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藍色公路繫報導(3)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三, 27 十月 2010 09:42

李怡燕

前言: 
   一九三二年通車、花蓮人唯一仰賴的一條運輸動脈─蘇花公路,終於在這次「梅姬」颱風豪雨中山崩地裂,造成有史以來最慘重的傷亡。
 政治的因素造成「蘇花高」、「蘇花替」、「蘇花改」的難產,不過,中央政府的官員無法體會的是:近卅年來,無論是出外的花蓮人、返鄉的花蓮遊子,或是到花蓮的觀光客,都是抱著「賭命」、「博命」的心態,忐忑不安的開車通過險峻難測的蘇花公路!
 請給花蓮人一條可以不用擔心被落石擊中,也不會被土石活埋的「蘇花安」吧!這樣的無奈和悲情,直到這次蘇花公路發生最慘重的傷亡之後,才起引總統馬英九的重視,終於在廿四日表示:「希望盡快促成『蘇花改』年底動工。」不過,即使蘇花改年底動工,工期至少也要五、六年以上,花蓮對外交通該如何突破困境?如何兼顧花蓮人的生存權益?發展既不會坍方,又不會堵塞,安全舒適快捷的「藍色公路」乃勢在必行。
 本報特派記者實地走訪日本北海道函館及青森縣,搭乘安全、高速的快速船航行津輕海峽,體驗從函館到青森的「極速之旅」,並帶回第一手資料,以饗讀者。除了借鏡日本透過高速船成功發展海上運輸及觀光的經驗外,並將採訪連載花蓮縣各界意見領袖,希望提供另一項安全便利的「海路」交通,解決花蓮的困境。

花蓮輪也曾風光輝煌

「我是海上璇宮、我是水中的蛟龍、載滿一船的歡樂、奔向金色的碼頭!歡迎搭乘花─蓮─輪。」
 這是藝人侯麗芳在「花蓮輪」的電視廣告中,穿梭在船艙內以簡單易懂的歌詞,讓觀眾對花蓮輪留下深刻印象外,也能很快將這首廣告歌朗朗上口。
民國64年 花蓮輪起航
 豪華快輪公司在民國六十四年向日本船商購買了一艘二手渡輪,這艘船原本是行駛於日本瀨戶內海,豪華公司買進後將其內部及外觀整理後命名為「花蓮輪」,行駛於基隆與花蓮之間。
 由於當時北迴鐵路尚未興建,花蓮北上交通只能搭飛機或搭台汽的班車走蘇花公路,只是搭飛機是有錢人的專屬,因此花蓮輪啟航後,讓民眾及遊客多了一項交通代步的選擇。
睡一晚 從花蓮到基隆
 在花蓮搭乘花蓮輪,旅客必須在晚上八、九點前辦理好登船手續,十點啟航後隔天清晨約六點多就到基隆港,至於基隆開航時間是上午九點左右。花蓮輪每天行駛於花蓮與基隆之間,除了可載很多人外,也可搭載自小客車、遊覽車及貨卡車,蘇花公路若因天災發生落石與坍方,花蓮輪更成為搶手的交通工具,因此一度為東部帶來海運觀光熱潮。
北迴鐵開通 乏人問津
 隨著北迴鐵路興建並在民國六十九年通車後,民眾有了更便利的交通工具,導致花蓮輪乏人問津,民國七十二年四月停航,後來,這艘船在海上擱淺,就此報廢。
張政勝老師 保有舊照
 中正國小退休老師張政勝仍保留三十年前北迴鐵路通車時,花蓮知名百貨公司洋房牌所印製的紀念明信片,其中就有一張是花蓮輪停靠在花蓮港十六號碼頭。
 張政勝在民國六十八年偕同妻兒搭乘花蓮輪到基隆,再轉搭公車去台北。他說,一路晃盪得暈頭轉向,同船的人也有不少吐得厲害,由於隔年北迴鐵路通車,因此這是他搭乘花蓮輪的唯一一次經驗。
高瑤光 兒時風光搭船
 從事旅遊服務的高瑤光說,小學時曾坐花蓮輪到花蓮玩,在甲板上吹風看海,讓她超興奮的,尤其這段坐花蓮輪的經歷讓她在學校時被其他同學欣羨不已。
方娟 記得船上很難睡
 藍天麗池飯店協理方娟也有著小時候搭乘花蓮輪的記憶,她表示,臥舖小小窄窄的,由於海浪的關係,睡在臥舖上時,一會兒頭高腳低,一會兒頭低腳高,實在是不好睡。
遊樂設施 令人難忘懷
 在媒體服務的張益鈞和楊諮宜則對船上的電動遊戲機印象最深刻,楊諮宜說,原版日本的電動遊戲機讓小朋友大開眼界。至於從事保險業的陳美景雖然搭船的印象已經模糊,但記憶最鮮明的也是船上的遊樂設施。

