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邊耀榮養生之道 就是活動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三, 19 一月 2011 11:12

 記者魯如宇/報導
 被花蓮縣湖南省同鄉會視為「湘寶」的百歲人瑞邊耀榮元月十三日逝世,享嵩壽一百零五歲,目前停靈於門諾醫院安歇園,家屬將在元月二十三日上午九點於花蓮市順興路十號設奠舉行家奠、九點半公奠後隨即發引安葬湖南公墓,送老人家最後一程。
 邊耀榮民前四年生於湖南省寧鄉縣,家中以務農為生,幼時因父親及祖母相繼病逝,家中經濟支柱頓時瓦解,邊耀榮因而到鄉裡黃姓人家做茶飯工,每月攢一塊銀元工資,兩年後再到歐家大屋及袁家做長工,每月攢的三塊銀元工資會都交給媽媽,做為家人的生活開支,小小年紀就養成吃苦耐勞的精神。
 十六歲時,邊耀榮拜師學廚藝,手藝精巧,十六歲出師,街坊對其廚藝都讚不絕口。民國二十年,他離家加入長沙陸軍第十師接受軍事訓練,當時才二十四歲,曾參與「一二八」上海抗日戰爭,後來因剿匪有功,被保送進幹部訓練班接受更嚴格的軍事訓練。
 經歷過八年對日抗戰、「國共戰爭」剿匪,邊耀榮民國三十六年底帶著妻兒跟著空軍防砲學校從北平遷到台灣,部隊就駐紮在花蓮南埔。邊耀榮之後調高砲部隊,分別駐防台中、屏東、金門、台南等地,後因妻子周果儒哮喘發作,身體狀況不佳,為照顧妻子及年幼兒女,邊耀榮毅然放棄升官的機會而在民國五十二年申請退役。
 邊耀榮有六名兒女,分別是邊貴霞、邊筑霞、邊蓮霞、邊春霞、邊靜霞及邊子強。五個女兒皆已出嫁均有好的歸宿,其中三個在教育界服務,均已退休,么兒邊子強則在健保局東區業務組擔任專門委員,家庭和樂幸福。雖然子孫滿堂,但老人家仍有所遺憾,因為他的四女兒春霞不幸於九年前逝世,讓他甚為消沉。
 從事教職的邊靜霞憶及父親剛退伍時,由於食指浩繁,家中生活開銷不小,父親與友人在台北合夥開餐廳,每天四點摸黑起床,騎著三輪車到市場採買食材,冬天清晨則頂著寒風,那段日子真是辛苦。
 革命軍人出身的邊耀榮,其養生之道就是「活動」二字,他八十歲時帶著妻子環島一周後到台北籌備壽宴,宴請眾親友,八十多歲時還能在美崙田徑場快走四圈接著再做體操,同樣也是在八十多歲,他回大陸省親,肩上背一個包並自己拖著行李走,九十多歲在自己生日時,仍能炒菜給祝賀的家人享用。
 去年重陽節前夕,湖南省同鄉會理事長蔣憲中等人探望邊老先生時,稱邊耀榮不僅是中華民國歷史的見證人,更是同鄉會的「瑰寶」,其辭世留給子孫及同鄉會無限哀思與不捨。

 
父兼母職 張阿貴堅持愛的教育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二, 18 一月 2011 10:03

 記者林明輝/報導
 原籍為鳳林鎮山興里的張阿貴先生,雖然家境清寒不過對於子女們仍然以愛的教育為理念,認真學習教育與為人處世態度,期許每位子孫都能夠平安健康,擁有良好的生活態度,因此以:「愛的教育、嚴以律己、寬以待人」的精神教誨著子孫,卻在已屆人瑞之齡、安享天年之際撒手追隨上帝的腳步離去。
 張阿貴生於民國十八年九月二十七日,於民國一○○年元月十三日(星期四)凌晨蒙主恩召安詳辭世,享壽八十三歲,辛勞養育子女均已成家立業兒孫滿堂,家人隨侍身旁陪伴走完人生的最後旅程,我們相信上帝已接納他的靈魂。
 謹訂於民國一○○年元月二十五日(星期五)上午八點於喪宅舉行追思禮拜,隨後即發引至鳳林火葬場火化,敬此邀請各級長官與親朋好友,在時間允許下能與張阿貴先生及家人一同追思懷念,願主賜福您平安,喪宅在鳳林鎮山興里中興路十五鄰九十八號,電話:○三–八七四一四四六。
 由於張阿貴早年家境清寒,雖然未能接受良好的正式教育,但卻非常要求子女們必須努力用功讀書,自己則辛勤協助家裡農務工作維持生活,因此在教導孩子的觀念上則採取愛的教育為理念且相當用心良苦,就是希望子女都能完成良好的基礎教育。
 張阿貴長年辛苦耕作認真維繫家庭正常運作,而且還得獨立扶養五位千金,雖然如此但家庭仍舊充滿和樂融融的氣氛,女兒們也都非常乖巧懂事。
 所以張阿貴非常疼愛女兒,以言教及身教方式教育帶領孩子們成長,父兼母職細心照顧家庭,完全以愛的教育為家庭基本規範,崇高的品德情操更讓家人無法忘懷。
 總是熱心助人熱愛女兒與親友的張阿貴驟然離世讓人不捨,不過相信上帝也已經接納了張阿貴的靈魂,女兒們更相信父親張阿貴所遺留下來的精神,一定能夠一代接著一代的永遠流傳下去,就像是冬天的陽光總是暖暖的讓人感受無比的溫馨,讓我們一起祝禱。

