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酒駕對個人、家庭、社會造成不良影響》 系列報導之五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一, 14 三月 2011 09:09

 ◎記者祝務耕

新人慶祝喝過頭 喜事變喪事

   2009年3月21日,明華和相戀2年5個月的女朋友惠雲訂婚了。當天晚上,明華高中死黨請他們兩位新人喝酒,慶祝明華終於脫離了單身。他一高興就喝開來,晚上10點半在大家的祝福聲中各自回家。惠雲因為不勝酒力,一上車就睡著了,從此就沒有醒過來,明華醒來時才發現自己在醫院,但是讓他無法接受的是,他雙腳自膝蓋以下都截肢,左手腕也被切掉。
 明華的父親告訴他,救護人員趕到現場時,他載著惠雲的車子撞到了卡車,車頭全毀,他的雙腳夾在車中,而惠雲在救護人員趕到時已經死亡,他在醫生五個小時的搶救下,在加護病房昏迷救治一個星期才脫離危險。
 在他昏迷的期間,惠雲的父母到家中聲淚俱下的責怪他的父母,明華的爸爸媽媽無顏以對,明明是一樁喜事,哪裡想到一夜之間變成了喪事,好好的一件婚姻竟然陰陽兩隔,這個打擊對男女雙方的家長都是太突然,太無法讓人接受了,惠雲的父母失去了女兒,開車的人是明華,所以爸爸媽媽就算是心疼孩子下半輩子,但是也無法面對親家,所以對親家的責難也只能忍氣吞聲。
 為了贖罪,明華的爸媽每天都到殯儀館上香,他們看到無緣的媳婦健健康康的一個女孩子,為了明華酒後駕車而死於非命,全身上下沒有一處是完整的,他們除了不斷的道歉,實在說不出什麼話。
 這件車禍已經是刑事案件,警方也到惠雲家中問筆錄,他們堅持要控告明華,從此以後良緣變成了仇家。警方除了在現場聞到濃烈的酒味,也從醫院的驗血上查出了明華的酒精濃度是零點七一,是屬於公共危險的罪罰。
 在車禍現場,警方並沒有看到明華煞車的痕跡,但是根據卡車司機和現場目擊者的說法,當時卡車是因為紅燈而停下來,而明華根本沒踩煞車就撞上卡車,警方研判,當時明華可能根本沒看到卡車停下來,直接撞上去,當時可能明華因為不勝酒力已經睡著,或者因為反應不過來,所以根本沒踩煞車。因此,在刑責方面非常清楚,完全是明華該負責。
 明華離開加護病房後,警方到普通病方來做筆錄,他沒辦法說什麼,因為發生車禍時他自己腦中也是一片空白,為什麼發生車禍?如何發生的?他完全沒有記憶,所以他在筆錄上也沒辦法做清楚的說明,但是,他承認他是喝了酒,也承認開車,警方在全案偵訊之後,以公共危險罪嫌將全案移送法辦。
 在訴訟過程中,惠雲的父母提出一千萬元的賠償要求,這個對明華的家中經濟是很大的威脅,他們勉強稱得上是小康,如何能面對這個巨額的賠償,明華多次請求惠雲父母的原諒,他甚至從輪椅上跳下來,趴在地上向他們叩頭原諒,但是對方完全不理會。
 明華的父母雖然知道孩子並不是故意的,但是酒後駕車就是不對,而且觸犯法律,他們沒辦法責怪已經終身殘廢的兒子,因為未來他獨自面對人生就是對他最殘酷的懲罰,他的母親最大的傷痛是她老死之後,誰來照顧這個殘疾的兒子。
 車禍發生後的第二年,地方法院判處明華有期徒刑,同時惠雲的父母要求的賠償也判下來,他應該賠償537萬4220元。由於明華已經殘廢,沒辦法照顧自己的生活起居,按照監獄法的規定,他是不被接受入監服刑,但是民事的部分他還是要賠償,為了減少壓力,他被建議選擇上訴,雖然他在悔愧中生活,對惠雲的父母也是滿心抱歉,但是官司逼得他不得不上訴希望能獲判較少的賠償。
 明華最嚴重的其實是心理上的陰霾,他知道因為酒駕不但害死了他最心愛的女人,也毀了自己的幸福,並且造成兩家由親家變成仇家,他知道這輩子無論如何他也無法解決這個問題,他長期陷於自暴自棄之中,儘管如此,他自己還是要面對問題,現在,他準備去賣獎?,或做一些不需要專業的工作,他的一生可能只能靠打零工來生活了,至於對惠雲父母的賠償該怎麼辦?他只能選擇打官司,看到最後怎麼判再說了。酒駕的後果是毀滅,毀滅了他的婚姻,毀滅了雙方父母的希望,毀滅了一切,包括明華的未來。