縣長:藍色公路不失為解決之道

   花蓮縣民發出怒吼,為了爭取一條平安回家的路,縣長傅崐萁與地方各界組成「蘇花改動工團結大會」,已計劃發動萬人北上向中央陳情抗議;當爭取蘇花改已是勢在必行的同時,各界可以正向思考的是,發展「藍色公路」將是另一可行的「安全之路」,對此,傅崐萁表示,發展安全舒適的「藍色公路」,將是花蓮的重點施政目標。
 梅姬颱風造成蘇花公路前所未見的重大坍方,也讓「蘇花公路改善計畫」即刻動工的聲音響起。傅崐萁強調,「我們要一條安全回家的路」,從「蘇花高」(蘇花高速公路)、「蘇花替」(蘇花替代道路)到「蘇花改」(蘇花山線改善計畫),不管叫什麼名字,對於花蓮人來說,只不過要一條能讓他們平安出門,平安回家的路,但連這種最卑微的要求,都成為一種奢望。
 由於中央政府的漠視,花蓮人義憤填膺,已達忍無可忍的地步,除將繼續為一條「平安回家的路」,努力向中央政府表達花蓮人強烈的需求外,發展「藍色公路」,也將是日後花蓮發展努力的目標。
 傅崐萁說,台灣四面環海,但我們跟海洋的距離似乎還相當遙遠,尤其當大家把焦點都集中在「蘇花山線改善計畫」(簡稱蘇花改)何時興建之際,卻可以正向思考的還有,發展既不會坍方又不會堵塞,安全舒適的「藍色公路」,透過廣闊的太平洋航道,不需再苦苦掙扎於交通建設與環境保護無法兩全的難題,透過蔚藍的海洋,也能發展出在海面上乘風破浪的特色旅遊體驗。
 坐擁太平洋左岸,有著大山闊海的花蓮,難道只能依賴蘇花公路、火車或是航空嗎?交通工具除了具有運輸功能,能把人從甲地帶到乙地外,交通工具本身能不能也成為一種觀光體驗的項目呢?如何讓人透過旅遊產生娛悅,應該才是觀光之所以吸引人的所在吧!
 上週,縣長傅崐萁在議會公開表示:「我認為在蘇花改開工時間尚未確定之前,發展一條『藍色公路』不失為一個立即解決花蓮交通問題的好辦法,待蘇花改完工時,花蓮將有兩條安全回家的路──『藍色公路』與『綠色公路』(蘇花改)」。 
 傅崐萁表示,在科技日新月異的今日,客輪的建造技術已有長足的進步,在速度與舒適度上也有大幅提升,現在的觀光客一改以往走馬看花的旅遊方式,喜歡深度旅遊及體驗行程,讓旅遊精緻化及具有市場區隔性,應是吸引觀光客願意來花蓮旅遊的最大利器。
 「建設太平洋藍色公路,利用船運接駁,這是一個無污染又安全的『公路』」,傅崐萁表示,藍色公路已經列入縣府施政重點方向之一,將會請專家學者進一步分析藍色公路(海上高鐵)推展計畫。 

 
藍色公路系列報導(2)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二, 26 十月 2010 10:23

記者李怡燕

前言: 
   一九三二年通車、花蓮人唯一仰賴的一條運輸動脈─蘇花公路,終於在這次「梅姬」颱風豪雨中山崩地裂,造成有史以來最慘重的傷亡。
 政治的因素造成「蘇花高」、「蘇花替」、「蘇花改」的難產,不過,中央政府的官員無法體會的是:近卅年來,無論是出外的花蓮人、返鄉的花蓮遊子,或是到花蓮的觀光客,都是抱著「賭命」、「博命」的心態,忐忑不安的開車通過險峻難測的蘇花公路!
 請給花蓮人一條可以不用擔心被落石擊中,也不會被土石活埋的「蘇花安」吧!這樣的無奈和悲情,直到這次蘇花公路發生最慘重的傷亡之後,才起引總統馬英九的重視,終於在廿四日表示:「希望盡快促成『蘇花改』年底動工。」不過,即使蘇花改年底動工,工期至少也要五、六年以上,花蓮對外交通該如何突破困境?如何兼顧花蓮人的生存權益?發展既不會坍方,又不會堵塞,安全舒適快捷的「藍色公路」乃勢在必行。
 本報特派記者實地走訪日本北海道函館及青森縣,搭乘安全、高速的快速船航行津輕海峽,體驗從函館到青森的「極速之旅」,並帶回第一手資料,以饗讀者。除了借鏡日本透過高速船成功發展海上運輸及觀光的經驗外,並將採訪連載花蓮縣各界意見領袖,希望提供另一項安全便利的「海路」交通,解決花蓮的困境。

