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藍色公路系列報導(34)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六, 27 十一月 2010 10:32

前言: 
一九三二年通車、花蓮人唯一仰賴的一條運輸動脈─蘇花公路,終於在這次「梅姬」颱風豪雨中山崩地裂,造成有史以來最慘重的傷亡。
 政治的因素造成「蘇花高」、「蘇花替」、「蘇花改」的難產,不過,中央政府的官員無法體會的是:近卅年來,無論是出外的花蓮人、返鄉的花蓮遊子,或是到花蓮的觀光客,都是抱著「賭命」、「博命」的心態,忐忑不安的開車通過險峻難測的蘇花公路!
 請給花蓮人一條可以不用擔心被落石擊中,也不會被土石活埋的「蘇花安」吧!這樣的無奈和悲情,直到這次蘇花公路發生最慘重的傷亡之後,才引起總統馬英九的重視,終於在十月廿四日表示:「希望盡快促成『蘇花改』年底動工。」不過,即使蘇花改年底動工,工期至少也要五、六年以上,花蓮對外交通該如何突破困境?如何兼顧花蓮人的生存權益?發展既不會坍方,又不會堵塞,安全舒適快捷的「藍色公路」乃勢在必行。
 本報特派記者實地走訪日本北海道函館及青森縣,搭乘安全、高速的快速船航行津輕海峽,體驗從函館到青森的「極速之旅」,並帶回第一手資料,以饗讀者。除了借鏡日本透過高速船成功發展海上運輸及觀光的經驗外,並將採訪連載花蓮縣各界意見領袖,希望提供另一項安全便利的「海路」交通,解決花蓮的困境。
(記者李怡燕)

海洋休閒 很值得期待

醫療人員 林承琪

   花蓮縣如果能發展海上觀光休閒的藍色公路,相信絕對能刺激觀光事業,所以期待政府盡速完成建構,還能讓更多的遊客可以用不同的方式來花蓮旅行,用不同的角度欣賞花蓮,地處海島的台灣,更應發展海洋公路。
 但是台灣若要發展海洋休閒觀光,還是得考量天候與海象,東北季風可能會影響旅客搭乘的意願,至於船隻的大小還得看經營的規模,或許台灣的消費者還需要一段時間來養成海洋休閒的觀念,我覺得開發藍色公路為概念的觀光休閒,是可以讓人期待的。
 不過可以想像營運成本將會非常昂貴,恐怕必須由政府機關來經營比較適當,當然如何能達到損益平衡是非常重要的課題,如能突破困境開發海洋觀光休閒,得好好考驗政府的智慧了。
(記者林明輝)

交通多元 增加便利性

新城鄉大漢村長 傅緯豪

   闢設藍色公路將提升往來花蓮交通的便利性,不僅對花蓮的觀光產業會帶來極大的正面效益,也同時讓花蓮港的營運多元化,增加收益,因此,個人全力支持。
 公路的使用性因不受時間的影響,可以二十四小時行駛,也因此蘇花公路成為花蓮對外運輸的主要道路,是海、空、鐵路交通所無法取代,可是蘇花公路的不穩定性讓花蓮人傷透腦筋,為此,不斷的向中央反映,甚至採取強烈抗爭手段,終於讓中央點頭,將在年底發包、施工改善。
 然而交通多元選擇是觀光產業的需求,一旦藍色公路闢設,由於增加了往來北花之間的便利,並透過海上航程體驗花蓮海岸的美麗,對遊客又是另一種觀光誘因,將為地方的觀光產業帶來加分的效果。(記者阮文彬)

