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綑綁店員搶劫 犯什麼罪?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12 十一月 2017 12:57

劍無鋒律師事務所  李殷財律師    記者阮文彬、江思婷/整理

【案例】

阿和沈迷線上遊戲,已經失業好幾個月了,因為缺錢花用,看到附近的超商,晚上只有一個店員,而且來往的人車也很少,竟然想要搶劫超商。於是阿和凌晨時就帶著菜刀、膠帶外出,先將機車車牌拔下,戴上口罩及安全帽後,就騎機車到超商,到了門口,阿和下車後,馬上拿出菜刀,架住店員的脖子,叫店員到店內的廁所內,隨即拿出預藏的膠帶,用膠帶綑綁店員,阿和馬上將收銀機內的現金全部拿走後,立刻騎車逃逸。店員等阿和離開後,先撞開廁所的門,再用跳的方式跳到店外,向路人求助,並報警。

警方到場後,先調閱附近的監視器,並過濾可疑的機車,終於循線逮捕阿和,並在阿和同意下搜索阿和住處,查獲阿和犯案當時所用的菜刀、安全帽、機車等犯案工具,以及案發當時阿和所穿著的衣服、褲子。

阿和構成什麼犯罪?

【解析】

媒體經常用歹徒持刀「搶劫」,到底「搶劫」是搶奪罪?還是強盜罪呢?其實「搶劫」只是社會上的通稱,法律上並沒有這樣的用語。法律上的用語應該是「搶奪罪」或是「強盜罪」。

先說「搶奪罪」:搶奪就是趁人不備搶走別人的財物,也就是趁人家來不及防備的時候,搶走他的東西。例如:歹徒騎機車,從後面搶走婦人的皮包,婦人根本不知道歹徒從後面追上來,也不知道歹徒會搶她的皮包。這就是最典型的「搶奪罪」,可以判6個月以上到5年的刑度。

「強盜罪」則是歹徒強行用暴力、或用脅迫、或者是下藥迷昏的方式,讓被害人沒有辦法抵抗,再拿走被害人的財物。所以,強盜罪的惡性比較重大,可以判處5年以上的刑度。

回到本案:因為阿和拿出菜刀架住店員的脖子,這已經是使用暴力的方式,並用膠帶將店員綑綁,店員已經無法抵抗,阿和再搜刮收銀機內的現金。所以,阿和已經構成強盜罪了,而不是只有搶奪罪。

另外,阿和又是拿菜刀來犯案,菜刀對人體足以產生危險性,算是凶器,因此,阿和是攜帶凶器犯下強盜罪,在這種情形下,很容易造成被害人的傷亡,因此,阿和會構成加重強盜罪(攜帶凶器強盜財物),這條罪更是7年以上有期徒刑的重罪,也就是阿和的最低刑度就是7年起跳。

 
親人負債過世 要怎麼辦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六, 11 十一月 2017 12:55

小張的爸爸因癌症去世,留下大筆債務(很有可能與地下錢莊、簽本票、跟討債集團或黑道有債務)初步估計超過千萬元,小張三兄弟都無法也無力償還.....。上述問題是不少民眾遇到的難題,處理不慎甚至可能禍留子孫,以下就來介紹繼承法上的相關重要知識。

現行繼承制度可分為「概括繼承」、「限定責任」及「拋棄繼承」。概括繼承、限定責任係指繼承人僅須以因繼承所得遺產為限,償還被繼承人之債務,如果不夠還也不必用繼承人自己財產償還(參民法第1148條第2項)。拋棄繼承則指繼承人放棄被繼承人的財產及債務,即繼承人不管遺產償還被繼承人的債務後,是否還有剩下的資產,繼承人都不繼承(參民法第1174條第1項)。

鑑於社會上常有繼承人因不懂法律,未於法定期間內辦理限定繼承或拋棄繼承,而背負龐大繼承債務,故民法繼承編將原定之概括繼承原則,修正為概括繼承、限定責任,也就是對於被繼承人的債務,僅須以因繼承所得遺產為限,負清償責任。

是以,依現行規定,有上述問題的民眾似乎已無須再向法院辦理限定繼承。然而為釐清被繼承人的債權債務關係,現行民法第1156條亦賦予繼承人清算義務,有上述問題的民眾必須於知悉得繼承的時點起3個月內,開具遺產清冊並陳報法院。此外,未辦理拋棄繼承之繼承人中,若有一位於知悉其得繼承之時起3個月內,開具遺產清冊陳報法院,其他繼承人即視同已陳報。