 
酒駕對個人、家庭、社會造成不良影響 系列報導之四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二, 08 三月 2011 08:14

◎記者祝務耕

酒後撞安全島 阿旺雙眼失明

   十年前正是阿旺一生顛峰的時期,他在一家大飯店當經理,那時台灣的觀光事業還很不錯,他每個月有豐厚的收入,妻子剛剛為他生了一個胖寶寶,父母對他們的孫子非常疼愛,加上妻子非常孝順,阿旺無後顧之憂的在事業上打拚。
 但是他在處理一團顧問和飯店發生的糾紛之後,完全改變了他的一生,因為他那個晚上為了妥善處理善後,和顧客喝了不少酒。等他酒醒來之後,發現他的眼睛看不見。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他的妻子泣不成聲的告訴他,他開車撞上了安全島,不但頭破血流,兩條腿嚴重骨折,在醫生幾個小時的搶救之後才脫險撿回一命,但是由於脊椎也受了傷,所以醫生說他這輩子可能再也站不起來了。眼睛也全瞎了。
 妻子的泣訴簡直是晴天霹靂,就好像宣判他死刑一樣,因為這樣的遭遇說明了一點,那就是他再也不可能擁有高位高薪的工作,他再也不可能回飯店工作了。
 飯店的老闆還是很感激阿旺多年來為公司賺了不少錢,而他這次車禍也是因為公司的業務才喝了很多酒,也算是因公受傷吧,公司決定阿旺所有的醫藥費都由公司負擔,公司的主管不只一次來看他,給他打氣,給他加油,希望他不要因為人生中的這個挫折就頹敗不起了。
 除了公司的支援外,公司同事對阿旺也很有情意,住院期間每天都有同事來探望。出院之前同事們還發動募款,募了二十幾萬元慰問金,而公司的主管們之間和老闆也湊了十萬元的慰問金。阿旺心裡知道不管到那裡,以後都遇不到這樣有情有義的公司了。
 出院之後,阿旺聽從醫生指示,努力做復健,在他的生命中不再是彩色,全都是黑暗,做起復健比平常人吃力,他首先必須摸索復健機械,並且在別人的保護下使用,但是儘管家人和他十分努力,他仍然無法站起來,腿部的復健宣告失敗,手部和其他部分還算順利,但是肌肉拉開展延的疼痛,讓他痛苦不堪,他的妻子在一邊陪伴常常為他掉下眼淚。
 阿旺雖然失去了一切,但是他很慶幸妻子還在旁邊陪伴他,和他一起為生命而奮鬥。在手臂可以正常活動後,他很想抱抱孩子,但是每次他接近孩子時,孩子都哭得很利害。雙目失明的阿旺當然看不到自己的長相,他不知道自己變得很可怕,因為頭顱開刀的關係,他的額頭一半是塌陷的,鼻子是歪的,孩子根本不知道他是誰,所以他要抱孩子時,孩子被他的可怕模樣嚇個半死。
 這一點沒人告訴他,直到有一天他弟弟的孩子告訴他,說他像鐘樓怪人,他才知道自己的容貌是恐怖的。
 出院大約一年,他復健的療程結束,也漸漸習慣這種沒有光明的日子,家裡的東西放哪裡他大致可以摸索得出來,他慢慢的走出生命的另一種生存方式,儘管是黑暗的,沒有光明的,像在地獄般的,但活著總是好的。
 有一點妻子來到他身邊哭著請他原諒,她必須離開他了,她向他懺悔,在他到醫院復建的這一年時間裡,她每天陪他到醫院,認識了一位醫生,雖然她多次拒絕,並且告訴對方家裡的情形,但是,對方仍然不放棄,最後她被打動了,她告訴他,對方也接受他們的孩子,而且孩子和對方相處得很好。這件事情她已經和公婆提到,請公婆原諒她,公婆也願意成全她,她哭著說最後一個才讓阿旺知道很不應該,但實在是沒辦法,請他原諒,並且成全她。
 阿旺什麼都沒說,因為他心裡也清楚,這段期間很難為妻子,就算是她在他人生最低潮的時候另結新觀,但也陪他走出了那一段,他應該放手了,更何況孩子沒有他可能沒關係,但是卻不能沒有媽媽,再說,出車禍之後孩子早就不認得他了,他還能抓著孩子不放嗎?
 那天之後,他失去了婚姻、失去了孩子,他變得沈默,他不能怪誰,如果要怪只能怪自己喝了酒還要開車。他一切的不幸都是從酒後駕車開始。

