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林湋峰-做志工回饋社會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五, 26 八月 2011 01:11

編按:各地災難頻傳,地球受毀傷,為淨化人心、社會祥和、天下無災,本報響應慈濟基金會發起齋戒護地球,定期刊載茹素、淨身心的溫馨故事,呼籲大眾「善念善行成妙善,素食素心具淨素」。

在便利商店大夜班工作27歲的林湋峰,經歷父母雙亡,不畏坎坷命運,照顧失婚的姊姊,2005年收看大愛電視台,聽到證嚴上人講述「行善、行孝不能等」,一想到自己父母都不在,已無法行孝,又聽到證嚴法師說:「不知明天先到?還是無常先到?」他不再怨天尤人,晚上在便利店當大夜班,白天投入志工服務,踏實行善、活在當下。
 出生於屏東萬丹的林湋峰,今年27歲,在小學3年級時母親因交通意外過世,學校發起募款,媽媽得以入土為安。從事油漆工的父親為扶養4姊弟,父兼母職辛勞工作,但存款卻一夕間被倒會,家也被法拍,這時湋峰的伯母伸出援手買回房子,讓他們一家有棲身處。
 林湋峰國中畢業,離開屏東隻身到高雄寄宿堂姊家(伯母的女兒)半工半讀學美髮,無奈父親肝硬化住院無法工作,湋峰為了增加工作收入,高一便從日校轉讀夜間部;隔年姊姊也因為失婚,精神狀況不穩。家裡接連遭逢巨變,怨天尤人的湋峰,脾氣開始變得無法控制。
 2003年林湋峰在一次同學聚會,路過高雄市博愛國小,巧遇慈濟舉辦骨髓捐贈驗血活動,他勇敢地挽袖抽血,與慈濟有了初次接觸。2005年當兵休假返家,正看著大愛劇場「窗外有藍天」的父親告訴湋峰說,當年媽媽過世,覺得被整個世界都遺棄時,慈濟曾經幫助他們,湋峰對慈濟格外親切。
 2007年剛退伍的湋峰無意間發現高雄靜思堂,在參觀時獲悉慈濟為了人道援助研發香積麵。他一吃就愛上它的好滋味,從此一有空就會來靜思堂走走。翌年,父親病危,醫生知道湋峰家的情況,希望他能夠尋求慈濟的協助,但父親卻等不及就撒手人寰。
 在父親告別式上,堂姊的朋友鼓勵湋峰參加慈濟會員。湋峰回到高雄,主動與曾經在靜思堂接觸的慈濟志工洪碧月聯繫,加入慈濟會員,成為志工,每週一他認養靜思堂門窗的清潔工作。
 湋峰從大愛台證嚴上人的開示認識慈濟,聽到上人說:「行善、行孝不能等」時,深深知道自己無法行孝,同時感到行善的迫切,當他知道朋友上班的便利商店一直找不到大夜班的員工,立即應徵,因為上大夜班,白天就屬於自己的時間,能夠全心投入志工的好機會。
 今年,林湋峰參加慈濟基金會經藏水懺演繹,透過讀書會將佛法的智慧落實在生活中。他讀到「暴躁習性常傷人」時,懺悔自己不該因為日子過得不好,就嫉妒伯母的生活富裕。經由手語、偈誦演繹將佛法深入心中,開始學習轉心念,以「願消瞋恚躁動火」自勉,也不再毒舌眾口常傷人,更感恩伯母與堂姊在他們最困難的時候給他們一個「家」。

圖文/慈濟基金會提供

 
政治拜拜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四, 25 八月 2011 01:16

人生恰如一畝田,要不斷澆灌與耕耘,為傳遞一份清境善念、有機與人生願景,本報將定期刊載佛法山「瑞穗有機生態農場」創辦人聖輪法師的心靈法語,為您的人生加油、打氣!

 政治人物看選票,一般人看鈔票。有人玩股票、買彩票;愛集郵的買郵票、加油的買油票。票本身是個有力的決定權、有效證券,用文字來表示,有選票、支票,每一票都是有價值的存在。
 我們做個人,就是要累積票源,所以民主化的時代就是要靠投票,服務一票,沒有服務就沒有票,票也是累積實力,票數代表服務的成果。
 以前是舉手投票,但位低者見權高者在上,不得不舉手,現在是無記名投票,投誰不投誰,是種自由的表示,也不會擔心被人做記號,就如同佛教的無相法。
 對上要服從、對下要服務,服從是「服」務並「從」旁學習,服從、服務都要心存歡喜,要心服口服,才不會不舒服。漂亮也是一票,漂就是票加水,多服務,才會浮上水面。有票有實力,內外兼備就漂亮。政是政策方針,治是服務眾人之事,平時要燒香,勿臨時抱佛腳,看大禹治水、愚公移山,皆非一蹴可及。 
 醫生治病,病人是老師,因為醫生從病人的臨床反應得到經驗;人民是政治家的加油站,跟人民學習,拜人民為師,不僅加油打氣,另一方面也是充實自己的能量。
 拜佛不如拜人,拜票是拜託人給選票,票是一種證明、價值、有力量的東西,像以前有飯票、郵票、股票,擁有價值票券就有支配權。佛教說:「皈依佛、法、僧三寶」,是叫我們探求內心自身「佛」性,開發處事方「法」,練習做師父(「僧」)服務別人。拜佛也是拜祂在世時,那種無我無私的精神榜樣。政治家拜佛,很多心中無佛,是拜給人看的。
 拜舍利子,也是拜修行者生前的智慧與奉獻謙卑的典範,念佛也是念佛的願力與慈悲。眾生念佛,佛不念佛,而是念眾生,因為祂不為自己謀福利,只願眾生多得福。政治家如佛,念念為眾生利益,也是一種修行。用心去對人,用誠去助人,叫真人,若為求掌聲虛名而拜佛行善,就是「政治拜拜」,為眾生而拜,多向百姓拜訪求教,才是真拜拜。
 多拜人,少怨敵,對反對我們的人,更要謙卑去禮拜,化解誤會,博感情,從反對票變成贊成票,才是神聖的一票。

