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掃毒用重典 未克盡其功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一, 27 九月 2010 09:46

前言                                                                     記者祝務耕/專題報導(上)

   花蓮地區監所的收容人中以毒品和酒駕者最多,令人憂心的是,吸毒者愈來愈年輕,其中不少人是再犯。目前毒品危害防制條例採重典方式,希望能嚇阻販毒,但在審判實務的法官卻認為立法和實際差別太遠,在一級毒品的量刑上應有較大的彈性。
 無論是法官或檢警調都認為毒品犯罪防制的環節中最重要的是如何協助吸毒者戒毒,如果矯正教化沒有做好,重典之下仍無法解決問題。
 本專題分上下集,上集是探討花蓮地區三年來毒品犯罪狀況及毒品危害防制條例在九十八年五月修改後在執法上的問題,下集則探討戒毒問題,並深入訪問戒毒者的心歷路程。

毒品犯罪率未增加  但來去都是熟面孔

   從警方及院檢三個單位的統計資料顯示,花蓮地區最近三年的毒品犯罪率並未明顯增加,但是值得注意的是毒品施用的再犯率太高,來來去去檢警法院的吸毒人口就是那些熟面孔,因此如何有效的幫助他們戒毒,是消弭花蓮地區毒品犯罪最重要的課題。
 從檢方提供的圖表中看得出,花蓮地區販賣及施用毒品的件數並沒有明顯成長。
 但是,這樣的數字仍然是蠻驚人的,尤其是施用人口,在九十七年施用一、二級毒品的就有六六六件,九十八年有五八六件,九十九年到七月為止就有二八三件。
 對這個數字,花蓮地檢署主任檢察官許建榮說,看起來這個數字是這樣,但是其中重複吸毒被捕的人口很多,這個月被抓到後交保回去,過幾個月又來了,而花蓮的吸毒人口初犯的比例不高,但再犯的比例真的偏高。
 而地方法院刑庭庭長陳世博表示,有些警察是固定會到那些毒品家庭去抓人,抓來抓去還是那些人,真的生面孔的吸食者並不多。

主任檢察官許建榮:毒品條例修改 有助查出來源

   花蓮地檢署主任檢察官許建榮(圖‧祝務耕攝)表示,修訂後的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十七條的「自白條款」和「供出毒品來源」兩項,對於偵查毒品有正面的幫助。由於販毒者使用行動電話進行交易,聲請通訊監察是偵查方法中最有效的,但由於法院對這項聲請審查嚴格,往往讓偵查增加許多困擾。
 許建榮指出,九十八年五月修訂的毒品危害防制條例,對於檢察官在偵查毒品案件有利也有弊,有利的部分是對於犯罪者應有阻嚇作用,但是對檢察官而言,有些條例的修改增加了檢察官工作的負擔。
 他說,毒品條例第十一條中,對於毒品持有者持有的重量也列為處分的規定,例如:第三項:持有第一級毒品純質淨重十公克以上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一百萬元以下罰金。第四項:持有第二級毒品純質淨重二十公克以上者,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七十萬元以下罰金。第五項:持有第三級毒品純質淨重二十公克以上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三十萬元以下罰金。第六項:持有第四級毒品純質淨重二十公克以上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十萬元以下罰金。
 有些毒犯不僅持有一種毒品,每一種毒品都必須依法調查,對於檢察官的負擔增加許多。
 雖然如此,但是修訂之後的條例,仍然有一些是讓人振奮的。許建榮說,在第十七條第二項中規定:「犯第四條至第八條之罪於偵查及審判中均自白者,減輕其刑。」對於檢察官偵查案件是很有幫助的,有些吸毒者和販毒者抵死不認,檢察官要花很多時間去偵訊也不一定能有效果,但這一項,對於犯罪人是很有吸引效果的,尤其是對販賣者而言,因為販毒的罪很重,只有無期和死刑兩種,大部分販毒者在曉以大義之後就會承認所行。
 另外,第十七條的第一項中規定:「犯第四條至第八條、第十條或第十一條之罪,供出毒品來源,因而查獲其他正犯或共犯者,減輕或免除其刑。」這一項對於毒品來源的調查有很大的幫助。許建榮說,因為這一條「帝王條款」把毒品來源查出來的很多。許建榮說,在面對法律時,尤其是販毒者在供出毒品提供者,因而查獲者可以減輕或「免除其刑」這對他們是很有吸引力的。
 雖然如此,但是在偵辦毒品案件中,要真正的切斷販賣的頭有實際的困難。就花蓮地區而言,大毒梟並沒有,中小盤不少,但是法院要求舉證,首先是要有一定的量,其次,有三、四人舉出某人批毒品來販售才可能成立。
 另外,許建榮說,由於現在販毒者大多使用行動電話做為交易聯絡的工具,因此,使用通訊監察可以有效的調查到證據,但是法院對於這項聲請的審查很嚴格,對於檢警調在偵查時產生不少困擾。

