果,被告竟然是被判決緩刑,令我喜出望外,也感恩合議庭的悲心。
其判決理由略以:「查被告係以約僱人員名義於鄉公所建設課任職,並無主辦工程之經驗,證人辛於本院證稱其於鄉公所任職時,被告係其協辦人員,其於100年10月24日遷調其他機關時,鄉公所之工程案件甚多,包括○○溪產業道路改善工程在內之諸多工程,均改由被告繼任主辦,而同案被告甲具有民意代表身分,被告年紀尚輕,甫接手鄉公所公共工程之主辦一職,即需負責諸多公共工程業務,缺乏主辦經驗,工作壓力甚為龐大,又遭受民意代表施壓,於此多重壓力下,因而以虛偽記載及行使登載不實公文書之方式,隱瞞公共工程未能完工之事實,其本人並未從中獲得任何利益,依其犯罪情狀,顯可憫恕,認其所犯貪污治罪條例之圖利罪經依同條例第8條第2項前段減輕其刑後,及所犯刑法第216條之行使不實登載公文書罪,科以最低刑度均仍嫌過重,爰依刑法第59條酌減其刑。」
被告得到判決緩刑宣告,無庸身繫囹圄,頗為高興。但是,這貪污罪的加身,恐怕影響其未來當公務員、選舉民意代表的機會。在此來個法律宣導,刑法第21條規定,公務員依法令之行為,不罰。依所屬上級公務員命令之職務上行為,不罰。但明知命令違法者,不在此限。因而,本件被告是不可能在明知命令違法猶執行下,躲過刑責。
個人以為,小公務員遇此情狀,似可上簽呈載明,指示之事,有違法之嫌,歉難遵辦。倘若非要執行,請改分他人辦理,或請調他處。「寧可抗命,也不要違背法令」,否則,日後不免調查員等著和你見面,屆時後悔就莫及了。
 
佔用公車停靠區導致車禍死傷 有無刑責?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08 四月 2018 12:43

撰文:李殷財律師(劍無鋒律師事務所)   整理:記者阮文彬‧江思婷

【案例】

貨車司機送貨時,找不到停車格,只好把貨車暫停在公車停靠區,就下車卸貨,這時剛好來了一輛公車,要靠站停車,公車司機看到貨車擋在停靠區內,無法正面切入,只好斜切停靠,等停好車下完客人後,公車要離開時,因為前方有貨車擋住,公車司機只好大幅度往左切出,沒想到,公車司機沒有看到後方還有機車騎士逼近,就直接切出,造成機車騎士擦撞到公車後倒地,不幸被後方的轎車輾斃,發生車禍後,公車、轎車司機都下車,貨車司機擔心自己違停恐怕也會有責任,就先開車離開了,這件車禍,到底有哪些人要負刑責?

【解析】

首先,我們先從第一線的責任來看,當然公車司機要切回車道時,沒有注意察看後方來車,而且沒有禮讓直行的機車,造成車禍,導致騎士被轎車壓死,公車司機應該會構成業務過失致死罪。

但是我們再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如果當時貨車不要擋住公車停靠區的話,公車可以直向停在停靠區內,相對的,公車司機要切回車道時,他的視線比較好,而且空間比較大,比較容易切入車道,也比較可以看清後方來車,貨車違規停在停靠區內,確實也會導致本件的車禍發生,因此,貨車司機違規停車,跟車禍的發生也有相當因果關係,恐怕也要承擔業務過失致死的刑事責任。當然貨車司機也有可能辯稱:「我送貨只要一下子,公車等我送完後離開,再開進公車停靠區不就沒事了,誰叫他不等我,也不看清楚後方的來車,怎麼可以怪到我頭上呢?」,但馬路是供公眾通行,人車往來頻繁的要道,怎麼可以強求其他用路人要先讓貨車先停車送貨呢?而且如果貨車司機可以這樣主張的話,那麼以後併排停車的人,是不是也可以辯稱:我只是暫停買過便當,你們大家都先停車,等我買完便當,再開車就好了,誰叫你們要迫不及待,發生車禍,關我屁事?所以,不管貨車司機暫停幾秒,違規就是違規,也導致車禍的發生,當然要承擔刑事責任。

