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敬立同修會] 脖子上的癌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五, 03 十一月 2017 08:12

敬立同修會 蓮按法師/供稿

每一個人莫不畏死(除了真得的上師之外),病人莫不是有著求生的欲望,求生也就是人類的本能之一,一個得了絕症的人,醫師已宣布放棄醫治了,婉拒了醫治及住院的要求,這一個人豈不是可悲嗎?豈不是可憐嗎?豈不是被宣判了死刑嗎?他的脖子,已硬硬的隆起一大塊。

醫師都說癌,診斷後都說癌細胞已擴散至腦部,他的脖子也轉不動了,他萬般痛苦,他想,除了死之外,有誰能救他呢,那嚴重的惡疾,高矗的十字架,他知道那間教堂的牧師也是死於癌症的,而神呢!他更鄙視,他是不屑去迷信的。

他在街道上行走,無意中走過一家中文書局,他拐了進去,一恍惚之中,好像有一本書發光,他隨手拿起來讀,好像是密宗的書,又好像是哲學的書,有其一套的看法,是「小小禪味」。

他根本是不信這一套的,什麼是「佛身七日血」,能離苦得樂,只要修持有信心,業障及疾病會消除。溫傑博士修持「內火明點」,什麼是「內火明點」?「肝炎」,肝硬化會好,會完全換了一個人,西雅圖的一位真正金剛上師,什麼又是金剛上師?他搞不懂。

怎麼博士、醫師都去皈依金剛上師呢!他看到書中有住址,他把住扯抄了,很好奇的,他將信寫好,祇寫了幾句,無非是:「看到書,覺得很好,一個癌症的病人,離死不遠,希望垂佑加被,或可解除痛苦,也求金剛上師的灌頂皈依。」

信寄出後的不久,有一天晚上,夢見自己走進一棟大房子,很多人在聽一位傳道人講經,那位傳道人,金色身,頭戴五佛冠,相貌莊嚴,就是書上的那位金剛上師,那金剛上師向他招招手,並且向他說:「蓮礬,你的病是前世的業障啊!你要好好的持上師心咒,上師會治好你的病。」他走到上師跟前,上師用清淨的水塗了一下他的脖子,奇怪,他感覺很清涼,很舒服,脖子沒有那麼硬了,他感激之餘,馬上跪下來向金剛上師頂禮,一頂禮就醒了過來,然而,他發覺脖子很難受,並沒有好,認為不過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而已。

然而奇怪的事來了,他收到的皈依證書,法號正是「蓮礬」,收到皈依證書的那一天晚上,他同樣的做了一個奇異的夢,他又同樣的走入那大房子,同樣很多人在聽金剛上師說法,金剛上師變成身高數丈,全身放射金光威儀相好,他則俯伏在地,虔誠的禮拜。

他對上師說:「脖子沒有好?」,上師說:「要有信心的持上師心咒。」,上師又拿很清涼的水,塗在他的脖子上,這一次,同樣感覺非常舒適,又醒了過來,他想著,連著二夢,真是奇妙,不如一心一意的唸「上師心咒」吧!不管如何,總是比等死好些,於是他決定放下一切,每日有空就持「上師心咒」,走路也持,坐車也持,早也持,晚也持。

說來奇怪,他持上師心咒,脖子就慢慢可以轉動了,那腫起來的肉,一日又一日的消掉了,到最後他自己照一照鏡子,完全平復了,醫師宣布的死亡之期也過去了,他那黃白臉也變得紅光煥發了,這好像是神仙故事一般。

他再去給醫師檢查,醫師連喊「奇怪」,癌細胞完全不見了,醫師根本不相信持咒就會好,但是,他確實好了。

「有生之年,願意替靈仙真佛宗弘揚真佛密法,宣傳自己病好的福音,要人們皈依紅冠聖冕金剛上師,奉獻一點微薄的力量。」這是蓮礬的誓言。

「上師心咒」能轉移業障,這又是一大奇蹟,這是真正的金剛上師才可能有的能力啊!蓮礬就是比利時的「蓮礬」。

 
[普仁羅華 和平的話語] 你辦得到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五, 03 十一月 2017 08:05

好消息是,對滿足的渴求在你內在,解渴的水也在你內在。你所尋找的,存於你內在,而與之連繫的方法,同樣在你內在。有一份令人倍感溫馨的真實,沒有被埋沒在矛盾、痛苦、疑惑與問題之中,而是於你內在起舞,因為你存在、你活著!