刑庭庭長陳世博:立法嚴苛 恐難為初犯者解套

   花蓮地方法院刑庭庭長陳世博表示,修訂後的毒品危害防制條例對於毒品來源的調查有明顯幫助。但是,修訂後的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四條規定:販賣一級毒品者處無期徒刑和死刑,有些人年紀很輕第一次賣而且數量很少也被判很重,法官於心不忍,最後只能引用刑法第五十九條來想辦法幫助初犯者解套。
 陳世博說,在毒品條例未修改以前,有些犯罪人會亂咬不相關的人,企圖擾亂審判,結果司法人員耗費很多人力,最後只能以偽證來判決,使得審理時很吃力。但在法令修改之後,因為供出來源和自白對減刑有幫助,因此,犯罪人為了自己的利益,在偵訊時多能配合。
 由於十七條第一項的規定,供出來源因而查獲者,甚至可以免除其刑,所以很多人都會運用這一條來幫自己解脫。
 陳世博說,新加坡的法律在立法時從寬,執法時從嚴,讓法官在使用法律時有較大的彈性,但這次毒品條例修改的恰恰相反,讓法官在執法時要花很多時間及精力。
 他說,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四條第一項的規定:製造、運輸、販賣第一級毒品者,處死刑或無期徒刑;處無期徒刑者,得併科新臺幣二千萬元以下罰金。法官在這類的案件中只有兩個選項,不是死刑就是無期徒刑,對於累犯、惡行重大的當然沒有問題,但是,法官在審理過程中就遇到初犯二十出頭的女性,第一次賣微量的海洛因就被抓到了,要判一個年輕的女性無期徒刑,實在是讓法官於心不忍,在所有的辦法都試過,沒辦法為被告減刑之後,最終就必須搬出「帝王條款」,也就是刑法第五十九條:「犯罪之情狀顯可憫恕,認科以最低度刑仍嫌過重者,得酌量減輕其刑。」
 因此,陳世博希望未來在修改法令時,有關於第四條第一項的內容應酌予修改。

