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亞洲第一台!胃食道逆流症新利器 2分鐘精準判定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四, 12 十月 2017 08:34

花蓮慈濟醫院引進「內視鏡食道黏膜阻力測量」,即日起開始收案請洽肝膽腸胃科門診。

花蓮慈濟醫院為進一步研究胃食道逆流症的診斷與治療,與國際胃食道逆流症專家Michael F. Vaezi教授合作,專案引進內視鏡食道黏膜阻力測量(Mucosal Impedance)儀器,目前全球只有美國三家醫學中心有這項設備儀器。

肝膽腸胃科主任陳健麟指出,這是亞洲第一台,可在二分鐘內精準判定胃食道逆流症的「真假」與嚴重程度,研究團隊已開始收案,患有胃食道逆流症的病人,均可在肝膽腸胃科門診洽詢。

胃「鄒鄒」、「火燒心」,小心,您可能患有胃食道逆流症。根據統計,臺灣胃食道逆流症的盛行率約10~20%,換句話說,每100個人就有10至20人患有此病症。為改善胃酸逆流症的治療方向與用藥習慣,花蓮慈院在胃食道逆流的病因、診斷、治療的研究上不遺餘力,陳健麟主任所帶領的研究團隊,研究成果豐碩,時常有作品發表在國際期刊上。

內視鏡食道黏膜阻力測量儀(Mucosal Impedance)由國際胃食道逆流症專家Michael F. Vaezi教授發明並取得專利,目前僅在美國范德堡大學醫學中心、西北大學紀念醫院、梅約醫學中心設有此儀器。

美國Vaezi教授研究團隊評估花蓮慈院為具備高品質醫療的醫學中心,同時肯定慈院在胃食道逆流研究上的相關成就,因此決議提供此尖端儀器給花蓮慈院。九月初,全球第四台在花蓮慈院內科檢查室完成裝機與測試。肝膽腸胃科研究團隊已在日前針對研究計畫收案執行檢查。

陳健?主任表示,目前許多研究顯示,細胞變化是生理變化的標記,受到胃酸「侵蝕」的細胞,電阻力會改變。內視鏡食道黏膜阻力測量是透過一支長軟管,前端部位裝置有氣球與微晶片,後段連接電腦。

當軟管進入人體到達檢測部位後,藉由充氣撐大的氣球,能將食道黏膜完全覆蓋,再透過微晶片感應黏膜阻力的變化,同步將電阻力訊號傳送至電腦,顯示數據以利判讀。

現行診斷胃食道逆流症,多透過胃鏡檢查與二十四小時酸鹼測定儀檢測。陳健麟主任指出,然而臨床研究上發現,患者自覺的症狀通常和內視鏡檢查後的嚴重程度不一,甚至有些病人有胃食道逆流症狀,但經胃鏡檢查卻是正常的;而二十四小時酸鹼測定儀檢測,管線需經鼻腔置入,配合主機儀器二十四小時配戴,有時不是很方便。

Vaezi教授發明的這項尖端儀器,藉由內視鏡食道黏膜阻力測量,只需2分鐘就可精準判定胃食道逆流症的「真假」與嚴重程度,診斷病人為胃酸侵蝕造成的胃酸逆流症,後續須服藥或手術等,提供有效的治療方向;若非典型胃食道逆流症,病人也可不用吃「冤枉藥」,例如,若只是因為壓力大所造成的功能型胃食道逆流症,可經由生活調整或舒緩治療為主,即可改善症狀。

內視鏡食道黏膜阻力測量雖然在臺灣目前僅能運用專案研究上,但未來疾病的診斷,以及在病人是否可以停藥的判定,應有很大的助益。陳健麟指出,目前肝膽腸胃科內視鏡食道黏膜阻力測量研究團隊已開始收案,患有胃食道逆流症的病人,可向花蓮慈院肝膽腸胃科門診洽詢。