我知道你一早醒來,便有滿滿的行程等著,很好!但在你完成當天的計畫之後,你是否會騰出生命中短短的一刻,專心去想想,這一切為什麼會發生?這一切之所以會發生,是因為你活著,你若沒有活著,你的計畫肯定生變,不再開會、不再赴約,一切會有戲劇性的變化。

花一點點時間去明白你自己的渴望,不是別人教你的渴望!或許你不認為有人教過你渴望,但事實卻是如此。每回你瞥見店舖的櫥窗,那裡彷彿立了一個小牌子寫道:「你需要這個!」每回你看見一塊廣告看板,就像在說:「你需要這個、你需要那個!」那就是這世界運作的模式,我沒有提議去改變它。

如何才能辨識出我們固有的需要,而非從他處借來、學來的呢?人們說:「既然如此,為何我不曾察覺?」我們藉著調高噪音音量,成了隱藏這份需要的專家。這是我們處理的方式:我們若聽到不喜歡的噪音,只要調高音響的音量,噪音便消失了。當有人滔滔不絕地講話,過不了多久,我們會自動消音,彷彿他們不再存在。他們繼續講得口沫橫飛,但我們已將他們的話消音了!

當你感到渴望卻束手無策,那感覺很像真空狀態,要活在其中可真不簡單,於是我們說:「我要攆除渴望,讓渴望消音。」我建議你要正視那份渴望,這是你一生中最美妙的渴求,是一個人最崇高的動機。!在我們一生所能做的、所能成就的一切之中,我認為還有一件極為崇高的事,那就是要得到內在的滿足!

很多人問:「那不是很自私嗎?」熄滅的燈,永遠無法照亮任何東西,既不能照亮四周,也無法點燃另一盞燈。那盞燈若要這麼做,先決條件就是:先點燃自己!

點燃你這盞燈,看看真相吧!有一天,燈會熄滅的!所以,當機會還在,點亮吧!讓你的人生展現滿足,讓你的人生展現清楚,讓你的人生展現答案!而不光只有疑問。我們很擅長提問,質疑一切,卻不擅長獲得答案。不論答案有多明顯,我們肯定不擅長接受。

什麼是很明顯呢?明顯的是:你存在著,正因為你存在,你才有機會得到滿足!這道理再簡單不過了,意義卻無比深遠!這份存在就是:來了又去的這一口氣,來來去去。我的生命一次只跨一步。我十分關切明天,我哀悼昨天,但我被夾在當下這一刻。對我而言,明天若要成為真實的一天,那勢必得轉變成「今天」。即使一天的計算方式,也似乎是很漫長的。這與24小時無關,這與剛剛來了又去的這口氣有關,當下就是如此短暫!

這展現出我的易朽,還是我的不朽呢?在當下這一刻,沒有任何限制,即使當下如此短暫,卻是無窮無盡的!當下這一刻,是我想獲得滿足的決心駐守之處,也是我的明白、我的滿足駐守之處。那可不是某人的論點,而是我的滿足。

你辦得到,這顆心能捕捉那一刻,能在你餘生回波蕩漾的那一刻。等你擅長關照短暫的一刻,在那瞬間捕捉滿足、充實、喜悅,你這一生的典藏品將壯觀無比!

想瞭解更多,請使用下列資訊:

心知文教基金會花蓮聯絡電話:0919-914973 黃小姐

免費索取和平話語DVD 歡迎手機簡訊 請註明:及(你的手機號碼)

和平的話語 全球版網址:www.wopg.org

和平的話語www.timelesstoday.com

心知文教基金會(台灣)www.insight.org.tw

(心知文教基金會提供)

 
[敬立同修會] 從高山上脫困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五, 27 十月 2017 08:34

敬立同修會 蓮按法師/供稿

孟興居士最喜歡登山,年紀才二十五歲,長得高大英俊,體格強壯,參加了「登山協會」之後,便和友人常常去爬山,由小山爬到大山,由國內爬到國外,漸漸的爬出興趣,樂此不疲。

孟興居士家中排行老二,父母是稍有錢財地位之人,父母見他成績好,也不阻止他老是去爬山,只是三不五時的說:「阿興啊!登山要小心安全!」

孟興回答:「知道!知道!」,於是他又登山去了,孟興居士有一位姑姑是真佛宗的弟子,姑姑送給他一枚「護身牌」,要他佩在脖子,孟興就常常掛在脖子上,姑姑教他一句咒子:「嗡。咕嚕。蓮生。悉地。吽。」,他念得滾瓜爛熟。

我(盧師尊)有一天晚上做夢,夢見自己竟然在一座大山中飛行,看見一名男子跌落在山谷的溝中,他穿著紅白夾克,有骨折現象,他一動也不動,氣息微弱,但,他的右手,竟然按住一個護牌,這護牌竟然是蓮花童子護牌。