犯保協會 被害人的靠山

   「犯罪被害人保護週的目的就是要讓更多的人知道,他們還有一些權利。」財團法人犯罪被害人保護協會花蓮分會主委廖明山說,畢竟犯保協會成立才十一歲,而且犯保法今年五月又修改,很多人並不知道他們有一些權利是在犯保法的規定下受到保護的。
服務宗旨 要廣為宣傳
 廖明山說,對於一個只有十一歲的社會團體,打電話給犯罪被害人時,常會被誤會是「詐騙集團」,真的還有人打電話給「一六五」防詐騙專線求證。
 「我們需要更努力地讓更多人知道,犯罪被害人保護協會是個什麼樣的團體,要讓更多人知道,我們在做些什麼事情,這就是我們舉辦犯罪被害人保護週的目的。」
保護被害人 觀念新穎
 在全國的石材業創業有成的廖明山說,台灣的「犯罪被害人保護法」在全世界是個進步的法律,「有好多次,大陸的法律研究機構和學術單位到花蓮來交流時,到了地檢署都指名要和犯保花蓮分會交流,交換意見,為什麼?因為大陸還沒有這個法律,他們只是認為這是個必然的趨勢,而且他們剛剛在草擬法案,需要我們提供一些訊息給他們。」
犯保協會 無條件協助
 廖明山說,一個家庭的經濟支柱可能在一場車禍之後被摧毀,這個家庭不只是喪失了親人,他們更失去了生活的能力,這個時候誰能給他們幫助,誰能讓他們從喪親之痛的陰霾走出來?犯罪被害人保護協會就是扮演這個功能。
全程陪伴 到官司打完
 因此,犯保花蓮分會目前服務的個案之中有百分之七十五是車禍、特別是死亡車禍的案例。犯保會依據被害人家屬的經濟狀況給予適法的補助,協助他們打官司,有些團體的法律服務和支援是階段性的,但犯保協會可以一直陪伴到官司打完為止。有的死亡車禍是找不到加害人,那怎麼辦?有肇事者還可以依循法律途徑求償,但沒有肇事者怎麼辦?這時候犯保協會可以依據犯保法幫家屬爭取國家的補償。
將根據需求 修訂法律
 犯保法還針對犯罪被害人增加數量的改變需求而修訂法令,來增加要保護的對象。廖明山說,例如今年五月犯保修訂將性侵害和家暴對象列入保護。新的保護對象出現之後,花蓮分會就要去把被保護者找出來,但是這兩種被保護者都像驚弓之鳥,不但是當事人,當事人的家屬都不太願意聲張,所以分會的工作人員做起事來非常辛苦,一定要有愛心、耐心。這種史前無例可循的工作,廖明山形容:「我們都是用匍匐前進的方式來摸索,因為沒有人可以告訴我們怎麼做。」
性侵家暴 皆保護對象
 廖明山說:「目前性侵害被保護者在犯保花蓮分會服務的案例大概有百分之十一,而家暴的案例只有百分之三。」所以犯罪被害人保護週就是讓更多的人知道,認識,然後知道在犯保法的規定下,有些人是有權利被保護的。除了保護這些犯罪被害人家屬之外,花蓮分會也積極的幫助被保護者在生命的挫折中站起來,這幾年來花蓮分會開設了幾個訓練班次,教導被害人家屬製作花生糖、手工香皂、拼布,讓他們有一技之長。
開班授課 教一技之長
 現階段花蓮分會只能給釣桿,至於他們會不會去釣魚,那就尊重他們的意願。在光復鄉有一個被保護者創業意願很高,他決定要經營一家民宿。廖明山說,他知道後很高興,檢察長和書記官長也都很支持,所以他動用了他的人脈資源,盡力的給他協助,目前正在試營運,未來犯保花蓮分會將會持續給他支持和鼓勵。(記者祝務耕)

 
發展藍色公路為花蓮交通解套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日, 19 九月 2010 06:43