跨區貿易 活絡經濟  搭船旅行 好玩不累

日本藍色公路 帶動區域經濟
「掌握便捷交通,帶動區域經濟繁榮!」航行在日本津輕海峽北海道函館與青森之間的高速輪,帶動兩地的觀光與產業熱絡,青森蘋果經由航運送到函館,函館水產品直送青森,透過藍色公路運輸,帶動人潮商機的熱絡。
 早上的日本北海道函館朝市人聲鼎沸,新鮮的長腳蟹以及各式水產品等待遊客上門選購,從青森縣搭乘高速船的遊客來到函館朝市,選購新鮮的漁產品。
 而北海道函館的遊客,則利用高速輪前往青森縣採蘋果,碩大紅潤的青森蘋果,因為交通便捷不僅打響日本蘋果故鄉的名號,也帶動一波波前往青森採蘋果、泡湯的人潮。
藍色公路 符合運輸交通期待
 早在三年前就提出──藍色公路,用高速船突破花蓮觀光、產業困境的本報副社長李偉傑強調,高速船有高航速、高耐波力、高載運量的運輸功能,正符合蘇花改公路施工期間的地方需求。
 本報發行人李有成強調,推動藍色公路,不只關係到產業命脈、觀光發展最重要是人命安全的考量。不論蘇花公路如何改善,也不論蘇花公路到底要花多少時間才能成為安全回家的路,從藍色公路角度思考,這條來自海上的快速運輸動脈,兼顧效率、安全、便捷的特性,不必擔心落石、下雨,符合花蓮地區「快」又「安全」的產業與觀光需求!
鐵公路並重 加上航運新選擇
 公路、鐵路與航運一樣重要,都是增加花蓮鄉親安全回家的方式。李偉傑指出,高速船不僅節省陸路交通一半的時間,時程上也逼近高速公路效能;船身採可直接駛入駛出的設計,讓全船裝載或卸、載時間僅需二十分鐘、並在四十五分鐘內即可讓船隻靠岸再出發。李偉傑說,船身高耐波力的特性,可讓花東地區的物資除颱風等極惡劣天候以外,兼顧到聯外運輸的功能,甚至一旦東部遭遇大雨、地震、落石使蘇花公路受損,高速船仍可保有花東地區對外運輸的能力。
搭船度假 人車直接抵目的地
 「公路、鐵路、航運並行,陸上與海上觀光並進」。李偉傑說,日本人乘搭高速輪渡假,小轎車停放在船上寬闊停車艙,花蓮鄉親也相同,開自己的車上高速船,船可直接將車與人送到目的地,駕駛能完全避掉路況不佳的路段,確保安全,到達目的地後不必租車,駕駛自己的車輛,一樣能夠享受通行的便利。至於整團遊覽車開進高速輪,大家在船上聯誼,司機也可以利用時間休息,搭乘高速船是最體貼乘客與駕駛的交通工具。
海上飛船 全年航行率達99%
 受訪的日本津輕海峽株式會社旅客部長高橋俊介表示,航行在日本津輕海峽的高速船被譽為世上最快的海上飛船,重一萬零七百一十二噸,長一百一十二米,寬三十點五米,時速三十六海里,有四台噴水推進器,可載運乘客八百人,小轎車可容納三百五十輛左右,甚至連遊覽車、卡車都可載運,可說是限制最少的交通工具,而且不受地形以及氣候因素限制,因特殊雙晍體設計,即使海面風浪大,只要減緩航速即可,目前這艘高速船全年航行率高達百分之九十九,剩下百分之一的停航原因是高速船的定期維修保養、檢查等工作。行駛在津輕海峽的高速船能承受平均七級到十二級風,四米到七米高的海浪,是相當安全的海上運輸與交通工具。
軍用船等級 68艘船服役中
 本報副社長李偉傑指出,許多民眾或許會擔心花蓮海域在入秋之後東北季風起船隻不易航行,但是根據花蓮氣象資料顯示,東北季風起的東部海域平均風力六到九級,浪高四到六米,遠低於高速船安全航行的數據,這是航運科技進步的成果,高速船絕對適用於台灣海域。
 李偉傑說,難測的天災意外重創花蓮對外聯絡道路,癱瘓整個東部產業,花蓮更需要對外通路的新選擇,過去傳統海運效率、速度、平穩度確實已經達不到目前花東居民需求,但近幾年由澳洲生產的新型超高速船不僅在商用以及軍用上獲得肯定,全世界也已經有超過六十八艘船在服役,高速船在南亞海嘯時也拿來做為救援用途,連美國海軍陸戰隊都是選用同型的船隻做為快速運輸艦。
增加藍色公路 安全回家的路
 近日蘇花公路意外不斷,花蓮對外交通受阻。而即將到來的蘇花公路改善工程即使動工,施工期間也長達六、七年以上,交通可以有另一種選項,在這段施工花蓮對外由「藍色公路」來服務,相信可以滿足遊客以及鄉親在交通以及運輸上的需求!