 
同事酒後駕車乘客重殘半身不遂之三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一, 28 二月 2011 08:25

記者祝務耕

   五年前的一個晚上,阿玲和同事聚會後,搭乘同事小丘的機車回家,小丘喝了不少酒,但是大家年輕,一身是膽。可惜運氣並不一定照顧膽大的人,那天晚上,他們出了車禍,阿玲從後座飛起,撞上了和他們發生事故的轎車擋風玻,還彈起來重重的摔在地上,小丘也受重傷。
 兩人分別被送醫,阿玲顱內出血,肝臟破裂,嚴重骨折,撞斷了4顆牙齒。小丘則是雙臂骨折。他們分別治療了很長的時間,小丘恢復得不錯,但阿玲就沒這麼幸運。由於住在加護病房的時間很長,為了讓阿玲早日脫離呼吸器的痛苦,醫生給阿玲做了氣切手術,好長一段時間,阿玲就像啞吧一樣不能說話,臉上也留下了明顯的疤痕。此外,她的右腿和右手嚴重痿縮,花了五年的時間復健,雖然可以站起來了,但是仍然需要拄著拐杖,不到30歲的阿玲,難道就要這樣過一生了嗎?
 醫生也不敢打包票,也許努力的復健和保養,有一天可以丟掉拐杖,但要像過去一樣活蹦亂跳,已經不可能了。
 那天小丘的呼氣酒精濃度是0.967,他奇蹟般的只有雙臂骨折,手術順利,一年後他又是一尾活龍。
 不知道是自責,還是羞愧,出車禍之後,小丘一直沒到醫院探望過阿玲,阿玲後來出院,小丘也不聞不問,本來他們相互之間蠻有好感,一場車禍後成了陌路。小丘順利的就業,但阿玲則因為右半身不便,長期無法工作。
 在阿玲住院期間,小丘的母親曾到醫院和阿玲的母親商量,因為阿玲傷得很重,就算未來法院判刑大概也不會坐牢,所以請阿玲認罪是她酒後騎車載小丘的。
 這個荒謬的要求讓阿玲和雙親氣得說不出話來,他們當然不肯答應,而且還提出民事求償1340萬。
 阿玲的家有三個孩子,她是老二,一個哥哥,還有一個弟弟,哥哥每天一早出門上班,弟弟則還在唸書,平常一早母親就把早餐做好,大家在早晨就開開心心的在家裡吃完早餐,有說有笑的開始一天的生活,自從阿玲住院之後,家人連一起吃飯的機會都沒有了,父母輪流照顧她,哥哥弟弟則一早出門在外面買早餐胡亂吃。
 在照顧阿玲的歲月裡,她的父親過於勞累,本來就是高血壓了,一天清晨血壓衝上來腦溢血,因為母親在醫院陪她,大家已經沒有一起吃早餐的習慣,所以哥哥弟弟並沒有察覺父親為何沒起床,就各自出門。到了快中午,還沒看到父親到醫院輪班,母親趕回家才發現父親因為延誤送醫,已經身體冰冷。
 70歲的老父,沒等到女兒重新站起來就撒手人間,讓全家更為悲慟,無法下病床的阿玲更是自責甚深,她認為如果不是她車禍,父親也不會過於操勞,如果不是她,家中生活也不會變了調,最讓她難過的是,父親出殯她還下不了床,連坐輪椅去送父親都沒被答應。
 車禍後的2年半,地方法院判決小丘有期徒刑,但這只是初審,5年了,這個車禍案件只上訴到高院,看來阿玲是可以在最終審判時獲得賠償,只是能不能獲得1340萬元。
 經過快四年的復健,65歲的老母親一直陪著她,每次看她行動不便,母親總是淚流不止,她也難過的抱著母親哭泣,除了哭泣之外,阿玲不知道她還能做什麼?用什麼方法可以讓她再像車禍之前那樣快樂,重回25歲青春女性的光輝嗎?
 5年來她沒有一分一毫的收入,一直耗費父親的退休金,就算她馬上可以上班賺錢,但永遠也還不了父親。她現在可以努力的就是早一點好起來,她不能奢求什麼,只要能不用拐杖就心滿意足了。官司還是要進行,什麼時候有個了結?律師說,這樣的案子最快也要6、7年,有人還拖到十多年。
 一場車禍,毀了阿玲的一生,她健康不再,青春不再,失業,失去了父親,和樂的家有3年多荒腔走板,打官司是為了討回一點公道。但是就算賠她1300多萬元,也賠不起她失去的家人和年輕的歲月。
 如果要她說一句話,她說,不只是不能酒後開車、騎車,朋友酒後開車也不能乘坐,她自己就是血淋淋的教訓。