 
[花蓮中醫專欄] 中醫在顱腦外傷治療的角色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三, 11 十月 2017 09:16

資料來源:慈濟醫院中醫部主治醫師 林經偉

前言

花蓮縣中醫師公會理事長李麥醫師,以生活中醫與實用中醫的理念出發,希望將中醫學融入民眾生活之中;望透過每週的中醫學文章分享,將中醫的養生之道,分享給更多人。

花蓮縣中醫師公會自39年成立,目前有81位會員。新任理事長李麥,開設大新中醫診所已20多年,多年來致力於鑽研中醫學理及保健醫療:接下理事長一職後,更希望用如同對於家人般的愛,凝聚會員間情誼;民國101年慈濟大學學士後中醫系的成立,以及慈濟醫院中醫部的教學培訓等,都為花蓮中醫增添不少優秀生力軍,新的活力注入,使得花蓮的中醫充滿希望與熱情,一股新世代的力量開創花蓮中醫新局。

花蓮縣中醫師公會感謝東方報開闢花蓮中醫專欄,希望跟大家一起努力,共創美好醫療環境,用家人的愛來營造出中醫師公會團隊關係,同時讓中醫更貼近民眾生活。

顱腦損傷是因不當外力所引起的顱骨與腦組織損傷,可造成暈眩、噁心、頭痛、記憶力受損、肢體動作不協調等,甚至會導致昏迷、植物人狀態或死亡。而中醫學則認為顱腦損傷是因外力導致腦部血絡受損、氣血逆亂,進而發生意識或肢體障礙之後遺症,屬於神昏、昏憒、譫妄等範疇。
中醫古籍對顱腦損傷早有紀載,如唐‧王燾「外臺秘要」提到腦外傷之預後:「破腦出血而不能言語,戴眼直視,咽中沸聲,口急唾出,兩手妄舉,亦皆死候,不可療。」在清‧錢秀昌「傷科補要」也提到腦外傷不治之症有:「顛頂骨傷,如外皮未破,而骨已碎,內膜已穿,血向內流,聲啞不語,面青唇黑者,不治。或頂骨塌陷,驚動腦髓,七竅出血,身挺僵厥,昏悶全無知覺者,不治。或骨碎髓出,不治。」
中醫對頭部損傷之處理方式,除了配合西醫常規治療外,可同時提供穴道針刺、經絡推拿與中藥等治療方式,可促使神經學功能進步、增加肢體活動的力量與穩定性,改善顱腦損傷後失眠的情形,並可增進認知功能及專注力。有研究顯示中醫針灸治療可減少腦中風的發生率,以及減少病人再次入院的頻率及醫療花費,充分發揮中西醫合醫療照護的優勢。
由於顱腦損傷是屬於臨床的危急重症,花蓮慈濟醫院中醫部積極配合衛福部健保署推動「全民健康保險西醫住院病患中醫特定疾病輔助醫療計畫」,針對顱腦損傷住院患者自診斷日六個月內,提供每周3~4次的中醫診療,依中醫四診(望、聞、問、切)及體質辨證原則以完成適當治療,並以客觀性評量指標如巴氏量表(Barthel Index)與改良式創傷嚴重度指標(RTS,以呼吸次數、收縮血壓、及昏迷指數等三項生理指標)做為療效評估標準,希望藉由中西醫合作治療模式,期使達到病患神經學功能進步、日常生活能力改善、生活品質提升,並縮短住院天數,降低醫療費用支出。
 
一件風塵僕僕的白袍 談在宅醫療 (下)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四, 05 十月 2017 08:27

到底「在宅醫療」如何在日本發展起來的? 首先,有關在宅醫療一詞的來源,有一說是在1994年,東京的柳原醫院為了照顧千住地區下町的居民,推出「二十四小時巡迴型在宅照顧」,這是一種結合醫療與照顧的全天候社區到宅照顧服務。透過居家護理師與照顧服務員搭配的小組,每天分為四班,在千住地區內巡迴。當時,院長增子忠道醫師在國會答詢時,即正式使用了﹁在宅醫療﹂這一詞彙。

