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畫家傳奇 (中) PDF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六, 22 十二月 2012 10:53

(蓮按法師提供)

曹瑋的家人又來求我,我又剪紙人,做替身法,曹瑋又好二天,我又做。又好二天,但,二天過後,同樣又躺下,如同活死人!奇怪的是,每一次做替身法,一定會出現二位「美婦人」,同是赤身露體的,我注意了一下子,發現每一位「美婦人」雖然都是天姿國色,但個個不一,也就是仔細一看,都是不同一個人,一個比一個艷麗。
 我迷惑了?到底有多少位裸體美女?這些裸體美女為何一個個纏住曹瑋。
 我問曹瑋父親:「有數不清的裸體美女圍繞在曹瑋四周!」,曹瑋父親一臉疑惑:「沒這回事!」,「想一想看!」曹瑋父親說:「曹瑋的個性我最清楚,他是一位藝術家,性子雖然有點不拘小節,生性也風流,但,只有一位多年的女友,欣慕他的女子是有,但他也是蜻蜓點水式的,素不好淫,為人尚有原則,不可能有這麼多名美婦人。」曹瑋父親想不出來,我當然更想不出來。
 後來,曹瑋的妹妹知道了這件事,她想起她的哥哥曾經畫過數百裸體美女,曾舉辦裸體美女畫展,在國際間引起轟動,曹瑋的裸畫,曾經引起很大的爭議,因為這些裸畫,全是淫巧絕倫的,露三點,唯妙唯肖、毫毛畢現,美婦人的表情姿態,含有淫蕩之風味,這批美女裸畫,造成轟動的原因,是社會輿論的:「藝術乎?色情乎?」
 衛道之士認為:在「裸畫」之中,呈現了私處的特寫,同時每一個艷女的臉部,均強調了慾望與慾樂,這是「泛藝術主義」,太露骨的畫畫,似乎含了色情的搧火,有傷風敗俗而戕害人心。認定曹瑋只是販賣色情,透過「藝術」的包裝,唱著「藝術自由」的高調,會帶來社會太多的不安。
 衛道人士說:「藝術自由」應以不侵犯他人自由為尺度,這類藝術,是色情的,是淫猥的,不能「文以載道」。反而醜化了女性的尊嚴,導致色情氾濫,令人憂心忡忡!而曹瑋的辯解是:裸畫從古至今皆有,無論什麼姿態都是一種人體美的畫工,尤其臉部的表情是高難度的,這純粹是就人性的呈現為考量。
 藝術家就是呈現人性,人性是自然的,裸體是正大光明,沒什麼丟臉的。藝術的範圍不能只是「理智」與「道德」,不能堅持要遵守「傳統」而不願變動。
 曹瑋認為:他並不反對他人的論調,問題出在每一個人的「認知」不同,世人對裸畫仍然有意見,是因為自己的觀念上已受了禁錮的表現,他自己則光明磊落,自認並非玩世不恭及嘲弄!雙方在媒體上有筆戰,沒有讓步,各彈各的調。
 我知道曹瑋畫了很多裸畫之後,便與曹瑋的家人到了曹瑋地下室的畫室看了他的收藏,令我大駭的是:「這些美婦人正是我禪定中看見的。」有金毛的、有棕色的、有紅髮的,都是美艷裸體的豪放女!
 ps: 1、蓮生活佛盧勝彥講經說法:週六及週日早上10點,38頻道;週日早上10點半,39頻道。
 2、本會地藏殿可安奉歷代祖先、冤親債主、纏身靈、水子靈,永久供奉。(意者請洽敬立同修會,地址:花蓮市林森路280號2樓,聯絡電話:03-8353130,手機:0972308295。道場開放時間:除週六外,每天從早上10點到下午6點)
 3、竭誠歡迎各界善信大德參訪真佛宗道場,敬立同修會和花蓮共修會(住址:花蓮縣吉安鄉稻香村吉興路2段2號,電話:03-8533747)。
              