 
酒駕對個人、家庭、社會造成不良影響 系列報導之二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二, 22 二月 2011 09:00

◎記者祝務耕

大學生阿諺被撞 下半身癱瘓

   民國96年1月4日晚上11點左右,正在唸大學的阿諺騎機車,被一位洪姓女駕駛撞倒在地,又遭酒後駕車的鄧姓車主追撞他和洪女的車,被緊急送到醫院救治。
 阿諺的的父母趕到醫院時,阿諺已昏迷,他們拜託醫生一定要救救他們的寶貝兒子,醫生立刻為阿諺動手術,在幾個小時的搶救後,醫生告訴阿諺的父母,由於阿諺的脊椎受傷
 ,傷勢過重,因此,可能終生要坐在輪椅上,另外一個不幸的消息是,阿諺可能也失去了生殖能力。
 阿諺的母親聽到這個消息哭得昏厥過去,她想這個苦命的孩子,平時這麼乖巧聽話,為什麼老天爺要這樣對待她的寶貝孩子。
 念國立大學的阿諺,從小到大功課都十分優異,是親戚朋友十分看好的年輕人,父母也辛苦的供養他上學,希望他在大學畢業後能繼續唸研究所、博士,為家族爭光。
 他的父親聽醫生這麼說也非常傷心,但他絕不放棄,決定找最好的醫生醫治兒子,絕對不能讓兒子下半生就坐在輪椅上。
 由於阿諺在醫院醫治的時間很長,所以他必須休學就醫,對他個人而言,這也是個嚴重的打擊,他在學校一直被看好,以他優異的成績,教授一直鼓勵他在大學畢業之後出國深造,他們本來和女朋友計畫一起申請獎學金到美國念書,教授也樂於推荐他們,但是這場車禍他和女朋友的美夢碎了
 ,他對這個嚴重的挫折心情十分低落。
 女朋友在前半年還常來看他,但後來次數愈來愈少,最後,
 他女朋友提出分手的要求,她說,她還是決定要到美國念書,況且阿諺已經喪失了生殖能力,她不能因為阿諺拖累了她終生的幸福。
 女朋友的離去讓他痛不欲生,他的性情因此有了改變,他變得沉默寡言,意志消沉,覺得人生無望。
 他的父親為了醫治阿諺,跑遍了全國,最後連民間的秘方也去找,本來的事業也沒心情經營,公司營運大不如前,家中的弟妹也因為哥哥的受傷和住院,失去了往日的幸福和歡樂,他們看到母親終日以淚洗面,也跟著傷心難過,他們甚至很害怕回家,不想每天生活在這種低氣壓之中。
 過了一年,阿諺身體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但是他卻要坐在輪椅去學校上課,他第一天回到學校後,教授們都十分惋惜
 ,而她的女朋友已經另結新歡,以前是同班同學,人人稱羨的班對,但如今阿諺變成她的學弟,雖然知道阿諺已經再回到學校上課,但是始終沒來看過他,他常常看著學校的建築,想著過去身體健康時和同學與女朋友一起歡樂的往事,現在只能空嘆息。
 這件事要怪就要怪那個酒駕的鄧姓駕駛,是他毀了阿諺的美好人生,他不但終生不能站起來,而且以後也不能生兒育女,鄧姓駕駛不但讓他終生殘廢,還讓他絕子絕孫,這種心情和怨恨,豈是外人可以了解的。
 所以他要在法律上討回公道,他和父母出了很多次庭,他提出1597萬元的附帶民事賠償,但是官司並不是這麼快可以解決,他的官司在初審一直到99年12月才宣判,這麼長期的官司對他和父母都是一種折磨。
 初審地方法院民事庭判洪姓女駕駛和鄧姓酒駕肇事者要賠償阿諺994萬元,但這和他們提出的1597萬元的賠償差太多,他們無法接受,所以還要提起上訴。
 對於洪姓女駕駛,阿諺沒什麼太多要求,因為他和洪女是被鄧姓駕駛追撞的,對方好像根本就沒煞車,所以在上訴時,他要針對鄧姓駕駛提出更多的賠償要求,但初審就搞了四年,接下來的二審、三審不知道還要搞多久,這對司法資源浪費實在是無法估計。
 阿諺的一生被毀於酒駕的鄧姓男子之手,這可能造成阿諺悲劇的一生,他至今仍未走出人生挫折的陰霾,酒後駕駛造成個人家庭的傷害和社會資源的浪費實在太大。

