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善意取得是否須為有償?(下)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四, 28 七月 2011 09:59

 文/湯文章(花蓮地院民事庭庭長)
    整理/記者祝務耕 

案例:

 小明因為好友小華要向其女友小蘭求婚沒有鑽石,也因為沒有工作買不起鑽石,乃將自己一顆價值20萬元的鑽石借給小華,小華取得該鑽石後向女友小蘭佯稱是自己買的,要送給小蘭作為求婚的禮物,小蘭半信半疑,向小華質問怎麼有錢買鑽石,小華解釋說是以前所賺的錢留下來買的,小蘭信以為真收下鑽石並答應婚事。過了一段時間,小明見小華遲遲未歸還鑽石,向小華索討後獲悉此事,小華怕婚事告吹,允諾籌備現金向小明購買該顆鑽石,但過了好長一段時間,小華都無法支付現金給小明。小明不得已乃向小蘭提及此事,並要求小蘭歸還鑽石,小蘭知道後一氣之下與小華解除了婚約,但因為太喜歡這顆鑽石,竟拒絕歸還且向小明嗆聲說:「這是小華給我的,你跟他的事自己解決,不關我的事。」小明感覺自己受騙,一狀告到法院要求小蘭歸還鑽石,有無理由?
 解析:
 物權原則上有追及力,但如有善意受讓的情形,才剝奪此追及力(權利),而使受讓人取得此權利。無償契約不符合均衡正義,也不在交易安全的保護範圍,因此,無對價或不以相當對價取得的情形,也不得主張善意受讓,大陸物權法第106條第1項第2款即明文規定「以合理的價格轉讓」為善意取得的要件之一,票據法第14條規定以無對價或顯不相當之對價取得票據者,不得享有優前手之權利,均值得參考。
 而民法第950條規定:「盜贓、遺失物或其他非基於原占有人之意思而喪失其占有之物,如現占有人由公開交易場所,或由販賣與其物同種之物之商人,以善意『買得者』,非償還其支出之價金,不得回復其物。」亦規定有償取得。
 學者認為,雖然民法第950條,從文義上只適用於盜贓、遺失物或其他非基於原占有人之意思而喪失其占有之物,然而,第949條和第950條規定是第948條的特別規定,是針對受讓客體為盜贓物等而為特別規定,在受讓人取得要件上,規範意旨原則上是相同的,因此,「買得」一詞正好呼應前述善意受讓應限於有償受讓的見解。

 
善意取得是否須為有償? (中)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三, 27 七月 2011 16:08

文/湯文章(花蓮地院民事庭庭長)
整理/記者祝務耕 
案例:小明因為好友小華要向其女友小蘭求婚沒有鑽石,也因為沒有工作買不起鑽石,乃將自己一顆價值20萬元的鑽石借給小華,小華取得該鑽石後向女友小蘭佯稱是自己買的,要送給小蘭作為求婚的禮物,小蘭半信半疑,向小華質問怎麼有錢買鑽石,小華解釋說是以前所賺的錢留下來買的,小蘭信以為真收下鑽石並答應婚事。過了一段時間,小明見小華遲遲未歸還鑽石,向小華索討後獲悉此事,小華怕婚事告吹,允諾籌備現金向小明購買該顆鑽石,但過了好長一段時間,小華都無法支付現金給小明。小明不得已乃向小蘭提及此事,並要求小蘭歸還鑽石,小蘭知道後一氣之下與小華解除了婚約,但因為太喜歡這顆鑽石,竟拒絕歸還且向小明嗆聲說:「這是小華給我的,你跟他的事自己解決,不關我的事。」小明感覺自己受騙,一狀告到法院要求小蘭歸還鑽石,有無理由?
 解析:
 所謂不知當然是指過失而不知,但過失有輕微過失與重大過失之分。所謂重大過失是指稍微加以注意,就可以得知交易資訊,趨近於故意,此種資訊蒐集成本遠低於要求揭露資訊的成本,也應由當事人負擔不知此種資訊的不利益,所以不值得保護。
 因此,修正後民法第948條第1項增列後段規定:「但受讓人明知或因重大過失而不知讓與人無讓與之權利者,不在此限。」易言之,善意取得必須善意受讓人無重大過失。
 善意取得比較有爭論的是:
 (一)讓與人與受讓人間的契約是否須有效?
 (二)受讓人是否須支出相當對價?
 關於第一個爭論,契約無效、解除或撤銷,讓與人可本於所有物返還請求權、回復原狀請求權或不當得利返還請權等,向受讓人請求返還占有物。
 因善意取得的立法目的是在保護交易安全,避免第三人因交易受到不測之損害。讓與人與受讓人間的契約既然無效、解除或撤銷,受讓人既不會因交易受到不測之損害,所以沒有保護的必要,不能主張善意取得。
 關於第二個爭論,28年院字第1919號解釋認為,並無必要在保護交易安全的必要限度以外剝奪真正的權利,物權是真正的權利,所以,保護物權與保護交易安全應取得平衡。