 
藍色公路 系列報導 (一)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一, 25 十月 2010 09:52

前言: 
   一九三二年通車、花蓮人唯一仰賴的一條運輸動脈─蘇花公路,終於在這次「梅姬」颱風豪雨中山崩地裂,造成有史以來最慘重的傷亡。
 政治的因素造成「蘇花高」、「蘇花替」、「蘇花改」的難產,不過,中央政府的官員無法體會的是:近卅年來,無論是出外的花蓮人、返鄉的花蓮遊子,或是到花蓮的觀光客,都是抱著「賭命」、「博命」的心態,忐忑不安的開車通過險峻難測的蘇花公路!
 請給花蓮人一條可以不用擔心被落石擊中,也不會被土石活埋的「蘇花安」吧!這樣的無奈和悲情,直到這次蘇花公路發生最慘重的傷亡之後,才起引總統馬英九的重視,終於在廿四日表示:「希望盡快促成『蘇花改』年底動工。」不過,即使蘇花改年底動工,工期至少也要五、六年以上,花蓮對外交通該如何突破困境?如何兼顧花蓮人的生存權益?發展既不會坍方,又不會堵塞,安全舒適快捷的「藍色公路」乃勢在必行。
 本報特派記者實地走訪日本北海道函館及青森縣,搭乘安全、高速的快速船航行津輕海峽,體驗從函館到青森的「極速之旅」,並帶回第一手資料,以饗讀者。除了借鏡日本透過高速船成功發展海上運輸及觀光的經驗外,並將採訪連載花蓮縣各界意見領袖,希望提供另一項安全便利的「海路」交通,解決花蓮的困境。(記者李怡燕)

不管蘇花怎麼改  對外交通新選擇

   一直以為花蓮對外交通的不便,是花蓮人的宿命。對外交通要看老天爺的臉色,航空、鐵、公路一旦中斷,花蓮就成為孤島。昔日曾經航行在花蓮、基隆間的花蓮輪,在許多老一輩花蓮人的記憶中,一上花蓮輪就不舒服,甚至一路暈船、嘔吐到目的地。
舒服搭船 旅行本該很悠閒
 但是今年十月十六日記者搭乘了一趟北海道函館到青森縣的高速船Natchan World,對於長期以來花蓮對外交通網絡的不便及落後,有了更深的感觸。原來搭船如此平穩、舒適,全家大小可以一起快樂的旅行、享受休閒度假式的旅遊,在科技日新月異的造船技術下,搭高速船也可以成為放鬆、休閒、度假的選擇方式之一,坐上高速船我們御風而上,跟浪花一起航行。
高速船 穿梭日本津輕海峽
 在高速船上,日本津輕海峽株式會社旅客部長高橋俊介先生詳細介紹,為了提升津輕海峽間,也就是函館到青森以及大間的航運效率,二○○六年五月公司成立前,向澳洲INCAT造船公司訂購了兩艘超快速雙船晍體高速船,分別稱為Natchan Rera(風)以及Natchan World(世界),其中第一艘Natchan Rera於二○○七年九月一日正式開航,船名「Rera」即來自於東北與北海道地區活動的原住民「愛奴族」的原住民語;而第二艘世界號在二○○八年五月二日正式登場營運,成為津輕海峽上極具競爭力的運輸工具。
童趣外表 設備卻不含糊
 配備強勁動力的Natchan Rera及Natchan World,都有著童趣般的外表。一般船客對輪船的記憶仍停留在搭船要從地面走上船艙,但是日本津輕海峽株式會社在函館及青森皆有自己建造的碼頭及船務航廈,搭乘高速船比照乘搭飛機模式,從船務航廈徒步經由空橋走進寬闊船艙,原來搭船可以這麼優雅!
優雅登船 家聚商務皆宜
 從北海道函館到青森縣跨越津輕海峽約要兩個半小時航程,頭等艙票價一萬日幣相當於台幣三千六百元,商務艙只要六千元日幣,約在台幣兩千元左右,至於經濟艙只要五千元日幣約在台幣一千六百元。
 在花蓮賞鯨約二個半小時航程,票面價要台幣一千兩百元,而高速船有新穎舒適的船上設施可以休閒與使用,這樣的票價相信大家都可以接受!
 旅客部長高橋俊介說,高速船有高航速、高耐波力、高載運能力的運輸能力,不只速度快,更舒適平穩。船上有兒童遊戲室、還有面海的舒適座位,利用寬敞的交誼廳可以在搭船時進行家庭聚會或提供商務船客進行小型會議,而為小朋友量身訂做的船長制服就掛在交誼廳入口處,讓小朋友可以穿上船長的制服,成為快速輪的「一日小船長」。
又快又穩 享受尊貴設施
 至於在頭等艙,結合休閒與旅遊的極至享受,有價值一萬美金的電動按摩椅十六台,讓所有頭等艙貴賓免費使用,一邊欣賞海景,一邊放鬆身心,這是高科技設施的結合,原來在船上可以如此尊貴!
 頭等艙的座位兼顧到躺臥需求,以橢圓形的沙發座位讓船客享受獨立隔間又不封閉的空間,也讓搭乘頭等艙的民眾可以享受自由座、臥的便利。
風花雪月 四季感受不同
 高橋俊介說,春夏之際海豚會在高速船旁優游,好像跟高速船並行般,秋天海鳥會在船邊飛翔,讓人體驗四季變化。尤其冬天降雪時,船艙內十分溫暖,家人與戀人相互取暖欣賞飄落的雪花,搭乘高速船在日本津輕海峽四季有不同的海景與感動,在每年八月間幾乎是班班客滿的狀態,可以看出搭乘高速船-Natchan已成為日本人旅遊與生活的一部分。
他山之石 可當另類選擇
 區域交通的便捷可以增加產業交流、帶動觀光人潮,讓區域經濟更活絡,從輕津海峽高速船的舒適航運模式看花蓮,不管是公路、鐵路運輸政府都應該重視地方需求,但或許還可以考量藍色公路的運輸與交通服務,增加花蓮鄉親對外交通的選擇項目之一!

