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自己不動產役權 (下)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三, 20 四月 2011 08:40

⊙文/湯文章(花蓮地院民事庭庭長)     
⊙整理/記者祝務耕 


案例:
建商小明蓋了一個社區,其中有房子、綠地及庭園造景等設施,小明覺得將來房子賣出後,可能買受人會覺得留那麼多綠地作什麼,會變更設計,小明希望能維持原先的設計,增加生活品質。小明聽說新修正之民法物權編有自己地役權之規定,想要用此方法來維持原來的設計,可行嗎?
 解析(下):
 至於會產生之疑問,例如:(一)權利混同之問題。民法第762條:「同一物之所有權及其他物權,歸屬於一人者,其他物權因混同而消滅。但其他物權之存續,於所有人或第三人有法律上之利益者,不在此限。」、民法第763條:「所有權以外之物權,及以該物權為標的物之權利,歸屬於一人者,其權利因混同而消滅。」此二條文為物權編混同之規定,就規定內容而言,係指原本兩個權利分別為不同人所有,而因之後事件導致此二權利同為一人所有,始生混同之效力,而在對於自己不動產設定不動產役權者,此不動產役權設定時,權利非分別由二人所有,故此際非適用上開條文,因此並無權利混同之問題。
 (二)土地所有權人得自由處分、使用、收益自己不動產,根本無設定自己地役權之必要之問題。不動產所有權人得自己處分、使用、收益自己不動產,但此種僅作概念法學上之推演,並無助於社會的進步,法律制度在創立時亦需考量社會上之需求,而不能僅是從法律概念上並無任何實益作出發,將會導致法律與社會脫節,而法律只能在概念上打轉,不符合社會對於法律的期待。因此從社會發展之利益來看,人民對於自己不動產役權有需求,因此法律應有相應的制度來輔助人民使用該制度,而不能如否定說所述,此始能促進社會之進步。
 自己不動產役權之設定將會增加不動產整體使用的效率,而增加整體不動產價值,而且所有人不可能為了要損害繼受人(通常為買受人)而設定有害的不動產役權,因為買受人會注意到土地登記簿上不動產役權之義務內容,此時若義務內容過於嚴苛,勢必影響到不動產之價格,也當然對於所有人沒有任何利益,故從此一觀點出發,亦應肯認自己不動產役權之存在。

 
自己不動產役權 (上)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二, 19 四月 2011 07:44

⊙文/湯文章(花蓮地院民事庭庭長)     
⊙整理/記者祝務耕 


案例:
建商小明蓋了一個社區,其中有房子、綠地及庭園造景等設施,小明覺得將來房子賣出後,可能買受人會覺得留那麼多綠地作什麼,會變更設計,小明希望能維持原先的設計,增加生活品質。小明聽說新修正之民法物權編有自己地役權之規定,想要用此方法來維持原來的設計,可行嗎?
 解析(上):
 修正前民法第851條:「稱地役權者,謂以他人土地供自己土地便宜之用之權。」所以解釋上地役權須以他人土地作為供役地。而且在自己所有的土地之間,所有人可以自行決定各自土地該如何使用,因此並無設定就自己之土地設定地役權之必要,如果讓所有人單獨自行在不同土地上設定地役權,難保特定繼受人不會因為所有人所設定之地役權而受到損害,而且會有權利義務混同之疑問。但大部分學者都認為,所有人對於大面積土地預先為規劃,以節省之後不動產交易之成本,維持不動產間利用關係,此時即有設定地役權之必要。
 隨著社會進步,不動產資源有效運用之型態,日新月異,為提高不動產之價值,就大範圍土地之利用,對各宗不動產,以設定自己不動產役權方式,預為規劃,即可節省嗣後不動產交易之成本,並維持不動產利用關係穩定。例如建築商開發社區時,通常日後對不動產相互利用必涉及多數人,為建立社區之特殊風貌,預先設計建築之風格,並完整規劃各項公共設施,此際,以設定自己不動產役權方式呈現,遂有重大實益。對於自己不動產役權,德國學說及實務見解亦予以承認。為符合社會脈動,使物盡其用,並活絡不動產役權之運用,故修正民法第859條增設自己不動產役權之規定。