 
諄諄教誨 韓淑芳人格教育影響兒孫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五, 14 一月 2011 10:55

 記者魯如宇/報導
 前經濟部標準檢驗局花蓮分局分局長李永年的母親韓淑芳一月七日病逝,享壽九十四歲,目前停靈於門諾醫院安歇園,家屬將在一月十五日上午十一點半於門諾安歇園為老人家舉行殯葬彌撤,送其人生最後一程。
 韓淑芳民國六年出生於河南省商丘縣,在家中排行老大,就讀河南大學附屬護理學系,民國二十五年嫁給畢業於河南大學理化系的學長李慶績,夫妻倆育有一女,取名為李永年。
 民國三十八年,因國共戰爭,大陸淪陷,李慶績帶著妻女來到台灣,由於本身具有理化專門領域,因此在隸屬聯勤總部的化學兵幹部訓練班擔任教師,這個單位當時進駐在花蓮,民國四十七年改制為陸軍化學兵學校,直到民國五十一年該校才遷駐桃園。
 具有護理專長領域的韓淑芳剛到花蓮時先在海軍巡防處醫務室服務,之後再轉任花蓮工校的醫務室,一直到民國四十五年辦理退休。夫妻倆先後退休,由於都是高知識分子,退休後的生涯規劃充實又多采。
 他們的獨生女李永年原本在花蓮高農擔任教職,後來轉任到當時的商品檢驗局花蓮分局(亦即目前的經濟部標準檢驗局花蓮分局),從基層做起,直到民國九十二年以分局長職務退休。她在民國五十一年與丁全孝結婚,丁全孝原本也是從事教職後來到農業改良場服務,並於民國八十九年以副場長職務退休。
 李永年婚後取得丈夫同意,將父母接來一起同住就近照顧,隨著四個兒子陸續出生,李慶績和韓淑芳也充分享受兒孫環繞膝下的幸福。李永年說,母親的個性非常外向,逢人都會熱情招呼,不擺架子,因此相當受到左鄰右舍的歡迎。而在孫子的心目中更是一位和藹可親的長者,韓淑芳對於人格教育的要求,也深深影響她的下一代,不僅女兒女婿待人謙恭有禮,孫兒們在校及職場的各項表現更是受人肯定,李永年說,這都要感謝母親以身教影響,諄諄教誨。
 韓淑芳的四個孫兒都已在職場工作,她的長孫丁李衡服務於欣陸投資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即大陸工程股份有限公司)擔任副總經理,次孫丁立寧在電子外商公司服務,第三個孫子丁立愷服務於翰林書局,負責北台灣業務,至於最小的孫子李立達則是經濟日報的記者。
 母親過世,李永年並未對外發訃,她說,主恩賜母親在世九十四歲,陪伴母親走完人生最後路程,而在殯葬彌撒這一天,她與家人深信母親虔誠的信仰已讓主接納她永住天國。

 
管教嚴格 子女體會朱月珍的用心良苦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四, 06 一月 2011 10:06