欲辦理拋棄繼承的民眾,則應於知悉得繼承時起3個月內,以書面向被繼承人死亡時住所地之法院提出聲請(參民法第1174條第2項)。

拋棄繼承後,應以書面通知因本身拋棄繼承而應為繼承之人,但不能通知者不在此限,此時可於給法院的書面上載明「被繼承人雖有其他應為繼承之人,但因不知其住所而不能通知」。至於辦理拋棄繼承應備妥下列文件:一、拋棄繼承聲請書(載明聲請人聯絡電話);二、被繼承人除戶戶籍謄本(如戶籍尚無死亡記載,應同時提出死亡證明書);三、拋棄人戶籍謄本、印鑑證明及印鑑章;四、繼承系統表;五、拋棄通知書收據(已通知因其拋棄應為繼承之人之證明)。

本件小張三兄弟可粗略估計其父親之財務狀況,若資產仍可能大於負債,建議依民法第1156條開具遺產清冊並陳報法院;倘負債遠大於資產,則建議依法辦理放棄繼承。

吳明益律師簡介:

學歷:

國立臺灣大學法律學系、政治系(雙學位)

國立臺灣大學法律研究所公法組碩士

國立東華大學國民教育研究所博士

專業資格:

律師高考及格

公務員高考一級法制科第一名

專利代理人

辦理文書認證事務之公證人

執業經歷:

曾任萬國法律事務所、永平國際法律事務所律師

全國律師聯合會人權保護委員

全國優秀公益律師代表

花蓮縣醫師、中醫師、教師會及校長協會法律顧問

吳明益律師聯合事務所

地址:花蓮市中美路111-6號

電話:03-8222801, 8222650

傳真:03-8232645


吳明益律師聯合事務所 吳明益律師撰

記者阮文彬.江思婷/整理

 
行政罰是否要有故意或過失?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二, 07 十一月 2017 08:21

撰文/湯文章(花蓮地方法院民庭庭長)

整理/記者阮文彬.江思婷

一、案例:

小青因家人有看護需要,經仲介公司介紹外籍看護工,簽約時小青已要求仲介公司、外籍看護工共同簽署三方契約書,並提供合格之診斷證明書等相關文件,嗣經人檢舉才知道該外勞是他人申請聘顧之外勞,因而被主管機關裁罰。小青不服,主張並無故意或過失,憑什麼處罰?

二、解析:

按行政罰法第8條規定:「不得因不知法規而免除行政處罰責任。但按其情節,得減輕或免除其處罰。」復按「民法第224條本文規定:『債務人之代理人或使用人,關於債之履行有故意或過失者,債務人應與自己之故意或過失,負同一責任。』乃民法自己行為責任原則之例外規定。

債務人使用代理人或使用人,擴大其活動領域,享受使用代理人或使用人之利益,亦應負擔代理人或使用人在為其履行債務過程所致之不利益,對債務人之代理人或使用人,關於債之履行之故意或過失,負同一故意或過失之責任。

人民參與行政程序,就行政法上義務之履行,類於私法上債務關係之履行。人民由其使用人或委任代理人參與行政程序,擴大其活動領域,享受使用使用人或代理人之利益,亦應負擔使用人或代理人之參與行政程序行為所致之不利益。是以行政罰法施行前違反行政法上義務之人,如係由其使用人或委任代理人參與行政程序,因使用人或代理人之故意或過失致違反行政法上義務,於行政罰法施行前裁處者,應類推適用民法第224條本文規定,該違反行政法上義務之人應負同一故意或過失責任。惟行政罰法施行後(包括行政罰法施行前違反行政法上義務行為於施行後始裁處之情形),同法第7條第2項:『法人、設有代表人或管理人之非法人團體、中央或地方機關或其他組織違反行政法上義務者,其代表人、管理人、其他有代表權之人或實際行為之職員、受僱人或從業人員之故意、過失,推定為該等組織之故意、過失。』法人等組織就其機關(代表人、管理人、其他有代表權之人)之故意、過失,僅負推定故意、過失責任,人民就其使用人或代理人之故意、過失所負之責任,已不應超過推定故意、過失責任,否則有失均衡。