 
物權法之發展趨勢 (下)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三, 13 四月 2011 08:21

⊙文/湯文章(花蓮地院民事庭庭長)
 ⊙整理/記者祝務耕

  前言
物權法近年來歷經三次大修,已增加許多權利義務關係,但基本性質並未改變,隨著社會進步,交易形態日趨複雜,修正之物權法似仍有許多檢討空間,有待將來進一步修法。
  三、登記生效主義之檢討
 釋字第349號解釋(令)認為分管契約對於善意第三人不生效力,此次物權法修正於第826條之1第1項、第836條之2第2項、第838條第2項、第850條第2項、第873條之1第1項等條文,均規定債權「非經登記不得對抗第三人」,換言之,登記有公示性,第三人即可能明知或可得知該債權存在,而不得主張其為善意,亦即債權登記採取「登記對抗主義」。但修正之物權法第758條仍然採取「登記生效主義」。登記是不動產物權的法定公示方法,公示僅是為了保護交易安全,並無必要在保護交易安全的必要限度以外剝奪真正的權利,因此,未辦理登記並不表示物權效力不存在,例如:土地法第104條及修正後民法第824條第6項之優先承買權、第919條第1項之留買權等,均不會因為無法辦理登記而否定其物權效力,所以,將登記作為不動產物權變動的對抗效力,比較符合釋字第349號的解釋法理。物權登記生效主義,有必要檢討。
 四、物權行為獨立性與無因性
 物權行為獨立性之立法例,約有法國法的意思主義、德國法的物權意思主義、瑞士法的登記或交付主義及美國法的契據交付主義。現行物權法承襲德國法制,將法律行為區分為債權及物權行為,物權行為具有獨立性與無因性,惟此種區分有違社會常情,不是一般國民所能了解,而從上述外國立法例可知,現行物權法採取德國法的物權意思主義,不過是一種立法價值的選擇,這種制度既然與國民的價值感情有違,即有修改之必要。
 五、私法自治原則
 物權法修正後,原本許多私法自治事項,都規定由法院介入,例如:第796條 1第1項、第826條之1第1項等,或是規定強制自治,例如:規定區分所有人訂立規約,這類型的管制立法,似已使得私法自治原則逐漸喪失,是否有其必要,似有檢討餘地。

 
物權法之發展趨勢 (上)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二, 12 四月 2011 10:51

