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擔任志工 史可知帶給病患喜樂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五, 05 十一月 2010 09:44

 記者張柏東/報導
 曾在玉里國中擔任教師長達三十五年的史可知先生(見圖.記者張柏東/翻攝),退休後前往玉里榮民醫院從事志工服務工作,春風化雨、作育英才、功在桑梓。
 奈何史可知的塵緣已了,他慟於民國九十九年十月三十日(星期六)四點十七分蒙主恩召、安息主懷、榮歸天國。距生於民國十五年八月二日,享壽八十有四歲,子女等隨侍在側、親視含殮。
 謹擇於民國九十九年十一月六日(星期六)上午九點正,在玉里醫院懷恩堂舉行告別彌撒後,隨即發引玉里鎮松浦里公墓火葬場火化,盼望親友們都能同來追思相伴,並讚他在主的身旁獲得喜樂。喪宅:玉里鎮民國路二段41巷8號,電話:(03)8887822。
 史可知是湖南省長沙縣人,遠祖淵源流長,可追溯到十代以上(一世代三十年),大致上是明末史可法將軍那個動盪的年代,江南第一代是悅來公,接著是渾然公、樹棠公,在朝廷功名顯赫。
 史可知就讀高中三年級時,當時正處中日戰爭最重要的勝敗關鍵期,政府採用焦土戰略,以空間換取時間,號召愛國青年投筆從戎,十萬青年十萬軍。
 他就是在那個大無畏的時代,躬逢其盛,在桂林考上軍需學校,進而轉戰沙場,離鄉時還是一個毫無見識的小毛頭,但是經過國難的洗禮,二十歲時已經是一名雄壯威武的革命軍人了。
 民國三十八年五月,他隨政府搭乘中興輪來到台灣,三十九年告別軍旅,四十八年參加中學教師考試合格,五十年起在玉里中學任教,五十九年玉里中學改為玉里國中,當時服務教職薪資菲薄,但是他堅守崗位、春風化雨,如今早已經桃李滿天下了。
 從教師退休後,他因緣際會前往玉里榮民醫院擔任志工,溫馨與熱忱帶給無數的病患喜樂與希望,更點燃了自己退休生涯的熱力,退而不休在地方上傳為佳話。
 回顧史可知的一生,可說是多彩多姿,他曾經以銀元十二元在上海喝過一杯舉世最貴的咖啡,但也曾經遇著最窮困的日子,身無分文,用一張破報紙鋪在馬路旁騎樓下露宿街頭,事後回想,喜怒哀樂、起伏變化,原來這就是人生。

 
醫術精湛 張錦堂深得病人肯定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二, 02 十一月 2010 09:52

 記者魯如宇/報導
 前灣橋榮民醫院院長張錦堂十月二十二日病逝,享壽八十八歲,家屬將在十一月五日上午七點半於署立花蓮醫院往生室設奠舉行家奠,八點舉行公奠後發引吉安鄉慈雲山公墓火化,送老人家最後一程。
 張錦堂民國十二年出生於河北省深縣,民國三十八年隨軍來到台灣後,投考國防醫學院醫科四十六期畢業,曾在第一總醫院(即三軍總醫院)服務,後調至嘉義榮民醫院擔任外科主任、副院長之職,最後於民國七十五年從嘉義縣灣橋榮民醫院以院長職務退休。
 民國四十年,張錦堂與在台大醫院護士陳其韞結婚,陳其韞婚後辭去工作,專心在家相夫教子。由於妻子持家有方,讓他全心全意在醫界服務。張錦堂平時敦親睦鄰、樂善好施,而且醫術精湛、視病猶親,其良好的醫術及仁厚醫德深得病人的信任與肯定。
 張錦堂與陳其韞育有二子二女,長女麗娜追隨母親的腳步,擔任「白衣天使」、長子黎光於國防醫學院藥科六十二期畢業,最近才從松山醫院藥劑科主任退休,次女珍娜於東吳大學音樂系畢業,目前從事教職,至於么兒晨光是空軍官校六十五期,數年前於空軍四○一聯隊退伍。
 在兒女心目中,張錦堂就像溫暖的太陽,也是撐起家庭重擔的最有力靠山。而在他與妻子陳其韞的開明教養下,兒女們在職場上貢獻己力,在社會均有所成就,全家和樂融融,為鄰里間所稱頌。
 二十多年前,張錦堂飽受糖尿病、高血壓、心臟病之苦,去年十月曾因心肌梗塞送醫治療,雖然裝了支架但仍長期臥床。他的小兒子張晨光說,父親健康情形不佳,母親也有風濕性關節炎、心臟病及高血壓等健康問題,因此為讓父母有個適合療養的居家場所,張晨光多年前將雙親接到花蓮居住。
 張錦堂生前曾被送進醫院的加護病房,由於看到病患家屬為籌措醫療費用的無助,讓他心生憐憫之心,因此決議將個人積蓄捐出,並囑咐兒女為他成立基金會,幫助弱勢民眾。張晨光說,這件事還在籌備期間,父親就離開人世,不過,家人決定完成父親生前心願,除了父親的積蓄之外,也要撙節喪葬費用,以父親之名成立慈善基金會,濟助弱勢孤苦無依之人。