浪漫又實際 藍色公路很重要

日本名詩人 蜂飼耳

《東方報》副社長 李偉傑翻譯

   我到花蓮參加詩歌節活動,在《東方報》上看到藍色公路報導引起我的興趣,對於專題的名稱,我認為如果改成「從海上看東海岸」將會更具吸引力,也可以讓大家看見更多花蓮的美麗。
 從媒體得知蘇花公路修路期間,花蓮將陷入交通黑暗期,但是如果有藍色公路將會增加「交通手段」(管道),可以跟航空、鐵路、公路相互替代,這對地方是一件好事。
 我是寫詩的人,所以我喜歡從海上看東海岸的感覺,但是從務實層面看,我會計算乘船的便利性以及下船落地到市區的距離,如果搭船舒適平穩,又能夠像坐火車一樣很便利到市區,搭船也是一種優雅舒適的交通工具,我會想到花蓮試一試。
 以前到花蓮搭火車或飛機是看到浩瀚太平洋,如果真的要親近東海岸,只有搭船才能享受到這樣的驚喜與感動。
 我知道花蓮常常遭遇颱風,公路也常發生落石意外,在交通中斷的情形下,對外連絡的藍色公路,雖然在颱風期間無法航行,但是颱風過後道路尚未修復之前,藍色公路輕鬆上路,替代公路運輸的便利性,再加上航空、鐵路無法滿足貨運需求,這條藍色公路我想對花蓮人很重要,對觀光發展很重要,對喜愛花蓮的人來說也很重要。
 (記者江思婷)

 
藍色公路系列報導(33)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五, 26 十一月 2010 10:42

前言: 
一九三二年通車、花蓮人唯一仰賴的一條運輸動脈─蘇花公路,終於在這次「梅姬」颱風豪雨中山崩地裂,造成有史以來最慘重的傷亡。
 政治的因素造成「蘇花高」、「蘇花替」、「蘇花改」的難產,不過,中央政府的官員無法體會的是:近卅年來,無論是出外的花蓮人、返鄉的花蓮遊子,或是到花蓮的觀光客,都是抱著「賭命」、「博命」的心態,忐忑不安的開車通過險峻難測的蘇花公路!
 請給花蓮人一條可以不用擔心被落石擊中,也不會被土石活埋的「蘇花安」吧!這樣的無奈和悲情,直到這次蘇花公路發生最慘重的傷亡之後,才引起總統馬英九的重視,終於在十月廿四日表示:「希望盡快促成『蘇花改』年底動工。」不過,即使蘇花改年底動工,工期至少也要五、六年以上,花蓮對外交通該如何突破困境?如何兼顧花蓮人的生存權益?發展既不會坍方,又不會堵塞,安全舒適快捷的「藍色公路」乃勢在必行。
 本報特派記者實地走訪日本北海道函館及青森縣,搭乘安全、高速的快速船航行津輕海峽,體驗從函館到青森的「極速之旅」,並帶回第一手資料,以饗讀者。除了借鏡日本透過高速船成功發展海上運輸及觀光的經驗外,並將採訪連載花蓮縣各界意見領袖,希望提供另一項安全便利的「海路」交通,解決花蓮的困境。
(記者李怡燕)

對觀光有益 盼盡快進行

富里鄉代會主席 詹金富

   「藍色公路」對花蓮的觀光事業有很大的助益,希望縣政府能夠趕快著手進行、積極去做,讓濱臨廣大太平洋美麗風光的花蓮縣,未來能夠在海上觀光旅遊活動上大展鴻圖。
 花蓮在北區發展藍色公路、爭取蘇花高、蘇花改之餘,可別忘了也要在花蓮南區積極建設,我們富里鄉位居花蓮縣最南端邊陲,出入連外道路,目前只依賴一條台九線花東公路,產業、觀光等各方面,與外界競爭都鞭長莫及,希望政府能夠趕快闢建,也可以與藍色公路、蘇花公路相銜接。
 政府每次要選舉時,都會提到會在花蓮中南區興建花東縱谷快速道路,可是選完後就不提了,這種行為很不應該,很不尊重偏遠南區富里等鄉鎮的鄉親,希望政府能夠趕快兌現政見,在整體交通建設上一氣呵成。       
  (記者張柏東)

