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蓮按專欄] 不吃藥才能消除業障?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15 十月 2018 08:11

(錄自盧勝彥文集第220冊當代法王答疑惑044)

人問:

「有某宗教,主張生病不可看醫生,不看病吃藥,要承受病苦才能消除病業,是這樣嗎?」

我答:我舉一例:

有一位張太太,從年輕時便虔敬信佛,一生「茹素」,雖有結婚,生了一男一女之後,夫妻從此分房睡。

張太太堅持:不再與先生同房,戒了淫念,因為「精子」是葷的。

一口葷食也不沾。

張太太認為,這才是清淨的梵行,她修淨土,每日唸:

《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五時念佛」。

(早起、太陽出、正午、日偏西、睡前)張太太有一回進了醫院。

醫師要開刀輸血。張太太堅持「不可輸血」,她認為別人的血,是葷的。

若輸血,就破戒了,一生茹素便破功了。張太太與醫師及家人,為了此事,爭執不休。

最後:

家人來請示我。我說:

「給她麻醉了,再給她輸血。等她醒了過來,開刀已結束了。」

家人問:「要不要說有輸血?」

我答:「說沒有輸血。」

家人問:「這不是打妄語嗎?」

我答:「為了救人,打妄語,不算犯戒!」

諸位可從我的這個例子中,看出我是一個「隨順」的人。

張太太堅持「精子」是葷的。張太太堅持「血液」是葷的。

張太太堅持「肉」是葷的。我在這裡請問:

「卵子是葷是素?茹素者的血液及肉是葷是素?吃素啊吃素,你何時才變成素?」

我認為:心行正,便是素。心行邪,便是葷。

(我是主張「心素」的,至於外在的葷素,我並不重視)

至於不看醫師,不吃藥不診治,這病的業障才可以消除?

表面上好像對。其實不然。

我的隨順精神是,看醫師也是消業障,吃藥也是消業障,診治更是消業障。看醫師花錢,吃藥也是苦,受診治也苦,都是消業障。

看病能好是運。看病不好是命。這是隨順,也是消業障。

我們生活在人世間,受種種的苦楚,我認為去看醫師也是很痛苦的事,是不得已才去的,這不苦嗎?看醫師、打針、吃藥、開刀才是消業障呢!

不看醫師、不吃藥、不打針、不開刀、這二則的「苦」差不多。

我是認為,躺在醫院病房,最苦。正是消業障!

你認為呢?

 
[天界之舟] 歡慶雙十喜迎民意 天界之舟心靈革命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三, 10 十月 2018 13:10

天界之舟/供稿   記者江思婷/整理

天界之舟祝福各位讀者雙十節快樂

雙十節對我們來說真的意義非凡,開啟了民主的時代。

而天界之舟也是來幫助大家展開心靈上的革命。

《雙十節所帶來的意義》

雙十節對中華民國來說是一個非常重要的里程碑紀念日,國父孫中山先生在西元1911年時領導國民軍革命,付出極大的辛勞不斷嘗試,才能一舉推翻了中國數千年代君王專制的政體,建立了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成為民族運動和民權運動的典範。

《眾生本來成佛,民意為崇高尊重》

國父推翻專制而讓我們迎接民主時代的來臨。

不曉得大家有沒有想過,何故民主如此重要?

這要從每個人生命的意義說起,我們先來認清一下自己的身分…

眾生本來就是神佛,就如同慈悲的神佛與上帝不可能會故意創造有瑕疵的二流生靈,慈悲的神佛與上帝不可能需要大家的膜拜。

眾生本來就是神佛,就如同父母親都希望把最好的留給孩子,人類如此,慈悲的上帝佛陀更是如此。

眾生本來就是神佛,就如同食物進到胃裡自動消化一樣的自然,不需要探討原因也沒有任何理由。

因此,當我們一旦徹底覺悟眾生本來就是神佛,就該更加領悟到,每個人的身分都如同神佛一般,都是一樣平等高貴,每個人創意無限的意見都應該獲得尊重。

所以說,落實「民主」、尊重「民意」真的非常重要。

《天界之舟心靈革命》

這是個重視民主的時代,當然也有宗教信仰的自由,人們真該選擇一個乾淨、平等的修行團體。試想在往昔的君主專制時代,那些從古至今流傳的宗教典籍,怎麼可能告訴人民「你的身分就是神佛與上帝」,那些想要獨大霸權的君王對於這一點是非常感冒與畏懼的,他們深怕地位不保、人民造反,因此不論是西方或東方所有的經典文章都已經被竄改為對君王有利的意識形態,現在的人們卻想藉由經典求解脫、求安心,卻不知道已經落入君王的圈套,這讓慈悲的上天搖頭不已。