再法人等組織就其內部實際行為之職員、受僱人或從業人員之故意、過失,係負推定故意、過失責任。此等組織實際行為之職員、受僱人或從業人員,為法人等組織參與行政程序,係以法人等組織之使用人或代理人之地位為之。此際,法人等組織就彼等之故意、過失,係負推定故意、過失責任,則除行政罰法第7條第2項情形外,人民以第三人為使用人或委任其為代理人參與行政程序,具有類似性,應類推適用行政罰法第7條第2項規定,即人民就該使用人或代理人之故意、過失負推定故意、過失責任。」(最高行政法院100年度8月份第2次庭長法官聯席會議決議)。

是以,人民因其使用人或委任代理人參與行政程序,擴大其活動領域,享受運用使用人或代理人之利益,亦應負擔其不利益,而與該違反行政法上義務行為之使用人或代理人負同一故意或過失責任。

惟於行政罰法施行後,因類推適用行政罰法第7條第2項規定結果,使人民就其使用人或代理人之故意、過失係負推定故意、過失責任。又因係「推定」而得舉反證推翻,則本人與其使用人或代理人既應負同一故意或過失責任,自須該使用人或代理人對該違反行政法上義務之行為有故意或過失,始生本人因推定具有故意或過失,而負違反行政法上義務之責任,或因舉證推翻「推定之故意、過失」,而不負違反行政法上義務之責任(最高行政法院103年度判字第76號判決參照)。

本件小青雖已要求仲介公司、外籍看護工共同簽署三方契約書,惟程序上仍應將此自原申請雇主之外勞由新雇主轉聘之契約,向主管機關通報及向勞動部申請許可後,始可開始聘用。而仲介公司為小青之使用人之故意或過失,其未通報之過失仍應由小青負責。

 
人肉鹹鹹談詐欺 (下)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06 十一月 2017 08:35

撰文:曾泰源律師

整理:記者阮文彬.江思婷

(接續)
本件在我提出告訴時,曾先向甲夫婦解釋,到時候對方必然會向檢察官表示,雖然開遠期支票予甲,但是,期間仍有清償甲一點債務,實在是因為被利息所困,不是故意不清償,而詐取甲魚貨。嗣後,上了偵查庭,果不其然,第一任檢座就以民事糾葛將A父子不起訴處分。
甲夫婦接到處分書,非常的懊惱與煩惱,為何檢察官不調查明確,輕易的以民事糾葛結案。我看了處分書後,亦覺得理由不充分,偵查不完備,於是代為撰寫再議理由,提出再議狀。
未幾即接獲高分檢檢察長撤銷原處分的函片,認為原處分有不備違法之處。重燃希望的甲夫婦,再到所請我幫忙,再撰狀,並補強詐欺罪的罪證與理由,終獲檢察官採信,認定A父子,涉有詐欺罪嫌,依法提起公訴。
這樣的期程已是近一年的時間,對於百萬巨款無法受償的人,內心的痛苦煎熬,也必須有被倒債的人才能體會。本想事證明確,一審應可以盡快結案,不料被告亦委請律師出庭辯護,並提出了相當的理由與證據來佐證被告二人無詐欺的犯意。在審理終結那天,我雖親自為告訴人陳述被告為何成立詐欺的事證,卻不被法院採信,而判決被告無罪。
無罪等同敗訴,律師面對如此結果,難免要接受當事人的質疑,或要求解釋,為何被告會被判無罪。說真的,中華民國絕對沒有王牌不敗大律師,官司輸了,面對輸的官司總要找理由來說明,輸贏非律師所能主導,就本案我仔細再研究卷證資料,與判決理由,認有上訴改判空間來安慰甲夫妻,而提出聲請檢察官上訴的理由書,獲得檢座提出上訴。
到了二審,受命法官更詳細的調查證據,我再加強告訴的火力,事實上,被告A早於開遠期支票予甲之時,即已財務破洞,顯難支付買魚價款,最令人不能原諒的是,已然跳票,卻依然叫貨,收受貨物,這不叫詐欺,什麼才是詐欺呢?最終二審認為上訴有理由,撤銷原判決,改判決A詐欺罪成立,附帶民事賠償甲百餘萬元。
甲夫婦收到判決,一則以喜,另則以憂。勝訴判決,只是一張紙,是否債權能夠受償,也必須債務人仍有資產。於是,我請他拿著判決書,確定證明與身分證前往國稅局查明A有無財產,經回覆未發現,也只能很抱歉的告訴甲夫婦,似乎無法對A加以強制執行,亦即是甲債權不能受到清償。
當我望著甲夫婦失望的離開事務所時,我心中也湧起了些許的愁悵,對於A的不願返還甲債務,覺得他真是無情無義。也對於未能於訴訟中逼迫甲和解,至少償還甲些許債務而難過。心中也只能說,欠錢人最大,反正人肉鹹鹹,又不能割去吃。
就在自我感嘆時,接到文前甲妻的「賴」訊息,心情才平復。但是,對於甲夫婦的工作付出,被詐欺,努力付諸流水,深感不捨,在此祈願老天保佑他們,未來捕獲更多的魚貨吧!
 
