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蘇茶花堅毅不拔精神 影響子孫後代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五, 15 十月 2010 11:21

記者魯如宇/報導
 李母蘇茶花太夫人病榻多年,十月十二日逝世,享壽九十五歲,家屬將在十月十九日上午九點於吉安鄉慶豐村中山路三段六一三號設奠舉行家奠,九點半舉行公奠,送老人家走完人生最後一程。
 蘇茶花民國四年生於福建省樟州市,由於家境清貧,小時候就被父母送給林家當養女。蘇茶花二十歲時嫁給同鄉李清來,當時在大陸接連生了龍水、俊興、美瑩及水梅等四名兒女,原本家境小康,但適逢國、共內戰,局勢一片混亂,李清來擔心被抓去當兵,妻兒無人照料,因而決定全家搭船渡海來到台灣。
 李春霖排行老六,在台灣出生,他回憶小時候常聽父母提起,家人從福建到台灣一路波折,為了逃避戰亂偏偏搭上賊船,財物均被歹走洗劫一空。到了台灣後,由基隆流浪到花蓮,沿途乞討或撿拾地瓜、野菜果腹。
 李春霖說,母親生前刻苦耐勞、勤儉持家,是子孫們心目中永遠的寫照。他表示,父親因無一技之長,因此只能打零工維持家計,當時的生活有一餐沒一餐的度過。母親為能補貼家計,四處打零工,長期在建築工地挑磚擔石,肩膀被扁擔壓得出現兩道深深壓痕,但母親不喊苦,早出晚歸,辛勞工作。
 隨著子女成長就業,生活境況也逐年改善,不過勤勞慣的蘇茶花仍繼續工作,一直到六十歲時才退休。她常說,人活著就是要動,身子一鬆懈的話,什麼毛病都來了。
 李春霖說,母親退休後仍沒閒著,利用家裡附近的空地種菜,當做運動來健身。他表示,母親有著堅毅不拔的精神,不管遇到任何挫折,總是能夠不畏艱難的面對所有的困境,或許生活上的貧困,讓母親從小就養成不怕吃苦的個性,而這種在逆境中成長的過程,也深深影響著下一代。
 想到母親這輩子都沒好好享受過清福,李春霖難過不已,他說,家人的經濟狀況趨於穩定,正想要讓母親愜意享受晚年生活時,母親卻因身體老化而出現行動不便的症狀,之後癱瘓在床,必須有專人二十四小時照顧,而這一躺就是十多年。
 李春霖說,母親個性溫和,儘管養母對她苛刻,甚至棍棒打在她的身上,也從未見母親忤逆犯上。有時做子女的看不慣外婆對母親的態度,蘇茶花都會制止子女做出衝動的舉動,她事奉養母有如自己的親娘,看在子女的眼裡是心酸也是甜蜜。李春霖說,如果人生真有下輩子,他還是要選擇當母親的孩子。
 蘇茶花辭世,李家子女雖然有諸多不捨,但仍希望母親能卸下極度勞苦的包袱,隨著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的指引,脫離六道輪迴,往西方極樂世界佛陀之地修行。

 
辛苦賺錢不喊苦 李金炎放下重担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六, 09 十月 2010 09:28

 記者魯如宇/報導
 花蓮市民李金炎十月一日病逝,享壽八十八歲,家屬將在十月十二日上午九點半於花蓮市國治里節約街二十三號設奠舉行家奠、十點舉行公奠後發引吉安鄉慈雲山公墓火化,送老人家最後一程。
 李金炎民國十二年出生於光復鄉,在家中排行最小,上有兩位兄長及兩個姊姊,十八、九歲時獨自來到花蓮市,進入郵局服務,做些勞力吃重工作,由於郵局欲將其調職到屏東,李金炎不放心讓妻兒獨自留在花蓮,因此毅然將工作辭了,轉而經商。
 李金炎六十多年前透過媒灼之言迎娶林秀桃,隨著三個孩子陸續出生,食指浩繁,加上他將郵局工作辭掉後,沒有收入可以維持家計,因此與妻商量後,決定到路邊攤賣雞鴨等家禽肉類,夫妻胼手胝足,辛勤工作。
 林秀桃回憶當年,一早就要到中正路的天山戲院(現今的三商百貨)對面路邊擺攤,忙到中午後收攤才回家,後來隨著中正路的建築開發,又將攤位搬到新港街,之後再轉到綜合市場,才有固定的攤位,不必再忍受風吹日曬之苦。
 林秀桃說,那時在路邊擺攤,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除非受到颳颱風的天候影響,幾乎每天都要出門做生意,當時的攤架都很簡陋,沒有遮風避雨的地方,工作雖然辛苦,但想到能改善家中的經濟環境,李金炎賣力的做,一點兒也不喊苦。
 在鄰居眼中,李金炎以自身言行深深影響三個兒子,勉勵他們從事對國家社會有貢獻的工作。他的長子進傳於中油服務已退休,次子正傳在國泰人壽服務也退休,三子敏傳目前在自來水公司花蓮區管理處服務,三個兒子均已成家立業,貢獻己力,在社會均有所成就,全家和樂融融,為鄰里間所稱頌。
 林秀桃回憶這六十多年來,指丈夫個性溫和,不與人爭,為了「好天要積雨來糧」,老伴認真工作,將辛苦賺來的錢存起來,就是希望能讓家人有個不愁吃穿的生活環境。李金炎的媳婦也講,在親友眼中,公婆是標準的模範夫妻,正所謂「少年夫妻老來伴」。
 十多年前,李金炎將市場的攤位轉讓,專心過著愜意的退休生活,只是天不從人願,九年前,他因中風倒地,癱瘓在床,生活無法自理,必須有專人全天候照料。
 李金炎過世的前兩天,林秀桃心有靈犀,感覺老伴可能不久人世,離開人世前的那一刻,李金炎深情望著林秀桃,臉上表情似乎在述說著不捨,鶼鰈情深,令人感動不已。
 李金炎的辭世,家人難過,雖然有諸多不捨,但也希望他能卸下極度勞苦包袱,隨著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的指引,脫離六道輪迴,往西方極樂世界佛陀之地修行。