 記者魯如宇/報導
 張母朱太夫人元月一日病逝,享壽七十歲,目前停靈於署立花蓮醫院往生室,家屬將在元月十五日上午八點半於該院往生室二樓設奠舉行家奠、九點公奠後發引吉安鄉慈雲山公墓火化。
 朱月珍(見圖)民國三十一年出生於江蘇省無錫縣,四、五歲時因國共內戰,她跟著父母從大陸搭船來到台灣。當時第一飛機製造廠也因國共內戰奉令自昆明遷來台灣宜蘭,因此朱家老小跟著會修飛機的朱老爹也定居宜蘭,一直到民國四十三年該廠遷至高雄的岡山後,朱家也因男主人的部隊調動,全家搬到岡山居住。
 朱月珍十八歲時在父母作主下,嫁給與父親同在一個單位服務的青年張振武。第一飛機製造廠也從當時的空軍第一供應處、空軍第一後勤支援處到最後與其他單位併編而更名為空軍第三後勤指揮部。
 張振武與朱月珍婚後隨著子女陸續出生,當時的軍職待遇並不高,勉強可養家餬口,因此朱月珍到工廠上班外,也接些家庭代工來補貼家用。她的小女兒美玉還記得小時候和兄姊都會利用課餘時間,幫媽媽做代工,像是塑膠花、聖誕飾品等,有時為了趕工作進度,媽媽都做到半夜才休息。
 提到管教子女的問題,張家的子女都說,別家是「嚴父慈母」,但在他們家則是顛倒過來,母親對子女管教相當嚴格,要求遵守做人基本道理外,也不准有晚歸情形發生,否則會「家法」伺候。當時一直無法理解母親為何如此嚴厲,但隨著年紀漸長,才體會到母親的用心良苦,因為嚴格也是一種慈悲。
 張家育有三名子女,長子張永洋目前在台南從事印刷業,長女張美英與丈夫定居花蓮,均在空軍四○一聯隊服務,次女張美玉住在台中擔任保姆工作。子女們均已成婚出嫁,家庭幸福美滿。
 朱月珍因糖尿病宿疾而必須長期洗腎,原本住在台中由小女兒照顧,張美玉去年因為要到大陸,將母親送到安養院暫時託人照顧,但大姐不放心,因此姐妹們討論後,將朱月珍接到花蓮,安置在花蓮當地的安養中心,子孫們也可以就近探望。
 去年五月,朱月珍因吞嚥不慎而噎到,經送往醫院急救,命雖撿回來了,但卻有如植物人般的昏迷不醒,進出於呼吸治療中心與加護病房之間,一直到日前病況加重。
 長期臥床又渾身病痛,朱月珍的辭世對她來說雖然是個解脫,但對子女而言,依舊是非常不捨,只希望母親能隨著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的指引,前往西方極樂世界佛陀之地修行。

 
古道熱腸 楊淑丹熱心助人 鄰里稱道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一, 27 十二月 2010 10:40

 記者張柏東/報導
 地方鄉親敬愛的「先生娘」楊淑丹走了,但是她古道熱腸、熱心助人的身影,將永遠讓地方鄉親懷念與追思。
 楊淑丹(六十二歲)最近辭世,將在本月三十日上午八點開始,在喪宅設奠舉行家祭、公祭禮成後,隨即發引玉里鎮松浦公墓火化。喪宅:玉里鎮自強六街十一號,電話:(○三)八八八六八五一。
 楊淑丹是已故醫師楊梅生的夫人,楊梅生今年三月辭世,享受九十三歲;楊梅生的父親在清朝曾被封為二榜進士,民國二十六年抗日戰爭爆發,當時楊梅生在浙江省立醫專唸書,他眼看國難當頭,義無反顧響應政府「十萬青年十萬軍」的號召,跟隨政府南征北戰、立功無數。
 民國三十八年,楊梅生隨政府播遷來台,定居在玉里鎮,以少校軍醫的官階退役後,參加退役醫事人員檢定考試及格,轉任榮民醫院外科醫師、外科主任等職務,直到民國七十六年二月才退休。
 楊梅生先生退休後,眼看玉里鎮偏遠的春日部落沒有診所,於是毅然前往開設診所服務鄉親,經常有沒錢看病的病患,他不僅都不收費,甚至還贈予慰問品、慰問金等,被地方鄉親稱為「活菩薩」。
 楊淑丹小時候家境不好,共有十個兄弟姊妹,但是卻養成她刻苦耐勞的個性,放學後經常會主動幫助父母種田、做粗工、放牛等等,國小畢業後為了協助家計,毅然輟學到工廠上班賺錢養家,鄰里稱讚。
 楊淑丹是在二十歲時嫁給楊梅生,共育有八名子女,早年楊梅生擔任軍醫收入不高,在食指浩繁的情況下,她毅然肩負起家計,在客廳做手工,賺取菲薄收入貼補家用,將子女一一拉拔長大。
 楊梅生早年忙於公務經常不在家,楊淑丹絲毫沒有怨言,母兼父職、辛勤教誨,如今八名子女在社會上都學有所成,楊淑丹相夫教子、勤儉持家,堪為賢妻良母的最佳寫照。
 楊淑丹最讓鄰里稱道的,是對朋友古道熱腸、熱心相待,只要朋友有困難,她都義無反顧、熱忱協助,她幫助過的朋友無以數計,甚至不認識的人有困難,她也都熱心相助。
 楊梅生行醫助人被稱為「活菩薩」,楊淑丹則被尊稱為「菩薩夫人」,不料他們夫妻倆今年先後辭世,他們曾經幫助過的人以及地方鄉親,對他們都無限懷念與追思。

 
<< 最先 < 前一個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48 頁, 共 54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