至於貨車司機也知道自己對騎士的死亡有責任,竟然先開車離開,這時候,還會構成肇事逃逸罪。

另外,最後壓死騎士的轎車司機,到底有無刑責?這時,要判斷:當時轎車司機距離騎士多遠,如果距離很遠,轎車司機又不專心,竟然沒有閃避或剎車,就直接壓過去,當然會構成過失致死罪。可是如果騎士就在轎車的前方1、2公尺倒下,恐怕任何人都無法避免輾斃死者,這時候轎車司機應該就不用承擔刑事責任。

 
建築物專有部分的登記範圍,以何者為基準?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二, 03 四月 2018 07:52

撰文/湯文章(花蓮地方法院民庭庭長)

整理/記者江思婷

一、案例:

甲為一棟公寓大廈的所有權人,甲房屋外牆的碰磚剝落,甲要求公寓大廈管理委員會修繕遭拒,乃向法院起訴,以管委會為被告請求修繕房屋外牆,甲之訴有無理由?

二、解析:

公寓大廈之區分所有,係指數人區分一建築物而各有其專有部分,並就其共用部分按其應有部分有所有權;所謂專有部分,係指公寓大廈之一部分,具有使用上之獨立性,且為區分所有之標的者;所謂共用部分,則係指公寓大廈專有部分以外之其他部分及不屬專有之附屬建築物,而供共同使用者(公寓大廈管理條例第3條第2、3、4款參照,另參民法第799條第1、2項)。

區分所有建物可分為共有(用)部分與專有部分,非專有部分即為共有部分,共有部分即不得為專有部分。因此,區分所有建物已辦理建物所有權第一次登記者,何部分為專有部分?何部分為共同使用部分?即應分辨清楚,俾於建物登記簿謄本之記載(土地登記規則第79條、第81條)。

學說上關於專有部分登記之範圍,學說見解有「牆壁說」、「牆面說」、「壁心說」、「折衷說」等四種。(1)牆壁說(共用部分說):此說認為,牆壁(指建築物外牆及專有部分相互間之共同壁)、地板及天花板(樓板)等境界部分,均屬於共用部分。易言之,專有部分僅限於牆壁、地板及天花板所圍繞之空間部分,從而具有「無物性」,僅剩下一個純粹空間的概念。

(2)牆面說:此說認為,專有部分之範圍及於牆壁、地板及天花板等境界構造物之表層粉刷部分,亦即境界構造物之表層部分屬於專有部分之範圍,至其餘部分均為區分所有人之共用部分。日本有關建物區分所有等之法?第14條第3項規定「前兩項之樓地板面積,依照牆壁或其他區畫內側線所圍城部分之水平投影面積。」即採取此說之見解。

(3)壁心說:此說認為,專有部分之範圍到達牆壁、地板及天花板等境界構造物中心線。易言之,牆壁縱面、地板及天花板橫面靠近專有部分之一半,均為專有部分之範圍,其餘一半則為共有或其他區分所有人專有部分之範圍。

(4)折衷說:此說認為,專有部分之範圍及於何處應依內外部關係分別以觀;在區分所有人間之「內部關係」,尤其是區分所有建築物之維持與管理之內部關係上,專有部分之範圍應僅及於牆壁、地板與天花板等境界構造物內面之外層粉刷部分。至於就與第三人之「外部關係」,例如專有部分之買賣、投保或納稅等是,專有部分之範圍應及於境界構造物之中心線。易言之,此說就專有部分之範圍在內部關係上採取「牆面說」,至於外部關係則採「壁心說」,此為我國學界通說。

公寓大廈之外牆,依建築技術規則建築設計施工編第1條第22款之定義解釋,係指建築物外圍之牆壁而言。

惟公寓大廈管理條例第56條第1項前段規定:公寓大廈之起造人於申請建造執照時,應檢附專有部分、共用部分、約定專用部分、約定共用部分標示之詳細圖說;同條第3項亦規定:公寓大廈之起造人或區分所有權人應依使用執照所記載之用途及下列測繪規定,辦理建物所有權第一次登記:(1)獨立建築物所有權之牆壁,以牆之外緣為界;(2)建築物共用之牆壁,以牆壁之中心為界;(3)附屬建物以其外緣為界辦理登記;(4)有隔牆之共用牆壁,依第2款之規定,無隔牆設置者,以使用執照竣工平面圖區分範圍為界,其面積應包括四周牆壁之厚度。