 
待人謙和 錢母何意珍發揮母性光輝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六, 02 十月 2010 10:12

記者魯如宇/報導
 新城鄉長錢自立的母親何老夫人意珍女士因年事已高,九月二十五日與世長辭,享壽八十四歲。錢母生前廣結善緣,厚德積善,在眾人的祝禱下,已駕鶴西去,華開見佛,安抵西方極樂世界。
 錢母何老夫人告別式地點在新城鄉佳林村佳林一一八之二八號,時間是十月六日上午八點半家奠、九點公奠。
 何意珍(見圖)女士民國十六年生於重慶市,家境清寒,然秉性堅毅,十一歲失恃,雖是小小年紀,卻能肩負安頓家計、照顧親人的重擔,在鄰里間傳為美談。
 民國三十六年,何意珍遠嫁西安,與獻身軍戎報效國家的錢國平先生締結良緣。時值世局多事之秋,何意珍隨著夫婿軍旅生涯,顛沛艱辛。民國三十八年隨部隊自四川成都轉進海南島,後安抵台灣遷徙於高雄林園、屏東潮洲、台南等地。
 歷經大江大海遷徙流離後,何意珍與丈夫定居台南市大同新村,先後增添自立、自強、自發、秀英、秀明等三子二女,由於食指浩繁,丈夫軍職收入微薄,何意珍因而到市場賣菜,補貼家用,備極辛勞。
 何意珍賣菜營生時,不忘行善布施,每天都會將賣剩下的菜分送給街坊貧寒之家,五十年前台灣中南部發生八七水災,災情慘重,何意珍雖非富裕,仍慷慨解囊,襄助貧寒,其熱忱感人之舉,深獲鄰閭讚揚。
 何老夫人為人良善勤奮,現實生活雖然辛勞,但操持家務卻力求務實潔淨,是一位堅守傳統的女性。其待子女溫厚之餘,仍不忘嚴格教育,要求子女們循規蹈矩,成為堂堂正正的正人君子。
 其長子錢自立畢業於陸軍官校四十三期,官拜上校,於金門港口指揮部指揮官一職退役後,積極參與地方事務,服務鄉民、熱忱無私,深獲民眾讚賞,曾當選兩任新城鄉民代表,由於任內服務積極、待人誠懇、勇於任事,去年投入三合一選舉,當選新城鄉長,獲地方肯定。
 次子錢自強畢業於國立師範大學,是位教學認真負責盡職的教師,目前已由台北市南門國中訓導主任退休;三子錢自發亦於軍職退役,官拜中校,現任職保全公司,敬業負責,甚得公司器重;長女秀英、次女秀明均已成家,夫婿均事業有成,家庭美滿和樂。
 錢母何老夫人的一生,歷經時代的變遷,現實生活的波折辛勞,見證她是一位勇敢、堅毅的女性,尤其待人處事真誠的態度及其謙和溫柔的母性光輝,讓子女及所有親友永遠懷念著她。

 
逆境中成長 黃秀英樂天堅強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四, 30 九月 2010 09:55