 
以醫學角度分析酒後駕車之危險性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一, 14 二月 2011 08:00

酒駕對個人、家庭、社會造成不良影響 系列報導之一          ◎記者祝務耕
   一般人說的「酒醉」,對醫生而言是「酒精中毒」的現象,台北市立中興醫院臨床病理科主任張根湖表示,酒精會抑制中樞神經系統使人興奮大膽,血液中酒精濃度的增加腦神經系統各種機能下降。台中榮總急診部毒物科主任胡松原則表示,血液中酒精濃度的增加會使得操縱機器、駕駛汽車等技能,就顯得略為降低。開汽車時,因注意力不集中,反應遲鈍,容易肇事,肌肉協調能力被破壞,會站不穩,走路東倒西歪。這些都是從醫學臨床對酒後駕車危險性的驗證。
 為了確實了解酒後駕車的危險性,台北市立中興醫院曾和台北市警局交通大隊聯手進行研究發現,這項研究是自民國87年4月至89年12月間,曾檢測四百六十四名因車禍送醫者中高達383件是酒後駕車,比率是百分之83。
 在這383件車禍中,血液中酒精濃度超過110mg/dl者、也就是超過法定呼氣酒精濃度0.55毫克者,有295件,高達百分之63.5,這個統計數字顯示有近三分之二酒後肇事者已達酒醉狀態。
 為什麼酒後不能開車呢?從醫學的角度來看是因為酒精在人體產生了一些作用,使得駕駛的身體狀況不能安全駕駛。
 中興醫院醫師張根湖表示,酒精會抑制中樞神經系統,使人興奮、大膽,且隨酒精濃度的增加,腦神經系統各種機能也會隨之下降。當血液中酒精濃度達50至100mg/dl時,也就是呼氣酒精濃度0.25到0.5時,眼睛的立體視覺和暗視野的適應性會受到影響。
 有關酒後眼睛在視覺上的變化問題,警政署交通科科長何國榮在他89年6月8日的發表論文中曾提到,飲酒過後,對駕駛車輛會產生「降低視覺圓錐角」的影響,一般人在平常狀態下的視覺圓錐角為180度,酒後的視覺圓錐角會縮減,喝酒愈多就愈看不清旁邊的景物,甚至連目標物都看不清楚,眼睛對光的適應能力也變差了,最普遍的現象是喝酒的人開車會極力地睜大眼睛,身體向前傾想看清景象,這就是最佳例證。
 也就是顯示,駕駛人面前兩側動態的車輛出現時不易被看到,以及駕駛人的眼睛在夜間的適應能力會降低,當車輛出現在眼前不易被查覺,等到眼睛看到人、車或其他物體時,已經來不及,而發生車禍。
 台中榮總急診部毒物科主任胡松原表示,體液中的酒精濃度增到0.06%也就是60mg/dl,換算呼氣酒精濃度超過了0.25時,對於操縱機器、駕駛汽車技能明顯變差。
 如果酒精達到0.09%也就是90mg/dl,換算呼氣酒精濃度超過0.4時,酒醉的狀態就更明顯了,行為誇大,話也多。
 血中酒精濃度達到0.12%也就是120mg/dl時,換算呼氣酒精濃度超過了0.55時,酒醉的程度更加深了,很多人在這個階段容易和人發生爭執,開汽車時,因注意力不集中,反應遲鈍,容易肇事。
 血液中酒精的濃度達到0.15%也就是150mg/dl時,換算呼氣酒精濃度大約是0.75時,肌肉的協調力被破壞,會站不穩,走路東倒西歪。
 警察大學蔡志中教授在他「身體中酒精濃度與行為表現的關係」論文中提到,血液中酒精濃度超過170mg/dl,也就是呼氣酒精濃度超過0.85時,酒醉者會出現噁心和嘔吐狀態;超過300mg/dl,呼氣酒精濃度超過1.5時,會出現昏睡和迷醉;超過400mg/dl,也就是呼氣酒精濃度超過2時,呼吸中樞會麻痺,接近死亡;超過500mg/dl,也就是呼氣酒精濃度到達2.5時會死亡。這些狀態時,基本上已經不能開車了。
 由這些研究可以發現,酒後不開車固然是可以避免警察開罰單或吃上官司,但是最重要的是因為酒精抑制了中樞神經,眼睛視覺能力降低和身體反應能力變差,容易造成事故,對自己的生命產生極大的威脅。

 
<< 最先 < 前一個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61 頁, 共 78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