而男子的口中,尚喃喃唸著:「嗡。咕嚕。蓮生。悉地。吽。」,我看了,大駭!我覺得有必要救這名男子,因為他佩戴著我的護牌,又唸著我的心咒。

我在高山上又環行一匝,見有一搜救隊的人在找尋他,但走的方向不對,漸行漸遠,而且因天黑山雨,有停止搜救的現象,我急了!竟然自己放白光三度,搜救隊看見了光,於是,折回,往光的地方搜尋過來,我又急急對這位年輕人的耳朵說:「忍住,三十分鐘,有人救你!」我又放白光三度,引導搜救隊來救他,最後,搜救隊終於找到了他,用擔架把他抬下山去了,等一切均圓滿了,我即夢醒。

這件事過了一陣子,我幾乎忘記了!有一天,孟興居士與他的姑姑來見我,說要感謝我,我一看,正是那位山谷溝中的年輕人,我笑了,我說:「你那天穿紅白夾克?」,孟興大駭,我說:「我對你說:『忍住,三十分鐘,有人救你!』」,孟興居士大叫:「對的,就是這一句話,我聽得一清二楚!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孟興對姑姑說:「果然是盧師尊救我!果然是盧師尊救我!」至於放光六度,搜救人員以為孟興用強烈手電筒放的,後來才知,手電筒在跌落山谷時,早就丟了,不知何處,搜救人員也奇怪,六道白光從何而來?我說:「我放的!」孟興居士當下皈依!

 

如果不方便上網的人,也可以到本會和各地圖書館,免費借閱書籍;

或到各地書局也有零售,金石堂中文書網購,請指名「盧勝彥文集」。

 
[普仁羅華 和平的話語] 今天是你的日子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五, 27 十月 2017 08:26

我要教導的,不是一大堆想法或一大堆觀念。我要教導你的是,去發現你已經擁有的東西。這是很不同的教導。

何不說是我舉起一面鏡子?我的工作是確保你的鏡子乾乾淨淨的。乾乾淨淨的。我舉起鏡子,然後我能看到你在看鏡子時的微笑。因為你永遠會感到驚喜的。

人們看著我,好像在說:「我並沒有叫你舉起鏡子,我只是問你一個問題呀!你為何舉起鏡子呢?」而我說:是的,但繼續看,你就會學會向內在看!當你這麼做時,你就會找到答案!

我坐在那裡,清理鏡子、清理鏡子、清理鏡子。「看一下!」

「我不想要看 ,我沒時間看,我太忙了!這不是我現在想要的!」

「嗯,你一生中想要什麼呢?你可有再照照鏡子?」

「沒有!我沒辦法,我太忙了!還有其他事情呢!這是蠻有趣的,但改天吧!」

今天是你的日子!每一天都是你的日子,不是改天再說!每一天都是你的日子,就是這樣!

和平的面貌

你的內在存有和平這份可能性。對每一個人而言,那是和平存在的地方!和平並不隸屬於任何國家、任何社會、任何宗教。和平隸屬於人,就像是你、我這樣的人!

和平的面貌是什麼樣子?有些人會告訴你和平的面貌就是神的面貌,其他人會告訴你和平的面貌就是寺廟的樣子。容許我謙卑的向你建議,當你處在滿足之中,當你活在和平裡,和平的面貌與你的面貌看起來是沒有兩樣的!那時候和平就在你臉上舞動著。

和平不會顯化於某座大教堂裏,和平會顯現於你內心的大教堂!這是唯一的純淨之地,這是和平唯一會受到歡迎的地方!像你、我這樣的人,會在我們的生命裏歡迎和平、想要和平、需要和平!和平就在我們的存在裏!

沒有更美的了

當我說話時,是出自內心的!我不做事先演練,因此當我說出這些話時,或當這些話從我的口中冒出時,我跟其他人一樣感到驚奇!真的,我一直在想這件事。我要告訴你,我去過很多社交場合,我見過人們穿上極為華麗的服飾,我見過很多漂亮的人。但我必須告訴你,當一個人穿上和平的衣裳時,他們看起來是最美的,是最美的!沒有什麼比一個穿上和平衣裳的人更美了!這是最究竟的,最究竟的!

和平、喜悅、寧靜、明白、單純、我們到處去尋找這些特質,其實這些特質只存在一個地方。當那份和平進入這顆心時,寧靜也跟著來。它洶湧而至,愛如洪水一般湧現!喜悅難以抑制!它會破門而出!因為有件事情做對了。瞧,和平就是那樣!