   ⊙文/湯文章(花蓮地院民事庭庭長)
 ⊙整理/記者祝務耕

法官專欄

一、 前言
 物權法近年來歷經三次大修,已增加許多權利義務關係,但基本性質並未改變,隨著社會進步,交易形態日趨複雜,修正之物權法似仍有許多檢討空間,有待將來進一步修法。
二、物權法定主義之緩解
 修正前民法第757條規定:「物權,除本法或其他法律有規定外,不得創設。」故民法規定之物權種類有:所有權、地上權、永佃權、地役權、典權、抵押權、質權、留置權等8種。物權法定主義之立論基準,主要在於固定物權之種類及其內容,乃有得公示之方法,在商品交換經濟時代,使當事人得以確定交易行為所取得財產權之內容,交易之安全及迅速因而獲得確保,但因社會變遷、交易形態趨於複雜的需求,民法規定之物權種類不符合需要,故以其他法律規定物權類型,例如:動產擔保交易法規定之動產抵押、附條件買賣和信託占有、土地法及原住民保留地開發管理辦法規定之耕作權、大眾捷運法規定之空間地上權(第19條)、公寓大廈管理條例規定之區分所權。此外,尚有具有物權效力之債權,例如:預告登記制(土地法第79條之1)、優先承買權(土地法第104條)等。
 司法實務上更承認最高限額抵押權、讓與擔保、祭祀公業產權、違章建築的「事實上處分權」等。這種不增加民法規定之物權種類,而以特別法形式或是法官造法之方式增加物權種類,是否已達最適之物權數量,而足以因應社會交易發達之需求,仍有疑慮。
 物權法修法後,除將永佃權刪除外,並於條文增設區分地上權、農育權、最高限額抵押權、最高限額質權、營業質權等物權種類,且將地役權修改為不動產役權,並將實務上承認多年的最高限額抵押權明文化,而民法第757條更修正為:「物權除依法律或習慣外,不得創設。」承認得以習慣法創設物權種類,因此學者認為實務上承認之讓與擔保,將有成為物權之餘地。
 然而能否成為習慣,法律要件極為嚴格,能否因此而增加多少物權種類,已另人質疑。而許多具有物權效力之債權,因無公示作用而不足以保護交易之相對人。
 所以,此次修法雖將物權法定主義緩解,恐仍不足因應社會變遷、交易形態日趨複雜之需求,似宜進一步採取物權自治原則,將「法定物權」、「習慣物權」改為「有名物權」。

 
公同共有人優先承買權之繼承 (下)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三, 30 三月 2011 09:14

⊙文/湯文章(花蓮地院民事庭庭長)
⊙整理/記者祝務耕

 案例:
 A地為小花、小君及小凱分別共有,應有部分各為三分之一。小花過世後,其應有部分為小明、小華及小毛共同繼承,尚未辦理遺產分割。小君及小凱依土地法第34條之1規定,要將該地出賣給他人,小明表示要行使優先承買權,小華及小毛則表示不行使優先承買權。小君及小凱乃拒絕小明行使優先承買權,小明不服,提起訴訟主張其對A地有優先承買權,有無理由?
 解析(二):
 是以,該條法律第二項所規定之「其他權利之行使」,仍應依規範人法結合關係之法律、習慣或法律行為予以規範。因此,基於該公同共有關係,行使優先承買權,應經其他公同共有人之同意,如公同共有人中有人單獨行使優先承買權,於法不合。況且,繼承人繼承被繼承人之土地應有部分,於遺產分割前,與其他繼承人公同共有該土地應有部分,其於遺產分割時,是否分得該土地之應有部分仍屬未定,而有待全體繼承人之協議定之。
 據此,倘公同共有人於遺產分割時未取得該土地之應有部分,卻於遺產分割前行使優先承買權,而得買受該土地之另筆應有部分,自與土地法第34條之1第4項規定共有人出賣其應有部分時,他共有人得以同一價格共同或單獨優先承購,其立法目的在於藉應有部分之出賣,使他共有人有優先承買權,以減少共有人之人數,使共有關係趨於單純(最高法院80年度台上字第1357號判決參照) 之目的有違。
 修正後民法第828條第2項規定:「第820條、第821條及第826條之1規定,於公同共有準用之」,民法第820條第1項前段規定:「共有物之管理,除契約另有約定外,應以共有人過半數及其應有部分合計過半數之同意行之。」新修訂之民法關於公同共有之規定,已準用民法第820條第1項前段之多數決原則,故於公同共有物之管理,已未嚴格要求須經「全體共有人」之同意,得以過半數之多數決方式處理,較有彈性,已逐步放寬公同共有人對共有物管理上之限制,然立法者於修正時,並未就修正後民法第828條第3項準用民法第820條、第821條及第826條之1之規定,難認係立法疏漏;又「共有物之管理,係指對於共有物之保存、改良及用益而言」(最高法院82年台上字第358號判決參照),行使優先承買權非屬管理行為,自無類推適用之情事。

 
<< 最先 < 前一個 191 192 193 194 195 196 197 198 199 20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195 頁, 共 205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