慈悲的上天更加難過的是,人們已經迷失,忘卻心中那圓滿的力量,不停地向外乞求,又將自己定位在「我還不足、我還很弱」的身分,不斷將自己矮化,在無力的情況下害怕天譴,又對一個我們看不見的力量虔誠,把自己交給那些看不見的力量,依靠某個偶像或師父去崇拜,去景仰,這真是非常危險的錯誤。

只有自己的力量絕對不會欺騙自己,只有自己的力量是最安全的,相信眾生本來就是神佛,也就是相信自己,也相信每一個人都是最圓滿的,因此而尊重他人,這絕對是一個最高品質的信念。

在慶祝雙十節國慶日的同時,萬分喜悅,我們身在這個民主的時代,天界之舟才可以無所畏懼,很有勇氣的為每個眾生的真實身分而發聲。

 

 
[蓮按專欄] 原來都是「蟲」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08 十月 2018 07:57

(錄自盧勝彥文集第182冊不可說之說033)

我說過:「蟲、人、佛」三無差別。人是由蟲蟲結合而變成人。

一、精蟲。

二、卵蟲。

現在我問大家:「佛是啥玩意?」

請大家回答這個問題。這就是直探本源,一切的「真面目」。

我深入探討,發覺四生道「濕生、化生、卵生、胎生。」我以為胎生應該是高級的。事實上,並不,在進入最細微的細菌世界,原來是平等平等。

我說:

化生─無所托,唯依「業力」而忽起者,如劫初的眾生。(這樣的註解,我認為有問題,這是無因論,劫初的眾生,如何來?)

濕生─蟲蟲依濕而生。

卵生─如鳥在卵殼中,成體而生。

胎生─如人類在母胎,成體而生。

除了第一則化生之外,後三則,仔細想一想,全是蟲蟲混合而生,濕生、卵生、胎生,其原來都是蟲蟲生的。

至於化生,是「無所托」(無因論)嗎?我看不見得,稱依「業力」而現,也是有因、有所托,這出現的眾生,劫初的眾生,也是蟲蟲,大蟲和小蟲。

佛說:

一口清淨水。

八萬四千蟲。

如果不持咒。

如同殺眾生。

佛說的這一句話,值得深思,眾生非眾生,才是眾生。

「佛是啥玩意?」

佛即非佛,才是佛。

凡夫者,如來說即非凡夫,是名凡夫。

如來者,無所從來,亦無所去,故名如來。

我們再看看:

若世界實有者,則是一合相。如來說一合相,即非一合相,是名一合相。須菩提,一合相者,則是不可說,但,凡夫之人貪著其事。

什麼是「一合相」?

世界為微態之集合者,故稱世界為一合相。在華嚴經大疏演義鈔曰:

「一合相者,眾緣和合故,攬眾以成於色,合五陰等,以成於人,名一合相。」

我記得有人倡議:「八道輪迴」:天、人、阿修羅、地獄、餓鬼、畜生、再加植物道、礦物道。

如我所知:

六道(無非蟲蟲「細菌」)。

植物(亦是細菌)。

礦物(亦是細菌)。(細菌是根本看不見的微塵,今天科學家,以最微細的顯微鏡,才知道一點點細菌的排列及組合)

礦物與植物亦然。

我今天,寫這一篇短文,已經清楚明白直指佛性是什麼?

你試著用「內觀法」看看,試著用「空覺」看看,試著用「明覺」看看,試著用「等覺」看看,試著用「妙覺」看看。

你看到了什麼?