 

依上揭現行法令之規定,可知我國現行法除二個區分所有建物間之共用牆壁,係以牆壁中心為界,辦理測繪登記外,就非隔間共用之建物外牆,則係以牆之外緣為界辦理測繪,並登記成為各區分所有權人專有部分之一部。則依「物權變動公示原則」,外牆顯非全體區分所有權人之共用部分甚明;另登記為各區分所有權人專有部分之外牆,自亦不能再成為全體區分所有權人共有,否則殊與「一物一權主義」及「物權排他性」等物權法上原理原則有違。因此,若建築外牆龜裂損壞,係專有部分所有人負有修繕義務,區分所有權管理委員會並無修繕義務。

 
陪伴父母的子女 先得利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02 四月 2018 08:25

撰文:曾泰源律師

整理:記者阮文彬.江思婷

根據O時電子報報導,婦人甲與丈夫接連生下7名女兒(以下簡稱乙),年紀最小的兒子(丙)備受疼愛,兒女成年後,7名女兒雖已嫁為人妻,也都會定期回家探視雙親,但在母親過世後,身為獨子的丙卻表示,母親晚年生病時姊姊們都漠不關心,甚至恐嚇看護不要照顧母親,因此母親立下遺囑說「女兒們都沒有來看我,我的財產不給女兒們繼承。」

乙非常不滿,認為2007年爸爸過世時就將所有土地都給弟弟,如今媽媽過世又將遺產獨留弟弟,因此決定打官司爭取繼承分配遺產。

為了爭取父母遺產,導致兄弟姊妹失和,對簿公堂的案件,於今的法院實務,屢見不鮮。把累積數十年的手足情誼,為遺產繼承,毀於一旦,真是情何以堪。

猶記得多年前曾經接辦一件父親中頭彩,3子之1丁得知,旋即辭職回故鄉照顧陪伴老父。其他兄弟心想,老父有人照料,放心在外地工作。嗣後老父往生,渠等回來辦理後事後,對父親所遺留的祖產房屋要辦理登記,另以為父親必留有許多現金,要來分得之際,卻發現均為弟弟登記,老父的存摺已空。

俗謂「近水樓台,先得月」,與父母同住一起,較亦取得老人家的歡心,更容易接觸父母的財產,是為人情之常。我告訴委託人,如果沒有違法的證據,要爭遺產有其難度。

該案幸被我從其父親的病歷找出,其老父往生前已生病住院,而有意識不清的證據。是時丁趁機盜領父親存簿內的錢,因此提告丁偽造文書及詐欺罪。最後委託人才獲得數百萬元的和解金。看倌們!本件為何老父的財產全為與父同住的兄弟所取得,應不難猜解吧!

言歸正傳,本件子丙在母親甲晚年生活最需要照顧時,至少願意親自與母親同住照料(是否真心難以得知),衡諸老人家心裡,當然感受最深,進一步覺得丙最孝順。倘若老母親丙又有嫁出去的女兒 ,如潑出去的水之舊思維,或重男輕女的觀念,難保老人家不會有私心的將遺產悉數留給兒子丙啊!

此外,丙若有私心,亦不無可能慫恿老母甲將其財產留給他,而老人家「耳朵輕」,經不起甜言蜜語、慫恿下,極可能依據兒子丙的話,將全部財產留給丙。此實為無法留下來照顧母親的女兒們乙,所無法防範的,乙與甲不同住一起,可謂處於頗為劣勢的情境。此時遇到有心的丙,焉會不發生遺產的爭議呢?

