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校長談教育 太昌國小校長-李國明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三, 21 十二月 2011 08:53

跳脫呆板 重視孩子思維

◎記者李婕妤/整理

重視孩子的適性學習並懂得欣賞孩子的優點,學校在經營上會隨著人及環境適度的改變,自主、健康、合作、創新、卓越為現階段學校的精神目標及願景,在品德、智能發展上提供引導性自主,教育應跳脫呆板與固著,以豐富孩子的思維及學習環境為優先考量。
 學校的競爭力不能僅取決於功績主義的競爭,地域寬廣的太昌國小,開闊的空間相對影響學生的視野與心靈,人往往因為渺小而謙卑,因謙卑而自持,自然養成尊親敬長的品德,就如同教育部希望將「三品」(品德、品質、品味)向下扎根。
 教給學生帶得走的能力,實務上的科技能力須結合人文意涵,學校有其行政及教學壓力,如何讓家長參與是學校要面對的課題,在與家長的互動上,須用心建立彼此的信任基礎,才能讓校務政策及教學推動更加順利。
 身為校長,哲學性的思考是必要的,釐清觀念主軸後,才有支持行動策略的力量與方向,實踐拔尖、固本、扶弱,讓強的人更強、維持基本能力的穩定性、幫助經濟弱勢或學習弱勢,找尋社會資源的挹注,為學校爭取可運用的資源,以提升教育品質。
 學校老師的位置跟高度,將決定學生的發展,教育者應提升自我能力及眼界,課程及教學方式走向全球化及國際化,融入在地文化及價值觀,突顯在地特色,推動探索教育課程,像是環境探索、文化探索等,培養學生的專注力、觀察力及創造力,讓學習更完整。

 
上樂境界─上集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三, 21 十二月 2011 08:42

《盧勝彥文集第51冊無上密與大手印》 蓮按法師專欄

本文就是「雙身佛像」大祕密的公開,密宗修持中,有所謂的「雙身法」。密宗佛像,有很多很多的雙身佛像,佛父與佛母相抱在一起的佛像,世俗人稱為「歡喜佛」,這是怎麼一回事?外行人不能明白,修密宗的人也不一定明白。而「歡喜佛」就這樣流傳下來,一直被世人所「存疑」。  
 我知道,確實有一位天神是「雙身像」的,這個天神是「大聖歡喜天」,這位天神是婆羅門之神,原是一位陰險的惡鬼神,在後來,觀世音菩薩為了度化祂,以大慈悲心,變化了一位最美麗的婦人去找祂,那歡喜天王一見慾心大動,便要觸其身子,要求苟合,當時觀世音菩薩不肯,告歡喜天王,如果欲同我成夫婦,一定要皈依佛門,受佛門之教法,護持佛門。歡喜天王,為同美女結為夫婦,就答應守護佛法,時美女含笑與歡喜天王相抱。
 因此,「大聖歡喜天王」的像,均是「雙身佛像」,這「雙身佛像」,在佛經中是有記載的。至於密宗法佛菩薩金剛明王都有雙身像,這又是怎麼回事?我特別再述之如下:
 「靈熱法」的明點內火,在通過,七個神經叢(七輪)時,會產生一種非常美妙的快樂,這種快樂是無法用語言去形容的。很舒適,很飄飄然,如乘雲登仙之狀態,用最簡單的形容詞是:「成佛成仙」、「大安樂定」、「上樂境界」,這種「無上快樂」的境界根本無法形容。於是有人以為,這種快樂似「男女」正在最巔峰狀態之時的一種安適狀,以「歡喜佛像」來象徵得「大樂禪定」。
 「歡喜佛像」,完全是象徵「上樂境界」的,因為「上樂境界」無法形容,也無像可以表達,所以便用了「男女」二像來象徵之。密宗佛像中的雙身佛像,原是表現「上樂境界」的悟道舒適之狀。
 但,有很多人,甚至密宗的修持者,都以為真有男女相抱的坐禪悟道之法,一些喇嘛,找來美女,與之相抱坐禪,這「雙修法」若不修,還沒有事,一修持「雙修法」,便修到地獄中去了,流於妖妄的邪淫,大家都「歡喜」,大家都得到「肉慾的快樂」,修法修成了如此的妖相,真是大天魔之入地獄法。
 有沒有密宗的「雙身法」?我說「有」。但這「雙身法」並不是一男一女抱著坐禪的修,你若依著「歡喜佛像」的抱著修,那就大錯特錯了。因為我是「大證悟者」,所以我知道「雙身法」並非男女相抱的修法。而是我們「修道人」,自身就有「陰陽」,我的自己身子之中就有「陰陽」、「男女」、「水火」。
 那些「歡喜佛像」原來是象徵著自己身中的「陰陽合和」、「男女相抱」、「水火既濟」,獲得「上樂境界」,不是有形的「男女相抱」,而是無形的「男女相抱」,我如此說明,相信讀者應該明白了罷! 