多方面考量 發展更安全

吉安鄉民代表 彭建華

   「如果可以成功開闢另一條安全的路,我絕對舉雙手贊成」。對於最近廣受討論的「藍色公路」,我覺得要從安全、效率、穩定等三方面考量。首先,一定要夠安全。蘇花公路就是因為它的危險性高,才讓人不斷詬病,花蓮沿岸有黑潮洋流、加上東北季風強勁,一般船隻航行於上,看起來都像是一葉扁舟、隨波逐流,如果新開闢的藍色公路交通船能夠保證「夠安全」,我想很多人會接受。
 其次就是效率與穩定度。航運班次如果間隔過長,失去運送貨物的時效性,尤其如蔬果、魚鮮等物品,如果運輸時間過長,就會失去其商品價值,所以運送效率是交通船需要克服的一大障礙,如又遇上東北季風強勁的冬季,船班不開,這條藍色公路也毫無用武之地。
 但我強調,如果新一代的交通船可以克服以上三點,同時票價又在民眾能夠接受的範圍內,我想,藍色公路不啻是一條可以考慮的替代道路。
(記者孫雯皓)

事先做考量 可降低風險

卓溪鄉民代表 石進燕

   「藍色公路」就像鐵路、公路、航空一樣,對地方發展都有正面的助益,花蓮面臨廣大的太平洋海域,闢建藍色公路很有必要,我樂觀其成。
 不過藍色公路是否和航空飛機一樣,颱風來了就不能夠行駛,是不是會影響經營者的權益與使用者的便利性,在投資前必須事先做考量,讓投資風險降至最低。
 最近公眾輿論討論的交通話題,大都圍繞在蘇花公路、蘇花改、蘇花高,以及藍色公路的開闢等等,這些交通建設都集中在花蓮北區,與遠在一百多公里之外的我們卓溪鄉,似乎關聯性不大。
 因此我希望政府與社會各界,也能夠多多討論一下我們偏遠南區的交通建設問題,在交通建設上也要「南北均衡」。          (記者張柏東)

 

 
藍色公路系列報導(32)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四, 25 十一月 2010 11:33

前言: 
一九三二年通車、花蓮人唯一仰賴的一條運輸動脈─蘇花公路,終於在這次「梅姬」颱風豪雨中山崩地裂,造成有史以來最慘重的傷亡。
 政治的因素造成「蘇花高」、「蘇花替」、「蘇花改」的難產,不過,中央政府的官員無法體會的是:近卅年來,無論是出外的花蓮人、返鄉的花蓮遊子,或是到花蓮的觀光客,都是抱著「賭命」、「博命」的心態,忐忑不安的開車通過險峻難測的蘇花公路!
 請給花蓮人一條可以不用擔心被落石擊中,也不會被土石活埋的「蘇花安」吧!這樣的無奈和悲情,直到這次蘇花公路發生最慘重的傷亡之後,才引起總統馬英九的重視,終於在十月廿四日表示:「希望盡快促成『蘇花改』年底動工。」不過,即使蘇花改年底動工,工期至少也要五、六年以上,花蓮對外交通該如何突破困境?如何兼顧花蓮人的生存權益?發展既不會坍方,又不會堵塞,安全舒適快捷的「藍色公路」乃勢在必行。
 本報特派記者實地走訪日本北海道函館及青森縣,搭乘安全、高速的快速船航行津輕海峽,體驗從函館到青森的「極速之旅」,並帶回第一手資料,以饗讀者。除了借鏡日本透過高速船成功發展海上運輸及觀光的經驗外,並將採訪連載花蓮縣各界意見領袖,希望提供另一項安全便利的「海路」交通,解決花蓮的困境。(記者李怡燕)