想瞭解更多,請使用下列資訊:

心知文教基金會花蓮聯絡電話:0919-914973 黃小姐

免費索取和平話語DVD 歡迎手機簡訊 請註明:及(你的手機號碼)

和平的話語 全球版網址:www.wopg.org

和平的話語www.timelesstoday.com

心知文教基金會(台灣)www.insight.org.tw

(心知文教基金會提供)

 
[敬立同修會] 純密與雜密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五, 20 十月 2017 08:31

敬立同修會 蓮按法師/供稿

「純密」可以講是清淨修行的密法,就叫做「純密」,單純的密宗;「雜密」就是比較複雜的,比較入世方面的,就叫做「雜密」。

舉例來講,密教裡面有很多法,是屬於世間法,跟修行沒有關係的,譬如唸《求雨經》求雨,因為很久沒有下雨了,聚集所有的喇嘛一起唸,結手印、觀想,唸「求雨咒」,這雨就來了這個就是「雜密」。

白教的祖師密勒日巴,他還沒有真正學純密以前,他也學了雜密,所以他的師父叫他「大力」,也就是他有很大的力,大力是做什麼呢?他可以求降冰雹,「降雹」?奇怪了,降雹幹什麼?這一定是不好的,「降雹」會打人,會打到動物,會打死這些植物。

密勒日巴還沒學純密以前,他學過雜密,好像是說那個村莊的人不喜歡他,把他趕走,密勒日巴很生氣,就修了降雹術,一修的話,天上都降冰雹,哇!一些麥啦!一些農作物啦!全部通通都被打了,於是他們就沒有收成了。是有這種法,這種法就叫做「雜密」。

我們在修法當中,密教行者是不是要修雜密呢?在你入世方面,我們也可以幫助人,像求下雨,你會的話可以幫助人,人家下冰雹,你就可以止冰雹,把它止住啦!我們正派的密教,雖然修雜密,但是我們是助人的,應該也是可以的,這屬於雜密的範圍。

雜密裡面也有治病的,也有星相的,斷人吉凶的,有風水,幫人家解掉災難的,這些都是雜密,也有專門解毒,有人被毒蛇咬到,怎麼辦呢?趕快唸唸經,唸什麼經?有《解毒經》、(解毒咒),還有「解毒印」,吃下甘露九,那個毒素沒有關係。我們曉得孔雀明王,可以解毒的,也有《解毒經》、(解毒咒),也有專門治病的,這些都是雜密的範圍。

我覺得入世法雜密比較多,我們學入世法主要是幫助眾生,出世就是清淨的修行,入世呢?有很多部份是屬於雜密的,那麼入世跟出世之間雖然有所分別,我認為應該要平等平等,要救度眾生,應該用入世法,等他們入世成熟了以後,他們再來修出世清淨的梵行。

所以先要有生起次第,到最後才有圓滿次第。

我記得有一個故事﹕有一個道行很高的喇嘛,他經過唐古喇山的時候,(唐古喇山是在西藏附近很有名的一個神山),突然間大地起狂風,哇!狂風一掃,本來是戴著帽子、披著袍,哇!這袍子都被吹走了,帽子也被吹走了。

畢竟他也是有道行的高僧,他馬上閉眼一觀察,就知道是山神故意來跟他開玩笑。

山神有時候吸一口氣、吹一口氣,大地就起狂風了,把有道行的喇嘛吹得東倒西歪,喇嘛馬上結「止風印」,唸「止風咒」,還不一定有效,因為是山神作的,他知道是山神跟他開玩笑,就在他的身邊隨便捉一點髒昝粑,印一下額頭馬上作供養,供養唐古喇山山神,這一供養,山神就哈哈大笑,風就馬上息了,有時候入世法也是滿有效的。

在密教裡,供養是非常重要的,諸天、護法接受供養,你的感應會很迅速的,像有道的喇嘛,一作供養,風馬上停掉,這個就是感應很快的現象。

談到入世跟出世,在「雜密」裡面,入世的是雜密比較多,但是我們為了度眾生,你雜密也要修,也要懂,也要知道的,這是一種方便,真正的修行到最高的境界,完全是出離。有了「出離心」,你才能出離這世間,才會發覺入世法跟娑婆世界不過是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只在電光石火之間,一轉瞬,就沒有了。

所以對於入世法,你不要太去執著,你要懂得出世法,修圓滿次第,這一點也很重要,因為入世法所請的靈,層次不一定很高,你到了出世法的時候,真正的佛菩薩、高靈會下降,來幫助你修行,所以我們在修行當中,如果太執迷於入世法,你修行不會得什麼正果,有時候你已經走入旁門裡面了,自己卻不自知,其實真正的正道,是修圓滿次第和具備出離心。

其實人的壽命很短暫的,從小孩一直到老,時光很快的,所以入世法不要太執著,我們還是以修出世法為重——「圓滿次第」,要修「純密」。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5 頁, 共 45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