 ◎蓮生活佛盧勝彥講經說法:週六早上10點年代MUCH台38頻道「蓮生活佛講六祖壇經」…週日早上10點年代MUCH台38頻道「蓮生活佛講密宗道次第廣論」…
 ◎敬立同修會壬辰年點燈活動如下:太歲燈:正沖肖龍、狗,偏沖肖羊、牛,宜安太歲避災保身、光明燈、賜福燈、敬愛燈、除病延壽燈、智慧燈、除障燈,本會每月初一、十五由法師誦經迴向給所有點燈者,為期1年,即日起受理登記辦理,以上所有點燈費用隨喜贊助。
 ◎本會地藏殿可安奉歷代祖先、冤親債主、纏身靈、水子靈,永久供奉。(意者請洽敬立同修會,地址:花蓮市林森路280號2樓,聯絡電話:03-8353130,手機:0972308295,E-mail:
這個 E-mail 地址已經被防止灌水惡意程式保護,您需要啟用 Java Script 才能觀看

 
從10年政綱看花東的優勢與未來(下)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五, 16 十二月 2011 01:32

施正鋒(東華大學民族發展暨社會工作學系教授)

在立法院在上會期結束之前,國民黨與民進黨在深夜聯手通過《花東地區發展條例》,編列10年400億發展基金,補助花蓮與台東的各項建設。基本上,這又是一種政治學上所謂的「肉桶法案」,針對特定選民,在限定時間把錢發完,也就是我們一般所謂的「錢坑法案」或是「搶錢法案」。
 表面上,包裝著永續發展、地方建設、生活改善等好聽的名稱,實際上是立委把國庫的錢搶回選區,再進一步分食。我們看到實施方案的內容,由觀光文化、原民生活、生態環境、基礎建設、產業發展、交通建設、醫療建設、社會福利、災害防治、治安維護、河川整治、到教育設施,洋洋灑灑,卻看不到通盤的計畫、也無法預見整體的效果,錢用完了,一般老百姓也忘了有這一回事,就像是「肉包子打狗」,只是肥了政客、以及樁腳。
 《東部發展條例》是在花蓮立委補選之際,由民進黨候選人蕭美琴所提出,特別強調對於東部居民的交通補貼。由於國民黨在國會具有優勢,當然阻撓排入議程。不過,昨非今是,當選的國民黨立委王廷升為了選票考量,當然要主張不分朝野。另外,在台東補選上台的民進黨籍立委賴坤成,因為此回黨內初選敗給劉櫂豪,於是轉進花蓮,因此也要全力推動。
 對於東部的人而言,最大的痛處是交通不便,特別是在年節之際,對號列車票一位難求,更不用說便捷舒適的太魯閣號。其實,就國家的財力而言,要向日本加購太魯閣號車廂,原本並非難事;然而,由於有說不清的利益勾結,在國會議員相互杯葛之下流產,等到民間因為蘇花公路而情緒沸騰,日方已無暇接單。
政府違背原住民族基本法
 另外,坊間傳言背後也有旅遊業者的壓力,不希望火車運輸破壞遊覽車的拉車方式。最為人詬病的是,該法公然違背《原住民族基本法》21條的規定,也就在原住民族地區從事開發、資源利用,必須取得原住民族的同意。不過,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因為從「蘇花高」、「蘇花替」、到「蘇花改」,也沒有問過太魯閣族人的意見。也就是說,在開發與原住民族權利保障之間,政治人物往往作切割處理,也就是說,假設政治市場可以分割,因此,在不一樣的選舉造勢場合,可能會有不同的政見承諾,然而,一旦把這些並列在一起,就有可能出現扞格不入的情況。
 就族群結構而言,花東地區的4個族群人口相當,再加上近10多年來的大量外籍配偶,得天獨厚,可以打造類似瑞士的多元族群共和美景。然而,族群之間頻繁接觸,未必就能保證彼此關係和諧,甚至於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貧賤夫妻百事哀,表面上相安無事,卻掩藏不了彼此之間的齟齬。
 今天,馬英九政府提出的《原住民族自治區法》草案,美其名為「空間合一」,最為人詬病的,就是沒有土地管轄權,甚至於對於原住民族傳統領域、以及土地權的剝奪,從此會就地合法,這是最令人擔心的地方。不過,除了因為政府對原住民族的不信任,癥結還是原漢之間的權利、以及利益的糾葛,造成原民會不敢實踐20多年來原住民權利運動的訴求,也就是追求自治與環我土地的同步進行。沒有土地的自治區等於是沒有主機板、或是硬碟的個人電腦,這種空殼的自治區,不要也罷!如果是建立在沙灘上的碉堡,再如何整修裝潢也沒有用,因此,所謂的「先求有、再求好」的說法,只不過是對原住民的欺騙。
民進黨較傾聽原住民心聲
 如果說國民黨的做法是嘗試以短期的利益收買原住民意見領袖,民進黨的承諾則是列出大原則,相較上比較進步,願意傾聽原住民的心聲,不過,與陳水扁總統執政時期的做法,還是有相當的差距。平心而論,大選的政見如果寫得太詳細,難免上台後會自綁手腳,這是藍綠陣營都有深切的體會;不過,如果刻意含糊其詞的背後,是打算食言而肥,那當然與民主的的精神有所違背。因此,在白皮書正式公布之前,應該有私下溝通的機會。
 然而,我們要如何向外人誇耀,除了有世外桃源般的環境以外,同時也是族群共榮共享的迦南地?歷史恩怨不是政府道歉就可以一筆勾銷,還必須草根的意見領袖出面整合各自內部,才有可能進行對話和解。
 我們曾經提出一個族群和平的概念架構,除了國家必須對於各族群的集體認同採取包容、開放的態度,也必須焉有民間要求和平的壓力,族群菁英才有妥協的意願,進而願意承認彼此的差異,進而在政治安排上分享權力。

