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強勢作風 吳金花造就子女健全人格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三, 16 三月 2011 09:08

 記者魯如宇/報導
 新城鄉民吳金花三月十日逝世,享壽八十八歲,家屬將在三月十八日上午九點於新城鄉嘉里村嘉里一街十一號為吳金花舉行殯葬彌撒後家奠、公奠,之後發引吉安鄉慈雲山公墓火化,送老人家最後一程。
 吳金花(見圖)民國十三年生於新城鄉嘉里村,為原住民阿美族人,吳家以務農為生,排行老大的吳金花除了上學之外,農忙時期則幫忙照顧弟妹,讓父母無後顧之憂,得以為家計打拚。
 十八歲時,吳金花在父母作主下,嫁給花蓮市民伊得勝,夫妻倆定居於德興一帶,開墾荒地,務農為生。台灣光復後,伊得勝到花蓮酒廠服務,吳金花則在自家田地種作稻米或蕃藷、花生等雜糧,農閒時期做些零工打雜,貼補家計。
 她的小女兒玉蘭說,母親的個性隨和,與鄰居互動佳,也由於有著堅毅不拔的精神,無論遇到任何挫折,總是能夠不畏艱難的面對所有困境。
 對於子女在教育學習的過程,吳金花一直保持著強力督導的態度。伊玉蘭說,別人家是「嚴父慈母」,但在她們家,父親就像「好好先生」般的順應子女,母親則是扮演嚴母的角色,說一不二,不容有任何抗拒。
 等到自己當了母親後,伊家的三個女兒才真正體會到,幸好有母親當年嚴格的強勢作風,才能造就她們在人格上的健全發展,包括對工作的態度、家庭的經營方面,伊玉蘭指出,或多或少都受到母親對事務觀念的影響。
 伊得勝民國六十八年自酒廠退休後不久即病逝,為能照料母親,伊玉蘭偕同夫婿傅朝養搬到嘉里村娘家,閒暇時帶著母親四處遊山玩水,徜徉在大自然的景致,讓吳金花減輕喪偶之痛。
 十多年前,吳金花因骨質疏鬆症及退化性關節炎,行動逐漸不便,加上又有糖尿病宿疾,讓家人不免擔心她的健康。伊玉蘭說,由於白天她與丈夫都要上班,因此僱請看護幫忙照顧,晚上再由家人接手。
 隨著症狀逐年加重,吳金花從只需要他人攙扶到以輪椅代步,加上曾經做過氣切手術,這幾年來的生活作息均由專人二十四小時全天候照料。
 吳金花育有三個女兒,長女春英及女婿劉啟富多年前相繼過世,次女金玉經營彩券行,她與在中鋼服務的丈夫李建二定居高雄,小女兒玉蘭和丈夫傅朝養則都在新秀農會服務。子孫們貢獻己力,在社會均有所成就,全家和樂融融,為鄰里間所稱頌。
 伊玉蘭說,主恩賜母親在世八十八歲,養育子女長大成人,也陪伴她走完人生最後路程,家人深信母親虔誠的信仰已讓主接納她永住天國。而在殯葬彌撒這一天,吳金花的家人希望親朋好友、主內弟兄姊妹在時間容許下,能與他們一起來追思,並請為家人代禱。

 
專業強項電機 方老音技術一流全年無休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二, 15 三月 2011 09:17