我現在問你:「佛是啥玩意?」

 
[天界之舟] 歡慶雙十喜迎民意 天界之舟心靈革命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三, 03 十月 2018 07:37

天界之舟/供稿 記者江思婷/整理

天界之舟祝福各位讀者雙十節快樂

雙十節對我們來說真的意義非凡,開啟了民主的時代。

而天界之舟也是來幫助大家展開心靈上的革命。

《雙十節所帶來的意義》

雙十節對中華民國來說是一個非常重要的里程碑紀念日,國父孫中山先生在西元1911年時領導國民軍革命,付出極大的辛勞不斷嘗試,才能一舉推翻了中國數千年代君王專制的政體,建立了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成為民族運動和民權運動的典範。

《眾生本來成佛,民意為崇高尊重》

國父推翻專制而讓我們迎接民主時代的來臨。

不曉得大家有沒有想過,何故民主如此重要?

這要從每個人生命的意義說起,我們先來認清一下自己的身分…

眾生本來就是神佛,就如同慈悲的神佛與上帝不可能會故意創造有瑕疵的二流生靈,慈悲的神佛與上帝不可能需要大家的膜拜。

眾生本來就是神佛,就如同父母親都希望把最好的留給孩子,人類如此,慈悲的上帝佛陀更是如此。

眾生本來就是神佛,就如同食物進到胃裡自動消化一樣的自然,不需要探討原因也沒有任何理由。

因此,當我們一旦徹底覺悟眾生本來就是神佛,就該更加領悟到,每個人的身分都如同神佛一般,都是一樣平等高貴,每個人創意無限的意見都應該獲得尊重。

所以說,落實「民主」、尊重「民意」真的非常重要。

《天界之舟心靈革命》

這是個重視民主的時代,當然也有宗教信仰的自由,人們真該選擇一個乾淨、平等的修行團體。試想在往昔的君主專制時代,那些從古至今流傳的宗教典籍,怎麼可能告訴人民「你的身分就是神佛與上帝」,那些想要獨大霸權的君王對於這一點是非常感冒與畏懼的,他們深怕地位不保、人民造反,因此不論是西方或東方所有的經典文章都已經被竄改為對君王有利的意識形態,現在的人們卻想藉由經典求解脫、求安心,卻不知道已經落入君王的圈套,這讓慈悲的上天搖頭不已。

慈悲的上天更加難過的是,人們已經迷失,忘卻心中那圓滿的力量,不停地向外乞求,又將自己定位在「我還不足、我還很弱」的身分,不斷將自己矮化,在無力的情況下害怕天譴,又對一個我們看不見的力量虔誠,把自己交給那些看不見的力量,依靠某個偶像或師父去崇拜,去景仰,這真是非常危險的錯誤。

只有自己的力量絕對不會欺騙自己,只有自己的力量是最安全的,相信眾生本來就是神佛,也就是相信自己,也相信每一個人都是最圓滿的,因此而尊重他人,這絕對是一個最高品質的信念。

 

在慶祝雙十節國慶日的同時,萬分喜悅,我們身在這個民主的時代,天界之舟才可以無所畏懼,很有勇氣的為每個眾生的真實身分而發聲。

 
[蓮按專欄] 闡釋四法印的哲理(下)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01 十月 2018 07:42

(錄自盧勝彥文集第220冊當代法王答疑惑029)

常智上師,內氣好好的修,吸進來就要保存,不能讓它出去,你永遠就是一位真正的瑜伽士。

宣仁法師講﹕「出家人每天要做七清淨。」本來我們修行人就要做「七清淨」,每天都要想到怎麼來做,而且一心去做,這就是修行。出家一定還要具備這三個心,第一個是「出離心」。世俗的一切雖然是五光十色,但是我們看得出來,那是暫時的現象,最終的一切也會變成空。正因為如此,當我們尋找宇宙之間的真理,尋找佛法,尋找真正的開悟時,一定要具備著「出離心」,沒有「出離世俗的心」,很快的又會再受到世俗的污染。

上回我講「醬缸」哲學的意思是說,這個社會是一個大染缸,裏面放的都是醬菜(Kimchi)(韓國泡菜),辣的、甜的、醬油......一大缸,不管什麼菜拿過來丟下去,全部變成Kimchi,就叫「醬缸」。這社會就像個「醬缸」,你再清白,把你丟到裏面去,出來後就變成醬菜,又辣又甜又鹹。醃蘿蔔本來是白蘿蔔,泡到裏面出來就變黃的,每一條醃蘿蔔都是黃的,因為那污染太厲害了。