 
善意取得是否須為有償?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二, 26 七月 2011 08:54

文/湯文章(花蓮地院民事庭庭長)
整理/記者祝務耕 


案例:
小明因為好友小華要向其女友小蘭求婚沒有鑽石,也因為沒有工作買不起鑽石,乃將自己一顆價值20萬元的鑽石借給小華,小華取得該鑽石後向女友小蘭佯稱是自己買的,要送給小蘭作為求婚的禮物,小蘭半信半疑,向小華質問怎麼有錢買鑽石,小華解釋說是以前所賺的錢留下來買的,小蘭信以為真收下鑽石並答應婚事。過了一段時間,小明見小華遲遲未歸還鑽石,向小華索討後獲悉此事,小華怕婚事告吹,允諾籌備現金向小明購買該顆鑽石,但過了好長一段時間,小華都無法支付現金給小明。小明不得已乃向小蘭提及此事,並要求小蘭歸還鑽石,小蘭知道後一氣之下與小華解除了婚約,但因為太喜歡這顆鑽石,竟拒絕歸還且向小明嗆聲說:「這是小華給我的,你跟他的事自己解決,不關我的事。」小明感覺自己受騙,一狀告到法院要求小蘭歸還鑽石,有無理由?
 解析:
 如果小明有辦法證明小華與小蘭是共同向其騙取鑽石,則小明可依侵權行為之法律關係向小蘭請求歸還鑽石,在此不論。本件所要論述者為:小蘭是不知情的情形。
 民法上於小蘭能否取得該顆鑽石的所有權,關鍵在於小蘭是否為善意取得?修正前民法第801條規定:「動產之受讓人占有動產,而受關於占有規定之保護者,縱讓與人無移轉所有權之權利,受讓人仍取得其所有權。」
 同法第948條規定:「以動產所有權或其他物權之移轉或設定為目的,而善意受讓該動產之占有者,縱其讓與人無讓與之權利,其占有仍受法律之保護。」亦即,善意取必須具備:
 (一)讓與人就該動產具有占有的外觀,包括直接占有、間接占有、輔助占有等情形。
 (二)讓與人為無權處分,即讓與人無移轉處分此標的物的權利,依民法第118條的規定加以判斷。
 (三)受讓人已受讓該動產的占有。
 (四)受讓人善意信賴讓與人占有動產是有權處分。
 但這些要件有漏洞,就是民法上所指之「善意」是指不知,「惡意」是指明知。善意應受保護,惡意不受保護,這是民法的基本原則。善意取得的立法目的是在保護交易安全,避免第3人因交易受到不測之損害。故意當然是明知,明知權利糾紛危險存在,仍然不知規避,自甘冒險,所以不是善意,是惡意,不能受到保護。

 
對價平衡原與因果關係(下)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四, 21 七月 2011 06:58