 
畫家傳奇 (上) PDF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六, 08 十二月 2012 08:25

《盧勝彥文集第152冊當下的明燈》

畫家曹瑋名氣不小,他畫中國的水墨畫,後來又畫西洋畫,曾在西方世界學習油畫技巧,作品在世界各地展出,獲獎不少,贏得佳評。

曹瑋畫風開放,也很新潮,「寫實」、「印象」、「抽象」、「心靈」,他都畫,才華橫溢,我在問事期間,聽說他曾欲拜訪我,我也樂意與曹瑋見面,可惜機緣一直錯過,後來,有一陣子,消失了曹瑋的消息,我也幾乎把曹瑋給忘了。

有一日,有一家人特來拜會我,拿出一男子的照片,希望我能救救照片中的男子,他們告訴我,男子姓曹名瑋,我嚇了一大跳:「是畫家曹瑋?」,「是的,他是畫家。」,「是在法國旅居的畫家曹瑋?」我不敢相信就是他。「正是。」

我看照片中的男士,與我印象中的曹瑋,已大不相同,照片中的曹瑋,形神衰羸,體如骨立,那張臉,雙眼無神,臉無三兩肉,像殭屍,「什麼病?」我問。

家人回答:「沒有病。」,又有另一家人答:「眾說紛云。」曹瑋的父親對我說:「曹瑋的病是非常奇怪的,他是突然覺得全身無力,就躺了下來,送醫急診,檢查不出原因。在這期間,現代醫療檢驗全使用上了,就是不知道病因所在,醫師用猜測,使用了不少方法,完全無效應。」

我要了曹瑋的生辰八字,對著照片,禪定:我看見兩名青衣童子,執著招魂幡,由東向西飛,有多名僧道,執著「木魚」,執著「柳音」,口中喃喃的唸著經,一大群人跟在後面,好像是盛大的出殯場面。我搖搖頭說:「幾無復有生望。」他們一聽黯然。

曹瑋父親說:「曹瑋是很聰慧的青年才俊,未來前途不可限量。他也是我家的獨子,他這一走,我這老頭子對人生還有什麼期望呢?」,曹瑋的父親老淚縱橫。我問:「醫師怎麼說?」家人答:「答案一致,活不久了!」

我說:「畫家曹瑋,我久仰其大名,但一直未謀面,我欣賞他的才華,參觀過他的畫展,心儀已久,我也覺得可惜!」曹瑋父親說:「盧大師既然知道曹瑋,那就救一救,務必伸手救一救!」我沉吟一回,說:「我幫他做個替身法看看!」,我剪了一個紙人,作了法。要曹瑋家人拿回家中,選了一個「除日」,在家中後門之處,連同紙金一起燒了,看看情形再說。

我禪定觀察:發覺一燒紙人之後,有2位「美婦人」,都是赤身露體的,那二位美婦人都是艷麗極了,那眸子流盼生姿,一幅幅春色撩人的模樣,二位美婦人隨著紙人走到後門,被燒掉了,化為煙,這一幕,是什麼?我不知道。但,我明白,曹瑋是沖犯了兩名女鬼。

事情過後,曹瑋的家人說,曹瑋精神有略好轉,但才2天,又全部完蛋了,整個人也全身無力,躺了下去,恢復舊觀。   (未完待續)

ps: 1、蓮生活佛盧勝彥講經說法:週六及週日早上10點,38頻道;週日早上10點半,39頻道。

2、本會地藏殿可安奉歷代祖先、冤親債主、纏身靈、水子靈,永久供奉。(意者請洽敬立同修會,地址:花蓮市林森路280號2樓,聯絡電話:03-8353130?,手機:0972308295。道場開放時間:除週六外,每天從早上10點到下午6點)