現代日本在宅醫療的發展概念,大多以1981年佐藤智醫師在東京成立NPO組織?????????(Lifecare system,簡稱LCS,請見參閱頁二五六)開始。LCS由家庭醫師提供二十四小時服務,也就是以「診所」為基礎的在宅醫療。

1970年代,佐藤醫師便認為「疾病是在家可以治好的」和「我們自己的健康要靠我們自己守護」。當時,日本的醫療保險制度沒有給付居家醫療,也不存在長期照顧的保險(介護保險),於是佐藤便提出大家的健康需要大家互相幫忙的互酬性概念。進而成立LCS,採取會員制的家庭醫師在宅醫療與健康管理制度。

請醫師到家裡看病

(節錄自:《在宅醫療:從cure到care》一書,余尚儒著,天下文化出版)

在宅醫療既然是一種支援在家生活到最後的健康照護行為,因此,不僅要照顧生命末期,也要積極預防慢性病併發症,以及失能、失智的退化,支持在家生活,好好終老。日本四國松山市蒲公英診所的在宅醫療達人─永井康德醫師常說:「在宅醫療是讓每個人『活出自己』的醫療。」

在宅醫療和醫院醫療最大差別在於空間,也就是醫療環境的翻轉。接受醫療服務的人對此感受特別明顯。比方說,同樣住在社區內,在「自宅」接受在宅醫療利用者,可以維持原本習慣的生活方式,但是入住「機構」的在宅醫療利用者,多少需要改變既有的生活方式。

當我們說,希望創造一個「在地老化」(aging in place)的社會時,指的就是「在地終老」的環境,讓長輩在盡量不改變既有生活模式狀況之下,迎向生命的最後階段。因此,與其說在宅醫療是以「人」為中心的醫療,不如說是以「家」為中心,以「生活方式」為重心的醫療。因此,實際從事居家工作的醫療人員,所見所聞的生命故事絕對比連續劇還豐富。

部立花蓮醫院所提供的在宅及居家服務

陪著花蓮民眾一路走來,儘管硬體設施已逐漸老舊敵不過私人醫院所提供日新月異的高端醫療,居家及在宅醫療這一類以人以家以社區為主體的長照,是我們這樣百年老店必然的趨勢。因此花蓮醫院近期也慢慢地擴展了本院的護理之家及日照中心。

隨著政府在長期照護上不遺餘力的推動,我們也開始更隨日本的腳步希望能夠走向在地老化。除了原本大家熟知的居家醫療管路置換外,也開始提供給末期病人使用的安寧居家服務(有末期疾病診斷)及慢性失能失智行動不便病人使用的在宅醫療(無須管路,無須末期),希望藉此為花蓮的鄉親提供更全方位的照顧。

歡迎有需要的民眾至家醫科門診洽詢,也歡迎有意願從事在宅醫療但無團隊的診所及衛生所醫師共同加盟合作提供花蓮民眾更多的選擇與服務。

 

 
一件風塵僕僕的白袍 談在宅醫療 (上)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四, 28 九月 2017 08:22

衛生福利部花蓮醫院家庭醫學科 醫師蔡尚儒提供 整理:記者江思婷

余伯伯,88歲男性,未婚與同居人居住於花蓮臨海的榮光社區。老舊的房舍緊鄰著台灣最美麗的海灣形成強烈的對比,有種離群索居的美感。門前的小巷只能讓腳踏車和機車通過,需要穿過對面一排的房舍才能到達計程車可以進出的一條小路。

一年前第一次在門診接觸到她的同居人(以下稱為潘婆婆),搬出她那些已經不知道是重複過第幾次的台詞,努力地告訴我們因為出門是如何不方便所以她要代替余伯伯來拿藥,儘管常常被質疑,也知道這樣不符合健保的規定,但是只要能夠減少一次往返的不方便和辛苦,一切都是值得的。很高興她走進的是我的診間,適逢在宅醫療的推動還在初期試辦階段,我們提供了到家裡去看余伯伯這個不一樣的選擇。