 記者魯如宇/報導
 花蓮市民黃秀英九月二十三日病逝,享年六十八歲,家屬將在十月二日上午十點於花蓮市建安街四十二號設奠舉行家家奠、公奠,送其人生最後一程。
 黃秀英民國三十二年生於萬榮鄉馬遠村的田家,因家境貧困,黃秀英小時候被父母送給住在秀林鄉榕樹村的黃家,雖然分送給他人當養女,不過黃秀英和馬遠村的親人依舊保持密切聯繫,時有往來。
 十八歲時,黃秀英嫁給榮民劉鎮湧,由於劉鎮湧自軍中退役得早,未能享有月退休俸,為撫養妻兒,劉鎮湧在外頭打零工、當清潔工來維持家計,隨著玉娥、玉珠、玉鳳及偉民等四名子女接連出生,家中食指浩繁,黃秀英在忙家務之外,也接些營建雜工的工作,賺取微薄薪資,貼補家用。
 營建雜工的工作雖然粗重,但黃秀英一點也不喊苦,因為她希望能讓孩子們吃得飽又穿得暖,同時藉著分擔家計,讓為家庭付出的丈夫能稍稍緩一口氣。
 黃秀英不管遇到任何挫折,總是不畏艱難的面對所有困境,玉珠覺得這與母親小時候就面臨生活上的貧困,所以養成不怕吃苦的個性有關,而這種在逆境中成長的過程,也深深影響著下一代。
 由於家境因素,黃秀英未曾讀過書,但她學習上進的心卻不輸給年輕人。劉玉珠表示,父親是山東人,三餐打理都只吃麵食,媽媽為此特地拜師學藝,學做麵食製品,由於不識字,只能多問多學,憑著超強記憶將每個製作流程記在腦海。劉玉珠說,爸爸在世時最誇讚的就是媽媽做的麵食,和姥姥的手藝不相上下。
 身體向來硬朗的黃秀英多年前因心律不整等問題,在醫囑建議下裝了心臟調節器,原以為自此生活只要規律就好,未料兩年前身體不適,送醫檢查後發現罹患肝癌,家人當下做出立即開刀決定,由醫師施予栓塞治療,黃秀英也在家人叮嚀下,為了健康的未來,過著清淡的生活。
 她的女兒玉珠說,母親的個性非常樂天豪爽,即便是生了病,也不為病魔所懼,從得知病情到毅然接受開刀治療,都一直表現出堅強的一面,有時還反過來安慰家人堅強面對。
 九月初,黃秀英因拔牙,傷口遭到細菌感染,引發敗血症,經住院治療,漸有起色,她的家人才在想可以接媽媽出院回家時,誰知黃秀英卻在一夕之間出現多重器官衰竭的症狀,雖經緊急救治,終究是回天乏術。
 劉家子女雖然有諸多不捨,但仍希望母親能卸下極度勞苦的包袱,隨著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的指引,脫離六道輪迴,往西方極樂世界佛陀之地修行。

 
陳水連諄諄教誨 子女事業有成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一, 27 九月 2010 10:07

記者魯如宇/報導
 花蓮市民陳水連九月二十日病逝,享壽八十七歲,家屬將在十月一日上午七點半於花蓮市民權七街二巷八號設奠舉行家奠,八點公奠後發引慈雲山公墓火化,送老人家最後一程。
 陳水連(見圖)民國十三年出生於花蓮,他在家中排行老二,上有一個姊姊,下有一個弟弟和兩個妹妹,由於幼年失怙,一家五姊弟與母親相依為命,也因此,陳水連在讀完小學後沒有繼續升學,當學徒打零工來補貼家計。
 陳水連二十多歲時迎娶家中的童養媳洪玉梅為妻,那時正逢中日戰爭,日治時期的台灣空襲不斷,洪玉梅記得當時跟著丈夫和婆婆及姑叔們搬到瑞穗鄉富源村的拔拉庄躲空襲,陳水連四處打零工,家裡是三餐不繼,生活非常困苦。
 光復後,陳水連到光復糖廠工作,由於薪資微薄,為能讓家人安定過日,他應徵鐵路局「黑手」的工作,如願獲得錄取,分發到鐵路局花蓮機廠上班,全家再由瑞穗鄉搬到花蓮市,並定居在美崙地區的鐵路宿舍。
家裡的棟梁支柱
 戰後由於壯丁凋零,在那個年代的家庭都是多子多孫多福氣的觀念,陳水連也不例外,一連生了九子二女,養兒育女的負擔加重,食指浩繁,但他深信「一枝草一點露」,只要有飯可吃,人就有生活的本錢,因此工作再怎麼辛勞,他都咬著牙不喊一聲苦,陳水連就像是家裡的棟梁支柱,無論是經濟或精神上,全家十多人都依賴著他,就像大樹一樣,為家人遮雨蔽日。
 每當屆臨開學時,要幫孩子繳學費是陳水連最為頭痛的時刻,因為十多張口嗷嗷待哺,每天的生活幾乎是以賖借的方式來度過,到了領薪水後再一一還給人家。只是即便生活困苦,陳水連堅持就算要借錢也要讓孩子們上學,他不想讓子女和他一樣,因為環境而被迫失去讀書的機會。
 由於他對子女的諄諄教誨,子女們在社會上各個都有成就,也由於他對母親極為孝順,連帶影響妻子視婆如母,妻子洪玉梅還曾分別榮獲模範媳婦及模範母親的殊榮。
 就在兒孫承歡膝下,陳水連欲享受含飴弄孫的幸福時,卻在三年前被發現罹患大腸癌,雖然開刀摘取腫瘤,但健康情形卻每下愈況。
 陳水連的辭世,令家人難過不已,雖然有諸多不捨,但也希望他能卸下極度勞苦的包袱,隨著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的指引,脫離六道輪迴,往西方極樂世界佛陀之地修行。

 
<< 最先 < 前一個 51 52 53 54 下一個 > 最後 >>

第 53 頁, 共 54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