 記者魯如宇/報導
 花蓮市民代表方平富的父親方老音老先生三月八日病逝,享壽九十二歲,家屬將在三月二十四日上午九點於花蓮市中美路二七六號設奠舉行家奠,十點舉行公奠後,發引慈雲山公墓火化,送老人家人生最後一程。
 方老音出生於台南縣安定鄉海寮村,父母原本生有十名子女,但五個女兒相繼過世,只留下五個兒子,而方老音在兄弟當中排行老大。幼年時,父親受僱於屏東縣萬丹鄉管理甘蔗農場,因此方老音和其他兄弟童年是在屏東度過。
 由於讀書相當認真,方老音在校成績優異,十八、九歲時被日籍老師推薦遠渡重洋到日本九州讀書,後來因母親過世,他從日本趕回台灣奔喪,當時正逢第二次世界大戰開打,方老音的父親不放心他隻身前往日本,因此方老音放棄學業,留在台灣,幫忙看管甘蔗農場。
 民國三十四年時,方老音被日軍徵召到南洋當兵,就在出發前,美軍在日本的廣島及長崎投放原子彈,戰情急轉直下,日本投降,方老音有驚無險,躲過無情戰火。
 台灣光復後,方老音投考警校,於台灣省警察學校第一期畢業後,分發屏東縣警察局東港分局。身為人民保母的他奉公守法,深受民眾肯定,但個性過於剛直,由於看不慣官場上的阿諛諂媚、逢迎拍馬的行為,方老音毅然辭去警職,北上到聯合報服務。
 在報社數年後,方老音再度離職,這次的工作到花蓮的台肥廠上班,他帶著妻子孫玉春及子女們舉家搬遷到花蓮,花蓮的好山好水讓這家人見識到難得的美景天成,因此方家一住至今,成為道地花蓮人。
 電機是方老音的專業強項,因此從台肥退休後,承接漁船的電機維修工作,讓退休生活更加多采多姿。由於技術一流服務又好,他和不少船東的關係有如兄弟般很「麻吉」,一通電話,服務就到,因此電機維修的工作可以說是全年無休。
 方老音育有七名子女,長子武宏在台東做土木工程,次子平富於台泥服務,已退休,他目前是花蓮市民代表,專司為民服務的工作,三子進國在建設公司服務,四子永成目前在美國,從事觀光旅遊服務業。至於三個女兒都已結婚,擁有幸福美滿的家庭。
 五年前,方老音中風臥床,照顧工作落在方平富等弟兄身上。父親的病逝,雖然讓其子女相當不捨,但家屬仍希望父親能卸下極度勞苦的包袱,隨著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的指引,脫離六道輪迴,往西方極樂世界佛陀之地修行。

 
從小身世坎坷 潘阿吉工作賣力盡責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六, 19 二月 2011 08:34

 記者魯如宇/報導
 吉安鄉民潘阿吉二月十二日病逝,享壽六十歲,家屬將在二月二十一日上午八點於吉安鄉仁和村南海五街二四六巷八號設奠舉行家奠、八點半公奠後,發引慈雲山公墓火化,送其走完人生最後一程。
 潘阿吉民國四十二年生於台東縣池上鄉,家中排行老三,母親在他兩歲時就過世了,父親又因工作忙碌,無暇照顧子女,因此潘阿吉的外婆將他帶回撫養直到十二歲左右。
 潘阿吉生前經常和家人分享他小時候的生活,由於外婆住在東里深山,為了生活,他和外婆揹著雜糧作物攀山越嶺好幾個鐘頭,在東里車站將收成賣掉後,再到當地雜貨店買些日用品,扛在背上走回家中,一路可說是折騰不已,但那個年代的人們占多數都是這樣的生活情景,辛勞忙碌,只求溫飽。
 國小六年級時,潘阿吉和外婆來到東里車站,他告知外婆想回池上老家探望家人,外婆買了車票送他搭上火車,原以為幾天後就會回來,未料一離開就是好幾年,原來火車到了池上,潘阿吉並未下車,而是來到台東車站。
 或許從小就在山上奔跑,練就一身好體力,潘阿吉才只十三歲就做貨運捆工,一待就是五、六年,他將賺來的錢省吃儉用,並在十七、八歲時到中壢市內壢,應徵飼料行貨車助手,一直到兵役屆臨前,他才和家人聯絡,外婆得知他的消息後,又喜又怒的,但畢竟是最疼愛的外孫,老人家不住叮嚀他別再不告而別。
 潘阿吉二十多歲時在台中認識也是住花蓮的江福美,月老為其牽了紅線,兩人交往後不久就結了婚,婚後一年搬回花蓮,隨著子女陸續出生,潘阿吉一邊受僱於貨車搬運,另方面也做鐵工,扛起生計,江福美則開家庭理燙髮,補貼家計。
 十多年前,潘阿吉買了一台貨車,專接農產品的搬運工作,由於工作賣力又盡責,許多農戶和業者都喜歡僱請他,以致有好長一段時間忙於賺錢,疏忽了身體的健康。
 江福美說,丈夫患有肝病宿疾,本就不宜操勞,多次勸他不要太過勞累,但潘阿吉自以為體力禁得起,總是不聽勸告而日夜投入工作,直到三個多月前,動輒出現昏迷情況,才警覺健康已經亮起紅燈。
 潘阿吉小時候身世坎坷,成年後又為家庭打拚,因而疏於注意自己的健康。就在子女都已成家、就業之後,原以為可盡情享受含飴弄孫的天倫之樂,未料病魔卻悄悄上身,老天爺如此對待他,真是令人唏噓不已。
 除夕前一天,潘阿吉因肝病昏迷不醒人事,經家人緊急送醫,就此住進加護病房,二月十二日終因病危而回天乏術。與潘阿吉相伴二十多年的江福美強忍心中悲傷,她說,儘管有諸多不捨,但仍希望丈夫能卸下極度勞苦的包袱,隨著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的指引,脫離六道輪迴,往西方極樂世界佛陀之地修行。