 
天知道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五, 19 八月 2011 23:35

有一名男子長得身材高大俊挺,是一名標準美男子,來問前程?我請示虛空中的神明,神明回答:「天知道。」
 我聽了,覺得好笑,當然「天知道」啦!但他的前程如何?無答案。再三問神,神明只是補了一句:「此人因為天知道,所以加添了他的功名利祿,前程光明無盡。」
 於是,我反問這名美男子,為什麼神明只說「天知道」?這名男子愣了一下,隨即漲紅了臉,他自覺很不好意思,告訴我以下的故事。
 他在讀大學時,寄宿學校附近民宅,民宅女主人是名艷麗動人的少婦,迷人的眸子流露甚多情意,他相當心動,實在按捺不住了。少婦開口說,「偶而樂樂,人不知。」
 他頓時血氣方剛,慾念高漲,忽然轉念,「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人雖不知,天知道啊!」
 當天晚上,少婦又來敲他的房門,房門外少婦的體香,從門縫中,令他幾次都想打開房間的門,只要一打開,就是暖玉溫香抱滿懷,為什麼不?
 但他仍舊喃喃唸著:「人不知,天知道。人可瞞,天終不可瞞。」
 第二天清晨,他匆匆忙忙的搬去另一個同學的地方住,這件事,他不敢告訴任何一個人,連知己的同學也未說,只說不適合搬遷而已。
 我對他說:「冥冥之中,是有鬼神,所謂暗室欺心,神目如電。」我說:「你是當代柳下惠,坐懷不亂。」
 我告訴他:「現代人,男女之間的交往頻繁,關係是愈來愈複雜了,三綱五常,人之大倫,早已無人談及,但人所以和一般禽獸不同的地方,就是人有倫理,如果人沒有倫理,和禽獸又有何不同,有些人不顧倫理,比禽獸還不如。」
 「然而,人也是因為淫慾才出生,所以淫慾是人的本性之一,習性使然,要能不淫慾,也是困難重重矣!」
 「如何警醒自己?」他問。我答:「四十二章經中說,老者如母,長者如姐,少者如妹,幼者如女。生如此心,可以息滅淫念。」
 「如果不能如此想,又如何?」「學不淨觀,美女之外,只是一張薄皮,如果揭去此薄皮,只是一具骷髏,進而解剖其身軀,只見五臟六腑,膿血淋漓,屎尿充滿,臭穢腥臊,甚可畏懼厭惡。」
 「如果觀不出,又如何?」「當淫慾熾盛,不能自制之時,想一想後果,進前一步,很有可能耗盡錢財,也有可能名譽喪盡,不但敗家辱祖,惡名流布於鄉里,甚至影響到子子孫孫,一生事業前途全部毀掉,想想後果,則心神驚悸,毛骨悚然,無邊的熱惱,當下清涼!」
 「如果又不能自制,又如何?」我答:「快樂一時,禍患無窮矣!」
 事實上,情慾問題確實是當代社會的大問題,這種事,只能各憑修養及良知良能,還有修行的定力。我說,冥冥之中自有鬼神,你以為人不知,事實上天不可瞞,天是知道的。我在此祈願,人人潔身自愛,個個知道修行,永超輪迴之苦。

《盧勝彥文集145冊當下的清涼心》

 
世間形形色色的人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四, 18 八月 2011 08:36

人生加油站 

人生恰如一畝田,要不斷澆灌與耕耘,為傳遞一份清境善念、有機與人生願景,本報將定期刊載佛法山「瑞穗有機生態農場」創辦人聖輪法師的心靈法語,為您的人生加油、打氣!