所以,今天修行人不練到金鐘罩鐵布衫,你隨時都會變成醬菜。你沒有定力,把你丟到世俗的地方去,你說你要去度眾生,笑著去,哭著回來。為什麼?因為你被眾生度了。你跟師尊講,我要還俗。為什麼?因為你已經變成「Kimchi」韓國泡菜了,無形之中被污染了。中國有一句話﹕「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孟母為什麼要三遷呢?怕的就是「醬缸」,住在殺豬場附近,怕孩子長大學殺豬,靠近火葬場,又怕一天到晚學唸送葬經。

今天我們出家人就像剛剛從SAFEWAY買回來的白菜,很純、很白、很漂亮、很新鮮,今天你還沒有修出定力的時候,就把你丟進社會的醬缸裏面試看看,你馬上就變醬菜。所以,宣仁差一點就變醬菜,這不是沒有可能的喔!因為太接近世俗了,心就世俗化,心就變了。以前蓮旺上師常常講,他要到深山去苦行,他要找一個沒有人的地方去苦行。他說的也有道理呀!這是出離心重。他希望離開社會,不要看到凡塵世界的種種形色,免得被污染。他要到深山裏面去苦行,天天這樣子想,這表示他有出離心。

單單像蓮旺上師一樣想上深山裏面去修行,有一天,終於開悟成就了,白日飛升,利益的卻只有他一個人,他只有出離心,而沒有菩提心。今天的大乘佛法,都要講菩提心。你一個人到深山修行,白日飛升,成仙了,騰雲駕霧,全身放光,這對眾生有何利益可言?一點利益都沒有。缺少菩提心,不是菩薩。菩薩是來利益眾生的。你成就以後,你要去弘揚佛法,推動眾生,這個才是菩提心。出家,不只有出離心,還要有菩提心。你要弘揚佛法利益眾生,這是出家人的法務。除了自己能夠開悟以外,還要把開悟的東西教給大家,這個就是菩提心。

再來就是「空性」,這「空性」就是一種「正見」,是佛陀證悟的見解。「空性」並不是說,這世界上的一切都是空的,而是「空」和「有」互相融合在一起。我們看到「有」的時候,要應用這些有,去證明「空性」,去證明「有」是空的。

所以,在這「有」和「空」之中,你必須要懂得任運。要能夠運轉、運用、妙用、實用,你才真正懂得「空性」。這就是比較深一點的哲學了,明明知道這世間是「空的」,但是你要運用它,還要去妙用它,去任運它。從「有」當中去修行、去證悟「空性」的正見。

所以,我們出家人,必須要具備3種心。出離心;「空性」的正見;菩提心。有這3種,出家的因緣便具足了。

有人跟我講,他一生的目標﹕(1)賺很多錢;(2)娶很漂亮的太太;(3)要很好的車子及房子;(4)要很有地位。這是一般所有人的想法,但是我們要知道,這屬於世俗方面最高的境界。即使這最高的境界,從佛法的角度看起來,畢竟還是世俗的。它連「無漏」的境界都達不到,一點點都達不到。畢竟這些的追求根源,雖然是屬於快樂的,但是呢,在得失之間還是會顯出他痛苦的一面。我曾講過,快樂跟痛苦沒有什麼分別。追求的時候,就已經痛苦了。得到了,要保持它也是痛苦的,失去的時候也痛苦。這三者都是痛苦,那裏來的快樂。所以,世俗快樂時間很短暫,痛苦的時間很長。你要離苦得樂,唯有佛法的「無漏」為樂,「有漏」皆苦。所以,我們大家好好修,你修證「無漏」,你就得到極樂了。你追求一切快樂,其實都是痛苦的。快樂其實是痛苦的因,痛苦與快樂互為因果,快樂也是因也是果,痛苦也是因也是果。

釋迦牟尼佛講,「有漏」都是苦的。反過來說,只有「無漏」為樂。你們已經知道了這個道理,希望大家好好的精進修行,達到「無漏」的境界,大家就快樂了。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5 頁, 共 140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