記者李怡燕/專題報導

   九月十六日下午,花蓮無風也無雨,中央氣象局預報「凡那比」已增強為中度颱風,但尚未發布颱風警報之際,在光復鄉馬太鞍濕地經營「欣綠農園」餐廳,人稱「阿郎」的朱進郎已接到多通取消週六、日訂餐的電話。 
 「以前只要中央氣象局預報颱風形成,不管有沒有從花蓮登陸,客人就會取消訂餐及住宿,大家擔心蘇花公路路況不好,所以颱風前後,我們的生意會較冷清」,阿郎說,而在欣綠農園旁經營石頭屋民宿的哥哥朱進豐也頻頻點頭稱是。 
 以生態導覽、美食聞名的欣綠農園,位在馬太鞍濕地的芙登溪旁,在頂著神農獎得主頭銜的朱進郎及太太黃麗絹胼手胝足、苦心經營下,歷經十七個年頭,已在全省打響知名度,成為遊客來到馬太鞍濕地必到此一遊的「熱門景點」,但只要颱風一來,不管多熱門也只能舉手投降。
 坐擁太平洋左岸,有著大山闊海的花蓮,難道只能依賴蘇花公路、火車或是航空嗎?交通工具除了具有運輸功能,能把人從甲地帶到乙地外,它本身能不能也成為一種觀光體驗的項目呢?如何讓人透過旅遊產生娛悅,應該才是觀光之所以吸引人的所在吧!  「小時候,媽媽帶我們去台北玩,就是搭花蓮輪,我只記得在船上一直吐,但只搭過一次,後來船就沈了」,董小姐回想起對花蓮輪的記憶。
 北迴鐵路通車前,花蓮輪是來往花蓮及台北兩地的重要交通工具,但因航程顛簸,且航行時間將近八、九個小時,因此,在北迴鐵路通車後,花蓮輪搭乘率一落千丈,在一次擱淺意外,就此走入歷史,而搭花蓮輪到台北玩,也成了許多花蓮人的共同記憶。  「我認為在蘇花改完工時間尚未確定之前,發展一條『藍色公路』不失為一個立即解決花蓮交通問題的好辦法,待五年後,蘇花改完工時,花蓮將有兩條安全回家的路--藍色公路跟綠色公路(蘇花改)」,朱進郎以多年觀光發展經驗提出建議。 
 他表示,在科技日新月異的今日,客輪的建造技術已有長足的進步,在速度與舒適度上也有大幅提升,現在的觀光客一改以往走馬看花的旅遊方式,喜歡深度旅遊及體驗行程,讓旅遊精緻化及具有市場區隔性,應是吸引觀光客願意來花蓮旅遊的最大利器吧!
 被譽為台灣最後一塊淨土的花蓮,如何在地處偏遠,交通不便等種種不利因素下突破重圍,透過發展太平洋藍色公路,吸引海洋國家的子民親近大海,創造出有別於其他縣市的觀光特色,確保花蓮的永續經營與發展,值得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民眾深思。

學習日本 發展海上特色旅遊

   位處太平洋左岸的花蓮,每年大量「侵門踏戶」的颱風,常造成蘇花公路坍方、飛機停飛,甚至連北迴鐵路路基都會流失,導致交通癱瘓,讓花蓮幾乎成為一座「出入無門」的孤島。
 面對這種交通不便的「長年沈痾」,已取得日本早稻田大學企管碩士,剛接任東方報副社長兼觀光資源開發執行長的李偉傑提出「治療處方」,他認為,日本已透過世界最大型、最快速的「娜江芮拉」(NATCHAN RERA)號渡輪,解決日本北海道函館到青森縣的交通問題,取經日本,開闢一條藍色公路,將可立即為花蓮的交通困境解套。
 留學美國及日本多年,見證了先進國家發展的李偉傑,在三年前,搭了有世界最快飛船之稱的「娜江芮拉」號渡輪,橫渡津輕海峽,對於航程的快速跟便利,印象深刻,透過這艘船,也讓日本北海道的海上之旅顯得更有魅力。
 他表示,媲美觀光飯店的船艙分為瞭望廳、特等艙、商務艙及經濟艙,特等艙的皮製座椅,有寬敞舒適的腳踏墊,幾乎可平躺,相當舒服,且座位上都有液晶螢幕,可觀看電視及影片,還有一處迷你吧台,提供精美甜點及飲料免費暢飲,整艘船的每個座位都可近距離觀賞一望無際湛藍的海面,難能可貴的是,還有一處可提供小朋友安全玩耍的兒童休息室,讓帶著小孩同行的父母都能感受到船隻的貼心設計。
 李偉傑說,「娜江芮拉」在日本擁有唯一的私人碼頭,且比照航站大廈設計的四層樓高函館渡輪碼頭,不但有咖啡店,還有充滿悠閒渡假風情的夏威夷餐廳,禮品店中販賣各種海產品、點心及手工藝品,遊客可從連接碼頭及船隻的空橋中直達船艙,車子也可直接開進停車甲板停放,相當方便,搭上娜江芮拉號的海上之旅令人相當難忘。
 李偉傑表示,日本的津輕海峽株式會社於西元二○○七年九月,引進「娜江芮拉」快速船,短短三個月,就吸引日本國內及國際觀光客共十六萬人親身體驗從函館到青森的「極速之旅」,也讓默默無聞的青森縣,湧進大量的觀光客,且隔年船公司更增加一艘同型的「娜江世界」號,投入海上觀光發展。
 李偉傑說,這艘往來於函館及青森的高速雙體渡輪,重一萬零七百一十二噸,長一百一十二米,寬三十點五米,時速三十六海浬,有四台噴水推進器,可載運乘客八百人,小轎車可容納三百五十台左右,甚至連遊覽車、卡車都可載運,可說是限制最少的交通工具,且不受限於地形及氣候因素,因特殊設計,即使海面風浪大,只要減緩航速即可,從海面上欣賞東北角風光、清水斷崖、磯崎海岸及石梯坪風景區等,讓旅程有另一番新體驗。
 他表示,由於船隻可載運交通工具,花蓮如果發展海上觀光,當遊客來到花蓮旅遊時,可開著小轎車或搭著遊覽車上船,到達港口後,再連人跟車一起下船,快速又方便,甚至連載運蔬果等農產品及砂石的卡車都可隨著船隻運送到目的地,減少駕駛人長途開車行經蘇花公路的疲憊及危險狀況,不管對於花蓮的交通安全、觀光旅遊業、運輸業及農業來說,都會是一大利器。