 
戒毒者的心路歷程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一, 11 十月 2010 08:29

記者祝務耕/專題報導(下)

 前言 

   花蓮地區監所的收容人中以毒品和酒駕者最多,令人憂心的是,吸毒者愈來愈年輕,其中不少人是再犯。目前毒品危害防制條例採重典方式,希望能嚇阻販毒,但在審判實務的法官卻認為立法和實際差別太遠,在一級毒品的量刑上應有較大的彈性。
 無論是法官或檢警調都認為毒品犯罪防制的環節中最重要的是如何協助吸毒者戒毒,如果矯正教化沒有做好,重典之下仍無法解決問題。
 本專題分上中下三集,上集已探討花蓮三年來毒品犯罪狀況及相關法律修法後的問題,中集則探討戒毒問題,本集將深入訪問戒毒者的心歷路程。

 戒毒者的心路歷程

  毒品對人的危害似乎已是老生常談,但,人們真的了解這些壞東西對身體產生多大的傷害了嗎?在這次的兩個戒毒真實案例中的女性珍妮,她離開監所後從未碰過毒品,但是過去毒品對她身體的傷害,讓她的孩子胎死腹中,導致她二度離婚,坎坷的命運都是毒品帶來的危害。
 施用海洛因後要戒除有多難?在主愛之家已戒毒七年的景耀,不但自己已遠離毒品,也是幫助弟兄戒毒的輔導員,他將現身說法告訴社會大眾,他是如何透過宗教信仰的力量走出一片藍天。
 法務部投注大筆的人力及金錢致力反毒,許多反毒的海報、標語、晚會、活動,就是要告訴社會大眾,尤其是青少年千萬不要接觸毒品,一旦染上了毒品可能要付出一生的代價。