 
從10年政綱看花東的優勢與未來(上)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四, 15 十二月 2011 01:34

施正鋒(東華大學民族發展暨社會工作學系教授)

民進黨的《10年政綱》終於出爐,除了「總綱:對下一代的承諾」以外,還包含農業、區域發展與治理以及族群等18個議題。
 就民主國家的政黨而言,除了做為最高指導原則的「黨綱」,用來呈現政黨的屬性,到了選舉之際,多半會另外提出候選人的「競選綱領」,也就是比較宏觀、抽象的政策方針。此外,在競選的過程當中,也會根據當前的特定課題、或是主攻的訴求對象,擬定林林總總的具體作為,我們可以概稱為「政見」。
指出台灣目前生存問題
 首先,就整個大趨勢而言,政綱指出全球化、知識經濟、人口變動、氣候變遷、國際秩序重整等所謂「劇烈變動的未來」;然而,這些現象並非在可見的未來才會出現,而是過去20年來就已經發生。在這樣的脈絡下,政綱指出台灣目前在生存上所面對的各種問題,包含經濟發展、金融波動、能源生態、發展失衡、社會正義、以及民主政治等。
 政綱接著指出,癥結在於過去的政府往往以「短期方案」來解決長期問題,以及使用切割的方式處理整體問題,也就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舊思維。究竟所謂的「過去政府」是指陳水扁、李登輝、還是蔣氏父子,可能是不方便,政綱並未加以說明;對於民進黨執政8年的評價,政綱以「經驗不足」一筆帶過,並未有深刻的所謂「省思」。
 就政策的總目標「強化台灣、凝聚台灣」來看,前者是指永續發展、後者則是指命運共同體意識。再來,政綱由這兩項總目標再推演出未來台灣改造的六大主軸,包括優質經濟、公平社會、永續環境、多元文教、民主政治、以及和平戰略。
 就選舉策略而言,執政黨的要務是履行政見,也就是必須告訴選民,自己4年前所答應百姓的,到底實踐了多少百分比,用來確保連任。相對地,在野挑戰者一定會採取攻勢,一方面攻擊執政黨的政策缺失或是執行能力,另一方面要提出足以區隔政策立場的政見,並且突顯自己的治國能力。由政綱的內容來看,譬如族群政策,是放在總綱的「人民參與的民主深化」下面,宣示了諸如族群和諧、多元對話、多樣交流、以及多元一體等文字,而具體的課題、解惑及開藥,是放在個論述裡頭。
原民自治重點有待釋義
 有關於原住民自治部分,重點包括4項:成立自治區、恢復五都原住民鄉的自治團體地位、解決國有土地與原住民傳統領域之爭議、補償政府在原住民地區因生態保育政策所帶來的限制。大體看來,接受自來原住民族權利運動的訴求,不過,稍嫌中規中矩,譬如說,雖然誓言「落實原住民族自治權」,不過,這裡加上一個「自我管理」的字眼,與自決還是有相當大的差距,令人相當擔憂。又如「規劃穩定財源」,用字含糊,似有規避「統籌款」之嫌。至於原住民族最關心的土地權歸還問題,很含蓄以「爭議」帶過。我們有必要在選前要求更進一步釋義,以免在選後有太大的詮釋空間。
 此外,「保障部落參與其傳統生活領域內土地及天然資源之管理及利用」,大致也反映《原住民族基本法》的基本精神、以及原住民族多年的殷切期待。不過,傳統生活領域與自治區的關係如何,究竟是相互包含、還是排斥,就是說,是否有可能由自治區本身來從事造林、水土保持、還是國家公園的經營?抑是只能參與管理而已?這些在傳統領域的土地,是否要全部歸還給原住民?如果不能,原住民可以保證取回多少土地?其他的部分,政府要如何來賠償?同樣的攸關於天然資源的開採,除了參與管理,原住民可以分享多少的收益?這些都有必要在白皮書講明白、說清楚。
海洋事務部應設於花蓮
 我們再來看「區域發展與治理」,在提出區域不公、鄉村破落及首都畸形等3大空間發展失衡的3大問題後,政綱提出區域均衡、以及地方治理2大目標,以便提升城市品質、重建鄉村活力,「提供各區域人民同等優質的生活環境」。在宣示「人不論男女老幼、地無分東南北中」的核心理念後,在「多核心式的國土發展」的主軸下,有新設機構優先設於中南部的訴求,不過,我們以為,應該考慮把海洋事務部設於花蓮;同樣地,運用原先花蓮教育大學的校地,原住民族委員會也可東移花蓮。
 在「引導新世代產業活動往中南東部推進」的政策下,有關於鼓勵新產業投資中南部以及東部,雖然立意良好,不過,還是必須考慮花東老百姓的自我想像,也就是說,這裡是西部人的後院、還是有獨立自主的定位?我們知道,「在地經濟」是十年政綱的主軸,散見總綱、就業產業勞工、科技、以及教育等篇,就是不見區域發展與治理、或是農業篇,所以,我們不知這是遺漏、還是對花東地區有其他的構想。未來,在白皮書裡頭,應該要說明到底哪一種產業不會破壞這裡的「好山好水」。