 
黃圓妹 一生辛勞成就家人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日, 31 十月 2010 11:00

 記者魯如宇/報導
 魏母黃圓妹太夫人十月二十五日病逝,享壽八十八歲,家屬將在十一月一日上午七點半於花蓮市成功街二三九號設奠舉行家奠、八點舉行公奠後發引慈雲山公墓火化,送老人家最後一程。
 黃圓妹民國十二年生於台中縣東勢鎮,由於家境清貧且兄弟姊妹眾多,父母因食指浩繁,無力撫養,不得不將其過繼給苗栗黃姓人家收養。之後,黃圓妹隨著家人遷徙至花蓮定居。
 黃圓妹二十歲時透過媒妁之言嫁給與她同年的魏榮基,她的丈夫是南投縣國姓鄉人,十七歲時跟隨著家人到台東縣長濱鄉打天下,後來搬到花蓮。夫妻倆開過醬油工廠、賣過汽水製造機,魏榮基還曾當過女裝裁縫,也在玉里榮民醫院開福利社,最後從事土木包工業,生活才開始安定。
 黃圓妹是一位傳統的中國典型女性,個性堅毅、刻苦耐勞,且有客家女性質樸堅毅的特質。黃圓妹勤儉持家,時刻以家人為念卻少思及己身,她前半生為娘家奉獻,婚後相夫教子,隨著先生胼手胝足,一路相隨,未曾有絲毫怨言。
 她的長子魏俊華說,父親從白手起家創業維艱,最後在建築業開出一片天,這都應歸功於母親艱辛持家,讓父親無後顧之憂,這也印證了「成功的男人背後,必然會有一個偉大的女人」這句話。
 黃圓妹與魏榮基育有兩女一男,均賢孝達禮並已成家立業,長女秀英嫁與梁健三先生,於中華紙漿公司退休,兒孫成群,含飴弄孫,家庭美滿和樂;次女春美嫁與邱國光先生,為鐘錶技師,在家自行開業,生活小康,兩位女婿閒暇時也擔任社區義工,犧牲奉獻。
 獨子魏俊華為彰化師大特教博士,曾經擔任過台東縣政府教育處長,目前是台東大學特教系專任教授兼空大台東學習中心主任,曾獲教學優良楷模的肯定,媳婦古玉英為教育碩士,在國小擔任教職,作育英才無數,深獲家長好評。
 黃圓妹雖識字不多,卻通情練達、世事洞明,外與先生攜手折衝面對橫逆,內則含辛茹苦,於家境微寒中撫育子女成長,終卓有所成,足堪為母儀典範。
 她的丈夫魏榮基今年四月十七日病逝,半年後,黃圓妹也撒手歸天,子女們為先一步走的父親終於在天國有母親可以陪伴而稍感安慰,但也為短短半年內,雙親相繼仙逝而深覺悲痛。只希望母親一路好走,隨著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的指引,前往西方極樂世界佛陀之地修行。

 
勤儉敦厚 游明德為子孫立榜樣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二, 26 十月 2010 10:59