吸毒賠上健康 人生從此走樣

   生了孩子之後,珍妮的身材走樣,老公建議她用安非他命減肥,她從此踏生了不歸路。染了毒癮後,珍妮在藥頭的誘導下開始販毒,向來運氣不好的她因此被判了十年有期徒刑。在人生的這個低點,她失去了婚姻,前夫帶著她的三個子女離開了她。
 假釋讓珍妮以為人生可以從頭開始,很幸運的有一個男人走進她的生命,在朋友和親人的祝福下珍妮踏上紅毯再為人妻,沒多久她懷孕了,她想幸運之神真是眷顧著她。
展開第二春 無法再懷孕
 和所有的假釋人一樣,特別是因為毒品入獄者,她被要求驗尿來檢驗是否再犯,很不幸的被驗出有可待因成分,對此她大為緊張,雖然她知道自己並未吸毒,但如果沒處理好,她可能再回牢籠毀掉眼前的幸福。
 在更生保護會花蓮分會工作人員的協助下,提出醫生證明她是服用一些藥物才導致尿中有可待因反應,並且獲得檢察官的信任以不起訴處分。費了好大的力氣,終於有驚無險雨過天青。
 收到不起訴書後沒幾天,珍妮發現肚子裡的孩子竟然靜悄悄的不動了,她已經懷孕三十五週,胎兒這樣的反應讓她大為緊張,到醫院檢察後醫生說胎兒已經死亡,她非常傷心,不知道到底是為了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老公的鼓勵她走出陰霾,她要重新站起來,因此去學習美髮,假釋後的一年半,她自己創業開了一家美髮工作室。
 所有的親朋好友都為她感到高興,只是婆婆一直催她再生孩子,這件事讓她覺得有壓力,因為她做了一些檢查,醫生告訴她因為她過去使用毒品的影響,她以後可能無法再懷孕,珍妮因此十分自責。
 美髮工作室的狀況很不錯,收入穩定,加上假釋之後她從未再吸毒,因為她在監期間就下定決心「這輩子絕對不會選擇再以吸毒做為逃避傷痕的理由及藉口,因為她不想讓自己最愛的家人繼續扮演被害人的角色。」因此,在假釋期間可以說是表現良好,期滿那天很多好朋友都來聚會,大家煮湯圓慶祝她真的要開始新的生命了。
二次婚姻 在壓力下結束
 但是老天好像不願意讓她的日子太好過,吃完湯圓沒多久,就在婆婆對她一直無法懷孕不諒解,她和老公受不了壓力,第二次婚姻被迫宣告破產。
 儘管如此,珍妮和老公還是選擇面對人生,離婚後他們依然往來,她也獲得很多鼓勵。由於珍妮的事業已上軌道,因此更生保護會花蓮分會對珍妮的輔導案也算是告一段落,大家都對此非常高興。九十七年一月,珍妮獲更保花蓮分會的邀請以成功更生人的身分到花蓮監獄作現身說法,並且在監舉行義剪。給很多人產生了很大的激勵。
自力更生 卻得了糖尿病
 雖然珍妮的事業穩定了,但是她的身體逐漸出了問題,九十七年的三月她檢查出得到了糖尿病,但是讓她打擊更大的是她以為一直還愛著她的前夫結交了女朋友,她雖然怨前夫但更恨自己以前吸毒搞壞了身體,沒辦法懷孕給前夫傳宗接代,才會有現在的結果,一切都是毒品害了她。
 這件事情讓珍妮非常傷心無法入睡,開始要依賴安眠藥,也讓她的身體狀況直速變壞。也影響到她的事業。
母親過世 健康雪上加霜
 再過幾個月珍妮的母親過世,這喪親之慟對她打擊很大,特別是對她的健康更是雪上加霜。醫生不但發現她的糖尿病惡化,並且她的膝蓋也出現了退化的現像。因為多重的壓力之下,使她對生命產生了懷疑,因而自殺,但是想死也是很困難的她沒多久就被救活過來。
 由於事業沒心情處理收入出現問題,過去信用卡的繳費出現問題,銀行開始對她展開逼債,她每天開始生活在恐懼之中,她告訴朋友,壓力大到她覺得自己都快要中風了。
 本來她在更保花蓮分會的案件已經結案,但是由於珍妮又出現了一連串的問題,因此,更保花蓮分會再次給她支援,特別是她的卡債問題。更保花蓮分會為她的案子找到了法律扶助基金會請蔡雲卿律師來協助他處理。
 珍妮的母親過世對她的影響很大,她過去不顧母親的反對,遠離家鄉,年輕也很叛逆,自己當了母親才知道媽媽的辛苦,因此,母親過世的前半年她的心情十分低劣,心裡升起了想要為老人服務的念頭。於是她和更保花蓮分會聯絡,希望能為社區老人義剪,請花蓮分會能為她辦理這項活動。
 九十八年二月更保花蓮分會在花蓮縣吉安區的光華社區舉辦了一次義剪,珍妮十分開心,並且把每一個老人家都當做她的父母,輕聲細語的和老人家聊天。四月份,她再次到花蓮監獄演講,她以「施比受更有福」為題,和受刑人分享她戒毒成功的故事。
兒子自殺 前夫命喪大海
 在她事業不如從前後,她總是克勤克儉的過日子,吃泡麵是常有的事。但是在這個時候她的兒子卻來找她要錢,本來她對孩子有一股虧欠,但在她沒錢的時候孩子來找她,明知孩子有困難卻幫不下忙,讓她痛苦不已。而孩子因為四處找不到金援,而鬧出了自殺的鬧劇,讓她深深的自責,恨自己沒有能力幫助孩子。
 在多種的壓力下,珍妮的身體又出現了新的變化,她被檢查出肝腫大、腎臟發炎,並且在腋下出現像豆子一般大的水泡,顯示她的身體真的是出了問題。
 對於自己身體出現的狀況,珍妮雖然很擔心,但是接踵而來的事情,更是讓她肝腸寸斷,心灰意懶,九十八年的七月,他的前夫在海邊釣魚被浪打入海中溺死。這件事情讓她徹底崩潰,但是前夫是家中的獨子,雖然她已和前夫異離,但卻不忍心讓婆婆獨自處理喪事,所以她也到婆婆家協助辦理。
 這個舉動讓前夫的親朋好友很不高興,他們認為是珍妮害死了前夫,因為她無法生育,所以造成夫妻要離婚,而她前夫每天的心情都不好,最後才會被海浪打入海中。無論對方講得有理沒理,她都是嚴重的打擊,儘管有朋友說這並不是她的錯,但她心理卻十分了解,如果她能生下一兒半女,這個家庭也不致此。她忍受著各種批評,把前夫的喪事辦完。
腹腔長瘤 如今病痛纏身
 這個時候珍妮出現了一個機會,有一家美髮的連鎖店來找她加盟,珍妮覺得不錯,所以也和他們簽約。面對這個機會,珍妮也很想好好把握,但是她的身體已經不能再做事業的衝刺了。因為她被檢查出來腹腔裡長了一顆瘤,這是腹壁疝氣,本來這個病情只要開刀就可以解決的,但由於她一直咳嗽將會造成手術危險,所以遲遲不能動手術。
 法律扶助基金會幫珍妮作個人財產清算,終於在法院那裡得到了解決,她的債務每個月只需要付五千五百元來清償。
 這個對於長期在債務壓力下的珍妮當然是個好消息,這個時候她的哥哥建議,既然身體不好,美髮工作室乾脆收掉算了。她想也好,自己創業維持不易,但是以她的技術要找到這樣的工作並不難,收掉之後,可以好好休息一陣子再重新出發。
家中失火 再次死裡逃生
 長期的壓力之下,珍妮已經習慣依賴安眠藥入睡,有一天,她吃了安眠藥躺在床上,點了一根菸,沒想到沒幾分鐘就睡著了,菸蒂就掉在棉被上,等她被火燒到全身才痛得醒來,但是她租屋的套房也被燒了大半,她卻從鬼門關又走一遭。
 面對自己一連串的坎坷事件,珍妮:「老天爺不會輕易放過我,我過去做了這麼多壞事,怎麼可以這麼輕易的結束生命呢?」
 在生命中的的黑暗期這麼長,珍妮不知道何時能天亮,或許毒品是魔鬼撒旦的基因,深入了她的身體,不但的破壞她的健康,也因此掌控了她的命運。珍妮在寫給過世母親的信中提到,她體會過了人生「生老病死」的苦,「人生最苦也只是這樣」,毒品對她的危害致此,下一個機會珍妮會變得更好嗎?還是會更壞?要到什麼時候惡運才有個了結呢?