3、竭誠歡迎各界善信大德參訪真佛宗道場,敬立同修會和花蓮共修會(住址:花蓮縣吉安鄉稻香村吉興路二段2號,電話:03-8533747)。

(蓮按法師提供)

 
你需要的是和平 PDF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五, 07 十二月 2012 09:01

同仁堂中醫診所院長

呂明儒摘錄整理

不管走到哪裡,我都對人們說:「你需要的是和平。」當我說和平,他們就懂。這是偶然的嗎?當我說生命,人們就懂。當我說呼吸,人們就都懂。人們認識並明白這份禮物、這份財富寶貴的價值,不論在日本、在非洲、在印度或是在澳洲都是一樣的。有些東西是我們與生俱來的。我們也許長相不同,但我們都是一樣的。我們也許講不同的語言,但我們並沒有不同。

我們都需要相信,特別是當我們不知道的時候。我提供去知道的可能性,去認識「你」,這樣你才能做你自己。因為若不認識你,你就不能做你自己,你若不能做你自己,你就無法像貓、像鱷魚、像牛一樣快樂。能認識你自己很重要,這樣你才能盡情地快樂。

這就是這麼簡單,我知道你們有些人也許想聽到最複雜的、難以理解的東西。對不起,這很簡單,你所尋找的就在你內在。那不是問題。問題是渴望,問題是饑渴。哪天你醒悟到你內在的饑渴,你就找到你所尋找的東西了。

有一次,這事真的發生在我身上,是相反的情況。我要去一個我要演講的地方,那裡有同名的一條大道和一條街。邀請函上印的是大道,其實他們真正要你去的是街。

姑且不提那件事,你要去哪裡?人們告訴我:「我在找這,我在找那。」我說:「你想去哪裡?我對這個地區很熟,只要告訴我你想去哪裡,我就可以很簡單的告訴你怎麼到那裡。」

太多人執著在道路的名稱上,彼此爭論不休。

有句話說:「有志者事竟成。」問題不在於方法,而是有沒有意願。有人說:「我在尋找神,我想要見神。」 什麼神?大鬍子的?有眼睛的?光?一片空白?幾顆微粒子?行星?棕櫚樹?芒果樹?是什麼?你尋找的神就在所有那些東西之中。而在所有一切當中的那個東西會是什麼樣子呢?你可曾想過?

你若清楚知道你想要的是什麼,找尋它最好的地方就在你內在,不在外在,因為你所尋找的就在你的內在。

有什麼方法嗎?那不是問題。要燃起渴望,要燃起對知識、對明白的饑渴。不要成為人云亦云的鸚鵡。要知道,不要跟著唸。知道,明白,那就是你的潛力,那是你做得到的事。你可以知道,你應該要知道,你應該要清楚。清楚是你的潛力。

有些人會說:「這些我以前都聽過了。」好吧!你以前顯然沒好好注意聽,你現在又聽到一次。另一些人會說:「我以前從沒聽過這些。」很好!你終於聽到了,所以要注意聽,並實現你的這份可能。弄清楚你是誰,這樣你才能做真實的自己。

無論何時何地,即使是在最黑暗的痛苦與磨難的時刻,做你自己,你才能快樂、才能滿足、才能在這輩子找到和平。那是很重要的。

有許多許多重要的事是你必需要做的。把這件事擺在最上面,那麼所有那些需要就緒的,就都各就各位了。

 
尋獲內在的和平 PDF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五, 23 十一月 2012 08:20