 
陳俊儒樂觀面對家庭困境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四, 15 十二月 2011 01:21

編按:各地災難頻傳,地球受毀傷,為淨化人心、社會祥和、天下無災,本報響應慈濟基金會發起齋戒護地球,定期刊載茹素、淨身心的溫馨故事,呼籲大眾「善念善行成妙善,素食素心具淨素」。

慈濟基金會為激勵經濟弱勢家庭就學子女努力求學,十月二十九日在台中分會辦理新芽獎學金頒獎典禮,台中市副市長徐中雄到場鼓勵樂觀面對家庭困境的陳俊儒,和其他同樣在逆境中奮發向上的清寒學子。
 許多孩子假日不是睡晚一點,就是與父母親一同出遊,小小年紀的陳俊儒卻必須在清晨五點起床,隨媽媽前往市場擺攤賺錢維生。當同年齡的孩子還在父母呵護下成長,他就需要協助媽媽分攤家務,難得的是他不以為苦,還以能為媽媽分憂解勞而樂在其中,慈濟肯定他的孝順,特別頒發獎學金鼓勵他的貼心。
 家住台中北屯區的巫明秀,先生原本是裝潢工,二○○七年因腦幹中風導致癱瘓迄今,目前暫住於安養院。巫明秀現於菜市場做生意,賣筍干、麵條、蓮藕糕維生。
 住的房子也是租的,曾因經濟困頓而積欠房租,但房東了解其家境困難不以為意,甚至若巫明秀有需要還會幫忙照顧陳俊儒,讓這對母子備感溫馨。
 夫妻倆育有獨子陳俊儒,今年就讀小學二年級,個性開朗、懂事,看到媽媽又要照顧爸爸、又要賺錢養家著實辛苦,假日會主動到市場幫忙擺攤,清晨五點多就得起床跟媽媽到市場做生意,當時才小學一年級的他卻能如此克服貪睡之毅力實在很難得。
 為了鼓勵逆境中求學的孩子,勇於突破家庭經濟窘境,不畏逆境、勇敢築夢,不怨天、不尤人,慈濟基金會設立新芽獎學金。今年度慈濟新芽獎學金擴大至全台舉辦,總共有十八個場次的頒獎典禮,全台三千七百七十二人獲頒獎學金。
 慈濟新芽獎學金共分為五個項目,分別有孝悌獎、進步獎、學習領域獎、特殊表現獎與全勤獎。獎學金取名為「新芽」,就是將每位學生形容為一顆剛發芽的小種子,將長成為一棵茁壯的大樹,在未來成為一位為社會奉獻大愛與關懷的人才。
 中部地區亦有七百零二人獲獎,慈濟基金會臺中分會於十月二十九日舉辦頒獎典禮,並邀請家長與師生共同見證這群孩子的努力,場面溫馨感人。
(慈濟基金會)

 

 
<< 最先 < 前一個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127 128 129 13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123 頁, 共 138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