讓觀光客體驗花蓮心風光

玉里鎮源城國小老師 唐宇新

   海運是便宜又省錢的運輸工具,運用現有的港口就可以進行輸送資源的工作。只是花蓮現有的港口多用在砂石運送上面,記得上次日本觀光客搭乘郵輪來到花蓮觀光,恰巧筆者與內人經過港口,當日本觀光客魚貫下船時,那台灣的「殺死(砂石)」車一輛輛的從觀光客身邊經過,塵土飛揚之外感覺上好像是讓日本觀光客享受另一種花蓮經「厭」。
 想運用海運來解除花蓮對外的交通困境,就要先將花蓮港口的規劃做好,把客船的接駁點規劃好,加上恢復港口火車站,讓觀光客能夠搭乘光華號小火車走舊鐵道進入花蓮火車站,從「心」體驗花蓮的「心」風光。
 貴報所採用的照片是現今澳洲所設計的三體快輪,當今美國、日本以及諸先進國家都已經開始採用在海運上。而美國海軍更加以運用三體高速船的設計在戰術上,自行製造並衍生成沿岸戰鬥艦,著重的就是他的高運輸性、穩定性。
 而這樣的快輪是否引進,早在今年八月十七日馬英九總統接見金馬代表時,面臨金馬民眾提出這樣的需求,馬總統當面以單艄承造經費過高、非國內製造為由擱置議題。
 不論三體高速運輸船造價多高,目前國內有沒有企業能力經營才是真正的問題,台灣現行的郵輪也只有麗星郵輪這樣的國際公司有能力經營,台灣島內有企業願意承擔這樣高的費用去採買三體運輸船嗎?有投資者願意投資嗎?還是由國家投資,多採買幾艘?最後台灣必須配合調整海巡政策以及國安政策,讓台灣人民真正享有海島國家完整的海上旅遊。
 (記者張柏東)

可與鐵公路 相輔相成

咖啡業者 閔卉鈞

   我贊成在花蓮開闢「藍色公路」,花蓮地形狹長,最需要的就是連外道路,藍色公路以後除了用在觀光旅遊之外,也可以與鐵公路收到相輔相成之效。
 除了藍色公路之外,我也希望政府能夠趕快在花蓮中南區,開闢花東縱谷快速道路,藉以與蘇花替、藍色公路相銜接,更加活絡交通運輸網,更加速促進產業經濟發展。
 我住在玉里鎮,目前從玉里鎮開車到花蓮市,車程要兩個小時,如果搭乘太魯閣號,花蓮市到台北市也只要兩個小時,我們玉里人常說:玉里到花蓮比花蓮到台北還遠,真是玉里人的悲哀。因此我支持開闢藍色公路,更大力支持開通花東縱谷快速道路。(記者張柏東)

用不同角度 欣賞花蓮

光豐農會行銷部主任 張明發

   花蓮縣如果能發展海上觀光休閒的藍色公路,我是非常樂觀其成的,讓更多的遊客可以用不同的方式來花蓮旅行,也能創造新的觀光特色,而且在海上的觀光休閒,還能欣賞不同角度的花蓮。
 不過發展海洋觀光還是要考量天候及海象因素,地處太平洋及洋流地段的花蓮外海,相信在秋冬季節可能會影響旅客搭乘的意願,或許台灣的消費者還需要一段時間來養成海洋休閒的觀念,當然還必須加上適當多元的細部規劃,我覺得藍色公路為概念的觀光休閒絕對很好的方向。
 另外就是營運成本必須要考慮,畢竟一艘船光是購買或興建都非常昂貴,如何能達到損益平衡,也是相當重要的,未來配合蘇花公路讓人享受不同的觀光休閒方式,絕對能為地方做出良好的貢獻。 (記者林明輝)

 
藍色公路系列報導(31)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三, 24 十一月 2010 10:47