 
加入攝影學會 鄧杰獲獎無數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三, 16 二月 2011 08:28

 記者魯如宇/報導
 前花蓮師管區動員處上校處長鄧杰二月十二日病逝,目前停柩於門諾醫院安歇園,家屬將在二月二十三日上午十點半於花蓮市立殯儀館懷德廳舉行殯葬彌撒,十一點二十分家祭、十一點四十分公祭後隨即發引吉安鄉慈雲山公墓火化。
 鄧杰民國六年生於河南省遂平縣人,二十五歲於中央陸軍軍官學校第十六期步兵科修業後,民國三十年獲委任陸軍步兵少尉,民國三十一年由二十四集團軍總司令龐炳勳任命其為特務營中尉排長,而在民國四十八年時,鄧杰於陸軍參謀指揮大學畢業。
 鄧杰經歷過八年對日抗戰、「國共戰爭」剿匪,他與妻子姜慧君是在駐紮東北時相識,民國三十七年兩人結縭,隔年隨著國民政府軍隊撤退台灣,當時姜慧君已懷有身孕,來到台灣不久即生下長女鄧雪芳。
 來到台灣後,鄧杰派駐在花蓮縣團管區,家人則住在精忠七村,後來調至師管區,必須經常往來於台東與花蓮之間,後來他在民國五十六年以師管區動員處上校處長官階退伍。
曾獲忠勤勳章、寶星獎章
 在軍中服役時,鄧杰獲獎無數,有忠勤勳章,也有因服役期間表現優異,屢獲甲等考績,加上有特殊事蹟而獲寶星獎章的獎勵,他從服役至退役總計獲國防部頒給八座的寶星獎章,以及景風甲等獎章等,表現優異,深獲長官的肯定及部屬的敬佩。
 退伍後的鄧杰,則寄情於攝影的天地,他加入了花蓮縣攝影學會,拍出的作品參加各項比賽,獲獎無數,民國八十八年及八十九年更以長子鄧雪中的名義參加洄瀾美展攝影類組的比賽,獲得入選獎的肯定,他也因在攝影領域的表現非凡,獲得花蓮縣攝影學會頒給博學會士的肯定。鍾情於攝影的他直到八十五歲時,因手顫抖得厲害,才忍痛放棄他對藝術的最愛。
 鄧杰與姜慧君育有三女一子,長女鄧雪芳是早期群星會的歌星,次女鄧雪春目前經商,三女鄧雪屏則是家管;獨子鄧雪中淡江大學化工系畢業後,負笈美國求學,取得休士頓大學電腦工程學位,目前在德州休士頓位居世界第一的天然氣油井鑽探公司Transocan Inc服務,擔任資料庫經理的職務。
 鄧杰的身體狀況向來很好,日前突然心肌梗塞倒地不起,家人將其送醫急救,仍回天乏術。鄧雪中偕同妻子王麗琴從獲知父親病逝的消息到趕回台灣,前後只花了六小時的時間,他說,要感謝縣議員魏嘉賢及松成號老闆魏東敏積極奔走,讓他能夠趕回來奔喪,見父親最後一面。鄧雪中表示,由於正在守喪期間,因此希望認識父親的長輩們能在殯葬彌撒時同來追思相伴,也希望父親在主的身旁能夠獲得喜樂。