潘婆婆年輕的時候在他們現在的住所開雜貨店,余伯伯外省軍人退伍操著濃濃的外省鄉音,曾經中風的他右側肢體無力,加上長期巴金森氏症的影響,雖然勉強可以站立和小碎步走動,但距離很短且容易跌倒。

余伯伯一開始看到我們來顯得有點不自在,但在一點一滴慢慢聊開以後,余伯伯開始向我們表達他覺得生命無意義,擔心潘婆婆照顧這樣行動不便的他太過辛苦,總是憂鬱的希望早點走到盡頭。其實潘婆婆自己的血壓也因為晚上睡眠中斷高得嚇人(余伯伯攝護腺的問題導致晚上頻尿,醒來自己上廁所容易跌倒,潘婆婆因為擔心常常睡不好,雖然覺得疲憊,但從來沒有在照護上有過一絲抱怨),於是我們也開始幫潘婆婆安排門診和藥物。

余伯伯向我提出了第一個願望,他想要器官捐贈,希望我們能幫他安排好,我們在一次訪視中帶上了我們的社工主任,完成了健保卡的註記,藉機也和他榮服處的輔導員搭上了線,成功的幫他申請了一台輪椅。

雖然潘婆婆因為力氣不夠,無法將余伯伯推上海邊的堤防看海,但是多了輪椅幫忙,他可以更輕鬆地在家門口曬曬太陽看看他們餵養的那些慵懶的貓咪。

日本在宅醫療的發展過程

(節錄自:《在宅醫療:從cure到care》一書,余尚儒著,天下文化出版)

家裡的瓦斯沒了,一通電話,瓦斯行就送到厝裡。家裡的馬桶壞了,自來水馬達壞掉,一通電話,水電工就上門。可是家裡有老人家生病,身體不舒服,出不了門,該怎麼辦?家裡有癌症末期的人發生狀況,就是一通電話,叫119嗎?

老一輩的人常說「請先生來往診」。「往診」就是醫師會到家裡看病,但現在台灣社會,幾乎看不到這樣的景象了。早年因為醫師少、看病貴,不少人把小病拖成大病,非到真正嚴重到快不行了,才拜託先生來厝裡。因此,早期的往診,以急症較多。現在已經是慢性病的時代,醫師到家裡看病的內容,和過去應該有所不同了。

明年(2018)台灣即將進入高齡社會,65歲以上老人比率超過14%。再過10年就邁入超高齡社會,和現在的日本一樣,老人比率超過20%,換言之,5人有一人超過65歲。年紀大了,出門看病總有不便,是不是有更好的支援辦法呢?

醫師到家裡看病在日本稱為「在宅醫療」,在台灣有人稱為「居家醫療」。

不過兩者還是有一段不小的差距。對日本人來說在宅醫療是一種較前衛新穎的醫療概念,定義是,支援在家生活的醫療或健康照護手段。在日本不管是不是罹癌病人、是不是末期重症,只要有失能、失智或就醫不便的老人,甚至小孩,都可以接受「在宅醫療」。在宅醫療的各種服務,涵蓋醫療與長照體系、服務的給付和方法的推廣,並有財源來自醫療保險、長照保險以及地方政府或民間財團的資助。2012年日本國家政策確立推動社區整體照顧後,在宅醫療成為「社區整體照顧」成功推動的必要條件之一,在宅醫療不僅是概念,也是政策目標。