恐颱效應遊客不敢來 店家等無人

依據花蓮縣政府觀光旅遊處統計,花蓮去年的旅遊人口約有一千零五十五萬人次,今年一至八月,約有五百三十五萬人次來到花蓮旅遊,標榜以「觀光」立縣的花蓮,成為許多都會人觀光旅遊的首選,但只要中央氣象局一發布颱風已形成,甚至不需要從花蓮登陸,就會讓遊客大打退堂鼓。
 「颱風一來,我們擔心蘇花公路坍方、火車停開或飛機停飛,受困在花蓮進退不得,所以只要熱帶低氣壓一形成颱風,前後約兩個星期,我們都不敢往東部跑」,經常全家從桃園來到花蓮渡假的施太太表示。而這種「恐颱效應」一發酵,儘管花蓮無風無雨,陽光普照,但在颱風形成的前、後一星期,花蓮從南到北,不見遊客登門消費,餐廳、旅館、名產店等業者也只能被迫接受現實,長久以來,交通問題一直是花蓮人心中「無法承受之痛」。
 「我們要一條安全回家的路」,從「蘇花高」(蘇花高速公路)、「蘇花替」(蘇花替代道路)到「蘇花改」(蘇花山線改善計畫),不管叫什麼名字,對於花蓮人來說,只不過要一條能讓他們平安出門,平安回家的路,但連這種最卑微的要求,都成為一種奢望。 

 

 
貓狗傷亡 誰來處理?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一, 13 九月 2010 01:30

前言

 人被車撞或意外,大家都知道立即撥打一一九消防局專線救援,不過,路上見到流浪貓狗被車撞,該打一一九?或通知當地清潔隊當成「廢棄物」清掃?有人曾經向上述機關求援,是轉接到其他單位?或直接被掛上電話?該如何搶救每一條寶貴貓狗的生命!
 部分縣市有和當地少數的動物醫院簽約;當民眾打一一九報案,告知在何處有受傷的流浪貓狗時,消防隊會立刻前往抓取,並將牠們帶至簽約的動物醫院做初步的治療,隔天再由市政府將受傷的流浪貓狗,帶往寵物銀行處理。
 也有少數愛心團體提供「貓狗一一九」,會有專人到場救援。 花蓮在貓狗等動物救援上,並無設立類似「貓狗一一九」服務,也常聽說在花蓮見到貓狗車禍意外,「救援」機關權責不明,推三阻四,可能因此延誤搶救契機,犧牲一條「寶貴」生命。推動貓狗救援專責單位,刻不容緩。