姐姐不放棄他 愛是最大力量

   在中央山脈山腳下,主愛之家顯得寧靜與世無爭,凡那比颱風過後,院子裡的大樹折枝不少,吳景耀忙著和弟兄們整理那天清晨狂風暴雨後的殘骸,這是個容易的雜務。特別是要和身體骨子裡千蟲鑽動、萬蟲狂螫的痛苦及心海裡驚濤駭浪般的戒毒過程相比較,戒毒是個身心靈重整的艱苦工程。
 來主愛之家前,吳景耀不相信他能戒毒,但是,他和所有吸毒的人一樣,一直想要戒毒,他也試過一切所謂戒毒的技巧,但都沒辦法克服來自心中毒海深處慾望的呼喚,他一次又一次的失敗。
 景耀說他吸安的歷史一年半,施用海洛因有三、四年,吸毒的人日子不知是怎麼過的,當年妻子的一切規勸他都聽不進去,最後害得妻子也和他一起吸毒,他記得有一次身上只剩一千元,女兒叫肚子餓,他顧不得自己是一個父親,硬是把一千元拿去買毒品。
 他以為他在監所二、三年,遠離了毒品,出監後應該沒問題了,他去找了正當的工作,並且遠離以前吸毒的朋友,但是有一個結拜大哥幾次來向他借錢,結果他又掉進旋渦裡。
 後來他到了主愛之家。他認為他戒毒成功最要感謝兩個姐姐,她們從未放棄他,給他精神、金錢及各方面的幫助,他和妻子戒毒或服刑時女兒都交給姐姐帶。由於他是唯一的弟弟,從前他認為姐姐愛他理所當然,如今景耀是從心中感謝及深愛兩個姐姐。
 在主愛之家,他接觸的是在戒毒這條路裡走過來的人,輔導員用鼓勵和陪伴,讓他從人生的絕望中慢慢恢復過來,他想這些輔導員可以做到,他也可以成功。
 吳景耀說,在這裡最大的力量是愛,牧師心中有愛,透過行動展現出來,這裡的每一個人都有一個共同的目標要執行,那就是要戒毒,所以這裡的弟兄們相互扶持。這裡的輔導員知道所有戒毒過程中會發生的事情,對每一個人在過程中的情緒反應及所有問題,都用愛來面對。
 他過去不是基督徒,但是配合主愛的作息,他讀聖經、禱告,慢慢的發現了信仰的力量,他也發現主愛的弟兄有很多人在聖經裡找到了一句話,就改變了他們,景耀說:「我見證上帝改變我,上帝會給我力量,上帝給我機會。雖然看不見,但心裡很清楚知道祂支持我」。
 吳景耀說信仰讓他改變,讓他在過去三十幾年沒有的感受。尤其是他自己走上舞台去告訴別人他戒毒的過程時,更是讓他產生了無比的力量,他和妻子都在主愛工作,他們的孩子都完全知道他們吸毒戒毒的過程,他也帶著孩子參加反毒活動。
 現在吳景耀重新回到學校唸書,三十幾快四十歲的人到高職夜校上課,但是他的女兒現在已經唸大二了。回首往事,看到自己的荒唐,在主愛他學習勇敢,他知道因為親人的支持、主愛的環境以及對上帝的信仰,讓他從毒品中走出來,堅挺的面對未來的人生。

 
九河局找回親水綠地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日, 10 十月 2010 09:20