「居家醫療」在台灣仍是一個嶄新且有些陌生的詞彙,來自2015年全民健保推出以基層診所為主的一項試辦計畫─「居家醫療照護整合試辦計畫」。2016年升格為「居家醫療照護整合計畫」,擴大為醫院也可參與,但需要組成團隊,同時服務對象也刪除身分限制。然而,這仍只是一種健保給付的計畫而已,並未成為政府的政策目標。1995年全民健保開辦之初,已經有給付護理師到家(包含機構)更換管路為目的的「居家照護」,也是屬於「居家醫療照護整合計畫」的一部分。相對於日本行之多年的在宅醫療,台灣的居家醫療尚有很長的路要走。

 
洗腎管路介紹及照顧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四, 21 九月 2017 08:20

資料:黃振銘(門諾醫院心臟血管外科主治醫師) 整理:記者江思婷

目前台灣洗腎人口的發生率和盛行率都是全世界第一,目前全台灣洗腎的人口約有5萬多人,而每年大約新增2千人需要洗腎。

造成台灣如此之多的腎臟衰竭的根本原因為何?最重要的原因是3高(高血壓、高血脂、高血糖),其中糖尿病是很重要的元凶。糖尿病雖然十分常見,但也是個沉默卻十分可怕的疾病。糖尿病會造成全身血管病變,而腎臟就是個充滿豐富血管的器官,糖尿病會造成微小血管病變,所以腎臟也就因而逐漸喪失原本的功能,最終導致腎臟衰竭而需要洗腎,所以積極地控制三高是很重要的腎衰竭預防之道。另外造成腎衰竭的原因還包括自體免疫疾病、服用來路不明的藥物等等。一旦病人從慢性腎病變進展為腎臟衰竭,就必須藉由人工洗腎的方式,包括血液透析或腹膜透析,將身體的代謝廢物、多餘水份和電解質排除。

一般最常見的洗腎方式就是血液透析,治療的過程是將病人身體裡的血液抽離身體,再經洗腎機器移除代謝廢物、多餘水份和電解質,再將處理過的血液打回病人的身體,從上述過程就知道洗腎機器必須要有管路接到病人的血管,才可以將血液抽出和輸回身體,這類的洗腎管路很多種,以下分別介紹:

1.雙腔洗腎導管

這是一根Y型的管路,裡面有兩個管腔,一邊負責抽血,另一邊負責把血液輸送回去。一般放置的位置包括脖子的頸靜脈、鼠蹊部的股靜脈、上胸部的鎖骨下靜脈。這類管路是暫時使用,通常是病人需要緊急洗腎但又還沒有建立長期洗腎管路,就會先放置雙腔導管,讓病人可以立即洗腎。不過這種管路相對比較容易感染,一般而言不建議使用超過一週。如果評估病人需要長期洗腎或洗腎時間超過一週,就會建議後續建立其他洗腎的管道。

2.永久性洗腎導管

這種導管外觀上和雙腔洗腎導管類似,放置的位置也相同,但兩者不同之處在於永久性洗腎導管的設計比較不容易感染。可以避免感染的設計有兩個,第一個是永久性洗腎導管在皮膚的入口處會有一塊類似棉絮的物質,病人的組織會和這個棉絮黏合,形成天然的阻絕屏障,細菌就不容易順著皮膚進入血管。第二個設計是永久性洗腎導管會在病人的皮下組織內走一段約4公分的路程,才進入病人的血管。一般短期的洗腎導管是管路進入皮膚,再經約0.5公分的皮下組織就進入血管,細菌相對容易順著管路造成血液感染。

這種永久性洗腎導管號稱可以永久使用,但有時也會因為血塊阻塞、血管狹窄造成血流不順或是管路感染(這種管路是相對不容易感染,但不是不會感染)而需要再次手術,更換新的管子和調整位置。

雖然這種管路相對方便,不過會有一小段管路露出病人的身體(但一般可以藏在衣服裡),造成生活上不便,所以除非是病人個人喜好、長期臥床或是預期壽命不長,不然一般而言還是會建議病人接受洗腎廔管手術,建立適合長期洗腎的管路。