花蓮市清潔隊長蔣大欽:清潔隊不具救援專業

 如果有動物發生意外去世了,確實可以找清潔隊進行清理工作,不過如果是受傷,需要醫治的動物,清潔隊就沒有辦法救援,動物發生意外,清潔隊不具備救援專業能力,沒辦法幫受傷動物止血、進行簡易的救助,再加上小狗受傷時,牠是處於防衛狀態,只要一去觸碰牠就容易反擊,如果使用清潔隊平時抓狗的工具,只會讓狗的傷更嚴重。
 清潔隊曾經抓到受了傷的狗,通常流浪動物會送至流浪動物中途之家,可是面對受傷的動物,中途之家也沒有獸醫,如果全都送到那,對那些缺乏人力、財力等民間單位,等於把問題丟給他們。
 在公部門中,農發處動物防疫所裡頭就有獸醫,也針對野生動物進行救援,既然有了獸醫,對受傷的動物就有救援的能力,應該把動物救援這一塊也納入發生意外的貓狗,有了他們的專業,動物也能受到醫治,另外,民間有很多愛貓愛狗的人士與團體,公部門可以結合民間的力量,配置工作,才不會在彼此財力、物力及人力各方面都不足的情況下,將問題推來推去,得不到解決的辦法。                                         (記者詹芳雅)

吉安鄉清潔隊長曾坤濤:清潔隊以處理遺體居多

 基本上,「清潔隊」碰到的貓狗問題,除了捕捉流浪狗外,大概就以「處理遺體」居多,民眾打電話到清潔隊,請求協助處理「路死」的小貓、小狗,隊員們大多以「廢棄物」的方式清理,將遺體送至垃圾場掩埋。
 但如果碰到還有生命跡象的貓狗,大多會將受傷的小動物送至動植物防疫所,或者直接送到獸醫院,他說,許多獸醫大多會免費協助這些可憐的小動物,試圖讓他們恢復健康。
 曾坤濤表示,民眾基於善意,打電話到清潔隊,請求協助處理受傷小動物,但因為清潔隊沒有處理傷病小動物的配備與技術,如果「強行處理」,反而讓民眾的美意打折扣,將小動物轉送至獸醫院,不僅可以得到專業的醫療照顧,同時獸醫院還有晶片掃描的設備,可以透過掃描知道是不是哪戶人家走失的小寶貝,通知飼主將他們領回。
 他說,吉安鄉清潔隊至今還沒有碰到處理受傷小動物的案件,他表示,如果接獲類似通知,他會請隊員將受傷的動物送至獸醫院處理。                                           (記者孫雯皓)

防疫所擬設救援課 盼能24小時待命

 貓狗救援是一重要的課題,花蓮縣動植物防疫所所長廖志毅坦言人力、經費來源都是問題,但不能不面對,因此廖志毅表示,防疫所計畫明年擴編成立「救援課」,編制足夠人力物力進行救援工作外,並委外由獸醫院(師)負責貓狗醫療作業,希望能提供二十四小時待命的救援動物服務。
 有時見到路上貓狗被車撞擊意外,貓狗生命垂危,愛心人士可能在第一時間會想到撥打一一九電話,或請「人民保母」協助救援,但畢竟消防局、警察救人第一,並非貓狗救援專責單位,甚至由清潔隊以「廢棄物」掃離,當通知防疫所救援時,受傷貓狗可能已「一命嗚呼」,防疫所常被認為慢半拍。 
 防疫所所長廖志毅解釋,礙於經費不足,目前防疫所的救援組只有一人,因人力配置不足,過去曾和民間愛狗團體聯繫盼能協助救援工作,但卻發現可能觸及「獸醫法」,無專業職業證照者依法並不能為貓狗進行醫療行為,同樣地,也因經費的關係,並無充足經費聘請職業獸醫師,而部分獸醫師也因無法配合深夜救援而作罷。因此貓狗救援工作僅能靠防疫所「一人救援」,成效、時效確實力有未逮。
 廖志毅表示,防疫所也認為這問題必須面對,因此已經開始著手編列預算,計畫於明年擴編成立「救援課」,強化人力與救援機具上,至於救援後續則由防疫所經費委外請民間獸醫院(師),協助受傷貓狗救治。         (記者王志偉)