普仁羅華 和平的話語

 前言:
 普仁羅華先生帶來一樣極簡單的訊息:「你尋找的和平就在你內在,我可以幫助你找到。」諸多聽過此訊息的人皆表示,他們只是聽他陳述他對生命的洞察,即體驗到了深層的平靜,心境亦更為清明。
 以下內容摘自普仁羅華與記者的訪談。
 尋獲內在的和平
 問:您如何協助人們尋獲內在的和平呢?您如何辦到呢?
 普仁羅華:我只要舉起一面鏡子就行了。我要做的,不是去告訴人們,而是提醒他們去聆聽一個聲音。人們聽了之後說:「是啊,我覺得我以前就聽過這聲音。當噪音沉寂下來,我就聽到了。」這過程開展了,「尋找內在和平」吸引著人們。有人稱此過程為「追尋」,我只叫它「受到吸引」。這情形如同你到戶外坐下、打開了午餐盒,剛開始不見任何蜜蜂、蒼蠅。一旦牠們嗅到了食物的氣味,便聞風而來,因為牠們受到了香氣吸引。
 問:這過程困難嗎?
 普仁羅華:我可以很單純地看這個過程,在這過程中,我可以單純下來,那就是真正的我,那就是真正的你。渡過了漫長的一天、褪去了外在的虛飾之後,我們同樣非常單純。當我們可以單純地去看待這一切,眼前將浮現截然不同的景象這景象瀰漫著感激、瀰漫著令我們意想不到的愛。此時此刻,人們若能坦然接受這幅景象、自內心湧生感激之情,那麼,唯有這樣,這過程才能開展、並且真的變得簡單。就是這樣。
 問:請容我這麼問您,會將您的教導視為一種哲學嗎?
 普仁羅華:就某個角度來說,哲學充斥著許多「假設」和「但是」。哲學家辨證著:「假設是真,那麼一定為真」,他們不斷思考。然而,我談的是實際的體驗,也就是這種實際的體驗整合了一切,並且和哲學明顯的不同。
 問:所以,換種方式來說,您認為哲學充斥著問題,而您的教導充滿了答案嗎?
 普仁羅華:正是如此,這裡面盡是答案,你說得很好。
 問:人人都在尋找答案嗎?
 普仁羅華:每個人內心都有渴望,我們是否已發現渴望又令當別論,但是,人有渴望。其實,正是這份渴望,促使人們尋找答案。
 問:您能否描述一下您所謂的渴望?對某些人來說,「渴望」二字的意義令人難以捉摸。
 普仁羅華:你若開始分析「渴望」,就會愈覺得它難以捉摸,其實渴望是人的基本需求。每個人都曾口渴想喝水。當你感到口渴、想喝水,不需先調查研究一番。你會找水,找到了,拿起水馬上就喝。「渴望」和口渴喝水有許多相似之處。你曾否在內在,發現自己想要充實?發現自己期盼得到滿足?接著,這份期盼演變成了渴望:「我想要過得充實,人生一定可以更豐富的。
 我這也試過、那也試過。我活在世上、生存、有工作、有責任。但是,人生一定有更勝於此的東西。」這可不是異想天開,人生確實是更勝於此的。要是有人在一生中感到渴望,那麼,我有樣東西要送給他們,可以讓他們與內在最單純、最基本的東西連繫上。「渴望」最可貴之處,就在於:我們尋求解渴的水,也在我們的內在。解渴的東西就在我們內在,往內在找,才找得到。
 問:人真的可以感到滿足嗎?
 普仁羅華:是的,有此可能。有些人空談滿足和有沒有可能滿足,有些人用自己的方式尋找滿足之道,遍尋不著之後,下了結論說「滿足」這回事根本不存在。事實若真是如此,那麼,為什麼我們一再地在歷史上看到古人提及「滿足」呢?內在的滿足絕對存在,就存於你的內在。最難得的是,你不必往壁櫥找,「滿足」就放在你內在。眼前你只需要一樣工具、一座橋,好讓你進入內在,接觸你的內在,而這正是我要所提供的。

 
健康講習 PDF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四, 20 九月 2012 00:00

 國立光復商工昨天舉行健康講習,邀請專家示範正確急救方法,以及中風急救等居家健康保健之道,師生們在教學相長中,個個收穫多多。
        圖文:記者張柏東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下一個 > 最後 >>

第 3 頁, 共 6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