前言: 
一九三二年通車、花蓮人唯一仰賴的一條運輸動脈─蘇花公路,終於在這次「梅姬」颱風豪雨中山崩地裂,造成有史以來最慘重的傷亡。
 政治的因素造成「蘇花高」、「蘇花替」、「蘇花改」的難產,不過,中央政府的官員無法體會的是:近卅年來,無論是出外的花蓮人、返鄉的花蓮遊子,或是到花蓮的觀光客,都是抱著「賭命」、「博命」的心態,忐忑不安的開車通過險峻難測的蘇花公路!
 請給花蓮人一條可以不用擔心被落石擊中,也不會被土石活埋的「蘇花安」吧!這樣的無奈和悲情,直到這次蘇花公路發生最慘重的傷亡之後,才引起總統馬英九的重視,終於在十月廿四日表示:「希望盡快促成『蘇花改』年底動工。」不過,即使蘇花改年底動工,工期至少也要五、六年以上,花蓮對外交通該如何突破困境?如何兼顧花蓮人的生存權益?發展既不會坍方,又不會堵塞,安全舒適快捷的「藍色公路」乃勢在必行。
 本報特派記者實地走訪日本北海道函館及青森縣,搭乘安全、高速的快速船航行津輕海峽,體驗從函館到青森的「極速之旅」,並帶回第一手資料,以饗讀者。除了借鏡日本透過高速船成功發展海上運輸及觀光的經驗外,並將採訪連載花蓮縣各界意見領袖,希望提供另一項安全便利的「海路」交通,解決花蓮的困境。(記者李怡燕)

藍色公路 應有配套措施

花蓮第一信用合作社理事主席 吳東明

   藍色公路的闢設將可提供有意前來花蓮民眾另一種交通的選擇,增加地方觀光特色,有其可行性,若能有完備的到岸後運送接駁配套措施,將可提升民眾搭乘的意願。
 花蓮沿海在不同季節有不同的海象,颳起東北季風或是氣候不佳的時候,船隻的航行使用率就會降低,因此,藍色公路的闢設必須有因應這些狀況的措施,由於航程是港口對港口,不論乘客是在甲地或是乙地上下船後,再要前往其他的目的地,接駁的運輸系統就必須完備、便捷。
 花蓮除了擁有陸上的「好山好水」外,還有美麗的海岸風景,未來若能闢設「藍色公路」,增加地方觀光特色,讓遊客在海上欣賞「福爾摩沙」東部景致,相信可提供觀光客另一種體驗。(記者阮文彬)

載客運輸 有正面效益

花蓮縣家長協會監事 巫和珍

   我希望能有一條藍色公路!我聽很多坐過花蓮輪的人說過,那段從花蓮到基隆的海岸美景,讓他們非常懷念,如果有了藍色公路,我當然很想嘗試,想要體會那段讓人魂牽夢縈的海到底有多美。
 藍色公路除了能替代公路運輸外,還有兼具觀光功能,前陣子蘇花公路斷了,生活很不方便,平時我都會買一箱一箱的水果,價格都比平常貴了兩百元左右,還有宅急便速度也變慢了,買的東西必須等一段時間才能送到,只有鐵路的日子真是許多人的夢魘,未來若是有了藍色公路,能夠具備大量運輸的功能,在蘇花改興建的這段時間,或是未來道路必須修繕等,花蓮仍有對外聯結的管道,大家的日子就會好過點。
 另外,這也是一條人們歇息的道路,未來大家能把車子開上船,就不必開幾個小時的車子累了司機,不但可以欣賞美景,到達定點後又能馬上開著車到想去的地方,不必受到旅行團的限制,很自由。(記者詹芳雅)