有人事業成功,有人家庭美滿,有人敗走街頭,這就是世間萬象。佛陀說:「一花一世界,一葉一如來」,花如世界,是一種綻放、成就、美麗。花招蜂引蝶,供給蜜,傳遞花粉結果,正如蠟燭燃燒自己照亮別人,綻出生命芳華而結實。禪師:「花開花謝總是春」,奉獻自己,展現風華,創造價值,傳承生命。而葉脈數布如人經脈,枝葉形態如人姿,一葉蘊藏人生妙理。
 粒沙可成築堤、造路、蓋大廈,可見世間萬事都從小做大,從一做起,從細做寬。所以人的第一念可以決定一生,一腳步可以決定勝負。故「慎於始,悟其微,明其一,便能見道。」千里之翔,始於足下;偉大的事業都從基礎做起,不要好高騖遠,要腳踏實地,才不會翻船。
 很多人求明牌、買股票,用投機的心,想一夕致富。人生要冒險,但也太危險,所以沒有腳踏實地的人,異想天開,也是失敗的主因。佛法山實行「農禪法門」,每個農場開創時都住帳篷、貨櫃屋,架雨傘煮炊食,農具比鐘鼓木魚還多。農禪子弟兵,充滿挑戰奮鬥的精神,許多家長看了不解,在家裡是手不動三寶(掃把、鍋、鏟)的孩子,到師父這裡,卻手持農具歡喜奔馳在田野中,師父說:「用教育引導他們,展現生命大能!生命在奉獻,不在享受。」激發了他們潛在的動力。
 這群年輕的勇士說:「在這裡做事有成就感,從播種到收穫,都在眼前,呈現豐富的成果,不像社會上的工作,分工太細,沒有成就感。在農作中體會到禪的喜悅,看到作物的生長,都能帶來生命的憾動。」所以父母親也終於了解,體驗大自然的和諧與幸福是一件樂事。
 國家政治最大的問題在農業,農民是弱勢,但民以食為天,國不可一日無農,了解農家才是政治家。不管大企業,多富有的人或是大官貴族、販夫走卒,都要吃飯菜,仰賴水果等農作物,所以不可輕農。政治家都要跟農民學習,農民是他們的根,商業、工業是花果,有根才有花果。農民守護土地,辛勤耕耘,最值得人同情,所以農業也是全民事業,沒有農,哪來的國與家?農民的挑動性可以觸動全國百姓的神經,農民是基本盤,穩固基礎才能打遍天下,立足世界,放眼未來。政治家要住農家博感情,政治人物要學農民忍苦耐。世界要翻盤,抓住農民的心,看在工商人士的眼,一切就是大贏家!

 
墮胎後,怎辦? 列印
作者是 東方報   
週六, 13 八月 2011 00:11

「很多女孩子懷孕了去墮胎,現在十分後悔,她該怎麼辦?」
  墮胎就是殺生。殺生是最重的犯戒,例如殺父、殺母、殺阿羅漢、殺聖賢僧、殺佛。這是無法赦免的重罪。你怎知道要生的這個胎兒,未來是一位佛如來,未來是一位阿羅漢、聖賢僧?你怎知道來出世的胎兒,是你前世的父親、你前世的母親、或者是這一世的;因此看來,墮胎就是「重罪」。
 我主張只要是生命,就不能殺。這是佛的大慈悲的菩提心。不只不殺生。 還要放生。「智度論」:「若實是眾生,知是眾生,發心欲殺而奪其命,生身業,有作色,是名殺生罪。」比丘具足戒:殺人戒為大殺生戒(含殺胎兒);殺畜生戒為小殺生戒;前者是四波羅夷罪之一,後者是九十單墮罪之一。
 自殺者是偷蘭罪。自傷者是突吉羅罪,(佛教連自殺都不可以)。昔日或現代的女子偷食禁果,有了身孕為了諸多的問題,無法生下孩子,所以去墮胎,便犯了殺生罪。後悔了,怎麼辦?
 唯一的辦法是把死去的嬰兒靈魂,超度到淨土佛國去。如果死去的胎兒靈魂,能到達淨土佛國,這名少女始可無罪業。但,誰能超度胎兒往生清淨佛國?
 是有「高僧」能,而「蓮生活佛盧勝彥」就是其中的一名了。
 據我所知: 有名女子臥病榻,夜晚入睡時便見6、7名孩童在她的病榻左右周圍繞著唱歌。唱:「還我命來!」這病榻的女子,墮胎六、七次,知有罪業,請我設壇超度,超度後現象就不見了,而且病也好了。(這是超度水子靈)
 我在美國西雅圖「彩虹雷藏寺」設立了「水子靈山莊」。安置墮胎者的靈魂,等於供奉了胎靈。定時誦經、禮懺、念佛、超度、供養、火供等等儀式,令胎靈也能有安身立命之處,最終的是超度水子靈往生到佛國淨土。
 墮胎者,何不供奉? 冥陽兩利。(供養隨意)寫一詞,記之:彩虹山莊深深院、水子念佛業就淺、超度火供不等閒、輕籠蔥綠鶯聲鳥語、菩薩放光慈悲憫彷彿見、童子合掌天上顯。
《盧勝彥文集216當代法王答客問》

 
<< 最先 < 前一個 131 132 133 134 135 136 137 138 139 14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138 頁, 共 143 頁