3.洗腎廔管

這是最常見的洗腎管路。我們平常看到一些洗腎的病人手上會有鼓大的血管,就是這種的洗腎廔管。洗腎時會在廔管上打兩個針,一個是抽出血液,另一個是回輸血液。

洗腎廔管有兩種,第一種是利用病人自己的血管,將靜脈直接縫合到動脈上,這時大量的動脈血就會直接流入靜脈,形成類似電線短路的迴路,讓這條血管通道的血流量增加,這樣洗腎時就可以抽出大量的血液,這種就稱為「動靜脈廔管(AV fistula)」。第二種是使用「人工血管(AV graft)」當作橋樑,人工血管的兩端就各別縫合在動脈和靜脈,這樣大量的血液就可以直接從動脈分流到人工血管,然後回到靜脈。因為洗腎時會將大量的血流直接抽出體外進行透析,所以以上兩種的方式都是製造類似電線短路的迴路,讓大量血液可以經過這個洗腎廔管,以便洗腎時使用。

不過大家心裡一定會有個疑問,那兩種的洗腎廔管究竟要如何選擇呢?

一般而言會優先選擇病人自體的血管做成動靜脈廔管,因為這種的使用年限相對於人工血管比較長,但如果要用自體的血管,條件包括病人的靜脈大小夠大、品質夠好、上端靜脈沒有狹窄、深淺適中(如果靜脈太深時護理師會打不到針)、有足夠直的靜脈供護理師下針才可以使用,否則就只能接受人工血管的方式。不過即使醫師幫病人用自體血管建立動靜脈廔管,仍然有可能因為動靜脈廔管的血流不足,最後還是不能使用。所以剛接受完動靜脈廔管手術後,會建議病人手術的那隻手持續做握球訓練,增加血流量,促進動靜脈廔管的成熟。

另外有個觀念很重要,洗腎的廔管其實是消耗品,經過長期的洗腎,血管的內膜會增生變厚,讓血管腔變窄或是形成血栓,一旦常常出現功能不良或是反覆血栓形成阻塞,那意味著這個洗腎廔管的壽命已經快到期了,可能需要考慮再重新建立新的洗腎廔管。

至於洗腎病人最常問的問題是,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保養洗腎廔管?答案是很難,市面上會有所謂紅外線療法或是熱敷,其實幫助有限。不過有做這類處理倒也沒有什麼壞處,只要小心不要燙傷即可。但是更重要的是,如果洗腎過程中發現流速不足或壓力過高,那就要提早接受血管氣球擴張成形手術,避免出現血栓完全阻塞,甚至讓洗腎廔管無法再使用。如果洗腎廔管狹窄狀況比較嚴重的,甚至會建議病人每3個月定期回來檢查,提早發現問題,及早解決。

 

 

黃振銘醫師 簡介

‧現職

門諾醫院心臟血管外科主治醫師

‧專長

冠狀動脈繞道手術、瓣膜手術、洗腎廔管建立、血栓清除手術、周邊 動脈阻塞、靜脈曲張、深部靜脈血栓、肺栓塞、主動脈瘤、主動脈剝 離、心臟衰竭、冠狀動脈疾病、高血壓、高血脂、二尖瓣膜脫垂

‧學歷

國立陽明大學

‧經歷

亞東紀念醫院心臟血管外科住院醫師

亞東紀念醫院心臟血管外科總醫師

台大醫院心臟血管外科進修

‧得獎紀錄

103學年度亞東紀念醫院全院性教學活動最佳演說住院醫師

102學年度亞東紀念醫院全院性教學活動最佳演說住院醫師

101學年度亞東紀念醫院最佳住院醫師

101學年度亞東紀念醫院全院性教學活動最佳演說住院醫師

100學年度亞東紀念醫院最佳住院醫師

98學年度臺中榮民總醫院最佳實習醫師

‧門診時間

星期三黃昏

星期四上午

星期五上午

醫師代碼:0230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3 頁, 共 76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