低價路線 能永續經營

玉里天主堂神父 劉一峰

   如果「藍色公路」能夠開闢成功,我建議在票價上應該大眾化、平民化,走低價路線,讓社會上更多收入不多的人,都有機會搭乘,才能夠永續經營,實質嘉惠社會與促進觀光事業發展。
 藍色公路的主張很好,花蓮縣濱臨太平洋,有漫長的海岸線,本來就應該善用海洋資源,更何況花蓮是一個以觀光為主的地方。
 經營藍色公路,同時必須考量安全的因素,花蓮冬天有東北季風,海面上經常風高浪大,希望能夠克服這個問題。
 藍色公路除了在觀光發展上很有前景之外,將來萬一類似這次蘇花公路坍方事件發生,在交通運輸上也可以做為替代方案,不致於弄得連外交通中斷,嚴重影響花蓮那麼多人的權益。(記者張柏東)

大型渡輪 有多元功能

觀光大使 張敏德

   花蓮面對廣闊的太平洋,對於能夠發展海洋觀光與藍色公路,我抱持樂觀其成的態度,如果加入多樣的觀光休閒事業類別,一定能夠吸引更多的遊客來到花蓮遊玩。
 雖然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習慣海上交通所帶來的顛簸,但航運技術發達的今天,如果以「觀光」為目的,拓展藍色公路,對於花蓮觀光發展而言,有絕對的助益。
 大型渡輪除了當做交通工具外,還可以發展海上觀光的博弈休閒活動,或海上定點旅遊,甚至結合類似郵輪的高檔休閒套裝活動,觸角擴及其它地區或國家,多樣化的海上休閒活動讓遊人可以多重選擇,甚至對於地方其它產業發展,也能有不錯的幫助。
 藍色公路應該以觀光旅遊的方式為主,一般的民生運輸則以輔助即可,花蓮畢竟鄰近太平洋,發展藍色公路觀光休閒事業,更是非常理想的概念。(記者孫雯皓)


 
藍色公路系列報導(30)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二, 23 十一月 2010 09:31

前言: 
一九三二年通車、花蓮人唯一仰賴的一條運輸動脈─蘇花公路,終於在這次「梅姬」颱風豪雨中山崩地裂,造成有史以來最慘重的傷亡。
 政治的因素造成「蘇花高」、「蘇花替」、「蘇花改」的難產,不過,中央政府的官員無法體會的是:近卅年來,無論是出外的花蓮人、返鄉的花蓮遊子,或是到花蓮的觀光客,都是抱著「賭命」、「博命」的心態,忐忑不安的開車通過險峻難測的蘇花公路!
 請給花蓮人一條可以不用擔心被落石擊中,也不會被土石活埋的「蘇花安」吧!這樣的無奈和悲情,直到這次蘇花公路發生最慘重的傷亡之後,才引起總統馬英九的重視,終於在十月廿四日表示:「希望盡快促成『蘇花改』年底動工。」不過,即使蘇花改年底動工,工期至少也要五、六年以上,花蓮對外交通該如何突破困境?如何兼顧花蓮人的生存權益?發展既不會坍方,又不會堵塞,安全舒適快捷的「藍色公路」乃勢在必行。
 本報特派記者實地走訪日本北海道函館及青森縣,搭乘安全、高速的快速船航行津輕海峽,體驗從函館到青森的「極速之旅」,並帶回第一手資料,以饗讀者。除了借鏡日本透過高速船成功發展海上運輸及觀光的經驗外,並將採訪連載花蓮縣各界意見領袖,希望提供另一項安全便利的「海路」交通,解決花蓮的困境。(記者李怡燕)

藍色公路 宜用於觀光休閒     化仁國小校長 黃超陽

   我覺得藍色公路只能夠用在觀光休閒和娛樂之用,如果要用來取代蘇花公路的交通運輸,目前還不可能,這兩條交通動線的載運量相差過大,此外藍色公路在營運上也受限多多。
 譬如澎湖九月過後東北季風增強,船隻就很難動彈,花蓮的藍色公路也一樣,每年勢必要面臨長達將近半年的東北季風影響,此外會影響藍色公路正常運作的因素,還包括:颱風、下大雨、掀大浪等等,盤算下來,每年可以正常運作的日子並不多。
 過去花蓮輪行駛在花蓮藍色公路上,最後虎頭蛇尾的結局,值得借鏡與三思;還有藍色公路的投資應該相當龐大,是否有足夠的利用藍色公路人潮?盈虧是否能夠平衡?都應該列入考量。(記者孫雯皓)