車禍裝傷告人 犯什麼罪?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05 十一月 2017 12:54

撰文:李殷財律師(劍無鋒律師事務所) 整理:記者阮文彬‧江思婷

【案例】

小陳騎機車經過一部lexus轎車時,不小心擦撞到轎車的左後車身,轎車的駕駛阿龍就打電話報警,員警到場處理車禍的時候,也對雙方進行酒測,當時阿龍都沒有異狀,後來警方通知雙方到派出所製作筆錄時,阿龍竟然全身包紮,並且跟員警說:「因為小陳的機車擦撞到他的車身,造成他嚴重驚嚇,本能重踩煞車,所以身體往前傾,撞擊到方向盤,造成左手拇指、右手手腕與頸部挫傷。」並且告訴小陳,我是醫師,因為這個車禍讓我損失慘重,要求小陳要付高額的賠償,否則,就要提告。小陳說:「我雖然有擦撞到你的車子,但擦撞很輕微,不可能造成這樣的傷勢,頂多只要賠你的修車費就好了」,因此,拒絕高額的賠償,於是阿龍就拿出診斷證明書跟車輛的行車記錄器提出過失傷害的告訴。小陳跟阿龍會構成犯罪嗎?

【解析】

車禍發生後,如果雙方都沒有受傷,那麼頂多就是賠償的問題(民事訴訟),雙方都不會涉及到犯罪(刑事官司)。可是只要有一方受傷,對方可能就會構成過失傷害罪。回到本案:阿龍沒有受傷,所以,小陳根本不會構成犯罪,大不了賠阿龍修車費就可以了。可是阿龍為了要用刑事告訴來逼小陳和解(以刑逼民),而且阿龍又是醫師,要裝傷很容易,所以看起來小陳大概一點勝算都沒有了嗎?

不過,這個案件檢察官、法官很認真的調查,不只傳喚了當天處理的員警,員警作證說:「當天我到車禍現場時,看起來阿龍並沒有受傷」,另外又把當天阿龍所提供的行車記錄器當庭播放,看到車禍發生時,畫面根本沒有晃動,如果真的有重踩煞車,造成阿龍重擊方向盤的話,怎麼可能行車記錄器連晃動都沒有。

再加上,法官調閱當天阿龍的報案錄音,員警問他有沒有受傷時,阿龍也自己承認並沒有受傷。所以,綜合這些事證,檢察官對小陳做不起訴處分,反而起訴阿龍誣告罪,最後法官也以誣告罪判阿龍有期徒刑6個月確定。在這個案件中,如果阿龍除了要求車子的修復費用以外,另外又要求小陳要賠償他「身體受傷」損害賠償的話,還有可能會構成詐欺罪,也就是說「裝傷騙錢」,只是因為小陳沒有上當付錢,阿龍沒有得手,但還是會構成詐欺未遂罪。所以,不要以為自己是專業的醫師,就可以隻手遮天,在法庭上,很多事實的真相都會慢慢的浮現!

 

李殷財律師簡介:

台大法律系、司法官特考律師高考及格、前苗栗、花蓮地檢署檢察官。

服務項目:法律諮詢服務,提供訴訟、行政訴訟、訴願、代書、土地代書、民事訴訟、刑事、訴狀狀紙、民事訴訟、刑事訴訟、行政訴訟、官司書狀、告人被告、車禍傷害詐欺、合夥土地房屋。

劍無鋒律師事務所:臺北所 臺北市大安區和平東路2段49之1號7樓02-27029580

花蓮所 花蓮市府前路122號  03-8230202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2 頁, 共 181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