◎文/湯文章(花蓮地院民事庭庭長) ◎整理/記者祝務耕 

案例:
 被保險人甲透過乙保險經紀公司之業務員丙,向丁保險公司投保團體平安保險,保額新台幣500萬元,被保險人甲身體有缺陷,即其之右手畸形故僅能駕駛殘障之3輪機車,但業務員丙在保險單書面詢問事項,勾選身體正常,在訂約後1年之保險期間內之某日,甲被第3人戊因酒後駕車,自後追撞而造成其傷重送醫不治,被保險人甲之受益人等遂要求丁保險公司依保險契約之規定請求賠償,有無理由?
 解析:
  因此於解釋上開條文時,應予目的性限縮,解為保險人於要保人違反保險法第 64條第1項所定據實說明義務,且已發生之保險事故與要保人未據實說明之事項無關時,仍得解除契約,僅是不得拒絕解除契約前已發生之保險事故理賠之請求(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99年度保險上易字第8號民事判決)。
  換言之,現行保險法第64條第2項係兼採取二種立法原則:對於已發生之保險事故,採取「因果關係說」—即保險事故之發生必須與不實說明間有因果關係存在,保險公司始得拒絕理賠。若保險事故之發生須與不實說明間無因果關係存在,例如:投保時未說明已罹有肝病,但死亡係車禍者,保險公司仍須理賠。但對於未發生之保險事故,採取「對價平衡說」—即未告知之事實,足以變更或減少保險公司對於危險之評估,保險公司即得據以解除契約。問題是什麼事實未告知,足以變更或減少保險公司對於危險之評估?當然是指「重要事項」。這應由保險公司證明。
  一般而言,要保書為保險公司的書面詢問事項,乃針對足以影響危險評估重要事項加以彙整列項,印製成制式的表格,於要保人投保時交由要保人及被保險人逐一填寫,此即為保險法第64條所規定「告知義務」。這些告知事項,都是保險公司依據財政部公佈的「人壽保險要保書示範內容」所制定的。如果要保人或被保險人對保險公司要保書的書面詢間事項,只為部分告知或避重就輕或不為告知,此時即為違反告知義務,即構成解除契約發生的法定原因。

 
對價平衡原與因果關係(中)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三, 20 七月 2011 09:07

◎文/湯文章(花蓮地院民事庭庭長) ◎整理/記者祝務耕 

案例:
 被保險人甲透過乙保險經紀公司之業務員丙,向丁保險公司投保團體平安保險,保額新台幣500萬元,被保險人甲身體有缺陷,即其之右手畸形故僅能駕駛殘障之三輪機車,但業務員丙在保險單書面詢問事項,勾選身體正常,在訂約後一年之保險期間內之某日,甲被第三人戊因酒後駕車,自後追撞而造成其傷重送醫不治,被保險人甲之受益人等遂要求丁保險公司依保險契約之規定請求賠償,有無理由?
 解析:
 保險法第64條第2項規定:「要保人故意隱匿,或因過失遺漏,或為不實之說明,足以變更或減少保險人對於危險之估計者,保險人得解除契約,其危險發生後,亦同。但要保人證明危險發生未基於說明或未說明事實時,不在此限。」
 此規定乃保險法在81年4月20日修正時所增訂,其立法意旨,本在限制保險人任意解除契約之權,保障保險消費者之權益,亦即採取因果關係說。
 惟該條增訂之但書規定,以保險事故發生與未據實說明之事項是否有關,作為保險人得否行使解除權之依據,固可消弭前述保險人動輒解除契約拒絕理賠之弊病,以保障保險消費者之權益,惟亦可能使要保人心存僥倖,於投保時,不為據實說明,圖使原來保險人所拒絕承保或須加費承保之危險,以較低之保費獲得承保,一旦事故發生,即使與不實說明事項有關,保險人至多可解除契約,如果兩者並無關係,要保人即可以較低之保費,從原本須繳更多保費或根本不為保險人所承保之保險中,獲得保險金之補償,其結果,不啻鼓勵要保人於締約時盡量不為據實說明,殊非事理之平。
 尤其在保險事故可能發生多次之保險,已發生之保險事故若與要保人未據實說明無關,保險人依法固不得解除保險契約而拒絕賠償該已發生之損害,惟將來或許會發生之保險事故,卻可能與不實說明事項有關,倘不許保險人及早解除保險契約,必待與不實說明事項有關之保險事故發生後,方認為保險人可依據保險法第64條第2項本文之規定解除保險契約,則在與不實說明事項有關之保險事故發生前之期間內,要保人必須平白多繳保費,保險人則加重危險負擔,對於保險契約之「對價平衡」及「誠實信用」原則已造成破壞,顯非立法者之本意。

 
<< 最先 < 前一個 191 192 193 194 195 196 197 198 199 20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195 頁, 共 212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