 記者魯如宇/報導
 吉安鄉民代表游淑貞的父親游明德十月二十日病逝,享壽八十三歲,家屬將在十一月一日上午九點於花蓮市民享八街三十九號設奠舉行家奠,九點半公奠後發引吉安鄉慈雲山公墓火化,送老人家最後一程。
 游明德民國十七年生於台東縣關山鎮,在家中排行老大,十多歲時父母相繼過世,他與弟弟阿火及明發孤苦無依,只能投靠叔叔,雖然叔叔嬸嬸待他們如己出,但游明德希望能幫忙分擔家計,因此還只是少年的他就外出打拚,做些雜工及務農的工作。
 二十三歲時,游明德透過媒灼之言,迎娶同村的客籍女子邱和妹為妻,隨著五名子女陸續出生,食指浩繁,夫妻倆克勤克儉,省吃儉用,將子女拉拔長大。大女兒游淑惠說,那時候家裡的開支全都要仰賴父親務農種田,而母親除了跟著爸爸到田裡工作外,也受僱於人做些其他雜工,父母為了家庭子女無私付出,非常辛勞。
 游淑惠還記得有一年,那時她才十五、六歲,颱風襲台夾帶強勁雨勢,造成關山鎮淹水災情,家裡賴以為生的農田被流失,一家生計受到嚴重打擊,就在全家都陷入徬徨無依時,當時的關山鎮長伸出援手,力薦游明德到關山鎮公所工作,這一做就是數十年直到退休。
 游淑惠說,父親個性敦厚,不與人爭,工作勤奮,在村人眼中是個非常務實的人。父親雖然從苦日子熬出頭,依舊是省吃儉用,為家人及子孫奠定良好模範。
 游明德對於子女的管教雖然嚴格,也重視人格發展,但對於子女的性向發展則不限制,因為他希望孩子們能選擇自己喜歡的路。游淑惠說,當年的環境困苦,她與大弟金樹都是以半工半讀的方式完成學業,父親總是鼓勵子女「一枝草一點露」,只要認真努力,天無絕人之路。
 受到游明德人生觀的影響,他的子女在社會各行各業都有很好的表現,大女兒淑惠在國泰人壽服務二十多年,工作表現備受肯定,大兒子金樹於臺灣警察專科學校服務目前已退休,次子金龍是工程師,於中華工程公司退休,次女淑喜於國立花蓮高商服務擔任文書組長職務,小女兒淑貞活躍於社團,開辦幼教學園外,四年前投入參選吉安鄉第十八屆鄉民代表,由於熱心為民喉舌,善盡民代職務,備受選民肯定,今年再獲連任。
 九年前,游明德的健康亮起紅燈,定期到醫院洗腎,由於習慣老家的生活環境,游明德和妻子邱和妹仍住在關山,讓子女相當不放心,一直到五、六年前,他的子女終於說服父母親搬到花蓮就近照顧。
 游明德的辭世,令家人難過,雖然有諸多不捨,但也希望他能卸下極度勞苦的包袱,隨著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的指引,脫離六道輪迴,往西方極樂世界佛陀之地修行。

 
不怕吃苦 楊阿鑾深深影響下一代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四, 21 十月 2010 09:34

 記者魯如宇/報導
 花蓮市民楊阿鑾十月十六日病逝,享壽八十九歲,家屬將在十月二十三日上午十點半於衛生署花蓮醫院往生室設奠舉行家奠、十一點公奠後發引吉安鄉慈雲山公墓火化,送老人家最後一程。
 楊阿鑾民國十一年出生於台中縣,三姊妹當中她排行老二,由於家境清貧,楊阿鑾未能受教育,小時候和姊姊及妹妹都得幫忙家裡打點家務,到農地種作,以維持生計。
 近二十歲時,楊阿鑾結婚後跟著丈夫搬到花蓮來打拚,隨著子女陸續出生,原以為夫妻倆克勤克儉,將孩子拉拔長大,只要辛苦幾年後就能改善生活環境,未料丈夫因病過世,撒手人寰,獨留孤兒寡母辛勤過日。由於求生不易,又要帶著兩名幼子討生活,楊阿鑾透過他人介紹再嫁,另生了兩名女兒。
 楊阿鑾的次媳郭貴花說,婆婆這一生真的很辛苦,丈夫早逝,兩個兒子也先後病逝,就在可以享清福時卻又中風病榻在床,一躺就是十多年。楊阿鑾在兒孫眼裡是一位非常堅持的老人家,不管遇到任何挫折,總是不畏艱難的面對所有困境。郭貴花說,或許婆婆小時候就面臨生活上的貧困,所以養成不怕吃苦的個性,而這種在逆境中成長的過程,也深深影響著下一代。
 她的家人說,小時候家境雖然清寒,但母親艱苦樸素,從不喊苦及喊窮,平日也省吃儉用,讓家人肚子溫飽,穿得體面。郭貴花也說,婆婆為人慈祥,是一位具有典型傳統美德的婦女,她對孩子照顧得無微不至,也總是處處替別人著想。
 十多年前,楊阿鑾中風倒地,由於生活無法自理,而家人都需要工作來維持家計,經家屬討論決定後,將其送到衛生署花蓮醫院護理之家由專人照護。
 花蓮醫院護理之家護理長林碧秋說,楊奶奶是在民國九十一年入住,當時有高血壓、糖尿病及左側中風的症狀,由於需要管灌餵食,因此安排專人照顧。林碧秋表示,楊奶奶個性溫和,在院內時都會全力配合,讓醫護人員方便照顧,而楊奶奶的家人也經常到院內來探望,關係非常和樂。
 楊阿鑾十月初因呼吸費力被送到該院就診治療,但仍不幸在十六日病逝,林碧秋說,由於相處近十年,彼此間都已建立情感,老人家辭世的消息傳到護理之家,讓工作人員都感到難過。

 
<< 最先 < 前一個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48 頁, 共 51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