本件相信丙會與甲協商寫下遺囑,謂「女兒們都沒有來看我,我的財產不給女兒們繼承。」這一句話,勢必有人指點,而該人應該不是高人。

諒丙應已先請教他人,如果母親生前贈與不動產的話,會課以高額贈與稅,又為了想獨得遺產。因而,出此下策,求助高人指點,然該高人一知半解法律的規定,誤以為讓甲寫下上開遺囑,即可排除女兒們出來繼承分取母親甲的遺產。

殊不知,母親認為女兒沒來探望她,依諸常理與客觀事實,實難認為成立民法第1145條第1項第5款所規定的「對繼承人重大虐待或侮辱事件,經被繼承人表示其不得繼承者。」,而符合法定喪失繼承權之原因。

從而,本件母親甲所立遺囑已侵犯姊姊們的遺產特留分,因此,姊姊們可以對丙提起侵害特留分的訴訟,請求法律上可得繼承的遺產,丙無法單獨取得母親之遺產。

 

遺產常常是親人生前辛苦作為而得。對於繼承人而言,實是不勞而獲,自天上掉下來的禮物,能繼承得到的是多得的,何須貪得無厭,全收歸於己呢?為了遺產,卻壞了手足之情。然而反過來說,子女在父母年邁時,真心加以陪伴,使其走完一生,得到最後孝心的,多一點遺產利益,似不為過。然而,最讓人痛恨的是虛情假意,為霸佔父母親全部遺產,不依據法律規定的違法繼承人,當然其他繼承人應據理力爭,不惜與之對簿公堂,世上才有公理。

 
通緝犯攀車摔死 駕駛有刑責嗎?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01 四月 2018 13:31

撰文:李殷財律師(劍無鋒律師事務所)

整理:記者阮文彬‧江思婷

案例:

阿狗因為吸毒、盜採國有林木,被通緝,警方在圍捕他時,阿狗竟然衝上高速公路,因為當時有車流量較多,車速較慢,阿狗竟然就直接用手抓住一部休旅車的照後鏡,車主因為車上有老婆、小孩,很害怕,不敢停車,仍然繼續往前開了1、20公尺,阿狗抓不住照後鏡,就跌落路邊,又不幸剛好被休旅車的後輪輾過後,阿狗因為傷勢過重,送醫不治。休旅車的車主是否會有刑事責任?

解析:

『理論上』休旅車的車主,應該會預見到在高速公路上,阿狗抓住他的照後鏡,如果他不停車的話,萬一阿狗摔下去,很有可能被車輛輾斃或撞死,所以,表面上,看起來車主有可能會構成過失致死罪嫌。

不過,我們不能只看表象,我們也要同時站在車主的立場想想看:阿狗抓住照後鏡的目的,絕對不是「抓好玩的」,阿狗被警方追緝,當然想要逃,逃的方法之一,就是上別人的車,甚至搶別人的車,如果可以趁機抓住車上的1、2個人質,來威脅警方,讓警方不敢輕舉妄動,當然更好了。如果我們是車主,你要冒險停車,讓阿狗有機會打開你的車門,抓住你或你的妻兒嗎?或許讀者會想:可是車子行進中,不是會自動上鎖嗎?第一,不是所有的車輛都會自動上鎖;第二,就算會自動上鎖好了,停車後,萬一阿狗拿出兇器砸破車窗的話,不就可以開門了嗎,阿狗對我的妻兒還是有生命、身體上的危險,我怎麼敢冒這種風險?在這樣的情況下,其實車主應該可以主張正當防衛,因為阿狗抓住我的車門,想要搶我的車,我跟妻兒的生命、身體可能遭受到不法的侵害,所以,我才不敢停車。

但本案到底會不會構成「正當防衛」?答案其實見仁見智,有些法官(檢察官)可能會採取比較嚴格的標準:只要你知道阿狗有可能摔死,就應該先停車,你停車以後,阿狗又不一定會搶車子,也不一定會砸車窗,萬一他真的要搶車或砸車窗時,你再開車逃跑就好了,所以,你還是構成過失致死罪。

 

不過,如果依我個人的看法,正當防衛的標準,不應該那麼嚴苛,只要想想看,如果坐在車上的是你跟你的家人,你敢停車嗎?當然我們可以事後諸葛說:等他要搶、要砸的時候,再逃就好了,可是萬一來不及呢?誰來確保我跟妻兒的生命、身體安全呢?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2 頁, 共 195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