記者王國榮/報導

前 言
 水利署第九河川局在局長陳重隆的主政下,各項業務突飛猛進,尤其是旅遊景點的規劃,如南濱公園海堤、七星潭風景區、白鮑溪及各河川的整治及防汛道路美化等、均已成為著名的觀光景點、政績相當亮麗,尤其對親水海岸復育規劃、防洪、生態、景觀新風貌、解決淹水、創造新生活、協助推動花蓮深層海水產業發展,成績更是亮眼。


8年800億整治淹水  合併改善排水系統

   近年來由於全球氣候異常,水文極端現象明顯,受災範圍與程度都遠較過去劇烈,有鑒於淹水災害日益嚴重,經濟部乃針對淹水現況進行全面調查,並進一步分析與探討,以尋求解決對策。
 為有效改善淹水問題,經濟部針對淹水情形嚴重且治理進度落後之縣(市)管河川、區域排水及事業海堤等,分八年編列八百億元特別預算以加速治理速度。這項計畫名稱就定為「易淹水地區水患治理計畫」。
 為期有效運用有限之經費,在歷年易淹水地區中,優先選定住宅密集區、配合國家重大建設、科技園區、工業區等地區及其上游集水區、坡地易淹水地區做為計畫範圍;治山防洪則涵蓋原住民鄉鎮、重大土石災害區及其相關影響範圍。
 經濟部水利署第九河川局,所辦理的「易淹水地區水患治理計畫」轄區為花蓮縣,並與花蓮縣政府共同研擬,提報亟待改善之河川水系及排水系統進行整體規劃與綜合治理。

護岸、也維持自然風貌

   花蓮海岸歷經數十年經營,已大致達成花蓮海岸防護目的,但由於早期只求經濟發展,漠視環境破壞影響之政策下,海岸地區也因過度開發利用及河川砂石大量開採,導致海灘砂源不足等,造成東部海岸侵蝕後退,目前已面臨每段海岸都需做防護設施之情況。
 早期海岸防護工作,多以興建海堤及各式海岸保護工為主,惟隨著時代的進步,國民所得提高,人民生活水準及生活品質提升,環保觀念之重視;政府海岸防護工作,除了防災及保護人民生命財產安全外,更期待創造安全、舒適、親水與自然共生等之美麗海岸環境,且為因應內政部「永續海岸整體發展方案」就回復海岸自然風貌維持自然海岸線比例不再降低之政策。
 目前則進行突堤、離岸堤、護岸、高灘拋石、養灘等多元性近似自然工法,也逐漸需面對配合環境,景觀之需求,及結合社區營造,以達到永續經營做為海岸保護,開發利用的基本原則。

深層海水創造極高產值

   目前國外(日、美)深層海水應用主要在水產養殖,且已商品化之各類產品:酒精類產品(啤酒、發泡酒為主)化粧品,飲料及各類食品。
 尤其日本下游產業在二00三年即創造出深層海水關聯產業產值近六千億日圓,其中五千五百日圓為啤酒、發泡酒為主。由於能振興地區產業,創造極高的產值,而韓國也看好此項產業,正積極發展中。
 行政院於九十四年四月十二日核定實施「深層海水資源利用產業發展政策綱領」並積極推動深層海水開發。
 惟國內深層海水應用現況,除抽取供研究用之少量深層海水外,並沒有正式進行深層海水相關抽水設施開發,整體而言,國內尚稱不上有深層海水產業,而目前國內開發業者預估未來全期投入金額亦高達約一百一十二億元(世易及台肥各五十億、光隆十二億)。
 未來推動國內「設立深層海水科學園區」,結合上、中、下游產業,樂觀估計「深層海水產業」的國內初期年產值可達一百八十九億元以上,若能拓展國際市場則產值將可提高達八百億元東潤水資源生計。

展望未來

   花蓮轄區內整體計畫(九十五至一百零二)治理工程完成後,各排水系統達到十洪水頻率及二十五年不溢堤;河川可達二十五年洪水頻率及五十年不溢堤標準。
 同時在考量生態,規劃、設計及施工期間均應符合生態保育理念,降低對生態環境之衝擊。
 另外,在安全標準下,規劃設計應因地制宜,符合綜合治水概念及流域整體治理等新河川運動理念,結合流域上、中、下游整體治理,並兼顧安全、生態與景觀,重現河川、區域排水水域環境及事業海堤所在海岸之新風貌,並兼顧市區排水系統,以達成治水、利水、親水、活水、保水之最高目標。
 所有的規劃設計也特別結合當地文化背景及觀光特色,營造具地方特性之環境,配合文化發展及觀光產業,開創經濟契機。
 經濟部水利署第九河川局,用心關懷在地民眾的需求,捍衛大花蓮鄉親的生命財產安全,解決長年來易淹水地區民眾的痛苦,也營造更美好的家園環境,讓花蓮民眾的生活更加幸福美好。

 

 
<< 最先 < 前一個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下一個 > 最後 >>

第 56 頁, 共 58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