 
蔡寶和 為人正直 恩怨分明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六, 12 二月 2011 09:00

 記者魯如宇/報導
 榮民蔡寶和二月八日病逝,享壽八十二歲,目前停靈於國軍花蓮總醫院懷忠廳,其後事交由生前好友張振祿及花蓮縣榮民服務處協助處理,訂於二月十七日上午十點於花蓮市立殯儀館懷德廳舉行告別式,其骨灰將安厝於三軍公墓。
 蔡寶和民國十八年生於遼寧省,年輕時投入國民政府軍,歷經「國共戰爭」剿匪,民國三十八年底,國民政府軍隊陸續撤退台灣,局勢危急,蔡寶和揮別家人,跟著部隊來到台灣,隨著部隊移防,走遍國內各地,直至屆齡退伍。
 退伍後不久,蔡寶和結了婚並在新城鄉北埔村定居,只是這段婚姻關係維繫不久,雙方因性情不合而離婚,二十多年前,蔡寶和搬遷到嘉新村居住,鄰居張振祿同樣也是來自東北,在異鄉遇上同鄉,兩人一聊起家鄉事,思鄉之情更為凝重,雙方建立起深厚的友誼之情。
 蔡寶和除了早餐自己打理外,午餐及晚餐幾乎都是在張振祿家用餐,張振祿的妻子李淑琴也是東北人,一點也不在意家中多了一雙筷子,她說,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張振祿在他鄉能遇上故知,也是人生樂事之一。
 李淑琴的丈夫張振祿七年多前因中風而臥床至今,她不離不棄,細心照料其生活,去年因而獲得花蓮縣榮民服務處表揚。肯定其為家庭真心付出,並與丈夫患難與共,珍惜婚姻、重視家庭,樹立良好的兩岸婚姻典範。
 一方面專心照顧丈夫,另方面李淑琴仍繼續打理蔡寶和的生活,包括提供兩餐,蔡寶和若生病了,李淑琴還得協助送其就醫,就像蠟燭兩頭燒般地疲累,但李淑琴從來不曾心生埋怨,她說,蔡寶和是丈夫在台灣最好的弟兄之一,她替代丈夫來幫忙照顧,於情於理都是應該的。
 蔡寶和為人正直,恩怨分明,是那種「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個性,街坊鄰居都了解他的性情,彼此間的相處都很融洽。蔡寶和的身體狀況原本都還不錯,有些小病痛而已,不過,去年十一月覺得胃不太舒服,到醫院檢查後赫然發現已是胃癌末期,自此進出醫院不斷。
 人活在世間,總是有離開人世的那一天,只是時間早晚而已。大多數人有子孫協助處理後事,但對於沒有家人且又是單身的榮民而言,能寄望的就只能是生前好友或相關單位了。蔡寶和為讓自己的後事處理得當,去年初就先預立遺囑並公證,全權交由他的弟兄張振祿和大嫂李淑琴協助處理。

 
<< 最先 < 前一個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38 頁, 共 45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