收容中心 年增3600隻棄犬

 根據統計,花蓮的流浪犬收容中心每年平均會收到約三千六百多隻棄犬,有九成狗是遭到棄養的犬隻,其中,新生的幼犬就占了超過五成,數量約一千五百多隻。
 目前花蓮縣流浪犬收容中心的環境,在動保團體眼中,尚稱合格。而收容中心在接獲狗狗後,會依照狗的外表、健康、乖巧程度,挑選出較適合讓人認養的犬隻,篩選認養人,幫狗狗找到新的飼主。
 防疫所所屬流浪犬收容中心位在光華工業區附近,可以容納約一百五十隻大小犬,編制一名管理員和一位獸醫師,洪姓獸醫師表示,各地送來的流浪犬,會依照健康狀況進行處理並拍照、上網公告認養,如果受傷的犬隻,則予以投藥、包紮,受傷的犬隻暫時可以得到基本照料,但若身受重傷的犬隻,流浪犬收容中心無法進一步處理,仍得到設備齊全的獸醫院進行搶救。 
 犬隻意外如何搶救,的確是一重要課題,但洪醫師仍呼籲民眾尊重生命,既然要養狗,就要負責牠的生老病死,做好寵物節育,而非生了就丟。                                      (記者王志偉)

動物權益保護促進協會 蕭志鏗:設救援單位 並讓動物結紮

 雖然只是一隻小貓、小狗,但仍是一條寶貴的生命,受了傷找不到資源,沒有單位願意收出援手,現實雖然如此,但平心而論,牠們真的不應該受到這種對待。
 對於動物救援,除了建議公部門設立窗口外,在社會上有很多善心人士,不計回報的養了好幾十隻的動物,在路上看到受傷動物都會停下來將牠們送至醫院,對這些默默行善的人,政府應該結合他們的力量,不要讓資源分散,大家集力合作,有時間的可以立即救援,有錢的出錢,團結合作,才能發揮效果。
 受傷的動物求助無門,沒有直接窗口,使得民眾只能選擇報警或是打到消防隊,時常遇到推來推去,沒有人願意救援的情況,民眾就只能耐心的多打電話,或是找身邊的親朋好友也一起加入打電話的行列,以集體行動的方式讓單位重視問題,無奈的是,如果消防隊或是警察單位沒有替動物處理傷口的能力,只會讓受傷動物等不到救援,或是繞了一大圈,還停留在原地。
 除了設立救援單位,也必須讓動物結紮,北部的做法是將流浪狗捕捉起來後結紮,然後再放回原地,讓牠們自然生長,至少不會再繁殖,可是造成的環境髒亂的問題一樣沒有解決,因此公部門也應該找到一塊適合流浪動物生存的地方,將小貓小狗妥善照顧,再尋求飼主認養才是解決之道。                              (記者詹芳雅)

花蓮市消防分隊長 林武正:消防員不合適處理貓狗受傷

花蓮縣消防局花蓮市消防分隊長林武正表示,雖然一一九對於民眾報案搶救貓狗等寵物的案例不少,但消防隊的救護設備是針對人而設計的,並不適合動物;況且,救護人員並沒有針對動物骨骼和肌肉的訓練,消防人員最多只能做到將貓狗帶離危險之處,完整的動物救護需要另一個專責單位。
 林武正說,一一九的救護車針對人而設計裝備,在車上的空間、躺椅、氧氣設備及急救設備,都是為了救人。如果用到貓和狗身上,不但不合適,可能還會造成傷害。
 他說,救護救難人員有受過人體肌肉和骨骼認識的訓練,在到院前的救護,從包紮傷口、固定骨折部位及上擔架固定身體,都必須符合人體骨骼及肌肉生理結構,才不致於造成更嚴重的傷害。但是消防隊員並不了解狗的骨骼,也不了解貓的結構,甚至不知道搬動牠們是不是會對牠們造成更嚴重的傷害。
 除此之外,消防隊救了貓和狗或者其他動物之後怎麼處理?
 目前消防隊處理最多的是貓狗受困,這部分容易,只要沒有受傷的救牠們脫困之後,牠們可以自行離開;如果受傷的怎麼辦?送到那裡去,送慈濟?門諾?還是署立醫院?當然應該要送到獸醫院,如果送醫的貓狗是有主人的那比較沒問題,只要主人同意即可,如果是沒有主人,或者不知道主人是誰那怎麼辦?誰付醫藥費呢?
 林武正說,目前消防隊在受理民眾報案後,可以把貓狗帶離危險的地方,接下來的醫療和診治消防隊是有心無力,因此,動物的救援需要一個專責單位,類似國外有動物保護警察等機構是比較恰當的。              (記者祝務耕)