政府經營 才能夠整體規劃     花東縱管處長 張振乾

我對花蓮發展海洋的藍色公路我抱持相當樂觀態度,除能讓花蓮的觀光休閒項目增加,也應該由政府來經營比較適當,畢竟藍色公路在觀光事業裡各項成本規模相對龐大。
 既然台灣是個海島國家其實發展海上交通則是勢所必然的,發展海上觀光休閒也必須考量許多因素,例如船隻規模、港口的規劃、休閒路徑的安排,一直到各項服務的整合,都必須全面有詳細的籌備與計畫,不過我並不建議以海上交通取代現有的傳統道路系統,作為觀光休閒會比較適合。
 由於在台灣經營海上交通,不得不重視觀光客載客率多寡,因為必須面對天候季節影響,否則若不能達到損益平衡,經營團隊是很難長久經營的,所以我建議應該以公營方式比較妥當,當然,或許在部分環節能夠與民間企業結合,說不定可以創造不同的旅遊觀念,藍色公路的概念相當不錯,如能將研討規劃應該是可以考慮的方案。(記者林明輝)

構想很棒 技術問題待解決     花蓮縣家長協會理事長 陳智寬

   未來如果有藍色公路我當然贊成,海路與公路並存,不但能讓交通有多樣的選擇,同時也能運用於大型運輸,紓解公路的擁塞,雖然藍色公路無法完全替代公路功能,但卻能為觀光加許多分數。
 藍色公路的構想是好的,不過未來的可行性還是有許多討論空間,包括進出港口的程序會不會繁瑣,如果連車子都開上船需不需要再多買票,成本票價高不高,如果價錢太高,大部分的人可能還是會選擇鐵路或公路,那麼藍色公路的功能幾乎都會偏於觀光,然而,每一個地方都會有旅遊淡季,如果不是週末假期,客源減少,業者會不會生存不下去?
 藍色公路不但要考慮成本,也要考慮天候因素,如果正值東北季風,能不能抵擋風浪皆需納入考量,當然現代科技能夠克服許多障礙,但這勢必得耗資大量的成本,整個規劃會不會虧本也是藍色公路是否能成行的關鍵,如果又和花蓮輪的命運一樣,一定會讓很多人失望。(記者詹芳雅)

樂觀其成 但應該去弊取利     玉里鎮長 劉德貞

民國七十一年我還在學校唸書時,曾經搭乘過當時的花蓮輪,當時我參加救國團活動,從大禹嶺走到太魯閣,再從花蓮港搭花蓮輪到基隆,讓我對花蓮留下良好的觀光旅遊印象。
 如今「藍色公路」成為熱門話題,花蓮多開闢一條海上觀光走廊,我樂觀其成,但是航班是否會足夠、是否能夠正常運輸、是否會受到天候影響...等不利因素,都應該未雨綢繆先予考量,然後去其弊取其利。
 除了開闢藍色公路,蘇花高也應該趕快開通,因為這才是一條民生必備的交通要道,最好連花東縱谷快速道路一起規劃,讓這兩條交通幹道連在一起,如此才能夠既嘉惠花蓮北區鄉親,又讓花蓮南區民眾蒙利。
 大家在熱烈討論藍色公路、蘇花改、蘇花高之餘,別忘了花蓮南區鄉親,真正需要的是花東快速道路,唯有開闢花東快速道路,才能夠繁榮地處特別偏遠的花蓮南區,才能夠讓南區的農特產品提高競爭力,實質嘉惠偏遠南區民眾的生計。
(記者張柏東)


 
<< 最先 < 前一個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49 頁, 共 57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