配套措施若能做好 獸醫業者願配合

花蓮市中華路的友博動物醫院院長江彥成指出,如果政府能夠把整體的配套措施做好,例如有一個基金支持,獸醫院不致於做白工,那業者自然會支持,他認為獸醫師公會可以扮演橋樑角色,但動物防疫所應該擔起「貓狗一一九」救援環結中主要醫院的工作,其他業者只能算是「診所」。
 江彥成說,「貓狗一一九」救援工作之中,最重要的是經費的問題,意外事故造成貓和狗的受傷,送到民間動物醫院後,如果主人沒來這筆費用誰來支付,這是救援系統能否成功的最重要關鍵。動物醫院開業是一種生意,業者可以少賺,但是不能賠本。
 如果有一筆基金,並且把申請款項的機制建立完善,再透過獸醫師公會來安排,才有可行性。除了建立基金的機制之外,每一個獸醫院能處理的數量不同,所以由公會來協調、安排動物醫院每天負責的量,這樣才能平均去擔負全縣救援貓狗的數量,對這些小動物的醫療品質才能有保障。
 江彥成指出,在救援的醫療中最重要的是政府的動物防疫所,他們才是真正的動物醫院,民間業者很多都還是「診所」級的,所以政府把主要的醫療責任讓動物防疫所承擔之後,民間業者再做配合,這樣應該是比較理想的組合。 (記者祝務耕)

路人甲 黃世潔:救治安置須配套

 花蓮有很多流浪動物,如果一不小心常常可以在馬路上看到有貓狗發生意外,政府公部門應該看重這個問題,除了有專人替受傷的貓狗進行救治之外,後續的安置問題也必須有配套措施,避免讓受傷、流浪的動物又回到馬路上,再次發生意外。
 我認為不管是動物還是人,都是一條寶貴的生命,在其他縣市設有貓狗一一九,可是花蓮沒有,每次看到受傷的動物想要救牠,又不知道要找哪個單位,政府若沒有設立窗口,公部門就容易將問題踢來踢去,如果這時有單位願意伸出援手,但後續照顧、飼養問題若沒有處理好,就容易惹來一身腥,招來民怨,實在很兩難。               (記者詹芳雅)

路人乙 吳美連:應設立救援單位

 在花蓮的馬路上常常有很多狗到處奔跑,有時候騎機車經過就會有狗衝過來追,當牠們在橫衝直撞的同時,就容易發生意外,我認為政府應針對受傷動物設立救援單位,並透過結紮、宣導等方式讓流浪動物變少,路上成群的貓狗除了容易發生意外,還有大小便、噪音的問題,如果沒有相關單位負責,放任流浪動物們不管,只等到問題發生才處理,何時才有解決的一天?
 而且,貓狗發生意外的案例屢見不鮮,雖然受傷的動物不是自己養的,但心裡難免會不捨,希望能找到相關單位為牠進行救治,可是到底要找誰?消防隊是救人的,如果是動物防疫所,一般的民眾怎麼會去記政府單位的電話,如果對組織不了解,根本求助無門,最後可憐的還是受傷的動物。                             (記者詹芳雅)

 
<< 最先 < 前一個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110 頁, 共 110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